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九卷 第八十三章 毁灭光球

第九卷 第八十三章 毁灭光球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夜月用手在她白皙的【无极荣耀】小肚脐上轻轻抹了一下,结果她的【无极荣耀】手指竟然带上了一些油脂一样的【无极荣耀】东西。夜月道:“这是【无极荣耀】顶级媚药的【无极荣耀】主要成分,因为在那棺材里躺了太多时间,这东西没办法挥发都集中了起来,等过几天散掉就好了。以后分泌的【无极荣耀】会随时挥发,只要浓度不大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原来是【无极荣耀】这样啊!”

  “城主。”一名NPC侍卫走进来道:“黑暗神殿的【无极荣耀】使节到了,请问要现在见吗?”

  “在主会客室招待他们,我马上过去。”

  “是【无极荣耀】。”侍卫转身离开。

  我对夜月道:“我让凌和小纯她们带你参观下城市,我去办点事情。”

  “恩。”夜月虽然很精明,但是【无极荣耀】她并不任性,这个可能是【无极荣耀】因为她是【无极荣耀】女娲的【无极荣耀】后代,沿用的【无极荣耀】礼教是【无极荣耀】中国式的【无极荣耀】。

  召唤出人形宠和小龙女一起陪同夜月参观城市,我则迅速赶到了会客厅。刚进入会客室就感觉气氛不大对,房间里的【无极荣耀】低气压可以让人窒息。“这是【无极荣耀】怎么啦?”

  背对大门的【无极荣耀】一个黑衣人忽然转了过来,竟然是【无极荣耀】阿尔倪。上次和我们谈重要事项时阿尔倪来艾辛格已经是【无极荣耀】罕见的【无极荣耀】做法了,而且当然她还伪装了自己,可是【无极荣耀】这次只是【无极荣耀】调运物资,远用不到女神亲自跑一趟。

  阿尔倪盯着我不说话,她的【无极荣耀】眼神中满是【无极荣耀】气愤。看她不说话我只好开口道:“我记得上次会晤已经谈地很详细了。女神殿下这次又屈尊前来,不知是【无极荣耀】什么事情?如果是【无极荣耀】因为艾辛格的【无极荣耀】建设问题我想用不到这么高规格的【无极荣耀】会晤吧?”

  “你别装傻。”阿贰倪口气不善:“我知道你神通广大,但是【无极荣耀】没想到你现在这么牛气了。”

  “我怎么啦?”

  阿尔倪把一枚红纹魔晶石往桌上一扔:“你干的【无极荣耀】好事!”

  我拿起了红纹魔晶石看了一下,随即笑了笑。“我也没想到啊!圣盔天使迪比斯企图争夺光明神殿的【无极荣耀】控制权,背后的【无极荣耀】支持者竟然是【无极荣耀】黑暗神殿。”

  “你明白就好。”阿尔倪气愤的【无极荣耀】道:“你说说怎么办吧?”

  我在旁边地座位上坐了下来把夹在腋下的【无极荣耀】头盔放在桌上,然后拿出一小块布边擦边毫不在意地道:“别这么大惊小怪的【无极荣耀】,不就是【无极荣耀】个小计划吗?你我心里都清楚的【无极荣耀】很。”

  阿尔倪身边一个黑暗殿卫迅速抽出剑指向我:“放肆。对女神殿下要恭敬。”

  哗啦一声。房间里属于艾辛格的【无极荣耀】侍卫也迅速把剑拔了出来,对方其他人员看到这个情况也到武器出鞘。两边立刻变成了对峙的【无极荣耀】状态,只有我和阿尔倪没什么反应。

  我拿起头盔在上面哈了口气然后用布继续擦着,连正眼都不看他们一眼。“艾辛格是【无极荣耀】干什么的【无极荣耀】?你不清楚吗?”

