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卷 第二章 天庭任务

第十卷 第二章 天庭任务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我走在大家的【无极荣耀】前面率先推开了会客室的【无极荣耀】大门。“二郎真君今天来艾辛格有何贵干啊?”

  “你是【无极荣耀】什么人?”二郎真君上下打量了一下我。“你是【无极荣耀】紫日的【无极荣耀】亲戚?”

  “算是【无极荣耀】吧?”我点点头。反正也解释不清楚,他认为是【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吧。“我是【无极荣耀】银月,行会副指挥。紫日现在被一些麻烦缠住了,暂时没办法见客,如果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先告诉我。”像说一个旁人一样说自己的【无极荣耀】名字感觉真别扭。

  “很重要的【无极荣耀】事情吗?”二郎真君有些担心的【无极荣耀】问道。“他大约需要多长时间才可以把手头的【无极荣耀】急事办完?如果不是【无极荣耀】非常紧急的【无极荣耀】事情,建议你们直接把他找来,我这边有更重要的【无极荣耀】问题。”

  “我想您错误的【无极荣耀】理解了我的【无极荣耀】意思。紫日他不是【无极荣耀】在处理什么事情,而是【无极荣耀】遇到了麻烦。事实上我们也希望他能快点摆脱出来,但这种事情我们帮不上忙。”

  “麻烦?可以带我去看看吗?也许我可以帮的【无极荣耀】上忙。”二郎真君说的【无极荣耀】到是【无极荣耀】很真切,就是【无极荣耀】不知道他是【无极荣耀】为了我们的【无极荣耀】交情还是【无极荣耀】确实因为手头的【无极荣耀】事情耽误不得。

  我略微思索了一秒就决定还是【无极荣耀】带他去看看,反正他也不算我们的【无极荣耀】敌人。二郎真君跟着我们到达了吉祥如意的【无极荣耀】安乐窝,大蚕茧已经被移到这里来了,两个小家伙的【无极荣耀】幸运属性可以帮助我度过难关,万一在蚕蛹期出现概率计算。有他们在,结果绝对不会太糟糕。

  二郎真君进入房间四下看了看,然后目光集中在了那个巨大的【无极荣耀】蚕茧上。他用手指着大蚕茧满脸诧异地看着我。

  “别怀疑,你猜的【无极荣耀】没错,紫日就在这里面。”

  “紫日难道是【无极荣耀】虫族?”二郎真君有些难以置信的【无极荣耀】问道。

  “这个怎么说摹疚藜僖控?”我思考了一下道:“应该说这是【无极荣耀】一个来自虫族的【无极荣耀】奖励,但是【无极荣耀】进化之前必须要经过一段蛹化期,我们并不知道到底要多长时间才能完成这个进化。所以紫日暂时没办法和你商量任何事情,如果你确实有什么急事的【无极荣耀】话可以先和我说。现在我可以全权代表紫日主持行会的【无极荣耀】一切事物。”

  二郎真君考虑了一下道:“我确实有很着急的【无极荣耀】事情。但是【无极荣耀】这个除了紫日别人恐怕帮不上什么忙。”

  “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事情呢?你不说出来怎么知道我们帮不上忙?”

  二郎真君点头道:“那好吧。事情是【无极荣耀】这样地。上次损坏的【无极荣耀】乾坤葫芦里跑出了大量妖魔地事情你们知道吗?”

  “这个紫日都告诉我了。”我点点头表示知道。

  “前几天有巡山大神发现了妖气,而且气息相当庞大。这些妖怪们似乎在集结,他们可能在计划着什么事情。我们这些神仙的【无极荣耀】仙气太明显,再笨的【无极荣耀】妖魔也知道我们的【无极荣耀】身份,所以……!”

  “所以你们希望我去帮你们查探一下是【无极荣耀】吗?”

  “不是【无极荣耀】希望你去。”二郎真君纠正道:“我是【无极荣耀】希望紫日去,可惜现在看到这似乎是【无极荣耀】不大可能的【无极荣耀】了。”

  老是【无极荣耀】装做自己不是【无极荣耀】自己的【无极荣耀】样子真不习惯,一不小心就说错话了。还好二郎真君没发现什么问题。“我们行会里的【无极荣耀】高手也不少,这件事情我们可以代为处理,你看怎么样?”

