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三卷 第十八章 分级的【无极荣耀】世界

第十三卷 第十八章 分级的【无极荣耀】世界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天昭很不甘心的【无极荣耀】看了我一眼,但他实在不敢动面前这个看起来只有七八岁的【无极荣耀】小姑娘,最后只得一咬牙转身飞走了。大地之母转身走回了大地之门,经过我身边的【无极荣耀】时候看了我一眼,但是【无极荣耀】什么都没说。

  我赶紧跳出空间门,先冲出战斗区域再说。军神交代的【无极荣耀】任务已经完成了,后面的【无极荣耀】城墙看样子是【无极荣耀】守不住了。再加上天昭这个老大也被吓跑了,对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心理冲击还是【无极荣耀】满大的【无极荣耀】。虽然把天昭吓我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大地之母,但在玩家们看来这都是【无极荣耀】我造成的【无极荣耀】,也算完成了军神要求搞出大动静的【无极荣耀】命令,剩下这些日本玩家靠中国玩家自己足够对付了,好歹人数是【无极荣耀】人家十倍,不怕攻不下来。

  跑到远离战场的【无极荣耀】一处森林中之后我连忙再次打开空间门钻了进去,顺手又把门给关上了。在大地之门内打开凤龙空间,然后对魔宠们道:“凌、小纯、艾美尼斯、夜月、小凤、幸运、小龙女,都跟我来,其他人在这边休息。”

  穿过广大的【无极荣耀】草原到达大地母神真正的【无极荣耀】宫殿,这边才是【无极荣耀】正居。大殿里空空的【无极荣耀】,我一路找到前面的【无极荣耀】小广场才找到大地之母。仿佛是【无极荣耀】知道我要来,大地之母已经好整以暇的【无极荣耀】坐在喷水池边上等着我了。

  “你怎么跑进来了?”大地之母故意询问着。

  “嘿嘿,当然是【无极荣耀】有事情请教了。”我赶紧搬了块石头凑到大地之母面前坐了下来。

  “你能什么事情啊?”

  “我当然有事情了。”我赶紧招呼众魔宠过来坐下,然后对大地之母问道:“事实上我主要是【无极荣耀】想问一下天昭的【无极荣耀】事情。刚才您好象是【无极荣耀】知道他地过去是【无极荣耀】吗?”

  “不,我不知道。天昭这个名字都是【无极荣耀】从你那里听来的【无极荣耀】,我怎么会知道他的【无极荣耀】过去?我又不是【无极荣耀】时之神。”

  “可是【无极荣耀】您刚刚说他是【无极荣耀】人类,这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凌不愧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魔宠中拥有领导地位的【无极荣耀】存在,脑筋活的【无极荣耀】很,马上就明白了我的【无极荣耀】意思。

  大地之母回答道:“这很简单。一个生物不管怎么说肯定是【无极荣耀】有一定地气息的【无极荣耀】,而我就是【无极荣耀】大地之神。所有物质都来源于我这里,要是【无极荣耀】连他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都分不出来。那我还当地什么神啊?”

  “可日本人把天昭称为神,但是【无极荣耀】您却发现他是【无极荣耀】个人,那他是【无极荣耀】怎么成为神的【无极荣耀】呢?我想知道一下这中间的【无极荣耀】事情。”我非常诚恳的【无极荣耀】询问着。

  大地之母笑着道:“我想你早就知道答案了,只是【无极荣耀】你一直没有把它们连起来去思考而已。”

  “我知道?”我仔细回想了一下,似乎没什么可利用的【无极荣耀】信息。无奈的【无极荣耀】摇摇头。“不行,完全想不起来!还请母神大人帮忙解释一下吧!”

  “那好吧!”大地母神缓缓的【无极荣耀】道:“其实说起来也简单。你知道创世之星吧?”

  “恩。知道。创世之星不就是【无极荣耀】戒律之环吗?”

