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九卷 第五章 神仙也玩政治

第九卷 第五章 神仙也玩政治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白虎解释道:“办事不力确是【无极荣耀】我等过错,但这也是【无极荣耀】有情由的【无极荣耀】。”

  “情由?”玉帝差点没从座位上跳起来。“你跟我讲情由?你们把任务搞成这样还跟我讲情由?”

  朱雀突然插进来道:“这个人知道我们师傅碧凌的【无极荣耀】消息,作为徒弟,我等有义务找到师傅,天庭不能反对我们找寻师傅吧?”

  二郎真君忽然开口道:“朱雀此话……!”

  “我说话的【无极荣耀】时候还轮不到你插嘴。”朱雀一抬手一个红色光球飞了出去,正中二郎真君的【无极荣耀】胸口。二郎真君仿佛遭到重击一般被打飞了出去,顺便还带飞了几个站在他后面的【无极荣耀】神仙。

  老天啊!这个朱雀怎么这么猛啊?

  玉帝气愤的【无极荣耀】道:“朱雀你虽是【无极荣耀】一方神守,但名义上你等依然归我天庭调度,不要做的【无极荣耀】太过分了。”

  “玉帝请息怒,朱雀也是【无极荣耀】为了师傅一时失控。”青龙上来把朱雀拉了回去,并替她辩解着。

  本来青龙这样给玉帝一个台阶下,事情也就算了。二郎真君虽然是【无极荣耀】天庭将领却也并不是【无极荣耀】职位很高,而四神兽就相当于番王,王爷打个先锋将领也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大不了的【无极荣耀】事情,道个歉就算了,谁也不会追究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这个朱雀偏偏不买帐,挣脱青龙之后她又叫道:“玉帝既然知道我等只是【无极荣耀】名义上归天庭调度就应当给我等一定的【无极荣耀】尊重,这次我们事发有因。玉帝不调查清楚怎可先斥责我们?”

  “你……你……!”玉帝气地话都说不出来了。

  观音看情况有些僵,开口圆场道:“朱雀你也是【无极荣耀】一方神兽,天庭的【无极荣耀】礼数还是【无极荣耀】要迁就一点。至于……!”

  “大师既非我华夏神族,此事不了解也属正常。天理尊师长从父道,我等为寻师发难也属天理之间。”

  我在一边听的【无极荣耀】差点笑起来,朱雀这话够冲的【无极荣耀】。观音是【无极荣耀】以和事老的【无极荣耀】身份插嘴,本来是【无极荣耀】想平息争执。纯属劝架行为,结果朱雀上来一句大师既非我华夏神族就把观音给冲多远的【无极荣耀】了。后面一番大道理说的【无极荣耀】道貌岸然实际上都是【无极荣耀】歪理。纯粹就是【无极荣耀】在找茬。

  传说中观音确实是【无极荣耀】中土人氏,但是【无极荣耀】佛教并非中国本土创造地,虽然佛教是【无极荣耀】在中国才发扬起来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其根基不在中国。观音是【无极荣耀】如来地弟子,中国神族封神之时并没有如来和观音,所以朱雀说她不是【无极荣耀】华夏神族。刚才朱雀的【无极荣耀】话翻译过来就是【无极荣耀】说观音是【无极荣耀】外地人,到这里来就是【无极荣耀】做客。叫她少管闲事。

  观音听了之后脸色变了好几次终于还是【无极荣耀】什么都没说出来,但是【无极荣耀】如来看了自己弟子受欺负当然不能干坐着,何况刚才朱雀的【无极荣耀】话已经连他一起骂了。

  “仙佛本一家,我虽来自天竺,然三公主却是【无极荣耀】华夏本地降世,而且这些年来我佛家也为华夏子孙付出甚多,怎能算外人呢?”

  玉帝连忙也帮着如来道:“朱雀此话太过肤浅,如来大师乃朝外上佛。也算我华夏一份,怎可言外!”

  玉帝说完之后连元始天尊都开口了。“朱雀不得无理,如来也是【无极荣耀】佛家一脉,大道归一统,不可分内外。”元始天尊是【无极荣耀】中国本土佛教的【无极荣耀】初始神,后来天竺佛教传入之后两教融合了。怎么说都是【无极荣耀】一个系统,所以元始天尊还是【无极荣耀】要帮如来说话。

  眼看着他们就要开始进行佛教辩论大会,我赶紧大喊一声:“停!”

