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卷 第七章 宝藏之争

第十卷 第七章 宝藏之争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靠,正要去找你们呢,快过来,帮你们介绍一下。”

  台阶下走上来的【无极荣耀】6个人一看职业就知道是【无极荣耀】白菜说的【无极荣耀】那几个朋友,不过他们的【无极荣耀】职业选择有点特别。白菜说这6个人中有两个普通骑士和一个斧战士,那两个骑士虽然是【无极荣耀】冷门却不如这个斧战士给我的【无极荣耀】震惊大。这个斧战士居然是【无极荣耀】暗精灵种族的【无极荣耀】,而且还是【无极荣耀】个女的【无极荣耀】。虽然她用的【无极荣耀】斧头比较小,但是【无极荣耀】用战斧的【无极荣耀】女性好象确实比较罕见。另外两个骑士都是【无极荣耀】男性,不过一个是【无极荣耀】罕见的【无极荣耀】骨灵骑士,另外一个则是【无极荣耀】几乎没人用的【无极荣耀】戒律骑士。三个站斗单位居然这么奇怪,搞的【无极荣耀】我一时之间有些傻眼。还好另外三个人表面看起来还算比较正常。

  白菜招手示意那几个人靠近一些。“来,介绍下。这位是【无极荣耀】我新认识的【无极荣耀】……。”

  “银月。”我抢在白菜前面自报家门,免得他又给我加个银月小姐。

  “你好。我是【无极荣耀】香草,大精灵族魔箭手。”那个站在队伍中间的【无极荣耀】精灵弓手第一个过来和我握手。男精灵我经常见,长的【无极荣耀】这么高大的【无极荣耀】却不多。这个精灵玩家身高起码两米,细长长的【无极荣耀】像根竹竿。

  “我叫律师,人族戒律骑士。”这个罕见的【无极荣耀】骑士终于也走了上来。看他长相一般却透着很沉稳的【无极荣耀】感觉,现实中教育程度可能比较高,很有知识的【无极荣耀】样子。

  “我叫死鬼,亡灵族骨灵骑士。第二职业是【无极荣耀】黑暗圣堂。”这个超帅的【无极荣耀】年轻人把我吓了一跳。

  “你是【无极荣耀】黑暗圣堂?还是【无极荣耀】双职业?”这个黑暗圣堂就相当于亡灵中地祭司,不能给别的【无极荣耀】族补血,却能给亡灵补充亡灵能量,而且折算成祭司的【无极荣耀】标准绝对能达到一个相当恐怖的【无极荣耀】水平。三到五个亡灵骑士加一个黑暗圣堂基本就已经很难打了,黑暗圣堂的【无极荣耀】负面魔法能把你砸的【无极荣耀】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被加持过的【无极荣耀】亡灵骑士更是【无极荣耀】刀枪不入,简直是【无极荣耀】台移动绞肉机。这家伙居然自己就是【无极荣耀】黑暗圣堂加亡灵骑士中地高级版本骨灵骑士。完全就是【无极荣耀】攻防一体生命无限的【无极荣耀】超级杀人机器。

  白菜骄傲地拍拍死鬼的【无极荣耀】肩膀:“你别看这小子年轻,他可是【无极荣耀】我们队伍里的【无极荣耀】主攻手。每次杀敌最多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他了。”

  我点点头。“黑暗圣堂我了解。如果是【无极荣耀】亡灵骑士加黑暗圣堂,绝对无敌。”

  死鬼尴尬的【无极荣耀】摸着后脑勺:“其实我也没那么厉害,只是【无极荣耀】比一般的【无极荣耀】玩家要突出一些而已。”

  “这么大人了,看到女孩子还脸红。”一个袖珍小MM跳了出来把死鬼推到了一边。“我叫金钥匙,兽人盗贼,你可以直接叫我钥匙。”

  “兽人?”

  金钥匙立刻把身子转了过来,她的【无极荣耀】屁股后面果然连着一条蓬松地大尾巴。“我是【无极荣耀】狐族。”

  “明白。狐族敏捷追加很高。而且智力也不低,非常适合盗贼这个职业。”

  “你好。”那个法师MM走过来向我行了个法师礼。“我是【无极荣耀】队长紫罗兰,人族战斗法师。”

  “你好。”我也向她行了个礼。

  最后那个暗精灵斧战士也走了过来:“我叫当当,暗精灵斧战士。”她说话的【无极荣耀】时候显得有些腼腆,我并没注意。

  介绍完之后白菜道:“银月有个任务要做,想和我们一起组队,我们去找个地方商量一下吧?”

  “还是【无极荣耀】去酒馆包了单间吧。”

  “太浪费了吧?”紫罗兰有些心疼的【无极荣耀】道。

  “我付钱。”一顿饭对我们这样的【无极荣耀】行会领导来说不算什么,不过单个的【无极荣耀】玩家可能不会经常去饭店。“我们在天亮前还不能去做任务。这个任务有开始时间,必须等今天早上的【无极荣耀】太阳升起来才可以动身。”

  “那好吧。”

  由白菜带路,我们很快到了一间比较大的【无极荣耀】酒楼,一进门店里的【无极荣耀】服务生就跑了过来。我拿出一枚水晶币用大拇指弹了起来,水晶币在空中发出龙吟般地翠鸣落到了服务生的【无极荣耀】手里。“给我间最好最安全的【无极荣耀】包间,这个是【无极荣耀】小费。”

  “请跟我来。”NPC服务生迅速的【无极荣耀】带着我们绕过了楼梯到了店后面的【无极荣耀】一个园子里。这边有一个小凉亭,旁边还有和清澈见底的【无极荣耀】大池塘,简直就是【无极荣耀】缩小地苏州园林。

  在凉亭里坐下后服务生立刻把菜单递给我,我随便点了点东西把服务生打发走了。紫罗兰有些惊讶的【无极荣耀】四下打量着。“以前我们也来过这里,怎么从来不知道后面还有个这么雅致的【无极荣耀】园林啊?”

