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二卷 第十章 内部斗争

第十二卷 第十章 内部斗争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我不想招惹你们,你们也别打我的【无极荣耀】主意。”沙夜子看着我们道:“就这样离开,可以吗?”

  “本来是【无极荣耀】可以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现在……恐怕不行了!”我微笑着看着沙夜子。这个妖女可绝非善类,要是【无极荣耀】现在不把她制伏,难保一会她能干出什么事情来。目前看来她能吸收别人的【无极荣耀】力量而强化自己,刚才吸收了那些领主之后她的【无极荣耀】力量起码是【无极荣耀】上升了十几倍。我不确定她的【无极荣耀】强化属性到底是【无极荣耀】可以无限强化下去,还是【无极荣耀】有个临界点。她现在不敢动我们是【无极荣耀】因为她暂时还不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对手,但如果现在不对付她,等她吸收了太多的【无极荣耀】力量,选择权就不在我们这边了。

  沙夜子用非常幽怨的【无极荣耀】眼神瞄了我一眼:“哎……!小女子真是【无极荣耀】命苦啊!大人们都想得到小女子的【无极荣耀】力量,没有人同情我的【无极荣耀】遭遇。既然大人这样说,小女子也不抵抗了,大人想要便拿去吧!”说着她就闭上了眼睛站在那里不动了。

  我从夜影背上跳了下来,顺手把头盔和手套摘下来收了起来。走到沙夜子身边之后我和她保持着一米多的【无极荣耀】距离围着她转了一圈,然后再次走到她的【无极荣耀】前面。沙夜子在此期间始终保持着不动,看起来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放弃抵抗了,但我从不相信馅饼会从天上掉下来。

  向前迈了一步,走到沙夜子的【无极荣耀】面前站定。伸出右手拨开她的【无极荣耀】长发,用食指沿着她的【无极荣耀】眉线缓慢地滑到她的【无极荣耀】额前。然后把整个手掌按在了她的【无极荣耀】额头上。鬼物毕竟不是【无极荣耀】活人,她的【无极荣耀】额头虽然非常的【无极荣耀】细滑,但是【无极荣耀】却冰凉一片,仿佛一块寒玉。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闭上眼睛,接着我的【无极荣耀】手心发出了一点微弱的【无极荣耀】光芒。

  就在这瞬间,沙夜子地双眼突然睁开。但是【无极荣耀】和刚才不同,她的【无极荣耀】眼睛变地血红一片。同时。她的【无极荣耀】嘴猛的【无极荣耀】张开,露出了一嘴锋利的【无极荣耀】牙齿,舌头也像条蛇一样伸了出来。她的【无极荣耀】双手猛的【无极荣耀】抬起,锋利的【无极荣耀】指甲伸出来一尺多长,几乎瞬间由静立地少女变成了厉鬼形态。不过就在她伸头准备咬向我的【无极荣耀】脖子的【无极荣耀】时候,地面上一个太极图突然一亮,接着沙夜子的【无极荣耀】身体就突然不能动了。她惊慌的【无极荣耀】愣了一下。然后使劲想要挣扎着扑上来咬我,可她就是【无极荣耀】无法移动分毫。

  “不用费劲了。”我缓缓的【无极荣耀】睁开了眼睛。“知道我为什么先围着你转一圈吗?”

  沙夜子的【无极荣耀】身体已经无法移动,但是【无极荣耀】脑袋还可以小范围的【无极荣耀】活动。她低头看了眼地上依然亮着白光地太极阵,立刻就明白了我刚才做了什么。围着她绕圈可不是【无极荣耀】试探行为,我那是【无极荣耀】在布阵。太极锁魂阵对活人是【无极荣耀】没什么用,镇鬼到是【无极荣耀】十拿九稳。

  “你果然很卑鄙。”

  “喂,是【无极荣耀】你先诈降的【无极荣耀】好不好?”

