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二卷 第九章 吸血干尸

第十二卷 第九章 吸血干尸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给你们一分钟,再不打开白骨之井就把你们全都杀光。”又一个首领发话了。

  村民们颤抖着一声不吭,显然是【无极荣耀】对这些人非常的【无极荣耀】恐惧,但是【无极荣耀】他们却坚强的【无极荣耀】坚持不让步。我指挥夜影略微向前走了一点,然后对那些村民道:“商量个事情如何?”

  村民中一个年纪比较大的【无极荣耀】拿着张简易长弓的【无极荣耀】妇女走出来颤抖着声音问道:“大人有什么事情?”

  “你应该注意到了,我和周围的【无极荣耀】这些大人们不一样,我只是【无极荣耀】路过这里。本来我是【无极荣耀】不认识那位沙夜子小姐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你们的【无极荣耀】行为让我对她很好奇,如果我帮助你们,最后可以让我见一见这位小姐吗?”

  “大人,沙夜子小姐是【无极荣耀】不见外人的【无极荣耀】。”

  “不如你们去询问一下,说不定她今天心情好,想要见见外客呢?”

  “这个……!”

  “不询问一下试试,这可以吗?被这些家伙全部干掉,然后再让他们冲进去把小姐抢走,这样也可以吗?”

  “喂,你是【无极荣耀】什么人,敢来挡我们三十六府的【无极荣耀】人?”

  “我是【无极荣耀】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他们的【无极荣耀】回答,我在等。”我的【无极荣耀】目光锁定在那个老年妇女身上,给她以足够的【无极荣耀】压迫力。

  她好象还是【无极荣耀】太害怕了,不得不点头道:“我询问一下。”说着她转身跑到井口,然后对着那口古怪的【无极荣耀】井里说了些什么。

  还没等她回复。一个领主已经等不及了。“一分钟到了,最后问一次,是【无极荣耀】你们打开井口让我们进去,还是【无极荣耀】要我们杀光了你们再砸开井口?”

  那个老年妇女忽然转身对我道:“对不起大人,小姐说不见外人。”

  果然是【无极荣耀】很高傲地鬼,居然这样请求也不见,既然如此。当护花使者就行不通了,那么我就改行当流氓算了。从某种意义上说流氓和护花使者的【无极荣耀】最终目的【无极荣耀】应该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因为不同的【无极荣耀】条件选择了不同的【无极荣耀】方式而已。要是【无极荣耀】那位小姐同意了我的【无极荣耀】建议,我当然可以干掉这些什么三十六府地人当护花使者,但是【无极荣耀】她不同意,我只好加入他们当流氓了。

  我点点头:“你不用道歉,这不过是【无极荣耀】你们的【无极荣耀】选择而已。不过根据你们地选择,我的【无极荣耀】选择也同步完成了。”我看向侧面:“开始吧?大家还等什么呢?”

  那些人互相看了看,然后用很不屑的【无极荣耀】目光瞪了我一眼。接着一起冲了上去开始了单方面的【无极荣耀】屠杀。村民虽然有几百人,可在那些士兵面前就和豆腐差不多,再说三十六府每一府带的【无极荣耀】人都不多,可三十六府加一起可不少。村民们虽然殊死抵抗,最终依然被全部消灭了一大半。

  “不帮忙吗?”凌问我。

  我反问凌:“你认为必须消灭的【无极荣耀】敌人的【无极荣耀】定义是【无极荣耀】什么?”

  “威胁到我地利益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敌人,但必须消灭的【无极荣耀】敌人只有没有利用价值的【无极荣耀】敌人。”

  “很好,那么看看这些人。有谁符合这个标准?”

  “大致明白了。”凌点着头不再说话了。

  三十六府的【无极荣耀】人暂时正在帮我打通到达沙夜子小姐面前的【无极荣耀】道路,在完成这个工作之前他们等于是【无极荣耀】在帮我做事。所以此时我不应该动他们。至于村民,目前为止他们才是【无极荣耀】阻挡我到达目标的【无极荣耀】人,但既然有人帮忙,我干吗要插手?

  所有村民相继战死,最后只剩下那个老太婆站到了井里继续顽抗。到现在我才发现原来井沿下面一米来深的【无极荣耀】位置有层封闭地隔板,开始我还以为会一直通到地下呢。老太婆就站在隔板上拿着弓对外射击。三十六府到现在为止只死了两个忍兵,而且全是【无极荣耀】这个老太婆射死的【无极荣耀】。双方差距实在是【无极荣耀】太大了!