  “既然紫日现在没办法行动也只能这样了。”二郎真君拿出了一块玉递给我:“这是【无极荣耀】传讯玉石,放在你们行会,查到什么地话只要轻轻敲三下玉石,我们就会来这里和你们见面的【无极荣耀】。”

  我接过玉石转手递给玫瑰。“真君请放心,我们会尽快完成任务的【无极荣耀】。不过……!”

  我还没不过完二郎真君就抢先道:“你果然是【无极荣耀】紫日的【无极荣耀】亲戚,连性格都差不多。放心。天庭不会让你们白忙的【无极荣耀】,完事之后必然重奖。”

  “哈哈,真君说笑了。我其实只是【无极荣耀】想问下具体发现妖气的【无极荣耀】地点,不过既然天庭如此慷慨我们也不好扫了天庭的【无极荣耀】面子,那就先谢过了。”靠,神仙果然都是【无极荣耀】滑头。

  二郎真君笑着向我抱拳:“那就先告辞了。”

  “送真君。”

  等二郎真君离开艾辛格我才稍微缓了口气。玫瑰走过来问道:“你还真会敲竹杠啊!”

  “这种大财主不敲白不敲。不过妖界那边到底什么打算还真说不准。我得亲自去看看。”

  鹰有些惊讶的【无极荣耀】指指我地身体:“你就这样去啊?”

  “我也不想啊!可是【无极荣耀】能有什么办法呢?紫日那个身体还在蚕茧里面呢,只能用这个身体了。”

  “万一妖怪们袭击你怎么办?”红月问道。

  “不知道,我只能是【无极荣耀】试试看而已。反正这个小号才107级,挂一次也无所谓。”

  “那你不带些装备吗?”

  我指指那边的【无极荣耀】大蚕茧:“所有东西都在里面封着呢,你让我带什么啊?”

  “那就没办法了。”

  玫瑰问道:“要不然我和你一起去?”

  看大家听了玫瑰的【无极荣耀】话都有要跟我一起去的【无极荣耀】意思我赶紧伸手制止:“如果妖怪们承认我的【无极荣耀】存在,那就不需要你们帮忙,如果他们不承认,你们都跟我一起去也没多大用处。”

  玫瑰点点头:“那你小心点吧。”

  阿伟在旁边开玩笑的【无极荣耀】道:“要是【无极荣耀】碰到色狼之类地妖怪记得躲远点,你现在这身装备很容易引人犯罪的【无极荣耀】。”

  “别逼我出绝后龙爪手哦!”

  离开艾辛格之后我直奔督灵城旧址,现在那边已经变成妖怪窝了。上次我就是【无极荣耀】让妖怪们隐藏在这里借助上面城市的【无极荣耀】人气压制妖气地。现在这边应该变成妖怪总部了。

  出了传送阵先出城。然后走到了城市野外的【无极荣耀】墓地。这里是【无极荣耀】城市墓地,城市内的【无极荣耀】尸体基本都是【无极荣耀】埋在这里的【无极荣耀】。所以规模还算比较大。因为妖怪们大部分并不怎么喜欢水,所以督灵的【无极荣耀】入口已经改到这个墓地中来了,老放在护城河底下也不是【无极荣耀】办法。

  前往墓地的【无极荣耀】道路上没有什么玩家,那边并不是【无极荣耀】练级区。怪物很强大而且经验低,还不怎么出好东西。所以大家都懒得去。我一个人走在路上感觉很特别。身上的【无极荣耀】秩序套装因为我地法师职业自动变成了长袍形式。头上一个金色地魔法头冠,不注意看很容易被当成女孩子地头饰。披挂在肩膀上地半截式胸甲刚好到上腹部就没有了,法师柔弱的【无极荣耀】体质导致盔甲自动进化成短小轻薄形了。不过进化使盔甲看起来很像女式装备,早知道当初应该选战士的【无极荣耀】。腰上一条金色宽腰带,外面挂了一圈水晶,这可是【无极荣耀】行会高级人员的【无极荣耀】特殊待遇。腰带下面是【无极荣耀】超短裙一样的【无极荣耀】裙甲。裙甲这东西穿在战士身上没什么,但是【无极荣耀】配合上我里面穿的【无极荣耀】白色绣红边法师长袍就感觉很像裙子。背后那对权天使地翅膀更是【无极荣耀】要命。因为邪恶值没完全消干净,竟然还带着粉红色。

