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三卷 第二十章 鬼盟老巢

第十三卷 第二十章 鬼盟老巢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河流的【无极荣耀】上下游呼啦一下涌出几十只这种东西,而且远处还有声音在不断的【无极荣耀】向这边聚集。“看来是【无极荣耀】捅了人家老巢。”我召唤出开拓者。“幸运你先回去,开拓者快往那边挖。”

  开拓者迅速的【无极荣耀】找了个比较软的【无极荣耀】地方开始向下挖,继续深入了十几米才开始横向移动。我收回幸运跳下地洞,开拓者带着我横穿了河底,然后继续前进。我在河底的【无极荣耀】位置放了一堆炸弹,万一怪物们要是【无极荣耀】追上来起码这能挡一会。

  跑了很长时间怪物也没追上来,大概是【无极荣耀】安全了。我让开拓者开始向斜上方挖,结果刚挖了没一百米开拓者就停了下来。

  “这回又怎么啦?”我拍拍开拓者的【无极荣耀】尾巴让他向旁边挪了挪。开拓者让开之后前方又是【无极荣耀】个洞。日本这地方多火山活动,地下的【无极荣耀】火山地脉在流动中经常会产生大量的【无极荣耀】气泡,等岩浆凝固后就会留下这样的【无极荣耀】一个个空洞。其实在这种地方是【无极荣耀】非常危险的【无极荣耀】,地洞是【无极荣耀】火山里挥发出的【无极荣耀】气体,这不是【无极荣耀】空气,而是【无极荣耀】硫化氢,要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面罩可以提供后备氧气和过滤功能,估计我已经被熏死了。

  这个洞和之前的【无极荣耀】洞一样完全就是【无极荣耀】个密闭的【无极荣耀】地下空间。我让开拓者不要管这些洞只管向前向上,先挖到地面再说,跑这么远已经已经出了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搜索圈。开拓者接到命令就不再关那些洞,一路向前猛钻。

  话说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围剿没能成功,他还以为我用传送卷轴逃跑了。所以带着部队又跑了回去。在离那片森林不远地地方有个小城市,这个地方是【无极荣耀】个玩家城市,很多人都不知道它是【无极荣耀】什么建立的【无极荣耀】,因为它的【无极荣耀】建立非常的【无极荣耀】秘密。这个城市其实就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行会总部所在地,只是【无极荣耀】很少有人知道罢了。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想法和当初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完全不一样,松本正贺地想法是【无极荣耀】组建一支庞大的【无极荣耀】行会,从而更好地控制和指挥。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想法则是【无极荣耀】只组建一个精锐的【无极荣耀】小型行会当特种部队用就可以了。其他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由他来组建一个大致的【无极荣耀】联盟性质的【无极荣耀】组织,只要能调动就可以了。

  正是【无极荣耀】基于这种理论。所以鬼手信长才把自己的【无极荣耀】行会建立在这么偏地地方,而且藏的【无极荣耀】像秘密基地一样,根本都没人知道。

  回到自己老巢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立刻召集了自己的【无极荣耀】那群得力手下开始讨论我为什么会出现在鬼门关,按说我应该在九州和他们内打仗才对。

  一个鬼盟的【无极荣耀】玩家道:“我认为紫日这个家伙肯定是【无极荣耀】有什么鬼主意了,这家伙从不正常作战,总是【无极荣耀】跟我们捣乱,实在是【无极荣耀】麻烦。”

  另外一个玩家道:“不管他要干什么。派人盯着他才是【无极荣耀】当务之急。”

  鬼手信长托着下巴道:“可问题是【无极荣耀】刚刚的【无极荣耀】围剿没能成功,要盯住他起码得先知道他在什么地方才行啊!”鬼手信长正说着,忽然感觉到地面开始剧烈的【无极荣耀】震动起来。“怎么搞的【无极荣耀】?”

  “大概是【无极荣耀】火山。”一个玩家相当镇定地道。

  鬼手信长紧张的【无极荣耀】道:“我们附近又没火山,哪来的【无极荣耀】火山地震?”

  “那能是【无极荣耀】什么啊?”

  “鬼才知……哇啊……!”

