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三十七章 老熟人

第三十七章 老熟人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想了半天最后决定玩个调虎离山记,召唤出凌、艾美尼斯、玲玲、晶晶、夜影、小雪。“凌,你和艾美尼斯一组骑上夜影,从那个方向跑,晶晶和玲玲一组骑小雪向那边跑,你们要尽量带着守卫兜圈子,转的【无极荣耀】圈子越大越好,尽量多吸引人注意。”

  “小意思。”

  四个魔宠迅速分开。凌和艾美尼斯刚离开不久就开始执行我的【无极荣耀】计划。凌先是【无极荣耀】用静电网潦倒了一排精灵弓箭手,然后又用地狱烈焰把一队独角兽骑兵给烧伤了。这么大的【无极荣耀】动静当然很快就引起了注意,大批敌人尾随追击。夜影驮着凌和艾美尼斯开始带着追兵绕圈子,有艾美尼斯的【无极荣耀】幻象帮助,他们可以在敌人队伍的【无极荣耀】缝隙中穿插躲避,反正精灵守卫要接近到10米内才可以破除隐形,至于那些精灵玩家,他们根本就没有这个能力,反隐形只针对NPC精灵,玩家没有这个能力。

  晶晶、玲玲这边也开始行动,玲玲先是【无极荣耀】出手砍伤一大片精灵,然后对方还击,晶晶立刻挡住了对方的【无极荣耀】攻击。箭雨一停玲玲又是【无极荣耀】一剑放倒一大片守卫,然后她们跳上小雪扬长而去。这个青草盟只是【无极荣耀】个小型行会,不象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NPC守卫那么多。仅有的【无极荣耀】一些巡逻队都去抓凌和艾美尼斯去了,这边再次出现混乱,守卫明显不够用了。无奈之下对方把城市里的【无极荣耀】守卫也增援出来了,结果我站在城市外的【无极荣耀】一棵树上看着大批守卫冲出城市去追晶晶、玲玲,而城市里则只剩下基本数量的【无极荣耀】维持治安的【无极荣耀】人员了。

  守卫清除之后就是【无极荣耀】我该上工的【无极荣耀】时候了。去掉魅影披风的【无极荣耀】隐形功能之后跳下树枝大摇大摆的【无极荣耀】走向城市。这个巨大的【无极荣耀】生命之树实际上是【无极荣耀】空心的【无极荣耀】,树干底部有个洞,那就是【无极荣耀】城市入口了。

  走过去之后竟然发现洞口站着守卫,这可不大好。看看附近没有人,干脆向顶上发射了一根龙筋索,索头挂上树枝之后启动收线器将自己拉上去。成功上了树之后我迅速的【无极荣耀】向前跑,只要进入那些建在巨大树枝上的【无极荣耀】建筑物之间就方便躲避了。

  跑在树干上总感觉这些木头软绵绵的【无极荣耀】,真不知道怎么支撑的【无极荣耀】住这个城市的【无极荣耀】重量的【无极荣耀】。虽然精灵城市都不大,可是【无极荣耀】这个生命之树的【无极荣耀】树冠直径高达3千米,估计它自身重量就不下千吨了。这么大一棵树加上上面的【无极荣耀】城市建筑起码有一万多吨,竟然没有把树干压断!

  靠近了城市后我躲避在一间房子后面看着外面的【无极荣耀】两个守卫走过,被发现就不好了。正要找巡逻间隙穿过去,忽然一个甜甜的【无极荣耀】声音出现在我的【无极荣耀】下方。

  “哥哥你在干什么啊?是【无极荣耀】在玩捉迷藏吗?”说话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个小男孩,胖嘟嘟的【无极荣耀】好象吉祥如意,可爱极了。

  我赶紧推开头盔面罩然后把手放在嘴边做禁声的【无极荣耀】动作。“嘘……!小声一点,我在和那些巡逻的【无极荣耀】守卫玩捉迷藏,不要被他们发现了。”

  小孩睁着精光闪闪的【无极荣耀】大眼睛看着我:“原来是【无极荣耀】大姐姐啊!你好漂亮哦。姐姐带我一起玩好不好?”

  “我是【无极荣耀】哥哥不是【无极荣耀】姐姐!”

  “可是【无极荣耀】你好漂亮。”

  “漂亮的【无极荣耀】也不一定是【无极荣耀】姐姐啊!哥哥一定要很丑吗?”

