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六十二章被她玷污了!

第六十二章被她玷污了!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亲王要带我去的【无极荣耀】地方就在城堡里的【无极荣耀】地下室,不过这个地下室和外面的【无极荣耀】那个血池地下室可不一样。因为涉及的【无极荣耀】东西非常机密,所以妖灵骑士和一众魔宠均被留在了外面,我一个人跟着亲王走了进去,连幻影都被迫从我身上离开了!

  虽然亲王告诉我目的【无极荣耀】地是【无极荣耀】地下室,但是【无极荣耀】实际上他把我带到了三楼。我们进入了一个像是【无极荣耀】卧室的【无极荣耀】房间,和其他房间一模一样的【无极荣耀】装修风格,华丽而充满贵气。看着那个已经变成骷髅架子的【无极荣耀】亲王向床走了过去我就开始发毛,这个老色鬼,都变成骷髅了不会还想要对我干什么吧?

  亲王在床边站定,然后躺在了床上还钻进了被子里面!看到我还站在门边,他扭头看着我。“你还站在那边干什么?快把门关上过来!”

  难道真让我猜中了?老色鬼亲王有那个爱好?不应该啊!难道说……?也不对啊!虽然一万个不愿意我还是【无极荣耀】把门关了起来然后,然后磨磨蹭蹭的【无极荣耀】来到床边。

  老色鬼亲王道:“那边柜子里有祭祀长袍,去把你的【无极荣耀】盔甲下掉放在武器架上,然后换上长袍过来。”

  老色鬼果然是【无极荣耀】对我有企图!不过也不应该啊!虽说NPC都智能化了,但是【无极荣耀】基本设定还是【无极荣耀】有的【无极荣耀】,没道理会对玩家干那事啊?最后我还是【无极荣耀】把盔甲脱了(智能系统可以自动判断人物状态,即使脱下装备,只要把交易给别人或者丢弃掉不会造成召唤生物的【无极荣耀】消失)换上了祭祀长袍走到床边。

  “快上来!”老色鬼帮我掀开被子。

  考虑再三我还是【无极荣耀】跳上了床,亲王把被子给我盖上,然后不知道他动了什么东西。我只感觉背后一空,床好象是【无极荣耀】斜了过来。我晕,那张床是【无极荣耀】个密道入口!亲王开动机关之后床板的【无极荣耀】一头就掉了下去,现在这个床是【无极荣耀】以70度角的【无极荣耀】姿势斜在密道里。

  我还在发愣,亲王已经从床上跳了下去。“你干什么?快点下来!一会又把你送上去了!”

  “哦!”我赶紧从床上跳了下来。我刚离开床,只见它又缓慢的【无极荣耀】向上升起封闭了入口。还好我能在黑暗里看清东西,这里面可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绝对的【无极荣耀】黑暗啊!督灵本来就是【无极荣耀】地下建筑,靠那几盏人骨吊灯本来就不太够,现在又到了一个完全密封的【无极荣耀】暗道里,不黑才有问题!

  亲王可能是【无极荣耀】知道我能看见,也没有说什么就这么带着我向里面走。暗道除了黑就是【无极荣耀】矮,我在里面都要弯腰低头才可以前进。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亲王要我把盔甲脱掉了,我那个盔甲上面全是【无极荣耀】刀锋,头顶上还有个斜斜的【无极荣耀】翎羽,要是【无极荣耀】进到这种地道只能爬着前进了!

  走了十几步暗道就到头了,面前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个楼梯,抖的【无极荣耀】很,而且又湿又滑。因为把盔甲脱了,我现在是【无极荣耀】光着脚,走在楼梯上感觉像踩着旱冰鞋下楼梯!还好阶梯旁边有扶手,我几乎是【无极荣耀】把自己挂在上面走下来的【无极荣耀】!