  他们正在互相询问着,忽然围在他们中间的【无极荣耀】大桌子整个向上飞起,被顶翻到了一边,两个闪的【无极荣耀】慢的【无极荣耀】人还被砸在了桌子下面。桌子下面出现了一个大洞,一只巨大地钳嘴从洞口探了出来。正在左右乱晃。忽然钳嘴又退了回去,然后就看到一个华丽的【无极荣耀】头盔从下面伸了出来,头盔里还传出了鬼手信长熟悉的【无极荣耀】声音。“打通了吗?奇怪,这是【无极荣耀】哪里啊?”

  没错,这下面钻出来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我。开拓者开洞的【无极荣耀】速度还真是【无极荣耀】够快的【无极荣耀】,这还没多长时间居然一路挖到了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房子下面。看到外面这一圈满脸惊讶的【无极荣耀】瞪着我的【无极荣耀】人。我也意识到情况有些糟糕。

  “嘿嘿……不好意思走错了。”我突然向下一缩头大喊着:“开拓者快跑。”

  鬼手信长也反应过来了。“你个混蛋哪跑。快追。”说着就带头跳了下来。

  开拓者一下去立刻就开始往旁路上开道,我想想这带大概来不及。虽然开拓者挖掘速度很快,但毕竟不可能比鬼手信长他们跑的【无极荣耀】还快,所以挖路跑是【无极荣耀】肯定来不及地。我干脆收回了开拓者直接沿着原路向回跑,鬼手信长他们也不用看路了,顺着道路追就对了。

  一路跑回之前地那条河,结果我忘记自己在这里放了炸弹,一脚踩了上去。轰的【无极荣耀】一声闷响,炸弹爆炸了。我到是【无极荣耀】没怎么样,这样地炸弹还不至于要了我的【无极荣耀】命。但是【无极荣耀】头顶上就是【无极荣耀】河床。那地方薄的【无极荣耀】很,根本顶不住这样的【无极荣耀】爆炸。随着爆炸的【无极荣耀】冲击波被抵消。河床也塌了。地下河里的【无极荣耀】河水一下子全都涌了进来,巨大的【无极荣耀】水流冲入地道把我推着向后退。

  鬼手信长追的【无极荣耀】正起劲,忽然听到不大对劲的【无极荣耀】声音。他伸手挡住了后面的【无极荣耀】人。“等等,听这什么声音?”

  一个玩家伸头听了一下。“好象是【无极荣耀】水声。”

  “水声?”鬼手信长疑惑的【无极荣耀】在那想到底哪来的【无极荣耀】水,不过他很快就有答案了,因为水已经冲过来了。鬼手信长赶紧对后面喊:“快向回跑。”

  虽然喊的【无极荣耀】快,但人反应是【无极荣耀】要时间的【无极荣耀】。河水顺着通道一路冲了过来,其中还夹杂着我一起向这边冲。不过鬼手信长这个时候可管不了我了,现在最主要的【无极荣耀】工作是【无极荣耀】逃命。可惜水的【无极荣耀】速度比他快多了,河水迅速带着我追上了鬼手信长把他也卷了进去。之后一路向前把那些家伙全都给卷了进来。

  我们一大群人就这么翻滚着冲过了通道到达了那片洞穴密集区。水流把我们从第一个地穴地入口冲了出来,然后开始迅速向这里灌水,看样子一会就能把这里装满。我们虽然互相敌对,但是【无极荣耀】现在却顾不得对战了,赶紧爬过位于高处的【无极荣耀】通道进入下个洞,然后继续跑。河水就这么一路追着我们前进,愣是【无极荣耀】逼的【无极荣耀】我们连战斗时间都没有。

  好容易穿过了洞穴区。后面的【无极荣耀】河水还跟我们间隔着三四个洞穴,大概还要十几分钟才淹的【无极荣耀】过来。鬼手信长一看好机会。立刻向我发动袭击,结果一击不得手又变成缠斗。战斗十几分钟依然没结束,河水却过来了,淅沥哗啦的【无极荣耀】把我们一起冲入通道带了出去。一进入狭窄的【无极荣耀】通道河水地流速就明显开始增加,我们根本想停都停不下来。