  “因为你没给服务生小费。”我一边靠在座位上休息一边道:“每间上档次的【无极荣耀】酒店都有这样的【无极荣耀】包间,但前提必须是【无极荣耀】你给NPC服务生一个足够高的【无极荣耀】小费,否则你是【无极荣耀】进不来的【无极荣耀】。”

  金钥匙道:“这里的【无极荣耀】菜已经很贵了,我们哪还舍得给小费啊!再说了,那是【无极荣耀】NPC,又不是【无极荣耀】玩家。”

  “所以你们从来没见过这里。”

  白菜问道:“你说任务目标在碧海森林深处是【无极荣耀】吗?”

  “在碧海森林里?”紫罗兰惊讶的【无极荣耀】问道:“什么任务这么危险?”

  “认为内容是【无极荣耀】取得一些物品。我知道地图以及敌人的【无极荣耀】守卫情况。而且我也知道很多敌人不知道地机关暗道。我们地任务就是【无极荣耀】悄悄的【无极荣耀】摸进去把东西拿出来,就这么简单。”

  当当摇着头道:“我想不会这么简单吧?”

  “确实不简单。因为守卫是【无极荣耀】天庭地神将。二朗神地啸天犬也在其中。而且还有很多零散的【无极荣耀】魔兽。”

  “这个任务难度也太大了吧?”

  “虽然说敌人很多,但我不是【无极荣耀】要你们去和神将战斗,这个任务的【无极荣耀】关键是【无极荣耀】秘密潜入而非战斗。神将的【无极荣耀】战斗力非常强悍,除非是【无极荣耀】单个神将我们还有希望围杀,如果同时遇到两个,我们就必死无疑。但是【无极荣耀】我们并不需要去招惹神将,只要绕开他们就可以了。”

  金钥匙问道:“既然如此这就应该是【无极荣耀】个潜入任务了。与其这么多人一起不如你一个人反到安全些啊?”

  “单纯是【无极荣耀】潜入就算了,问题是【无极荣耀】那地方还有不少魔兽。这些魔兽和神将并不是【无极荣耀】一起的【无极荣耀】。神将虽然和魔兽互不侵犯。但魔兽会袭击我们。我自己才107级,找你们就是【无极荣耀】要你们帮忙对付魔兽。”

  律师道:“单纯是【无极荣耀】魔兽到没什么问题,但是【无极荣耀】我们能得到什么好处呢?你知道,这不是【无极荣耀】去组队练级或者打宝,我们这个队伍只担风险却没多少回报,你完成了任务是【无极荣耀】开心了,我们不能白干吧?”

  我一伸手凤龙飞了出来落在我的【无极荣耀】肩膀上。他们全都吓了一跳,不过看到凤龙这么老实的【无极荣耀】站在我地肩膀上就又恢复了正常。我从凤龙空间里拿了两只袋子出来放在桌上。“这是【无极荣耀】200水晶币和一枚中位魔兽卵,只要你们愿意和我一起去,不管任务成功还是【无极荣耀】失败,这水晶币都是【无极荣耀】你们的【无极荣耀】。但如果我可以完成任务,这枚蛋也是【无极荣耀】你们地。”

  “这是【无极荣耀】什么魔兽的【无极荣耀】蛋啊?”律师拿出了拿枚蛋仔细端详了半天。

  “阿尔萨丝丛林巨蟒,战斗等级600,成年体长度可达10丈。不但蛮力惊人还带毒素系伤害,自身闪电系抵抗,算是【无极荣耀】很强的【无极荣耀】战斗魔兽了。你们觉得这个报酬值得你们跑一趟吗?”

  “值得。”白菜欣喜的【无极荣耀】把蛋抱了过去,但是【无极荣耀】凤龙动作迅速的【无极荣耀】飞过去把蛋拿了回来,我也把钱袋里的【无极荣耀】水晶币倒了出来。

  白菜他们惊讶的【无极荣耀】看着我。我把蛋收回了凤龙空间然后把桌子上地水晶币一分而二,其中一半收回了袋子里。另外一半推了出去。“这半是【无极荣耀】定金,到了目的【无极荣耀】地给你们剩下的【无极荣耀】一半,完成任务离开森林后再把蛋给你们。”

  “行,成交。”

  正事谈完之后气氛就好多了,大家逐渐开始互相闲话一些平时的【无极荣耀】生活,不过主要是【无极荣耀】他们在说,我一般只是【无极荣耀】听。我的【无极荣耀】身份不能泄露,说多错多,还是【无极荣耀】不说的【无极荣耀】好。白菜和死鬼都表现的【无极荣耀】比较激动,不断的【无极荣耀】说着他们以前练级地事情。其实摹疚藜僖啃孩子都喜欢在漂亮女生面前表现自己。只可惜他们这次搞错对象了。我虽然一直在听他们说的【无极荣耀】经历,可眼神却一直在当当那里。这个女孩子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无极荣耀】感觉。说不上什么原因,反正就是【无极荣耀】古怪的【无极荣耀】很。席间她每次也老是【无极荣耀】偷偷打量我,但是【无极荣耀】眼神一接触到我的【无极荣耀】眼神立刻就慌张的【无极荣耀】避开了。