  阶梯比那个暗道还要长,看来是【无极荣耀】一直从三楼通到地下室。我很喜欢这里的【无极荣耀】建筑风格,一点都不拖泥带水,楼梯结束直接就是【无极荣耀】一道门,连缓冲空间都没有!打开这道大门之后我们进入了一个相当大的【无极荣耀】空间,这个地方的【无极荣耀】功能很明显——地牢,而且还是【无极荣耀】水牢!难怪下来的【无极荣耀】时候楼梯那么滑!

  水牢相当巨大,我们进来的【无极荣耀】那道门实际上在水牢的【无极荣耀】半腰位置,这里离水面还有三米多高,离房顶差不多也是【无极荣耀】这个距离。顺着一条台阶下到水面附近,这里有一条仅仅比水面高一寸的【无极荣耀】石道,说是【无极荣耀】道主要是【无极荣耀】因为两边没有栏杆!

  亲王在旁边的【无极荣耀】墙上一按,水牢立刻就亮了起来。原来这里有照明啊!这个老家伙,到现在才想起来点灯!

  走在这条不知道什么石头堆的【无极荣耀】通道上比那条楼梯更加危险,石板的【无极荣耀】光滑程度绝对是【无极荣耀】对平衡性的【无极荣耀】一种挑战,最糟糕的【无极荣耀】还是【无极荣耀】这里连扶的【无极荣耀】地方都没有,我只能小心的【无极荣耀】往前挪。两边的【无极荣耀】房顶上垂下的【无极荣耀】铁笼子里都是【无极荣耀】已经变成了骷髅的【无极荣耀】囚犯,虽然和亲王这个会动的【无极荣耀】骷髅比起来他们还不够吓人,但是【无极荣耀】那些笼子里长长的【无极荣耀】铁刺以及那些骷髅大张的【无极荣耀】下颌都让人联想到他们死去的【无极荣耀】时候那声嘶力竭的【无极荣耀】惨叫声。

  本来就够害怕的【无极荣耀】了,突然通道对面传来一声铁链的【无极荣耀】响声吓了我一跳。这一吓不要紧,脚底下稳不住了。双手在空中乱划就是【无极荣耀】稳不住身形,向旁边一歪,砰的【无极荣耀】一声掉进了黑色的【无极荣耀】池水里。因为没有盔甲都下掉了,翅刃不在,想飞也不行,而且没有头盔,一时惊慌喝了好几口‘墨水’!

  我在水里乱扑腾,亲王却不下来救我,等了一会居然冒出一句:“站起来!”

  “啊?咕噜咕噜!”一不小心又喝了几口!

  “立正!”亲王突然很大声的【无极荣耀】喊出这么一声,我本能反应一般站的【无极荣耀】笔直。这才发现水牢的【无极荣耀】深度刚过胸口,只要站直根本不会淹到!

  我狼狈的【无极荣耀】走到池子边上想重新爬到过道上,可惜过道太滑,根本没有地方借力!我看看亲王,伸出手;“拉我一把!”

  亲王没有动,但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身下却突然感觉到一个滑溜溜的【无极荣耀】东西从自己的【无极荣耀】腿边上穿了过去。那东西猛一收紧,然后向上一推就把我送上了过道。看着缠在自己身上的【无极荣耀】东西,好象是【无极荣耀】射尾巴。我被送上来之后这条尾巴缓慢的【无极荣耀】松开我并重新滑入了水中消失不见了。

  亲王似乎一点都不惊讶。“看来我没有骗我!”

  “啊?”

  “刚刚是【无极荣耀】个考验。马上要给你看的【无极荣耀】东西非常机密,我不希望有任何光明神殿的【无极荣耀】家伙知道这件事情。刚刚你掉进了腐尸水之中还喝了几大口,居然没有一点不舒服的【无极荣耀】样子,而且黑暗巨蟒居然没有吃你还把你送了上来,这一切都说明你是【无极荣耀】个纯正的【无极荣耀】黑暗势力成员。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哈哈哈哈!”

  “等等等等!麻烦你说完再笑!你说摹疚藜僖壳是【无极荣耀】什么水……”

  “腐尸水!”

  “对!腐尸水!那个腐尸水是【无极荣耀】什么?是【无极荣耀】用来把尸体腐蚀掉的【无极荣耀】水吗?”

