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三卷 第十九章 雪姬

第十三卷 第十九章 雪姬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一个一身白的【无极荣耀】冰山美人从大雾之中走了出来。如果没猜错这女人应该是【无极荣耀】日本神话中经常出现的【无极荣耀】雪女,而且还是【无极荣耀】个高级型号。一般的【无极荣耀】雪女都是【无极荣耀】只具备一个人形,并非实体,眼前这个雪女却在地上踩出了脚印,显然已经实体化了。看她身高大约一米七左右,白色的【无极荣耀】长袍下摆拖的【无极荣耀】老长。一头蓝色的【无极荣耀】长发在头上盘了个复杂的【无极荣耀】花形之后还一直垂到了膝盖以下,再配合她冰蓝色的【无极荣耀】大眼睛,有种看一眼心都要结冰的【无极荣耀】感觉。这个女人肯定很强。我的【无极荣耀】魔龙套装是【无极荣耀】可以隔热的【无极荣耀】,连我都感觉彻骨的【无极荣耀】冰寒,那就一定是【无极荣耀】对方的【无极荣耀】法力非同一般。

  北方联盟的【无极荣耀】那个玩家向我点下头询问道:“一起上吗?”

  我摇摇头:“还是【无极荣耀】我来吧!你打不过她的【无极荣耀】。不介意的【无极荣耀】话最好你先跑远点,真打起来附近可能哪都不安全。”

  “你们谁也走不掉。”说话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面前的【无极荣耀】女人,这个女人好象不大说话的【无极荣耀】样子,雪女应该就是【无极荣耀】冰冷的【无极荣耀】。我们寻着声音望过去,在附近的【无极荣耀】树上站着一个忍者。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身高绝对不超过一米五,配合一身雪白的【无极荣耀】忍者服还真是【无极荣耀】够隐蔽的【无极荣耀】。说话间那个忍者已经从树上跳了下来站到雪女旁边。

  我们还没说话,雪女先转身看了眼忍者,然后冷冷的【无极荣耀】说道:“归你了。”然后转身向后走去。她的【无极荣耀】意思很明显,就是【无极荣耀】不想和忍者合作。

  这个忍者也知道自己的【无极荣耀】实力还不至于一次干掉两个人。更何况我身边还站着夜月,明显是【无极荣耀】个带宠地玩家,游戏里最强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我们这种人,他当然不敢乱搞。赶紧转身去拉住那个女人。“等……啊!”在他接触到雪女的【无极荣耀】瞬间雪女突然一扬手,这个忍者直接被打飞了出去。

  雪女冷冷的【无极荣耀】转身瞪着摔在地上的【无极荣耀】忍者。“找死。”

  忍者好象并不生气,爬起来之后连忙道:“真不好意思,我一时情急。这两个人我搞不定,还是【无极荣耀】请雪姬大人来对付吧!我只是【无极荣耀】想不要放跑了他们才好。”

  雪姬转头看向我们。“收了你们的【无极荣耀】订金我就会完成任务。难道你不相信我的【无极荣耀】信誉?”

  “当然不是【无极荣耀】。”忍者赶紧讨好道:“我只是【无极荣耀】怕大人一时忘记了而已。”

  “滚一边去看着。”雪姬笔直地朝我们走了过来。

  我赶紧伸手制止道:“你是【无极荣耀】什么人?”

  “雪姬。”回答还真简练。

  “你是【无极荣耀】玩家?”

  “不是【无极荣耀】。”

  “那你是【无极荣耀】谁的【无极荣耀】魔宠?”

  “没人够资格做我地主人。”

  “那你为什么帮鬼手信长服务?”

  “因为他……!”雪姬突然反应过来,脸上顿时变的【无极荣耀】比刚才还要冷十倍。“你套我话?”

  我对身边的【无极荣耀】那个北方联盟的【无极荣耀】人道:“你先回去告诉烟雨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人杀了你们的【无极荣耀】人。”

  雪姬愤怒的【无极荣耀】盯着我,搞地我周围的【无极荣耀】温度开始急剧下降。“你别想从我这里活着离开,我不会那么容易放你走的【无极荣耀】。”说着她就开始继续向我x近,同时周围的【无极荣耀】温度也开始积聚下降,我已经发现周围的【无极荣耀】树木都开始结晶化了。

  那个北方联盟的【无极荣耀】人转身就跑,雪姬挥手扔出一个白色的【无极荣耀】光球。夜月举剑挡了一下,结果刚一接触光球剑就立刻变成了白色,连夜月的【无极荣耀】手都被冻在了剑上。

  “好冷!”夜月地手完全失去了知觉。“主人?”

