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九卷 第五十章 我的【无极荣耀】阴谋

第九卷 第五十章 我的【无极荣耀】阴谋

  仙妖两边都以为对方很猛,谁也不敢轻举妄动,我夹在中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这个平衡要是【无极荣耀】被打破了,该怎么收场啊?葫芦爆炸造成的【无极荣耀】后果顶多是【无极荣耀】一次世界性洪灾,我自己损失不大,但要是【无极荣耀】妖怪们被灭了,以后天庭没了牵制,我就麻烦了。

  当初我在黑暗神殿的【无极荣耀】地位明显就非常高,那并不是【无极荣耀】因为黑暗神殿的【无极荣耀】宽容和受心,而是【无极荣耀】因为有光明神殿存在。黑暗神殿和光明神殿对着干,我做为第三方力量有着影响战争平衡的【无极荣耀】能力,所以黑暗神殿一直把我当上宾贡着,想尽办法和我搞好关系。但是【无极荣耀】现在的【无极荣耀】情况就不同了,天庭是【无极荣耀】怎么对我的【无极荣耀】谁都看的【无极荣耀】出来。天庭一直以来虽然对我还算照顾,但那是【无极荣耀】一种对下级的【无极荣耀】不计较,根本谈不上尊敬之类的【无极荣耀】问题。天庭想什么都以自己为出点,我不过是【无极荣耀】给他们当枪使。

  为什么天庭和黑暗神殿对我的【无极荣耀】态度差那么多?因为黑暗神殿需要我这独一无二的【无极荣耀】雪中送炭人,天庭却不一定需要我这还有很多替补的【无极荣耀】锦上添花者。我不帮黑暗神殿他们很可能会被灭掉,我不帮天庭,他们可以再找别人,而且就算我们都不帮忙,天庭顶多就是【无极荣耀】无法展,不会有生存危机。

  我在天庭眼中是【无极荣耀】可以被取代的【无极荣耀】无关轻重的【无极荣耀】角色,要改变这一现状唯一的【无极荣耀】途径就是【无极荣耀】给天庭树立一个强大的【无极荣耀】对立面,这个势力要强大到足以咸胁到天庭的【无极荣耀】存在,这样天庭有危机感,他们才会珍惜各种可以被利用的【无极荣耀】力量,我的【无极荣耀】地位自然就上去了。

  我费那么大力气把妖怪们带出来为了什么?难道就因为大家同病相连?我是【无极荣耀】那么仁慈的【无极荣耀】人吗?我救他们地目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需要一个足以对抗天庭的【无极荣耀】阵营,虽然妖怪们不会真的【无极荣耀】听我话。但是【无极荣耀】看在我救他们的【无极荣耀】面子上起码我可以和他们说的【无极荣耀】上话,只要有这个条件我就将成为一个特殊的【无极荣耀】存在,一个联系天庭与妖怪们的【无极荣耀】纽带,这样我就获得了当初在黑暗神殿一样地地位。

  但是【无极荣耀】现在,我苦心经营地梦想似乎出了点不小的【无极荣耀】问题。妖怪们竟然被迫出现在天庭的【无极荣耀】神仙面前,势不两立的【无极荣耀】死敌突然面对面站在了一起,而且双方都完全没有准备。

  本来妖怪们和神仙打一仗是【无极荣耀】可以增加我需要地这个对立面的【无极荣耀】分量地,但是【无极荣耀】现在妖怪们都没有妖力。真打起来可能就此被一锅端了。我可不想生这样的【无极荣耀】情况,妖怪们对我还有用啊!

  “哎呀!”就在天庭处在极度诡异而安静地气氛中时,突然传来了一声惨叫,刚刚赶来想看看生了什么情况的【无极荣耀】王母娘娘被乱飞的【无极荣耀】葫芦命中了。因为这一击力量太大。王母娘娘直接从众神仙的【无极荣耀】头顶飞了过去掉在了妖怪堆里。

  王母娘娘揉着脑袋从地上爬了起来。“到底怎么回事啊?什么人偷袭我?”王母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情况。她地位虽然高,但平时不管天庭的【无极荣耀】事情。所以开庆祝宴会时她并不在场,自然也不知道封印失控葫芦乱飞以及妖怪们已经出来的【无极荣耀】事情。

  “咦?你是【无极荣耀】哪路神仙啊?”王母看着身前的【无极荣耀】水虚还有些搞不清楚状况。把这个妖怪头子之一看成了神仙。

  这里的【无极荣耀】妖怪都不是【无极荣耀】小妖,虽然妖力耗损严重,但是【无极荣耀】自身实力毕竟在那里摆着,想从他们身上现妖气是【无极荣耀】不可能的【无极荣耀】,除非你用照妖镜之类的【无极荣耀】法宝或者认识这个妖怪,否则完全分不出这个妖怪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身份。

  “嘿嘿!小丫头,你不认识我了吗?”水虚竟然说出了一句震惊全场的【无极荣耀】话。

  “你是【无极荣耀】……?”

