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二十三章 傲斯卡森林

第二十三章 傲斯卡森林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请问下可以使用你们这里的【无极荣耀】传送阵吗?”

  “传送阵是【无极荣耀】盈利项目,当然对外开放。”带队的【无极荣耀】骑士用骑枪向前一指。“就在那边,向前走就可以了。但是【无极荣耀】千万不要进入城堡范围,否则我们就要动用武力了。”

  “谢谢,我们不会进去的【无极荣耀】。”几个骑士不再理睬我们掉头跑掉了,而我们则朝着传送阵走了过去。

  这个地方的【无极荣耀】传送阵还真是【无极荣耀】够奇怪的【无极荣耀】,造型像个钟楼,站在门口就可以看见里面正在旋转的【无极荣耀】传送阵。我和玫瑰走进去之后里面的【无极荣耀】人都用奇怪的【无极荣耀】眼光看着我们,不过我不打算理睬他们,反正一会就不在这里了。

  和玫瑰一起站到传送阵上之后,交了钱,选择传送目标后确认。光线一闪,我和玫瑰出现在另外一个地方,但是【无极荣耀】这里完全不象传送阵。按说传送阵的【无极荣耀】功能就是【无极荣耀】把人从一个阵送到另外一个阵,但是【无极荣耀】这里明显不是【无极荣耀】传送阵吗!

  玫瑰左右看了看。“我们这是【无极荣耀】传到哪里来啦?”

  我看看周围,昏暗的【无极荣耀】光线中勉强可以辨认周围的【无极荣耀】景物。这明显是【无极荣耀】个房间,面积在20平米左右,三面墙壁和房顶以及地面都是【无极荣耀】相同的【无极荣耀】条砖砌的【无极荣耀】,唯一不同的【无极荣耀】一面是【无极荣耀】由大量纵横交错的【无极荣耀】黑色长棍组成的【无极荣耀】栅栏。

  伸手摸了摸地面,非常潮湿,好象还有不少青苔,再摸摸墙壁好象也是【无极荣耀】一样。走到那面不同的【无极荣耀】墙壁边上,伸手想摸一下黑色栅栏的【无极荣耀】材质。我的【无极荣耀】手刚一接触栅栏,整面墙壁都亮个起来。蓝色的【无极荣耀】电光在这一整面墙壁上闪烁,不过我的【无极荣耀】手却并没有抽回来,因为我根本就没有感觉到电击。魔龙套装对中低级别电击免疫,只有高级强力电击魔法才会有效果。接触栅栏后终于确认了它的【无极荣耀】材质,这些黑色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金属,而且相当结实。综合以上信息很容易回答玫瑰的【无极荣耀】问题。

  “我们好象在一个牢房里!”

  “怎么传送到牢房里来了?不会是【无极荣耀】传送失败吧?你刚才给钱的【无极荣耀】时候有没有看是【无极荣耀】什么级别的【无极荣耀】传送阵啊?”

  “好象是【无极荣耀】E级的【无极荣耀】。”

  “那十有八九是【无极荣耀】出错了。”

  “怎么这么倒霉啊!”我走到栅栏旁边向外面看了看,漆黑的【无极荣耀】走廊里连一点光线都没有,不过我是【无极荣耀】可以夜视的【无极荣耀】,黑暗不是【无极荣耀】问题。

  左右确认了半天,走廊里一个人影都没有!本来打算喊一声试试,玫瑰到是【无极荣耀】明白我的【无极荣耀】心思提前阻止我。“别出声,谁知道这里是【无极荣耀】玩家行会的【无极荣耀】地牢还是【无极荣耀】怪物的【无极荣耀】地牢啊!我们悄悄出去就行了。”

  我点点头,手上的【无极荣耀】腕刃滑了出来。刚要砍又被玫瑰拦住了。“小声点,你一砍还不被听见。”

