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卷 第三十六章 灭神

第十卷 第三十六章 灭神

  在佛陀惊讶的【无极荣耀】眼神中他的【无极荣耀】罩子突然不见了。禁魔领域专门封印各种魔法,碰上我们就死定了。真红和金币都是【无极荣耀】物理主攻型,我身边的【无极荣耀】人也不用说了,除了夜月偶尔用几个攻击魔法其他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物理打击,偏偏这个佛陀现在被封了魔力。

  意识到法师分身对他的【无极荣耀】危害,佛陀突然暴起向法师分身冲了过去。哪知道法师分身非常果断的【无极荣耀】把法杖一拔转身就跑。“护架!”

  “当你是【无极荣耀】老皇帝啊?喊什么护架?”战士分身一边和法师分身斗嘴一边站到了法师分身和佛陀之间。

  法师分身对着佛陀挥舞着法杖:“打不到!打不到!”

  佛陀气的【无极荣耀】嘴角直抽抽就是【无极荣耀】没办法,后面夜月再次冲了上来。人家一条大尾巴不管是【无极荣耀】跑是【无极荣耀】跳都比人腿好用,转瞬就到了佛陀身边。佛陀赶紧从身上摸出一对金环抵挡夜月的【无极荣耀】攻击,可是【无极荣耀】打的【无极荣耀】好好的【无极荣耀】夜月突然尾巴一甩把他扫了一个跟头。打了这么久佛陀光注意夜月有六只手还有一对带石化的【无极荣耀】眼睛,就是【无极荣耀】忘记了她还有条大尾巴。

  失去平衡的【无极荣耀】佛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夜月的【无极荣耀】护目再次一闪,他连忙一闪,可惜动作稍微慢了点,一条左臂完全成了石头。夜月的【无极荣耀】六柄蛇剑接二连三地插了下去。恐怖的【无极荣耀】攻击度让石化了一条胳膊的【无极荣耀】佛陀根本来不及闪避,闪开了五剑后肩膀中了一剑被钉在了地上。眼看着夜月的【无极荣耀】护目镜又要打开,这家伙狠绝地一扭身体硬是【无极荣耀】把肩膀连带石化的【无极荣耀】手臂一起撕裂了。金光闪过到是【无极荣耀】没流多少血,但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肩膀没能长出来。夜月闪亮的【无极荣耀】护目只把他的【无极荣耀】断肩及血液石化了。

  滚到一边的【无极荣耀】佛陀立刻跳了起来。但是【无极荣耀】我和战士分身却同时杀到,上下同时攻击。佛陀一闪身虽然让开了攻击却被我们抓出十几道血痕,狼爪可不是【无极荣耀】白长的【无极荣耀】。

  “岩刺枪阵。”真红一拳砸在地上,一道隆起的【无极荣耀】土块向着佛陀延伸了过去。虽然禁魔领域内无法使用魔法,但是【无极荣耀】战士类的【无极荣耀】技能是【无极荣耀】不受限制的【无极荣耀】。土堆一路延伸到佛陀脚下突然暴出一大片石笋拔地而起,佛陀虽然闪地够快还是【无极荣耀】被刮伤了几处。

  “重击冲撞。”晶晶借助石笋的【无极荣耀】掩护到了佛陀侧面,顶着盾牌一记冲撞把佛陀撞飞了出去。

  “旋风剑。”玲玲抓着圣剑以身体为轴原地旋转起来,剑刃像打棒球一样击中了被撞飞过来地佛陀,喀嚓一声漫天血雨,佛陀变成了两段飞了出去。这次他是【无极荣耀】再也跑不掉了。

  “这家伙可真够厉害的【无极荣耀】。”真红走过来踢了踢地上的【无极荣耀】半截佛陀身体。“我们这么多高手居然也这么费劲。”

  金币道:“我们够走运了。这可是【无极荣耀】佛陀。正常情况下应该是【无极荣耀】无法消灭的【无极荣耀】类型,这次算是【无极荣耀】碰到强强联手。而且还遇到了紫日的【无极荣耀】禁魔领域,活活被冤死的【无极荣耀】。”

  我笑着道:“他是【无极荣耀】够冤的【无极荣耀】。本来佛宗地大型咒法都满厉害的【无极荣耀】,可惜今天大部队都被天庭的【无极荣耀】队伍拖住了,他没有前面的【无极荣耀】护卫,没时间念咒。知道为什么佛宗每次遇到敌人都喜欢和别人先聊天吗?就是【无极荣耀】因为他们的【无极荣耀】咒法释放度慢,必须先借助聊天争取时间把法力聚集起来。也就是【无极荣耀】说他们一直在耍赖,你还没开打他已经在准备法术了。”