  “创世之星其实不止是【无极荣耀】戒律之环。你从下位神那里得到地情报其实并不完整,他们自己也不完全明白创世之星到底是【无极荣耀】个什么东西。所以你从他们那里得到的【无极荣耀】情报自然不可能全面。其实摹疚藜僖裤们一直说的【无极荣耀】创世之星应该叫做戒律之轮,它还有一个核心,那个东西才叫创世之星。两者合并之后就形成创世神。”

  “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我那里的【无极荣耀】那个东西应该叫节律之轮是【无极荣耀】吗?”

  “对,而且那个东西只是【无极荣耀】创始神的【无极荣耀】一部分。如果非要以人来类比的【无极荣耀】话,节律之轮就相当于人的【无极荣耀】躯体,戒律之轮上的【无极荣耀】需要镶嵌地那些戒律之石就相当于四肢,而创世之星就是【无极荣耀】大脑,创世神的【无极荣耀】思想就保存在创世之星中。”

  凌询问道:“这个到是【无极荣耀】和我之前听说过的【无极荣耀】情报完全不同。但这只是【无极荣耀】这个世界的【无极荣耀】来历,和天昭有什么关系摹疚藜僖控?”

  大地之母道:“这当然有关系,因为创世之神代表着这个世界的【无极荣耀】第一级存在,他是【无极荣耀】颠峰也是【无极荣耀】最底层的【无极荣耀】力量。”

  夜月点头道:“这个到是【无极荣耀】能理解。力量是【无极荣耀】循环地,颠峰就意味着已经其已经回归本源了。”

  大地之母点头道:“不愧是【无极荣耀】上位神的【无极荣耀】直系后裔,理解力就是【无极荣耀】不一样啊!的【无极荣耀】确。创世神就是【无极荣耀】构成这个世界的【无极荣耀】第一级。再向下,创世神曾经亲手创造了一部分实验品,也就是【无极荣耀】我们这些上位神。”

  “实验品?”我和我的【无极荣耀】魔宠们几乎是【无极荣耀】叫出来的【无极荣耀】。

  “对,实验品。”大地之母到是【无极荣耀】没有任何不高兴的【无极荣耀】意思。“我们这些上位神就是【无极荣耀】实验品。创世神并不知道我们这样的【无极荣耀】个体造出来的【无极荣耀】效果如何,所以打算也实验一下,于是【无极荣耀】就有了我们。由于是【无极荣耀】实验型,所以创世神在我们身上使用了所有力量的【无极荣耀】颠峰形态,以测试我们对力量地承受能力。在实验中有很多实验体都死了,活下来地就成为了上位神。由于我们就代表着力量的【无极荣耀】颠峰形态,所以在你们看来我们有着强大到不可思议地力量。不过和创世神比起来我们还是【无极荣耀】不如他。因为我们都只掌握了一种力量的【无极荣耀】颠峰形态。而创世神自己掌握着我们全部的【无极荣耀】力量颠峰形态,因此我们是【无极荣耀】打不过他的【无极荣耀】。况且。作为我们的【无极荣耀】创造者,创世神实际上算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父亲,所以我们不会去反抗他。后来创世神离开了,我们被他指定为力量的【无极荣耀】继任者代替他管理着这个世界,这就是【无极荣耀】我们为什么会有什么大地之母、生命女神之类的【无极荣耀】称号,其实我们原本都是【无极荣耀】有名字的【无极荣耀】,只不过你们一直在用我们的【无极荣耀】职务称呼我们,结果后来我们自己之间都很少用名字称呼对方了。”

  凌问道:“那么说来你们这些上位神就是【无极荣耀】这个世界的【无极荣耀】第二级是【无极荣耀】吗?”