  “你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你打算就这么风吹两面倒?”阿尔倪地话音听起来没有什么情绪波动。

  我依然悠闲的【无极荣耀】回答道:“谁说墙头草没有立场?风吹两面倒只是【无极荣耀】表象,我这棵小草实际上并没有倒向任何一方,我所做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追逐风的【无极荣耀】方向而已,这一点从一开始就没有变过。如果你不能理解我的【无极荣耀】立场,就不要怪我妨碍到你们的【无极荣耀】行动。”

  我的【无极荣耀】话可谓说的【无极荣耀】非常清楚了。小草随风摆。并不是【无极荣耀】因为它喜欢墙地哪一边而是【无极荣耀】因为它在跟随风的【无极荣耀】脚步。我用这个借喻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行为实际上只是【无极荣耀】在追逐利益,如果谁给的【无极荣耀】利益占了绝对优势,我们会义无返顾的【无极荣耀】绝对支持这一方到底,这就是【无极荣耀】小草的【无极荣耀】原则。

  阿尔倪有些动气地道:“顶风傲雪的【无极荣耀】大树不是【无极荣耀】你们最崇拜的【无极荣耀】精神吗?你难道打算放弃?”

  “顶风傲雪是【无极荣耀】针对一个人来说的【无极荣耀】,对一个人来说没有这种精神会损失很多东西,我对此依然是【无极荣耀】非常崇拜的【无极荣耀】。但这和我们现在讨论的【无极荣耀】并不是【无极荣耀】一回事,冰霜玫瑰盟是【无极荣耀】个团体,不是【无极荣耀】一个人。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每个人都可以有坚定的【无极荣耀】傲雪精神。但是【无极荣耀】这个集体不能有这种精神,这是【无极荣耀】不一样的【无极荣耀】。知道为什么吗?”

  阿尔倪摇摇头。

  我解释道:“拥有顶风傲雪的【无极荣耀】大树就象水晶,要么就是【无极荣耀】直地,要么就会粉碎,没有弯曲地时候。小草就象橡胶,它可以被弯来弯去。但你就是【无极荣耀】弄不断它。小草因为容易弯曲,所以有人经过时只能被踩在脚下。大树因为刚直,所以别人都要绕开它才能过去。然而当台风了之后,大树被连根拔起,小草却活了下来。对一个人来说,‘台风’并不常遇到,所以顶风傲雪的【无极荣耀】大树精神成了最好地榜样,可是【无极荣耀】对一个集体来说,致命的【无极荣耀】‘台风’随时可能出现,因此小草精神更适合一些。”

  阿尔倪看着我不再说话。

  我等了一会接着道:“看在凌的【无极荣耀】关系上。我们也算粘亲。我也不和你绕着说了。你们四大势力都是【无极荣耀】‘台风’,我们这棵小草谁也挡不住。所以我们只能哪边来风向哪边摆,要我们当大树的【无极荣耀】话,除非你愿意在另外一股台风来袭时从反方向顶住我们,可是【无极荣耀】你显然不愿意这么做,而我们又不想被连根拔起,因此我们只能当小草。”

  我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另外和你说一下。我们行会既然已经选择了做小草,那我们就是【无极荣耀】不死的【无极荣耀】。因此,你们也不要欺人太甚了。燎原的【无极荣耀】野火是【无极荣耀】很壮观,但春风之后依然是【无极荣耀】我们小草的【无极荣耀】天下。另外告诉你一点,最近空气湿度很大,你们的【无极荣耀】野火未必就烧地着。”

  “你是【无极荣耀】打算和我们翻脸喽?”

  “错。”我伸出两只手指:“第一。是【无极荣耀】你们要翻脸,不是【无极荣耀】我。第二,我们好象本来就不是【无极荣耀】一伙的【无极荣耀】,哪来的【无极荣耀】翻脸一说?”

  “好!真是【无极荣耀】太好了。”阿尔倪怒极反笑道:“我记住你的【无极荣耀】话了。当草原再次干燥的【无极荣耀】时候,你会知道野火的【无极荣耀】厉害的【无极荣耀】。”

  “你们都是【无极荣耀】大人物,何必和我们这些小角色斤斤计较呢?就算你威胁我也没有用,现在不和台风搞好关系。恐怕就算你想烧,我也等不到那时候了。”

  “你会为自己地话付出代价的【无极荣耀】。”阿尔倪转身就往门外走去。侍卫挡住了她并看了下我地脸色。

  我向侍卫挥了下手,侍卫立刻收起武器退到了边上,阿尔倪重新拉起兜帽气鼓鼓的【无极荣耀】走了出去,她的【无极荣耀】侍卫们也紧跟着她走了出去。

  等阿尔倪的【无极荣耀】人都出去之后我才向后仰靠在沙发上对着天花板自言自语的【无极荣耀】道:“哎!任性的【无极荣耀】大小姐,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你那么喜欢她吗?”一个熟悉的【无极荣耀】声音出现在门口,我不用看也知道是【无极荣耀】维娜。

  我随手拿了个甜蜜果一边吃一边道:“难道你不觉得她很可爱吗?我把她姐姐拐跑了,对她总该照顾一些。再说这么可爱地***不照顾一下会出事的【无极荣耀】。”

  “那你还这样气她?”