  金币突然转身向舍利塔跑了过去。“我看还是【无极荣耀】这些东西实惠一点。管他什么佛宗,先抢再说。”

  “好主意。”

  我们行会可不光打架厉害,抢东西度也不慢。别看这里有大大小小上千座舍利塔,我们只要动起手来就没什么大不了的【无极荣耀】,一会工夫就被我们席卷一空。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天兵队伍也把那些罗汉清理了一个七七八八,正在满寺院的【无极荣耀】追杀残余的【无极荣耀】罗汉。至于我们地玩家则正在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无极荣耀】翻箱倒柜拆房揭瓦,连柱子下面和牌匾后面都不忘搜查一番。打劫不彻底那叫白痴,反正都劫了,剩点东西人家也不会感谢你。所以还是【无极荣耀】拿干净比较好。

  金币和我的【无极荣耀】魔宠们一起把舍利塔都清理完之后就跟着我一起开始搜房子,可是【无极荣耀】我们刚搜了几间房间,忽然有个神将跑了过来。“紫日?紫日?”神将在外面大喊着我地名字到处寻找。显然在找我。

  “我在这里,什么事情?”

  他赶紧跑了过来。“千里眼现了如来和观音正在向这边赶来,玉帝亲自带人去挡了,但是【无极荣耀】恐怕拖延不了多长时间,天王让我通知你们见好就收。”

  “了解。”我一纵身跳上房顶,把小拇指放进嘴里吹了一声口哨:“风紧,扯呼。”

  我们行会和一般强盗可不一样,我们是【无极荣耀】有着军队素质的【无极荣耀】强盗。一声令下,跑的【无极荣耀】比兔子还快。来通知我们的【无极荣耀】神将都还没来及出寺院大门我们就已经跑没人了。小凤最后离开,一把火把寺院里带不走的【无极荣耀】东西全都烧成了焦碳。

  那个神将惊讶的【无极荣耀】看着我:“这是【无极荣耀】干什么?”

  “这叫毁尸灭迹。就说妖魔从这里经过时放火点燃了寺院,我们帮助救火才拖延了时间没追上妖魔。”

  那个神将傻呼呼的【无极荣耀】问:“可火是【无极荣耀】你们点的【无极荣耀】啊?”

  “当然是【无极荣耀】我们点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我说是【无极荣耀】妖魔点的【无极荣耀】,你不说我们不说佛宗又不知道。他们的【无极荣耀】人都死光了,这叫死无对证。没证据不能乱诬赖人吧?”

  “哦!明白了。”神将点点头满脸佩服地表情。

  我赶紧对他道:“别忘了一会叫些人手带上器具来装着在灭火,先博个印象分也是【无极荣耀】好的【无极荣耀】。”

  “我这就去和天王说。”神将赶紧离开。

  我们的【无极荣耀】队伍抢劫来的【无极荣耀】宝贝被迅集中到了玫瑰那里,让她用凤龙空间统一装运然后使用回城卷轴跑到艾辛格再把东西通过跨国传送阵送到天宇城去。如来和观音再厉害,就算他们能感觉到舍利子地气息。我把它们都动到欧洲去了,难道他们还能一路追过去不成?就算他们敢过去,估计沿途那些神教都不会那么简单放行的【无极荣耀】吧?欧洲黑暗神殿和光明神殿也不是【无极荣耀】摆假的【无极荣耀】啊!

  如来和观音得到这边的【无极荣耀】传讯之后立刻就向这边赶,半路上遇到了玉帝。玉帝一上来先说这是【无极荣耀】一场误会,说是【无极荣耀】下面的【无极荣耀】小兵之间生了冲突,最后造成混乱,并不是【无极荣耀】进攻。如来也不敢真翻脸,只好冷着脸听着。如来到也聪明,他自己拉住玉帝却把观音派了过来让她先到现场救急。玉帝虽然想把观音也拖住,可如来也不是【无极荣耀】好对付的【无极荣耀】主。一下也想不到办法只好先拖住一个算一个。

