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三十七章 混乱的【无极荣耀】世界

第三十七章 混乱的【无极荣耀】世界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眼前雪白的【无极荣耀】世界和身后的【无极荣耀】鲜血之海形成鲜明的【无极荣耀】对比,一个是【无极荣耀】白茫茫的【无极荣耀】一片,另一个却是【无极荣耀】鲜红的【无极荣耀】世界,龙岛到底是【无极荣耀】怎么了?这么多奇奇怪怪的【无极荣耀】东西怎么都跑到一起来了?

  “我们怎么办?”紫月问我。

  “不是【无极荣耀】你说一直向前的【无极荣耀】吗?”

  “可这雪?”

  “那有什么办法,总之我们一直向前就是【无极荣耀】了。或者说,我们干脆飞过去。”一招手幸运出现在我旁边。我跳上幸运的【无极荣耀】背,向紫月伸出手。

  紫月轻巧的【无极荣耀】在我手上一搭整个人就飞了上来。“走吧。”

  我拍拍幸运。“起飞。”

  幸运张开双翼纵身一跃,我们立刻离开地面。我和紫月都专著的【无极荣耀】看着前方看着地平线随着我们升高,等等,地平线怎么会跟着上升呢?我们上升它应该下降才对啊!我们还没有缓过神来忽然听到幸运发出了一声:“恩?”

  轰!“喔……喔……喔……!啊!”

  刚刚蹿起的【无极荣耀】幸运虽然张开了翅膀我们却没有飞起来,这个大家伙本来摆着飞行的【无极荣耀】姿势却又掉回了地面一头载进雪地里。巨大的【无极荣耀】冲击力让幸运在地面上向前滑了出去。幸运的【无极荣耀】嘴巴似乎卡到了什么东西,结果身体猛的【无极荣耀】一顿身体因为惯性飞了起来向前做了一个前滚翻。我和紫月本来是【无极荣耀】站在幸运背上的【无极荣耀】,这下他突然栽下来我们两个都没有反应过来双双被弹飞了出去。刚掉进雪地就看到幸运巨大的【无极荣耀】身体砸了下来,还没有冒头的【无极荣耀】我们又被砸了下去。

  幸运四脚朝天的【无极荣耀】躺在地上把脑袋抬了起来左右晃晃以缓解眩晕,接着他开始左右寻找我们的【无极荣耀】踪迹,但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身下却传来极为微弱的【无极荣耀】声音。“幸运快起来!老天哪!你要减肥了,你起码有五十吨重!”

  幸运赶紧从地上向旁边滚了出去然后跳了起来,在他身下的【无极荣耀】雪中突然冒出一个脑袋来,那不是【无极荣耀】别人正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脑袋。“呼!差点被你压死!”我左右张望了一下。“紫月呢?”把手围成喇叭状朝周围喊着:“紫月,你在哪里?”不远处的【无极荣耀】地面上忽然伸出一只带着拳套的【无极荣耀】手臂。“在那边。”我赶紧跑了过去。跑到那边的【无极荣耀】时候只看到平整的【无极荣耀】雪地上有个人形的【无极荣耀】坑,紫月仰面朝天的【无极荣耀】躺在里面。“你没事吧?”

  紫月推开面罩。“还有口气。”她向我伸出一只手。“拉我出来。”

  单手下去把她整个拽了出来。“这里好象是【无极荣耀】飞不起来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吧?”最后两个字是【无极荣耀】问幸运的【无极荣耀】。

  幸运立刻点头。“这里飞不起来,我扇动翅膀根本没有感觉到升力。”

  “那看来只有步行了!”紫月看看前面的【无极荣耀】雪地。“希望路不远。”

  没有办法的【无极荣耀】我们最终只能是【无极荣耀】骑着幸运前进,这里的【无极荣耀】雪太厚,夜影那样四个踢子的【无极荣耀】会往下陷,钢爪的【无极荣耀】身高也不足以在这么厚的【无极荣耀】积雪中行走,最终还是【无极荣耀】骑着龙比较方便。

  在雪地里蹦蹦跳跳的【无极荣耀】前进了没有多久我们又停了下来,前方的【无极荣耀】道路没有了,一道高高的【无极荣耀】悬崖阻挡了我们的【无极荣耀】去路。悬崖的【无极荣耀】两侧一直向外延伸,显然是【无极荣耀】环绕整个岛的【无极荣耀】,想绕过去是【无极荣耀】不可能的【无极荣耀】。在崖壁上本来是【无极荣耀】有个通道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现在这个通道已经完全被冰封起来了。通透的【无极荣耀】冰层能见度很好,我们可以清晰的【无极荣耀】看见这个通道中的【无极荣耀】冰层里封冻着一些东西。那是【无极荣耀】几条巨龙和一些奇怪的【无极荣耀】生物,里面还有不少人,或者说是【无极荣耀】类人形生物。离我们这里最近的【无极荣耀】一个牺牲者距离冰外只有不到两米,看样子这是【无极荣耀】个人类女性,年龄大约20岁左右,欧洲人种,职业大概是【无极荣耀】祭祀。看表情她是【无极荣耀】知道冰封即将发生的【无极荣耀】,因为她的【无极荣耀】动作显示她正在努力逃跑,不过很可惜她跑的【无极荣耀】慢了那么一点,只要再多两米她就是【无极荣耀】另外一个命运了。