  因为太突然,周围的【无极荣耀】神仙都停了下来看着我。

  “各位都是【无极荣耀】大神了,办事有点效率好不好?今天又不是【无极荣耀】来开辩论会的【无极荣耀】!其实事情很简单,他们四个不但没有发给我本该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奖品,反而把我地城市全给炸了,要不是【无极荣耀】我有海外领土,现在连行会都要解散了。你们说我的【无极荣耀】损失怎么办?”

  “这个……!”玉帝的【无极荣耀】眼神开始向侧面瞟,事情过于棘手。他也不好拿主意了。

  洪钧教主看下面的【无极荣耀】人都没话说了。终于开口道:“紫**受到这种打击也有你自己的【无极荣耀】原因在内,神界并不付有直接责任。所以……!”

  我打断了洪钧教主的【无极荣耀】话。“行,我明白了。我反正是【无极荣耀】活该倒霉,既然如此我认了,你们不用赔偿我东西,奖励我也不要了。以后谁要是【无极荣耀】问起我就说因为我入侵了别的【无极荣耀】国家,所以天庭派了四神兽下来,之后四神兽把我的【无极荣耀】行会赶尽杀绝,我不得已连中国地土地也不敢进了,只有流亡海外。”

  玉帝一听立刻就跳了起来。“我们可没有让四神兽把你怎么样。我派他们去是【无极荣耀】给你奖励的【无极荣耀】,破坏摹疚藜僖裤的【无极荣耀】城市是【无极荣耀】他们自己干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我命令的【无极荣耀】。”

  我反问道:“因为我入侵别国,天庭才派遣四神兽下来,是【无极荣耀】事实吗?”

  “当然。”玉帝点头。

  “四神兽拆了我的【无极荣耀】城,灭了我地行会是【无极荣耀】事实吗?”

  “是【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

  “不用但是【无极荣耀】了。既然我说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事实摹疚藜僖裤们还能说什么吗?难道说实话有为天理?”

  “这个……那个……!”一大群神仙在那里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无极荣耀】句子来。

  最后还是【无极荣耀】洪钧教主开口道:“虽然你说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事情,但是【无极荣耀】你这样连起来说人家会误会我们不允许对外扩张的【无极荣耀】!”

  “人家怎么理解关我什么事?”

  玉帝赶紧道:“这个,土地多香火就多,你这么一说大家都不敢扩张我们不是【无极荣耀】什么永远无法得到更多香火了吗?”

  “那是【无极荣耀】你们的【无极荣耀】事情,我又不吃香火!反正你们也不用补偿我了。那就没有什么事情了,我先走了。”

  “哎!等等!”玉帝赶紧把我叫住了。

  我转回来道:“还有什么事情吗?难道你们还想继续惩罚我?无所谓了,反正我已经一无所有了,不在乎多轮回几次。不过我可先说好,既然有你们在我活不下去,那就只好换个国家了!”

  “啊?你什么意思啊?”

  “我去当放逐者,然后一点点地蚕食各个城市。在华夏大地上重建一个我自己的【无极荣耀】新国家。对了,我连名字都想好了。就叫新中国。在我的【无极荣耀】新国家中一切都和原来的【无极荣耀】华夏大地一样,就是【无极荣耀】没有你们这些家伙而已。”

  朱雀立刻恶狠狠地对我道:“行,我现在就杀了你,你去努力吧!我到要看你怎么建新国家,你建一个城我拆一个。”朱雀说着就要动手。

  洪钧教主手指一弹,一个白色小球飞了出来撞上朱雀地长戟。朱雀惨叫一声身体在空中翻了几个圈摔了个大马趴,她的【无极荣耀】长戟飞出了大殿钉在了远处碧游宫地后门上。

  “教主你……?”朱雀话还没有说完。洪钧教主伸出一只手隔空一点,朱雀就飞了起来。洪钧教主手掌一翻,朱雀咚的【无极荣耀】一声撞在大殿地一根柱子上,无论她怎么挣扎都下不来,而且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老子开口道:“紫日,教主这么说不是【无极荣耀】说不赔偿你,只是【无极荣耀】说摹疚藜僖裤有责任,我们的【无极荣耀】赔偿是【无极荣耀】出于嘉奖你扩张我华夏大地的【无极荣耀】功劳不是【无极荣耀】因为天庭亏欠你。”