  “不错。我们就是【无极荣耀】代表着单项力量颠峰地第二级存在。”

  夜月也问道:“您说我是【无极荣耀】上位神的【无极荣耀】直系后裔,这个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

  大地之母道:“说起来你们这一族一直就是【无极荣耀】个意外。在说摹疚藜僖裤的【无极荣耀】特殊性之前先让我告诉你们这个世界的【无极荣耀】第三极。这个第三极实际上包括所有的【无极荣耀】智慧生物,你们都是【无极荣耀】第三极的【无极荣耀】一部分。创世神在我们这些上位神的【无极荣耀】基础上降低了制造技术,然后生产出一种质量要差地多,却可以大量生产的【无极荣耀】阶层,而且还有很多不同地型号。”

  我点着头道:“搞了半天我们就是【无极荣耀】量产型生物,和实验室的【无极荣耀】试做型比起来材料更简单。质量也要差的【无极荣耀】多,但是【无极荣耀】制造简单而且生产速度快。”

  “不错。智慧生物都是【无极荣耀】量产型。不过你们并非创世神亲手造的【无极荣耀】,他只做了设计指导,是【无极荣耀】我们这些上位神动手造出了你们这些智慧生物。还有就是【无极荣耀】你们实际上也不是【无极荣耀】我们直接制造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当初我们制造的【无极荣耀】那些生物的【无极荣耀】后代。第三极生物因为简化了制造方法,所以有寿命限制,为了对应这种情况,创世神设计出了繁殖系统。可以让生物们自己延续后代。而你们就是【无极荣耀】第一代制造品地后裔。而再向下,那些魔兽就是【无极荣耀】第四级生物,他们的【无极荣耀】智力相对比较差,算是【无极荣耀】一种淘汰的【无极荣耀】试做品。再向下还有完全没攻击力的【无极荣耀】植物和一些小动物,这是【无极荣耀】这个世界的【无极荣耀】第五级。”

  “那我们呢?”小纯问道:“我们这些下位神算怎么回事?”

  大地之母道:“你们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第三极生物,紫日是【无极荣耀】,幸运是【无极荣耀】,你和凌也是【无极荣耀】。你们都是【无极荣耀】第三极生物。但是【无极荣耀】你们都获得了强大的【无极荣耀】力量。结果就开始称神。以我的【无极荣耀】认知你们其实算是【无极荣耀】获得了力量地三极生物,或许我可以称你们为二级半生物。”

  “什么叫二级半啊?”

  “这么说吧。”大地之母点了点小龙女。“她其实应该是【无极荣耀】四级生物,也就是【无极荣耀】和魔兽一个级别的【无极荣耀】生物。”

  “什么?我是【无极荣耀】四级生物?”小龙女非常的【无极荣耀】惊讶。“为什么我比他们低那么多级?”

  “因为你们神龙本身就是【无极荣耀】魔兽的【无极荣耀】一支。幸运你别笑,你们巨龙族也一样。最早的【无极荣耀】三极生物只有人类而已,非人形或者是【无极荣耀】后来变成人形的【无极荣耀】都不是【无极荣耀】最初地三极生物。”

  “那我们现在怎么变成三极半生物了?”

  “因为进化。”大地之母道:“你们两支龙族原本都是【无极荣耀】四级生物,但是【无极荣耀】随着个人力量的【无极荣耀】提高就开始逐渐进化。你们两个都该知道。最初的【无极荣耀】幼龙都是【无极荣耀】不会说话的【无极荣耀】,之后随着年龄的【无极荣耀】增长就逐渐会说话了,再之后随着修炼就可以学会变化外形,最终能变成人形的【无极荣耀】时刻龙就已经是【无极荣耀】第三极生物了。随着实力进一步增强,这个时候能和你们所谓的【无极荣耀】神抗衡了,那就是【无极荣耀】二级半生物了。人类里也有自身修炼比较好的【无极荣耀】,比如说摹疚藜僖裤们中国的【无极荣耀】神仙,他们也已经超越人类成为二级半生物了。”

  夜月追问道:“可是【无极荣耀】说了这么多,我还是【无极荣耀】不知道自己是【无极荣耀】几级啊?”