  幸运走过去用爪子试了试冰的【无极荣耀】硬度,结果只刮了点冰花下来,连做一杯糖水刨冰都不够。

  “这么硬啊?”紫月吓了一跳。她也是【无极荣耀】有龙的【无极荣耀】,龙爪的【无极荣耀】锋利程度她是【无极荣耀】知道的【无极荣耀】,即使是【无极荣耀】金属被刮一下也不该只有这么点痕迹呀。

  “你们退后,我用龙炎试试。”幸运让我们闪开后猛的【无极荣耀】吸了一口气然后开始对着冰墙喷吐龙炎。炽热的【无极荣耀】火焰从幸运的【无极荣耀】口中射出,火焰喷在冰壁上声音像喷气机的【无极荣耀】引擎。幸运这一口龙炎喷了足有一分钟,**一结束他就开始猛喘气。我和紫月重新走回来观察冰壁,但是【无极荣耀】让我们失望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冰壁上除了一处很小的【无极荣耀】凹陷外根本没有任何反应。要是【无极荣耀】按照这个速度我们就是【无极荣耀】喷到后天也过不去,再说幸运也没有能力长期维持龙炎**啊!

  幸运喘着气道:“你们另想办法吧!我是【无极荣耀】不行了!”

  “要不然我们实验下从上面翻过去?”

  我抬头看看上面,二百多米的【无极荣耀】高度似乎也不是【无极荣耀】不可逾越,但问题是【无极荣耀】冰层不止阻挡了通道,连崖壁都被厚达一米的【无极荣耀】冰覆盖了起来。本来还有些棱角的【无极荣耀】崖壁现在被冰层覆盖,结果变的【无极荣耀】非常光华,别说翻过去,能不能爬上去都是【无极荣耀】问题。

  “这冰层这么滑,我们要怎么爬啊?再说现在又不能飞。”

  “你的【无极荣耀】挂钩呢?”

  “你说龙筋索啊?这些冰硬度太高,落差又这么大索头卡不牢的【无极荣耀】。”

  “不试试怎么知道。”

  “那好吧。”

  我把龙筋索挂上复仇者,抬手对准崖顶。发射动力调到最大,一扣机簧。嘭!伴随着震动声我的【无极荣耀】右臂一颤,龙筋索飞速的【无极荣耀】飞了上去。索头向上飞了一段距离后速度明显下降,主要是【无极荣耀】这里风太大,要不然二百米是【无极荣耀】肯定能射上去的【无极荣耀】。

  咔啦一声,索头准确的【无极荣耀】命中崖顶的【无极荣耀】突出部分。我拉了两下实验下是【无极荣耀】否牢固,结果一次就掉下来了。没有办法,只好重射。结果依然,二次三次尝试均告失败。第四次到是【无极荣耀】卡住了,拉了两下没事,可是【无极荣耀】我刚爬上去几米索头又掉了,还好我还没有爬多高。

  “你也看到了,这样是【无极荣耀】不行的【无极荣耀】。除非我们再高一点,距离顶端不超过50米的【无极荣耀】距离下复仇者才有足够的【无极荣耀】力量把索头射进这么坚硬的【无极荣耀】冰层里。这些冰的【无极荣耀】硬度比钢铁还要可怕,200米的【无极荣耀】垂直上升后索头就没有动力穿透这么硬的【无极荣耀】冰了。”

  幸运看看上面忽然道:“主人,要是【无极荣耀】我们把你拖起来,你看差不多吧?”

  “对啊。早怎么没有想到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首先让让坦克垫底,反正他壳子硬,站在坦克的【无极荣耀】背上就已经有十多米高了。坦克站好后幸运和瘟疫一起站在坦克的【无极荣耀】背上。虽然幸运的【无极荣耀】身长就快一百米了,但是【无极荣耀】龙不是【无极荣耀】人,他的【无极荣耀】身长大部分是【无极荣耀】尾巴和脖子,实际上龙就是【无极荣耀】站起来也不会太高。两条龙的【无极荣耀】蹲坐在坦克背上,这样他们的【无极荣耀】肩膀高度已经有五十多米了。紫月召唤出一个泰坦站在两条龙的【无极荣耀】肩膀上,另外一个泰坦站在这个泰坦的【无极荣耀】肩膀上。我们两个坐在最上面的【无极荣耀】泰坦的【无极荣耀】手上。他把手举到头顶后我们距离崖顶还有大约七八十米高。

  紫月目测了一下距离道:“这大概还有七十多米,够不够啊?”