  “老家伙,最后问一次,开不开井口?”一开始那个领主凶狠的【无极荣耀】询问着。

  老太婆没有说什么,而是【无极荣耀】突然拿出一张符纸塞进了自己嘴里。

  “快!”一个领主叫了起来。

  喀嚓,老太婆半含着符纸的【无极荣耀】脑袋滚到了井外,睁着眼睛,含着符纸。

  那个喊出声的【无极荣耀】领主嘘了口气:“还好动作快,让她吞了附地符就完蛋了,以灵魂封闭的【无极荣耀】大门没个三五年是【无极荣耀】撬不开地。”

  “你怕什么?”旁边一个家伙嘲笑着这个领主。“你们仁川府不是【无极荣耀】号称打洞天下第一吗?哈哈哈哈……”

  “你们有空的【无极荣耀】话就慢慢聊。今天沙夜子小姐我就带走了。”

  “去你的【无极荣耀】。大家什么实力都心知肚明,今天想独吞是【无极荣耀】不可能的【无极荣耀】。我们三十六府分了怎么样?”

  “滚你的【无极荣耀】。我们天水家族是【无极荣耀】不会放过这个提升实力的【无极荣耀】机会的【无极荣耀】。”

  一个年纪比较大的【无极荣耀】武士道:“都安静点。沙夜子小姐的【无极荣耀】力量是【无极荣耀】非常强大。但是【无极荣耀】想吸收下去也不是【无极荣耀】那么容易的【无极荣耀】。而且为了争夺她而打起来地话,胜利者也未必有机会去争夺王位。我看不如还是【无极荣耀】按最初地提议分掉。为了公平,我们可以把沙夜子小姐研磨成细粉,然后搅匀。大家按重量分配,这样各位也不用为得到的【无极荣耀】部位不同功能有差别而抱怨了。”

  鬼领主们讨论地十分热闹,我却是【无极荣耀】越听眉头皱的【无极荣耀】越紧。刚开始我还猜想这个沙夜子小姐可能实力非凡,大家想招揽回去,后来认为可能这些家伙是【无极荣耀】想和沙夜子结婚,然后从她身上吸取什么特殊的【无极荣耀】好处。现在看来他们是【无极荣耀】打算把她吃了,直接转化成自己的【无极荣耀】力量。

  那些家伙仿佛当我们不存在一样商量完了事情。然后开始挖那口井。这次他们地行为又让我奇怪了,他们不是【无极荣耀】从井里打洞下去,反到从外面挖了起来。不一会这个井口附近的【无极荣耀】土都被挖了出去。这个时候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些家伙不从井中间挖了。原来这个井的【无极荣耀】上面只有一米深,确切的【无极荣耀】说摹疚藜僖壳根本不是【无极荣耀】井口,而是【无极荣耀】一只半埋在地下的【无极荣耀】大缸。缸底有根手指粗的【无极荣耀】管子深入地下,那些家伙正顺着管子向下挖。

  在挖了二三十米深的【无极荣耀】时候终于挖到了新地东西。这里埋着一个石头制作的【无极荣耀】物品,体积和卖冷饮地冰柜差不多。不过是【无极荣耀】竖着放的【无极荣耀】。上面那根管子就是【无极荣耀】连接到这东西里面的【无极荣耀】。开始我觉得这个可能是【无极荣耀】口棺材,后来想想也太小了点。随即认为这可能是【无极荣耀】超空间,就像游戏里的【无极荣耀】酒点一样,门面小里面大。

  超空间在被破坏的【无极荣耀】瞬间会和主空间断开联系,按说这些家伙应该采用比较温和的【无极荣耀】方式打开这个东西,但是【无极荣耀】更让我奇怪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他们居然直接拿起了锄头开始砸这东西。还别说,这些石头真够硬地,砸了半天愣是【无极荣耀】只崩了点边子。

  一个领主着急的【无极荣耀】走上前推开那些士兵。“我来。”说着他拿出自己的【无极荣耀】刀对着石头侧面猛的【无极荣耀】一削。喀嚓一声石头盒子的【无极荣耀】顶部就不见了。但是【无极荣耀】里面并没有看到什么空间,反而是【无极荣耀】显露出了一个木头盒子的【无极荣耀】顶盖。

