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卷 第三十八章 又是【无极荣耀】我善后

第十卷 第三十八章 又是【无极荣耀】我善后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今天又是【无极荣耀】两章一起发,前面那章别漏了。

  ※※※※※※※※※※※※※※※※※※※※※※※※※

  玉帝反正是【无极荣耀】差别人办事不辛苦,一句撤军把有用的【无极荣耀】人都拉走了,只留下了大群天兵和一堆烂摊子给我收拾。逼迫妖魔迁居的【无极荣耀】工作和与佛宗周旋的【无极荣耀】工作被交给我全权负责,还美其名曰是【无极荣耀】对我的【无极荣耀】信任。好在我也不是【无极荣耀】卖苦力的【无极荣耀】,顺便敲诈了二郎神那个项圈以后不用还了,另外还搞到了玲珑宝塔的【无极荣耀】使用权,除非天庭有需要使用,否则可以随便我们用。这种高级宝贝就是【无极荣耀】好,跟吸尘器一样,对付小兵的【无极荣耀】时候一吸一片。

  天庭的【无极荣耀】部队前脚走,我后脚就到妖魔们的【无极荣耀】暂时隐蔽点了。这边的【无极荣耀】妖魔拖家带口大包小包还真跟逃难差不多,四大护法已经在等我了。

  “你总算来了。”水虚带头跑了古来,但是【无极荣耀】只跑到一半他就停住了。“你手上拿的【无极荣耀】什么?”

  “哦,这个啊!”我扬了一下手里的【无极荣耀】塔。“这是【无极荣耀】托塔天王李靖的【无极荣耀】玲珑宝塔,怎么样?帅气吧?”哈哈,新到手的【无极荣耀】宝贝拿出来炫耀一把才叫过瘾。

  四个护法连忙一起靠了上来想摸又不敢碰的【无极荣耀】看了看。“真是【无极荣耀】玲珑宝塔啊!这东西你怎么搞到的【无极荣耀】啊?”

  “骗来的【无极荣耀】。不过只有使用权,人家要用我还得还回去。”

  “那也不错了。先搞个够本再说。”水虚拍拍我的【无极荣耀】盔甲:“好象又强化了!”

  “嘿嘿,你也看出来啦?新奖励。太白金星给我加地青光护印。玉帝在上面强化过了。一般的【无极荣耀】法器对我完全无法近身。这次帮你们虽然费事了点,不过干起来还算满过瘾的【无极荣耀】,不但抄了佛宗的【无极荣耀】大庙还从天庭捞了不少好东西。对了,你们跟我来吧,我带你们去你们的【无极荣耀】新家。”

  “天兵都撤离了吗?”

  “放心。天兵是【无极荣耀】有不少,但重要路段全都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人。”

  “佛宗呢?”

  “全死光了。我把苍茫山脉的【无极荣耀】庙全烧了,一个佛宗地也没留下。现在如来回去调集佛陀去了。等他们重建起来起码是【无极荣耀】三天以后了,你们有半天就可以藏好了。怕他什么?”

  “果然是【无极荣耀】心思细蜜。”水虚点头:“有你在我们妖族真是【无极荣耀】太走运了。要不是【无极荣耀】你我们到现在恐怕还在那个葫芦里折腾呢!”

  “不要客气,我也是【无极荣耀】为了自己的【无极荣耀】利益考虑吗!来,跟我走吧。”

  带着大群妖怪进入万仙山地入口,这边有大群天兵把守在路中间,妖怪们吓了一跳,但是【无极荣耀】在我的【无极荣耀】安慰下还是【无极荣耀】和我一起走了过去。这些守卫都是【无极荣耀】我买的【无极荣耀】天兵,就算曾经是【无极荣耀】天庭的【无极荣耀】力量。但现在也是【无极荣耀】绝对效忠我的【无极荣耀】。我们这么大队人马就像隐形人一样从他们身边走过,天兵守卫一点反应都没有。

  一路上遇到几个这样的【无极荣耀】哨站,开始还把妖怪们吓的【无极荣耀】半死,后来就习惯了。这些天兵一律对我们视而不见,反正你大摇大摆地走过去就是【无极荣耀】了。其实天庭留下的【无极荣耀】天兵都被调到万仙山和苍茫山脉的【无极荣耀】边界上去了,这边的【无极荣耀】山里全都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人。