  “没关系,你先治疗一下。”我把阿嫡娜召唤了出来。“帮夜月治疗一下。”

  阿嫡娜看了下夜月的【无极荣耀】手,惊讶的【无极荣耀】叫了起来:“这是【无极荣耀】怎么搞的【无极荣耀】啊?怎么都冻在一块啦?”夜月用剑指了下对面。阿嫡娜看了一下。“是【无极荣耀】她?”

  夜月点点头。“很强。”

  “你都说强我大概是【无极荣耀】不指望了。先帮你把伤治好。”阿嫡娜随手托起一个白色光球靠近了夜月的【无极荣耀】手,结果冰块以难以想象的【无极荣耀】速度迅速地融化掉了,连伤口也开始快速愈合。

  雪姬眼神复杂的【无极荣耀】看了看我们,又看了看已经跑出很远的【无极荣耀】那个北方联盟的【无极荣耀】玩家。转头看向那个忍者。“你。”她一指那个比方联盟的【无极荣耀】玩家。“追。”

  忍者先是【无极荣耀】一愣,随即一跳而起。“我来啦。”

  我一伸手打开凤龙空间。“白浪、飞镖,挡住他。镰刀,找机会把他干掉。”

  三只魔宠跳了出去朝忍者追了过去。忍者吓了一跳,转身跳了出去。飞镖闪电般的【无极荣耀】追上去在他的【无极荣耀】脚腕上开了道血口子,忍者脚上一疼。起跳不到位,一下没跳上对面的【无极荣耀】树叉,结果自己反而撞到了主干上。还没等他落地,白浪已经冲了上去。也算这个忍者反应快,在空中一个翻身闪开白浪的【无极荣耀】扑击,没想到却被一根丝缠住了。镰刀用力一拽,本想抓住树干的【无极荣耀】忍者被硬生生地拉下地摔地够戗。没等他爬起来,白浪已经落到了他的【无极荣耀】身上。一只前爪踩住他地背,一口咬在他的【无极荣耀】脑袋后面用力一拧,只听咔嚓一声。那个忍者四肢一弹。然后就直挺挺的【无极荣耀】趴那里不动了。白浪这家伙直接把人家的【无极荣耀】颈椎给拧断了,这招比咬气管还快。

  雪姬愣了一下。没想到忍者这么快就完蛋了。她稍微停了一下,然后立刻向我这边冲了过来。我一开始还以为她靠近我是【无极荣耀】为了让冷气对我造成影响,没想到她越冲越近,完全摆出了一幅要和我近身肉搏的【无极荣耀】架势,搞地我有些措手不及。

  我想拿永恒抵挡进攻。可是【无极荣耀】对方速度太快,刚摸到永恒她就到我面前了。拿永恒是【无极荣耀】肯定来不及了,干脆双臂一架,喀嚓一声两臂上的【无极荣耀】刃爪全部滑了出来。当。一声金属碰撞上,雪姬居然用手抓住了我的【无极荣耀】刃爪。看她那对小手白白净净的【无极荣耀】,没想到居然个钢铁一样硬,抓到刀刃还能撞出金属碰撞声。

  在我惊讶的【无极荣耀】目光中雪姬突然一用力。只听的【无极荣耀】叮当两声,我的【无极荣耀】刃爪居然断了。趁着我愣神地机会。雪姬突然绕过我的【无极荣耀】双臂钻入我地怀里,然后我只感觉到一阵透骨的【无极荣耀】冰寒冻的【无极荣耀】我全身麻痹。

  完全没给我反应时间,雪姬一个上钩拳,我以一个非常漂亮的【无极荣耀】姿势身体后仰飞了出去。轰的【无极荣耀】一声撞上一棵树,跟着就是【无极荣耀】喀嚓一声,然后那棵大树居然像玻璃一样整个粉碎。低温让水分都结晶了,大树的【无极荣耀】树干也被冻的【无极荣耀】很脆。一碰就碎。我突然想到雪姬之所以能把我地刃爪捏断大概也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情况。她碰到的【无极荣耀】任何东西都会剧烈降温,这个时候钢铁也会变的【无极荣耀】非常脆,所以只要一碰就断。

  没等我爬起来雪姬已经再次冲上来,但是【无极荣耀】这次我反应很快。“小凤。依佛里特。”

  火精灵王依佛里特和火焰元素组成的【无极荣耀】小凤都是【无极荣耀】火焰系顶级存在,他们一出来周围的【无极荣耀】温度就开始直线飙升,即使是【无极荣耀】雪姬这样的【无极荣耀】顶级冰冻系生物也不可能在两个火焰系顶级生物面前完全张开自己的【无极荣耀】领域。

  雪姬一看到这两个浑身热力四射地生物立刻就意识到自己的【无极荣耀】身体不能靠他们太近,于是【无极荣耀】连忙后退了一大截。小凤看着前面的【无极荣耀】这个女人。“咦?冰晶生命?”

