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卷 第十二章 仙佛分家

第十卷 第十二章 仙佛分家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玉帝听了我的【无极荣耀】话忍不住向我招招手示意我坐到他旁边的【无极荣耀】一块石头上。“你的【无极荣耀】方法很好,但驱赶妖族也非易事。最少你得先帮我把妖族的【无极荣耀】老巢找出来,知道他们的【无极荣耀】藏身之处好才好赶啊?”

  “这个只是【无极荣耀】时间问题,请玉帝放心。”

  玉皇大帝点点头:“佛宗还有一件事情让我很闹心。”

  “玉帝不妨说说看,说不定我有办法解决。”其实我就是【无极荣耀】不接这句玉帝必然也会说的【无极荣耀】,他摆明了就是【无极荣耀】找我来帮他办事的【无极荣耀】。

  玉帝先做思考状,然后开口道:“你知道佛宗的【无极荣耀】很多成员原属我道家所出吗?”

  我点点头:“我知道的【无极荣耀】不大详细,不过听说摹疚藜僖壳个很出名的【无极荣耀】斗战胜佛孙悟空就是【无极荣耀】道家出来的【无极荣耀】。”

  玉帝一脸后悔的【无极荣耀】道:“当初如来和我天庭签定那个什么人才交换计划,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同意的【无极荣耀】。”

  “什么人才交换计划啊?我好象从来没听说过啊!”

  玉帝摇摇头道:“那种倒霉协议我哪好意思出去宣传。佛宗得了便宜更是【无极荣耀】不说话了!你们不知道也是【无极荣耀】应该。”

  “这协议都说了些什么啊?”

  玉帝向太白金星招了招手。“你来说吧。”

  太白金星先行了个礼,然后开口道:“当年这个协议的【无极荣耀】主要目地是【无极荣耀】互通有无、互利互惠,按照计划天庭需要培训几个有实力的【无极荣耀】新成员。然后由佛宗去点拨其中几个归依佛宗。相对的【无极荣耀】,佛宗也需要培训几个新门徒归我仙门。”

  “那应该没什么问题啊?这不是【无极荣耀】很普通的【无极荣耀】合作吗?”

  “真要老老实实的【无极荣耀】合作到也算了,偏偏佛门和我们耍诈。我仙门之下出了一个孙悟空一个紫竹仙子,你们凡间可能只听说过西游记,知道孙悟空的【无极荣耀】事情,其实还有一个紫竹仙子,实力和孙悟空不相上下。这两个就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交换人才。”

  “既然你说佛宗使诈。他们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给了你们两个废物弟子啊?”

  “一点不错。”太白金星气愤地道:“佛宗派出的【无极荣耀】两个弟子,一个叫嘉贺。一个叫尼哞。佛宗地那些佛经到是【无极荣耀】背的【无极荣耀】滚瓜烂熟,战斗技能一样不会。你说我们天庭要俩书架回来干什么?我们又不念佛,要经书也没用啊!”

  “怪不然你们说亏大了呢!”

  玉帝忍不住道:“后来我们也曾经去要求他们换人,佛宗却说这两个是【无极荣耀】佛法最精湛的【无极荣耀】佛门弟子。”

  我点点头:“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两个确实是【无极荣耀】佛法精深,只可以都是【无极荣耀】佛经,没有实战内容。佛宗对文字游戏可是【无极荣耀】很在行,所有的【无极荣耀】佛经都基于悖论和假定基础两种经典的【无极荣耀】辩论思想。只要你去看,就一定会被绕进去。”

  玉帝疑惑的【无极荣耀】问道:“什么是【无极荣耀】悖论和假定基础啊?”

  “这个很难解释清楚,我打两个比方你就能大致理解了。悖论就是【无极荣耀】正反话。比如我说两句话。第一句的【无极荣耀】内容是【无极荣耀】:我下面这句话是【无极荣耀】正确地。第二句的【无极荣耀】内容是【无极荣耀】:我上面那句话是【无极荣耀】错误的【无极荣耀】。你说这两句到底谁对?”