  “说的【无极荣耀】也是【无极荣耀】。”从左臂上龙头装饰的【无极荣耀】嘴里拿出了红色的【无极荣耀】永恒。把永恒变成一把长柄短口的【无极荣耀】钢绞剪,对着栅栏中间剪断钢筋。轻手轻脚的【无极荣耀】把剪下来的【无极荣耀】部分拽了下来放在一边,拉着玫瑰钻出栅栏。

  走廊两边都很长,而且全都有拐弯,搞不清哪边是【无极荣耀】出口!我放出飞镖让他向左边跑,去看看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出口。飞镖速度很快,而且体积小不容易被发现。很快他就跑了回来。他跑的【无极荣耀】那边是【无极荣耀】一个向下的【无极荣耀】楼梯,下面是【无极荣耀】水牢。那就是【无极荣耀】说摹疚藜僖壳边绝对不会是【无极荣耀】出口的【无极荣耀】,另外一边才是【无极荣耀】出口。

  玫瑰在这漆黑的【无极荣耀】通道里几乎是【无极荣耀】盲人,我牵着她小心的【无极荣耀】向前走。忽然好象听到了什么声音,仔细听似乎是【无极荣耀】金属靴撞击石板的【无极荣耀】声音,这是【无极荣耀】穿着盔甲的【无极荣耀】人走路的【无极荣耀】声音。我赶紧捂住玫瑰的【无极荣耀】嘴,把她搂进怀里。披风一抖将我们两个一起遮盖起来,并在她耳边小声道:“别出声,有人来了。”蹲在墙角静观其变。

  不一会两个拿着火把的【无极荣耀】士兵出现在通道的【无极荣耀】那一头,火把照亮了两个士兵的【无极荣耀】脸。夸张的【无极荣耀】牛头和猪头显示这是【无极荣耀】两个兽族士兵,而且是【无极荣耀】NPC,玩家是【无极荣耀】很少选择兽族的【无极荣耀】,更别说还是【无极荣耀】个猪头人了,选牛头还可以理解,选猪头的【无极荣耀】决不会是【无极荣耀】玩家。牛头一边走还一边道:“我明明听到有声音。”

  猪头道:“这地牢又没有囚犯哪来的【无极荣耀】声音!”

  牛头不服气的【无极荣耀】道:“我打赌,绝对是【无极荣耀】有声音。要是【无极荣耀】一会发现不了任何东西我就把早上爆出来的【无极荣耀】真蓝之眼给你,要是【无极荣耀】有东西,你要把你的【无极荣耀】坐骑借给我用一个月。”

  “行!我就不信,空房间难道闹鬼!”

  我在一旁听的【无极荣耀】莫名其妙,这两个家伙刚才的【无极荣耀】对话显示这两个似乎是【无极荣耀】玩家,NPC是【无极荣耀】不会说爆装备这个词的【无极荣耀】。难道真的【无极荣耀】有玩家选择种族为猪头人?真是【无极荣耀】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说话间两个人已经走近我们,他们用火把一间牢房一间牢房的【无极荣耀】检查着。我和玫瑰现在并不在刚才出来的【无极荣耀】牢房门口,而是【无极荣耀】已经向入口移动了三四间牢房的【无极荣耀】距离。两个卫兵毫无察觉的【无极荣耀】从我们旁边走过,那个猪头人回头向我们这里看了一眼,吓了我们一跳,不过他并没有走回来,只是【无极荣耀】看了一眼又继续向前检查过去。

  “这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啊?”牛头人忽然惊叫起来,猪头人也立刻跑了过去。他们两个发现了我剪开的【无极荣耀】铁栅栏。

  “这好象是【无极荣耀】从里面用利器弄开的【无极荣耀】。”

  “可是【无极荣耀】我们一直在入口,没有人出去啊!人一定还在地牢里”

  猪头人听了牛头人的【无极荣耀】话立刻回头看向我们这边,一扬手把自己的【无极荣耀】长枪扔了过来。这家伙刚才那一眼肯定是【无极荣耀】感觉到了我们,但是【无极荣耀】当时没有在意。现在他肯定我们藏身在这里所以把长枪投掷了过来。