  很快我们就到了那个灵泉的【无极荣耀】位置,打开那被佛宗霸占的【无极荣耀】灵泉大门,一股清新的【无极荣耀】空气立刻涌了出来。妖怪们欢呼着冲了进去。只有水虚和银谣两位护法还算能克制,在后面慢慢地配我走进去。

  灵泉其实不是【无极荣耀】一口泉眼,它只是【无极荣耀】一种能量通道。这不过是【无极荣耀】个山洞而已,在洞的【无极荣耀】深处有个用法阵圈起来的【无极荣耀】区域,大概五平方米左右大小。表面看上去这和附近的【无极荣耀】岩石地面没有什么区别,实际上这就是【无极荣耀】灵泉的【无极荣耀】泉眼。在这个洞里大大小小的【无极荣耀】分布着不少这样地泉眼。所以才说是【无极荣耀】好地方。不管是【无极荣耀】妖怪还是【无极荣耀】神仙,只要坐在上面修炼,效果可以成倍提高。即使在这个洞里躺着不修炼都能逐渐提供提高力量,如此宝地谁不眼馋?

  刚在门口水虚和银谣还有点样子,进来后也失控了,趴在灵眼旁边拼命呼吸,好象再不吸就没有了一样。咔嚓。一声奇怪的【无极荣耀】声音响了起来,在安静的【无极荣耀】山洞里很明显。妖怪们都在吸气,谁也没说话,这么大个山洞安静的【无极荣耀】像没有人一样。我四下看看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估计可能是【无极荣耀】什么岩石的【无极荣耀】声音。没有去追究了。

  妖魔们在山洞里尽情的【无极荣耀】吸收灵气,好一会才恢复正常。乾坤葫芦内是【无极荣耀】没有灵气的【无极荣耀】。出来之后他们隐居的【无极荣耀】督灵有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鬼气,现在碰到灵气就像沙漠里出来的【无极荣耀】旅人看见了水一样。等他们兴奋地差不多了我把四个护法一起叫到了一个单独地洞穴内。

  毕陀正吸收灵气吸的【无极荣耀】过瘾,被我叫过来很不耐烦。“我正过瘾呢!到底什么事情啊?”

  毕陀是【无极荣耀】力量型,没什么头脑,另外三个护法可都很精明。银谣看到我脸色不好立刻就贴了上来。“哎呀,不要生气吗!毕陀他没大脑,别和他一般见识。什么事情快点告诉我们吧?我知道你肯定是【无极荣耀】有重要事情才把我们叫过来地。”

  水虚也对毕陀训斥道:“你这个愣头青,快点道歉。也不想想这地方谁给你的【无极荣耀】?就知道吸,过了河你就拆桥啊?”

  毕陀有些委屈的【无极荣耀】看向琼霖,结果连一向寡言少语的【无极荣耀】琼霖也点点头。“你是【无极荣耀】应该道歉。”

  “好吧好吧!我道歉,俺是【无极荣耀】粗人,紫日兄弟别和我一般见识。”

  我听完道歉直接开口道:“现在听好了。天庭的【无极荣耀】放松计划玉帝已经正式拍板了,以后只要你们不做地太明目张胆。天庭就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没看见。还有,袭击目标尽量选择在你们旁边的【无极荣耀】苍茫山脉附近,偶尔还可以上到苍茫山上去抓几个僧侣什么的【无极荣耀】,反正是【无极荣耀】和佛宗对着干。一旦你们被发现,尽管向回跑。在苍茫山脉和万仙山的【无极荣耀】交界处驻扎着一支天军,不管你们惹了谁,这支天军都会帮你们挡住他。你们明白了吗?”

  银谣点点头:“这个我们明白。反正只要是【无极荣耀】去佛宗捣乱,不管惹出什么麻烦。回头有天庭撑着。”

  水虚也道:“这么说来以后透佛宗的【无极荣耀】东西可以明目张胆的【无极荣耀】干喽?”

  “也不是【无极荣耀】完全明目张胆。表面上天庭还是【无极荣耀】要维护安定的【无极荣耀】,所以你们也不能搞地太过分。首先,不要在有外人在场的【无极荣耀】时候穿越天兵防线,没人看见地话天兵会当你们不存在,但要是【无极荣耀】有人看到了,天兵自然要抓你们。还有,捣乱也要注意分寸。如来那种级别的【无极荣耀】千万别碰。”

  水虚点点头:“这个你不说我们也不敢动啊!”