  “够不够也就这样了,我们的【无极荣耀】魔宠又不是【无极荣耀】马戏团出来的【无极荣耀】,再多他们就要倒了。”

  “说的【无极荣耀】也是【无极荣耀】。”

  其实我和紫月的【无极荣耀】魔宠加一块堆到200米绝对不是【无极荣耀】问题,他们的【无极荣耀】力量也足够,可是【无极荣耀】这个技巧就不行了。要一个叠一个的【无极荣耀】堆这么多层,不是【无极荣耀】光有力量就行的【无极荣耀】,要不然我的【无极荣耀】四条龙落起来就快到顶了。

  瞄准了一块比较突出的【无极荣耀】岩层,猛的【无极荣耀】一动机簧,嘭,飞索直冲而上。这次的【无极荣耀】声音很明显,咔的【无极荣耀】一声索头没入了冰层中。我和紫月一起挂在上面试了下,还好,没有松到的【无极荣耀】迹象。让紫月抱紧我,然后控制飞索开始收线,我们两个立刻被拉了上去。

  一直到达顶端后让紫月踩着我肩膀爬上了崖顶,但是【无极荣耀】我却不太好上。紫月先把崖下她的【无极荣耀】两个泰坦收回,然后在上面召唤一个出来。那个泰坦在崖边一伸手就把我捞上去了。

  收回各自的【无极荣耀】魔宠后我们再观察这里,眼前的【无极荣耀】情况让我们有些蒙。不远处浓厚的【无极荣耀】迷雾完全的【无极荣耀】遮挡了视线,所有目力所及区域都是【无极荣耀】雾。而这个悬崖的【无极荣耀】崖顶实际上只有100米宽,上面非常平整,完全由冰覆盖着。那边的【无极荣耀】崖壁和这边一样垂直向下,深度很吓人,但是【无极荣耀】大量的【无极荣耀】白雾挡住了地面所以不知道具体有多高。

  我张开翅膀扇了两下,结果顺利的【无极荣耀】感觉到了升力。“紫月,这里好象不再限制飞行了。”

  “那我们直接飞过去吧?”

  我指指前面的【无极荣耀】雾。“这可不是【无极荣耀】好主意。”

  “你怕撞到东西?”

  “不是【无极荣耀】我怕撞到东西,而是【无极荣耀】没有办法维持方向,我们很容易走偏的【无极荣耀】。”

  “可是【无极荣耀】走路很耽误时间的【无极荣耀】。”

  “我们不是【无极荣耀】还有坐骑吗?”

  “那好吧。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无极荣耀】先下去的【无极荣耀】好。”

  紫月这次没有让我帮忙,她直接从崖边跳了下去,然后一下把剑插进了崖壁。武器受到重力作用切割着冰层向下滑,到是【无极荣耀】正好稳定了下落的【无极荣耀】速度。我就方便多了,张开翅膀跳就是【无极荣耀】了。稳稳的【无极荣耀】飘到紫月旁边和她用一样的【无极荣耀】速度向下落,雾气太重我们根本看不到地面。

  “你不觉得冰层越来越薄了吗?”我问紫月。

  紫月看了看崖壁。“说实话,我感觉温度在上升。”

  “那就是【无极荣耀】说下面也许不是【无极荣耀】冰封地域?”

  “我想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

  周围的【无极荣耀】情况果然验证了我们的【无极荣耀】猜测,崖壁的【无极荣耀】冰层突然消失,剩下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岩石,而且空气的【无极荣耀】湿度在逐渐增加。很快旁边的【无极荣耀】崖壁上开始出现一些绿色的【无极荣耀】苔藓类生物,再往下就开始出现粗大的【无极荣耀】藤条,紫月已经无法这样下降了,我干脆的【无极荣耀】把她拉了过来并加速下降。

  很快雾的【无极荣耀】颜色开始变暗,我知道这是【无极荣耀】到地面了。果然,迷雾后面就是【无极荣耀】地面了,我们两个平缓的【无极荣耀】降落在地面上。脚踏实地的【无极荣耀】感觉好事要比空中好点,但是【无极荣耀】地面的【无极荣耀】质感稍微差了点,踩在上面软绵绵的【无极荣耀】好象冲气软垫一样。

  “啊!”紫月突然叫了起来。“你降落在什么东西上了?”

  “啊?”听她这么一喊我立刻低头看,结果吓了我一跳。我居然站在一个灰褐色的【无极荣耀】生物上面,难怪感觉不太一样。

  这个怪物的【无极荣耀】造型就像一只巨型蚯蚓,而且样子非常恶心,属于那种看了就不想吃饭的【无极荣耀】造型。紫月一个小跳从怪物身上跳了下去,我还没有来及下去怪物已经先反应了。只见它的【无极荣耀】一头向蛇一样立了起来,接着那个头转过来对准了我。