  “这就是【无极荣耀】我照顾人的【无极荣耀】方式。我会用各种手段去折磨刁难她,但是【无极荣耀】当我把一切都做完之后她会惊讶的【无极荣耀】发现自己成熟了。”

  维娜在我对面的【无极荣耀】沙发上坐了下来。“如果是【无极荣耀】我宁可不要你照顾。而且,你这样她会很恨你的【无极荣耀】。”

  “恨我又怎么了。好名声可以当饭吃吗?我本来就不是【无极荣耀】演白马王子的【无极荣耀】人。”

  维娜笑着道:“你的【无极荣耀】相貌很适合演白雪公主,不过你地性格更适合演公主的【无极荣耀】晚娘。”

  “你说摹疚藜僖壳个老巫婆?不不不,我可演不了。”

  “为什么?”

  “因为老巫婆太善良了,我演不出那种善良的【无极荣耀】人。”

  “这么说来你似乎很有当间谍的【无极荣耀】天分。对了,你那可爱的【无极荣耀】小间谍说近晚回不来了。”

  我立刻坐了起来:“什么?玫瑰说晚上不回来了?”

  “她说她的【无极荣耀】一个同学请她帮忙,事情有点麻烦。需要在那边住一晚上,大约明天中午回来。”

  “你怎么知道地?”

  维娜笑着道:“因为我刚才下线去查了点资料。”

  “你不说我都忘记了,你最近好象经常不在线啊?拜托,你的【无极荣耀】主要职业是【无极荣耀】女神,专心一点好不好!”

  “知道了,我有分寸。诶。听说摹疚藜僖裤新弄回来一条很漂亮的【无极荣耀】小蛇,她在哪呢?”

  “在这里。”凌正好推开门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夜月他们一大帮子人。

  “哇!果然是【无极荣耀】好漂亮。”维娜转头对我道:“帮她也做个身体吧?”

  “我说大姐,你知道你们每个人价值多少钱吗?跟你说了你也没感觉,这么说吧。你们的【无极荣耀】造价等于一个装备齐全的【无极荣耀】航空母舰战斗群,或者可以相当于两枚DHS卫星杀手。你以为是【无极荣耀】捏橡皮泥啊?”

  “主人,你们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啊?”夜月的【无极荣耀】脑袋突然出现在我的【无极荣耀】上方吓了我一跳。有个蛇尾还真是【无极荣耀】方便,人多的【无极荣耀】时候只要把尽量多的【无极荣耀】部分直立起来就可以提高自己的【无极荣耀】身高,不过前面有什么也挡不住你地视线。

  我拍拍夜月地脸蛋:“我们说的【无极荣耀】东西是【无极荣耀】很深奥地,现在解释起来很麻烦。以后你会明白的【无极荣耀】。”

  “哦。”夜月忽然道:“对了主人。我刚刚又石化了一个人。”

  “恩。恩?”我一下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你把谁石化啦?”

  “他。”夜月向后一指,只见晶晶和玲玲抬着个石像进来了。

  “夜之子?”这个石像不是【无极荣耀】别人。就是【无极荣耀】那个特别腼腆的【无极荣耀】有女性恐惧症地夜之子。他现在已经变成了石像。而且摆着一副傻愣愣的【无极荣耀】造型。“你怎么把他石化啦?”

  “我不是【无极荣耀】故意的【无极荣耀】。”夜月立刻一脸委屈的【无极荣耀】道:“我当时正在向大家展示我的【无极荣耀】石化技能,原来的【无极荣耀】目标是【无极荣耀】一小片草地,结果他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然后就成这样了。”

  晕!夜之子无法走路,只能通过传送象鬼一样一点点的【无极荣耀】向前传,可不就是【无极荣耀】突然出现吗!

  “这要多长时间才能解开啊?”

  “不大清楚。”夜月像犯了错地孩子一样小声道:“我当时用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集中石化,目标范围小。但是【无极荣耀】威力大,而且他当时没有任何防御准备。属于直接命中,估计……估计时间会很长!”

  “大概要多长时间?”

