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二卷 第五十七章 河边大屠杀

第十二卷 第五十七章 河边大屠杀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晚上的【无极荣耀】粮食送到后神殿的【无极荣耀】士兵们像中午一样迅速拿去做成了晚饭,玫瑰收了钱带着队伍离开了这个军队的【无极荣耀】驻地,只留下了几百只侦察蚊子在附近的【无极荣耀】树上蹲点。光明神殿的【无极荣耀】军队经过了一天的【无极荣耀】行军,现在已经是【无极荣耀】在森林另外一侧的【无极荣耀】出口了,这边前有河,后有林,环境相当不错。听着潺潺的【无极荣耀】水声,吃饱喝足疲累了一天的【无极荣耀】士兵们终于忍不住进入了梦乡。

  士兵们都睡了,将军们却不能睡。首领帐篷内十几个祭司和天使军官们一起在讨论之后的【无极荣耀】行动安排。

  天使军团长非常乐观的【无极荣耀】道:“现在我们已经获得了粮食的【无极荣耀】补给,那位天使一般的【无极荣耀】小姐送来的【无极荣耀】粮食足够明天一天的【无极荣耀】消耗,而且他们还会继续对我们进行补给,这点资金消耗对我们根本不足为虑。以我们现在的【无极荣耀】状态,即使敌人敢来偷袭我们也能从容应对。只要失散的【无极荣耀】主队能保证和我们相同的【无极荣耀】行军速度,最多二十一号夜里,也就是【无极荣耀】明天晚上就可以和我们会师了。只要大军合兵一处,就没有人能动我们分毫。”

  一个祭司走出来道:“我觉得吧……”这个祭司突然眉头一皱,但是【无极荣耀】很快又恢复了过来接着道:“我们的【无极荣耀】状态虽然还不错,但大军这样毕竟不安全,队伍里的【无极荣耀】兵种搭配都……都……”他的【无极荣耀】脸色突然变的【无极荣耀】很难看,眉头也拧在一起似乎正在忍着什么痛苦。

  旁边的【无极荣耀】天使疑惑地看着他。“汉密斯大祭司你怎么啦?”

  祭司的【无极荣耀】脸色突然又恢复了。“啊没什么。我是【无极荣耀】说大家的【无极荣耀】搭配不全面,要是【无极荣耀】遭到偷袭的【无极荣耀】话损失可能会比较大。所以……所以……!”他的【无极荣耀】话突然又结巴了。

  “大祭司?”天使们都看着他等待他把话说完。

  大祭司的【无极荣耀】脸色正在扭曲着变化着,其他人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搞什么。突然大祭司眉头一松“哺……”一声婉转悠长的【无极荣耀】屁声响彻整个帅帐。一瞬间帅帐内地人全都愣住了。“哇!毒气!”一个天使突然惊叫了一声并同时捂住了鼻子,接着整个帅帐就突然炸窝,指挥官们一起捂着鼻子往外冲,只有大祭司自己是【无极荣耀】捂着屁股在向外冲,一路跑还在一路发出机枪扫射一般的【无极荣耀】啪啪声。守卫在外面士兵全都表情愕然地看着自己的【无极荣耀】指挥官,直到大祭司冲出来之后他们才明白过来怎么回事。

  可怜的【无极荣耀】大祭司这次就算不死。回去大概也没脸见人了。不过他现在可管不到那么多,他现在最关心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赶紧找个什么地方去方便一下。带着一路突突声的【无极荣耀】大祭司冲进了一小片无人的【无极荣耀】树林。之后里面传出了阵天的【无极荣耀】巨响。靠近那片林子地一个帐篷中的【无极荣耀】士兵翻了个身,嘴里还在嘟囔着:“谁这么晚还在放炮玩?真是【无极荣耀】没道德!”

  正当几个将军互相之间会心的【无极荣耀】大笑之时,忽然有个士兵连滚带爬的【无极荣耀】跑到了几位将军面前。“权天使长大人,不好了!”

  “什么事慌慌张张的【无极荣耀】?慢慢说。”

  那个士兵焦急的【无极荣耀】道:“我们好象被人暗算了。”

  “你说什么?”

  “半小时前法师营开始有人拉肚子,之前还没注意,以为是【无极荣耀】食物不太干净,但是【无极荣耀】之后拉肚子的【无极荣耀】人越来越多。现在整个法师营都乱套了。随军牧师用神术侦察过了,大家都中了泻药,而且已经深入身体无法清除了,不等到要效自己过去是【无极荣耀】不可能恢复了!”