  我从怪物身上跳了下去,怪物的【无极荣耀】头跟着转了过来始终对着我。“这好象是【无极荣耀】某种食腐动物。”我对紫月道。但是【无极荣耀】我刚说完,那个怪物的【无极荣耀】头部突然伸展开来露出里面一圈尖锐的【无极荣耀】牙齿。在这圈牙里面又伸出了一个恶心的【无极荣耀】红色肉团,本来以为这是【无极荣耀】舌头,但是【无极荣耀】却发现这东西上面也有一圈向外的【无极荣耀】牙齿。

  “我想这东西可不是【无极荣耀】食腐的【无极荣耀】!”紫月看着哪个怪物的【无极荣耀】大牙说道。

  “我同意……”说话的【无极荣耀】同时我已经纵身跃了起来,挥起永恒剑一剑劈下。怪物的【无极荣耀】脑袋从中间一分为二抽搐着向两边倒了下去。“不过以后它什么都不会吃了。”

  “小心。”

  随着紫月的【无极荣耀】叫声那东西又开始蠕动起来,接着它被我劈开的【无极荣耀】半截脑袋突然融化成一滩粉红色的【无极荣耀】液体,整个怪物都开始迅速融化很快消失在地面上。看来这东西一死就会融化,我还以为它会复活呢!

  我转过来想让紫月放心,结果看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紫月背后也爬着这么一条怪物。赶紧向紫月招手:“你后面也有一条。”

  “啊!”紫月毕竟是【无极荣耀】女人,这种恶心扒拉的【无极荣耀】东西是【无极荣耀】女人的【无极荣耀】天敌。

  本来那东西一直昂着头没有露出牙齿,紫月这么一叫它立刻把尖牙露了出来并且向我这边扑了过来。这东西的【无极荣耀】动作比想象中灵活的【无极荣耀】多,我来不及过去救紫月,只好控制背后的【无极荣耀】两个半月飞了过去。喀嚓喀嚓,切肉的【无极荣耀】声音中怪物断成三节掉在地上抽了一阵就不动了。

  “吓死我了,这里太恶心了!”

  “几只虫子而已。”我看了看星瞳的【无极荣耀】显示。“森林原虫,493级生物,不是【无极荣耀】很高啊。”

  “可是【无极荣耀】太恶心了!”

  “那你就不要动手,我来处理就好了。”正说着我又看到一只这种东西伸着脑袋爬了过来,但是【无极荣耀】还没有靠近我们就被半月切成了碎片。“看来这里就是【无极荣耀】虫子窝,我们最好还是【无极荣耀】快点离开这里。”

  “同意。”紫月别说碰,看到这些东西她就浑身不舒服。其实我也不喜欢这些东西,长的【无极荣耀】丑就算了,还那么恶心,而且还有一股恶臭味,是【无极荣耀】人都不想靠近这东西。主要是【无极荣耀】有女性在这里,我不上总不能让紫月上啊!

  紫月率先离开这里,但是【无极荣耀】当她拨开树丛后又退了回来。一只身长接近一米的【无极荣耀】巨型昆虫从后面爬了出来。这东西全身都是【无极荣耀】铁灰色,脑袋长的【无极荣耀】像天牛,6只大眼睛闪着红光,脑袋前面还有一对大钳子。它的【无极荣耀】身体上有一大排腿,很像蜈蚣,但是【无极荣耀】蜈蚣没有这么奇怪的【无极荣耀】脑袋。在这只虫子后面跟着一只更加奇怪的【无极荣耀】虫子。这个虫子长的【无极荣耀】像蟑螂,但是【无极荣耀】它用最后四条腿站立行走,上身居然是【无极荣耀】竖起来的【无极荣耀】,而且它的【无极荣耀】两只前肢长的【无极荣耀】像两个螃蟹钳子。

  紫月一步步退回了我身边。“我们好象遇到麻烦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知道。”我安慰紫月。“情况还不算糟糕,看,至少它们都不会飞。”

  几乎在我刚说完,空中就突然出现了轰炸机一般的【无极荣耀】嗡嗡声。一只只灰色的【无极荣耀】不知名怪物先后出现在我们附近。这些东西的【无极荣耀】脑袋有些像人,但是【无极荣耀】眼睛很大,而且它们的【无极荣耀】下颌是【无极荣耀】两半,可以左右打开,那切刀一起的【无极荣耀】口器显示这东西也是【无极荣耀】吃肉的【无极荣耀】。除了这个特异的【无极荣耀】脑袋外这东西还有个类似人类的【无极荣耀】身体,不过比人小的【无极荣耀】多。在这个身体上有6肢,上面两个都长着带有四指的【无极荣耀】手掌,最下面的【无极荣耀】那对好象是【无极荣耀】专门用来走路的【无极荣耀】,没有手指却长了一个钩子。在这东西的【无极荣耀】背后有两对苍蝇一样的【无极荣耀】翅膀,嗡嗡声就是【无极荣耀】它发出的【无极荣耀】。这些怎么看都很像苍蝇的【无极荣耀】家伙身长大约一米,样子也很吓人。

  紫月看看这些飞行怪道:“你的【无极荣耀】嘴真灵。”

  我尴尬的【无极荣耀】笑笑。“纯属巧合。”

  “有什么好办法吗?”