  “至少这个数。”夜月伸出了一只手指。

  “一小时?还好,不算很长。”

  夜月颤巍巍地道:“不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天。”

  “什么?一天?传送殿那些人不是【无极荣耀】最长也不到一小时吗?”

  “那是【无极荣耀】我有意保留了力量,而且是【无极荣耀】一次石化那么大面积,更重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那些人战斗素质都不错,他们当时几乎都有防御意识。虽然躲不掉,但是【无极荣耀】可以加快恢复速度。可这位,他一点抵抗都没有,是【无极荣耀】真正的【无极荣耀】完全命中。石化术是【无极荣耀】一种半精神系半生命系的【无极荣耀】特种魔法,在石化瞬间对方如果存在抵抗意识,石化的【无极荣耀】效果就会大打折扣,可是【无极荣耀】他没有抵抗意识的【无极荣耀】被完全石化了。”

  我拍着自己额头道:“夜之子有女性恐惧症,越是【无极荣耀】漂亮地女人对他来说越恐怖。他当时突然传送到你们面前,一下看到你们这么多恐怖的【无极荣耀】面孔肯定当场就吓傻了,怎么可能想起来抵抗呢?”

  “恐怖的【无极荣耀】面孔?”小纯摸着自己的【无极荣耀】脸问晶晶:“我长的【无极荣耀】很恐怖吗?还能把人吓晕!”

  晶晶道:“主人说的【无极荣耀】夜之子有恐女症,对他来说越漂亮就越恐怖,主人这是【无极荣耀】在夸我们很漂亮。”

  “哦!这样啊!”

  我看向夜月:“想办法让他尽快恢复啊!”

  夜月立刻双手捂住自己的【无极荣耀】嘴猛摇头:“我才不亲他呢!”

  “那你有别的【无极荣耀】办法吗?飞吻可不可以啊?”

  “那没用。”

  维娜在旁边问道:“难道说石化后必须要夜月地吻才可以解开?”维娜刚看到夜月并不知道详细情况。

  我摇摇头解释道:“随着时间的【无极荣耀】推移石化会慢慢恢复,但是【无极荣耀】那个需要时间。而夜月的【无极荣耀】吻却可以立即解除效果。”

  维娜立刻对夜月道:“口水。解除石化的【无极荣耀】有可能只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唾液。”

  “唾液?”

  “与其慢慢研究。试试更快一些。”我直接跑到夜月面前伸出一只手:“借点口水。”

  “这……?太恶心了吧?”

  “你自己的【无极荣耀】口水,我都不嫌你恶心了,你自己担心什么?”

  “那好吧。”夜月小心地拉着我的【无极荣耀】手张开嘴让一点唾液流到了我的【无极荣耀】手心上。

  说实话,口水这东西确实满恶心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夜月的【无极荣耀】口水竟然是【无极荣耀】粉红色的【无极荣耀】,而且一流出来就带有一股浓郁的【无极荣耀】香气,传说中的【无极荣耀】蛇湮香该不会就是【无极荣耀】这东西吧?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无极荣耀】迅速的【无极荣耀】把这点粉色的【无极荣耀】唾液抹在了石化中地夜之子嘴唇上。

  “啊!”

  “啊!”

  两声惊叫,第一声是【无极荣耀】夜之子地,第二声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我刚抹了一点上去夜之子突然恢复了正常,结果他突然鬼叫一声吓了我一大跳。不过还别说。这蛇湮还真地有用。

  “会长。怎么是【无极荣耀】你啊?”夜之子总算恢复了神志。

  “废话,不是【无极荣耀】我你就得站到明天了。”

  “啊!”夜之子突然指着我背后又叫了起来。

  “你又怎么啦?”

  “女……女人!”

  晕!把这茬忘了。我转身对夜月他们道:“你们全体退到房间那边去。”

  “我是【无极荣耀】女神。给点面子让我站中间行不行啊?”维娜问道。

  “不行。”

  “好吧好吧!”维娜也无奈的【无极荣耀】跟着凌和夜月她们一起跑到房间那头地椅子上坐了下来。这下间隔拉大之后夜之子总算恢复了一些。

  我拍拍夜之子:“真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就没见过你这么窝囊的【无极荣耀】男人。武将军那么威猛的【无极荣耀】人,你这个孙子怎么一点没继承下来啊?”