  “除了这些东西还有一向需要注意的【无极荣耀】重中之重。”

  “恩,你说。”

  “黑麒麟出来了。”

  “我们已经知道了。”水虚并不惊讶。

  我接着道:“但是【无极荣耀】黑麒麟是【无极荣耀】碧凌的【无极荣耀】望年交这件事情你知道吗?”

  “不知道。怎么啦?”银谣感觉出问题有些大。

  “碧凌已经死了很久了,但是【无极荣耀】灵魂依然没有消散。黑麒麟希望可以复活碧凌,因此他在到处找寻强者的【无极荣耀】灵魂以便补充碧凌消失的【无极荣耀】力量并帮他重塑身体。”

  水虚他们三个立刻脸色就变的【无极荣耀】凝重起来,只有毕陀傻傻地问:“他找灵魂关我们什么事啊?”

  银谣拍了他一巴掌。“白痴。我们四个都是【无极荣耀】强者灵魂,全都在猎杀名单上。”

  我摇摇头:“告诉你们这个我到并不是【无极荣耀】担心你们四个出问题。黑麒麟确实很强,但以你们四个的【无极荣耀】实力,只要别落单。打不过跑还是【无极荣耀】可以的【无极荣耀】。问题就是【无极荣耀】防御你们上面那三位。”

  “你是【无极荣耀】说妖使和妖王?”琼霖都忍不住问了出来。

  “你们的【无极荣耀】妖使至今不肯见我,以我们的【无极荣耀】关系,我想这不是【无极荣耀】因为他们没礼貌,而是【无极荣耀】因为他们根本就无法出来见我。我猜你们的【无极荣耀】妖使可能也处于虚弱状态,受伤,或者和妖王一样只剩灵魂了。”

  水虚无奈的【无极荣耀】叹了口气。“唉!你猜的【无极荣耀】不错。左右妖使一个和妖王一样处于灵魂状态。另外一个重伤未愈,现在妖魔们唯一地指望就是【无极荣耀】我们四个了。也多亏有你忙前忙后的【无极荣耀】帮忙,要不然我们可能已经被天庭剿灭了!”

  “既然我猜对了,那你们更要小心了。你们四个好歹可以逃跑,可是【无极荣耀】两位妖使和妖王是【无极荣耀】跑不掉的【无极荣耀】。黑麒麟需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灵魂力量,妖王损失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法力,不影响灵魂,而且妖王现在毫无反抗能力,对黑麒麟来说这是【无极荣耀】最好下手的【无极荣耀】目标。你们四个见到黑麒麟也就是【无极荣耀】勉强可以安全脱身,想挡住他是【无极荣耀】肯定没指望地。因此你们的【无极荣耀】这三位老大最好还是【无极荣耀】藏好一点。”

  “如果我们把三位直接交给你保管怎么样?”水虚突然冒出这么个办法。

  “想都别想。碧凌的【无极荣耀】骸骨就在我那里。黑麒麟时常要回去看望一下。把灵魂送到我那里等于送羊入虎口。以黑麒麟的【无极荣耀】能力。不管我怎么封印,那么近还是【无极荣耀】会被发现的【无极荣耀】。”

  “可是【无极荣耀】照你这么说放在我们这里也还是【无极荣耀】不安全啊!”水虚有些为难的【无极荣耀】看着我。

  我想了一下可是【无极荣耀】毫无头绪。“我反正是【无极荣耀】没有办法了。黑麒麟太强大了。这家伙根本不是【无极荣耀】我们可以抵抗的【无极荣耀】。或许你们可以求苍天帮忙了!”

  “你不是【无极荣耀】这么不负责任吧?”

  “责任?你们别搞错了。他是【无极荣耀】妖王,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王。你们才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保护者,我只是【无极荣耀】你们的【无极荣耀】盟友而已。通知你们这个天大地秘密已经是【无极荣耀】很不错了。”

  水虚点点头:“对不起,我们太激动了。妖王我们自己会守护地。不管怎么说。还是【无极荣耀】非常感谢你为我们所做地一切。”

  “既然事情办完了我就先回去了。如果有什么事地话你知道怎么找我。”

  离开万仙山之后我就直接返回了艾辛格,现在的【无极荣耀】问题是【无极荣耀】先把观音解决掉。带着这个定时炸弹在身边我实在是【无极荣耀】不放心,指不定什么时候让她跑掉了我可就麻烦了。

  进入议会厅的【无极荣耀】时候玫瑰刚好在里面,看到我之后她立刻跑了过拉,但却是【无极荣耀】先把我手上的【无极荣耀】塔拿走了。“这个是【无极荣耀】李靖的【无极荣耀】玲珑宝塔吧?”玫瑰的【无极荣耀】眼神到是【无极荣耀】够毒地。

  “对。”

  “你怎么骗过来的【无极荣耀】啊?”