  “腐尸水不是【无极荣耀】用来腐蚀尸体的【无极荣耀】水,它是【无极荣耀】尸体腐烂以后形成的【无极荣耀】水!这东西奇毒无比,而且邪气旺盛,只要有任何光明气息的【无极荣耀】东西或者生物掉进去,立刻就会化为一屡青烟!”

  “你说摹疚藜僖壳是【无极荣耀】尸体化成的【无极荣耀】水?呕……!”我扒在池子边上没命的【无极荣耀】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亲王不知道我干什么这么大反应。“你怎么啦?哪不舒服啊?”

  “没事!你别管我,我吐啊吐啊的【无极荣耀】就习惯了!呕……!”

  差点没有把肠子都吐出来!等我缓过来之后亲王还道:“你不要那么介意!其实这东西也没什么,田地万物都是【无极荣耀】那么点东西,不过是【无极荣耀】存在方式不同!你别看这东西恶心,用它浇灌的【无极荣耀】玫瑰花却开的【无极荣耀】娇艳异常,红的【无极荣耀】仿佛要滴出血来,就是【无极荣耀】不知道为什么除了新进的【无极荣耀】花种,第二年的【无极荣耀】花都会变成黑玫瑰!”

  靠!你用血水浇花邪气那么重,不黑才怪呢!“亲王,你不是【无极荣耀】要带我去想办法升级我的【无极荣耀】骑兵吗?”

  “哦!”亲王立刻掉头带路。通过这条横穿水牢的【无极荣耀】通道到了水牢对面,这里有道小门。打开门进去是【无极荣耀】一个中型电梯那么大的【无极荣耀】空间。这个空间什么东西都没有,仅仅在我们对面的【无极荣耀】墙壁上有个双页大门(电影院那种两扇门)。

  从我进来开始所有的【无极荣耀】大门都是【无极荣耀】木制的【无极荣耀】,虽然用铁条加固过,但是【无极荣耀】毕竟都是【无极荣耀】木门。而这里的【无极荣耀】这扇门却是【无极荣耀】纯银的【无极荣耀】!而且竟然是【无极荣耀】魔银!大门的【无极荣耀】正中间有一个浮雕形式的【无极荣耀】魔法印记,就象亲王的【无极荣耀】书房里那些黑魔法书封面上的【无极荣耀】一样,只不过这个比较大,而且是【无极荣耀】纯金打造的【无极荣耀】!

  亲王把我带到门口对我道:“我过会帮你把门打开一条缝,你快点钻进去!”

  “恩!恩?”感觉亲王的【无极荣耀】话有毛病。“你不进来吗?”

  “我?我当然不能进去!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靠!不是【无极荣耀】吧!你都不敢进让我进?”就知道这个老混蛋没那么好。“这个纯银的【无极荣耀】大门装饰的【无极荣耀】这么漂亮不是【无极荣耀】美观这么简单吧?那个黄金烙印根本就是【无极荣耀】大型魔法封印,我这个冒牌法师都可以感觉到强大的【无极荣耀】魔力!这么强的【无极荣耀】魔力封印肯定是【无极荣耀】镇守什么万年老怪物的【无极荣耀】,你把这种东西留给我不是【无极荣耀】要害我吗?”

  “也不是【无极荣耀】啦!”亲王说话的【无极荣耀】声音明显是【无极荣耀】理不直气不壮的【无极荣耀】表现。“那个家伙虽然厉害,但是【无极荣耀】只要你可以拿到她的【无极荣耀】力量绝对是【无极荣耀】有好处的【无极荣耀】!”

  “那你好歹先告诉我里面是【无极荣耀】什么吧?”

  亲王似乎很为难,想了半天才道:“你知道为什么大家称呼我为亲王吗?”

  “你该不会是【无极荣耀】吸血鬼亲王吧?”