  玉帝立刻开始小声的【无极荣耀】嘀咕:“上面的【无极荣耀】话是【无极荣耀】对的【无极荣耀】,下面的【无极荣耀】话是【无极荣耀】错的【无极荣耀】。如果上面这个是【无极荣耀】对地,那下面这句说上面是【无极荣耀】错的【无极荣耀】话就应该是【无极荣耀】说对了,可如果第二句是【无极荣耀】对的【无极荣耀】,那就说明上面的【无极荣耀】那句应该是【无极荣耀】错的【无极荣耀】。那上面那句说下面是【无极荣耀】错的【无极荣耀】话就该反过来理解为下面那句是【无极荣耀】错地……错……对……对……错……晕了!”

  我笑着道:“明白了吗?这就是【无极荣耀】悖论。你不管怎么理解都不对。”

  “明白了。”不光是【无极荣耀】玉帝,连下面的【无极荣耀】神仙一个个也猛点头。显然刚才也绕晕了。

  “那你说的【无极荣耀】那个假定基础呢?”太白金星问道。

  “这么说吧。”我解释道:“举个超级简单的【无极荣耀】例子。有人把自己的【无极荣耀】字画挂在绳子上做展览,你去看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在旁边放了个牌子,指示你走进了展览区背后的【无极荣耀】区域。于是【无极荣耀】你看到的【无极荣耀】字画,要么是【无极荣耀】白纸一张,要么只有印透纸张的【无极荣耀】几个墨点。此时别人在正面看字画,不断的【无极荣耀】表扬说字画多么多么好。可你死活就看不出来到底哪里好。原因就是【无极荣耀】你一直在看字画地背面,当然什么好都看不出来。”

  玉帝立刻叫了起来:“我明白了。这就是【无极荣耀】一上来假设一个错误地开端,然后不管你怎么努力也只能按照假设这个开端的【无极荣耀】人地想法走,因为你一上来就搞错了基础。”

  我笑着点点头:“玉帝明智。如果有人假设灵气这种东西不存在,你在这个基础上再研究法力当然不会成功。佛宗也是【无极荣耀】一样,为什么那么多人被套进去,实际上他也是【无极荣耀】假定基础。佛宗先假定人出生后受苦可以积德,然后下辈子转世可以享福,这样就把大家都拉入了他的【无极荣耀】怀抱。其实佛宗和转世一点不沾边,死人都是【无极荣耀】你十殿阎罗在管。他们根本没插手的【无极荣耀】权利。可是【无极荣耀】大家一上来就走入了误区。所以总是【无极荣耀】被骗。这次你们和佛宗签定的【无极荣耀】协议也是【无极荣耀】一样,你们以为互相交流人才。肯定就是【无极荣耀】拿最好的【无极荣耀】东西互相换,他们却利用这个漏洞给你们送了俩活书架过来,结果让你们吃了个闷亏。”

  玉帝有些伤感的【无极荣耀】道:“其实后来我们秘密接触过孙悟空和紫竹仙子,两人一直都很想返回仙门的【无极荣耀】。”

  我疑惑的【无极荣耀】看向玉帝:“他们想回来?以仙门的【无极荣耀】力量难道保不住他们吗?他们返回,佛门还能硬抢啊?”

  太白金星代替玉帝摇摇头说道:“孙悟空头上卡着个金刚头箍。紫竹仙子腰上有条翠玉环,只要观音的【无极荣耀】结咒一起,他们两个非疼地死去活来的【无极荣耀】,跑回来还是【无极荣耀】得乖乖回去,要么就只能活活疼死。”

  “紫竹仙子我不清楚。孙悟空的【无极荣耀】那个箍不是【无极荣耀】在成佛时拿掉了吗?”