  我们在酒店里一直聊到天亮才离开,按照和四大护法当初地计划,水虚应该已经派出妖怪去佯攻过一次了,我现在去那些神将肯定会相对松懈一点。

  我从戒指里放出独角兽跳上去后周围一片倒吸气的【无极荣耀】声音,居然还有几个人开始流鼻血了。我开始还满想起来怎么回事,后来突然反应过来了。肯定是【无极荣耀】上马的【无极荣耀】时候长袍下摆甩了起来,我是【无极荣耀】男人没有女性玩家那种上马时按裙子的【无极荣耀】习惯,我就像平时一样大刀阔斧的【无极荣耀】跳了上去,结果那帮色狼就一个个脑冲血晕了过去。真不知道他们如果知道我是【无极荣耀】男人冒充的【无极荣耀】会不会把早饭都吐出来。

  “喂,发什么呆啊?快走啊!”白菜和死鬼居然也愣在那里不动了。

  紫罗兰上去对着他们两个的【无极荣耀】屁股一人一脚才把他们给踹醒了,赶紧爬上自己的【无极荣耀】坐骑跟了上来。

  这个小队的【无极荣耀】坐骑不全,除了三位骑士外谁都没有坐骑,为了提高速度我们只好一人带一个,分给我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斧战士当当。所有坐骑里就我地独角兽负重能力最强,当当虽然不算高大,可她手里地那柄大斧头也不是【无极荣耀】开玩笑地。没有高级生物根本驮不动她。

  向森林前进地路上坐在我后面的【无极荣耀】当当有些奇怪,先开始她总向后躲,中途独角兽跳一个木桩的【无极荣耀】时候她差点翻下去。我拉着她的【无极荣耀】手把她到了我背后紧贴着我然后把她的【无极荣耀】手环在了我的【无极荣耀】肩膀上。“扶着我就不会掉下去了。”

  她没回答我,不过却听话地扶住了我的【无极荣耀】肩膀,可是【无极荣耀】自从我让她扶着我之后她变地更奇怪了。她先开始是【无极荣耀】双手搭在我的【无极荣耀】肩膀上,然后没多久就滑到了我的【无极荣耀】腰上。我以为她觉得扶着肩膀不够稳,也没管她。以前带着玫瑰的【无极荣耀】时候有时候她坐我后面也喜欢抱着我的【无极荣耀】腰。骑车带过女朋友的【无极荣耀】男人应该都有体会。

  进入森林之后又走了一会,当当的【无极荣耀】手开始越环越紧。最后变成紧贴着我,而且双手还死死地抱着我不放。偶尔我扭头说话还能看到白菜和死鬼上窜下跳的【无极荣耀】向我这边打眼色,可我一转头他们又立刻停止了,明显那些眼色是【无极荣耀】打给当当的【无极荣耀】,可我不知道他们有什么好打眼色的【无极荣耀】。

  过了一会当当更不对劲了,她居然把脑袋架到了我的【无极荣耀】肩膀上,急促的【无极荣耀】呼吸搞的【无极荣耀】我耳朵好痒。我试着扭动了几下。她却贴的【无极荣耀】更紧,而且脑袋也伸地更靠前,几乎是【无极荣耀】和我脸贴脸了。在别人看来我们是【无极荣耀】两个女人,这样也没什么大问题,可我们不是【无极荣耀】很熟,不该这样啊!理论上讲被一个漂亮MM这么抱着对一个男人来说也算不错的【无极荣耀】享受,可我怎么总感觉有些别扭呢!

  当当算是【无极荣耀】很漂亮的【无极荣耀】女孩子,放到任何地方都算的【无极荣耀】上是【无极荣耀】出类拔萃的【无极荣耀】美貌。身为男人我不该觉得别扭,可我就是【无极荣耀】不舒服,老想挣扎,偏偏还挣不开。最后我突然想通了,为什么我会觉得别扭,其实很简单。我现在是【无极荣耀】变装中。别人眼中我应该是【无极荣耀】个女人才对,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当当依然对我发生兴趣,那么当当就很不正常了。这就是【无极荣耀】我别扭的【无极荣耀】原因,当当居然对女性打扮地我发生兴趣,明显是【无极荣耀】女同性恋吗!

  现在回想当当一直以来的【无极荣耀】表现根本就不是【无极荣耀】腼腆,一个能选择斧战士做职业的【无极荣耀】女孩子应该有很刚烈的【无极荣耀】性格才对,怎么可能这么腼腆,她那完全是【无极荣耀】因为看到喜欢的【无极荣耀】人而表现出的【无极荣耀】害羞,不是【无极荣耀】性格腼腆。这样一想更确定当当是【无极荣耀】个女同性恋了!

  我刚想出声拒绝,当当突然说话了。她用近乎梦呓的【无极荣耀】声音贴着我的【无极荣耀】耳朵说了声:“你好香!”

  “啊!”我因为用力从当当的【无极荣耀】魔爪下挣脱出来。结果直接从独角兽上摔了下来。

  白菜他们一路上的【无极荣耀】挤眉弄眼摆明了就是【无极荣耀】在暗示当当别太过分。可惜当当情难自禁,还是【无极荣耀】表现出了过激行为。我刚从坐骑上摔下来。白菜和死鬼就抢着过来扶,不过还是【无极荣耀】当当快一步把我拉了起来,毕竟她距离最近。

  紫罗兰教训着当当:“你也太不象话了,最起码要慢慢来啊!”

  听了紫罗兰地话我差点晕倒,合着她计划是【无极荣耀】让当当慢慢下手不是【无极荣耀】要阻止她啊!

  死鬼有些担心地问我:“你没吓到吧?”

  “没事没事,我理解。”这么多男色狼都没把我吓到,居然碰上个女色狼。还好我不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女人,要不然肯定被吓到。相信男同胞碰到这种事情应该都不会太慌乱,就算是【无极荣耀】同性恋,可当当毕竟还是【无极荣耀】和漂亮地女孩子,是【无极荣耀】男人都不会反感这样的【无极荣耀】女孩子的【无极荣耀】。

  白菜过来道:“要不然我们换坐骑吧?”