  我不想暴露自己,一甩手把永恒扔了出去。红色的【无极荣耀】球形永恒直接撞上长枪,两个武器都飞向一边。但是【无极荣耀】长枪是【无极荣耀】枪头粉碎断成两段掉在地上,永恒却是【无极荣耀】撞上墙壁立刻弹向对面。这次永恒直接撞上猪头人的【无极荣耀】脑袋把它当场砸的【无极荣耀】脑浆迸裂。旁边的【无极荣耀】牛头人还想抵抗,但是【无极荣耀】永恒在墙壁上一借力弹到了他身后。他刚转身,永恒又弹了回来。红色的【无极荣耀】永恒在通道里简直是【无极荣耀】如虎添翼,不断在墙壁上来回撞击,速度也越来越快。被撞击的【无极荣耀】地方出现了一个个深深的【无极荣耀】裂痕。

  当速度足够之后永恒再次发动攻击向牛头人撞了过去,牛头人把手里一米多高的【无极荣耀】巨型塔牌竖了起来阻挡攻击。但是【无极荣耀】永恒此时的【无极荣耀】速度太快,盾牌已经没有用了。当的【无极荣耀】一声响,盾牌上一个和永恒一般大的【无极荣耀】窟窿,牛头人身体笔直的【无极荣耀】向后倒了下去。

  永恒在地上几个弹跳像是【无极荣耀】庆祝胜利,我伸出一只手,永恒蹦跳着落在我的【无极荣耀】掌心。将它重新固定在左臂上的【无极荣耀】龙嘴里,现在离对方复活还有一分三十秒,要趁这个时间快跑。

  就这么批着披风保持隐形状态继续向前,一路冲到走廊尽头。转过弯道就是【无极荣耀】一段斜向上的【无极荣耀】台阶,看来出口就在上面。一边小心尽量不要发出声音一边向阶梯上面移动,好在楼梯不是【无极荣耀】很长,我们很快就到了尽头,一道大门出现在我们面前。

  我让玫瑰站着别动,自己站到门后。一二三把那扇木头门连门框一起踹了下来,但是【无极荣耀】让我冲出来却发现周围什么都没有!地牢的【无极荣耀】出口是【无极荣耀】一个房间,总共就几平方而已。房间里除了一张桌子和三把椅子什么都没有,此时这里空空荡荡根本没有人!忽然感觉脚下有什么东西在蠕动,退开半步才发现一个人被压在了门板下面。我说怎么没有人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脚踢飞木门,下面出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个仰面躺着的【无极荣耀】羊头人,看样子他刚才正打算开门进入地道,结果被我一脚踹趴下了!趁那家伙还在地上呻吟,上去一脚踢晕了他。下面被*掉的【无极荣耀】两个人再有30秒就可以复活了,必须要快。好在嘈杂的【无极荣耀】声音让我知道这是【无极荣耀】城市的【无极荣耀】街道附近,外面不远应该就是【无极荣耀】大街了。我们本来就不是【无极荣耀】囚犯,只是【无极荣耀】传错了地方。只要到了街上就没有事了,反正没有人见到我们的【无极荣耀】真面目。

  打开大门就是【无极荣耀】一个小院子,里面根本没有人。抱起玫瑰冲出房间,顺着声音跳过院墙,本以为外面是【无极荣耀】大街,混入人群就安全了。结果外面虽然确实是【无极荣耀】大街,但是【无极荣耀】想要混进去确是【无极荣耀】绝对不可能的【无极荣耀】。因为满街走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长着奇怪动物脑袋的【无极荣耀】生物,这是【无极荣耀】个兽人聚集地,根本就没有人类。我抱着玫瑰站在那里简直就像狼群中的【无极荣耀】白羊那么刺眼。真是【无极荣耀】失算,早知道事先伸头看一下就好了!

  “异族?”离我最近的【无极荣耀】一个虎头人看着我说道。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过傻站着好象也不是【无极荣耀】办法。低头问了下怀里的【无极荣耀】玫瑰。“我们怎么办?”

  “跑是【无极荣耀】个办法!”