  “有。”我猛的【无极荣耀】一展翅膀,片片银色和彩色的【无极荣耀】羽毛落了下来。

  对面的【无极荣耀】怪物们似乎被我的【无极荣耀】举动刺激到了,所有的【无极荣耀】怪物突然同时发动了攻击一起冲了上来。一只飞行大苍蝇直扑紫月吓的【无极荣耀】紫月连连后退,结果却被一根树腾给绊倒了。眼看着怪物就要扑上去了,突然银光一闪,一只钢铁银蜂把大苍蝇撞的【无极荣耀】倒飞出去摔进了怪物堆。苍蝇怪的【无极荣耀】翅膀被泥土粘住一时爬不起来,旁边的【无极荣耀】一只蚯蚓怪一口把它吞了下去。这些家伙居然互相吃。

  我背后的【无极荣耀】血蝴蝶和钢铁银蜂纷纷飞了出来,这下就可以一对一的【无极荣耀】打了。钢铁银蜂虽然没有对方大,但是【无极荣耀】钢铁音蜂本身是【无极荣耀】以水银形成的【无极荣耀】,质量大而且不怕小伤。只要不被腰斩任何伤口都可以迅速恢复,反正它们本来就是【无极荣耀】一团水银。

  血蝴蝶的【无极荣耀】毒雾对这些东西效果不好,它们全体改用弓箭反击。双方数量相当,战斗力也基本差不多。我们这边优势是【无极荣耀】配合好,怪物们胜在援军不断。

  空中钢铁银蜂和变异大苍蝇上下翻飞乱成一片,不时有战败的【无极荣耀】个体掉下来。钢铁银蜂只要死亡立刻就会变成一团水银飞回来,怪物掉下来就是【无极荣耀】被同伴吃掉,有些大苍蝇甚至还没有落地就被其他苍蝇在空中肢解分食,真是【无极荣耀】惨烈!

  “小凤!浪子!”我把两只凤凰召唤了出来帮忙,这种地方的【无极荣耀】生物应该都怕火才对。

  两只凤凰一出来立刻就是【无极荣耀】漫天的【无极荣耀】火光铺天盖地的【无极荣耀】散射出去,小凤上天帮助钢铁银蜂对付苍蝇,浪子直接把森林边缘给点着了。大火中各种巨型昆虫被烧的【无极荣耀】噼里啪啦的【无极荣耀】爆炸,很多昆虫开始逃走,对火的【无极荣耀】恐惧胜过了对食物的【无极荣耀】渴望。

  紫月在我后面道:“你有没有注意这些怪物经验值好高哦。”

  “什么?我没有注意。”赶紧看了下经验显示,的【无极荣耀】确是【无极荣耀】有变化。这些小东西到是【无极荣耀】满适合练级的【无极荣耀】,容易打还高经验,可惜恶心了点,外加位置有些偏僻。“你要不要留下练会级?”

  “还是【无极荣耀】算了吧!我宁可去野外找难打的【无极荣耀】怪物慢慢砍也不打这些恶心东西。”

  “那我们想前走吧。”我向上招招手。“小凤、浪子,可以回去了。”

  “知道了。”两只凤凰先后消失,剩余的【无极荣耀】那些钢铁银蜂和血蝴蝶也都跑了回来变回羽毛插在了翅膀上。

  “你这翅膀用处满大的【无极荣耀】吗?”

  “那当然,最可怕的【无极荣耀】敌人不是【无极荣耀】强大的【无极荣耀】个体,而是【无极荣耀】钢铁银蜂这种不怕牺牲的【无极荣耀】强大族群。人类在这个世界上单纯论肉体强度可以说属于下等,但是【无极荣耀】什么狮子老虎鲨鱼毒蛇还不是【无极荣耀】都被人类搞的【无极荣耀】快绝种了。只有昆虫最厉害,人类拿它们一点办法都没有。你看蚂蚁,它们整个族群中的【无极荣耀】每一个个体都是【无极荣耀】重要的【无极荣耀】,但同时又是【无极荣耀】可以被舍弃的【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生物最难以消灭。”

  “所以我讨厌虫子。”紫月指向前方。“我们最好还是【无极荣耀】快点离开这里的【无极荣耀】好,免得一会那些虫子又回来了就不好了。”

  “对,快走吧。”

  我们两分别召唤出自己的【无极荣耀】钢爪代步,这样速度快还比较安全一些。在森林中越是【无极荣耀】走越是【无极荣耀】觉得不对,但是【无极荣耀】我们又感觉不出来到底哪里不对,反正没有东西阻拦我们就加速前进。

  跑了一阵我忽然想到哪里不对了。“紫月,你有没有觉得这里我们好象来过啊?”

  “不会又是【无极荣耀】幻境吧?”