  “我只是【无极荣耀】借来玩两天,人家要地时候还要还回去的【无极荣耀】。而且李靖肯借的【无极荣耀】原因是【无极荣耀】这个。”我把那个珠子拿了出来。

  玫瑰他们现在还不知道观音被我封印了,真正知道这个事情的【无极荣耀】只有那两名帮我演戏的【无极荣耀】玩家和玉帝、太白以及李靖和二朗神他们四个。玫瑰拿着珠子看了半天。“这个不是【无极荣耀】你封印朱雀的【无极荣耀】那个珠子吗?怎么变成白色啦?”

  我拿起玲珑宝塔向上一扔。宝塔落下立刻把我们两个收了进去。“我拿着珠子一晃,观音就出现在了我和玫瑰中间。”

  “她是【无极荣耀】谁?”

  “观音。”

  “观音?”玫瑰惊讶的【无极荣耀】上下打量了她半天。“我不信佛你也不能这么骗我吧?这丫头怎么看也才十八。观音长成这样还叫观音吗?把她地裙子撕短点就是【无极荣耀】个走性感路线的【无极荣耀】女歌星了!你说她是【无极荣耀】妖女我到会信,观音吗……太离谱了!”

  “不管你相信与否,这个就是【无极荣耀】观音。不过你没有猜错,她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妖女。”

  “等等等等,观音怎么又成妖女啦?”玫瑰完全被我搞糊涂了。

  我笑了起来:“开始我比你还糊涂呢。这些内幕全都是【无极荣耀】玉帝告诉我的【无极荣耀】,比八卦周刊还猛的【无极荣耀】超级暴料。事情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

  把观音的【无极荣耀】来历解释清楚费了我半天劲,谁也想不到观音的【无极荣耀】来历这么复杂。而且还牵扯到一个很黑暗地政治斗争。其实玉帝告诉我的【无极荣耀】已经是【无极荣耀】经过有选择性删节的【无极荣耀】故事了,南海三公主这个身份之前还有很多东西玉帝刻意忽略掉了,因为那些东西全倒出来天庭的【无极荣耀】面子不好看。

  玫瑰的【无极荣耀】小嘴惊讶的【无极荣耀】变成了O形,她没想到会有这么奇特地事情,完全颠覆大家的【无极荣耀】基本概念。“那现在怎么办?”玫瑰知道了我绑架了观音之后也开始焦急起来。

  我笑着把最后一段告诉玫瑰。“玉帝说了。玲珑体的【无极荣耀】女子都是【无极荣耀】死忠,谁破了她的【无极荣耀】身,她就一辈子跟到底,不管对方是【无极荣耀】什么人她都不会违抗。”

  “哇!那不是【无极荣耀】男人梦想中的【无极荣耀】极品。逆来顺受呼之既来挥之既去吗?你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动心啦?”

  “天地良心,我可是【无极荣耀】坚决拒绝了玉帝的【无极荣耀】提议的【无极荣耀】。”

  “哼,这还差不多。可是【无极荣耀】她怎么办?要是【无极荣耀】如来知道了,我们可就麻烦了。让她在这里简直就是【无极荣耀】个会走路的【无极荣耀】定时炸弹吗!”

  我笑了起来:“我们行会又不是【无极荣耀】就我一个男人。城市卫队好几百万人难道找不出一个合适的【无极荣耀】吗?其实我心目中的【无极荣耀】目标是【无极荣耀】维达,那小子本身就厉害地要命,要是【无极荣耀】再给他送个老婆。应该可以当我们行会地雌雄双煞了。就是【无极荣耀】不知道他愿不愿意。”

  玫瑰也笑了起来。“实在不行就逼婚,让维娜以姐姐的【无极荣耀】身份压他,你用领导地身份压他。再不行就灌酒,让他酒后失德。再不行就上**,不知道金币那里有*药没有!”