  我立刻环视周围的【无极荣耀】建筑,全都是【无极荣耀】木结构,没有四层以上的【无极荣耀】,看来都很简陋。猛的【无极荣耀】张开翅膀并蹲身想要飞起来,结果一声尖锐刺耳的【无极荣耀】叫声突然从空中冲了下来。我一把把玫瑰扔上了房顶。“在上面等我。”

  天空中冲下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个长着鹰头的【无极荣耀】家伙,我起飞的【无极荣耀】姿势被压制住了。而且刚才抱着玫瑰不好控制方向,现在好多了。活动下四肢,立即兽化,身体猛的【无极荣耀】增高到近三米,利爪和獠牙都伸了出来,再配上盔甲,气势完全不输这些兽人。

  对方明显一愣。“别紧张,我们不是【无极荣耀】要对你怎么样。我们都不是【无极荣耀】瑞士人,你不用担心我们排挤外国人!”

  “啊?”这个消息奇怪。这么大一群人居然没有一个瑞士人,而且还是【无极荣耀】在瑞士境内!“那你们是【无极荣耀】什么人?”

  “我们是【无极荣耀】兽联的【无极荣耀】玩家,大家都是【无极荣耀】论坛上混熟的【无极荣耀】,约好了来这里建立了一个行会一起发展。我们都是【无极荣耀】兽人爱好者,进游戏的【无极荣耀】时候都选的【无极荣耀】兽人。不过很多玩家喜欢以貌取人,兽人玩家老是【无极荣耀】受排挤,所以我们在这里独立成立一个组织。”

  “哦!误会一场!要是【无极荣耀】没有什么事情的【无极荣耀】话,我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可以离开了?”

  “你随时可以离开,但是【无极荣耀】我希望你可以留下来谈谈。”

  “那你等我先把我老婆接下来。”一转身用闪电般的【无极荣耀】速度在地面上一蹬,整个人蹿上房顶,抱着玫瑰又跳了下来,放玫瑰下地才对他道:“你有什么事情可以说了。”

  “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我们想问下你的【无极荣耀】这个变身能力……?”

  “这个啊!我是【无极荣耀】被狼人咬过之后就有了兽化成狼人的【无极荣耀】能力。”

  “那你的【无极荣耀】翅膀呢?”

  “我本来就是【无极荣耀】天魔族,天生就有翅膀的【无极荣耀】。”

  “这么说是【无极荣耀】混血种族了?”

  “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

  “那没有事情了,你们可以走了。”鹰头人不再阻拦我们。

  我也不和他客气,拉着玫瑰转身就走。当我们离开后那个虎头人走到鹰头人旁边道:“你怎么不多问问啊?说不定那小子隐瞒了不告诉我们呢?”

  “他说的【无极荣耀】应该是【无极荣耀】实话,你看他一开始一直保持着类人形,直到准备战斗才兽化,说明他原本不是【无极荣耀】兽人族。真可惜!要是【无极荣耀】我们也可以像他那样变身就好了,我们这些兽人外形太显眼了,想侦察都不行!”

  一个狼人走了过来道:“要是【无极荣耀】能拉刚才那个人入会就好了,反正情报收集任务又不需要全体出动。”

  “对啊!可惜他已经走了!”

  虎头人拍拍鹰头人指着前方。“他好象又回来了!”

  我刚刚离开这个小村子才想起来不知道这是【无极荣耀】什么地方,所以又跑了回来。看到那个鹰头人还站在那里我赶紧跑过去。“不好意思,我刚刚忘记问了。这是【无极荣耀】什么地方啊?我是【无极荣耀】使用传送阵被传错了地方,结果给扔到这里来了!请问一下这个傲斯卡的【无极荣耀】大地母神殿该怎么走啊?”

