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九卷 第八十二章 招蜂引蝶的【无极荣耀】蛇女

第九卷 第八十二章 招蜂引蝶的【无极荣耀】蛇女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夜月坐起来之后似乎在检查周围的【无极荣耀】环境,但奇怪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没有被变成石头,可是【无极荣耀】这样子和变石头也区别不大了。对面的【无极荣耀】米珈勒已经躲到书架后面去了,看起来她也怕夜月的【无极荣耀】目光。

  大约十几秒之后夜月站了起来,但是【无极荣耀】因为我的【无极荣耀】头没办法转动所以没办法跟踪她的【无极荣耀】行动,只能眼睁睁的【无极荣耀】看她离开了我的【无极荣耀】视线范围。听声音夜月似乎离开了棺材并开始走动起来,她的【无极荣耀】尾巴似乎和响尾蛇一样,走起来还带着动听的【无极荣耀】沙沙声。她在我背后走动了起来,随着她的【无极荣耀】移动后面发出一阵阵叮叮当当的【无极荣耀】乱响,听声音她好象把什么东西打翻了。

  声音在后面移动了一阵之后逐渐向我移动了过来,忽然我的【无极荣耀】胳膊被一个坚硬的【无极荣耀】东西碰了一下,感觉上好象是【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指甲。碰到我之后这只手像触电一样迅速的【无极荣耀】离开了我的【无极荣耀】身体,但是【无极荣耀】她很快又回来了,不过这次不是【无极荣耀】指甲而是【无极荣耀】柔软的【无极荣耀】指腹。随着五个手指都搭在了我的【无极荣耀】胳膊上,另外一只手也扶上了我的【无极荣耀】另外一边胳膊。

  这两只手先是【无极荣耀】试探性的【无极荣耀】捏了几下,力度相当大,不过魔龙盔甲是【无极荣耀】直接把压力信号传导到我身上并不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发身变形积压我的【无极荣耀】肌肉,所以我虽然可以感觉到压力很大却并不疼。

  忽然这双手开始向上移动逐渐摸索到了我的【无极荣耀】肩膀,中途可能是【无极荣耀】被盔甲上的【无极荣耀】刃刺到了还退缩了一下,但是【无极荣耀】她还是【无极荣耀】摸到了我的【无极荣耀】肩膀上并同样地用力捏了几下。随着她的【无极荣耀】手向上移动我越来越担心起来。她就快摸到我的【无极荣耀】脖子了。自从进入这个房间我就把头盔拿掉了,米珈勒毕竟是【无极荣耀】有身份的【无极荣耀】人,带着头盔和人家说话是【无极荣耀】不礼貌的【无极荣耀】行为。如今我这个没有任何保护的【无极荣耀】头和脖子就快被夜月摸到了,按她刚才捏我的【无极荣耀】力度,估计我会被直接掐死。

  虽然我想抗拒,可是【无极荣耀】身体真地完全失去控制了,我只能感觉到那双手逐渐离开盔甲到了我的【无极荣耀】脖子上。那双手接触到我地脖子时再次有一道电流传遍我的【无极荣耀】全身。这个夜月还真是【无极荣耀】够诱惑人的【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气味、容貌、接触。全都可以挑拨男人的【无极荣耀】自制力极限。

  那双小手接触到我的【无极荣耀】脖子之后也是【无极荣耀】象触电一般缩了一下,但是【无极荣耀】她马上又回来了。这双手开始在我的【无极荣耀】脖子上轻轻地抚摩并按压了起来,我感觉脖子上像有很多条毛毛虫在爬一样,明明痒的【无极荣耀】不行了却无法去抓,那感觉真要命。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她压捏我脖子的【无极荣耀】力度明显小很多,可以说是【无极荣耀】相当轻柔。她似乎是【无极荣耀】在感觉我的【无极荣耀】肌肉弹性。一开始用力比较大可能是【无极荣耀】因为盔甲相当坚硬,而现在她肯定已经感觉出来我的【无极荣耀】皮肤远没有盔甲那么高的【无极荣耀】防御力。