  “怎么会这样?不是【无极荣耀】都用神术侦察过了吗?”一个大天使长问道。

  那个士兵立刻道:“泻药不是【无极荣耀】毒药,医师们有时候也用泻药治疗一些特殊疾病,不算害人的【无极荣耀】东西。我们地普通神术只能侦察邪恶药物,对泻药没反应。因为之前的【无极荣耀】粮食都没问题,祭司们就放松了警惕。所以没用能区分药物种类的【无极荣耀】大型神术,只用了小型侦察神术,所以才……!”

  “是【无极荣耀】所有的【无极荣耀】法师都在拉肚子吗?”

  “所有法师都在拉,而且最先拉的【无极荣耀】几个体弱的【无极荣耀】法师已经开始出现昏迷现象了,看样子药量下地非常重。”

  “这么说的【无极荣耀】话……?”天使长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但是【无极荣耀】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他忽然听到帅帐两边的【无极荣耀】守卫中传出一声巨大的【无极荣耀】咕噜声。似乎是【无极荣耀】谁的【无极荣耀】肚子在响,那个守卫的【无极荣耀】脸色瞬间就绿了,赶紧把举手申请别人代班,自己则捂着肚子向森林里冲去。

  几乎一瞬间,整个营地都开始响起此起彼伏的【无极荣耀】屁声,大营沸腾了。此时坐在侦察蚊子内部观看现场转播的【无极荣耀】行会领导们全都吓的【无极荣耀】满地打滚,七百五十万人同时拉肚子的【无极荣耀】场面太壮观了,整个林子里蹲地一个个地人全都在哪里发出恶心的【无极荣耀】声音,不时还有几个体弱地人晕倒在林子里。

  七百五十万大军中除了天使和不吃粮食的【无极荣耀】神兽外几乎全都中招,即使是【无极荣耀】高等圣骑士都顶不住这么强的【无极荣耀】泻药。不少纵队指挥官都加入了腹泻的【无极荣耀】行列。几个天使在原地急的【无极荣耀】直转圈。他们实际上肚子也不大舒服。只是【无极荣耀】抵抗力好,没那些人类反应那么大而已。

  整个森林里一夜之间就变成了雷区。到处都是【无极荣耀】黄色的【无极荣耀】污物,真是【无极荣耀】迎风臭十里,把森林里最后剩下的【无极荣耀】几个没被巨龙吓跑的【无极荣耀】高级魔兽也给臭跑了。第二天一早,大军总算结束了一夜的【无极荣耀】折腾勉强移动到了河边,但是【无极荣耀】这条河是【无极荣耀】说什么也过不去了。

  一个脸色蜡黄,脚步虚浮的【无极荣耀】圣骑士向权天使长报告道:“报告大人,我……我军七百五十万大军……除了三十万天使军团勉强保留有基础战斗力之外,剩余兵力全都已经失去了战斗力。法师营有三百多体弱的【无极荣耀】法师死亡。士兵们基本连站起来都费劲,有斗气地军官也只能勉强行走。将军,我们现在已经不能强渡这条河了,很多人只能勉强爬行,强行过河的【无极荣耀】话不用敌人来打,我们自己就得淹死一半。”

  “那也不能在这里等死啊!对方下了泻药肯定知道我们现在毫无反抗能力,他们一定会马上来袭击我们的【无极荣耀】。所以必须想办法离开这里。”

  另外一个天使道:“大人,对方既然知道我们已经失去行动能力了。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无极荣耀】。他们的【无极荣耀】兵种中多是【无极荣耀】高机动力的【无极荣耀】空骑兵,我们现在这个状态跑一天也不过是【无极荣耀】让人家多跑一小时而已,所以我觉得逃跑是【无极荣耀】没用的【无极荣耀】。”

  “那总不能坐着等死吧?你们看看还有几个能打仗地?”

  “我看不如我们原地组成一个防御线。就算我们的【无极荣耀】士兵体力下降,七百多万人聚集成团地话,他们想一口气吃掉也不是【无极荣耀】那么容易的【无极荣耀】。就算我们会损失惨重,起码不会全军覆没。”

  “大祭司说的【无极荣耀】对,我们只有这样了!”