  “拿掉?”太白带着嘲笑般的【无极荣耀】笑容道:“真拿掉就没有斗战胜佛了!孙悟空其实一直很怀念自己当年的【无极荣耀】受业恩师,而那个传说中的【无极荣耀】唐僧,不过是【无极荣耀】个狱吏。学会个紧箍咒专门负责看管孙悟空防止他逃跑的【无极荣耀】。佛宗一向标榜慈悲,成天念叨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最后呢?大家都到地狱去了。如来还不是【无极荣耀】坐在极乐世界享他地福?谁见他下地狱了?你们凡间流传的【无极荣耀】那些故事都是【无极荣耀】佛宗地宣传策略,观音其实就是【无极荣耀】佛宗的【无极荣耀】公关部形象大使,专门负责搞宣传的【无极荣耀】。”

  一个满脸煞气长相奇特穿着类似皇帝袍的【无极荣耀】官服的【无极荣耀】家伙也抱怨了起来:“那个观音最阴险,居然还搞出个送子观音说什么专治不孕不育,骗的【无极荣耀】一大群凡人跑去烧香拜佛,其实生不生小孩关她什么事?亡魂都在我十殿阎罗手里捏着,我们不把投胎的【无极荣耀】鬼魂送到那些女人身体里。怎么可能生地出小孩?她当自己是【无极荣耀】女娲娘娘可以随手造人啊?”

  一个长着龙角的【无极荣耀】仙官也站了出来,看起来肯定是【无极荣耀】龙王。他也愤愤不平的【无极荣耀】抱怨道:“就是【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那些佛宗一天到晚还搞什么普渡众生,帮老百姓求雨。我龙族八千司雨水兵,天庭还有雷电风雨四神,下个雨关他们佛宗什么事情?观音和如来谁会降雨?每次都是【无极荣耀】先从我们这里搞到哪里要下雨的【无极荣耀】情报,然后再去那个地方说帮老百姓求雨,纯粹是【无极荣耀】在骗吃骗喝。论下雨的【无极荣耀】本事,他们连妖怪都比不上。好些个妖怪到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确会降雨术。”

  那位阎王和这个龙王这么一说。其他的【无极荣耀】神仙立刻展开了佛宗批斗大会,什么乱七八糟的【无极荣耀】事情都出来了。反正总结起来就是【无极荣耀】一个意思——佛宗打着天庭地旗号在招摇撞骗。

  我赶紧开口打断众神仙的【无极荣耀】批斗大会,再这么说下去就要进入骂街阶段了。“其实我觉得天庭在力量上并不逊于佛宗,关键问题是【无极荣耀】仁德做的【无极荣耀】不够。”

  玉帝吓了一跳。“什么?还不够仁德?我们这都是【无极荣耀】捏着鼻子吞黄连了,还要怎么样啊?”

  我笑着道:“应该向佛宗多学习,人家把仁德都做到面子上。你们却把仁德都给做到里子上。所以你们不如他们仁德。”

  “那具体怎么办呢?”

  “天庭的【无极荣耀】问题属于长期积压问题,怀柔政策已经不行了。我看,干脆就快刀斩乱麻,做就做绝一点。”

  太白金星小心的【无极荣耀】问:“你什么意思啊?”

  “天庭的【无极荣耀】武力、人员数量、物资储备、势力范围,这一切地一切都比佛宗要优越一些。你们数数佛宗才几个人?天庭有多少人?再看看凡间。现在凡间都以为佛宗和仙门通属佛教范畴,而且大家都以为如来才是【无极荣耀】这个佛教的【无极荣耀】老大,你们不过是【无极荣耀】出来跑龙套的【无极荣耀】。混到这个份上已经不能再慢吞吞的【无极荣耀】了,一旦佛宗觉得自己势力扩张的【无极荣耀】差不多,开始排挤你们的【无极荣耀】时候,你们就毫无还手之力了。”

  “那我们要怎么解决呢?”