  在艾辛格的【无极荣耀】时候阿伟之所以和我开玩笑就是【无极荣耀】因为这一身行头实在是【无极荣耀】有些太女性化了,可我也毫无办法,毕竟这个外貌太女性化,就算不是【无极荣耀】法师类职业大概也很难被认为是【无极荣耀】男人。这不,刚走到半路就碰上从另外一条道过来的【无极荣耀】一群玩家。

  这帮人一共五个,四男一女,除了那个女人是【无极荣耀】法师外另外四个全是【无极荣耀】战士类职业。我的【无极荣耀】出现让他们立刻把目光转移了过来。其中一个高大的【无极荣耀】战士立刻走了过来。“请问下你是【无极荣耀】去城市墓地吗?”

  我点点头但是【无极荣耀】没有说话,而且脚下没有停下。

  他看到我点头立刻兴奋的【无极荣耀】道:“我们也是【无极荣耀】到墓地去的【无极荣耀】。你和我们组队吧?我们法师太少,多个法师练级比较快一些。”

  我摇摇头:“我不是【无极荣耀】来练级的【无极荣耀】,很快就要离开。”

  “哦,这样啊!那打搅了。”这个人还算比较有礼地退了回去,但是【无极荣耀】他身边的【无极荣耀】其他男队员立刻把他嘲笑了一番。

  我走在前面。他们五个跟在后面。快到墓地时那个女人追了上来。“你好,我叫火焰飞舞,认识一下。”

  “银月。”我和她握了握手。这个女人长的【无极荣耀】有点像红月,但不如红月漂亮。一身红色法师袍明显是【无极荣耀】很强力的【无极荣耀】火焰系法师。

  “你一个人来墓地干什么?”

  “秘密。”

  火焰飞舞看了看我知道我不想说只好识趣的【无极荣耀】退了回去,后面几个人和她议论了起来。我不管他们,加快步伐走到了墓地。虽然是【无极荣耀】大白天,但是【无极荣耀】整个墓地却阴森森的【无极荣耀】。白色地雾气弥漫在整个墓地周围,搞的【无极荣耀】光线相当昏暗。对我来说这里可谓超级危险,银月这个小号唯一的【无极荣耀】特长就是【无极荣耀】魅力,可亡灵系生物心智系免疫。魅力对他们无效。

  在墓碑之间穿行。忽然发现前方的【无极荣耀】浓雾中有个人形黑影在晃动。我拿出法杖小心的【无极荣耀】靠了过去,那个黑影却突然消失了。背后突然出现的【无极荣耀】异常感觉让我知道它就站在我身后。但是【无极荣耀】我没有回头而是【无极荣耀】突然一个后踢。

  “哎呦哇!”突然出现的【无极荣耀】惨叫让我惊讶的【无极荣耀】回头,结果看到刚才那个玩家队伍站在我后面,其中的【无极荣耀】一个人倒在了地上抱着男人最重要的【无极荣耀】地方在满地打滚。

  “不好意思,原来是【无极荣耀】你们啊!”

  地上那个家伙忍着疼痛坐了起来:“哇,小姐你不能温柔点吗?我不过是【无极荣耀】想搭讪而已,犯不着这么狠吧?”

  “我刚才看到一个鬼,正好你们就出现了,我把你们当成它了。另外,别叫我小姐,我是【无极荣耀】男人。”

  “哈哈哈哈!这是【无极荣耀】我听过最好笑地笑话。”地上那个家伙爬起来道:“小姐要是【无极荣耀】男人,我就去做变性手术当女人。”

  那个女法师对他道:“你还是【无极荣耀】做变种手术当猪比较好。”

  “那是【无极荣耀】什么?”一个战士发现了不对劲地地方。

  我回头果然又看到了那个黑影。“我刚刚就是【无极荣耀】在说它。”

  “好恐怖。”女法师赶紧躲避到了队员们的【无极荣耀】身后。

  “会驱散术吗?”一开始那个大个子问我。

  我摇摇头:“这种东西用不到那么麻烦。”说完我就在他们震惊地目光中走了过去。他们惊讶的【无极荣耀】看着我走到了那个黑影身边。然后向他们招手。他们还有些担心的【无极荣耀】慢慢靠了过来,好不容易才走到了我这边。

  我此时正站在一个面目恐怖全身血红的【无极荣耀】人形怪物身边向他们招手。“你们怕什么?它已经不会动了。”为了证实自己的【无极荣耀】话我还拍打了几下那个怪物。

  那几个战士胆战心惊地走了过来。“他……他真的【无极荣耀】不会动了吗?”