  “是【无极荣耀】你先不肯放我走的【无极荣耀】。”

  “是【无极荣耀】你先不肯见我的【无极荣耀】。”

  “是【无极荣耀】你来见我,我没有义务一定要见你。”

  “你扫了我的【无极荣耀】面子。我有权利报复。”

  “是【无极荣耀】你打算报复我,我有权利使用包括诈降在内的【无极荣耀】计谋逃生。”

  “你想跑,我当然要用这个东西把你圈起来。”

  “你你你……!”沙夜子终于你不出来了。我可是【无极荣耀】制造歪理邪说地行家,想把责任推给我是【无极荣耀】不可能的【无极荣耀】。

  “老老实实的【无极荣耀】给我做魔宠吧。”我再次把手按到了沙夜子的【无极荣耀】额头上。

  “等等等等。”沙夜子慌乱的【无极荣耀】叫了起来,并且再次恢复了纯洁少女的【无极荣耀】形象。“我知道一些东西可以补偿你,放了我吧!”

  “喂。你给点面在好不好?”凌走过来对沙夜子道:“我当初可是【无极荣耀】自愿做魔宠的【无极荣耀】,差点都没赶上,你有这么好的【无极荣耀】机会居然还不愿意,真是【无极荣耀】傻蛋!”

  “你才傻蛋呢!”沙夜子焦急的【无极荣耀】道:“被收做魔宠,跑都来不及,你居然自己往上扑,你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脑子进水我不管,别把我也拉下水啊!我不要做魔宠。喂,这位大人,我给你别的【无极荣耀】补偿吧?”

  我笑了笑。“收你做了魔宠之后你知道地东西一样要告诉我。这不能成为交易地筹码。老老实实的【无极荣耀】别抵抗。让我帮你加上印记,抵抗地话你受的【无极荣耀】痛苦会更多。”

  “不要啊……”

  噗嗤。魔宠技能没启动就被打断了。因为我的【无极荣耀】右臂上钉了三支箭。每支箭都射透了,而且全都带着犬牙倒钩,这要是【无极荣耀】拔出来非得撕掉一大块肉不可。看箭上微微闪烁的【无极荣耀】荧光就知道这是【无极荣耀】魔法箭,要不然也不可能射穿魔龙铠。

  “小姐说了不要。”一个男子保持着开弓的【无极荣耀】姿势站在村口,他身边还有四个人和他一起站着,其中一个女忍,一个武士,一个阴阳师外加一个不明职业者,怀疑可能是【无极荣耀】妖魔猎人。

  我放下手缓慢的【无极荣耀】转过来面向那五个人,看了下被射穿了的【无极荣耀】手臂,再抬头看了下那些人。“请问一下你鼻子下面那个洞是【无极荣耀】**吗?”

  对方明白我的【无极荣耀】意思,带着嘲笑般的【无极荣耀】笑容道:“对你这样的【无极荣耀】人只能用武力说话。”

  “那还等什么?”我打了个响指。“绞碎了肥田。”

  轰的【无极荣耀】一声那些人周围的【无极荣耀】地面突然暴烈,无数根蔓藤从地下钻出来把他们包了进去,然后整体拉入了地下。一旦被玫瑰藤带入地下深层,就算你再厉害也没用。玫瑰藤最擅长的【无极荣耀】伎俩就是【无极荣耀】弄塌上方的【无极荣耀】土地利用大地本身的【无极荣耀】压力制伏敌人,反正玫瑰藤自己是【无极荣耀】不怕压力的【无极荣耀】。对付不同实力的【无极荣耀】敌人只要把对方弄到不同深度就可以了。

  我再次看了看手上的【无极荣耀】箭,无奈地摇了摇头。“小纯、阿嫡娜。出来帮忙啊!”

  随身携带护士就是【无极荣耀】方便。小纯用我的【无极荣耀】永恒帮我把箭杆削断,然后阿嫡娜使用治疗魔法暂时先帮我阵痛,抽出箭杆之后直接让小纯以神圣治疗术恢复伤口。活动了一下胳膊,还好,看来是【无极荣耀】恢复正常了。

  轰。那边玫瑰藤吞了五个人的【无极荣耀】地方再次发生了大爆炸,一道光柱者射天空,跟着碎石乱飞。五个黑影从里面飞了出来。其中一个身材比较娇小的【无极荣耀】黑影落地后立刻再次弹起向我这边飞了过来。对方速度很快,眨眼就到我前面了。当。一声脆响伴随着火星。黑影瞬间又跳了出去。夜月疑惑的【无极荣耀】发现自己的【无极荣耀】剑上多了张纸。

  “封魔印?”小龙女反应到是【无极荣耀】快,飞过来在符文上一点。

  那边那个黑影已经在自己人身边站定,正是【无极荣耀】那个女忍者。她迅速的【无极荣耀】结了个手印。“爆。”

  什么都没发生,符纸正在小龙女手上晃荡着。“这东西你跟谁学地啊?”小龙女拿着符纸晃了晃。“怎么把封魔印做成这样了?这样的【无极荣耀】印一启动就会爆炸地,你们不知道吗?”