  “没事没事,大家上马吧。”我先让当当上独角兽,然后自己也爬了上去,不过这次我坐到了当当的【无极荣耀】后面。再让她那么抱着我怕自己再摔下来。

  重新上路之后当当明显变的【无极荣耀】沉没了,而且总是【无极荣耀】低着头没什么反应。我用一只手牵着缰绳,另一只手环住当当的【无极荣耀】腰,小丫头立刻身体一僵惊讶的【无极荣耀】回头看着我。我抬手把她的【无极荣耀】脸又转了回去,把嘴靠近她的【无极荣耀】耳边小声问道:“你知道自己很漂亮吗?”

  她又惊讶的【无极荣耀】转回头不过却被我又扭了回去。这次她乖多了,认真的【无极荣耀】点点头表示知道。

  “既然你知道自己很漂亮就该知道你对男人地吸引力很强。你这种年龄的【无极荣耀】女孩子应该正是【无极荣耀】憧憬爱情的【无极荣耀】年龄。”

  “我对你……!”她忍不住又转回了头但是【无极荣耀】很快又突然想起来把头转了回去。

  “你对我这不叫爱情。不对,这个,怎么说摹疚藜僖控!”我突然想起来自己和她属于异性,这样解释不大妥当。“你知道,你应该找个男孩子,比如说死鬼或者白菜那样的【无极荣耀】。”

  “我知道。”当当的【无极荣耀】声音小的【无极荣耀】像蚊子哼哼。

  “那为什么还喜欢女生?”

  “我不知道。开始的【无极荣耀】时候我觉得自己对感情没什么感觉。我长地很漂亮,这我自己也知道。我的【无极荣耀】家世还算不错。学习成绩也很好,应该有地普遍优点我想我都有。可是【无极荣耀】那些男生总是【无极荣耀】像苍蝇一样围着我。他们越接近我我越不喜欢他们。后来班上来了个新生,她和我一样也很漂亮,我们很快就混熟了,我发现自己逐渐喜欢上了她。可是【无极荣耀】后来她有了男朋友,而且转到别的【无极荣耀】系去了,渐渐的【无极荣耀】我把她也淡忘了,可是【无极荣耀】我却再也无法忍受男生的【无极荣耀】接近了。我只喜欢女生。”她突然又转了过来:“我真的【无极荣耀】喜欢你。我知道这可能给你造成了困扰,但是【无极荣耀】我希望你能接受我。”

  当当的【无极荣耀】话搞的【无极荣耀】我哭笑不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一个美女向你表白本来是【无极荣耀】件多么幸福地事情啊!可我有老婆的【无极荣耀】,更糟糕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现在还穿着女装。

  “这个……当当,我觉得你是【无极荣耀】个好女孩,但是【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你应该喜欢一个男孩子才对啊!”这话怎么这么别扭啊!

  “我就喜欢你!”

  苍天啊!现在的【无极荣耀】小丫头都怎么啦?我追玫瑰那会也没这么直接啊!“当当啊。告诉你个小秘密,你答应我不要说出去。”

  “恩。”

  “其实摹疚藜僖控,我不是【无极荣耀】女人。”为了摆脱这个小丫头我也不得不稍微透露一点消息了。

  当当看了我一眼。那眼中的【无极荣耀】幽怨简直像千年怨妇:“你就这么着急要摆脱我吗?”

  “我说真的【无极荣耀】。”

  当当的【无极荣耀】眼睛里闪着泪光。“就算你想拒绝我起码也找个像样点的【无极荣耀】理由啊!”

  晕!现在这身打扮确实是【无极荣耀】说不清楚。我一激动干脆拉起当当地手从我的【无极荣耀】领口塞了进去。“现在相信了吗?”

  “我不嫌弃你平胸。”当当一句话让我再次摔了下去。白菜他们在后面一幅惨不忍睹的【无极荣耀】表情,不过这次他们都没过来帮忙。

  我尴尬的【无极荣耀】重新爬回独角兽的【无极荣耀】背上。“我说当当啊!这个,我其实已经有老婆了。”

  “那你带我去见她。我要和她公平竞争。”

  “我不是【无极荣耀】说摹疚藜僖壳种游戏里乱喊的【无极荣耀】老公老婆,是【无极荣耀】真地老婆。我已经结婚了,有结婚证的【无极荣耀】。”

  “你是【无极荣耀】荷兰人吗?”

  “不是【无极荣耀】,怎么啦?”

  “我们国家什么时候允许同性恋结婚啦?”

  “我不是【无极荣耀】告诉过你我是【无极荣耀】男人了吗?”

  “还是【无极荣耀】骗我。”

  “好好好。我跟你说不清楚。等任务结束后我带你去见她就知道了。”

  “好吧。”当当总算稍微放松了一点,不过这之后她简直变成了牛皮糖一样粘在我身边,直到进入妖殿范围她都没离开我超过3米远。

  我们到达妖殿时才九点多,森林里雾很大,不过这对我们有好处。放出毛球兽去帮我们探路,小东西一跳一跳的【无极荣耀】就不见了。毛球兽是【无极荣耀】一种比较高级的【无极荣耀】魔兽,具备辅助魔法攻击的【无极荣耀】作用,但是【无极荣耀】他自己没啥战斗力。之所以毛球兽适合探路,主要原因是【无极荣耀】这种小东西和森林里的【无极荣耀】仓鼠很像。重兵把守的【无极荣耀】地方人过不去,他却可以过去。守卫根本不会对这种遍地都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小东西产生什么兴趣。

  妖族的【无极荣耀】妖殿并不是【无极荣耀】在地上的【无极荣耀】。这个和欧洲地黑暗神殿到是【无极荣耀】很像。小毛球在地面上蹦蹦跳跳地到达了大致区域,在我的【无极荣耀】心灵引导下他很快就发现了那个入口。控制毛球兽地戒指上面浮着一个气泡。从这个气泡里可以看见毛球兽看见地东西。毕竟是【无极荣耀】租用的【无极荣耀】魔兽。和自己的【无极荣耀】魔宠没办法比,心灵控制是【无极荣耀】单向的【无极荣耀】,毛球兽的【无极荣耀】消息还要靠这个戒指传回来我才看的【无极荣耀】见,而且这个戒指还要占用一个戒指位置,幸好小号两手空空,要不然还不知道要往哪带呢!