  她的【无极荣耀】手顺着我地脖子继续向上很快就到了我的【无极荣耀】脸部并轻轻的【无极荣耀】抚摩了起来。她用那长长的【无极荣耀】红色指甲轻刮着我的【无极荣耀】皮肤搞的【无极荣耀】我全身像要爆炸一样,每次她地手擦过皮肤我就从脚底开始一阵寒毛直竖。过电的【无极荣耀】感觉,这已经不是【无极荣耀】触电了,比触电更高级的【无极荣耀】**。我现在才知道什么叫痛并快乐着,现在的【无极荣耀】感觉没有更好的【无极荣耀】形容词了。

  夜月的【无极荣耀】手忽然开始移动位置,她转到了我的【无极荣耀】前面正对着我,我再次看到了那美丽的【无极荣耀】容颜。我忽然惊讶的【无极荣耀】发现夜月竟然是【无极荣耀】闭着眼睛的【无极荣耀】,她那有着长长睫毛地眼睛轻轻地掩着。这使得她什么都看不见,所以她刚才才会把我背后的【无极荣耀】东西搞地一阵叮当乱响。

  我很好奇她为什么不睁开眼睛,按说把别人石化对她并没有损失,她这样做是【无极荣耀】因为我是【无极荣耀】主人吗?按说摹疚藜僖咖宠是【无极荣耀】可以感觉到主人的【无极荣耀】位置的【无极荣耀】,她难道是【无极荣耀】因为知道我在这里,所以不敢睁开眼睛吗?夜月的【无极荣耀】嘴角忽然扬起了一点。一个淡淡的【无极荣耀】笑容出现她的【无极荣耀】脸上,那一瞬间仿佛世界都变美丽了一般。

  “你是【无极荣耀】谁?”夜月突然说话了。那优美的【无极荣耀】嗓音完全就是【无极荣耀】为了迷惑男人而准备的【无极荣耀】,一个完全可以让男人发狂的【无极荣耀】声线,真是【无极荣耀】太刺激了。

  等待了一会之后没有得到我的【无极荣耀】回答夜月才伸出一只手指恍然大悟的【无极荣耀】道:“啊!忘记你还被定着了!”说着她把一只手指按在我的【无极荣耀】嘴角然后轻轻滑过我的【无极荣耀】嘴唇到达另外一边嘴角。“你可以说话了。”

  我动了动嘴巴,果然是【无极荣耀】能动了,但是【无极荣耀】脑袋依然无法转动。“夜月?我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主人啊。”

  “夜月?主人?”她低下头似乎在思考,但是【无极荣耀】很快她又把头抬了起来。“夜月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名字吗?好象有点印象,但是【无极荣耀】我想不起来了,我感觉很迷惑。你说摹疚藜僖裤是【无极荣耀】女人是【无极荣耀】吗?”

  “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你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魔宠,我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主人。”

  “魔宠?”夜月再次思考了一下。这次她用手指按在了太阳穴上并轻轻摇着头。“我好象想起来些什么。但是【无极荣耀】……不行,记忆太模糊了。感觉上你应该是【无极荣耀】我很亲近的【无极荣耀】人。可我想不起来有你这么个主人。我的【无极荣耀】名字好象也不该叫夜月,但是【无极荣耀】我想不起来了,暂时先用这个称呼吧。”

  “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只要你知道我是【无极荣耀】你最亲近的【无极荣耀】人就可以了。”感觉上自己好象在诱拐无知少女。“我现在的【无极荣耀】禁制是【无极荣耀】你下的【无极荣耀】吗?快点帮我解开好吗?”

  她扬起头对我道:“这个不是【无极荣耀】我下的【无极荣耀】,那是【无极荣耀】沉睡后的【无极荣耀】自然反应,平时不会有的【无极荣耀】。我现在很虚弱,帮你打开嘴部的【无极荣耀】控制已经很费劲了。”

  “那你起码把我放的【无极荣耀】舒服点吧?这个姿势很辛苦的【无极荣耀】啊!”