  “刚才各位上仙不是【无极荣耀】报告了佛宗假冒天庭势力抢功劳吗?那我们就干脆砸了他们的【无极荣耀】牌子。”

  “砸牌子?”

  “观音不是【无极荣耀】号称她能让那些凡人妇女怀孕生子吗?你们派些人去把所有送子观音庙都给盯紧点。凡是【无极荣耀】去那里的【无极荣耀】求子的【无极荣耀】人。把他记录下来。这些被记录的【无极荣耀】人,就让他绝后算了。”

  阎王一听吓了一跳:“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太毒了点啊?”

  “你是【无极荣耀】想毒一点还是【无极荣耀】打算被人取代?”

  “那我还是【无极荣耀】毒一点吧!”阎王赶紧坐下不说话了。

  我立刻又对龙王道:“你不是【无极荣耀】说佛宗地弟子总是【无极荣耀】先查出你们地下雨情报再跑到那些地方去假装求雨吗?”

  “是【无极荣耀】啊!”龙王诉苦道:“我每次拿到天庭的【无极荣耀】降雨令。他们就先一步到达假装求雨。其实摹疚藜僖磕里是【无极荣耀】他们求地雨。我们只不过是【无极荣耀】按章办事罢了。现在搞的【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龙王庙根本都没人拜,香火都快断了,我们四海龙王这段时间一直在啃老本,真是【无极荣耀】苦不堪言啊!”

  我点点头:“这也好办。玉帝以后依然照发降雨令,但是【无极荣耀】要给龙王一定的【无极荣耀】自由空间,允许龙王根据情况临时变卦。如果龙王到达下雨点发现佛宗又在冒充你们表演求雨,你们就立刻去别的【无极荣耀】地方下雨。或者干脆回家。反正他们求的【无极荣耀】地方你们都别下雨,多搞几次凡人就不会再相信他们的【无极荣耀】话了。”

  龙王听地直点头。玉帝也跟着表示同意这个方案。

  我又指着瘟神和衰神道:“佛宗不是【无极荣耀】说什么信仰他们,成天烧香就可以免灾去病吗?你们两个没事多出去转转,看到谁拜佛想去病消灾的【无极荣耀】,你们就在他家住一晚,别把人弄死,留口气就行,这样宣传效果更好。谁想拜佛消灾就让他霉到想自杀。谁想拜佛去病就让他病地连床都下不来。对了,道仙宗的【无极荣耀】仙子们刚才不是【无极荣耀】说佛宗喜欢搞什么功德香吗?”

  一个美丽的【无极荣耀】仙子站出来道:“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佛宗要信徒出钱帮他们修庙,有时候还用这些钱修路。虽然修路是【无极荣耀】好事,可还不都是【无极荣耀】用的【无极荣耀】那些信徒的【无极荣耀】钱,又不是【无极荣耀】佛宗自己修的【无极荣耀】路。凡是【无极荣耀】这些出钱地,他们就给一根香,说是【无极荣耀】公德香,回家点完之后把灰放在水里喝掉可以治病。”

  “那这些香真能治病吗?”

  “怎么可能呢!”仙子生气的【无极荣耀】道:“要是【无极荣耀】吃点香灰就治病。要大夫干什么?不过那些香确实是【无极荣耀】加持过一点微弱的【无极荣耀】法力,回去吃掉能提神,凡人不知道就以为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起作用了。”

  “那好。以后你们这些救伤的【无极荣耀】仙子除了继续自己的【无极荣耀】工作外,还要盯住那些拿了公德香的【无极荣耀】人,回去集中一下把消息送到阎王那里。”我又对阎王道:“你要是【无极荣耀】收到仙子给你的【无极荣耀】名单,晚上就让黑白无常去这些人家挨个点名。公德香变断魂香,我看谁还敢吃。”

  玉帝拍手道:“果然是【无极荣耀】够绝地,不过这样时间长了会出乱子的【无极荣耀】吧?”