  妖殿的【无极荣耀】入口在一个小山坡地半腰处,能看到一扇巨大的【无极荣耀】石门斜斜地靠在山体上。这个就是【无极荣耀】妖殿的【无极荣耀】入口。正常情况下它由几个幻象法阵遮挡着,但是【无极荣耀】现在的【无极荣耀】妖殿已经被废弃多年了。而且当初天庭占领这里的【无极荣耀】时候破坏的【无极荣耀】也很严重,所以这些法阵一个都没有在运转。

  从门外看不到守卫,我命令毛球兽靠近那个通道看看。山体上的【无极荣耀】石门只剩下右边半个门板斜挂在门框上,地上还有不少碎石,可能它们就曾经是【无极荣耀】那左半扇门。进入大门就是【无极荣耀】一条斜向下的【无极荣耀】通道,里面用淡淡地绿色荧光,虽然不怎么亮。至少不影响看路。

  我很快就发现了传说中的【无极荣耀】神将,一共两个,就靠在通道最下面的【无极荣耀】出口处,两个神将似乎在聊天,不过租的【无极荣耀】毛球兽不带听觉传输,我光看到嘴动就是【无极荣耀】不知道他们说什么。

  “果然是【无极荣耀】有守卫呢。”白菜站在我身后看着戒指上的【无极荣耀】气泡道。

  紫罗兰着急的【无极荣耀】问道:“我们怎么进去啊?”

  我先从身上拿了另外一半水晶币给他们然后道:“我们不走这条路,这个是【无极荣耀】主道,另外一边还有个密道。我们从那边进去。”

  密道就在大门旁边不太远的【无极荣耀】地方,妖怪们真是【无极荣耀】聪明,把密道修在大门旁边,谁也想不到。入口是【无极荣耀】一块被大量植物遮挡的【无极荣耀】石板,白菜和律师一起把这个石板给挪到了一边,下面果然是【无极荣耀】有个洞。就是【无极荣耀】窄了点。

  死鬼第一个跳了下去,我第二个,当当跟在我后面。这下面就是【无极荣耀】一个圆形小石室,石室地内部空间是【无极荣耀】个圆柱体,周围的【无极荣耀】墙都成一定弧度组成了这个圆形的【无极荣耀】房间。

  金钥匙四下研究了一下没发现什么可疑的【无极荣耀】东西于是【无极荣耀】抬头问我:“接下来该怎么走?”

  我用太阳之杖照了下地面,在房间的【无极荣耀】地面中心点有个圆环凹槽,槽内有一滴红色的【无极荣耀】液体,这滴红色液体像水银一样聚集成一个点停在环中。

  “这是【无极荣耀】什么啊?”当当看着地面上地这个东西问道。

  “这是【无极荣耀】机关指示器。”我指指地面上的【无极荣耀】环:“这个房间一直在转动,所以你不知道机关在哪里。这个东西就是【无极荣耀】指示机关位置的【无极荣耀】。房间的【无极荣耀】地面稍稍有点倾斜,当房间转动时这滴红色的【无极荣耀】液体在环内因为重力而跟着转动。不管房间怎么转它始终将处于最低点。也就是【无极荣耀】倾斜靠下的【无极荣耀】一个方向。从这个环的【无极荣耀】中心点向这滴红色液体拉一条射线,射线与墙壁的【无极荣耀】交接点就是【无极荣耀】机关所在方位。这墙壁上的【无极荣耀】砖都是【无极荣耀】可以拿下来的【无极荣耀】。砖外面那个房间才是【无极荣耀】真正地房间,机关就在那个房间地墙壁上,不过这个内层的【无极荣耀】房间遮挡了视线,所以不靠这个东西你就不知道打开哪块砖才能看到机关。”

  “那把砖头一起拿下来就是【无极荣耀】了。”金钥匙想地方法还真是【无极荣耀】简单。

  “这里是【无极荣耀】有妖术支持的【无极荣耀】,房间上的【无极荣耀】砖一次只能拿一块下来,这块不放回去另外一块就拿不下来。而且每小时只有一次错误机会,要是【无极荣耀】弄错了就要等下一个小时重新来过。你要是【无极荣耀】想一块块试那就准备等个几年吧!而且这个内层的【无极荣耀】房间一直在转动,你就算一个个试一圈也未必能找对。”

  “好复杂的【无极荣耀】机关啊!这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地方啊?”紫罗兰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来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妖王殿,我根本不打算告诉他们。

  “别耽误时间了,快点来找下机关。”

  我们用一条绳子拉直了做成射线,经过环的【无极荣耀】中心和那个红点后连接到墙边的【无极荣耀】一块砖头上。我走过去从那块砖向上数了7块砖头,然后把第八块向下一按。那块砖头自动向内收缩了一段然后又弹了出来。我把这块砖头整个抽了出来,后面果然能看到一个红色的【无极荣耀】玉石。伸手进入把玉石用力按下去。房间突然一亮,下一秒我们已经在一个地下地通道内了。刚才的【无极荣耀】入口房间根本就是【无极荣耀】个传送阵。

  “我们这是【无极荣耀】在哪里?”