  嘿嘿。到头来还死要面子,这帮老混蛋。我反正只要好处,你们要面子就给你们面子,只要你们给我好处就可以了。“既然上神这么说了,我承认自己是【无极荣耀】有点过分了,但是【无极荣耀】请上神体谅。我的【无极荣耀】势力也不是【无极荣耀】一朝一夕建立起来的【无极荣耀】。这么短时间就给我弄没了,我当然是【无极荣耀】很难过的【无极荣耀】,要是【无极荣耀】言语上有什么冲撞还请不要计较。”

  “孺子可教。”洪钧教主笑着走了下来。我到现在才发现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皮肤看起来就像年轻人地样子,而且他的【无极荣耀】身高竟然比我还要高半个头。要不是【无极荣耀】他那白发白须我肯定会把他当成个四十来岁的【无极荣耀】中年人。他走到我的【无极荣耀】面前道:“其实摹疚藜僖裤的【无极荣耀】损失也好办。”

  “哦?难道你们可以变出来?”

  “哈哈哈哈!”洪钧教主笑了起来,中气比我还足。“道法神术其实都是【无极荣耀】差不多的【无极荣耀】,虽然对凡人来说很神奇,实际上并不是【无极荣耀】无所不能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我们毕竟是【无极荣耀】神仙,只要我们帮忙,城市可以在一天内帮你恢复到原来的【无极荣耀】样子。”

  “那我地那些特殊物品呢?我的【无极荣耀】人员掉级,资料损毁。还有一些特殊生物死亡了。这些你要怎么算?还有,这些天的【无极荣耀】误工费、产品违约费用、精神损失费。这些都怎么算?”

  “物品方面能修的【无极荣耀】我们帮你修,不行的【无极荣耀】可以向那些当初卖东西给你的【无极荣耀】势力去买,我们负责费用。要是【无极荣耀】对方不卖,我们出面帮你疏通。生物你不用担心,以我们地力量什么东西都可以复活。资料方面,我们尽量收集修补,实在不行我们可以用别的【无极荣耀】东西补偿你。等级这个最好办,我们有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办法帮你们恢复回来。要是【无极荣耀】最后你实在不满意,我们可以让四圣兽实行回天。至于那些精神损失费之类的【无极荣耀】我们最后再慢慢谈,我保证肯定给你满意的【无极荣耀】答复就是【无极荣耀】了。我们先把你的【无极荣耀】城市恢复起来,完成第一步,之后的【无极荣耀】我们再商量。”

  对于洪钧教主的【无极荣耀】这个提议我还算比较满意,反正这只是【无极荣耀】第一部赔偿,之后还有后续谈判,而且只要他们帮忙修理城市,我就可以趁机占便宜。天庭可没有财会人员,我们做帐可以做夸张一点,嘿嘿,冤大头出现不敲白不敲。

  为了了解一下大致的【无极荣耀】破坏情况,我跟着几个老大们把所有受损的【无极荣耀】城市都考察了一遍。我现在才发现南天门是【无极荣耀】个好东西,这家伙要在哪里打开就可以在哪里打开,只要不设定外国领地。哪里都无所谓,连印尼那边我们刚刚占领地城市区域都可以直接到达。

  国内那些区域基本上都是【无极荣耀】一片废墟,没多大问题,关键是【无极荣耀】海外领土。我们刚刚在印尼得到地土地,现在城市都没有了,领地就变的【无极荣耀】很危险。国界地等级要高于城市势力范围,即使城市已经不在了国界依然是【无极荣耀】不会变动的【无极荣耀】。比如说。如果有个蒙古行会在中国国境内蒙古一带修建了一座城市。即使我们国家在附近没有城市,那个盟国行会建立的【无极荣耀】城市的【无极荣耀】领地范围也绝对不可能伸进中国境内。印尼这边的【无极荣耀】领土已经确认是【无极荣耀】中国领土了。虽然城市没有了,但是【无极荣耀】国境线是【无极荣耀】不会变地。可是【无极荣耀】因为这区域内没有城市,任何行会在这里修建城市都很容易把这里变成他们的【无极荣耀】领土,理论上说国内守卫可以反击,但是【无极荣耀】这毕竟要耽误很长时间,而且万一失败就相当于国家领土缩小了,这可不是【无极荣耀】好事情。

  玉帝看了我们地城市废墟后对青龙道:“这么好的【无极荣耀】城市。你们竟然给拆了。这要是【无极荣耀】让其他国家的【无极荣耀】人占领了,我们国家的【无极荣耀】领土就缩小了,你们怎么办事一点脑子都不动啊?”