  那些人放倒大石盒,从里面抽出了那个木头盒子。这个东西完全由一种带有美丽花纹的【无极荣耀】木料制作,外表没有上色,能看到天然的【无极荣耀】木纹。盒子表面没有任何雕刻和装饰,但是【无极荣耀】打磨地很仔细,居然连拼接缝都找不到。盒子成长方体,高约九十厘米。宽五十厘米,厚度仅四十厘米。几个领主全都围拢上去,把士兵们推到了一边。那个年纪较大的【无极荣耀】领主实力也最强,所以由他来开这个木盒。

  木盒没有石头那么硬,很容易就被撬开了。里面的【无极荣耀】东西让那些领主兴奋不已,却让我差点晕过去。我还以为这个沙夜子小姐是【无极荣耀】个美丽的【无极荣耀】女鬼。至少也是【无极荣耀】个美丽女妖,没想到盒子里面的【无极荣耀】却是【无极荣耀】一具褐红色的【无极荣耀】干尸。我现在算是【无极荣耀】知道这些家伙干什么要把这个沙夜子小姐研磨成粉了,她这个样子,估计那些鬼领主想吃地话还得有副好牙口,不磨成粉谁也啃不动。

  我听说日本是【无极荣耀】有这种把活人埋在地下制作成干尸的【无极荣耀】行为,不过那好象都是【无极荣耀】高僧干的【无极荣耀】事情,而且这些被埋的【无极荣耀】一般都是【无极荣耀】年纪很大且威望很高的【无极荣耀】高僧。这些高僧知道自己快要圆寂了,就会让人把他自己装在个盒子里埋到地下只留个通气管在外面,这种行为都是【无极荣耀】自愿的【无极荣耀】。等过一段时间之后高僧死在盒子里,并且慢慢变成干尸。就可以修建寺庙放在里面祭拜了。而这种干尸就是【无极荣耀】肉身佛。号称可以保佑附近的【无极荣耀】人民。

  眼前这个干尸显然是【无极荣耀】非常不对头。第一,这里是【无极荣耀】冥界。不是【无极荣耀】人间,这种行为相当不正常。第二,被埋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高僧,这个没有哪个僧人的【无极荣耀】法号会叫沙夜子小姐吧?可是【无极荣耀】埋个女人算怎么回事啊?第三,就算是【无极荣耀】高僧也是【无极荣耀】快死的【无极荣耀】时候才提前几天告诉人家把他埋下去地,这个女人被称为沙夜子小姐,那就应该年纪不大才对,哪有埋小丫头地道理?第四,这个干尸竟然还是【无极荣耀】个人棍,身体上没有四肢,只有脑袋,显然被埋之前四肢已经切掉了。这么残忍的【无极荣耀】行为为地是【无极荣耀】什么呢?第五,刚才那个老妇女似乎还和她沟通请示过,这到底算是【无极荣耀】她骗我还是【无极荣耀】这个干尸依然有思维?

  就在我非常疑惑的【无极荣耀】时候,那些领主中的【无极荣耀】一个突然惨叫了起来,其他的【无极荣耀】领主纷纷后退让出了一个环行区域。只见那个领主似乎抱着什么东西在挣扎,直到他转过来我才看清楚原理他抱着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那具干尸,不过仔细看一下可以发现他不是【无极荣耀】在抱着这个干尸,而是【无极荣耀】正试图把干尸推开。干尸此时正依附在他身上,嘴巴咬着他的【无极荣耀】脖子,似乎在吸吮着什么。

  难道是【无极荣耀】吸血?我立刻明白过来。这个沙夜子小姐应该正在进行某种提高实力的【无极荣耀】仪式,可惜被这些人提前发现了。所以没能完成仪式。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那个领主开始颤抖起来,他胳膊上地盔甲忽然淅沥哗啦的【无极荣耀】全掉了下来。原来他的【无极荣耀】身体正在迅速干瘪下去,变成干尸的【无极荣耀】手臂已经固定不住盔甲了,所以盔甲全都掉了下来。沙夜子的【无极荣耀】干尸松开了那个领主,把他的【无极荣耀】干尸抛了出去,尸体倒在地上后那露在外面的【无极荣耀】干瘪手臂很快变成了一地灰色地沙子。能把人吸干不算什么,吸血鬼都会这招。但是【无极荣耀】能连法力凝结的【无极荣耀】肉身都吸成沙子,这水平就实在太厉害了。