  “艾美尼斯。”还是【无极荣耀】让她看比较方便。

  艾美尼斯看了下四周道:“这不是【无极荣耀】幻象,而是【无极荣耀】错位空间。”

  “错位空间是【无极荣耀】什么?”

  “错位空间就是【无极荣耀】空间发生了错位。正常情况下空间是【无极荣耀】连续的【无极荣耀】,你从A点到B点需要经过他们中间的【无极荣耀】连续空间,但是【无极荣耀】错位空间中点与点的【无极荣耀】位置关系发生了错乱。”

  “这个我明白了,但是【无极荣耀】我们要怎么离开呢?”

  “离开的【无极荣耀】方法就是【无极荣耀】顺着空间的【无极荣耀】缝隙走,一般是【无极荣耀】先侦测出最后一个错位空间的【无极荣耀】位置,然后想办法找到合适的【无极荣耀】连接到达那边。”

  “可是【无极荣耀】要怎么找呢?”

  “说实话这是【无极荣耀】不一定的【无极荣耀】,有可能能找到错位空间,也有可能根本就无法过去。因为空间的【无极荣耀】连续性被打乱了,有可能中间还有缺失环节。那就没有办法走过去了。”

  “那怎么办?”

  “建议你们绕过去。”

  “绕?从哪绕啊?”

  艾美尼斯指指上面。紫月道:“还不如早点听我的【无极荣耀】直接飞过去,你看,到头来还要上天。”

  “我不肯上天上是【无极荣耀】有原因的【无极荣耀】。”

  紫月不解的【无极荣耀】看着我。“你能有什么原因啊?”

  “你知道我的【无极荣耀】身份,我也不瞒你。我看过《零》的【无极荣耀】世界观设定集。”

  “上面有说到这里吗?”

  “没有。那只是【无极荣耀】基础设定,主要是【无极荣耀】决定一些主设计层面上的【无极荣耀】方向问题,没有涉及任何具体内容。当时我看到里面有一段内容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障碍设计。凡是【无极荣耀】重要的【无极荣耀】任务或者特殊区域都会被各种危险障碍保护起来,龙岛显然符号这个标准。在这个危险障碍的【无极荣耀】设定思路中说一般能够从地面上走过去的【无极荣耀】地方不推荐飞过去。游戏不管好不好玩,首先必须能消磨时间,要是【无极荣耀】什么地方都飞,那游戏速度就会提高,因为飞行肯定比走的【无极荣耀】快。为了起到限制玩家完成任务的【无极荣耀】时间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一般能走过去的【无极荣耀】地方都会设计双重关卡。天空中的【无极荣耀】任务难度是【无极荣耀】地面的【无极荣耀】120%到150%左右,如果地面上的【无极荣耀】这个错位空间无法通过改走空中的【无极荣耀】话肯定会遇到比这个复杂20%到50%的【无极荣耀】任务。”

  “怪不然很少看你骑着龙到处飞,我每次都是【无极荣耀】骑着天火到处跑,所以每次遇到的【无极荣耀】任务都好麻烦,我一开始还以为是【无极荣耀】我运气问题,搞了半天是【无极荣耀】这个原因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所以我轻易不飞,而且很多地方都有专门针对空中的【无极荣耀】保护结界,经常容易错过目标。”

  “可是【无极荣耀】现在我们不飞过不去啊!”

  “所以我在犹豫啊!”

  “这又过不去,不飞怎么办?别考虑了,上去再说。”紫月和玫瑰可是【无极荣耀】完全两种人。玫瑰干什么事情都喜欢先考虑清楚,可是【无极荣耀】紫月和我是【无极荣耀】一个性格,喜欢先干着再想。

  最终我还是【无极荣耀】被拖上了天空,紫月骑在她的【无极荣耀】长枪身上,我则骑着飞鸟。空中的【无极荣耀】雾气非常浓密,我几乎看不清路,飞鸟基本靠着回声定位和地面的【无极荣耀】生物电场在飞行,要是【无极荣耀】前面有山峰估计我们很可能一头撞上去。不过比较安全的【无极荣耀】一点就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速度比较慢,到不是【无极荣耀】不想快,主要是【无极荣耀】这里的【无极荣耀】空气湿度太大,飞鸟翅膀上的【无极荣耀】燃烧室吸入大量水雾导致点火不畅,速度想上上不去只好这么慢慢飞。本来这种潮湿空气中应该让幸运这种不需要点火飞行的【无极荣耀】生物带着,可是【无极荣耀】幸运没有回声定位,在空中两眼一摸黑撞上东西都不知道,哪敢让他们飞啊!