  “通道最下面。”我一边向前走一边道:“这个秘密通道直通大厅,我们要找的【无极荣耀】东西就在大厅的【无极荣耀】宝座下面。但是【无极荣耀】千万要记住,大厅才是【无极荣耀】最危险的【无极荣耀】地方,神将和啸天犬都在那里。”

  “知道了。”

  这个秘密通道虽然相当狭窄,但是【无极荣耀】它没有任何障碍,我们很快就到了大厅。只不过暂时还不能进去。我们的【无极荣耀】通道居然通到了妖殿大厅的【无极荣耀】下面,从这里可以进入大厅四周地墙壁和大厅中的【无极荣耀】柱子。这个大殿内地所有墙壁都是【无极荣耀】有夹层的【无极荣耀】。里面全都连接着密道,而且柱子也是【无极荣耀】空心的【无极荣耀】,全都能进去。我小心的【无极荣耀】爬到一个柱子底下然后钻了进去。

  这根柱子上雕刻着一只大妖怪的【无极荣耀】样子,而妖怪的【无极荣耀】一只眼睛是【无极荣耀】块水晶构成的【无极荣耀】。按照小孔成像原理我可以从柱子里看到外面很大范围内地东西,可外面的【无极荣耀】人就是【无极荣耀】看不见我。用一只眼睛贴着水晶四下瞄了一下,大殿里似乎是【无极荣耀】很平静。

  我向紫罗兰打了个手势,她立刻找到一面有浮雕的【无极荣耀】墙然后从墙上一只怪物的【无极荣耀】嘴里扔了块石头出去。仅仅就这一声不是【无极荣耀】很重的【无极荣耀】声音。大殿外面突然钻进来三个神将,而啸天犬居然一只就趴在我所在的【无极荣耀】这根柱子下面,怪不然刚才没看见他。

  我向站在我下面竖梯上的【无极荣耀】当当比了个捏鼻子的【无极荣耀】姿势,当当立刻把这个姿势传给其他人,大家看到这个手势都拿出了我给他们地面具带在了脸上。这个简单的【无极荣耀】防毒面具实际上不是【无极荣耀】真防毒,不过它可以对付水晶巧克力的【无极荣耀】气味炸弹。我可不想把自己熏晕过去。

  大家都带好之后我也带上了面具,然后从下面怪兽的【无极荣耀】嘴巴里把一个罐子塞了出去。罐子上有两根绳子,用其中一根把罐子慢慢放大地上。然后轻轻拉另外一根。另一根绳子是【无极荣耀】栓在盖子上的【无极荣耀】,我一拉绳子盖子就掉了。一种几乎看不见的【无极荣耀】淡红色气体从罐子里飘了出来。我赶紧把绳子收回来然后把怪兽浮雕嘴巴里地塞子塞回去,紫罗兰那边也赶紧把洞口的【无极荣耀】塞子塞上了。

  最先有反应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啸天犬,他先吸了吸鼻子,然后转了个身面对柱子这边。可能感觉到不大对劲,他慢慢的【无极荣耀】走了过来。但是【无极荣耀】刚走到一半,他的【无极荣耀】爪子突然停了在半空中,接着一声惊天动地的【无极荣耀】喷嚏,啸天犬直接把自己打了个跟头。爬起来的【无极荣耀】啸天犬连着打了一串喷嚏,突然,他似乎闻到了什么极度刺激的【无极荣耀】味道,突然惨叫着跑掉了。

  几个神将被搞的【无极荣耀】莫名其妙的【无极荣耀】,他们地鼻子还没有那么好,暂时没闻到味道。我没有等他们起作用,而是【无极荣耀】先从密道抄近路去拦截啸天犬去了。二郎神说传讯符在啸天犬身上。只要我把啸天犬抓住。天庭就不会知道这边受到袭击,这样地话就不会有增援了。

  啸天犬被那个气味搞的【无极荣耀】晕头转向。一路向出口疯跑。实际上妖殿地大厅离地面很近,但是【无极荣耀】妖怪们把道路修的【无极荣耀】九曲十八弯,只有这密道是【无极荣耀】直的【无极荣耀】。啸天犬跑的【无极荣耀】虽然快,但是【无极荣耀】路上弯子绕的【无极荣耀】太多,反到是【无极荣耀】我们先到了半路的【无极荣耀】一段通道等着他了。

  我个白菜就在通道两边的【无极荣耀】墙壁里等着啸天犬通过,半分钟之后啸天犬果然一阵风似的【无极荣耀】冲了过来。我和白菜同时拉下一个石柄,通道出口处的【无极荣耀】顶部突然打开了一块石板,接着一个和通道一样宽的【无极荣耀】石碾子掉了下来。这个东西起码有几百吨重,一落地就轰的【无极荣耀】一声搞的【无极荣耀】整个妖殿都是【无极荣耀】一抖。大厅里的【无极荣耀】神将感觉到了震动也离开了大厅。

  啸天犬跑的【无极荣耀】正欢,突然前面掉下这么大个石碾子把他吓了一跳。因为妖殿在地下,所以通道越靠里越低,石碾子立刻因为通道的【无极荣耀】倾斜而开始滚动。啸天犬果然是【无极荣耀】神犬,比一般的【无极荣耀】狗聪明多了。看到这个大碾子压过来,他的【无极荣耀】眼睛顿时瞪的【无极荣耀】像俩灯泡。丝毫没有犹豫,这家伙掉转身子拔腿就跑,那速度比来的【无极荣耀】时候还要快。