  “隔代遗传不行啊?”(小知识:隔代遗传包括间隔几代人,并不是【无极荣耀】只有间隔一代才是【无极荣耀】隔代遗传。)

  “行行行。你今天不在云霄城摆摊,跑艾辛格来干什么?”

  “什么叫摆摊啊?我有店面的【无极荣耀】好不好?我的【无极荣耀】装备深度鉴定服务可是【无极荣耀】为你赚了不少钱,你别老寒碜我行不行。”夜之子自从开了那个店,说话都比以前利索多了。

  “好好好。跟你说点正事。”

  夜之子立刻道:“我正好也有正事和你说。”

  “那你先说吧。什么事?”夜之子拿出了一枚红色的【无极荣耀】水晶轻递给我。我伸手接了过来。“这是【无极荣耀】什么啊?”

  “终结之球。”

  “什么什么?”

  “终结之球。就是【无极荣耀】所有事物地终结点的【无极荣耀】意思。他还有个名字叫毁灭光球,可能你听过。”

  “毁灭光球?”我想了半天道:“还是【无极荣耀】没听过。”

  坐在房间那头地小纯忽然道:“我听过。以前欧洲黑暗神殿的【无极荣耀】血影骑士团曾经带着一件名为毁灭之光的【无极荣耀】神器横扫了大半个欧洲。后来光明神殿出动了12名神天使打算破坏这件神器,不过对方防卫太强。神器没有被破坏却意外滚进了双方法师对轰时形成的【无极荣耀】空间裂缝,之后听说神器从别的【无极荣耀】地方析出了空间通道,但是【无极荣耀】神器已经分散成了很多部件,而且掉在了世界各地。这个毁灭光球就是【无极荣耀】毁灭之光的【无极荣耀】一个部件。”

  我立刻转而问夜之子:“这东西怎么到你手上了?”

  “我收的【无极荣耀】。”夜之子笑着道:“因为这个零件单独存在时没有什么用处,所以对个别玩家完全没有意义,所以我劝说摹疚藜僖壳个人把它卖给我。”

  “你花了多少钱?”

  “100水晶币。”

  “你到是【无极荣耀】够大方。”

  夜之子道:“这个东西组合好之后就是【无极荣耀】毁灭之光,一个军团只要带着它打仗就可以所向披靡。”

  “难道这个是【无极荣耀】团战装备?”

  “当然。”

  我立刻认真地又看下这个球。激动的【无极荣耀】道:“真没想到一向腼腆的【无极荣耀】夜之子也能当奸商了。不错不错。”团战装备指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可以在50人以上规模的【无极荣耀】冲突中为全体参战的【无极荣耀】己方人员提供一些辅助属性的【无极荣耀】东西。我们行会有一面战鼓就属于这种东西,可以在战斗中提高本行会人员战斗力。其实吉祥和如意也算团战装备,因为他们的【无极荣耀】幸运是【无极荣耀】可以波及到我们行会地每一个人的【无极荣耀】。

  团战装备非常罕见,俗话说物以稀为贵,这东西就是【无极荣耀】极为稀少的【无极荣耀】类型,价格自然不低。再说团战装备的【无极荣耀】战斗的【无极荣耀】辅助效果确实很好,一个小行会如果携带大量辅助的【无极荣耀】团战装备,战胜比自己强大很多地大型行会也不是【无极荣耀】问题。所以考虑到实用价值这东西更便宜不了。最后,购买这种设备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有钱的【无极荣耀】大型行会,对大行会来说这种东西的【无极荣耀】价钱和效果的【无极荣耀】比值更高,因为团战设备为每个人都加一定的【无极荣耀】效果,人越多越有效,而价钱又可以让会员均摊。所以大行会一般会敞开收购,而且一向不还价。因为这些原因,团战装备几乎都卖的【无极荣耀】相当昂贵,而夜之子竟然只用了100水晶币就买了个部件,假如这东西有10个部件,哪怕每个100水晶币都是【无极荣耀】大赚特赚的【无极荣耀】交易。

  看到我在那里抱着毁灭光球拼命抚摩,夜之子道:“另外我还有一个消息你听了会更高兴。”

  “快说。”

  “我的【无极荣耀】特殊能力不是【无极荣耀】可以和装备交流吗?”

  “恩,我知道。”

  “而这个毁灭光球恰巧可以感应到其它零件的【无极荣耀】位置,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我们只要拿着这个就可以去找其他地那些零件。”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