  “在回答你的【无极荣耀】问题之前我想先问个问题。”

  “你说。”

  “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加入我们行会,我们很需要像你这样的【无极荣耀】人。”

  我指指自己左胸口的【无极荣耀】水晶徽章,然后又指了指领口的【无极荣耀】魔法六芒星标志。

  “不好意思啊!我太激动没有注意。”鹰头人继续道:“你们从那边出村,然后一直向前,遇到岔道只管右转,当你们看到一个被白雾笼罩的【无极荣耀】森林时,那就是【无极荣耀】傲斯卡森林了。至于大地母神殿,我只知道在森林里,具体位置我不知道。以前曾经进入过一次,但是【无极荣耀】被怪物挂回来了,并没有看见神殿!”

  “那谢谢了。”我转身拉上玫瑰离开了这个村子。

  我们走后虎头人问鹰头人。“他刚刚给你看什么的【无极荣耀】?为什么不收他了?”

  “你没有看他指的【无极荣耀】东西?”

  “被你挡住了,我怎么看的【无极荣耀】见!他给你看了什么?”

  “他的【无极荣耀】身上挂着行会徽章,而是【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会长专用的【无极荣耀】水晶镶彩色宝石的【无极荣耀】徽章。而且他的【无极荣耀】盔甲护领上有神之护印,说明他正被某位高位神保佑着。他明显不是【无极荣耀】瑞士人,而有神之护印的【无极荣耀】人就是【无极荣耀】神权骑士,必须经常回去面见所属神。像他这样的【无极荣耀】人我们用什么拉拢?”

  “难怪你不再劝他了!真可惜!”

  另外一边我和玫瑰已经离开村子很远了,换上坐骑向森林奔跑。传送阵虽然发生偏差,但是【无极荣耀】好象偏的【无极荣耀】不远,起码我们很快就看到了傲斯卡森林。这个庞大的【无极荣耀】森林简直像一条线一样延伸了出去,庞大的【无极荣耀】面积让人看的【无极荣耀】头晕!林子里弥漫的【无极荣耀】白色雾气明显有毒,因为周围根本没有观赏性的【无极荣耀】动物。按说游戏里有很多用来营造真实环境的【无极荣耀】各种NPC,像城市里的【无极荣耀】自由NPC,海里的【无极荣耀】小鱼,林子里的【无极荣耀】小昆虫,草原上的【无极荣耀】小动物。这些东西普遍都没有攻击力,纯粹就是【无极荣耀】为了制造气氛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他们有时候也能显示一些信息,比如现在就可以告诉我这里的【无极荣耀】白雾有巨毒。

  幸好我们的【无极荣耀】盔甲都有抗毒的【无极荣耀】面罩,拉下来就安全了。坐骑是【无极荣耀】不能用了,我的【无极荣耀】魔宠们虽然都有一定的【无极荣耀】毒素抵抗能力,但是【无极荣耀】长时间暴露在毒素中也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好事,还是【无极荣耀】等需要的【无极荣耀】时候再召唤比较好。从天上飞也是【无极荣耀】极不科学的【无极荣耀】方法,这种级别的【无极荣耀】神殿铁定有幻境保护,到时候飞过了都不知道!

  从下面徒步进入森林,我们两个人都提心吊胆。当初鉴定所会长的【无极荣耀】叮嘱以及这里玩家的【无极荣耀】叙述都表明森林里危险重重,一不小心都有可能丧挂掉。

  随着我们的【无极荣耀】深入,天色逐渐黑了下来。玫瑰没有夜间视力,我把星瞳下给了她,反正没有星瞳我也可以夜视。就这么前进了近一个小时,我们的【无极荣耀】胆子越来越大,这个森林里根本什么东西都没有,真不知道那些人都是【无极荣耀】怎么挂回去的【无极荣耀】。难道是【无极荣耀】迷路饿死在里面的【无极荣耀】?