  雪姬皱着眉头问道:“你是【无极荣耀】什么生物?”

  小凤现在还是【无极荣耀】人类形态,但是【无极荣耀】随着雪姬的【无极荣耀】问话。她的【无极荣耀】头发突然开始燃烧起火焰并飘舞起来,同时身体也在异化,很快就变成了一只巨大的【无极荣耀】火凤凰。“本尊为地狱火凤凰,你有什么意见吗?”

  雪姬又看向依佛里特。不用他问,依佛里特自己就主动报名道:“我是【无极荣耀】火精灵之王依佛里特。”

  “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看到这么多火焰系顶级存在。哼,我是【无极荣耀】不会怕你们地。今天就让你们知道什么是【无极荣耀】极寒。”

  小凤寸步不让:“就凭你还不能把我怎么样。当心靠的【无极荣耀】太近把你也给融了。”

  “那要看你的【无极荣耀】本事够不够了。”雪姬突然一伸手:“冰晶柱。”一根巨大的【无极荣耀】冰锥突然出现在半空笔直的【无极荣耀】朝小凤飞了过去。小凤扔出了一个火焰球,两个东西在半空中撞在一起,化为了一大团水蒸气。

  “我说了你的【无极荣耀】寒冰魔法伤不到我。”小凤一装嘴,一道火焰向雪姬飞了过去。雪姬立刻张开了一道冰墙。火焰把冰墙整个蒸发成了一团蒸汽云,但是【无极荣耀】和刚才一样没能造成实际伤害。

  雪姬看了看我,然后道:“看来今天没机会干掉你了。你的【无极荣耀】魔宠很强,不过我迟早会胜过他们的【无极荣耀】。”说完雪姬突然变成了一座冰雕,几秒之后冰雕自动爆炸了,破碎的【无极荣耀】冰片像弹雨一样四处乱飞,把周围已经冻的【无极荣耀】很脆地树木打碎了一大片。要不是【无极荣耀】小凤和依佛里特在前面挡着。估计我也跑不掉。

  “这个可恶地女人。临走还想阴人!”夜月抱怨着。她还在为刚才被冻伤而生气,说起来她平时受伤的【无极荣耀】机会还真不多。

  我笑着拍拍夜月地脑袋算是【无极荣耀】安慰她一下。然后直接走到那个忍者身边。虽然已经挂了,但尸体上还是【无极荣耀】能发现很多东西的【无极荣耀】。玩家死亡后尸体身上还会带着一套和之前一样的【无极荣耀】装备,这种东西被称为死亡装备,但是【无极荣耀】这些死亡装备都只具备一个外形,即使扒下来也不能用。真正爆出来的【无极荣耀】装备,虽然也会和其他装备一样穿尸体身上,但是【无极荣耀】这种装备会闪光,而且拿下来可以照常使用。

  翻看这个忍者的【无极荣耀】尸体后我没在他身上找到任何有用的【无极荣耀】东西。从这点上可以判断出对方应该还有别的【无极荣耀】成员在附近。那个被杀的【无极荣耀】北方联盟玩家和我后来遇到的【无极荣耀】那个北方联盟玩家显然是【无极荣耀】要在这里接头地,而且应该还有需要传递的【无极荣耀】物品。既然那个接头玩家被杀了。那么东西一定被搜走了。在刚刚的【无极荣耀】交谈中我已经通过诱导询问的【无极荣耀】方式骗到了不少信息,其中很重要的【无极荣耀】一条就是【无极荣耀】雪姬应该是【无极荣耀】被雇来执行任务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人。这个白衣忍者显然是【无极荣耀】雪姬地配合人员,或者说监视者也可以。如果搜到东西,当然应该是【无极荣耀】由这个忍者保管。他现在死了,就算那种东西没爆出来,至少应该在尸体上找到变成不可用状态的【无极荣耀】死亡装备才对。既然没有这东西地死亡装备存在。那就是【无极荣耀】说东西已经被人拿走了。比较合理的【无极荣耀】分析就是【无极荣耀】监视雪姬的【无极荣耀】人不止一个,另外一个人可能先带东西回去交给鬼手信长去了。可惜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北方联盟的【无极荣耀】那个玩家不肯告诉我他们传递的【无极荣耀】到底是【无极荣耀】个什么东西。