  简单商量之后光明军团的【无极荣耀】大军开始重新聚集成一个圆阵。并尽量收缩队伍的【无极荣耀】面积,这样可以依靠人数的【无极荣耀】优势产生一定的【无极荣耀】防御力,至少人群挤在一起不会被一冲就散。身为这部分军团最高指挥官地那个权天使长忧心忡忡的【无极荣耀】视察了整个阵营,但是【无极荣耀】他现在是【无极荣耀】越看越担心。得到粮食之前连续的【无极荣耀】饥饿消耗了士兵们太多的【无极荣耀】体力,之后虽然吃了几顿饱饭,但是【无极荣耀】昨晚全拉出去了,现在肚子里还是【无极荣耀】空空如也。另外,腹泻消耗的【无极荣耀】其实不光是【无极荣耀】食物。还有水分。人是【无极荣耀】需要水的【无极荣耀】,短时间内大量失去水分就会出现脱水现象,这个情况非常危险,搞不好就能要人命。现在整个军团一大半人都有轻微脱水现象,几乎都是【无极荣耀】奄奄一熄的【无极荣耀】状态,别说防御。自己站在那都随时可能倒下去。

  除了身体机能本身的【无极荣耀】问题外,士兵们地神经也受到了不小的【无极荣耀】压力。首先是【无极荣耀】累。在野外上厕所可没有抽水马桶给你用,蹲一晚上马布的【无极荣耀】结果就是【无极荣耀】这些兵现在站在那里都腿肚子抽筋,全身像要散架一样的【无极荣耀】疼。除了累,困也是【无极荣耀】一大威胁。一晚上都在不断的【无极荣耀】蹲坑,谁也没机会睡觉,超过二十四小时没睡觉的【无极荣耀】士兵们精神状态都很糟糕,不少人都眼皮发青外加哈气不断。以这样地状态,防御敌人进攻基本是【无极荣耀】扯淡。

  和光明军团大军不同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这边正在搞郊游准备,玫瑰站在高台上对拿着个扩音水晶喊着:“各位本行会会员们。还有热血盟的【无极荣耀】志愿军们。现在你们就可以开始庆祝了。光明军团现在有一支前锋部队被从本队分割了出来,他们已经连续三天没有正常的【无极荣耀】吃饭。而且昨天晚上被我们偷偷下了泻药,集体拉了一晚上,现在一个个是【无极荣耀】又累又饿又困,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经验!”下面爆发出惊天的【无极荣耀】喉叫声。

  “答对了。”玫瑰大声说着:“这个军团一共有七百五十万人,其中除了十几万天使还有保有平时一半的【无极荣耀】战斗力之外,其他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软脚虾,但这些软脚虾的【无极荣耀】等级却还是【无极荣耀】高级怪。腹泻和饥饿的【无极荣耀】双重状态使他们的【无极荣耀】生命值下降到平时地一半,战斗力则基本为零,你们只要用平时杀一百级怪物地力量就可以放倒这些五百六百甚至是【无极荣耀】七百级的【无极荣耀】敌人,我保证今天之后你们都会升级地。我最后重申一遍注意事项。敌人有七百五十万,我们一共才五万多人,所以绝对够大家分的【无极荣耀】,因此不要抢怪,要是【无极荣耀】遇到高级天使,大家要互相配合,我们是【无极荣耀】去旅游刷经验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让人杀的【无极荣耀】,所以要保证零伤亡。经验值就是【无极荣耀】大家的【无极荣耀】奖励,要是【无极荣耀】爆钱了,也归你们,但是【无极荣耀】爆装备和魔宠蛋之类的【无极荣耀】东西一定要上交。行会在福利方面对的【无极荣耀】起大家,大家也要在关键时刻对得起行会。好了,就说这么多,现在出发。”

  德国时间二十一号上午十点,也就是【无极荣耀】那位光明军团权天使长预测会在晚上会师的【无极荣耀】这一天,他们遇到了另外一支军队。这当然不是【无极荣耀】他们希望地主力部队。而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组织的【无极荣耀】练级团队。他们的【无极荣耀】主力虽然没有他们这么悲惨,不过也正在忙着自己的【无极荣耀】事情,就算我们现在不来杀他们,他们也等不到这支主力来汇合了。

  热血盟来支援我们打仗的【无极荣耀】玩家都被一起带了来,加上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玩家就一共有五万人了,但是【无极荣耀】相对七百五十万人的【无极荣耀】光明军团,我们还是【无极荣耀】太少了。不过现在这个时候大家都不在乎对方人多。估计对面要是【无极荣耀】七千五百万敌人大家反而会更高兴。

  天使们很快就发现了我们,立刻挡在了前面打算和我们做最后地抵抗。但是【无极荣耀】让他们绝望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迎上去地不是【无极荣耀】玩家,而是【无极荣耀】十万来自天庭的【无极荣耀】精锐空骑兵。天庭卖的【无极荣耀】兵分很多种,这次为了迎战,我们新购买的【无极荣耀】那七百万天兵都是【无极荣耀】比较一般的【无极荣耀】型号,加上二百万高等天兵,平均实力介于天使和圣骑士之间。正常状态下普通天使和中高级天兵实力持平,高等天使大约能和最高级的【无极荣耀】天兵或者是【无极荣耀】最低级的【无极荣耀】天将平齐。不过目前我们这里地十万空骑兵全都是【无极荣耀】最高级型号的【无极荣耀】精锐空骑兵。对付这些状态不满的【无极荣耀】天使还不是【无极荣耀】小意思?