  “还记得真明上仙吗?”水虚几乎是【无极荣耀】一字一顿的【无极荣耀】说出来的【无极荣耀】。

  “是【无极荣耀】你……?”王母娘娘几乎是【无极荣耀】尖叫出来的【无极荣耀】,然后她突然双眼一翻……晕了!

  神仙也是【无极荣耀】人变的【无极荣耀】,在心理方面他们只不过因为漫长的【无极荣耀】人生经历,心理承受能力好一些罢了。只要刺激足够大,神仙也是【无极荣耀】会晕的【无极荣耀】。

  “王母?”玉帝紧张的【无极荣耀】叫了出来。机会!

  我突然冲了出去进入妖怪群中。王母已经倒在地上了,但是【无极荣耀】我迅的【无极荣耀】从到她身边,同时利用弯腰抱她起来的【无极荣耀】时间用只有我们两个才听的【无极荣耀】见的【无极荣耀】声音快的【无极荣耀】旁边的【无极荣耀】水虚道:“神仙们不知道你们暂时没有力量,你们别妄动,看我眼色行事,保你们周全。”

  水虚可是【无极荣耀】老妖怪了,这点眼力当然有,我一说他马上明白了。在我抱着王母站起来转身准备走出去时他伸出一只手搭在了我的【无极荣耀】胳膊上,别人看来他似乎是【无极荣耀】阻止我把王母带走,但是【无极荣耀】我知道他在配合我演戏。

  我看着他用极为阴冷的【无极荣耀】声音道:“水虚兄难道刚出来就打算不认恩人了?”

  “哪的【无极荣耀】话!”水虚故意一边阴冷的【无极荣耀】假笑着一边放开了手。

  我赶紧抱着王母用竞走般的【无极荣耀】姿势回到了神仙阵营这边。使用这种姿势就是【无极荣耀】要流露出一种表很紧张又压抑着恐惧强撑着样子,这样神仙们才能感动,当然,主要是【无极荣耀】感动玉皇大帝。

  我把王母往玉帝身边一放,玉皇大帝连忙上前施法救醒了王母。

  “啊!他出来了!玉帝快跑!”王母一醒过来居然喊出了这么一串话。

  虽然错愕,但是【无极荣耀】对我的【无极荣耀】计划有好处。

  玉帝连忙安抚惊吓过度的【无极荣耀】王母,我则站起来对水虚道:“大家现在情况都不好看,我做个担保,容大家调整一下如何?”

  水虚高声回答道:“行,看在你的【无极荣耀】面子上,我们先调整一下。”

  所谓的【无极荣耀】调整其实就是【无极荣耀】大家整下队,现在天庭可谓是【无极荣耀】乱的【无极荣耀】一塌糊涂,妖怪们和神仙们虽然大致上分成两边站着,但是【无极荣耀】依然有不少成员夹在对方大队中。搞的【无极荣耀】两边都紧张。神

  仙们都爱面子,这样滚的【无极荣耀】一地都是【无极荣耀】确实很丢脸,所以迫切需要整理一下。妖怪们都是【无极荣耀】随性地很,但是【无极荣耀】现在他们需要互相通个气开个小会,所以也迫切需要整顿一下方便串供。

  虽然我没有和玉帝商量就说出了提议,但是【无极荣耀】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玉帝还是【无极荣耀】很高兴的【无极荣耀】,至少他有时间把乱七八糟的【无极荣耀】情况梳理一下。神仙们寿命太长,平时又过于清闲。所以干什么事情都是【无极荣耀】慢条斯理的【无极荣耀】。今天突然出了这么多事情玉帝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

  两边的【无极荣耀】人马都小心的【无极荣耀】各自归到一边,现在天庭大殿的【无极荣耀】一边是【无极荣耀】神仙另一边是【无极荣耀】妖怪,完全是【无极荣耀】分成了两派。队形一分开,妖怪们立刻开始小声地串供。水虚把我地意思传达给其他妖怪并收回一些建议。

  我在神仙这边对玉皇大帝道:“玉帝,我看今天的【无极荣耀】事情危险啊!”