  走着走着,忽然感觉到一股外力入侵。我猛的【无极荣耀】把玫瑰按倒在地,一个白色的【无极荣耀】风刃擦着我们的【无极荣耀】背飞了过去。我跳起来一抖翅膀,无数银色和彩色的【无极荣耀】羽毛落了下来化为钢铁银蜂和血蝴蝶。这两个都是【无极荣耀】用毒的【无极荣耀】高手,本身都不怕毒素,而且他们数量庞大,牺牲一两个不在乎。

  两种召唤生物带着嗡嗡的【无极荣耀】风声向四面八方分散开进行地毯式搜索,我就不信这样还找不到敌人。

  “还想跑!”两只钢铁银蜂被击落的【无极荣耀】同时我就感觉到了敌人的【无极荣耀】位置,一指方向,背后两个半月立刻旋转着飞了出去。喀嚓两声,两棵大树的【无极荣耀】上半部分被削掉了。断裂的【无极荣耀】树叉之间还有个白色的【无极荣耀】影子,虽然白色在白雾中隐蔽性很好,但是【无极荣耀】下坠的【无极荣耀】树叉中白色就太显眼了。两个飞偏的【无极荣耀】半月立刻掉头又绕了回来,但是【无极荣耀】白色身影却灵巧的【无极荣耀】从树叉上蹦了出去。

  趁他还在空中,我一甩手龙筋索缠上了他的【无极荣耀】身体,猛的【无极荣耀】向后一带把他拉了回来。两个半月也立刻跟了上去准备来一次致命攻击,但是【无极荣耀】白色生物却灵活的【无极荣耀】在空中一翻身,半月又飞过了,但是【无极荣耀】那飞溅出的【无极荣耀】血花表明半月还是【无极荣耀】伤到他了。

  我身上忽然亮起白光,是【无极荣耀】玫瑰给我加的【无极荣耀】敏锐术,她看我速度不够帮我强化了一下。

  “小心!”玫瑰忽然叫道。

  手上的【无极荣耀】永恒立刻在我面前变成一面红色的【无极荣耀】墙壁。一排暗器打在墙壁上叮叮当当的【无极荣耀】一阵乱响,但是【无极荣耀】没有一个成功,全都被弹到了一边。永恒变化的【无极荣耀】盾牌防御能力明显比水银好,刚才的【无极荣耀】暗器就像命中坦克的【无极荣耀】子弹一样,一点效果都没有。

  收回永恒,那个白影居然利用这一会工夫解掉了龙筋索转身想跑,但是【无极荣耀】他犯了个严重的【无极荣耀】错误。他把我的【无极荣耀】小可爱们给忘记了,几十只钢铁银蜂立刻让他明白了忽视它们的【无极荣耀】后果。一大团银色的【无极荣耀】钢铁银蜂在那个白影身上连续蛰了不下一千针,这个白色的【无极荣耀】身影像个麻袋一样扑通一声摔在地面上再也没有动弹。

  “别过去,他在装死。”玫瑰提醒我。“他的【无极荣耀】灵魂没有出来。”

  复活法师的【无极荣耀】特点就是【无极荣耀】可以看见死者的【无极荣耀】灵魂,这个生物就算不是【无极荣耀】人起码应该有灵魂,灵魂不离体就说明没有死。我一挥手,更多的【无极荣耀】钢铁银蜂围了上去一通猛蛰。下面那个白影猛的【无极荣耀】跳起来向密林深处逃窜,但是【无极荣耀】血蝴蝶们已经在前面准备好口袋等他钻了。

  白影刚脱离攻击,发现周围的【无极荣耀】钢铁银蜂不是【无极荣耀】被甩掉而是【无极荣耀】主动撤退。他似乎意识到问题,可惜太晚了。一个娇小的【无极荣耀】小女孩扇着美丽的【无极荣耀】翅膀手持弓箭从树后闪了出来。她用优美的【无极荣耀】童音喊道:“攻击!”

  一阵整齐的【无极荣耀】弓弦震动声,一大片小小的【无极荣耀】箭矢飞了过来,雨点般的【无极荣耀】箭袭立刻把他给覆盖在内。白影几乎瞬间变成了一只刺猬,小小的【无极荣耀】箭虽然攻击力不强,却数量庞大,而且这些箭真正的【无极荣耀】杀伤力在于箭上的【无极荣耀】巨毒。白影走了两步一头栽倒在地,这次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死透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