  “你说对了!我就是【无极荣耀】吸血鬼亲王,因为我本身就是【无极荣耀】不死生物,所以变成骷髅也没什么!不过,我要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里面的【无极荣耀】家伙。你知道吸血鬼传递能力的【无极荣耀】方式吗?”

  “不就是【无极荣耀】通过咬人来繁衍下一代吗?听说还是【无极荣耀】一代不如一代!”

  “你说对了!的【无极荣耀】确是【无极荣耀】这样!但是【无极荣耀】还有一个办法是【无极荣耀】可以完全继承上一代的【无极荣耀】能力的【无极荣耀】。”

  “完全继承那又怎么样,总体实力还不是【无极荣耀】没有变化!”

  “错!这关系很大!欧洲那边的【无极荣耀】吸血鬼不是【无极荣耀】一直传说只有二代最强吗?”

  “对!好象是【无极荣耀】这么说的【无极荣耀】!听说二代是【无极荣耀】最厉害的【无极荣耀】吸血鬼,而且他们好象没有上级一样!”

  “外面都说二代最强,其实摹疚藜僖壳是【无极荣耀】假的【无极荣耀】!一代才是【无极荣耀】最强的【无极荣耀】吸血鬼。二代对外宣布没有一代,谁信啊?吸血鬼都是【无极荣耀】通过上一代繁衍的【无极荣耀】,没有一代哪来的【无极荣耀】二代?再说了,他们自己都承认自己是【无极荣耀】二代,那就是【无极荣耀】说确实存在着一代!”

  “你不会要告诉我里面关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第一代号吸血鬼,拥有和神同等力量的【无极荣耀】吸血帝王吧?”

  “其实她也算不上是【无极荣耀】吸血鬼!我找到她的【无极荣耀】时候她已经快要死了!后来我救活了她,你看到我的【无极荣耀】那些黑魔法书了吗?那都是【无极荣耀】她教我的【无极荣耀】!她其实是【无极荣耀】唯一一个大恶魔和血天使的【无极荣耀】混血!正常情况下这两个种族是【无极荣耀】不会有后代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不知道为什么居然生出这么一个异类来!她因为身份特殊所以很想寻找伙伴,结果她研究了很久终于找到了复制的【无极荣耀】方法。但是【无极荣耀】不知道为什么力量不能很好的【无极荣耀】传承,结果就成了现在的【无极荣耀】样子搞的【无极荣耀】一代不如一代!她本人因为制造二代的【无极荣耀】时候耗损过于严重所以,所以晕倒在她自己的【无极荣耀】研究室里。为了保命她封印了自己,几千年后我找到了她并把她救活了!但是【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力量过于强大,所以当初的【无极荣耀】黑暗神非常不安,最后我们在她还没有恢复之前用众神级封印彻底的【无极荣耀】把她封进了这个房间里。”

  “神都害怕的【无极荣耀】实力,你让我进入?”着老头不是【无极荣耀】脑袋烧糊涂了吧!

  “我又不是【无极荣耀】让你打败她!我只是【无极荣耀】让你找她借点力量!”

  “那你怎么不进去?”

  “我怕啊!”老怪物终于说实话了。“我就剩这把老骨头了,她一不高兴给我磨成骨粉了就麻烦了!”

  “那他就不会把我也揉成肉馅?”俺才不上当呢!

  “她应该不会把你怎么样的【无极荣耀】!怎么说摹疚藜僖裤们也有亲缘关系吗!”

  “我和他有什么关系?”

  “你想啊!她父亲是【无极荣耀】大恶魔,她母亲是【无极荣耀】血天使!大恶魔属于魔族皇室血统,血天使属于天使族旁系!一个是【无极荣耀】天使一个是【无极荣耀】恶魔,他们的【无极荣耀】后代……你明白了吧?”

  “恩!”天时与恶魔的【无极荣耀】后代,那就意味着这个第一代吸血鬼是【无极荣耀】天魔族,他和我是【无极荣耀】一个族的【无极荣耀】!

  “既然你明白了,那就进去吧!”亲王用人类难以想象的【无极荣耀】速度把门打开了一条小缝,然后一脚把我踹了进去,接着就是【无极荣耀】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关上了大门!