  几个照面天使就顶不住了,加上我们这些玩家在后面时不时抽冷子放放暗箭什么的【无极荣耀】,十万天使很快就被十万精锐空骑兵放倒了。天使军团倒下的【无极荣耀】同时,为数不多的【无极荣耀】狮鹫等光明神兽也相继被天将和我们带来的【无极荣耀】巨龙放倒,剩下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七百四十万比死多口气地圣骑士和光明法师、光明祭司之类的【无极荣耀】人。

  随着我的【无极荣耀】一声令下,大家立刻冲了上去开始屠杀。体弱的【无极荣耀】法师们已经全体昏迷了,祭司们只能在地上呻吟,偶尔抽抽一下。圣骑士稍微好一点,勉强能站起来,拿的【无极荣耀】动武器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会斗气地高等圣骑士。偶尔遇到个把还能抵抗的【无极荣耀】游侠级圣骑士,也都被集体围杀了。剩下的【无极荣耀】士兵只能徒劳的【无极荣耀】开始四散逃跑。哦不对,逃跑不准确,应该叫逃爬。这里已经没人能跑了。只能是【无极荣耀】爬行着离开。

  玫瑰按照资源最优化的【无极荣耀】方案先进行了一遍劝降,结果发现对方都是【无极荣耀】信仰坚贞的【无极荣耀】信徒,只能全部杀光。当天晚上,在这条流过森林的【无极荣耀】河流的【无极荣耀】下游,一座玩家城市内的【无极荣耀】玩家们惊讶的【无极荣耀】发现上游下来地河水都变成了红色,而且水中还散发着浓地散不开的【无极荣耀】血腥味。不少人看到沿途有很多嗜血地魔兽扒在河边不断的【无极荣耀】喝着河水,甚至连一些NPC吸血鬼都放弃了补猎改行喝河水了。

  一个比较年轻的【无极荣耀】玩家看着河水问身边的【无极荣耀】人:“这该不会都是【无极荣耀】血吧?”

  “你该不会认为那些魔兽集体发生基因突变,只要喝水就能填饱肚子了?”回答他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个中年玩家。

  “天啊!要把这样一条河的【无极荣耀】水全部染红,该要多少人的【无极荣耀】血啊?”

  “以这条河的【无极荣耀】流量以及血水的【无极荣耀】浓度来看,上游某个地方至少有五百万以上的【无极荣耀】人员在短时间内同时死亡。而且他们的【无极荣耀】血都流进了这河里。”

  另外一个人插进来道:“听说最近光明神殿在攻打冰霜玫瑰盟。该不会是【无极荣耀】他们在上游打仗吧?”

  那个中年玩家道:“很可能就是【无极荣耀】他们。以这血量看双方起码损失了几百万人。NPC都是【无极荣耀】变态,这个不用说。反到是【无极荣耀】那个冰霜玫瑰盟。真是【无极荣耀】好大的【无极荣耀】手笔,拼掉这么多人,要是【无极荣耀】一般行会大概就已经完蛋了。”

  和他们这些不知情者的【无极荣耀】猜测完全相反,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人正沉浸在一种野兽般的【无极荣耀】兴奋之中。《零》这样的【无极荣耀】暴力游戏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就因为压力和暴力。现代人的【无极荣耀】生活节奏紧张,工作生活中积累下来的【无极荣耀】压力需要缓解,到游戏里发泄是【无极荣耀】最好的【无极荣耀】。而且,在成为现在西装革履的【无极荣耀】万物之灵之前,我们人类也是【无极荣耀】裹着兽皮从蛮荒森林中杀出来的【无极荣耀】。人类在发展中压制了自己的【无极荣耀】一部分暴力倾向,但本能并没有完全消失,所以依然有人崇尚暴力喜欢血腥。

  今天这一通屠杀算是【无极荣耀】彻底把人类的【无极荣耀】本能揭发了出来。整个屠杀过程我一直站在附近的【无极荣耀】树干上看着下面,除了偶尔出手处理一下突然冒出来的【无极荣耀】强敌之外基本没参加这个血腥的【无极荣耀】仪式。我亲眼见证了下面这些人从人类退化回野兽的【无极荣耀】过程,屠杀和打怪意义不同,面对无法反抗的【无极荣耀】敌人,大家先是【无极荣耀】认为捡到便宜的【无极荣耀】进去冲杀,之后人性发作,不少人都停了下来,但是【无极荣耀】随着血流的【无极荣耀】越来越多,人性开始被淹没,本能接管了指挥权,大家就逐渐恢复成了蛮荒野兽中的【无极荣耀】一员。