  鬼盟总部的【无极荣耀】会议室内此时正聚集了大量地鬼盟玩家。守卫听到房间里有打斗和喊叫声,冲进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只看到翻倒的【无极荣耀】桌子和地上的【无极荣耀】洞,却没发现本该在开会的【无极荣耀】行会老大们。于是【无极荣耀】把其他的【无极荣耀】会员也喊了过来打算下去看看情况。正当他们在讨论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要下去的【无极荣耀】时候,地面突然震动了起来。

  毫无任何征兆,洞口突然喷出一道巨大地水柱,接着房间里的【无极荣耀】水线开始迅速上升。大门虽然并不密封,但是【无极荣耀】门缝漏水的【无极荣耀】速度远比不上出水口的【无极荣耀】速度,很快水就一直淹到了房顶。由于大门是【无极荣耀】向内开的【无极荣耀】,水压把它牢牢的【无极荣耀】压在门框上,根本打不开。眼看着水已经到了房顶。然后迅速把整间房子都给灌满了,唯一的【无极荣耀】出口就剩顶上那个通气口了。水流迅速到达通气口,然后像喷泉一样从房子上的【无极荣耀】所有缝隙向外喷,外面地玩家隔着玻璃看到里面的【无极荣耀】玩家像鱼一样在窗口里面飘来飘去。一个反应快的【无极荣耀】玩家迅速对旁边拿战锤的【无极荣耀】矮人叫道:“快,砸开它。”

  那个矮人玩家立刻挥舞起大锤一锤子砸了上去,咔的【无极荣耀】一声墙上出现了一道裂缝。接着裂缝开始向四周扩散,很快爬满了整面墙。周围的【无极荣耀】玩家都意识到不大对头,转身就想跑,可惜慢了点。墙壁突然轰地一声整个炸裂,河水像洪水一样喷了出来,一下子把外面的【无极荣耀】人全都给冲了出去。水压平衡后房间内部的【无极荣耀】大洞像个喷泉一样不断的【无极荣耀】向外喷着水,过了几秒,忽然一个黑影从里面飞了出来。附近的【无极荣耀】玩家已经爬了起来,看到黑影落下来之后赶紧跑了过去。

  那些玩家靠近了一看才发现这是【无极荣耀】个自己行会的【无极荣耀】老大,可是【无极荣耀】那个老大爬起来之后一边咳嗽一边指着水柱说着:“咳咳……快……咳……快点。信……信长还在里面!咳咳咳咳……!”

  周围的【无极荣耀】玩家一听老大在里面赶紧过去看着。不一会果然又有黑影被打了出来,周围的【无极荣耀】人冲过去接住之后发现是【无极荣耀】另一个行会里的【无极荣耀】元老玩家。赶紧放下他又去接跟着飞出来的【无极荣耀】玩家。水里一连出来六个人,全是【无极荣耀】他们行会地人,第七个黑影飞出来后他们又冲上去接住了,但是【无极荣耀】放下来一看却发现好象不认识这个人,结果就看了下对方地胸口。不看不要紧,一看把他们吓了一跳,因为那里别着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他们死对头冰霜玫瑰盟地标志。

  我被日本玩家接住后也注意到了对方眼神的【无极荣耀】变化,一个翻身跳起来,翻手把接住我的【无极荣耀】人扔了出去。召唤出飞鸟跳上去。“快闪。”一群日本玩家追了上来,结果被飞鸟尾巴后面排出的【无极荣耀】气浪打了个大跟头。飞鸟拖着长长的【无极荣耀】尾焰消失在天空中。鬼盟的【无极荣耀】人也不知道是【无极荣耀】追还是【无极荣耀】不追,想了想还是【无极荣耀】决定不要追了。他们的【无极荣耀】老大都还在水里泡着呢,要追也得有人打的【无极荣耀】过我才行啊!