  “我说过了,这是【无极荣耀】快刀斩乱麻的【无极荣耀】事情。佛宗和你们结合的【无极荣耀】太紧密,好多东西已经说不清楚了。他们就像毒药,已经渗透进你们的【无极荣耀】手臂了,现在想摆脱出来唯一的【无极荣耀】方法就是【无极荣耀】连自己地胳膊一起切掉。短时间内肯定是【无极荣耀】伤人伤己,但过了这个阶段就好了。以后你们要加紧宣传,学习佛宗那样,多派些低级人员出去跑跑。你们成天不和凡人接触。人家当然不知道你们的【无极荣耀】功劳了。以后要下雨。你们也派些道士什么的【无极荣耀】去做法,然后再下雨。要是【无极荣耀】谁做好事积德了。你们不要象现在这样给他点好处就跑了。要在空中显个灵让人家看见你们到了,最好再说几句话鼓励人家以后多行善积德,这样凡人就知道其实是【无极荣耀】天庭在管理他们的【无极荣耀】运数,不是【无极荣耀】佛宗在管他们。对了,还有阎王。你那边才是【无极荣耀】重点。凡人最怕的【无极荣耀】还是【无极荣耀】死亡,你们勾魂的【无极荣耀】时候不是【无极荣耀】要把这个人一辈子做过的【无极荣耀】好事坏事都要念出来吗?以后干脆就在人间讲,也别阴身了,就让他们看到你们勾魂并讲解公德和劣迹,特别要告诉那些拜佛的【无极荣耀】人,做好事算公德,信佛不算公德。看看以后谁还信他们。”

  二朗神在旁边道:“这样搞不是【无极荣耀】要打起来了吗?”

  “不打,你打算和他们结盟怎么着?”

  “好计策。”玉帝笑着对太白道:“把这些都记录下来,以后就按这个办。”

  “已经记下了。”

  玉帝立刻又对我道:“看起来你果然是【无极荣耀】对天庭有大用处。这次你得罪了佛宗,也算为天庭出去,你放心,我会派人保护你的【无极荣耀】。”

  “不用不用。”我可是【无极荣耀】双料间谍,身边跟一天庭的【无极荣耀】保镖,那我以后还怎么混啊?“其实玉帝真要有心,帮我多照看着我地城市就可以了。我个人根本不怕他们,冒险者地灵魂是【无极荣耀】不能被关押的【无极荣耀】,佛宗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这你放心。你地城市天庭定然帮你保着,佛宗不敢把你怎么样。”

  我先谢过玉帝然后道:“玉帝刚才说孙悟空和紫竹仙子想要回归仙门,不知道你们最近还有联系吗?”

  “当然有联系。你问这个干什么?”

  “如果方便的【无极荣耀】话,可以让他们来找我,或者告诉我一个时间地点和他们碰个面。仙佛两家的【无极荣耀】大本事是【无极荣耀】很多,不过我的【无极荣耀】旁门左道也不少。孙悟空头上的【无极荣耀】金刚头箍和紫竹仙子的【无极荣耀】翠玉环,用你们的【无极荣耀】正办法是【无极荣耀】打不开,或许我的【无极荣耀】歪点子反而有效也说不定。”

  玉帝一听立刻激动的【无极荣耀】问道:“你真的【无极荣耀】可以打开那两个东西吗?只要你能帮他们返回仙门,我可以赠送你10头古神兽帮你看家护院,随你征战沙场。”

  “那也没个准,不试试我也不清楚。不过既然玉帝开出这么好的【无极荣耀】条件,我肯定会拼命努力的【无极荣耀】。真要成功了我们就是【无极荣耀】互惠互利吗!”