  我不是【无极荣耀】对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员有什么鄙视,我只是【无极荣耀】想看一下人类和野兽的【无极荣耀】区别。长久以来,因为龙缘在我身上做的【无极荣耀】改造,我开始对“人”这个定义产生了怀疑,我需要搞清楚人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怎么样才算是【无极荣耀】人。在这一场屠杀之中,我仿佛抓住了一些什么东西,但最终还是【无极荣耀】让它滑脱了。不过,当一个平时表现的【无极荣耀】很文静,像小公主一般乖巧的【无极荣耀】女会员,突然浑身血污,还满脸笑容的【无极荣耀】出现在我面前时,我突然想明白了。

  这个小姑娘是【无极荣耀】读文秘专业的【无极荣耀】,平时表现的【无极荣耀】非常乖巧,在行会里一直跟着玫瑰打下手,我对她还算比较熟悉。她提着一根还在滴血的【无极荣耀】法杖对站在树上的【无极荣耀】我问道:“会长你怎么不刷几级上去啊?”

  我若有所悟的【无极荣耀】笑了笑。“这么点经验可不够我刷的【无极荣耀】,我等级高,需要杀高级怪,这些级别太低,我杀的【无极荣耀】话掉经验,不划算的【无极荣耀】。你们自己玩的【无极荣耀】高兴就行了。”

  “哦。”小姑娘转身再次加入了野兽的【无极荣耀】行列。

  晚上天黑之前大家在河里穿着盔甲把身上的【无极荣耀】血岁和内脏都块都清洗干净,然后集团传送回了天宇城。我相信今天之后这些人或多或少会有些变化,不是【无极荣耀】变成杀人不眨眼的【无极荣耀】罪犯,而是【无极荣耀】变成更加积极的【无极荣耀】人类,因为人类就是【无极荣耀】一种为了生存而努力向前的【无极荣耀】生物,这无关于身体的【无极荣耀】变化,这是【无极荣耀】一种精神,一种形式。在这个分析之下,我至少还能确定自己算是【无极荣耀】个人。

  不管怎么说一下午练级,大家都把等级刷上去一大截。集体练级可以分经验,我在旁边看了一下午居然都升了半级,实在是【无极荣耀】恐怖的【无极荣耀】经验总量。不过我是【无极荣耀】会长,有荣誉积分,别的【无极荣耀】会员分不到这么多,不过他们自己直接杀的【无极荣耀】敌人经验还是【无极荣耀】满多的【无极荣耀】,最倒霉的【无极荣耀】人也至少升了五十级,简直是【无极荣耀】集体大跃进。最夸张的【无极荣耀】几个玩家一下午居然升了三百多级,真不知道他们怎么练的【无极荣耀】。

  二十二号,也就是【无极荣耀】第二天清晨,光明神殿被切断的【无极荣耀】后卫军团终于姗姗来迟的【无极荣耀】到达了那片发生过大屠杀的【无极荣耀】森林边缘。整个大军都愣住了。他们在一路上遭到了军神的【无极荣耀】多次骚扰,拼着减员一百五十万的【无极荣耀】巨大代价,主力军团带着剩余的【无极荣耀】一千四百万军队愣是【无极荣耀】提前了半天到达指定地点,结果和他们会师的【无极荣耀】却是【无极荣耀】一片被血水凝结成铁板一样的【无极荣耀】黑色土地和其上漫山遍野的【无极荣耀】尸体。

  “这到底是【无极荣耀】谁干的【无极荣耀】?”随军的【无极荣耀】两个长老院成员之一愤怒的【无极荣耀】咆哮着。

  军队指挥官命令大军原地休整,然后带着几个主要人员和少量警卫过了河。这里的【无极荣耀】情况太惨烈,不能让后续军队看到,否则士气会一直掉到谷底。另外,他们更希望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发现一些幸存者,最起码要知道敌人用了什么手段袭击了这七百多万人。身为经验丰富的【无极荣耀】指挥官,这位天使一看就知道现场没有抵抗痕迹,也就是【无极荣耀】说这七百万人不是【无极荣耀】正面战败而死,联系到多日来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行动特点,很容易就能想到这个队伍一定是【无极荣耀】遭到了什么计谋的【无极荣耀】算计,否则不会七百多万人连一个传讯的【无极荣耀】都没留下。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