  我把思想沉入飞鸟的【无极荣耀】思想,他是【无极荣耀】我魔宠,我可以用心灵接触感觉他的【无极荣耀】思维。进入飞鸟的【无极荣耀】思维后我立刻感觉自己仿佛看见了东西一般。飞鸟前面的【无极荣耀】三棱锥每间隔几秒就发出一圈绿色的【无极荣耀】波纹,我知道那是【无极荣耀】超声波。波纹迅速的【无极荣耀】扩散开来撞上周围的【无极荣耀】东西,立刻一张绿色的【无极荣耀】地形图就出现在脑中。飞鸟每间隔两秒扫描一便周围,有什么东西发生变化都会被侦察到。现在可以感觉到我们正在飞跃一片森林,一些大型动物抬头向这边看了看,但是【无极荣耀】似乎不能确定我们的【无极荣耀】位置,大概它们可以听见超声波却看不见我们。

  一路飞行一路扫描,很快绿色的【无极荣耀】波纹扫描到了一座山峰,它就在我们前面不远处。旁边的【无极荣耀】长枪还没有发现山峰,他品级不如飞鸟高探测距离也相对小不少。我赶紧通知紫月跟着我们爬升,紫月的【无极荣耀】长枪立刻跟了上来。

  很快我们就接近了山头,这个山还满高的【无极荣耀】。飞鸟带着我们想从两个山峰之间的【无极荣耀】缝隙穿过去,这样就不需要升的【无极荣耀】太高,现在这种环境下飞鸟爬升非常费力,所以尽量不改变飞行高度。

  一道绿色的【无极荣耀】波纹荡漾开来,山峰之间的【无极荣耀】地面被扫描了一遍,清晰的【无极荣耀】可以感觉到每一棵小草。两秒之后又一道绿色波纹散开,这次没有多大变化,但是【无极荣耀】我忽然注意到一个不对的【无极荣耀】地方。因为我们现在思想相通,飞鸟敏锐的【无极荣耀】注意到了我注意的【无极荣耀】问题,他立刻向那个地方发射了连续的【无极荣耀】高亮波纹,这是【无极荣耀】在进行集中探测。

  我注意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山坡后面的【无极荣耀】一个地方,那里本来在上次探测的【无极荣耀】时候是【无极荣耀】一块岩石,可是【无极荣耀】第二次探测时岩石移动了位置,而且原本岩石的【无极荣耀】位置出现了一个坑,或者说是【无极荣耀】山洞,超声波不够清晰,不能判断深度。

  这会集中搜索居然发现那里出现了一个造型古怪的【无极荣耀】东西,旁边似乎还有一些红色的【无极荣耀】团团在活动。那些红团团是【无极荣耀】飞鸟的【无极荣耀】眼睛接受到的【无极荣耀】红外线,也就是【无极荣耀】热辐射。这些团团应该是【无极荣耀】生物,那个绿色的【无极荣耀】东西是【无极荣耀】个什么人造物体,看起来还满眼熟的【无极荣耀】样子。

  突然意识到那是【无极荣耀】什么,飞鸟接收到我的【无极荣耀】思想立刻明白了那是【无极荣耀】什么。下面的【无极荣耀】东西是【无极荣耀】门弩炮,而且是【无极荣耀】大型弩炮,能打中并把我们击落的【无极荣耀】弩炮。飞鸟本来应该是【无极荣耀】上升躲避,但是【无极荣耀】现在燃烧室进水上升功率不足,所以我们选择了向下俯冲。我迅速的【无极荣耀】通知了旁边的【无极荣耀】紫月,她的【无极荣耀】长枪没有能力探测这么远的【无极荣耀】目标根本发现不了。紫月干脆从自己的【无极荣耀】长枪上跳了下来,飞鸟准确的【无极荣耀】接住了她,而那只没有负重的【无极荣耀】长枪迅速的【无极荣耀】向下俯冲去侦察敌情,我的【无极荣耀】长枪也被派了出去。

  就在我们刚刚完成这一切的【无极荣耀】时候那个弩炮突然开火了,我通过飞鸟感觉到一个有着三角头的【无极荣耀】巨大弩弹飞了上来,那东西后面好象还拴着绳子。

  “抓紧。”飞鸟一个横滚俯冲猛的【无极荣耀】扎了下去,在几乎撞到山体时我们才突然拉平,飞鸟用精湛的【无极荣耀】飞行技巧贴着地面飞了过去。那支弩弹差了十万八千里,根本打不中目标。

  但是【无极荣耀】,出乎意料,那只弩弹忽然在空中爆炸,一张大网兜头罩脸的【无极荣耀】盖了下来。看那网眼的【无极荣耀】大小就是【无极荣耀】对付大型生物的【无极荣耀】,飞鸟出奇的【无极荣耀】猛的【无极荣耀】把自己变成垂直上升,在这种水环境下他这样飞的【无极荣耀】消耗是【无极荣耀】非常大的【无极荣耀】,我明显看见飞鸟的【无极荣耀】翅膀后面拖出了四条青蓝的【无极荣耀】烟雾,和旁边的【无极荣耀】白雾明显不一样。

  垂直爬升的【无极荣耀】飞鸟迎着网飞了上去,按说这种网挂到飞鸟这种体积的【无极荣耀】生物是【无极荣耀】绰绰有余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飞鸟提醒修长,只有一对翅膀比较宽。当我们冲到网旁边时,飞鸟猛的【无极荣耀】把翅膀一弯抱在自己身上,整个飞鸟变成了一个圆滚滚的【无极荣耀】导弹一样,出溜一下就从网眼里冒了过去。这个飞行技术恐怕巨龙看到都要头疼。

