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卷 第四章 诈骗专家

第十卷 第四章 诈骗专家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玫瑰对红月道:“道理很明显。紫日一直以来的【无极荣耀】努力就是【无极荣耀】要让我们成为中间人,这个身份决定了四大势力的【无极荣耀】交涉直接影响我们的【无极荣耀】利益。如果天庭和妖界的【无极荣耀】力量对比像美国和伊拉克一样,那天庭的【无极荣耀】行为必然是【无极荣耀】直接消灭而不是【无极荣耀】谈判。既然不谈判了,还要我们这些中间人干什么?反过来,如果谈判双方的【无极荣耀】力量对比非常接近,谁都不愿意让步,那我们的【无极荣耀】价值就体现出来了。他们的【无极荣耀】对话越艰难我们赚的【无极荣耀】差价越大,他们谈的【无极荣耀】次数越多我们好处越多。一切就是【无极荣耀】这么简单。”

  “那现在艾辛格的【无极荣耀】这些天兵怎么办?”红月问道。

  我无所谓的【无极荣耀】道:“先养着呗。等天庭把内部那些神仙处理完了自然会来接他们,你们还怕他们回去不给我们三分面子吗?神仙也有自己的【无极荣耀】交际圈,这些人回去带动身边的【无极荣耀】熟人的【无极荣耀】观点,我们救了这些天兵实际上拉拢了三四倍的【无极荣耀】人数,最终这将导致天庭对我们做整体的【无极荣耀】政策倾斜,这就叫群众效应。”

  “你怎么想到的【无极荣耀】啊?”鹰感叹着:“这么滑头的【无极荣耀】政策你都能想到。”

  我摇着头道:“这可不是【无极荣耀】我发明的【无极荣耀】。”

  “那是【无极荣耀】谁?”红月好奇的【无极荣耀】问道。

  “我也不知道发明者是【无极荣耀】谁,不过我们国家一直在用这个政策。你们没发现吗?我们国家对非洲国家的【无极荣耀】援助都是【无极荣耀】直接针对平民,中间不经过当地政府。直接向老百姓发放物资,帮助他们修路盖房。非洲那些国家乱地很,三天两头换政府,但是【无极荣耀】我们支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平民,所以不管哪个政府上台,对我们国家永远是【无极荣耀】亲切的【无极荣耀】。我就是【无极荣耀】借鉴了这个方法。天庭的【无极荣耀】高层虽然不经常换,但是【无极荣耀】我们接触不到那些高等成员。所以我把目标定在了这些低等成员身上。一个集团中如果全体成员都达成某种共识,即使个别高层反对也是【无极荣耀】没有意义的【无极荣耀】。”

  “你就一坏蛋。别人都被你算的【无极荣耀】死死的【无极荣耀】。”鹰笑着道。

  “我平时还真很少算计人,费神啊!没听说心眼多地人都是【无极荣耀】未老先衰吗?哦,对了。”我拿出一块玉递给鹰。“你们一会用这个把二郎神找来,告诉他这里的【无极荣耀】情况,让他安排天兵返回天庭地事情。还有,到时候多挤点眼泪,一定要把我们说成那种做了巨大牺牲的【无极荣耀】英雄。鹰你要是【无极荣耀】不善于搞这个可以让玫瑰上。”

  玫瑰走过来接过玉片:“还是【无极荣耀】我来吧。鹰能挤出眼泪才叫怪呢。不过你为什么不亲自去呢?”

  “我还得去妖族那边。他们那边肯定正在开庆祝大会,趁大家心情好多敲诈点好处才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我又不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要帮妖怪们颠覆天庭的【无极荣耀】势力,我是【无极荣耀】要收中介费的【无极荣耀】。”

  金币在旁边大喊着:“那你快去吧,别给我面子,下手狠点。”

  “去。以后还想不想赚啦?杀鸡取卵那就是【无极荣耀】一次,养只鸡才能长期吃鸡蛋!敲诈也得看分寸!”

  玫瑰问道:“需要我们和你一起去吗?”