  没办法。两边都不肯配合我,我也查不下去了。现在只能先按军神的【无极荣耀】意思去找天昭地麻烦。他虽然已经是【无极荣耀】完全体,但他只是【无极荣耀】个修炼起来的【无极荣耀】人类,况且大地母神也说我只要召唤全部魔宠,和他的【无极荣耀】实力也差不多,所以我并不怕他。

  先换了套普通装备,然后离开这片森林。以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习惯。我要不马上走,他的【无极荣耀】人肯定一会就到。结果我还是【无极荣耀】动作太慢了。被*掉的【无极荣耀】那个忍者肯定一挂回去就直接报告了鬼手信长,而且显然鬼手信长已经猜到是【无极荣耀】我了。后来我和雪姬交战那一会他就把人都召集齐了,我刚走到森林边缘他的【无极荣耀】人就到了。鬼手信长这混蛋居然带了好几千人,还真是【无极荣耀】够无赖的【无极荣耀】。

  我不能被发现。鬼手信长带地人太多,要冲出去可能不大容易。大地母神帮我吓跑了天昭一次,但是【无极荣耀】她不会经常帮我的【无极荣耀】,要是【无极荣耀】在这千军万马之中被天昭堵个正着。那可就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欲哭无泪了。按照大地之母的【无极荣耀】说法,我和全部的【无极荣耀】魔宠加一起也只能和天昭打个五五之数,要是【无极荣耀】再家上鬼手信长这帮人我就铁输了。

  看来必须得小心的【无极荣耀】逃出去。想了想还是【无极荣耀】决定走地下,保不住鬼手信长有带反隐形地人,万一被看到就不好了。先向林子的【无极荣耀】中心退,找个无人区召唤出玫瑰藤和开拓者。接到命令后开拓者立刻在地上打出一个洞。然后垂直向下深入。笔直的【无极荣耀】下降五十多米之后开拓者才开始横向前进,我跳下去跟着他后面走。玫瑰藤在我后面负责善后,别人是【无极荣耀】别想追踪这个通道的【无极荣耀】。

  我们在地下走,鬼手信长带着人在上面搜索。当然他什么也找不到,我在地下,入口也被植物伪装了起来,当然不可能轻易发现。我一直在地下移动,有开拓者开路速度到是【无极荣耀】不慢。走着走着,开拓者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不走了?”我奇怪的【无极荣耀】询问他。

  开拓者不会说话,但是【无极荣耀】有心灵接触可以和我交流。不过他连这个也没用。而是【无极荣耀】退回来一点向侧面开了个岔道,然后开始扩大这个洞穴。我顺着他刚刚打的【无极荣耀】路走到前面。这边居然有个洞口。原来开拓者是【无极荣耀】打到了一个地下空间,所以才停了下来。

  我伸头看了一下。洞口只有三十几厘米的【无极荣耀】直径。开拓者的【无极荣耀】感觉相当敏锐,只是【无极荣耀】刚刚打通就停了下来,没有继续向前钻。从这里能看到外面并不是【无极荣耀】天空,也就是【无极荣耀】说这里不是【无极荣耀】某处悬崖,而应该是【无极荣耀】打到地洞之类的【无极荣耀】地方了。

  洞内黑咕隆咚的【无极荣耀】,但这不影响我地视力。扫视了一下确认安全后我才钻了出去。这边确实是【无极荣耀】个地下空洞,面积大约也就三四百平米,最大落差地地方相差也才十几米,并不是【无极荣耀】很大。在这个空间的【无极荣耀】另外一侧,墙壁上有个小洞。这个小洞只有一根手指地粗细,但是【无极荣耀】非常显眼,因为从洞的【无极荣耀】那边有光投射过来。

  先收回魔宠,我迅速的【无极荣耀】跑到那个小洞边上把眼睛凑了上去。通过这个小洞可以看到另外一边也是【无极荣耀】个山洞,但是【无极荣耀】和这边比起来那边就要大的【无极荣耀】多了。洞那边也是【无极荣耀】个天然洞穴,因为洞壁和洞顶都很乱,人工洞穴不会搞成这样。再说人工挖出来的【无极荣耀】洞穴也没必要挖的【无极荣耀】这么高。我现在用来张望的【无极荣耀】这个小洞实际上离洞底还有十多米高。我现在所在的【无极荣耀】这个洞的【无极荣耀】地面和旁边那个洞的【无极荣耀】地面并不平行,两者有着比较大的【无极荣耀】落差。也正是【无极荣耀】因为这个落差,所以我才能幸运的【无极荣耀】没被洪水冲走。因为旁边这个洞根本就是【无极荣耀】条地下河。