  “你在胡说什么?”那个女忍生气的【无极荣耀】说道:“那是【无极荣耀】我们忍术中的【无极荣耀】上级爆破符咒,你居然连认都不认识,还说什么封魔符。”

  小龙女无奈的【无极荣耀】道:“喂。拜托你们有点谦虚精神好不好。偷学了我们仙门道术就偷学了吗!我们又没说不让你们用,非要改个名字叫忍术,烦不烦啊?再说了,学你们也学完啊!这都是【无极荣耀】什么鬼画符啊?这张明明是【无极荣耀】封魔印,你却给画错了。此印应该是【无极荣耀】吸收被封印者的【无极荣耀】力量反过来封印他自己,这样几可以往复不熄,永远封印下去。结果你却把法力反噬的【无极荣耀】部分写错了,结果就是【无极荣耀】符咒吸收的【无极荣耀】力量送不回去。最后就会超过符咒自身材料存储法力地上限而发生爆炸。你们这帮傻蛋居然还就这么沿用了下来,真是【无极荣耀】服了你们了!”

  “你乱说什么?不懂别乱说。”女忍很生气的【无极荣耀】再次冲了过来。“地遁之术。”女忍跑着跑着突然进入了地下。

  小龙女不急不慢的【无极荣耀】把一只手按在了地上。“大地之龙,地脉之气,封。”

  噗。在我们面前不到一米的【无极荣耀】地方,土地表面突然开了个小洞,一道血箭喷出来两三米高。连续喷了好几秒才停了下来。

  凌从旁边一招手,那些飞起来的【无极荣耀】血水自动汇集成了一个球,然后飘浮到了沙夜子面前。“既然你不久就要成为我们的【无极荣耀】同伴了,帮你增加一下实力也是【无极荣耀】应该的【无极荣耀】。这个女忍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是【无极荣耀】有总比没有好吧?”

  那个女忍也真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这边有条龙,她居然用土遁,这不是【无极荣耀】找死吗?她要是【无极荣耀】用别地忍术,小龙女未必能简单的【无极荣耀】搞定她,但是【无极荣耀】土遁这个法术一旦被破。麻烦也是【无极荣耀】最大的【无极荣耀】。刚才这个女忍就是【无极荣耀】土遁术被破。然后被夹在土地中活活挤死的【无极荣耀】。

  对面的【无极荣耀】人全都傻眼了。五个人从地下爬出来不到三十秒就少了一个人,按这个速度。剩下的【无极荣耀】四个坚持不到两分钟。

  事实上两分钟是【无极荣耀】高估他们了,世界情况是【无极荣耀】剩余四个人三十秒就完蛋了。玫瑰藤被这五个人从地下跑出来,所以非常生气,又追了上来。无数蔓藤飞舞之下那个阴阳师和那个职业不明者就这么挂了,剩余地日本武士被凌的【无极荣耀】一个魔法炸飞,然后被玫瑰藤穿成了肉串。最后剩余的【无极荣耀】那个弓箭手遭到了夜月的【无极荣耀】袭击,不擅长近身战的【无极荣耀】弓手在十秒内被切成了人片。

  五个人出现的【无极荣耀】突然,死的【无极荣耀】也突然,不过他们到是【无极荣耀】给我留下了一个奇怪的【无极荣耀】东西。

  “这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啊?”我拿着那个看起来像宝石一样的【无极荣耀】东西问沙夜子。那些玩家携带了大量这种东西,那就是【无极荣耀】说肯定是【无极荣耀】有用的【无极荣耀】东西,但是【无极荣耀】这个东西没有属性显示,也完全没有任何算得上有用地特征。说它是【无极荣耀】宝石,总觉得有些轻,好象一团棉花一样。透光度不高,没有装饰价值,硬度也很差。还怕火,实在不知道这种东西到底能有什么用。不过这东西既然在冥界发现,说不定沙夜子这个本地人会知道。

  沙夜子果然点头道:“我是【无极荣耀】知道这是【无极荣耀】什么,但是【无极荣耀】你放了我我才会告诉你们。”