  我用力打了这个怪物一拳:“看到了?”

  那个高个子战士吞了口唾沫道:“小姐你胆子真够大地。”

  “再说一次,我是【无极荣耀】男人。这个东西叫防腐鬼尸,300级怪物,不是【无极荣耀】很厉害。”

  那个女法师快速的【无极荣耀】伸出脑袋道:“可是【无极荣耀】他好恐怖。”说完她又缩了回去。

  那个高个子战士也道:“你怎么把它定住的【无极荣耀】啊?”

  我招招手示意他们到怪物背后来然后指着怪物后颈处插着的【无极荣耀】一柄匕首。“插下去就行了,不拔出来它就不会动。”

  “那它就这么站着让你插?”

  我把手指伸到了鬼尸的【无极荣耀】眼眶里转了一圈:“看到了?它没有眼睛的【无极荣耀】。只要你把自己鼻子堵上不呼吸它就不会有反应,这个东西和僵尸差不多。它是【无极荣耀】追着人气活动的【无极荣耀】。”

  一个看起来比较年轻地战士道:“冒昧的【无极荣耀】问一句,你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在医院工作啊?”

  “不是【无极荣耀】。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看你摆弄尸体跟摆弄人体模特一样。这个好象一般人顶不住不吧?我看到这家伙腿肚子就抽筋,现在还有些软呢。”

  那个女法师也拼命的【无极荣耀】点头道:“就是【无极荣耀】啊!活人没什么,骷髅我也不怕,就是【无极荣耀】这种有些腐烂还没完全烂完的【无极荣耀】最吓人,而且这个还有点变异,你看它的【无极荣耀】背上都长出刺来了。”

  “原来你们是【无极荣耀】觉得恶心啊?”我脚下一扫把这个防腐鬼尸弄倒,咔嚓一声把它的【无极荣耀】下巴扮开。伸出一只手从它的【无极荣耀】嘴里伸了进去。旁边的【无极荣耀】五位玩家看地一阵恶心。我把半个胳膊都伸了进去终于摸到一个硬硬的【无极荣耀】东西,捏住用力拽了出来。那是【无极荣耀】一枚绿色的【无极荣耀】水晶,刚一离开鬼尸的【无极荣耀】嘴,鬼尸就化为一阵黑烟消失了。“现在就不怕了吧?诶?你们吐什么啊?”

  “呕~我肯定你以前当过验尸员。”那个大个子的【无极荣耀】战士边吐边说。

  我站起来道:“我开饭店的【无极荣耀】,专门卖人肉包子。”

  旁边那个年轻地战士脸的【无极荣耀】肌肉有些抽筋:“哈哈,真是【无极荣耀】个冷笑话啊!”

  “凤龙。”一伸手,凤龙凭空出现站在了我的【无极荣耀】胳膊上。“把这个收起来。”我把绿水晶丢给凤龙。凤龙接住水晶迅速消失了。

  “你的【无极荣耀】魔宠?”女法师惊讶的【无极荣耀】问道。

  被我踹了一脚的【无极荣耀】那个战士道:“还是【无极荣耀】罕见的【无极荣耀】空间系摹疚藜僖控!”

  我没回答,转身向浓雾中走了过去。他们赶紧跟了上来。“你们跟着我干什么?”

  那位色狼战士道:“我们人多在一起安全一些。”

  “我不需要保护。”

  “是【无极荣耀】我们需要。”

  我无奈的【无极荣耀】笑着摇摇头。“随便你们吧,不过一会挂了别怪我。我是【无极荣耀】要去找一群很厉害的【无极荣耀】东西。我也许不会成为目标,但你们必死无疑。”

  “那也比被吓死好。”

  “你们这么害怕为什么非要到墓地来练级呢?森林里不是【无极荣耀】有现成的【无极荣耀】练级区吗?”