  “那我想想办法吧。”她弯腰在我的【无极荣耀】膝关节上各点了一下,我的【无极荣耀】腿忽然能动了。但是【无极荣耀】上身依然是【无极荣耀】僵硬地。她又接着绕到我背后在我颈椎上点了一下,我的【无极荣耀】脖子也能动了了。“我只能做这么多了,你可以走动了,找个位置坐下来吧,其他部位过一会自然就好了。”

  我并没有找地方坐下而是【无极荣耀】直接跑到了书架后面:“你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也该出来了啊?”

  “哈哈!我只是【无极荣耀】过来找点东西。”米珈勒无奈的【无极荣耀】被我赶了出来。

  米珈勒刚一走出来夜月忽然转了过来面向我们这边,她迅速的【无极荣耀】扭动身体向这边游了过来,到达米珈勒的【无极荣耀】桌子前时她根本没有绕过去。后面的【无极荣耀】尾巴一伸开身体轻松的【无极荣耀】跃过了桌子到达了桌子这边,而她地尾巴则像一道拱桥一样跟着逐渐越过了桌子。别看蛇没有腿。实际上人家的【无极荣耀】行动方式比人类有效率而且迅速地多。

  夜月到了我身边之后几乎是【无极荣耀】把脸贴到了米珈勒的【无极荣耀】脸上,但是【无极荣耀】她始终没有睁开眼睛。“你是【无极荣耀】什么人为什么躲起来?我从你身上感觉到了熟悉的【无极荣耀】味道,我们以前认识吗?”

  米珈勒笑着道:“我们认识,你可是【无极荣耀】我救回来的【无极荣耀】呢!”

  米珈勒说着想伸手摸夜月的【无极荣耀】脸,但是【无极荣耀】却被夜月一抬手扫开。“不要想欺骗我,我族的【无极荣耀】记忆方式和你们不一样,我们的【无极荣耀】关系是【无极荣耀】负面地。你如果认识我就一定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仇人。”夜月说完一闪身就到了我身后,她的【无极荣耀】动作快的【无极荣耀】根本看不清,怪不然说是【无极荣耀】敏捷型呢!夜月从后面攀着我的【无极荣耀】脖子妩媚的【无极荣耀】道:“她是【无极荣耀】坏人,如果你是【无极荣耀】主人就有义务帮助我对付她。”

  “夜月不要激动,她和以前封印你的【无极荣耀】人曾经是【无极荣耀】一伙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她现在已经不是【无极荣耀】那些人地同伴了,而且你也是【无极荣耀】她带出来的【无极荣耀】。”

  “真的【无极荣耀】吗?”

  “当然。主人怎么会骗你呢?”

  夜月再次一闪身又到了米珈勒面前,吓的【无极荣耀】米珈勒后退了一步。夜月非常淑女的【无极荣耀】把双手交握在身前并轻轻的【无极荣耀】弯腰鞠了个小角度地躬。“那么我道歉。不好意思误会你了。”

  “没……没关系。”米珈勒笑的【无极荣耀】好尴尬。

  夜月忽然又问道:“既然是【无极荣耀】你把我带出来的【无极荣耀】,你知道我的【无极荣耀】东西哪去了吗?”

  “你的【无极荣耀】东西?”米珈勒先疑惑了一下然后马上明白过来了:“哦!你说摹疚藜僖壳些东西啊!等一下,我这就去拿。”

  米珈勒几乎是【无极荣耀】用逃跑的【无极荣耀】速度跑了出去只留下了夜月和我在房间内。夜月又游回我身边问道:“主人,你长的【无极荣耀】什么样?”

  “我?”

  夜月点点头:“我看不到你,可以告诉我你长什么样子吗?”

  “这要我怎么说啊!要不然你以后自己看吧?”