  “你从一出生就是【无极荣耀】二级半生物。”大地母神颇为得意的【无极荣耀】道:“你其实本来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地,因为你是【无极荣耀】女娲地后裔。女娲虽然制造了你们中国的【无极荣耀】人类。可那是【无极荣耀】她用法力制造地。不是【无极荣耀】说她直接生出了人类。不过她确实曾经怀孕过,并且生出了你们这一族后裔。而且后来居然还繁荣了一段时间。按照创世神的【无极荣耀】本意,身为二级生物的【无极荣耀】我们是【无极荣耀】不该有后代的【无极荣耀】,但因为女娲这个二级生物的【无极荣耀】特长就是【无极荣耀】生命,结果她自体受孕生出了女娲后裔,也就是【无极荣耀】你们蛇妖一族。你们天生就是【无极荣耀】二级半生物,比人类还要高半级,就算不修炼也能和那些神仙天神什么的【无极荣耀】平级。”

  “原来我是【无极荣耀】这么强悍的【无极荣耀】生物啊?”夜月得意的【无极荣耀】道。

  大地之母有些生气的【无极荣耀】道:“还最强悍的【无极荣耀】生物呢!你是【无极荣耀】他们之中最不努力地。你算算,你基础最好。结果现在和他们都差不多,可见你是【无极荣耀】最不努力的【无极荣耀】。以你的【无极荣耀】实力完全有实力成为二级生物的【无极荣耀】。”

  “我能成为二级生物?”

  “当然可以,这有什么问题?”大地之母很自然的【无极荣耀】道:“创世神创造的【无极荣耀】世界中除了第二级生物和他自己这个一级生物之外,其他生物的【无极荣耀】结构都是【无极荣耀】一样地。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只要肯努力,任何低级生物都能成为二级半生物。但是【无极荣耀】如果没有特顶的【无极荣耀】条件,这些生物永远达到不了二级生物地标准,因为我们的【无极荣耀】结构是【无极荣耀】特殊的【无极荣耀】。和一般的【无极荣耀】生物不一样。夜月你是【无极荣耀】女娲后裔,虽然能力已经没有你的【无极荣耀】先祖那么强了。但是【无极荣耀】你们这一族大部分个体都是【无极荣耀】依靠自体繁殖的【无极荣耀】,所以身体结构没有太大变化。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摹疚藜僖裤实际上具备上位神的【无极荣耀】资质,欠缺地仅仅是【无极荣耀】锻炼而已。”

  夜月听的【无极荣耀】激动不已,我却在想另外一件事。“大地之母。既然下位神都是【无极荣耀】自己修炼起来的【无极荣耀】,那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天昭实际上也在此列是【无极荣耀】吗?”

  大地之母点点头。“当然。”

  “您之前说他是【无极荣耀】人类,按照这个说法,那他就是【无极荣耀】个人修炼起来的【无极荣耀】。那他不是【无极荣耀】和我们中国的【无极荣耀】神仙是【无极荣耀】一个类型的【无极荣耀】吗?”

  “确切的【无极荣耀】说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不过神仙也是【无极荣耀】有差别地。就用你们中国熟悉的【无极荣耀】天庭体系来说。土地公公的【无极荣耀】法力能和二郎真君比吗?”

  “您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说天昭比我们国家的【无极荣耀】神仙厉害还是【无极荣耀】不如我们的【无极荣耀】神仙?”

  “都不是【无极荣耀】。我是【无极荣耀】说神地力量有着大致范围,却不一定每个都一样。你们的【无极荣耀】天庭中有不少神仙比天昭要厉害,但也厉害不了太多。不过考虑到你们那边神仙比较多,我看真打起来日本的【无极荣耀】神界远不是【无极荣耀】你们的【无极荣耀】对手。当然,你目前只能算二级半生物中比较靠下的【无极荣耀】等级,大部分的【无极荣耀】神都可以战胜你,不过我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你本人。问题是【无极荣耀】你总随身带这么多二级半生物做跟班,我估计要是【无极荣耀】你们一起上。大概二级半生物中能挡的【无极荣耀】住的【无极荣耀】人也不多。”

  “您是【无极荣耀】说如果我和我的【无极荣耀】魔宠一起出手,天昭未必是【无极荣耀】我们地对手是【无极荣耀】吗?”