  他摇摇头:“原来哥哥也有这么漂亮的【无极荣耀】。”

  “你怎么一个人啊?你这么点大怎么进游戏的【无极荣耀】啊?”小孩没有身份证应该是【无极荣耀】进不了游戏的【无极荣耀】!

  “爸爸和妈妈带我上来玩的【无极荣耀】。”

  原来是【无极荣耀】父母同意的【无极荣耀】。小孩想要进游戏,只要监护人用身份卡和指纹确认就可以了,这是【无极荣耀】方便有孩子的【无极荣耀】家庭可以一起进游戏玩,还可以防止小孩偷偷玩游戏,有父母控制就可以限制游戏时间了。

  “那你父母呢?”

  “他们出去练级了,让我自己在城市里等他们。”

  “他们为什么不带你去啊?”

  “爸爸说外面有吃人的【无极荣耀】怪物,我怕怕,所以留下来了!”

  这也是【无极荣耀】为什么《零》限制游戏年龄的【无极荣耀】原因,这个游戏的【无极荣耀】真实度太高,小孩子没有判断力,过早接触这些血腥的【无极荣耀】东西不大好,所以一般不让小孩进入游戏。其实龙缘在《零》正式运行1个月后就启动了屏蔽功能,各年龄段的【无极荣耀】玩家看到的【无极荣耀】画面是【无极荣耀】不一样了。同样的【无极荣耀】战斗,12岁以下的【无极荣耀】小孩就看不见血,而且怪物不会被打的【无极荣耀】支离破碎,顶多就是【无极荣耀】受伤死亡,不会看见伤口。12岁到18岁的【无极荣耀】玩家可以看见被分尸的【无极荣耀】怪物,但是【无极荣耀】看不见恶心的【无极荣耀】肉块和内脏,也看不见鲜血。超过18岁的【无极荣耀】玩家才有可能看见全部的【无极荣耀】画面。除此之外,《零》对性别系统也启动了限制。不够岁数是【无极荣耀】别想在游戏里XXOO的【无极荣耀】,甚至连阴秽字眼都会被屏蔽掉。

  本来想打发小孩离开,可是【无极荣耀】他自己在城市里,这就不好打发了。“带你玩也可以,但是【无极荣耀】你要听话。先告诉我你叫什么?”

  “我叫壮壮,我最听话了。”小家伙用力的【无极荣耀】点着头。

  “真乖。我叫紫日,你可以叫我紫日哥哥。”我摸摸他的【无极荣耀】头。“你从刚才一直盯着我看什么啊?”

  “哥哥的【无极荣耀】盔甲好漂亮,还会冒烟,爸爸妈**盔甲就不会冒烟。”

  “我这是【无极荣耀】神器,漂亮是【无极荣耀】正常的【无极荣耀】。至于冒烟……等等,你说什么?冒烟?”我一低头吓了一跳。“哇,这怎么回事啊?”我说怎么刚才一直觉得这些木头软绵绵的【无极荣耀】。我站的【无极荣耀】地方竟然完全变成了黑色,像焦碳一样,而且木头已经软化变成了一种糨糊一样的【无极荣耀】粘稠物质。我双脚接触的【无极荣耀】地方正在不断的【无极荣耀】冒烟,木头上的【无极荣耀】黑色区域还在不断扩大。回头看看,刚才走过来的【无极荣耀】这一条线上竟然全是【无极荣耀】黑色的【无极荣耀】脚印,我的【无极荣耀】每一步都会在树干上留下仿佛烧灼过一般的【无极荣耀】黑色脚印。

  “哥哥你好厉害哦!你是【无极荣耀】魔术师吗?这些烟怎么变出来的【无极荣耀】啊?”

  “这不是【无极荣耀】我变的【无极荣耀】!”我想扶住旁边房子的【无极荣耀】墙壁看看脚底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粘了东西才把树干烧黑了,可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手一接触墙壁立刻就冒起了青烟,木头建造的【无极荣耀】房屋墙壁上留下了一个清晰的【无极荣耀】黑色掌印。

  “哇!哥哥的【无极荣耀】手也会冒烟哦。”

  这个时候上面的【无极荣耀】树干突然掉了一些树叶下来,我正伸手看手掌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有什么问题,一片叶子正好掉在我手上。毫无征兆的【无极荣耀】,手上的【无极荣耀】树叶像火药一样突然燃烧起来,而且几秒之内就变成了一堆黑灰。抬头看看上面,还有树叶在不断的【无极荣耀】向下掉,可是【无极荣耀】这些叶子碰到我的【无极荣耀】盔甲和手上之后都会立即变成一个火球迅速烧成灰烬。