  “可是【无极荣耀】你会变成石头的【无极荣耀】。”

  “不是【无极荣耀】说变成石头之后过段时间会变回来吗?我哪次要休息的【无极荣耀】时候让你看一下等我休息完大概已经解除石化了。”

  “主人你真好。”夜月突然扑了过来在我脸上亲了一下。

  “哇!”这丫头力气还不小,直接就把我给掀翻了。因为没有手臂帮忙想站起来就变的【无极荣耀】很困难。最后还是【无极荣耀】夜月把我扶了起来。

  米珈勒忽然推门走了进来,夜月正在扶我起来,米珈勒看到之后立刻转身叫道:“啊!我什么都没看见!”

  “我x,你就别捣乱了。东西给我们我要带夜月走了,你这里也不是【无极荣耀】我该久留地地方。”

  “恩?难道主人和她不是【无极荣耀】一起地吗?”夜月似乎是【无极荣耀】丧失了不少记忆,现在的【无极荣耀】行为像个半大地少女而且似乎曾经受过良好的【无极荣耀】教育,行为相当的【无极荣耀】淑女,但是【无极荣耀】有时会出现短暂的【无极荣耀】冲动行为。

  我对夜月道:“这些回去再说,先把你的【无极荣耀】东西验收一下。”

  米珈勒拿了个小盒子递给夜月,夜月打开盒子后里面出现了一只戒指。这枚戒指的【无极荣耀】造型是【无极荣耀】条盘卷的【无极荣耀】蛇尾人身的【无极荣耀】生物。完全就是【无极荣耀】夜月自己的【无极荣耀】缩小版。带在手上后就象手指上缠了条小蛇一样。

  夜月把戒指带在了右手食指上然后把右手向前伸出。“界轮之门。”

  在夜月的【无极荣耀】面前忽然张开了一个黑色地旋涡,旋涡内是【无极荣耀】一道古朴的【无极荣耀】中国风格的【无极荣耀】朱漆铜钉大门。唯一有些特别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门环的【无极荣耀】挂扣是【无极荣耀】两个铜制的【无极荣耀】蛇身美女雕塑。

  夜月没有进去,她只是【无极荣耀】一招手大门就自动打开了,门里面竟然是【无极荣耀】个洞府,就像中国古代那些妖怪们最喜欢的【无极荣耀】那种山洞,只是【无极荣耀】这里面比较干净而且被大量粉色长莎装点地就象梦幻空间一样。夜月再次一招手两个一只箱子飞了出来落在地上。她打开箱子,里面东西还不少。

  夜月先摸索着拿出来了一个奇怪的【无极荣耀】黄金头饰。这个东西前后各有半个环,但是【无极荣耀】两半环互相成一定角度而且形状并不规则。夜月把它带在了头发了。这个头饰地后半部分刚好把夜月的【无极荣耀】头发紧压在她的【无极荣耀】后脑上这样可以一定程度上限制头发的【无极荣耀】摆动范围避免在战斗时影响自身行动,而前面那半个环刚好在夜月的【无极荣耀】额头位置。这个护额上有美丽的【无极荣耀】花纹。正中央还有一枚巨大的【无极荣耀】红宝石,在后宝石左右各有4枚黑色宝石,但是【无极荣耀】从中间向两边体积逐渐变小。夜月在中间地红宝石上面的【无极荣耀】一个位置上轻轻动了一下,一个长条形的【无极荣耀】黑色水晶面罩突然从护额中间的【无极荣耀】夹层里滑了出来,这个面罩只有一寸宽,刚好挡住夜月的【无极荣耀】眼睛那一条,面罩的【无极荣耀】作用完全就是【无极荣耀】遮挡眼睛。这个面罩非常细。滑出来后上面并不和护额连接,而是【无极荣耀】两边在接近耳朵的【无极荣耀】位置和护额的【无极荣耀】轴连接在一起。搞定这些之后夜月又把耳朵那边地连接点转动了一下,一对翅膀一样的【无极荣耀】耳翼从那个连接点上弹了起来并展开成扇形刚好把耳朵做为中心点。

  我走到夜月身边问道:“这是【无极荣耀】什么啊?”