  大地之母点点头。“但是【无极荣耀】你地胜算仍然不足百分之五十。你们的【无极荣耀】实力加一起也只比天昭高出那么一点点,而你们地力量是【无极荣耀】分散的【无极荣耀】,即使配合再好,也未必就能像一个人一样战斗。不过这也说不定,毕竟人多也有人多的【无极荣耀】好处。总之高手之间是【无极荣耀】没有绝对差距的【无极荣耀】。有时候一点点的【无极荣耀】运气加上一点点的【无极荣耀】努力就可以搞定强出自己很多的【无极荣耀】敌人,这都没准。”

  “说了半天还是【无极荣耀】打不过他啊!”

  “不是【无极荣耀】绝对打不过,而是【无极荣耀】正常情况下打不过。况且……你们在我这里听的【无极荣耀】这些东西难道是【无极荣耀】白听的【无极荣耀】吗?”大地之母说完突然微微一笑,然后就不见了,任我怎么找也找不到了。无奈之下只好先离开空间门,反正大地之母有意想躲着我的【无极荣耀】话,以我的【无极荣耀】能力是【无极荣耀】肯定找不到的【无极荣耀】,所以找也白找。

  带着郁闷的【无极荣耀】心情打开大门,一边走一边我还在想大地之母最后那句话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意思。结果刚迈出大门就突然感觉到一道冷风吹过。“怎么温度突然下降这么多?”我疑惑的【无极荣耀】左右看看。刚进入大地之门的【无极荣耀】时候这里还是【无极荣耀】片郁郁葱葱的【无极荣耀】森林,怎么才说了会话出来就变变成一片银装素裹的【无极荣耀】世界了?眼前还是【无极荣耀】那片森林没错。但是【无极荣耀】它完全被一层厚厚的【无极荣耀】积雪覆盖住了。不光地上,附近的【无极荣耀】树木上也群是【无极荣耀】雪。就算天气变化快。也不能十几分钟就从秋天变冬天啊!

  夜月伸手接住了一片雪花放到鼻子前闻了闻。“有妖气。这不是【无极荣耀】自然降雪。”说着她吹掉手上的【无极荣耀】雪花抽出了自己的【无极荣耀】剑。

  我抬起右手握成拳头,然后突然张开。后面的【无极荣耀】魔宠呼啦一下就散开了。过了一分钟多种他们又回来了,手里还多了柄带血的【无极荣耀】剑。

  “怎么回事?”我问拿着剑的【无极荣耀】夜月。

  夜月把剑往地上一插。“有人在这里刚打过一仗,这是【无极荣耀】从战场上拔下来的【无极荣耀】。被杀的【无极荣耀】人好象是【无极荣耀】被自己的【无极荣耀】剑刺死的【无极荣耀】。从尸体的【无极荣耀】温度上看他死的【无极荣耀】时间还不长,尸体还是【无极荣耀】热的【无极荣耀】。”

  “是【无极荣耀】日本人的【无极荣耀】普通PK吗?”

  “大概不是【无极荣耀】。”夜月道:“被杀的【无极荣耀】人挂着北方联盟的【无极荣耀】徽章。”

  “中国人?”

  “大概吧!”