  “不要啊!快开门啊!亲王!大王!别玩了,要出人命了!”我扒在大门上拼命砸,可就是【无极荣耀】没有反应!外面的【无极荣耀】老家伙就是【无极荣耀】不甩我!

  实在没有希望了,我恐惧的【无极荣耀】转身看着房间里面。这里居然不是【无极荣耀】我想象中的【无极荣耀】潮湿石室,反到是【无极荣耀】像皇家书房!大红色的【无极荣耀】长毛地毯,天鹅绒的【无极荣耀】柔软墙面。连房顶都用红色天鹅绒包了起来。这里明显是【无极荣耀】书房,对面的【无极荣耀】墙边立着两个不是【无极荣耀】很大的【无极荣耀】书架,但是【无极荣耀】气派非常。书架旁边有一个精美的【无极荣耀】镶银红木书桌,桌子相当大,至少我老爸的【无极荣耀】办公桌就没有它大!因为房间里有好多被设计成各种装饰品的【无极荣耀】灯,所以这里非常的【无极荣耀】明亮。

  房间的【无极荣耀】侧面有道红木大门,我壮着胆子走了过去。转动门把向外拉,结果没有拉动!再向里推,结果似乎遇到了阻力,而且是【无极荣耀】人为的【无极荣耀】阻力。因为门晃动了一下!一个甜美的【无极荣耀】女声响了起来。“别进来,等一下!”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女人的【无极荣耀】声音,但是【无极荣耀】起码的【无极荣耀】绅士风度还是【无极荣耀】要的【无极荣耀】,我放开门把退了回去。因为干等很无聊,所以我在书架上随意的【无极荣耀】拿起一本书想要看看,结果被标题吓到了——《魔法能量的【无极荣耀】流动性调查》!我又看了一下旁边的【无极荣耀】书,《黑魔法基础原理》、《暗摹疚藜僖寇量控制技术》、《光明能量转化技术》、《光暗相对论》、《血族基因控制论》、《神的【无极荣耀】弱点》!都是【无极荣耀】可怕的【无极荣耀】东西,尤其是【无极荣耀】那本《光暗相对论》和那本《神的【无极荣耀】弱点》!

  忍不住把这两本书的【无极荣耀】简介看了一下。那本《光暗相对论》主要是【无极荣耀】研究光明与黑暗的【无极荣耀】相对关系的【无极荣耀】,书中提出只要在一定条件下两种东西是【无极荣耀】可以互相逆转的【无极荣耀】,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光明和黑暗都不是【无极荣耀】绝对的【无极荣耀】!这本书不管是【无极荣耀】光明神殿还是【无极荣耀】黑暗神殿肯定都会当成是【无极荣耀】禁书的【无极荣耀】,怪不然这个吸血鬼祖师会被封印在这里。后面那本《神的【无极荣耀】弱点》就更是【无极荣耀】禁书了,里面记载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杀死神的【无极荣耀】可行方案以及具体实行步骤。要是【无极荣耀】这本书留出去,不管是【无极荣耀】光明女神还是【无极荣耀】黑暗女神都会变的【无极荣耀】很危险!

  我正准备向下看的【无极荣耀】时候门开了,我的【无极荣耀】嘴巴立刻变成了O形,手上的【无极荣耀】书咕咚一声掉在了地板上,结果砸到了我自己的【无极荣耀】脚疼的【无极荣耀】我跳了起来(认为没什么的【无极荣耀】你不穿鞋拿本辞海砸自己脚试试)!

  前方传来银铃一般的【无极荣耀】笑声,那简直是【无极荣耀】直接震慑人的【无极荣耀】灵魂的【无极荣耀】声音。只要用这个频率,不用唱什么歌词和语调,只要发出声音就是【无极荣耀】美妙的【无极荣耀】!“8000年了!进来的【无极荣耀】居然是【无极荣耀】个这么有趣的【无极荣耀】家伙!”这个美丽的【无极荣耀】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无极荣耀】女孩,让我的【无极荣耀】心脏都忘记跳动了!凌的【无极荣耀】美丽虽然极至,但那是【无极荣耀】可以被形容的【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美丽是【无极荣耀】不能用语言表达的【无极荣耀】。我彻底的【无极荣耀】被她的【无极荣耀】美丽所折服了,见到玫瑰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只是【无极荣耀】触动,见到凌的【无极荣耀】时候是【无极荣耀】感叹,看到她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好了!