  夜月道:“辅助战斗用的【无极荣耀】头饰啊。”

  “辅助战斗?”

  夜月解释道:“后面这个是【无极荣耀】压住头发的【无极荣耀】发卡,前面这个护额实际上是【无极荣耀】眼罩的【无极荣耀】收藏盒。护额上这9枚从大到小的【无极荣耀】宝石是【无极荣耀】我用法力加工过地灵石,现在已经可以和我的【无极荣耀】魔力共鸣,完全替代眼睛的【无极荣耀】作用为我提供视力。”

  “原来你看的【无极荣耀】见啊!”

  “我不能用自己的【无极荣耀】眼睛看,刚才以为这个东西不在了所以我以为以后看不见您了呢!”夜月半撒娇一般的【无极荣耀】声音又让我觉得口干舌燥了。

  “那你前面这个黑色的【无极荣耀】眼罩和耳朵上这个鱼鳍一样的【无极荣耀】东西是【无极荣耀】什么啊?”

  “前面这个是【无极荣耀】眼罩。我看到的【无极荣耀】东西都会石化,作为最强攻击手段我一般把它留做最后的【无极荣耀】必杀技。平时一般是【无极荣耀】不用地,而且战斗中怕伤到自己人必须闭着眼睛,为了防止有时候忘记闭眼就带上这个,即使我睁开眼睛也不会有问题了。至于耳朵上这个主要是【无极荣耀】起到美观地作用,不过它还有个辅助功能就是【无极荣耀】可以把声音聚集到我的【无极荣耀】耳朵上,可以提高我地听觉敏锐性。我的【无极荣耀】视力受限制。听觉必须要敏锐。”

  “果然是【无极荣耀】实用的【无极荣耀】设备。你们族人真聪明,这都设计的【无极荣耀】出来。”

  夜月道:“不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这个是【无极荣耀】我自己设计的【无极荣耀】,全族只有我有。”

  “你设计的【无极荣耀】?真看不出来。”说实话,这个东西的【无极荣耀】功能还真不错,而且看起来也确实很漂亮。

  夜月又从箱子里拿出了一对只有十厘米长的【无极荣耀】小护臂套在了两边的【无极荣耀】小臂上。这对黄金护臂看起来相当漂亮,但是【无极荣耀】黄金这东西可不轻,这么大块黄金该有几十斤重了,不知道为什么夜月会用这种东西。我向夜月提出了我的【无极荣耀】疑问后夜月解释道:“这个是【无极荣耀】可以增强力量的【无极荣耀】法器,不但不会感觉重还可以增大双臂力量。我们一族本来应该是【无极荣耀】法战型生物。但是【无极荣耀】因为有了这个所以可以近身战。”

  夜月带上护臂后又拿了一对网子一样的【无极荣耀】金链子。这个金链组成的【无极荣耀】网边角处连着四个金环。夜月把大金环卡在了手腕上,三个小的【无极荣耀】就像戒指一样被带在了大拇指、中指和小拇指上。这样金链网就固定在了她的【无极荣耀】手背上。她把两只手都带好金链之后主动解释道:“这是【无极荣耀】弥音手铃,战斗中可以削弱敌人的【无极荣耀】意志力造成混乱。很好地辅助道具。”

  “这也是【无极荣耀】你设计的【无极荣耀】?”

  “恩。”

  “你还真是【无极荣耀】天才啊!”

  “我族先祖就是【无极荣耀】以创造之力为主的【无极荣耀】,我等虽然遗失了部分力量,但是【无极荣耀】创造点小玩艺还是【无极荣耀】可以的【无极荣耀】。”

  “你还记得自己的【无极荣耀】先祖是【无极荣耀】谁吗?”

  “记得。我的【无极荣耀】记忆似乎是【无极荣耀】一段一段的【无极荣耀】,不过有关先祖地部分到是【无极荣耀】很完整。”

  “你还有什么装备吗?”