  “哇,你这小脑袋里成天都想什么啊?金币怎么会有*药的【无极荣耀】啊?不过细想起来好象确实有参考价值。要不这样,也别一个个试了,一起上吧?先骗他去喝酒,然后在酒里下*药,之后把他们两个扒光扔到一间小房间里。不管他们是【无极荣耀】否克制住药性。反正第二天就强权压倒。架着他们上礼堂成婚。对了,我怎么把月老忘记了。过会我去找他要根红线用一下。”

  “喂。维达是【无极荣耀】欧洲人。月老管不到吧?”

  “到中国地头就得按中国的【无极荣耀】办。反正我就给他们绑上,看他们顶不顶地住。”

  “好办法。这种事情要赶快,这个炸弹丢这里我实在不安心。维娜那边我去,天庭那边你去。维达的【无极荣耀】灌酒交给鹰去办,*药让金币下进去。分头行动。”

  我和玫瑰都是【无极荣耀】高效行人员,说到就办。观音被困在塔里只能干掉眼泪,听到我们两个的【无极荣耀】计划却连反对都说不出来。鹰和百灵听说我和玫瑰的【无极荣耀】计划后立刻开始行动。本行会的【无极荣耀】城市瞬间就传遍了一个消息——维达要结婚了。

  其实观音不光对我们行会是【无极荣耀】个定时炸弹,对天庭也一样。我通过画中仙境把事情全都转告给天庭那边之后玉帝居然专门派李靖和二郎神下来祝贺。月来那家伙也被一起带了过来。

  城市里瞬间热闹起来,艾辛格的【无极荣耀】街道上摆出了流水席,从城门口一直接到重要城大门口。任何玩家和自由NPC都可是【无极荣耀】随时参见酒席,婚礼变成了狂欢节。全城都在沸腾,可我们的【无极荣耀】两位新人呢?

  观音此时正瞪着惊恐地眼神努力躲闪,金币带着七八个女孩子正在努力把她压住,旁边一个女孩子还提着个大茶壶。另外一边的【无极荣耀】一个女孩拿着个漏斗。拿茶壶地女孩打开壶盖看了看道:“金币姐。这么大一壶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太多啦?这可是【无极荣耀】素女红,一口就能让母龙发春,她就算法力高强也不用灌这么多进去吧?”

  金币一边努力把观音压住一边道:“干什么?你担心她受不了?”

  那个女孩子笑着道:“我是【无极荣耀】担心维达哥哥受不了。唉!维达哥哥好帅的【无极荣耀】,可惜是【无极荣耀】NPC,要不然我就自己去倒追他了!”

  金币终于成功控制出了观音的【无极荣耀】脑袋,其他几个女孩子抱手的【无极荣耀】抱手抱腿的【无极荣耀】抱腿终于压制住了观音的【无极荣耀】挣扎。“漏斗。”金币接过漏斗往观音嘴里一插,结果被她用舌头顶出来了。“我x,居然还反抗。小菊。拿口衔来,要那个中间开洞的【无极荣耀】。”

  一个女孩子红着脸拿来了那个称为口衔地东西。这东西有根皮带,可以绕过脑袋绑在嘴巴这个位置,但是【无极荣耀】它在嘴巴中间这个位置开有一个洞,里面有钢管。把钢管插入嘴里再把皮带绑在脑后就可以保证对方闭不上嘴而且舌头也推不出来。

  装完这个之后金币又把漏斗插了进去,这次到是【无极荣耀】吐不出来了。她一伸手接过那个大茶壶。“你们几个小心点。灌的【无极荣耀】时候肯定会喷的【无极荣耀】到处都是【无极荣耀】,你们把嘴巴闭紧点,要是【无极荣耀】绷到你们嘴里我可不负责。”

  “放心吧,就算不小心喝到也不会抢你家无魂的【无极荣耀】。”

  “切,阿伟才不会睬你们呢!好了,都闭嘴,我开始灌了。”

  金币下手可是【无极荣耀】够狠的【无极荣耀】,一下就灌了观音一嘴,但是【无极荣耀】观音不肯咽下去,结果金币把她的【无极荣耀】鼻子一捏。憋了近三十秒观音突然开始咳嗽。药水一下就全进去了。金币在旁边笑着道:“真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配合点不就少点痛苦吗?你别生在福中不知福了。维达可是【无极荣耀】万人迷,你不亏了!”