  和玉帝聊了些无关紧要的【无极荣耀】东西之后我就被送回了艾辛格,这幅奇特的【无极荣耀】山水画也被留在了艾辛格。这幅画并非空间通道,从这里是【无极荣耀】无法直接到达天庭的【无极荣耀】,天庭的【无极荣耀】人也无法到达这边来。我刚刚和二郎神看到的【无极荣耀】实际上都是【无极荣耀】幻象,这个画里面的【无极荣耀】空间有点类似全息投影,可以进行远程会议,但是【无极荣耀】不能当通道用。玉帝说以后会安排人在这个空间里昼夜职守,要是【无极荣耀】有什么事情我只要派人进入这幅画的【无极荣耀】幻象空间就可以通知天庭了。

  关于孙悟空和紫竹仙子的【无极荣耀】事情,玉帝最后给出的【无极荣耀】方案是【无极荣耀】让我自己去找他们。到不是【无极荣耀】玉帝不想牵线,而是【无极荣耀】因为他们被佛宗看的【无极荣耀】死死的【无极荣耀】,根本没办法牵线。除非我自己到他们的【无极荣耀】洞府去找他们,否则他们是【无极荣耀】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和我见面的【无极荣耀】。不过玉帝给了两张详细的【无极荣耀】地图,想去的【无极荣耀】话也很容易。

  等二郎神离开了艾辛格我赶紧又杀到妖魔们的【无极荣耀】老巢,这两天就忙着天庭妖巢两边跑了。讲起来我是【无极荣耀】四大势力中间人,好象是【无极荣耀】满牛叉的【无极荣耀】,其实我也就一跑腿的【无极荣耀】。

  水虚他们看到我第一反应就是【无极荣耀】抓住我问有没有成功,我只好摇摇头。水虚有点神经质的【无极荣耀】问:“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天庭已经把法力转化掉了?”

  “不是【无极荣耀】。”

  “那是【无极荣耀】没偷到手?”银遥追问。

  “也不是【无极荣耀】。”

  琼霖跟着问:“那到底是【无极荣耀】怎么了?”

  “拜托,你们几个别那么心急好不好?你们以前也是【无极荣耀】见过大场面的【无极荣耀】,有些事情自己该清楚。天庭又不是【无极荣耀】菜市场,是【无极荣耀】能随便乱走的【无极荣耀】吗?这次天庭派了好多神仙来接我,一路把我护送到玉帝面前,回来的【无极荣耀】时候队伍又扩大了一倍,你说我怎么偷?”

  “那你看见法力了吗?”

  我有些不确定的【无极荣耀】道:“说起来满奇怪的【无极荣耀】。我在天庭里居然看到了三团紫色的【无极荣耀】光线。”

  琼霖看了下水虚道:“三团?难道是【无极荣耀】法力被分割了?”

  水虚摇摇头:“我又没看到,你问我,我问谁啊?”

  琼霖立刻转向我:“你可以判断妖气的【无极荣耀】种类吗?”

  我摇摇头:“三团紫色能量的【无极荣耀】大小各不相同,距离最近的【无极荣耀】一个在斗率宫里。另外两团一个在天台阁,另外一个在很远的【无极荣耀】地方,光能看到一点影子。”

  银遥道:“斗率宫那个可能性比较大,那是【无极荣耀】专门炼丹的【无极荣耀】地方。特别远的【无极荣耀】那个,我估计可能是【无极荣耀】嫦娥的【无极荣耀】玉兔。”

  “啊?玉兔也是【无极荣耀】妖怪?”

  “玉兔虽然是【无极荣耀】嫦娥的【无极荣耀】宠物,实际上却是【无极荣耀】正宗的【无极荣耀】妖怪。不过嫦娥的【无极荣耀】身份比较特殊,天庭对她一直是【无极荣耀】睁一眼闭一眼。三团妖气中天台阁那个也有一定可能性,不过你要是【无极荣耀】有机会去偷的【无极荣耀】话,最好先去斗率宫看看。”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