  “当然有。”夜月又在箱子里拿出一个金片组成的【无极荣耀】有点类似竹简一样地东西,当她把那东西围到腰上并扣上我才明白这个是【无极荣耀】裙甲。接着她又拿了一个分体的【无极荣耀】胸甲从身体前面盖在身上并让我帮忙拿后面一半对着相应位置帮她装上。前后的【无极荣耀】胸甲一接触就互相锁死成为了完整的【无极荣耀】胸甲,不过这个似乎很短,只包到了肋骨中断就结束了。腹部完全没有保护,可能被套在里层的【无极荣耀】那件黑色的【无极荣耀】连衣长裙也有一定防御力吧。

  我正想着她突然一把把长裙拽了出来。布料顷刻间粉碎。胸甲和裙甲保护住了重要部位,但是【无极荣耀】那洁白的【无极荣耀】小腹立刻让我感觉到鼻子里流出了两道温热地血流。

  “你……你不多穿点吗?”

  “这就很好了。”她轻轻抚过自己的【无极荣耀】腹部:“身材这么好穿多了不是【无极荣耀】浪费吗?”

  晕!这难道就是【无极荣耀】她们一族被赶出中华神界的【无极荣耀】理由?

  “啊!忘记了,还有这个。”她忽然又拿出两个比较短粗一些的【无极荣耀】金环往自己两边的【无极荣耀】胳膊上一卡,原来是【无极荣耀】两个臂箍。“这是【无极荣耀】魔防之镯,带上这个我就可以直接用手挡魔法攻击,而且还可以这样。”她说着手臂忽然抬起并留下两个残影,接着残影实体化成了新的【无极荣耀】手臂。她居然变成了6只手臂。

  “这是【无极荣耀】幻影?”我问道。

  “不是【无极荣耀】。这是【无极荣耀】实体。可以攻击也可以防御。不过这些手上的【无极荣耀】金属装饰都是【无极荣耀】幻影,只有中间这对的【无极荣耀】装饰是【无极荣耀】真地,但是【无极荣耀】为了达到攻击效果我准备了6把真实的【无极荣耀】武器。”说着她又从箱子里拿出了一堆武器。

  夜月用的【无极荣耀】6柄武器全都一样,那是【无极荣耀】6柄蛇剑。这种剑的【无极荣耀】剑身象波浪一样微微弯曲,剑尖也不是【无极荣耀】像一般的【无极荣耀】剑那样中间尖锐的【无极荣耀】向前伸出,而是【无极荣耀】中间向内凹陷,反到是【无极荣耀】两个刃地部位变成了两个尖。这些剑全都上金色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估计不是【无极荣耀】黄金。或者是【无极荣耀】增加了魔法,否则黄金那么软肯定一砍就断。蛇剑的【无极荣耀】柄是【无极荣耀】绿色的【无极荣耀】,好象是【无极荣耀】什么石头打磨出来的【无极荣耀】,看起来有一点玉石的【无极荣耀】感觉。

  “你拿六柄剑玩的【无极荣耀】起来吗?为什么不配个盾牌啊?”

  夜月的【无极荣耀】六只手拿着六柄剑兴奋的【无极荣耀】道:“因为用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剑,所以攻击时不需要注意各种武器地区别,只要集中注意力攻击就可以了。我六柄武器一起上根本没有人有空还击。要盾牌也是【无极荣耀】浪费,再说六柄剑挥舞起来本身就很象一面刀墙了。”

  这话到是【无极荣耀】有道理,六柄剑一起上,除非对方是【无极荣耀】章鱼怪或者蜈蚣精,否则就是【无极荣耀】再厉害地人也会手忙脚乱的【无极荣耀】顾这头丢那头。

  “你不用武器地时候多出来的【无极荣耀】怎么办啊?”我问道。

  夜月把六柄剑一起向天上一扔然后六只手恢复了两只手接着右手的【无极荣耀】那个戒指伸了出来,一个小旋涡出现在戒指上面,那些剑全都飞了进去。“就这样。”夜月收掉剑后轻松的【无极荣耀】回答道。

  “这戒指看起来很能装啊!”