  另外一边鹰和维达在本行会的【无极荣耀】高档酒馆里正喝地起劲,他还不知道外面到底在庆祝什么事情,我们特地没告诉他。鹰和百灵轮番尽酒说他什么为我们行会利下了汗马功劳,反正就是【无极荣耀】捡好听的【无极荣耀】说。人在高兴和郁闷两种极端情绪下都喜欢喝酒,维达是【无极荣耀】一杯一杯又一杯喝的【无极荣耀】晕头转向,鹰向百灵打了个眼色,百灵立刻离开了包间。

  门外站着玫瑰,玫瑰手里还拿了瓶酒。百灵接过了酒瓶。“是【无极荣耀】这瓶吧?”

  玫瑰点点头:“听金币说这叫素女红,威力无穷。你可别搞错了。要是【无极荣耀】你和鹰喝下去了,估计明天都别指望下床了。”

  “对玩家也有效?”

  “恩。”玫瑰点点头:“这东西是【无极荣耀】从日本弄回来的【无极荣耀】。在我们这边是【无极荣耀】违禁品。最后两瓶全都给用掉了。”

  百灵惊讶的【无极荣耀】看看瓶子。“你们加了多少啊?”

  “二比一加的【无极荣耀】。反正维达已经喝地东南西北都分不出来了,就算全是【无极荣耀】药他也尝不出味道来。”

  百灵点点头:“观音那边怎么样了?”

  “金币带人再灌呢,这会应该结束了吧。”

  玫瑰刚说完金币就从下面跑了上来。“这边怎么样啦?”

  玫瑰惊讶的【无极荣耀】看着金币手里的【无极荣耀】白布。“这是【无极荣耀】什么?”

  “观音的【无极荣耀】衣服。药力好象太强了,刚灌下去就开始发作。”她把白布一举。“那,这不,把衣服都撕了,省的【无极荣耀】我们扒了。现在还在塔里一个劲喊热呢!”

  百灵立刻拿着酒道:“那我可得快点了。”说着就钻进了房间。不到五分钟她又出来了。“好了。”

  玫瑰向楼下打了个响指:“快点。”

  楼下立刻冲上来一群士兵拿着厚毯子冲进了房间。维达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了,闭着眼睛躺在桌子下面直哼哼。几个士兵进入后手脚麻利的【无极荣耀】把桌子一掀,另外一个兵把维达一把拉了出来。几个上上去七手八脚的【无极荣耀】把维达扒了个精光,然后拿毯子一裹就搬了出去。

  两个士兵相抗炸药包一样把毯子里的【无极荣耀】维达直接运到了议会厅,然后女孩子全都退出去。我和里靖一起把赤luo的【无极荣耀】维达从毯子里放了出来,然后李靖一下把他装进了塔身里。

  “好了,现在我已经放开了对塔内的【无极荣耀】控制,观音和他在里面应该可以自由活动,只是【无极荣耀】不能使用法力。我已经封闭了通道,他们现在被困在第一层中哪都去不了。”

  “哈哈,接下来地事情就是【无极荣耀】等了。”我把塔接了过来往桌子上一放:“合作愉快。”

  李靖唉声叹气地道:“想我堂堂天王,天庭神兵总统领,居然要陪你一起在这里逼人通奸,真是【无极荣耀】……唉,不知道怎么说了!”

  “你要想开点。我们这是【无极荣耀】成就一对新人,是【无极荣耀】为了阴阳调和的【无极荣耀】伟大事业而努力,你应该感到光荣。要是【无极荣耀】按你地思想,月老不是【无极荣耀】要去自杀啦?他天天干的【无极荣耀】事情就是【无极荣耀】把一对对新人送上床。”

  正说着桌上的【无极荣耀】塔里居然传出一阵**的【无极荣耀】呻吟声。“靠。这都能听见?玲珑宝塔隔音好象不太好啊!我说天王啊?我看我们两个还是【无极荣耀】到外面去喝几杯吧?虽然成就新人是【无极荣耀】很光荣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听墙角就不对了吧?”

  “同意,我们还是【无极荣耀】赶快走吧!这里我一刻也待不下去了!”李靖刚说完微型状态的【无极荣耀】塔身里又传出了一声响亮的【无极荣耀】呻吟声,吓的【无极荣耀】我和李靖红着脸落荒而逃。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