  “不是【无极荣耀】说了,收了你之后你什么都会说地。”我不耐烦地把手重新按上她地额头。

  “等一下。”

  “又什么事啊?”我看向沙夜子。

  “我成了魔宠之后可能会忘记一些东西的【无极荣耀】哦。”

  “你不会。”凌站在旁边单手托着一个黑色的【无极荣耀】球体。“你的【无极荣耀】记忆我都帮复制了一份,忘记也不怕。”

  “那说不定我的【无极荣耀】力量会下降,也许不适合做魔宠。”

  “我的【无极荣耀】魔宠携带量很多。不在乎浪费一个,再说我看你地实力不错。”我说着不管她继续在那乱叫。启动了手上的【无极荣耀】技能:“捕捉。”

  白光闪耀,结果失败。再闪,又失败,继续闪,还是【无极荣耀】失败。一连三十多次居然全失败。“靠,不是【无极荣耀】吧!没见过这么低地命中率,你就不能放送点吗?”

  沙夜子拼命的【无极荣耀】摇头:“我不要做魔宠。”

  “不要也得要。拜托你配合一点,又不疼的【无极荣耀】。”我再次把手按上去。“捕捉。”

  晕!又失败。这次一连试了几百下,居然全部失败。别说我幸运值超高,就算一般人也没低到这种程度吧?

  我无奈的【无极荣耀】再次给沙夜子做思想工作。“你就放松点好不好?反正迟早要成为魔宠,你不要抵抗,忍一下就过去了。”

  我突然转身,左手捏住了一支箭,夜月和斯哥特同时出手。一人磕飞了一支箭。“又是【无极荣耀】你们?”

  那五个人居然又回来了。这才多长时间啊?难道附近有复活点?不对啊!这里是【无极荣耀】冥界,怎么会有玩家复活点呢?对了,这些人肯定是【无极荣耀】有特殊任务奖励,所以可以在冥界复活。

  “你的【无极荣耀】实力不错。”那个箭手站在对面的【无极荣耀】村口对我们道:“如果可能的【无极荣耀】话我不想和你打,但是【无极荣耀】你地行为让我不得不这么做。”

  “是【无极荣耀】啊!你说的【无极荣耀】很对。为了让这个世界的【无极荣耀】和平我必须得消灭你们。”我盯着那个箭手分毫不让的【无极荣耀】顶了回去。“这里是【无极荣耀】游戏,虚伪也得有个限度吧?别干什么事情都非要扯个大义的【无极荣耀】旗帜。我又不是【无极荣耀】人民公敌,你也不是【无极荣耀】救世主。”

  “那就说点实际的【无极荣耀】。”那个开始被*掉的【无极荣耀】不明职业者走到了前面。“把我们的【无极荣耀】东西还回来,我们就不和你们计较。”

  “不不不。”我摇着脑袋。“先问一下,你们实在下达命令还是【无极荣耀】打算谈判?”

  “这是【无极荣耀】威胁。”那个日本武士到是【无极荣耀】很直接,他一挥手,一大堆像军队一样地武士从后面的【无极荣耀】山林中走了出来。

  “我不接受威胁,好了,谈话结束。”我把空间门向前面一放。“斯哥特,带邪灵骑士灭了他们,我这边还得浪费点时间。”

  邪灵骑士对付那些鬼武士是【无极荣耀】绝对没问题的【无极荣耀】。真正的【无极荣耀】麻烦在我这边。沙夜子无论如何都不肯接受魔宠化。我的【无极荣耀】强制封印下多少次都是【无极荣耀】一个结果,完全不起作用。

  “本来想斯文点的【无极荣耀】。现在看来只好换别地招了。”我用邪恶的【无极荣耀】眼神盯着沙夜子的【无极荣耀】脖子。“你有血吗?”

  “你……你想干什么?”