  “好强的【无极荣耀】邪气。你是【无极荣耀】大恶魔吗?”一个温柔婉约的【无极荣耀】声音的【无极荣耀】出现在我旁边。

  “妈妈。”小男孩跑了过去抱住女人的【无极荣耀】腿。“这个哥哥好厉害,他可以变魔术,你看他会冒烟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个中年男人走了出来:“你不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人吧?青草盟的【无极荣耀】大部分是【无极荣耀】精灵,就算有别的【无极荣耀】种族,因该也不会有你这种类型的【无极荣耀】。”

  “我……!”

  那个女人好象是【无极荣耀】个术法道士,攻击法术和治疗能力都不错。“你肯定杀了不少玩家吧?邪恶值高到这种程度,真是【无极荣耀】难以想象,红的【无极荣耀】跟灯泡一样!你看看地下,充满生命之力的【无极荣耀】生命之树排斥你的【无极荣耀】邪恶之气,连树干都烧黑了你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你们看的【无极荣耀】到我的【无极荣耀】红名?”

  男人把壮壮抱了起来:“我看不见,但是【无极荣耀】我老婆可以,这是【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职业特色。不过你还不错,有个遮蔽红名的【无极荣耀】宝贝。”

  “你看的【无极荣耀】见我的【无极荣耀】装备属性?”

  “我看不见,但是【无极荣耀】我会猜。我老婆说摹疚藜僖裤红名,我却看不见,那就肯定是【无极荣耀】你有什么东西把红名压制住了。年轻人不要这么冲动,大家练级都不容易,你把这些人杀掉级了可不好。”

  “打住。”我赶紧打断他们。“说教还是【无极荣耀】先停一停。你们是【无极荣耀】打算告发我还是【无极荣耀】不做声?”

  那个男人把小孩放下来然后在小孩耳朵边上说了什么,小孩转身就跑掉了。男人一边站起来一边从身后摸出两柄宽刃大刀出来。“这还需要我们说吗?”

  “我不想和你们打,让我去见天下无敌,其他人我没兴趣。”

  “想见副会长,等过了我们这关再说。”那个女人也把一把符纸捏在了手里。

  我连动都没有动。“你们最好不要捣乱,我不想和你们打。既然看的【无极荣耀】到我的【无极荣耀】红名就该知道我的【无极荣耀】实力,你们不是【无极荣耀】对手,不要做无谓的【无极荣耀】抵抗了。”

  “这话该我们说。”那女人突然把一张纸符扔了过来。

  “切火!”无双龙切法不是【无极荣耀】只能却魔法的【无极荣耀】,符纸照切不误,只要用对类型就可以成功。那个女人扔出来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火焰咒,很可惜这东西颜色太艳,我早就认出来了。

  看到自己的【无极荣耀】符文飞到一半突然烧掉成了灰,那个女人愣了一下,但是【无极荣耀】那个男人的【无极荣耀】双刀已经挥过来了。我用永恒一挡,当当两声,两截断刃掉在了地上,那个男人又跌了回去。“都和你们说了,不要无谓的【无极荣耀】抵抗,没有用的【无极荣耀】。”

  “你这是【无极荣耀】什么武器啊?”那男人指着我的【无极荣耀】永恒。

  我把永恒举到面前:“神器,而且带装备破坏属性的【无极荣耀】。都和你们说了没用的【无极荣耀】,不要再挡我了,我要去找天下无敌。”

  “不行,看不见就算了,看见了怎么可以让你乱跑。”

  “我不出手也是【无极荣耀】为你们好,精灵城市经不起折腾,我怕真动手有可能把生命之树弄倒,你们还是【无极荣耀】不要和我动手最好。”

  “你大话说太大了吧?”一个熟悉的【无极荣耀】声音突然插了进来。

  我看了一眼惊讶的【无极荣耀】道:“刀大杀人多?”

  “我重练了个人物,现在叫人九。”

  “人九?不就是【无极荣耀】仇吗?你还嫉恨我啊?”

  “嫉恨?”刀大杀人多,哦不对,现在该叫人九了。他笑了笑。“当初的【无极荣耀】等级榜第一,综合战力榜第三,全中国第三大行会,就因为你。全都因为你。”人九有些激动,顿了一下才继续道:“不过我不在乎,我不是【无极荣耀】那种跌倒了就不敢向前的【无极荣耀】人。哪里跌倒了就从哪里爬起来,你给我的【无极荣耀】,我都会还给你。”

  我也笑了起来。“看来你没有搞清楚状况啊?”