  第一个受害者倒下后干尸立刻向第二个目标冲去。附近立刻乱套了。那些家伙慌忙地拉开距离重新组成队形,但是【无极荣耀】这个时候地上已经多了十多堆装沙子了。让我奇怪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吸取了这么多人的【无极荣耀】力量,这个沙夜子的【无极荣耀】干尸竟然还是【无极荣耀】干尸,除了皮肤颜色变淡了一些之外没有什么大的【无极荣耀】变化。

  由于那些领主都跑的【无极荣耀】比较远,我们就成了最近的【无极荣耀】目标。本来以为这个干尸不会靠过来,没想到她却毫不犹豫地向我们飞了过来。凌把法杖一举,站到了我的【无极荣耀】前面。“九芒星空。”

  一颗九芒星出现在我们面前。金色的【无极荣耀】光芒一闪,那个干尸立刻惨叫一声转了个方向向旁边的【无极荣耀】一群领主冲了过去。她果然还是【无极荣耀】有智慧的【无极荣耀】,起码还知道我们是【无极荣耀】她惹不起的【无极荣耀】。

  那边整理好队伍的【无极荣耀】领主们也不再慌张,沉着的【无极荣耀】指挥着士兵们退到了后面,自己却冲到了前面。不是【无极荣耀】这些领主多么伟大,他们决对不会把这些小兵看地比自己重要,之所以在这么危险的【无极荣耀】场合还要身先士卒反而说明他们怕死。现在的【无极荣耀】情况傻子也看的【无极荣耀】出来,那个沙夜子的【无极荣耀】干尸正在吸血。而所有有关吸血的【无极荣耀】传说中,其直接结果就是【无极荣耀】吸血者会越来越强。领主们不让士兵先冲上去就是【无极荣耀】怕沙夜子吸了太多士兵后强地他们也对付不了了,到不如自己先上,能赢就是【无极荣耀】万幸,失败也没办法。

  三十六府只剩三十五位领主,看起来战斗力都还不错。和那个沙夜子的【无极荣耀】干尸打的【无极荣耀】上蹿下跳,却勉强还能支撑的【无极荣耀】住。不过情况很快就出现了变化,有一个领主在躲避过程中被地面上刚炸出来的【无极荣耀】坑绊了一下,结果沙夜子的【无极荣耀】干尸一下就咬住了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脖子,周围的【无极荣耀】领主根本不在乎这个领主的【无极荣耀】生死,冲上去就是【无极荣耀】一顿乱砍,想把沙夜子和那个家伙一起干掉。反正他们三十六府互相之间也是【无极荣耀】敌对关系,少了人反而能多分点。可惜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沙夜子地速度太快,他们刚砍上去,沙夜子就先一步飞开了。那个领主虽然没被沙夜子吸成沙子。却被其他领主砍了太多刀。居然死在刚才地同伴手里。

  那些领主看沙夜子飞开,立刻又冲了上去。沙夜子却突然从他们之中冲了过来再次扑到了那个死掉的【无极荣耀】领主身上一通猛吸,等那些领主反应过来,那具领主地尸体已经变成沙子了。更吓人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沙夜子在吸完这个领主后居然飞向了村子外围的【无极荣耀】打谷场,在那边的【无极荣耀】地面上堆积着刚刚被杀死的【无极荣耀】那些村民的【无极荣耀】尸体。在冥界,鬼魂死了也是【无极荣耀】会留下尸体的【无极荣耀】,不过他们不会腐烂,而是【无极荣耀】慢慢消散。刚刚为了挖沙夜子出来,尸体都被清理到了外围去,现在沙夜子一下钻进了尸堆,把周围的【无极荣耀】领主都吓了一跳。

  那一大堆尸体眼看着就瘪了下去,然后变成了一堆沙子,进跟着沙子里一阵蠕动,干尸又飞了出来,不同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四肢居然全都长出来了。

  “好象是【无极荣耀】进化了。”凌在我旁边道。

  夜月则是【无极荣耀】满脸疑惑的【无极荣耀】道:“冥界的【无极荣耀】生物都带着死亡的【无极荣耀】气息,这个干尸吸收了这么多死气按说应该全身僵硬变成石头才对,怎么居然反过来产生了大量的【无极荣耀】生气呢?”

  “生气?”

  “对。”夜月道:“主人你也知道的【无极荣耀】,我是【无极荣耀】女娲的【无极荣耀】后人,对生命的【无极荣耀】感应很强的【无极荣耀】。这个干尸刚开始的【无极荣耀】时候就像这周围的【无极荣耀】山石田地一样属于死物,可是【无极荣耀】吸收了这么多亡魂却反而越来越像人。”

  艾美尼斯道:“该不会是【无极荣耀】物极必反,吸多了阴气全都转化成阳气了吧?”