  “不用。到那边你们也说不上话,还是【无极荣耀】我一个人去的【无极荣耀】好。”

  这次离开艾辛格我学乖了,事先带了大量地传送卷轴在身上。顺便弄了匹亡灵战马并向维达借了条带兜帽的【无极荣耀】黑色长袍。钢爪属于战斗型魔售,并不适合长距离当坐骑用,银月过度衰弱的【无极荣耀】身体走路又太艰难,弄匹马才是【无极荣耀】上上选,至于袍子,那东西主要是【无极荣耀】用来遮挡我的【无极荣耀】容貌的【无极荣耀】。

  这次跑到墓地的【无极荣耀】时候守门的【无极荣耀】妖怪主动就帮我把马牵了过去。我直接被带进了督灵城内部。整个督灵现在是【无极荣耀】妖山妖海,满城的【无极荣耀】妖魔鬼怪。我地身份比较秘密,这里都是【无极荣耀】新收的【无极荣耀】妖怪,大部分都不认识我。对于我这么一个在街道上行走的【无极荣耀】生物,妖怪们都很好奇。不过为我引路的【无极荣耀】大妖怪震慑力十足,没有哪个妖怪敢贸然靠近。

  进入领主俯的【无极荣耀】大殿,四大护法已经站成一排等在大门里了,他们身后还站着大批生面孔,看起来也是【无极荣耀】新发展的【无极荣耀】骨干力量。六扇黄铜大门在我身后轰然关闭,所有地窗户也被关了起来。我非常潇洒的【无极荣耀】一张双臂把披风甩了下去。两个小狐狸精准确的【无极荣耀】接住披风站在门边守侯着。

  “感觉怎么样?”我向四大护法挑挑眉毛。

  水虚满面笑容的【无极荣耀】道:“爽。多少年了!总算出了口恶气。”

  一身火红的【无极荣耀】银谣满眼春色的【无极荣耀】看着我:“真难想象。你这个没有什么力量的【无极荣耀】生物居然可以旦夕之间做到我们妖族多少年未能完成的【无极荣耀】心愿,看来当初真是【无极荣耀】看走眼了。不过你现在的【无极荣耀】这个身体到是【无极荣耀】更让我好奇。水虚说摹疚藜僖裤和紫日共有一个灵魂。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吗?”

  “不是【无极荣耀】我和紫日。我就是【无极荣耀】我。这个身体叫银月,那个身体叫紫日,两个都是【无极荣耀】我,而且不可能同时活动,因为我只有一个灵魂。”

  银谣点点头:“听说摹疚藜僖裤还帮忙收治了大量受伤地天兵,为什么不干脆让他们死掉呢?”

  “拜托,表面上我还和天庭有合作关系地,怎么可能见死不救?看到机会不要放过,但也绝对不能去贪小便宜。这次用一个灵脉换十几万天兵你们已经赚大了,为了那点伤兵给天庭留下把柄就是【无极荣耀】因小失大了。再说了,天庭越是【无极荣耀】信任我,你们不也更安全吗?”

  全身都裹在黑色披风里的【无极荣耀】琼霖问道:“你为什么这么倾向我们?”

  “因为和你们合作利益更大一些。”

  “天庭给不了你什么好处吗?”

  “那到不是【无极荣耀】。乱财大气粗你们和天庭没地比。人家是【无极荣耀】国王,你们也就算小地主。那根本不是【无极荣耀】一个级别地。”

  银谣问道:“那你还说我们利益大?”

  “对。你们确实和天庭没法比,但就是【无极荣耀】因为天庭太强大太富有了,所以和他们在一起根本捞不到多少好处。你们虽然并不富裕,但你们起码知道和我公平合作。给你们帮助,你们会用相等的【无极荣耀】报酬来答谢我,可天庭做不到这些。天庭太强大了,他们总认为我们是【无极荣耀】他们的【无极荣耀】子民。他们总认为我们为他们办事是【无极荣耀】应该的【无极荣耀】。虽然他们也给我点好处费,但那就是【无极荣耀】赤luo裸的【无极荣耀】剥削。他们吃肉喝汤只让我舔盘子。你说我帮你们还是【无极荣耀】帮他们?”

  “这么说来你确实很亏啊!”银遥点着头道。

  我笑着道:“所以你们可别学天庭,吃肉起码给我留点汤。”

  “为什么你自己不吃肉?”