  观音一路上遭到了众多神仙的【无极荣耀】有意无意阻拦,虽然被她一路硬跑了过来却还是【无极荣耀】耽误了不少时间。等他到达的【无极荣耀】时候只看到满地尸体和无数已经被焚毁的【无极荣耀】山庙。天庭的【无极荣耀】天兵正在非常认真地清理尸体和救火。

  拖塔天王看到观音立刻迎了上去。“观音大士。”

  “天王,这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

  李天王也不是【无极荣耀】傻冒,能爬到这个位置多少也懂点东西。“唉!”上来先来个追悔莫及的【无极荣耀】叹气。“都是【无极荣耀】我地错!我们本来是【无极荣耀】去剿灭妖魔老巢的【无极荣耀】,哪知道妖魔太狡猾,居然冲破包围圈向里逃窜。我们一路追到这里,因为军队已经打乱了,不得不停下来整顿。结果耽搁了时间。于是【无极荣耀】我们就想直接借道穿过这苍茫山脉去追击妖魔,这样可以节约一些时间。大军在这山脉入口被佛宗守卫阻挡住了,先锋官来通知我之后我本要去前面交涉的【无极荣耀】,可不知道为什么前锋营的【无极荣耀】天兵居然和你们的【无极荣耀】守卫打了起来。后面的【无极荣耀】部队以为前面是【无极荣耀】遇到了妖魔了,就冲了上去,结果场面失控演变成了大规模对峙,还造成了不少伤亡。更没想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那些可恨地妖魔居然趁机从反方向杀了回来袭击了白云寺,而你们的【无极荣耀】守卫力量都在山这边,并不知道寺里出了事情。等我们现情况不对平息事件之后妖魔已经洗劫了白云寺还杀死了所有留守的【无极荣耀】佛友。我们和这边剩余的【无极荣耀】罗汉们又追了上去。结果妖魔们设计了陷阱,最后剩下的【无极荣耀】罗汉们因为冲在前面全都中了陷阱。唉!是【无极荣耀】我无能啊!”

  李靖这家伙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声泪俱下,奥斯卡最佳男主角估计也就这水平了。观音被说的【无极荣耀】一愣一愣的【无极荣耀】。明知这里面有问题,但是【无极荣耀】没有证据又不好作,只能咬牙忍着。我和二郎神就站在不远处看着,想笑又不能笑,真是【无极荣耀】憋的【无极荣耀】好辛苦。

  “带我去看看白云寺。”

  里靖转身向我使了个眼色,我赶紧跑了过去。“观音大士,在下是【无极荣耀】冰霜玫瑰盟地会长紫日我们曾经见过一面的【无极荣耀】。这次我也有参见围剿妖魔的【无极荣耀】行动,白云寺地妖魔就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队伍赶跑的【无极荣耀】,由我来带你过去吧。”

  观音什么都没说只是【无极荣耀】冷冷的【无极荣耀】看着我,我才不管她什么眼神,前面带路开始向白云寺跑。离开李靖他们一段距离之后观音突然贴近了一些并小声的【无极荣耀】说着:“我知道是【无极荣耀】你干的【无极荣耀】。”

  “那当然。当时天庭的【无极荣耀】军队正在抵抗妖魔主力,只有我的【无极荣耀】队伍有空,所以我们自然的【无极荣耀】顶上去和妖魔对抗保护白云寺了。”想诈我?当我是【无极荣耀】小白啊?

  “别和我装傻,我不是【无极荣耀】回答你刚才的【无极荣耀】话。我是【无极荣耀】说袭击寺庙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你们的【无极荣耀】人,你骗的【无极荣耀】过别人可骗不过我。”观音的【无极荣耀】声音冷的【无极荣耀】都开始掉冰渣了。

  “这是【无极荣耀】什么话?真是【无极荣耀】好心遭雷劈。大士是【无极荣耀】高人,我们知道自己不是【无极荣耀】对手。但我们也是【无极荣耀】有尊严的【无极荣耀】,要是【无极荣耀】大士这样诬赖我们别怪我翻脸。”

  “不错吗!敢翻脸了。”观音地声音一点波动都没有。“我知道天庭被你拉拢了,整个计划都是【无极荣耀】你策划的【无极荣耀】,你就是【无极荣耀】为了那些舍利子。”

  “大士既然这样说我不得不遗憾的【无极荣耀】说本行会对您的【无极荣耀】忍让已经达到极限了。从此之后我们互不相干。哼!”我转身就要走。

  “抢了我们地东西这就想跑吗?”

  我又转了回来。“怎么?你还打算强留下我不成?”