  另外两只长枪都已经发现了目标,他们立刻开始了攻击,这么远我都听到音波炸弹的【无极荣耀】声音。飞鸟钻出了网眼之后突然出了点问题,他的【无极荣耀】翅膀上突然开始冒黑烟,估计刚才强行上升伤了翅膀。我直接在空中召唤出幸运,然后和紫月跳了过去,飞鸟被收回空间内修养。幸运带着我们迅速下降,紫月也迅速的【无极荣耀】把天火召唤了出来。两条龙一先一后的【无极荣耀】落地,天火跟着紫月连紫月的【无极荣耀】性格都学会了,下来之后直接就冲到那个洞口把嘴巴对准洞里灌了一个龙炎。

  山体上的【无极荣耀】好几个地方同时冒出了火焰,看来这个洞还有不少出口,真是【无极荣耀】狡兔三窟。我和紫月落地后也立刻跑了过来,山洞口上的【无极荣耀】弩炮早就烧成一堆废铁了,旁边还有几具冒着烟的【无极荣耀】焦尸。

  “这好象是【无极荣耀】半兽人。”紫月用脚踢翻过来一具尸体看了看后做出判断。

  我从尸体脖子上拿起了一串项链,这东西是【无极荣耀】半兽人和强兽人的【无极荣耀】最爱,小石头雕刻的【无极荣耀】骷髅头以兽筋串成的【无极荣耀】项链,做工到是【无极荣耀】不错。“半兽人怎么会跑到这里来的【无极荣耀】?”(这里强调一下,半兽人和强兽人指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那种长的【无极荣耀】像人但是【无极荣耀】很丑的【无极荣耀】生物,兽人指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那种有动物脑袋人身的【无极荣耀】生物,两者是【无极荣耀】不一样的【无极荣耀】。)

  “我怎么知道!龙岛只有你去过一次,我又没有到过龙岛。亚洲龙岛也这么奇怪吗?”

  “不,亚洲龙岛虽然很奇怪但是【无极荣耀】总体来说非常美丽,而且很多生命,这里却是【无极荣耀】乱七八糟什么怪物都有,我真的【无极荣耀】被搞糊涂了。”

  “要不要抓个半兽人问问?这些东西有智慧的【无极荣耀】,说不定能问出些什么也不一定啊?”

  “这到是【无极荣耀】好办法。可是【无极荣耀】我们要怎么抓啊?”我指指地上的【无极荣耀】焦尸。“洞里就别想了,有也和这个一样了。”

  “那也要进去看看啊!说不定有暗门什么的【无极荣耀】。”紫月一边说一边已经向洞里走进去了,我没有办法只好跟上。

  “等等我。”

  进入洞里之后紫月点起了火把,她不象我有夜视能力,常备火把是【无极荣耀】一个玩家的【无极荣耀】正常选择。这个洞不是【无极荣耀】天然形成的【无极荣耀】,洞里只经过简单的【无极荣耀】处理,很多地方都是【无极荣耀】高低不平,只不过一些棱角都被去掉了而已。

  “这看起来不象半兽人城市的【无极荣耀】连接通道,应该只是【无极荣耀】单纯的【无极荣耀】军事哨站。”我在观察了隧道的【无极荣耀】情况后说道。

  紫月没有接我的【无极荣耀】话而是【无极荣耀】问道:“你没有听见吗?”

  “听见什么?”我伸长耳朵努力的【无极荣耀】听着,好象确实有声音,但是【无极荣耀】听不太清楚。“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风声啊?”

  “怎么会是【无极荣耀】风声呢!”紫月继续开始向前走。

  随着我们越来越深入,那个声音也越来越清晰。这是【无极荣耀】一种非常有规律的【无极荣耀】咔哒咔哒声,听起来是【无极荣耀】某种机械在运转发出的【无极荣耀】声音,而且这是【无极荣耀】一个落后的【无极荣耀】木头建造的【无极荣耀】机器,因为我还听到了木材因为承受重量而发出的【无极荣耀】那种吱吱嘎嘎的【无极荣耀】声音。

  继续深入,我们前面隧道忽然扩大成为一个房间,这里的【无极荣耀】墙壁上插着火把,声音就是【无极荣耀】这里发出的【无极荣耀】。一台相当巨型的【无极荣耀】简单机械出现在我们面前。

  ※※※※※※※※※※※※※※※※※※

  我知道不少男读者们都喜欢老婆一堆的【无极荣耀】感觉,不过本书已经打算坚持走单女主角路线了,觉得不过瘾的【无极荣耀】同志们我只能说抱歉了。推荐一本书《都市花盗》,这本就是【无极荣耀】女主比较多的【无极荣耀】,而且作品质量也还不错,有兴趣的【无极荣耀】可以去看看。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