  “想吃肉就要去猎杀那些有肉的【无极荣耀】东西,我没有你们的【无极荣耀】尖牙利爪,还是【无极荣耀】老老实实地跟着喝点汤安稳一些。”

  银遥放浪的【无极荣耀】大笑着:“哈哈哈哈,这是【无极荣耀】我听过最好笑地笑话。说的【无极荣耀】好象你很弱似的【无极荣耀】。”

  “哎!我的【无极荣耀】苦你们不知道啊!就算我自己的【无极荣耀】生命安全都没啥保证的【无极荣耀】。一大堆人看着我的【无极荣耀】这个位置,谁都想把我辛苦建立地东西全部推翻然后自己站在这个位置上,谁又知道我的【无极荣耀】辛苦!高处不胜寒啊!”

  毕陀道:“我是【无极荣耀】粗人。你们说的【无极荣耀】我理解不了,不过银……银……你叫银什么来着?算了我还是【无极荣耀】叫你紫日吧!你说的【无极荣耀】那些我都理解不了,不过在我们这里只论实力和恩怨。我们妖怪不喜欢讲那些乱七八糟的【无极荣耀】东西,只要有恩的【无极荣耀】就报,有仇的【无极荣耀】就打。这次你帮了我们大忙,我们四个已经商量过了。我们打算让你再帮个小忙,顺便也算报答你了。”

  “等等等等。你说什么意思?我没明白。你说让我帮忙算报答我?”

  水虚把毕陀推到一边,自己走了出来道:“这家伙嘴笨。你跟我们进来,我们慢慢告诉你。”

  银遥立刻过来拉住我:“对对,快跟我一起进去,我们坐下再说。顺便告诉下姐姐我,你这皮肤怎么保养的【无极荣耀】啊?滑地像寒玉一样。”

  “拜托,不要趁机卡油好不好!”我一把想推开银遥的【无极荣耀】色狼之爪。可惜银月力量太小,完全没反应。

  “姐姐我可是【无极荣耀】女孩子,我都不在乎了,你一个大男人怕什么?”

  “你是【无极荣耀】女孩子?拜托,都一把年纪了不用这样吧?”

  银遥狂笑着道:“哈哈,告诉你个秘密。我们黑斑王蟒寿命可以和神龙比肩,折算成人类的【无极荣耀】年龄比例我应该才24岁,虽算不上懵懂少女,和老太婆总还有很大差距吧?”

  毕陀在旁边笑着道:“银遥你还真是【无极荣耀】死性不改,采阳补阴也看看对象啊!这可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大恩人。”

  说着说着已经到了内殿。外面那些妖怪都没敢跟进来。除了四大护法之外都站在了门外并主动带上了门。

  水虚坐下道:“刚才毕陀和你说的【无极荣耀】小忙实际上也有一定危险,不过相比之利益来说还是【无极荣耀】相当划算的【无极荣耀】。本来这个忙你应该很容易完成。但你现在……!”水虚伸手示意了一下我地身体。“所以……!”

  “没关系。”我开口道:“我又不是【无极荣耀】就一个人,我的【无极荣耀】行会也有人啊。”

  “这个,恐怕你不能带自己行会的【无极荣耀】人去。”

  “为什么?”

  “因为我们希望你帮的【无极荣耀】忙是【无极荣耀】去当年废弃的【无极荣耀】妖王殿帮我们拿回妖王的【无极荣耀】烙印之环。那个地方现在被天庭严密监控着,你的【无极荣耀】人如果万一被发现了,对你们行会恐怕不大好。”

  “那我要是【无极荣耀】被发现了还不是【无极荣耀】一样?”

  “你不用担心。”水虚道:“你的【无极荣耀】灵魂被大量怨灵包裹着,那里的【无极荣耀】守卫为了防止我们这些妖魔进入,专门设置了显灵阵。一旦你们进入那个区域,所有隐形之类的【无极荣耀】法术都将失去作用。伪装根本无法起作用,在那个大阵地范围内能看到地不是【无极荣耀】你本身而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灵魂。天庭有很多方法追踪灵魂,如果你们行会地人和你一起去,肯定会被追查到。但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灵魂被大群怨灵包裹着,没有人可以直接看到你的【无极荣耀】灵魂,所以谁没办法通过锁魂之术追踪你。你这个银月的【无极荣耀】身体和紫日那个身体如果是【无极荣耀】共用同一个灵魂,应该就没有任何可能被发现。冤魂就是【无极荣耀】你地伪装。”

  “那我一个人也打不过守卫啊!”