  “这个就真的【无极荣耀】只有鬼才知道了!”

  沙夜子地干尸再次冲了出去,但这次的【无极荣耀】目标却是【无极荣耀】那些领主带来的【无极荣耀】士兵。沙夜子是【无极荣耀】越学越聪明了。她知道打不过这些领主,干脆先拿周围的【无极荣耀】下手,打算等力量积攒够了再一个个的【无极荣耀】对付这些领主。不过士兵虽然不如领主厉害,但好歹是【无极荣耀】战斗人员,也不是【无极荣耀】那么好对付的【无极荣耀】。趁这个空当,一个领主指着我们叫了起来:“先把他们干掉,免得一会捡我们便宜。”

  其他领主互相看了看。全都向我这边冲了过来,把沙夜子交给了那些士兵对付。斯哥特带着铃音骑士们往我前面一站。然后等着那些领主冲了过来,双方撞在一起,一通噼里啪啦的【无极荣耀】爆响之后二十一名领主倒飞了回去,铃音骑士们则摆着刚才地姿势站在原地。剩余的【无极荣耀】领主看看情况,于是【无极荣耀】招招手让大家都退回去。警惕地看了我们这边几眼,然后他们纷纷跑了回去和士兵一起对付沙夜子,不再打我们的【无极荣耀】主意了。

  斯哥特笑了笑:“一群废物。我一个就能摆平八个。”

  我指了下沙夜子。“她呢?”

  “目前来看我一个能对付两个她,但是【无极荣耀】按她这样速度增加实力,一会我就要打不过她了。”

  我听了斯哥特的【无极荣耀】话微笑了起来。“我对她越来越有兴趣了。”

  那边和士兵混战的【无极荣耀】沙夜子百忙之中还兼顾着观察环境,领主们吃亏被打回来的【无极荣耀】情况她到是【无极荣耀】也看到了。连续吸干了三个士兵之后沙夜子突然飞离了包围圈向我们这边飞了过来。斯哥特把长枪一横。沙夜子却突然停在了我们前面几米远的【无极荣耀】地方没有靠过来。她开合着近似于骷髅般的【无极荣耀】下颌,居然还能发出声音。“你就是【无极荣耀】之前想见我地人?”

  我微微点了下头。

  “帮我一起干掉他们,我愿意和你谈谈。”

  那些领主追到了沙夜子背后,把她夹在我们和他们之间,但是【无极荣耀】因为斯哥特这边摆着攻击的【无极荣耀】姿态。他们没敢动。

  我看了看那些人,然后对着沙夜子伸出一只手指摇了摇:“那是【无极荣耀】之前,当时我只是【无极荣耀】好奇。现在我已经看到你的【无极荣耀】样子了,你不能让我为已经得到的【无极荣耀】东西再次支付报酬。”

  “那么你想怎么样?”

  “让我想想。”我左右手分别指着凌和夜月道:“如果你吸干了他们之后能达到她们的【无极荣耀】水平,我可以考虑收你做魔宠或者控灵。”

  沙夜子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就冲向了那些领主。显然是【无极荣耀】说明谈判破裂。我在旁边继续看热闹,反正最后谁赢都无所谓。

  那帮领主的【无极荣耀】战斗力都还可以,可惜缺点也明显,这帮人没一个会飞的【无极荣耀】。沙夜子的【无极荣耀】干尸可以用很快地速度在半空中来回的【无极荣耀】转悠,她随意随意决定下手的【无极荣耀】位置和时机,而那些领主却只能等到她攻击时才能反击。

  沙夜子显然把目标放在了士兵身上,带着那些领主绕了几圈之后就开始时不时的【无极荣耀】找机会吸干一两个士兵,眼看着这些领主带来的【无极荣耀】兵都被吸的【无极荣耀】差不多了,连个别领主地贴身武士都被*掉了。相对这边的【无极荣耀】人员减少,沙夜子却是【无极荣耀】越来越厉害。那具干尸在不断的【无极荣耀】吸食了这么多人之后明显开始膨胀起来。最明显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头发已经由花白变成乌黑了。而且脸上已经开始有些肉感了,不再是【无极荣耀】骷髅一般的【无极荣耀】脑袋了。