  那个年轻地战士道:“我们在练技能尸毒剑,必须在墓地练级才行。”

  我摇摇头转身继续走,嘴巴里还在数着墓碑。“第三百三十三块,再左转。间隔三块碑。哈哈,是【无极荣耀】这里了。”我在一块墓碑上用力踢了一脚,墓碑立刻向后退开了好大一截距离,一个幽深还带着蓝光地密道露了出来。

  “这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啊?”那五个人都惊讶的【无极荣耀】合不拢嘴了。

  “你们要是【无极荣耀】不想死最好现在就转身离开,但如果你们要跟进来,请帮我保密。”

  “那当然。”他们一起拼命点头。

  我带头向下走,当我们全都进入密道后上面地墓碑又自动回来把洞口遮挡了起来,这个动作又把他们五个吓的【无极荣耀】一阵哆嗦。

  向下走的【无极荣耀】时候我一直在数数,每级台阶一个数字,当到达三百时我停了下来。伸手在侧面的【无极荣耀】墙壁上用力一按。墙壁向下一陷然后自己向旁边滑开了。

  “原来还有密道!”女法师吃惊的【无极荣耀】道。

  我边向里走边解释道:“楼梯是【无极荣耀】假的【无极荣耀】。继续向下走就会穿过幻象通道进入黄泉界,以后就别指望出来了。”

  我们刚钻入墙壁就有一把剑顶在了我的【无极荣耀】脖子上。“好久没见到这么美丽的【无极荣耀】生物了。一定会非常可口的【无极荣耀】。”

  那五个家伙吓的【无极荣耀】转身想跑,但是【无极荣耀】大门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关了起来。他们全都像惊弓之鸟一样紧靠着墙壁不敢动。

  虽然我的【无极荣耀】脖子上顶了把剑,但是【无极荣耀】我比他们沉稳多了。我用一种命令式的【无极荣耀】口吻对黑影中剑的【无极荣耀】主人道:“去通知四位护法,紫日来了。”

  “紫日是【无极荣耀】谁啊?”拿剑的【无极荣耀】家伙从黑暗中走了出来,这是【无极荣耀】一个半人半鼠的【无极荣耀】妖怪。

  我还没有来及回答那家伙就被突然出现的【无极荣耀】一只拳头打趴下了,一个有着红色瞳孔的【无极荣耀】人走了出来。“阁下是【无极荣耀】紫日恩人的【无极荣耀】使者吗?”

  “算是【无极荣耀】吧。四大护法在吗?”

  “水虚护法在,其他三位都出去办事了。”

  “那带我去见他,我有紧要事情找他。”

  “请跟我来。”这个妖怪已经可以化为人形了,显示不是【无极荣耀】低级成员。他转身对刚才被打趴下的【无极荣耀】老鼠怪道:“以后再怠慢恩人的【无极荣耀】特使把你打回原形。”

  小妖吓的【无极荣耀】猛点头缩在一边不敢动了。后面那五位看到这个情况赶紧也跟了上来。

  我转身对那个刚才被打的【无极荣耀】老鼠精道:“你带他们五个上去杀点僵尸什么的【无极荣耀】,别让他们受伤了,知道吗?”说完我又对那五个人道:“有他跟着你们不用担心,上去练级吧。我还有事情,不陪了。”

  转身跟着这个人形妖怪一路穿过超长的【无极荣耀】通道进入督灵城,我惊讶的【无极荣耀】问恰疚藜僖堪面的【无极荣耀】妖怪。“怎么人变这么少了?大家都哪去了?”

  “这个……你还是【无极荣耀】见到水虚护法再问吧。”

  我看他似乎有些为难也就点点头没有追问了。跟着他很快就到了原来的【无极荣耀】督灵总督俯,现在成了妖怪们的【无极荣耀】指挥中心了。在会客室等了一小会水虚就到了。他看着我先是【无极荣耀】上下打量了一遍然后问道:“我们以前见过面吗?”

  “算是【无极荣耀】见过吧。”

  “难怪怎么感觉有种熟悉的【无极荣耀】气息。”水虚示意我坐下来然后自己也坐下问道:“听说摹疚藜僖裤是【无极荣耀】紫日的【无极荣耀】特使,不知道这次来有什么事情吗?”

  “其实,我就是【无极荣耀】紫日。”我接下来要问的【无极荣耀】东西关系妖怪们的【无极荣耀】机密,不把身份搞清楚很难继续下去。

  水虚也是【无极荣耀】老妖怪了,心思极为深沉,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并没太大惊讶的【无极荣耀】表现。“能解释下吗?”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