  “哦?我有什么错误吗?”

  我的【无极荣耀】眼神突然变的【无极荣耀】阴冷。“你忘记了重点。当初你不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对手,现在更不是【无极荣耀】。冰霜玫瑰盟已经不是【无极荣耀】当初那个小行会了,而你现在似乎还不如以前吧?这个青草盟是【无极荣耀】个什么样子你应该比我清楚吧?你以为单靠这个行会有希望战胜我吗?”

  “这里?”人九看看四周:“你以为这就是【无极荣耀】青草盟的【无极荣耀】全部?你也太小看我了吧?”

  “你除了这个行会还有什么吗?”

  “你放心,我会让你知道的【无极荣耀】,但不是【无极荣耀】现在。”人九拍拍手道:“你可以提前铲除青草盟永诀后患,放心,我不会笑话你胆小的【无极荣耀】,尽管来吧?”

  我忍不住大笑起来:“看来你的【无极荣耀】老毛病一点都没改,总是【无极荣耀】这么武断的【无极荣耀】判断别人。你以为这样用话激我,我就会赌气让你发展吗?太幼稚了吧?这可不是【无极荣耀】幼儿园过家家。”说完我就当着他的【无极荣耀】面启动了行会频道。“鹰,在线吗?”

  “刚上,什么事情啊?”

  “集合所有行会人员,我们的【无极荣耀】老朋友刀大杀人多又回来了。”

  “不是【无极荣耀】吧?他怎么还没死啊?”我使用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环境声效,鹰的【无极荣耀】话人九也听的【无极荣耀】见,这下可把他给气坏了,不过鹰不知道。“那个败类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又组建了行会?好,告诉我在什么位置,我这就集合人,踩平他的【无极荣耀】城市。”

  这段话听的【无极荣耀】青草盟的【无极荣耀】人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无极荣耀】,我关闭行会频道之后道:“好了。你们都听到了。想要弃暗投明的【无极荣耀】赶快离开这里,一会等我们的【无极荣耀】人到了可就来不及跑了。”

  “跑?”人九大概是【无极荣耀】气疯了:“我有必要跑吗?既然你想打,那好,我奉陪。”说着他转身对旁边的【无极荣耀】人道:“去拿借兵令。”

  “借兵令?你又搞什么东西啊?”

  “哼哼,还是【无极荣耀】先担心你自己吧。”人九看看我。“你是【无极荣耀】要在这里站到战争开始还是【无极荣耀】先离开?”

  “当然是【无极荣耀】离开了。不过一会我会打回来的【无极荣耀】。这次再把你的【无极荣耀】行会灭掉之后你打算干什么?再重练一个号吗?”

  “你就笑吧,一会有你哭的【无极荣耀】。”人九旁边一个家伙开口道。

  我看看那人。“你就是【无极荣耀】天下无敌吧?”

  “呦,你认识我啊?”那个家伙比人九还要嚣张。

  “我当然认识你,整个一个大嘴巴,到处乱发那些无聊的【无极荣耀】诅咒信。告诉你,我已经向系统报告过这次的【无极荣耀】情况了,很快你就会受到惩罚的【无极荣耀】。”

  人九插进来道:“废话没有用,一会手底下见真章。”

  “行,你们等着吧。”我转身刚要走,想想又转回来了。“那个,你们夫妻两个,把壮壮带出去,一会要打仗了别吓到孩子。”说完转身跳下树干,叫上凌她们迅速的【无极荣耀】离开青草盟的【无极荣耀】领地。

  本来今天是【无极荣耀】要找这个天下无敌报复的【无极荣耀】,我最恨发诅咒信的【无极荣耀】人,这次又造成这么大影响,我当然不会轻易放过他。可是【无极荣耀】没有想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个青草盟竟然是【无极荣耀】刀大杀人多重新练的【无极荣耀】号组建的【无极荣耀】行会,真是【无极荣耀】冤家路窄,这样都可以碰到!

  直接使用传送戒指返回艾辛格,鹰正在集合在线的【无极荣耀】人员准备战斗。玫瑰和其他人竟然也上线了,看到我出现立刻就围了过来。

  “老公,你是【无极荣耀】怎么碰到刀大杀人多的【无极荣耀】?”