  啸天犬毕竟是【无极荣耀】狗,跑起来飞快。石碾子愣是【无极荣耀】追不上他。我和白菜直接把身边地另一个拉杆放了下来,通道前方一道石门立刻轰隆隆的【无极荣耀】开始下降。啸天犬看到这个石门之后立刻加快了速度,就在大门即将关闭的【无极荣耀】瞬间他竟然从门下面钻了过去。这个通道是【无极荣耀】为了坑那些神仙道士之类的【无极荣耀】人的【无极荣耀】,墙壁和那个碾子都是【无极荣耀】抗魔的【无极荣耀】,神仙照样拿它没办法。但是【无极荣耀】啸天犬速度太快,结果还是【无极荣耀】被他跑掉了。

  我和白菜看到没拦住啸天犬只好到下层去堵截。看到啸天犬过来了,我们一拉身边的【无极荣耀】锁链。通道两边地墙壁突然伸出了密密麻麻的【无极荣耀】钢钉,接着两边地墙壁开始向中间靠拢。这条钉板通道长度超过一千米。啸天犬正好在中间,就算他速度再快也别想出来了。

  啸天犬奋力向这边冲,可是【无极荣耀】就在他距离出口只有一百米不到的【无极荣耀】时候,两面带着钢钉的【无极荣耀】墙壁终于轰的【无极荣耀】一声互相合拢了,我和白菜露出了满意的【无极荣耀】笑容。但是【无极荣耀】我们刚准备离开,背后的【无极荣耀】墙壁却传出了一点动静。只见啸天犬的【无极荣耀】一个脑袋从钢钉与钢钉地缝隙中挤了出来,然后他又开始往外挤他的【无极荣耀】肩膀。狗的【无极荣耀】身体比人小。而且比较柔韧,这些钉板之间缝隙太大,除非你会变形术,否则人是【无极荣耀】肯定躲不过去的【无极荣耀】,可惜啸天犬居然就过来了。他愣是【无极荣耀】利用那些钢钉之间的【无极荣耀】小缝从中间挤了出来。

  “靠!”我和白菜忍不住同时骂出了声。

  就是【无极荣耀】这一声就坏事了。啸天犬的【无极荣耀】特长可不光是【无极荣耀】鼻子,狗耳朵也好的【无极荣耀】要命。啸天犬刚好从夹缝中挤出来,听到声音立刻扭头一张嘴。一道金色闪电直接命中我面前的【无极荣耀】墙壁,吓地我往后一靠。闪电打在墙壁上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居然被弹开了。不愧是【无极荣耀】妖怪全盛时期的【无极荣耀】老巢。连通道都是【无极荣耀】全魔抵抗的【无极荣耀】,啸天犬这一击连石头粉都没能打下一点来。不过我和白菜还是【无极荣耀】决定赶紧转移。真让他进来了,我们八个人都未必能搞的【无极荣耀】过这条狗。

  我们转移到了下层密道,可是【无极荣耀】啸天犬却没有走正规通道,他依然在不断的【无极荣耀】攻击着那个听到声音地地方。多说人性子倔叫驴脾气,我看应该叫狗脾气。啸天犬居然在原地连炸带挖硬是【无极荣耀】把通道打穿了。这家伙一个闪身就进了密道。左右闻了闻就准确无误的【无极荣耀】向我们的【无极荣耀】方向追了过来。

  匪徒逃跑的【无极荣耀】时候宁可被一大群警察追也不要被一条警犬追,我现在算是【无极荣耀】知道为什么了。这家伙鼻子灵,耳朵也好,就连全身最差的【无极荣耀】眼睛都比我们占优势。虽然他不认得密道的【无极荣耀】路,可凭借气味和声音他一路上完全没走错过一条通道,笔直的【无极荣耀】向我们追了过来。更糟糕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家伙速度超快,我们才跑了两层通道就被追上了。

  仰天一声长啸,啸天犬双眼瞬间变成了金色,全身黑色的【无极荣耀】长毛外面也多了一层金色火焰。我听二朗神说过,这是【无极荣耀】啸天犬的【无极荣耀】战斗形态。威力非常大。变身结束后啸天犬突然蹿了起来。第一个目标就是【无极荣耀】我白菜。

  白菜好歹也七百多级了,实力不算差了。横剑一挡。剑刃从啸天犬地上下颌直接横切而过。我们都吓了一跳,没想到啸天犬居然这么简单就被切成了两半。可是【无极荣耀】我们地笑容还没来及露出来,大家忽然发现啸天犬还站在原地。再回头,哪有什么尸体啊!刚才飞过来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个幻象。啸天犬利用这个时间差在聚集力量,突然一张嘴,无数白色地小点飞了出来。

  “快趴下!”

  我喊的【无极荣耀】稍微晚了点,不过好歹救了大家一命,可惜白菜和律师都中招了。刚才发射的【无极荣耀】白色的【无极荣耀】东西其实是【无极荣耀】犬牙,啸天犬的【无极荣耀】牙齿可以无限生长,刚才那招就是【无极荣耀】把犬牙发射出来当暗器用。我们背后的【无极荣耀】墙壁被打成了筛子,律师的【无极荣耀】盾牌上穿了三个洞,胳膊上在一滴滴的【无极荣耀】流着血。白菜受伤比较轻,只不过脸被划出了一个血道子。

  发射结束,大家还没来及爬起来,啸天犬突然扑了上来。当当猛然窜了上去一斧子劈向啸天犬的【无极荣耀】脑袋,啸天犬一歪头,一口咬在了斧头上。当当只感觉自己的【无极荣耀】手似乎砍到了墙壁,完全用不上力气。啸天犬一甩头把当当更横着扔了出去。当当落地后斧子也被啸天犬扔了过去,当当一个闪身,斧头插在了她刚才躺地位置上,斧刃上还有两排整齐的【无极荣耀】牙印。狗牙就是【无极荣耀】好,精铁战斧都能咬出牙印来!