  琼霖从衣服里摸出了一枚水晶球。“这是【无极荣耀】记忆珠,里面存有妖王殿的【无极荣耀】密道图。你可以借助密道秘密潜入,尽量不要被守卫发现,如果实在不行你可以利用妖王殿地机关对付守卫,反正你又不是【无极荣耀】要消灭守卫,只要你拿到烙印之环就可以了。”

  “你们说这是【无极荣耀】为了报答我,帮你们拿这个烙印之环对我有什么好处?”

  “妖殿内有很多宝贝,我们当年被围剿根本没把东西拿走。而天庭的【无极荣耀】神仙是【无极荣耀】找不到我们的【无极荣耀】东西的【无极荣耀】,只要你拿的【无极荣耀】到,那些全都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

  我露出了会意的【无极荣耀】微笑:“了解。另外问个问题。你们为什么不自己去?”

  琼霖有些生气地道:“你难道认为我们没有试过吗?天庭就是【无极荣耀】不想让我们这些妖魔进入,所有的【无极荣耀】路口都设置了妖魔陷阱,只要是【无极荣耀】妖族靠近全都得完蛋。你不是【无极荣耀】妖族,虽然有冤魂却并不会触动警戒法阵,除了你我们是【无极荣耀】没有办法的【无极荣耀】。”

  “诶,对了。如果我从行会外面找几个人去帮忙你们认为可行吗?”

  “这到是【无极荣耀】可以。”水虚道:“只要不把你们行会牵连进来就没问题。随便找些零散的【无极荣耀】冒险者帮忙。天庭发现他们只是【无极荣耀】零散的【无极荣耀】人员肯定认为是【无极荣耀】我们雇佣了这些人,天庭还不至于对这些散户下手,所以你不用担心他们因为嫉恨你牵连他们而把你的【无极荣耀】消息透露出去。不过你一定要找以前没有联系的【无极荣耀】人,免得被天庭查出来就麻烦了。”

  “这个我在行。”

  接过那个记录珠我仔细的【无极荣耀】把妖王殿地所有情报都硬背了下来,这个珠子是【无极荣耀】实物,带出去就有成为证据的【无极荣耀】可能。所以硬记才是【无极荣耀】最安全的【无极荣耀】。把所有要点记熟之后把珠子还给了琼霖然后迅速返回艾辛格。刚到会议室就和二郎神撞个满怀,幸好没把珠子带出来。

  “银月?”二郎神认出是【无极荣耀】我之后立刻把我扶了起来,但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脸色一变忽然严厉的【无极荣耀】问道:“为什么你身上有这么重的【无极荣耀】妖气?”

  糟糕!刚刚从妖怪窝里出来,身上没妖气才叫奇怪呢。不过我可不是【无极荣耀】一般人,这种事情越怕越容易露馅,还不如反过来倒打一耙。“嗨,别提了!”我先用自己地行动给二郎神定个基调,让他感觉我是【无极荣耀】受委屈了。

  “到底怎么了?”二郎神果然中招,责问变成关问了。

  “天庭让我探察消息之后我不是【无极荣耀】告诉你们那个地方可能是【无极荣耀】陷阱吗?”

  “恩。”二朗神点头道:“刚刚我来之前玉帝还在后悔没听你的【无极荣耀】建议先调查清楚就贸然出兵,没想到遇到这么大损失。这次真是【无极荣耀】亏大了!”

  我装的【无极荣耀】痛心疾首的【无极荣耀】样子道:“不管怎么说消息是【无极荣耀】我送出来的【无极荣耀】。虽然我当时提醒了你们可能是【无极荣耀】个陷阱,但因为我们没能查清楚让你们蒙受这么大损失。我心里也难过啊!”

  “你不要自责了,这不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错。”二郎神已经完全不记得刚才责问我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了。

  打岔结束了,现在我需要赶紧把事情再拉回正题上来。光打岔只能隐瞒一时,回去之后二郎神反而会更怀疑,但是【无极荣耀】我自己把跑偏的【无极荣耀】话题引回来就不一样了,这就显示我心中坦荡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无极荣耀】。欲擒故纵这种经典战术用来骗人也满合适地。我接着开口道:“神君刚才不是【无极荣耀】问我为什么一身妖气吗?”