  玉帝道:“这我当熟知道。但是【无极荣耀】现在的【无极荣耀】情况你也看到了。你可有什么好办法?”

  “陛下!”一个小神将喊了起来:“有事禀报!”

  “现在没空,不管什么事情等我们结束再说!”玉帝一下把小神将给打了。他又对我道:“刚才看起来你似乎和那些妖怪有些关系,你该不会是【无极荣耀】……?”

  我连忙解释:“玉帝明查。我进入乾坤葫芦的【无极荣耀】事情相信二郎真君已经禀报过了。”

  “恩。”玉帝点头:“这个我知道。”

  我继续道:“我被困在这个葫芦里时机缘巧合化解了一场小灾难救了妖怪中地那四个领,当时我并不知道他们就是【无极荣耀】那些大妖怪,你也知道,这些妖怪除非他们自己承认,我不借助宝贝是【无极荣耀】看不出来他们是【无极荣耀】妖怪的【无极荣耀】。”

  “这话有理!”王母知道了是【无极荣耀】我把她救出来地也开始帮我说话了。

  “刚才我也没认出来他是【无极荣耀】妖怪,直到他自己承认才……!”

  我知道王母在这里有隐情,看刚才的【无极荣耀】情况她和水虚以前是【无极荣耀】认识地,而且有些渊源,不过她似乎不希望别人知道。既然要拉靠山当然要让对方认为你值得他庇护,我立刻岔开话题帮王母解围。“玉帝你看,王母也分不出他们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妖怪,我自然也不知道了。我虽然无意间救了他们一次,但是【无极荣耀】他们不知道我是【无极荣耀】无意的【无极荣耀】,于是【无极荣耀】他们把我奉为了恩人。”

  “这话到是【无极荣耀】可信。”王母毕竟说话有些分量,玉帝还是【无极荣耀】相信了我。

  “玉帝,现在情况是【无极荣耀】十分的【无极荣耀】危急。这些妖怪是【无极荣耀】什么角色你比我清楚,周围各位神君也都了解。”说着我环视了一下四周,众神仙全都猛点头表示了解。

  玉帝道:“他们确实是【无极荣耀】很厉害,以我们这里的【无极荣耀】力量恐怕……!”玉帝果然是【无极荣耀】要命子,打不过人家这种事情他还是【无极荣耀】说不出来。

  我再次挥圆滑的【无极荣耀】战略。“我知道在玉帝的【无极荣耀】领导下,我们确实可以把他们彻底的【无极荣耀】消灭。”千穿万穿马匹不穿。“但是【无极荣耀】……!”现在开始强调严重性。“这些毕竟不是【无极荣耀】那些下界妖怪,说夸张一点,要不是【无极荣耀】因为这些妖怪桀骜不逊不服管教,单看实力早该位列仙班了。”我的【无极荣耀】话再次引起共鸣。

  神仙也怕死,我现在的【无极荣耀】话锋明显是【无极荣耀】劝说玉帝暂时不要和妖怪动手,神仙们可不想挂的【无极荣耀】不明不白,明白我的【无极荣耀】意图后连忙帮我附和起来。其实玉帝比我们更不想打。他虽然一天到晚被人捧,但他不是【无极荣耀】昏君,自已有几斤几两他自己清楚的【无极荣耀】很,真打起来他也落不到好。现在这么多神仙联名劝他,明摆着是【无极荣耀】给足了台阶,他就算低调一点也可以说是【无极荣耀】被众仙力劝而退,面子上不会挂不住。玉帝有了这个认知之后就点点头等我的【无极荣耀】下文准备下台阶了。

  事情实际上已经板上钉钉了,但是【无极荣耀】我还得接着劝。“这些妖怪都是【无极荣耀】不要命的【无极荣耀】家伙,真打起来,就算胜利了,我们难免也有损伤,而且这天走神地也是【无极荣耀】多年积累起来的【无极荣耀】,真要打成一片废墟。你不心疼我们也心疼啊!再说,现在妖怪们来的【无极荣耀】突然,我们没有应变,很多仙君连家伙都没带,总不能让我们拿折蹬上去和妖怪干吧?”晕!怎么感觉像流氓打架!