  “这是【无极荣耀】借助我族特殊能力打开的【无极荣耀】生命空间,和空间魔法完全不同,但是【无极荣耀】因为特殊性只有我们这一族可以用。”

  米珈勒道:“验收的【无极荣耀】怎么样?”

  夜月点点头:“只要这个戒指在就可以了,反正你们是【无极荣耀】用不了我的【无极荣耀】戒指的【无极荣耀】。想偷也拿不到。”说着她把箱子丢回了洞府大门。大门在箱子进入后自动关闭了起来然后旋涡也消失了。夜月游过来拉上我道:“我们离开这里吧,我现在已经不记得周围的【无极荣耀】环境了。快带我去看看。还有我们地家在哪里啊?”

  “我这就带你去。”我转身对米珈勒道:“以后有事情尽管找我,这次的【无极荣耀】交易我很满意。”

  米珈勒摇着头道:“我可不敢再找你了,这次已经亏大了,再来几次就被你掏空了!”

  “我哪有那么黑心啊!”

  “不和你争了,你快点走吧。”

  “我这就走。”

  拉上夜月直接用戒指传送离开神殿回到艾辛格,刚一从传送阵里出来立刻就成为了焦点。

  “哇!好气派!”夜月兴奋的【无极荣耀】四下张望了一下,但是【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这声喊却把大家的【无极荣耀】视线都集中到了这里。女性还好点。男性玩家们只要一看到这里眼睛就回不去了,接下来就出现了连环交通事故。多人撞人传送殿的【无极荣耀】门柱才发现已经走过头了。

  “会长,这是【无极荣耀】新招收的【无极荣耀】会员吗?好奇怪地种族哦!”一个离的【无极荣耀】比较近地精灵族MM问道。

  “不是【无极荣耀】,这是【无极荣耀】魔宠。”

  一听是【无极荣耀】魔宠周围的【无极荣耀】男性玩家总算恢复了点神志,但是【无极荣耀】他们反而变的【无极荣耀】大胆了许多,全都聚集过来问长问短把女孩子们都挤了出去。我大声命令他们退后无效后道:“你们再不退后我要实行暴力手段了!”

  一个玩家叫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为美狂。老大你有那么多美女魔宠。这个借我们聊聊天有什么大不了。”

  我对夜月道:“看他们一眼。”

  只见夜月对着他们道:“我美吗?”

  那些色狼一个个把脑袋点的【无极荣耀】象小鸡吃米一样。

  夜月接着道:“那你们看我的【无极荣耀】眼睛呢?”她正说着,那黑色的【无极荣耀】眼罩突然变成了透明的【无极荣耀】,接着又变回了黑色,中间间隔不足一秒。

  “主人,我们走吧。”夜月回头拉着我道。

  我看了下那些玩家,好家伙,全都变成了雕塑,而且姿势千奇百怪什么形状地都有。不但是【无极荣耀】他们这些人。连他们身后的【无极荣耀】柱子上都出现了一块块石化的【无极荣耀】部分,看来只要是【无极荣耀】目光所及范围全都有效果。

  “啊!小云你怎么啦?”一个女玩家惊讶的【无极荣耀】摇晃着身边一个女性玩家的【无极荣耀】石像。

  糟糕,看起来有误伤。我对夜月道:“那边有误伤,你可以解除吗?”

  夜月点点头游过去对着那被石化的【无极荣耀】女孩的【无极荣耀】嘴唇亲了上去,只见那女孩从嘴唇的【无极荣耀】位置开始迅速变回了正常地状态。女孩恢复后立刻惊叫着跳开了。“呜呜呜……人家的【无极荣耀】初吻啊!”