  “对啊!”二朗神这才突然想起来我身上有严重妖气这件事,不过此时他已经完全没有往坏地方面去考虑了。

  我解释道:“看到你们受损这么严重我就打算去追查一下到底怎么回事,结果你猜我碰到什么了?”

  “你碰到什么了?”

  “我碰到了妖怪们的【无极荣耀】大队。你们袭击黑梁山地时候他们一直就在附近,只不过因为黑梁山的【无极荣耀】妖气太浓遮住了大家的【无极荣耀】感觉,所以我们都没发现。刚才我去的【无极荣耀】时候刚好被我碰上,我本打算一路跟踪看看他们的【无极荣耀】老巢在什么地方好回来报告给天庭补偿我的【无极荣耀】过失,没想到半路就被发现了。多亏我机智的【无极荣耀】原地隐藏了起来并放出假的【无极荣耀】目标引开了妖魔们,要不然可真危险了。不过我虽然被发现却因祸得福。”

  “哦?怎么回事?”

  “那些妖怪中居然有四个妖族护法,他们当时就在我藏身地不远处谈话。要不是【无极荣耀】我当时把自己埋在地下,附近又是【无极荣耀】城市,人气比较大盖住了我的【无极荣耀】气息,以他们的【无极荣耀】能力肯定能发现我。不过因为这些巧合,我没被发现。他们就在我附近谈笑这次的【无极荣耀】计划多么多么成功,然后我听到了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

  “他们在商量去什么妖殿拿个什么东西,距离稍微有些远,我也没听太清楚。”

  二郎神一听立刻把眼睛瞪的【无极荣耀】老大。“难道他们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妖王殿?”

  “对对对,就是【无极荣耀】那地方。”

  “没想到他们还不死心。”二郎神道:“不过没关系,有啸天犬守着大门,管他什么妖怪都别想溜进去。”

  晕!怪不然妖怪们进不去,搞了半天犬神蹲在大门口守着呢!我赶紧趁机打听情报:“神君到底安排了多少守卫啊?那个地方既然妖族想进去必然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好事,我们应该防着点啊。”

  “不必担心。”二郎神胸有成竹的【无极荣耀】道:“除了啸天犬还有灵德神将和一万天兵把守那里,加上那些大阵,守三五天不成问题。啸天犬脖子上还挂着我的【无极荣耀】传讯飞符,如果他们挡不住会用飞符通知天庭增援的【无极荣耀】。算上那张符飞回来的【无极荣耀】时间,顶多三五个时辰我们就能赶到了。”二朗神突然神秘西西的【无极荣耀】道:“告诉你个秘密,那个地方其实还有个麒麟藏在妖殿的【无极荣耀】妖王宝座下面,妖怪们只要一动宝座麒麟立刻杀出。就那一只顶阶天火麒麟就可以摆平妖魔了。”

  幸好我多个心眼先问了一下,要是【无极荣耀】贸贸然然的【无极荣耀】跑过去不死也得扒层皮,万一被抓个现行犯就更悲惨了。回头要让水虚先派几只小妖搞个佯攻,然后我找几个临时工跟着我一起从后面摸进去,至于那个麒麟,暂时想不到办法。宝座下面就是【无极荣耀】密室入口,那个烙印就在宝室里,麒麟也在里面的【无极荣耀】话我可怎么拿啊!

  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办法到时候再想也可以。先和二朗神闲话一段,然后把他送走了。等二朗神一走我赶紧掉头又回了妖魔总部,和水虚说了下大致情况。水虚拍着脑袋道:“怪不然每次派去的【无极荣耀】小妖就算从密道爬进去都被发现了,原来啸天犬有在妖殿当守卫。本来神仙对我们的【无极荣耀】妖气就敏感,这还一只犬神,能进去才有鬼呢!”

  我点点头道:“反正你今天晚上先派一支队伍去佯攻一下,队伍最好能大一点,不一定要做自杀式攻击,装做败退也可以。”

  “行,这个我来安排。”水虚点头应承了下来。

  我也点点头:“那其他的【无极荣耀】事情就交给我了,你等着我消息吧。”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