  玉帝听的【无极荣耀】直点头,嘴巴上还要倔强几句表现出自己无所畏惧的【无极荣耀】形象。“话虽不错,然剿天妖类乃我等之份内,如今日纵之。日后怕生事端无颜面苍生啊!”这话说地。真是【无极荣耀】大义凛然慷慨激昂啊!玉帝果然就是【无极荣耀】玉帝,打官腔的【无极荣耀】水平不是【无极荣耀】一般二般的【无极荣耀】。

  “陛下此言有理,但是【无极荣耀】我等确实是【无极荣耀】准备不足,万一真搞出个好歹。

  不是【无极荣耀】更对不起天下苍生?当年斗战胜佛只不过把老君炉弄翻就造成人间一地旱灾多年,我们这次一战。

  恐危害更大啊!不如等备好之时逐个消灭来的【无极荣耀】稳妥。”连拖塔天王都开始帮着劝了。他说完,周围的【无极荣耀】神仙一番猛点头表示赞同。

  “那是【无极荣耀】我欠虑了!”玉帝的【无极荣耀】伟大形象表现完了。开始说正事了。

  “但是【无极荣耀】这些妖怪旁凶极恶,怕是【无极荣耀】我等愿意抬手,他们不懂承情啊!”圣,帝这话说的【无极荣耀】冠冕堂皇,实际意思就是【无极荣耀】——“我也不想打啊!可是【无极荣耀】妖怪们不干啊!”

  “玉帝放心。今日这是【无极荣耀】突状况,我们没有准备,妖怪也没有准备,所以不会进逼,只要我们表示让他们走,相信他们也不会反对。”

  “可是【无极荣耀】这样说不是【无极荣耀】显得好象是【无极荣耀】我们怕了他们。”玉帝还是【无极荣耀】死要面子。“我们明明是【无极荣耀】不与他们计较却要低三下司,这说不过去吧?”

  “这好办。我不是【无极荣耀】对这些妖怪还有个救命之思吗?虽然他们不是【无极荣耀】善类,不会真的【无极荣耀】把恩人当一回事,但是【无极荣耀】我可以借此充当说话地中间人。

  只要阐明利害,适当威胁一下,相信他们还是【无极荣耀】会屈于我们地威势知难而退的【无极荣耀】。”

  “那好,一切拜托你了。”嘿嘿!计划成功。

  我们这边围成个大圈的【无极荣耀】神仙们忽然散开成方阵状态,我从中间走了出来。那边的【无极荣耀】妖怪们似乎也谈完了回到了正对这边地位置。我站在神仙们的【无极荣耀】前面面对妖怪们道:

  “你等听着。玉帝知道你们刚从封印中脱出,必然有些不适应。我们天庭是【无极荣耀】光明正大地,不想趁你等不利之时占你们便宜,你们可以先行离去。告诉你们,千万天兵不是【无极荣耀】摆假的【无极荣耀】,击败你们就像捏蚂蚁一样。”

  玉帝在后面用手指捅捅我地后背,从嘴巴缝里小声挤出一句。

  “过了!过了!”

  “啊!那什么!天兵的【无极荣耀】力量是【无极荣耀】很强的【无极荣耀】,再加上这些仙君,你们更不是【无极荣耀】对手。今天敢放你们走,就不怕你们闹事。等你们回去整顿好情况,天庭必定点齐兵马与你们改日再战。”嘿嘿!这日子一改可就无期了,我不说具体时间只说改日,高兴改哪改哪!“你等明白了吗?”

  “你不要夸海口,我们也不是【无极荣耀】好惹的【无极荣耀】。”水虚开始代表妖怪说话。

  “今日你们似子也是【无极荣耀】人员不齐,与其一个个来太麻烦,我就接了你们的【无极荣耀】建议改日点齐兵马再战。我们走。”最后这句是【无极荣耀】对妖怪们说的【无极荣耀】。

  刚才开会时妖怪们都恢复了一丝丝妖力,现在刚好用出来逃跑,所有妖怪一下子化为五颜六色的【无极荣耀】光球飞出了天庭。等妖怪们都出去了,我背后哗唯一声众神仙全都瘫软在地。搞了半天这帮家伙比妖怪还害怕!

  “呼!总算走了!”我故意装的【无极荣耀】很软弱的【无极荣耀】往地下一坐:

  “心都要跳出来了!还是【无极荣耀】众仙君厉害,一点都不害怕的【无极荣耀】。不过也对,各位实力群自然不用怕,可怜我没那实力,底气不足,刚才差点吓死!”