  青龙不知道怎么接话只能沉没,朱雀被洪钧教主用一根特殊的【无极荣耀】绳子捆了起来,现在在不断的【无极荣耀】挣扎可是【无极荣耀】什么都说不出来。另外两个神兽现在只能跟着点头挨批,一句话不敢说。

  我对洪钧教主道:“这边的【无极荣耀】城市是【无极荣耀】好不容易打下来地,为了这里我们付出了多少生命啊!这到好,说没就没有了。而且更让我们寒心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们不是【无极荣耀】被敌人赶走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被自己人赶走的【无极荣耀】。人家国家的【无极荣耀】守卫保护他们的【无极荣耀】国土和我们拼了个你死我活,我们的【无极荣耀】守卫到好,不帮忙就算了,好不容易胜利了竟然还拆我们的【无极荣耀】台。你说我们要多么地寒心。我们为了国家出生入死,到头来反而被出卖了,这叫我们怎么能接受啊!当时被追杀时,我的【无极荣耀】那些人可是【无极荣耀】哭着离开城市的【无极荣耀】,这个心灵上的【无极荣耀】损失可是【无极荣耀】不能估量的【无极荣耀】。”我反正尽量把事情往大了说,说的【无极荣耀】越惨赔偿越多。

  朱雀听到我这么说立刻挣扎起来,但是【无极荣耀】她地嘴巴被塞着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用眼神威胁我。我赶紧躲到洪钧教主身后道:“您看,她又在威胁我了,我看我还是【无极荣耀】什么都不要拿吧!免得她到时候又来报复我。”

  “你是【无极荣耀】功臣。我们怎么能让她报复你呢!”玉帝也上来亲热的【无极荣耀】道:“只要你以后多努力继续扩张国土。我们肯定会给予最有力的【无极荣耀】支援,绝对不会再出现这次的【无极荣耀】事情了。”

  “我看难哦!”我故意说的【无极荣耀】很沮丧的【无极荣耀】感觉。“她怎么说也是【无极荣耀】四神兽之一。想要对付我们还不是【无极荣耀】跟碾蚂蚁一样。你们又不能派人在我那里看着,只要你们一不留神,她肯定又把我的【无极荣耀】城市给灭了。”

  “这样啊!”洪钧教主想了一下对旁边的【无极荣耀】老头道:“宁牙。”

  元始天尊走了过来行礼道:“师傅有什么吩咐?”

  “神兽圣地还有后备的【无极荣耀】神兽吗?”

  “您是【无极荣耀】要替换朱雀神兽?”

  洪钧教主点了点头。“朱雀顽劣任性,已经不适合再担任一方神守了。守卫华夏大地的【无极荣耀】必须是【无极荣耀】心地宽宏仁爱至上地神兽,朱雀已经不符合这些条件了。”

  “禀师傅,朱雀神兽目前还有三个后补,如果要替换地话我马上去办。”

  “恩,你快去快回。神守职责非常重要,担任神守的【无极荣耀】神兽必须是【无极荣耀】最仁爱地,可别再搞出一个类似的【无极荣耀】来给我们添乱!”

  听到他们这么说旁边的【无极荣耀】朱雀挣扎的【无极荣耀】更厉害了,虽然嘴巴不能说话,鼻子却不段的【无极荣耀】发出哼声好象很着急的【无极荣耀】样子,但是【无极荣耀】我们并没有谁理她。另外三位神兽虽然用同情的【无极荣耀】眼神看着被捆的【无极荣耀】象个粽子一样的【无极荣耀】朱雀,但是【无极荣耀】他们现在自身也难保,根本连插嘴的【无极荣耀】机会都没有。

  老子忽然问洪钧教主道:“师傅?这个朱雀要怎么办?”

  洪钧教主看了一眼像个大蛆一样在那里蠕动的【无极荣耀】朱雀道:“既然已经有新任了,这个就没有保留的【无极荣耀】必要了。拿走南明黎火珠,把她的【无极荣耀】灵智打散身体交给火阳真君焚化后归于天地之中。神兽是【无极荣耀】天地孕育,死后也该回归天地。”

  我x!这个洪钧教主简直比我还狠,不需要的【无极荣耀】马上就拉去人道毁灭。

  “是【无极荣耀】。”