  “带我去看看。”

  关闭空间门收回其他魔宠,跟着夜月来到她发现的【无极荣耀】战斗现场。这里和别的【无极荣耀】地方一样到处是【无极荣耀】积雪,不同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里的【无极荣耀】雪非常的【无极荣耀】乱,显然被踩过很错次。场地中有大量的【无极荣耀】血水喷洒的【无极荣耀】痕迹,不光是【无极荣耀】雪地上,连旁边的【无极荣耀】树叶和树干上都沾到不少。被杀的【无极荣耀】人大概不止地上这一个,应该是【无极荣耀】日本人把自己同伴的【无极荣耀】尸体带走了。

  我把尸体翻了过来。这是【无极荣耀】个陌生的【无极荣耀】中年男性,看起来是【无极荣耀】个小队长级别的【无极荣耀】玩家。我们国家的【无极荣耀】三大行会各有特色。热血盟的【无极荣耀】特色就是【无极荣耀】松散,他们基本上是【无极荣耀】个玩家自发组织性的【无极荣耀】行会。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特点就是【无极荣耀】精英化,全都是【无极荣耀】特种人才。北方联盟的【无极荣耀】特点就是【无极荣耀】纪律性,他们基本使用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军事化管理,每个玩家都划分了详细的【无极荣耀】身份级别,在肩膀上带上类似肩章的【无极荣耀】标志来区分。这个死者就是【无极荣耀】个小队长,而且他的【无极荣耀】手还紧紧的【无极荣耀】攥着什么东西。

  夜月也注意到了对方的【无极荣耀】手摆的【无极荣耀】位置不大正常,于是【无极荣耀】扳开他的【无极荣耀】手搜寻了起来,但是【无极荣耀】结果只在他的【无极荣耀】手里找到了一些粉末,还不知道是【无极荣耀】哪来的【无极荣耀】。

  “喂,你们……?”一个家伙突然出现在后面的【无极荣耀】林子里,看到我们正在地上翻找着东西,立刻拔出剑冲了上来。

  夜月动作迅速的【无极荣耀】一伸手用剑挡开了对方的【无极荣耀】攻击。我瞬间注意到了对方的【无极荣耀】身上带的【无极荣耀】居然也是【无极荣耀】北方联盟的【无极荣耀】徽章。

  “等等,这是【无极荣耀】个误会。”

  “误会?”对方迅速瞄了眼我的【无极荣耀】胸口。“怎么是【无极荣耀】你?”

  “你认识我?”我惊讶对方反应怎么这样。

  那个玩家迅速的【无极荣耀】把剑收了起来。他指了指的【无极荣耀】我胸口。“我怎么可能连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徽章都认不出来呢?好歹我们也是【无极荣耀】联盟行会吧?而且你还带着立体徽章。行会徽章除了会长可以佩带立体形之外,会员都是【无极荣耀】带平面徽章的【无极荣耀】。所以你就只能是【无极荣耀】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会长紫日。”

  “你到是【无极荣耀】满聪明的【无极荣耀】。”我指了下地上的【无极荣耀】尸体。“你同伴吗?”

  他走过来在尸体边上翻了翻,最后重新站起来道:“我是【无极荣耀】来和他接头的【无极荣耀】,没想到居然提前被人干掉了。他现在大概是【无极荣耀】已经挂回国了,只可惜那东西没带出来。”

  “东西?什么东西?”

  “行会机密,你就别问我了。”这个家伙到是【无极荣耀】公私分明。“我想日本人最近可能会有大动作,所以你自己最好小心些。”

  “我知道了,谢谢。不过我可以知道是【无极荣耀】什么人要杀你们吗?”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人了。另外,那东西也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但愿还有机会拿回来。”

  “你没机会了。因为你们都要死在这里。”一个冰冷的【无极荣耀】女声突然出现在远方的【无极荣耀】一片白雾之中。

  “谁?”我们一起盯住了那个方向。

  缓缓的【无极荣耀】,一个曲线玲珑的【无极荣耀】黑影出现在了白雾的【无极荣耀】边缘,但是【无极荣耀】这雾挡着实在是【无极荣耀】看不见脸,就是【无极荣耀】知道身材不错。

  “你是【无极荣耀】谁?我朋友是【无极荣耀】你杀的【无极荣耀】?”北方联盟的【无极荣耀】那个玩家问道。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