  “你们不在的【无极荣耀】时候行会里出现了大量的【无极荣耀】诅咒信,搞的【无极荣耀】行会信息频道都给垃圾邮件堆满了。我追查到最先发出的【无极荣耀】人是【无极荣耀】一个叫青草盟的【无极荣耀】行会的【无极荣耀】副会长,可是【无极荣耀】我在去找他的【无极荣耀】路上竟然碰到了刀大杀人多。他现在已经删号重练了,新的【无极荣耀】人物叫人九。”

  “仇?他还这么嫉恨啊?”红月立刻就听出问题了。

  “所以我才让你们赶紧集合。像他这样的【无极荣耀】敌人不近早铲除就是【无极荣耀】给自己找麻烦。”

  玫瑰站到我身边:“我同意你的【无极荣耀】意见。紫日说的【无极荣耀】没有错,人……人……刀大杀人多改名叫什么了?”

  “人九。”

  “对。人九。他这样的【无极荣耀】敌人摆明了就是【无极荣耀】迟早要打一仗,反正早也要打晚也要打,还不如早点解决了来的【无极荣耀】安全些。”

  “我可不这么认为。”修罗紫衣忽然站了出来。“如果我们不动手,至少还知道他在哪里,在干什么。可我们要是【无极荣耀】和他们打起来,必然会有一方失败。以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实力,失败的【无极荣耀】可能性小于被陨石砸到的【无极荣耀】概率。”

  “那你还反对什么?”大锅饭问道。

  修罗紫衣道:“就是【无极荣耀】我们赢了才要担心。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们要是【无极荣耀】把人九的【无极荣耀】行会打散了,他们很可能转入地下,到时候虽然无法和我们正面冲突了,可要是【无极荣耀】他们成心捣乱,到处给我们制造难题,那我们以后的【无极荣耀】日子可就不好过了。这点你们考虑过吗?”

  鹰看看我道:“修罗说的【无极荣耀】也有道理,紫日,我们到底是【无极荣耀】打还是【无极荣耀】不打啊?”

  “我也头疼着呢!本来我是【无极荣耀】决定要打的【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被你们这么一说我也不知道该不该打了。万一他们真的【无极荣耀】转入地下,专门和我们捣乱,那我们以后可就麻烦了!”

  素美忽然道:“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

  “你有办法?”大家一起看了过去。

  素美装模做样的【无极荣耀】道:“你们都是【无极荣耀】想要打的【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大家都担心万一把青草盟打残了,他们跟我们捣乱不好应付。既然不打不行,打狠了又容易逼人九狗急跳墙,那就改成长期骚扰,我们间隔一段时间来个小突击。拖慢他们的【无极荣耀】发展,但是【无极荣耀】不要把人九逼急了。”

  “可是【无极荣耀】宣战失败惩罚很严重的【无极荣耀】。”

  “你不会不宣战啊?”

  “不宣战怎么打啊?”

  “可以让他们宣战啊。”

  “你什么意思啊?”我看着素美。

  素美道:“其实很简单,只要挑衅就可以了。把军队开到他们家门口然后不断刺激他们,逼的【无极荣耀】他发疯和我们战斗,他们首先宣战,我们不把他们消灭干净也不会受到什么惩罚。”

  鹰想了想道:“方法是【无极荣耀】不错,可是【无极荣耀】执行起来有一定困难啊!”

  我打断他们:“我看事情也未必就像我们想的【无极荣耀】那样发展,而且人九好象有块什么借兵令,看他们的【无极荣耀】样子似乎是【无极荣耀】很厉害的【无极荣耀】东西。”

  “借兵令?”站在旁边一直不说话的【无极荣耀】金币突然道:“什么样子的【无极荣耀】借冰令?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白色的【无极荣耀】?上面有个十字架,后面还有天使一样的【无极荣耀】羽毛翅膀?”

  “我没有看到那块令牌,但是【无极荣耀】你说的【无极荣耀】好象你见过似的【无极荣耀】,难道你知道?”

  金币道:“我是【无极荣耀】见过,而且不止一次。那东西要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和我说的【无极荣耀】一样那就麻烦了。那种东西是【无极荣耀】光明神殿的【无极荣耀】令牌,凭那块牌子可以向光明神殿借调10万军队,时间限制为72小时。而且如果你有两块牌子可以选择把时间演唱一倍,或者借20万军队出来。牌子使用一次之后就会被收回,但是【无极荣耀】可以通过特殊方式获得牌子。我以前偷到过一块,卖了不少钱。”

  “看来事情麻烦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