  老子转身走到朱雀身边伸出一只手,捆着朱雀的【无极荣耀】绳子突然收了回去。朱雀跳起来转身就要跑,但是【无极荣耀】老子一伸手她就被一种力量拉了回来。朱雀看着老子,恐惧的【无极荣耀】想要后退,但是【无极荣耀】身体被完全控制住了根本无法闪避。老子把手放在了她的【无极荣耀】嘴边捏开了她的【无极荣耀】嘴,然后旁边的【无极荣耀】洪钧教主弹了一个玻璃弹子那么大的【无极荣耀】小红丸进入她的【无极荣耀】嘴巴里。

  老子松手退开之后朱雀就在那里不断的【无极荣耀】咳嗽,忽然一个台球那么大的【无极荣耀】红丸被吐了出来。老子伸手接住了大红丸,大红丸上忽然分出一个小红丸,好象就是【无极荣耀】刚才洪钧教主弹进去的【无极荣耀】那个小丸。老子把两个红丸交给了洪钧教主然后退开,那边的【无极荣耀】朱雀已经瘫软在地快速的【无极荣耀】喘息着看来很虚弱的【无极荣耀】样子。

  “教主,这个红色的【无极荣耀】东西可以给我吗?朱雀把我搞这么惨,用这个作为补偿不算过分吧?”

  洪钧教主立刻笑着道:“就价值上来说确实不过分,但是【无极荣耀】这个是【无极荣耀】不能给你的【无极荣耀】,因为没有南明黎火珠下任朱雀就无法镇守一方。你也不想中国四神兽少一个吧?”

  “恩,我也不是【无极荣耀】不讲道理的【无极荣耀】人,既然这东西这么重要还是【无极荣耀】算了吧。”

  洪钧教主对旁边的【无极荣耀】天兵道:“把这个朱雀拖去打散灵智然后焚化吧!”

  本来已经奄奄一熄的【无极荣耀】朱雀听到这句话立刻挣扎着爬了起来想要跑,可是【无极荣耀】没走两步又倒了下去,没有了南明黎火珠她的【无极荣耀】身体受到了很严重的【无极荣耀】打击,现在连普通人的【无极荣耀】力量都达不到了。倒地的【无极荣耀】朱雀看着逼近的【无极荣耀】天兵,只能咬着牙向后爬,求生的【无极荣耀】本能是【无极荣耀】如此的【无极荣耀】强烈,即使站不起来爬也要爬出去。

  青龙他们三个看着朱雀,都无能为力。洪钧教主的【无极荣耀】地位是【无极荣耀】超然的【无极荣耀】,他们也无能为力。玄武干脆闭上了眼睛不看这一幕,他是【无极荣耀】四圣兽里最善良老实的【无极荣耀】,实在不忍心看朱雀现在的【无极荣耀】凄惨模样。

  朱雀边哭边爬,但是【无极荣耀】天兵几步就到了她身边把她架了起来。她哭喊着:“较著饶命,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您就放过我这次吧!我不要神形俱灭啊!求求您了,哪怕让我堕入六道也可以啊!求您了!”

  洪钧教主是【无极荣耀】什么人?这么多年什么场面没见过,铁石心肠已经不足以形容他了。人家的【无极荣耀】博爱是【无极荣耀】对众生的【无极荣耀】大爱,不是【无极荣耀】对某个生物的【无极荣耀】关怀,所以对朱雀来说,再怎么恳求也是【无极荣耀】白费力气。

  两个天兵架起朱雀向后拖,另外一个神将拿起了一个奇怪的【无极荣耀】小锤子对着她的【无极荣耀】脑袋准备砸下去,看来这就是【无极荣耀】可以消毁灵智的【无极荣耀】神器。朱雀看到那东西哭叫的【无极荣耀】更厉害了,另外三个神兽都背过身去不忍心往下看了。

  神将的【无极荣耀】锤子到达最高点正要落下,我突然喊道:“慢着!”

  “哎呀!”那个神将听到我的【无极荣耀】声音突然改变姿势结果抡着锤子转了一圈自己还摔了一个大跟头。“你没事乱喊什么啊?”

  “她把我害这么惨,还是【无极荣耀】让我来敲吧?”

  神将看看洪钧教主,教主点点头,于是【无极荣耀】神将把锤子交给了我。“小心点啊!这东西可厉害的【无极荣耀】,别不小心敲到别人了。”

  “知道了。”

  我接过锤子站到了朱雀面前微笑着看着她,而她的【无极荣耀】表情已经从刚才的【无极荣耀】惊慌失措变成了完全的【无极荣耀】无神。她已经绝望了,现在的【无极荣耀】表情分明是【无极荣耀】无力反抗任人宰割的【无极荣耀】意思。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