  没用多长时间领主们就全成了光杆司令。而且期间还损失了几个领主,最后只剩二十九个领主和沙夜子对峙了。现在的【无极荣耀】沙夜子已经能看出来像个女人了,只不过以人类的【无极荣耀】标准来看还是【无极荣耀】瘦的【无极荣耀】太过火了。和开始赤luo着不同,现在她已经找了套死去村民的【无极荣耀】破布衣服裹了起来。一开始她只是【无极荣耀】干尸,还没什么,现在再裸着就不大雅观了。

  随着两边地实力此消彼长,沙夜子解决这些领主地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剩下的【无极荣耀】十个领主打算跑,结果没出二百步就全完蛋了。真是【无极荣耀】一群废物,解决村民到是【无极荣耀】满快地,碰个狠的【无极荣耀】居然这么快被人家干掉了。算算沙夜子从离开那个木箱子开始到现在也才用了三十分钟不到,这叫什么速度啊?

  此时的【无极荣耀】沙夜子已经完全没有鬼怪的【无极荣耀】形象了,虽然身上的【无极荣耀】服装极为破烂且很不合身,但沙夜子本身的【无极荣耀】美丽并不会被这些服装所遮盖住。这个女人或者说这个女鬼,有着一张非常美丽的【无极荣耀】脸蛋。中国男人喜欢长的【无极荣耀】小巧的【无极荣耀】女人,因为这能激起男性的【无极荣耀】保护欲,同时可以满足一下大男子主义的【无极荣耀】心理需要。沙夜子的【无极荣耀】相貌正好得了日本女性的【无极荣耀】精华,本身身材苗条,体型小巧,五官也很细致。这种形象相当符合中国男性的【无极荣耀】审美需要,国际选美可能没指望,但让中国男人挑梦中情人的【无极荣耀】外貌,十个里面至少有七个是【无极荣耀】选这种类型的【无极荣耀】。

  除了五官精致,身形小巧之外,皮肤好也是【无极荣耀】女人的【无极荣耀】关键所在。皮肤的【无极荣耀】要点有两个,一是【无极荣耀】细致程度,二是【无极荣耀】颜色。皮肤细致程度主要看皮肤褶皱和毛孔,沙夜子的【无极荣耀】皮肤细致程度无与伦比,几乎找不到皮肤附属物。颜色方面主要就是【无极荣耀】白,白皙的【无极荣耀】女人一直是【无极荣耀】男人的【无极荣耀】天敌,不过沙夜子的【无极荣耀】皮肤实在是【无极荣耀】白的【无极荣耀】过头了。想想也对,她是【无极荣耀】女鬼,皮肤森白才是【无极荣耀】正常颜色,要是【无极荣耀】有血色,那就是【无极荣耀】人了。

  在我打量沙夜子的【无极荣耀】同时她也在打量我们,不同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她没我这么轻松,可以观察她的【无极荣耀】美丽程度。她正在做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对我们这边在场人员做战斗力评估,她想知道真打起来的【无极荣耀】话她有没有胜算,还有万一真打不过是【无极荣耀】否有跑掉的【无极荣耀】可能。不过看了半天之后她的【无极荣耀】眉头却皱了起来。

  我们这边出现的【无极荣耀】人不多也不少,从气息上她感应不出我们的【无极荣耀】实力。开玩笑,艾美尼斯这个幻象女神就在我旁边,连气息都隐藏不住干脆买块豆腐一头撞死算了。不过气息虽然无法判定,形象和刚才的【无极荣耀】接触却让她对我们多少有个大概了解。铃音骑士们刚才正面硬撼了那些领主,而且对方一招都没挡住,可见铃音骑士比那些领主强的【无极荣耀】多。凌的【无极荣耀】防御结界沙夜子自己已经撞过一次了,瞬发魔法肯定不是【无极荣耀】施法者的【无极荣耀】顶峰实力,所以沙夜子大概能了解到凌的【无极荣耀】魔力水平。其他人基本没出手,但是【无极荣耀】沙夜子大概能确定我这个中心人物不会简单。另外两个让她忌惮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小龙女和夜月。小龙女是【无极荣耀】条神龙,虽然不是【无极荣耀】转门克制鬼物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震慑效果依然存在。夜月好歹也是【无极荣耀】女娲的【无极荣耀】后裔,生命力量的【无极荣耀】波动是【无极荣耀】死灵们最铭感的【无极荣耀】东西,她不会感觉不到。

  分析了半天之后沙夜子还是【无极荣耀】认为我们不好碰,尽管吸收了不少力量,可她依然没有把握战胜我们。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