  旁边的【无极荣耀】女玩家拍着她的【无极荣耀】背道:“都是【无极荣耀】女孩子怕什么,再说摹疚藜僖壳是【无极荣耀】魔宠。又不是【无极荣耀】真人。”

  “可是【无极荣耀】还是【无极荣耀】很别扭吗!”

  夜月又回到我身边对我道:“这就是【无极荣耀】为什么我一般不会去帮被石化的【无极荣耀】人解除石化的【无极荣耀】原因。”

  原来夜月解除石化地方式是【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吻,难怪她不肯轻易帮人解除石化呢!

  “啊!老大你这个魔宠该不会是【无极荣耀】美杜莎吧?”被石化的【无极荣耀】人群中有一个石像竟然恢复过来了。

  我惊讶的【无极荣耀】看向夜月:“这么快就可以失效吗?”

  夜月道:“刚才那是【无极荣耀】惩罚,又不是【无极荣耀】真要杀人,我只用了一半力量。不过就算全力也只是【无极荣耀】时间加倍而已。”

  我心算了一下道:“这么说正常情况下你只可以石化他四十几秒时间?”

  夜月道:“这个要看个人实力,你看这些人不还是【无极荣耀】石头,只有他一个人出来了。而且四十几秒够干不少事情了。虽然石头人防御力高可能砸不动,但是【无极荣耀】你可以绕到他背后等他解除石化再一刀砍下去。”

  正说着又有几个人解除了石化,看起来这个石化对大部分的【无极荣耀】玩家的【无极荣耀】效果都不会太长。我们这边最快的【无极荣耀】人二十几秒,慢的【无极荣耀】基本在十分钟内,但是【无极荣耀】有三个玩家我等了半个消失都没有恢复。一问才知道这三个人是【无极荣耀】新进游戏的【无极荣耀】人员。等级最高的【无极荣耀】一个四百多级。低地那个才三百级。夜月说估计等他们化开要个把小时以后了。

  听到夜月地话之后一些好事的【无极荣耀】玩家把这三个人摆到了****地喷泉里面当雕塑用了个把小时,笑的【无极荣耀】那些女玩家眼泪都下来了。夜月说一般情况下她不会大范围石化别人。因为那很消耗力量。通常她会在战斗中利用这个技能石化敌人身体的【无极荣耀】一个部分,比如说只石化一只手或者是【无极荣耀】腿或者是【无极荣耀】头,反正只石化一个部分可以大幅度提高石化时间。据夜月的【无极荣耀】残缺记忆,她记得有个天使被她石化了小半个翅膀,结果一个多月才恢复过来。

  到达会议厅后我们又被大家围了里三层外三层,我以前的【无极荣耀】魔宠是【无极荣耀】不少,但是【无极荣耀】这么受关注的【无极荣耀】这是【无极荣耀】第一次遇到。等大家散开之后都已经快天黑了。我打开了凤龙空间让大家和夜月忽然认识一下,夜月的【无极荣耀】魅力似乎是【无极荣耀】对所有雄性动物通杀的【无极荣耀】类型,连坦克这样的【无极荣耀】昆虫都受到感染,真不知道她怎么做到的【无极荣耀】。

  小龙女她们这些雌性魔宠虽然不象雄性那么热情,但是【无极荣耀】也和喜欢夜月,目前看来夜月的【无极荣耀】魅力几乎是【无极荣耀】不分男女老幼不分种族的【无极荣耀】。魔宠们熟悉完我把空间门也打开放斯哥特他们出来也交流一下,这次连亚龙骑兵都没有跑掉,全都成了夜月的【无极荣耀】忠实粉丝团。中途有几个进来送信的【无极荣耀】NPC也因为看夜月撞到柱子或者把信直接递到了夜月手上,这个情况搞的【无极荣耀】我郁闷的【无极荣耀】不行。

  夜月可能看出我的【无极荣耀】困惑,她在我旁边道:“其实今天是【无极荣耀】特殊情况,过几天就好了。”

  “为什么?”

  ※※※※※※※※※※※※※※※※※※※※※※※

  本章8千,尚余8千。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