  贬低自己的【无极荣耀】同时烘托一下这些神仙们。其实大家心里都知道实际恰疚藜僖块况,我这么说会让他们觉得心里释然一些,这样他们对我的【无极荣耀】好感就会提高,对我将来有利。自贬用对时候不但不会降地身价反而可以抬高自己在别人心中的【无极荣耀】地位,这叫心术。

  我说着说着手上感觉到一些潮湿,拿起来一看原来是【无极荣耀】水。“奇怪,大庭怎么会有水的【无极荣耀】啊?对了,是【无极荣耀】葫芦喷出来的【无极荣耀】。”

  我这么一说玉帝立刻紧张的【无极荣耀】道:“对啊!葫芦哪去了?”

  一个小天将立刻跳出来道:“禀报陛下,乾坤葫芦已经从南天门飞出去多时了。”

  “什么?”众神仙一起跳了起来。

  玉帝大叫着:“你怎么不早说?”

  那个小天将立刻委屈的【无极荣耀】道:“小将刚才就已经禀报过一次了,是【无极荣耀】您说等结束后再说的【无极荣耀】。”

  晕!刚才那个突然冒出来的【无极荣耀】小天将原来是【无极荣耀】说这件事情啊!

  “那还不追?”

  “没有指示,我们……!”

  我赶紧对玉皇大帝道:“玉帝请快些派人全群追拿吧?”

  玉帝刚要说话旁边一个神仙突然道:“妖怪反正也都出来了,再追葫芦有什么用?”

  我立刻答道:“那可是【无极荣耀】乾坤葫芦,是【无极荣耀】上古众神的【无极荣耀】合作产物,别说妖怪,就是【无极荣耀】我等被封进去也休想再出来。这次要不是【无极荣耀】因为水压的【无极荣耀】问题封印不可能松动,妖怪们也不会出的【无极荣耀】来。但是【无极荣耀】那个葫芦里我进去过,而且我知道水的【无极荣耀】来源,另外不得不告诉你们一下。那个水道不会一直开着,一段时间后水道消失,如果葫芦还没有炸开的【无极荣耀】话,水会停止喷射。我印象中那个封印好象是【无极荣耀】可以自我修复的【无极荣耀】,如果水停了,封印自己修好了,而你们没有去追葫芦,被妖怪们拿到了的【无极荣耀】话反过来用来装我们……?”

  这次不用吩咐呼啦一下众神仙全从难天门窜了出去,度之快简直剑了历史记录。

  神仙们出去后我也加入了追葫芦的【无极荣耀】行列,但是【无极荣耀】我不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打算去追葫芦。

  跑着跑着我就故意掉队从神仙队伍中分了出来,很快我就在一座山中降落。这个山头是【无极荣耀】我指示幻影带妖怪们来的【无极荣耀】,所以我直接就找到了妖怪们。

  “哈哈!紫日果然神机妙算啊!”水虚他们看到我热情的【无极荣耀】要命。

  “大家先不要太开心。”我阻止他们道:“你们的【无极荣耀】实力只要不恢复,你们永远都是【无极荣耀】危险的【无极荣耀】。”

  “此话在理,可是【无极荣耀】我们这个能力也不是【无极荣耀】一两日就能恢复的【无极荣耀】啊!”

  “这个我知道,所以我特地来帮助你们在你们力量恢复前给你们一个安全的【无极荣耀】地方。”

  “哦?紫日果然设想周到,连藏身的【无极荣耀】地方都为我们准备好了。”

  “我现在还有不少事情,暂时不方便带你们过去。”我迅召唤出凌。

  “主人。”凌热情的【无极荣耀】扑了过来。

  “打住!”我一只手顶在她脑门上保持距离。“有事情交代你办。”

  “说吧。”

  “你带他们去都灵城。”

  “去都灵?”

  自从上次战役,黑暗神殿吃了大亏,全面收缩防御,都灵现在已经被废弃了。这个城市原本还镇压着维娜,所以有大量的【无极荣耀】遮蔽封印,天庭不容易现这里。

  更重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都灵就在城市下面,两个城市重合在一起,人气就盖住了妖气,神仙们无法通过道术侦测到妖怪们。为了将来的【无极荣耀】利益,我这次可是【无极荣耀】费尽心机了!

  我又召唤出夜影让凌骑着夜影带妖怪们去都灵暂辟,然后自己立刻转动传送戒指回到艾辛格,这边事情更多。

  风云将变,需要早做准备啊!至于天上那些神仙,让他们和糊涂周旋一阵去吧,估计那东西一时半会是【无极荣耀】弄不回来了。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