  从我这可以看到河水正在快速的【无极荣耀】流淌着,要不是【无极荣耀】因为我这边地势高,刚刚在开拓者打穿洞穴的【无极荣耀】一瞬间我就该被河水冲回去了。幸好没发生这种事情。

  下面的【无极荣耀】河流似乎也不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河。流淌在河里的【无极荣耀】液体看起来不像水,因为它们在发光。我刚刚看到从这个小洞投射到我这边的【无极荣耀】光线就是【无极荣耀】河水发出的【无极荣耀】。这种河水看起来更像是【无极荣耀】某种油,而它发出的【无极荣耀】淡蓝色光芒也显得很奇怪。反复确认这边安全之后我干脆把小洞给砸开,然后跳了下去。

  河道两边的【无极荣耀】地面到是【无极荣耀】很平整,中间的【无极荣耀】河流宽约十米,水流速度比较快。之前看到的【无极荣耀】蓝光在靠近了后显得更亮了,但是【无极荣耀】发光的【无极荣耀】东西却不是【无极荣耀】河水。之前在上面看不太清楚,靠近才发现原来发光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河里的【无极荣耀】一种贝类生物。至于河水的【无极荣耀】成分,也不象在上面看的【无极荣耀】时候像油一样,它还是【无极荣耀】水,只是【无极荣耀】因为折光的【无极荣耀】原因看起来像油。

  因为没发现什么值得注意的【无极荣耀】东西,所以我打算过河之后让开拓者继续挖。刚走到河边打算飞过去,突然河流的【无极荣耀】上游传来了一阵剧烈的【无极荣耀】水花声。水花声速度很快,迅速的【无极荣耀】向我这边靠近,几乎是【无极荣耀】十几秒后就到了我跟前。只见河中的【无极荣耀】水全都在向两边飞溅,似乎有什么东西河里用很高的【无极荣耀】速度在移动,水流是【无极荣耀】被这个东西给掀起来的【无极荣耀】。

  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响,水花突然在我面前停下了。一个巨大而丑陋的【无极荣耀】脑袋从河水里冒了出来。这个脑袋乍看像个蛤蟆,嘴吧大的【无极荣耀】吓人。

  没有任何的【无极荣耀】停顿,这个怪物一出水就开始向我扑来,而且他的【无极荣耀】大嘴也提前张开了。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嘴巴里有着一堆乱七八糟的【无极荣耀】锋利牙齿,其中还有一种恶心的【无极荣耀】黏液在向外流淌着,一看就知道这是【无极荣耀】个肉食性动物。

  我一个横跃闪出七八丈远,那个家伙一口咬在了旁边的【无极荣耀】石头上。我只听到一阵喀嚓喀嚓的【无极荣耀】声音,他居然把那几个石笋给嚼了。可能是【无极荣耀】尝到味道不好,已经被嚼碎的【无极荣耀】石头又被吐了出来。但是【无极荣耀】这至少说明这家伙牙口很好,连石头都能啃。

  奇怪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个大家伙咬完石头居然不动了。它没有马上过来追我,而是【无极荣耀】在原地不断的【无极荣耀】转动巨大的【无极荣耀】脑袋似乎在找什么。我突然意识到这个东西好象没有视力,它是【无极荣耀】在闻周围的【无极荣耀】气味。地穴内光线暗淡,这东西的【无极荣耀】眼睛显然是【无极荣耀】退化了,但是【无极荣耀】鼻子却加强了。闻了几下之后他居然准确的【无极荣耀】对着我的【无极荣耀】方向冲了过来。

  “幸运。”对付这种东西还得大家伙才行。

  幸运一出来就发现这个大家伙,敏捷的【无极荣耀】一下闪到旁边,身体一转,一尾巴扫了上去。那条可怕的【无极荣耀】生物惨叫着飞过了河撞在对面的【无极荣耀】岩壁上又掉下来,嘴里不断的【无极荣耀】向外喷着血泡,显然摔的【无极荣耀】不轻。幸运直到这个时候才看清楚自己打死的【无极荣耀】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哇,好恶心的【无极荣耀】东西,早知道就不碰了。”幸运显然对碰到这种东西很头疼,拼命的【无极荣耀】把尾巴放到河里去洗,结果尾巴还没洗干净,上下游就突然同时响起了刚才一模一样的【无极荣耀】响声。

  “这下麻烦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