  “那可说不定哦。”观音的【无极荣耀】脸上出现了一丝戏谑的【无极荣耀】笑容。

  我突然笑了起来。“观音大士真会开玩笑。”

  “谁和你开玩笑了?”

  我开始有意无意的【无极荣耀】向观音靠近。“大士这么说可不好。”

  观音冷笑着:“你靠过来想突然袭击干掉我吗?你还真是【无极荣耀】够天真的【无极荣耀】。你以为就凭你也可以瞬间解决掉我吗?十个你加在一起也挡不住我一招。”

  此时我已经挪到了观音身边,距离近的【无极荣耀】已经可以用暖寐来形容了。我笑着点点头:“大士说的【无极荣耀】有道理,你确实不是【无极荣耀】我能够战胜的【无极荣耀】。不要说我们还有这不到半尺的【无极荣耀】距离,哪怕就是【无极荣耀】这样。”我已经伸手牵上了观音的【无极荣耀】胳膊,没想到看她三四十岁地面貌,皮肤到是【无极荣耀】好的【无极荣耀】很。“我依然是【无极荣耀】伤不到您地。”

  观音虽然没有挣扎却怒斥着:“放肆,你怎么能碰我的【无极荣耀】身体?”

  “因为不碰你就用不了这个。”我瞬间把掌心里一枚火红的【无极荣耀】珠子按向了观音的【无极荣耀】额头。观音惊慌的【无极荣耀】想躲闪,可一只胳膊在我手里,她又不是【无极荣耀】物理攻击型人物,哪有那种力量甩开我呢?红色珠子快碰到观音的【无极荣耀】额头时突然一闪。一个红衣女子落在目旁边的【无极荣耀】地上,而珠子本身却变成了透明地。我没有半分迟疑的【无极荣耀】把珠子按在了观音的【无极荣耀】额头上。白光一闪观音消失,珠子的【无极荣耀】颜色也由透明变成了淡淡的【无极荣耀】乳白色。

  “你这个恶魔,我杀了你!”地面上的【无极荣耀】红衣女子突然跳起来向我扑了过来。

  “妈呀!救命啊!”我那这乳白色的【无极荣耀】珠子一路连滚带爬的【无极荣耀】逃命,后面的【无极荣耀】女人像疯了一样地追杀我。

  不用怀疑,这位红衣女子就是【无极荣耀】当初被囚禁的【无极荣耀】前任朱雀大人。刚才那枚珠子就是【无极荣耀】当初元始天尊提供的【无极荣耀】那枚珠子,不管你多么强大,一旦近身接触就能封进去。朱雀这种级别地家伙玉帝都忌惮三分还不是【无极荣耀】照封不误。观音或许比朱雀厉害一点点,但也仅仅就那么一点而已。但是【无极荣耀】这个东西有缺点,它一次就能封一个目标,观音是【无极荣耀】被封进去了,可是【无极荣耀】朱雀却跑出来了。

  我还真是【无极荣耀】走背运啊!为了把老虎关进笼子却把狮子放了出来,横竖总要对付一个。也许今天的【无极荣耀】背运不是【无极荣耀】很严重,朱雀虽然出来了,但是【无极荣耀】力量不足,暂时没有恢复正常状态。而且他的【无极荣耀】南明黎火珠被拿走了,本身力量就下降了一大截,所以没有把我当场干掉。一路连滚带爬的【无极荣耀】终于让我跑到了天庭指挥部。二朗神和里靖刚让我带观音去白云寺,哪晓得一转身的【无极荣耀】工夫我又被个红衣服的【无极荣耀】疯婆子追着跑回来了。

  “救命啊!真君、天王,快救命啊!”我一个大跟头摔到了二郎神身边,二郎神上前挡住了朱雀。

  朱雀像疯一样一爪抓了下来,二郎神立刻一掌挡了上去。朱雀变爪为掌,两人对了一掌。虽然没有了南明雀珠,但朱雀毕竟是【无极荣耀】朱雀,这一掌朱雀退了一步,二郎神退了三步。好在不像以前一招就把二郎神打飞的【无极荣耀】那种强度。

  朱雀虽然比二郎神厉害,但是【无极荣耀】李靖就在旁边,其他神将也迅冲了上来。这么多人一起上,朱雀当然架不住,很快就被抓住。一位神仙提供了一条捆仙绳暂时封印了朱雀,我这才算是【无极荣耀】安全。

  “呼!差点把命玩没了!”