  死鬼先给自己加了个亡灵血祭然后拿着剑就冲了上去,这个魔法加持过的【无极荣耀】骨灵骑士绝对是【无极荣耀】相当强悍的【无极荣耀】,可惜敌人比较变态。我都没看见怎么回事。就看到死鬼冲了过去,然后一声撞击声伴随着惨叫他又飞了回来。轰隆一声响。死鬼直接被扔进了墙壁里变成了人体浮雕。

  死鬼挂在墙壁上时间不长,墙壁突然倒塌了。不是【无极荣耀】向外倒,而是【无极荣耀】向内倒。几个拿着各色武器的【无极荣耀】金甲神将冲了进来。这下麻烦大了,打斗声惊动了外面的【无极荣耀】神将,他们居然打穿了墙壁冲进了密道。

  毫无悬念的【无极荣耀】几次重击我们8个一起飞出密道摔进进了妖殿地大厅,我刚好掉在宝座旁边。看着那些神将逐渐逼近,我打算破釜沉舟了。反正现在情况已经很糟糕了。不在乎再加一点。我一脚蹬在了妖王宝座的【无极荣耀】机关上,宝座立刻滑向了后面露出一个巨大地通道。

  一声巨吼声震的【无极荣耀】整个大厅一阵摇晃,一头威风凛凛的【无极荣耀】火麒麟从通道里走了出来。守门的【无极荣耀】神将哈哈大笑着:“哈哈哈哈!我们这些神将杀你足够了,何必连神兽也请出来呢!喂了神兽可是【无极荣耀】永世不得超升的【无极荣耀】。哈哈哈哈!”

  似乎为了配合神将的【无极荣耀】话,火焰麒麟底吼了一声,顿时火焰四射,差点烧到我们。我突然拿起法杖直冲向麒麟,因为不知道我要干什么。麒麟谨慎的【无极荣耀】后退了一步,结果反而把通道大门让开了。我根本没冲向麒麟,半路一扭头冲进了通道内。白菜他们到是【无极荣耀】很敬业,虽然知道打不过,还是【无极荣耀】毅然地站到了通道口挡在了那里。

  一开始说话的【无极荣耀】那个神将根本不着急,他大笑着道:“哈哈哈哈。别耍花样了。那下面是【无极荣耀】死胡同,除了这个入口没有第二条出路的【无极荣耀】。至于说摹疚藜僖裤想借助灵魂把这里的【无极荣耀】物品带走,那更是【无极荣耀】可笑。可能你还不知道吧。这里有灵魂禁锢法阵,死亡后原地复活。”

  神将的【无极荣耀】话把我吓住了。我真不知道这里原地复活。本来我想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只要拿到东西,哪怕掉个几级又怎么样。反正我等级低,想升级容易的【无极荣耀】很。白菜他们我可以出钱出装备补偿他们,相信他们也会同意的【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没想到这里居然是【无极荣耀】原地复活,即使我拿到东西也带不出去啊!

  就在我们紧张地后退时突然靠到了一道大门。原来密道打开后并不直接就是【无极荣耀】宝库,这里先是【无极荣耀】一段楼梯,楼梯后面还有个门。火麒麟一直就是【无极荣耀】隐藏在楼梯间里的【无极荣耀】。而那道大门他根本没进去过。之所以我知道他没进去过是【无极荣耀】因为门上的【无极荣耀】巨大封条还在。这是【无极荣耀】水虚说的【无极荣耀】证据。这个封条是【无极荣耀】妖王贴上去的【无极荣耀】,至尽还在只能说明神仙门打不开这道门。

  水虚告诉过我开门的【无极荣耀】咒语。我默念一遍,转身跳上去一把撕掉了封条。神将包括火麒麟地脸色瞬间都变了,他们以为我打不开封条,可是【无极荣耀】没想到我居然会开。大门在封条断裂之后立刻自动打开了。一片耀眼的【无极荣耀】金光刺的【无极荣耀】我都睁不开眼睛。

  虽然光线太亮我没看到里面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但是【无极荣耀】我估计肯定是【无极荣耀】黄金之类的【无极荣耀】东西,而且还是【无极荣耀】魔法加持的【无极荣耀】黄金制品,要不然不会这么耀眼。门外的【无极荣耀】人包括神仙们也都因为强光不得不用手遮挡住眼睛,勉强想看却什么也看不见,除了一片亮白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快阻止他。”神将虽然睁不开眼睛,嘴巴里却不断的【无极荣耀】喊着让火麒麟冲上来。

  火麒麟当然知道应该拦住我,可是【无极荣耀】他睁不开眼睛,想攻击又找不准方向,乱撞说不定还会伤到自己人。

  就在大家都极度紧张的【无极荣耀】时候金光开始慢慢暗淡了下去,看起来要恢复正常了。神将拿好了武器,火麒麟也准备了一口火焰就等着光线消失后把我们干掉了。光线逐渐淡化到一个可以睁眼的【无极荣耀】程度后就不再继续暗淡下去了,不光光线已经不强了,大门内的【无极荣耀】景象我们都能看见了。可是【无极荣耀】所有人都在看到里面地事物后愣住了。

  嗷!哇嗷!~火麒麟因为过度惊讶忘记控制火元素了,结果嘴巴里含着那口火焰全从鼻子里冒出来了,差点把他地脸都熏黑了。旁边的【无极荣耀】神将也差不多,他正在抱着一只脚原地跳,因为刚才看到门里地东西惊讶过度,手里的【无极荣耀】兵器掉下来砸了自己的【无极荣耀】脚。

  我站在门边上也傻眼了,一屁股坐在了台阶上。“这……这……这怎么可能?”

  ※※※※※※※※※※※※※※※※※※※※※※※※※

  本章1万2千,剩余7千。谁能猜到门里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