  “没什么,学习一下你的【无极荣耀】经验。”我露出了一个还算和善的【无极荣耀】微笑,但是【无极荣耀】嘴边露出的【无极荣耀】两枚正不断伸长的【无极荣耀】犬牙看起来却相当吓人。好歹我还从维娜那里继承到了一部分吸血鬼的【无极荣耀】血统,不管怎么说,先把沙夜子抽干,她没有力量之后应该比较好收服,大不了之后给她找点实力形魔兽让她吸干再补充回来。不过,吸血鬼血统我是【无极荣耀】有,吸人血我却很少干。怪只怪游戏里的【无极荣耀】东西太逼真,使用这个技能时真的【无极荣耀】能尝到血腥味和那种蔫呼呼地感觉,我又不是【无极荣耀】真地吸血鬼,当然不喜欢那种味道。不过现在情况特殊,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大不了一会找点水多漱两次口。

  沙夜子看着我不怀好意的【无极荣耀】向她走近。连忙地紧张的【无极荣耀】想向后躲,但她的【无极荣耀】身体是【无极荣耀】被困住的【无极荣耀】,能动的【无极荣耀】只有脑袋,躲闪实际上没有什么效果。我用手摸了下她的【无极荣耀】脖子,还好,虽然皮肤没有血色,但是【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血管到是【无极荣耀】很明显。稍微用力就可以按到,居然还能感觉到强劲地脉搏。夜月说她身上有生气。看来果然不错。一般的【无极荣耀】鬼别说脉搏了,连血都不会有。

  我一口咬上了沙夜子地脖子,沙夜子叫的【无极荣耀】很凄惨,一开始她被人用刀捅了个对穿的【无极荣耀】时候也没叫这么大声过。我用力吸了一口,结果居然没抽动。松开嘴巴看了一下,她的【无极荣耀】脖子上确实有两个小洞,但是【无极荣耀】只渗出一点点的【无极荣耀】血。居然没咬到血管。

  沙夜子看不到我在她脖子上干什么,光感觉到我咬了她一口又松开了。她颤抖真声音问道:“你在干什么啊?”

  “这个……出了点小意外,好象没找准血管。你放心,我多来几次就行了。”果然什么职业都需要锻炼,吸血鬼这行也得有起码的【无极荣耀】训练才行,居然连咬血管都能咬偏的【无极荣耀】,以后得多锻炼。

  沙夜子一听我还要试,连忙又叫了起来:“满着。”

  我被她一喊。动作没协调好,一口还是【无极荣耀】咬上去了,只是【无极荣耀】有偏了。“喂,你别乱动好不好,一会再多来几次你地脖子就成筛子了。”

  “打住。”沙夜子连忙喊了起来:“我投降还不行吗?”

  “投降?”我诧异的【无极荣耀】绕到她前面。“你刚刚说什么?”

  “我投降。你直接给我一滴血吧,我愿意自主认主。”

  我疑惑的【无极荣耀】上下审视了一下她。“刚刚还抵死不从。这么快就变卦啦?你当我三岁小孩啊?”

  “不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沙夜子慌忙解释:“我脖子上很铭感,受不了人家那个……!你明白的【无极荣耀】吗!”沙夜子的【无极荣耀】声音简直像在撒娇,不过我并不在意就是【无极荣耀】了。

  反正最终目标是【无极荣耀】收了她做魔宠,她愿意自己配合那就最好了。“这还差不多。”我把手指切了一道小口子,放了一滴血点在沙夜子的【无极荣耀】额头上。本来以为就这么结束了,哪知道没听见魔宠确认,却发现眼前一闪,沙夜子居然不见了。

  “人呢?”我四下寻找。旁边的【无极荣耀】战场还在打,我们附近却没人在。她不可能突然消失的【无极荣耀】。

  忽然我地右手自动动了起来。它突然抓起永恒剑向我自己的【无极荣耀】脖子上削了过去,吓的【无极荣耀】我赶紧用左手压住右手。“幻影。怎么搞的【无极荣耀】?”

  “不是【无极荣耀】我,是【无极荣耀】那个女鬼。”

  “封住她。”

  “不大好办,她好强啊!”幻影的【无极荣耀】声音很无奈。

  我的【无极荣耀】声音更无奈。“女王,赶快帮帮忙啊!”

  “我正帮着呢!”

  “靠,不是【无极荣耀】吧?我们三个压不住她一个?”

  女皇地声音显得很吃力,仿佛刚跑完三千米的【无极荣耀】人在说话。“这丫头似乎专长就是【无极荣耀】这方面,怪麻烦的【无极荣耀】。”

  “斑侬枷兰,进来帮忙。”

  “来了。”斑侬枷兰刚在我身边出现就一头扎了进来。要不是【无极荣耀】金刚不适合和体我就连他也喊进来帮忙了。

  我整个人像定格了一样站在那里,但实际上里面却已经乱套了。小龙女看我半天没动静知道我可能需要帮助,右手食指在自己眉心一按。“原神出壳。”一个白色的【无极荣耀】虚影从小龙女身上脱离出来钻进了我的【无极荣耀】身体里。

  凌是【无极荣耀】欧洲神系,这些灵魂出壳之类的【无极荣耀】东西她不会,急的【无极荣耀】围着我打转。“进去这么多人不会有问题吧?”