  “你到底怎么回事啊?”李天王看着我:“不是【无极荣耀】让你带观音去白云寺吗?怎么一转眼变成你被朱雀追杀?观音呢?”

  我把那枚珠子拿了出来。“这里面呢。”

  “什么?你把观音装进去了?”

  “她现我们的【无极荣耀】勾当了,不过只有她一个人知道,如来还不知情。我不把她封进去难道让她把我们一起拖下水吗?”

  “可是【无极荣耀】观音失踪,如来那边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当时根本来不及想,只能先封印了她再说。妈的【无极荣耀】,吓的【无极荣耀】我一声冷汗。”

  二郎神突然拍着我的【无极荣耀】肩膀笑了起来:“哈哈哈哈!你小子够胆,连观音都敢动。要是【无极荣耀】别人估计已经吓尿裤子了!”

  “我也好不了多少,身上跟水洗过一样!当时那可是【无极荣耀】背水一战,我是【无极荣耀】硬着头皮上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她死就是【无极荣耀】我们倒霉。虽然如来不是【无极荣耀】天庭对手,但是【无极荣耀】想干掉他也不容易,要是【无极荣耀】没有周密计划而让他跑掉了,以后不断的【无极荣耀】骚扰我们可就麻烦了。因此,没有一个绝对可以一次消灭掉如来的【无极荣耀】计划之前绝对不能和如来翻脸。”

  “可观音不见了怎么办?”李天王还是【无极荣耀】担心。

  我伸出一只手指道:“不是【无极荣耀】还有妖魔吗?就说观音看到了白云寺的【无极荣耀】惨状就去追妖魔了,她又不是【无极荣耀】我们下级,我们也约束不了她。她追过去我们也拦不住,现在还没回来我们也不知道是【无极荣耀】什么情况。”

  二朗神咒着眉头道:“这样行吗?全都一推干净,要是【无极荣耀】被现了呢?”

  我突然想起来什么赶紧道:“对了。有件机密和你们说,除了你们两个我不希望第三个人听到,有安全的【无极荣耀】地方吗?”

  “这样。”李靖一甩手一道光幕就把我们罩了进去。“说吧。这个东西里面可以看见外面,外面看不见里面,而且隔音防魔。”

  “刚才观音说她知道了我们的【无极荣耀】勾当,我从她的【无极荣耀】话里得到了一个消息。似乎天庭里有她的【无极荣耀】卧底,我们的【无极荣耀】行动她都知道。这个卧底可能是【无极荣耀】单线联系,连如来都不知道有这么个卧底,所以这次只有观音知道我们的【无极荣耀】事情而如来不知道。”

  “奸细?怎么可能?”李靖吓了一跳。“天庭内部怎么会有奸细?我们又不是【无极荣耀】人间那些势力?”

  二朗神比较聪明,马上伸手制止了李靖的【无极荣耀】怀疑。“还记得那两个交换代表吗?”

  “难道说……?天啊!我怎么把他们忘记了!唉!天庭的【无极荣耀】太平盛世过的【无极荣耀】太久了,这么明显的【无极荣耀】疏漏都一直没有现!这件事情先不要对别人说,等这次事情结束回到天庭我们再单独禀告玉帝,顺便把其他神仙也彻底的【无极荣耀】查一遍,天庭的【无极荣耀】管理漏洞太多了!”

  “那这个到底怎么办啊?”我又把观音所在的【无极荣耀】珠子拿了出来。“要不然你们拿着吧?”

  二郎神和李靖这两个混蛋知道这是【无极荣耀】烫手山芋,谁也不肯接。

  李天完道:“我们两个都是【无极荣耀】天庭的【无极荣耀】人,如来容易怀疑到我们,你是【无极荣耀】外人,你放着最安全。对了,你不是【无极荣耀】在西方有领地吗?送到那边去吧?如来怎么也找不到的【无极荣耀】。没证据他也不好和我们真翻脸。我天庭后面好歹还有洪钧教主他们三位顶着,再不行女娲娘娘和盘古上神也不会坐视天庭灭亡的【无极荣耀】。我们好歹也是【无极荣耀】帮女娲娘娘管理人间的【无极荣耀】机构,女娲娘娘总要照顾着点我们吧?”

  “你们是【无极荣耀】有人罩着,可是【无极荣耀】谁罩我啊?”

  “我们罩你。”两个滑头一起喊了出来。

  “就怕你们罩不住!”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