  她的【无极荣耀】皮肤白的【无极荣耀】像拨了壳的【无极荣耀】煮鸡蛋,而且娇嫩异常,仿佛随时都可以挤出水来!都说吸血鬼皮肤白,这个美丽的【无极荣耀】吸血鬼祖先的【无极荣耀】皮肤却是【无极荣耀】白里透着粉嫩的【无极荣耀】红色,真不知道那帮子吸血贵族怎么继承的【无极荣耀】!再看她的【无极荣耀】长发,金黄色像太阳一样耀眼,美丽的【无极荣耀】流光让人忍不住想摸一摸,要是【无极荣耀】她要求剪头发,估计理发师会下不去手!

  “你是【无极荣耀】拜夜特的【无极荣耀】祭祀吗?他还好吗?”我还在看着美女发呆,她到先问话了。

  “啊?你说什么?”刚刚走神了,什么都没有听见!

  “我问你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拜夜特的【无极荣耀】祭祀!”她的【无极荣耀】声音还是【无极荣耀】那么美妙!

  “拜夜特的【无极荣耀】祭祀?”我低头看看身上才想起来自己还穿着长袍!“虽然我很想回答你,但是【无极荣耀】可不可以先告诉我拜夜特是【无极荣耀】谁啊?”

  “身为黑暗祭祀,你怎么连黑暗神都不认识?”她的【无极荣耀】脸上满是【无极荣耀】惊讶,但是【无极荣耀】却给人另外一种奇妙美感!

  “这个……我也不是【无极荣耀】太清楚,不过我好象记得上一任黑暗神是【无极荣耀】个女性,而且名字叫凌!现任黑暗女神应该叫阿尔倪,也是【无极荣耀】个女神!而且,阿尔倪是【无极荣耀】凌的【无极荣耀】妹妹!”

  “阿尔倪?”美女拖着脑袋想了一下,“我不记得有这么个人!那么你知道驳莱吗?”

  “这个家伙又是【无极荣耀】谁?”

  “他是【无极荣耀】光明神!”

  “我说小姐,我怎么看也不象认识光明人士吧?我这个人还是【无极荣耀】很专一的【无极荣耀】,脚踏两只船我是【无极荣耀】不干的【无极荣耀】!”

  “你是【无极荣耀】人?”

  我晕!这话问的【无极荣耀】!“我不是【无极荣耀】人吗?”

  “明明就不是【无极荣耀】吗!我又不傻,怎么可能连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人都分不出来!你明明就不是【无极荣耀】人吗!”

  这是【无极荣耀】人身攻击!“我明明就是【无极荣耀】人好不好!”

  “那你过来!”

  “干什么?”虽然她外表很漂亮,但是【无极荣耀】她可是【无极荣耀】个连神都不放在眼里的【无极荣耀】存在!

  “你过来吗!”声音有些发嗲,听的【无极荣耀】我骨头都酥了!“快一点!”

  “你到底要干什么?”虽说嘴上不愿意,但是【无极荣耀】不知为什么身体却自己走了过去!