  “应该没问题,这和灵魂和体不一样。”夜月解释着:“要是【无极荣耀】直接以和体的【无极荣耀】方式抢夺身体控制权,肯定都会被挤出来才对,既然进去这么多人,那肯定是【无极荣耀】在里面使用了精神凝聚的【无极荣耀】方式打起来了。”

  “你能进去帮忙吗?”

  被凌这么一问夜月才响起来:“你不说我都忘记了,我也会啊!虚化。”夜月和小龙女用的【无极荣耀】显然不是【无极荣耀】一种法术,小龙女地肉身还在外面,只是【无极荣耀】已经不动了,夜月却整个人都不见了。

  凌代替我召唤了凤龙,然后对里面喊了起来:“你们谁会原神出壳之类地东西快来帮忙。”

  红翎跑了出来。“我会,怎么了?”

  “紫日被一个女鬼附身,进入一堆人到现在也没动静。我很担心,所以想多找些人进去帮忙,多把手中好一些。”

  “你别急,我先进去看看。”

  红翎好歹也是【无极荣耀】天火神姬,作为第一代狐仙,原神脱离这点小把戏她当然是【无极荣耀】会的【无极荣耀】。于是【无极荣耀】我地面前又多了个站着不动的【无极荣耀】狐狸形态的【无极荣耀】肉身,红翎的【无极荣耀】灵魂也进入了我的【无极荣耀】体内。

  红翎刚一进入我体内就傻眼了,只见这里站了一大群人,就是【无极荣耀】我们刚刚进来的【无极荣耀】那些人。而沙夜子则正挂在前方一个桃子一样的【无极荣耀】红色物体上,红翎马上就认出来了那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心脏。

  我正对沙夜子摇着手:“刀下留心啊!那可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心,千万别扎。扎漏了就不好了!”

  沙夜子得意的【无极荣耀】道:“谁要你刚刚欺负我,我说不做魔宠,你非要抓我。你们都给我退后,别靠近,再靠近我可扎了。”

  沙夜子做了个要扎的【无极荣耀】动做,吓的【无极荣耀】我们周围一圈人赶紧后退加求饶。心脏部位可是【无极荣耀】要害攻击,她现在就抱着我的【无极荣耀】心脏,这一刀下去,管你攻击力高低肯定完蛋。这就叫忽视防御,**,防御都在外面,谁能想到有人钻里面来扎人家心玩啊!

  “有事好商量。”我赶紧先稳住沙夜子。“这个,女侠手下留情啊!”

  “这会知道叫女侠了?早干什么去了?”沙夜子嚣张的【无极荣耀】道:“你不是【无极荣耀】防御很强吗?现在看你有什么办法?你的【无极荣耀】心可是【无极荣耀】肉做的【无极荣耀】,我这一刀……嘿嘿嘿嘿!”

  沙夜子越笑越夸张,但是【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话却提醒了我。肉做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吗?

  我向小龙女使了个眼色,她立刻明白过来,几乎是【无极荣耀】原地蹦了起来:“你也别太嚣张,虽然你现在能威胁我们,可你也不能在这里一直僵持下去,只要你出去,我们就有一百种方法对付你。”

  “你说什么?”沙夜子占据主动权之下相当嚣张,立刻和小龙女对骂了起来。

  看小龙女成功吸引了沙夜子的【无极荣耀】目光,我赶紧对夜月小声交代了几句。夜月点点头,悄然飞了出去。凌看到夜月出来先是【无极荣耀】一愣,但是【无极荣耀】她知道夜月肯定是【无极荣耀】有事,所以没急着问话。夜月走到我的【无极荣耀】身体前,然后目镜一闪,我整个人瞬间石化。

  等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这一瞬。沙夜子几乎马上就发现了情况不对,但是【无极荣耀】等她注意到时我的【无极荣耀】心脏已经变成一整块石头了。她可不是【无极荣耀】物理攻击型生物,对这个石头心脏是【无极荣耀】完全没有办法的【无极荣耀】。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