  她用双手环住我的【无极荣耀】脖子,把美丽的【无极荣耀】小脸靠了过来,我只觉一阵慑人心扉的【无极荣耀】香气带着绵绵细语飘了过来:“KISS!”听到这个低低的【无极荣耀】甜美声音说出这个极容易让人犯罪的【无极荣耀】词,我感觉自己就要控制不住了。但是【无极荣耀】情况突然发生变化,向我x近的【无极荣耀】小嘴突然一转绕到我的【无极荣耀】侧面,红艳的【无极荣耀】嘴唇微微张开,露出了两个……等等,这不是【无极荣耀】虎牙!这是【无极荣耀】吸血鬼的【无极荣耀】獠牙!反应过来已经来的【无极荣耀】时候不及了,小小的【无极荣耀】动人红唇准确的【无极荣耀】贴上了我的【无极荣耀】颈动脉!一对微凉的【无极荣耀】东西穿透了皮肤进入了我的【无极荣耀】脖子,我想挣扎,但是【无极荣耀】身体的【无极荣耀】指挥权已经不在我这里了!

  我感觉自己的【无极荣耀】身体正在变的【无极荣耀】冰冷,生命似乎在离开我的【无极荣耀】身体,手脚开始失去知觉,眼睛看到的【无极荣耀】东西也开始模糊,但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鼻子却依然可以嗅到她身上那让人迷醉的【无极荣耀】体香!脖子上虽然被穿了两个窟窿,但是【无极荣耀】我一点都不觉得疼,相反的【无极荣耀】,有一种吸食毒品一般的【无极荣耀】飘飘然然的【无极荣耀】不真实的【无极荣耀】快感,浑身的【无极荣耀】酥麻感让我想到了第一次和玫瑰同床时候的【无极荣耀】感觉!虽然快感很强烈,但是【无极荣耀】我感觉好累!我知道这次是【无极荣耀】亏大了!

  就在我闭上眼睛享受这快感,准备等待死亡降临的【无极荣耀】时候突然感觉快感消失了。我的【无极荣耀】身体瞬间恢复控制,感觉所有的【无极荣耀】东西都回来了,各种感官都恢复了工作。不过我的【无极荣耀】身体依然没有力量,我像重病的【无极荣耀】病人一样浑身无力向前倒了下去。

  美丽的【无极荣耀】吸血女王单手一揽就将我拉了起来靠在她的【无极荣耀】怀里,这个柔弱的【无极荣耀】女孩子居然有超越任何人类的【无极荣耀】力量!她把我扶进了里面的【无极荣耀】房间,这里和外面一样的【无极荣耀】装饰,不同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里没有书架和书桌,而是【无极荣耀】一张超级大床和一个化装台以及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衣柜!她把我放在了床上,柔软的【无极荣耀】巨大睡床简直象是【无极荣耀】殿了一米多厚的【无极荣耀】海绵,我整个人都陷到了床里,还真是【无极荣耀】够软的【无极荣耀】!

  她摇了摇我但是【无极荣耀】我闭着眼睛装昏迷,她仅仅把手放在我的【无极荣耀】脖子上面摸了一下动脉然后就从另外一道门离开了。我躺在床上揣摩她的【无极荣耀】意思,按照刚才的【无极荣耀】情况她应该是【无极荣耀】在吸我的【无极荣耀】血,刚刚我看到她的【无极荣耀】嘴巴上粘着红色的【无极荣耀】血液。如果刚才她继续吸的【无极荣耀】话,我肯定马上就要挂掉了,即使小凤的【无极荣耀】复活能力可以让我重生一次,但是【无极荣耀】那种复活是【无极荣耀】原地进行的【无极荣耀】,我即使复活也南逃一死。可是【无极荣耀】她却放开了我,她没有杀死我!

  为什么呢?难道说……?她该不会是【无极荣耀】想像人类养奶牛喝奶一样,把我养着,以后拿我当饮料机用?或者说她喜欢吃肉?不行!反正怎么想都不是【无极荣耀】好事!还好戒指都在,赶紧转动传送戒指,随便输入一个地点,先跑再说!结果很郁闷,听到了系统提示:“此地受到众神级封印禁锢,永恒禁止任何魔法作用!”靠!传送也算魔法之一,魔法都不能用,那我的【无极荣耀】传送不是【无极荣耀】成了废品!555~魔龙套装不在,要不然和她肉搏战,说不定还有胜算!

  正在胡思乱想的【无极荣耀】时候房门突然被推开了,她又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个银盘子,不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想吃肉吧?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