  松本正贺是【无极荣耀】最后一个从水里出来的【无极荣耀】,他一出来就开始到处找我,结果别人告诉他我已经走了几分钟了,气的【无极荣耀】他不断的【无极荣耀】骂人,但是【无极荣耀】再骂也没用了,此时的【无极荣耀】我都已经在好几十公里之外了。

  说起来也怪鬼手信长倒霉,他的【无极荣耀】城市是【无极荣耀】建在山下地凹地的【无极荣耀】,而我之前遇到的【无极荣耀】地下河实际上海拔高度很高。所以尽管那是【无极荣耀】条地下河。但实际上要比鬼盟总部的【无极荣耀】地理位置高的【无极荣耀】多,结果这下一打通之后河水就不走原来的【无极荣耀】路线,而是【无极荣耀】全都倒灌回了这个通道,然后从鬼盟的【无极荣耀】城市中央喷了出来。

  我在日本上空转了好大一圈又飞回了九州地区,这边才是【无极荣耀】日本战役地主战场。刚飞到一半就看到一大片战场,奇怪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却不是【无极荣耀】中国人和日本人地战斗,而是【无极荣耀】一大群美国人在和日本人战斗。仔细一看那帮美国人的【无极荣耀】旗帜还有点眼熟。

  拍拍飞鸟。“下去。往美国人后方落。”

  飞鸟刚突破云层就看到下面有大群的【无极荣耀】空骑兵正在混战。美国这边的【无极荣耀】空骑兵相当整齐,清一色的【无极荣耀】彩虹鸟。看到这鸟我就想起来到底下面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什么人了。如果没猜错的【无极荣耀】话下面应该是【无极荣耀】彩虹联盟。除了他们没人有这么花地旗帜和坐骑。

  空中已经打乱了套,根本没人注意我。一路飞到军阵后方对方的【无极荣耀】防空部队才注意到我,法师团立刻打了一排魔法弹上来,还好飞鸟闪的【无极荣耀】快。一个直线突击,我收起飞鸟直接从空中跳了下来。下面的【无极荣耀】法师团仓皇后退,战士们冲了上来,不过尤西娜认出了我。“停。是【无极荣耀】自己人。”

  战士们看看我,又疑惑的【无极荣耀】看了看尤西娜。尤西娜笑着解释道:“他是【无极荣耀】紫日,中国人。”

  在美国人看来中国人和日本人长的【无极荣耀】都一个样,根本就认不出来。他们正在和日本人打仗,突然看到有个中国人落地,很自然的【无极荣耀】以为是【无极荣耀】日本人突破到后方来了。

  赶开那些侍卫,尤西娜走了过来。“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我在找人,刚好经过你这里。看到你们在这里打仗,所以下来看看。”

  “找人?你找谁啊?”

  “天昭。”

  “日本那个大神?”尤西娜吓了一跳。

  “不是【无极荣耀】他还能有谁。”

  “你找他干什么?”尤西娜非常惊讶的【无极荣耀】问我。

  我无奈地摇摇头。“打架。”

  “你打的【无极荣耀】过他吗?”

  “不知道。”我指指前面。“别说我了。你们这是【无极荣耀】怎么搞的【无极荣耀】?”

  “还不都是【无极荣耀】那个鬼手信长害的【无极荣耀】。那个混蛋哪不好跑,非要到我们美国来捣乱。前段时间我们行会从南美运了一批重要货物回国,没想到半路上被他们抢了。国战开始后美日之间居然开启了海上通道,我来找鬼手信长算帐来了。”

  “什么?美日之间也有通道?是【无极荣耀】什么样的【无极荣耀】通道?在什么地方?”这可是【无极荣耀】重大新闻,一定要查清楚。

  尤西娜和我关系还不错。再说这种事情隐瞒也没多大用,所以她很爽快的【无极荣耀】向我介绍起来。“其实这也不算什么秘密。国战开始后在美国地西海岸出现了一座岛,这个岛的【无极荣耀】面积虽然不大,但是【无极荣耀】其边缘处有两个很大的【无极荣耀】山洞。这两个山洞是【无极荣耀】一个朝南一个朝北,朝南一侧的【无极荣耀】山洞是【无极荣耀】只能进不能出,朝北一侧的【无极荣耀】山洞是【无极荣耀】只能出不能进。另外,在日本这边的【无极荣耀】太平洋上也出现了一团永不消散的【无极荣耀】大雾。美国那边的【无极荣耀】船从这岛南面的【无极荣耀】山洞开进去,就会从日本这边的【无极荣耀】这团大雾之中开出来。而日本这边地船只要朝着大雾开,不管你从哪个方向开进雾中,只要你别转舵。最后肯定是【无极荣耀】从美国这边地这个岛的【无极荣耀】北面山洞开出来。后来我们才确定这实际上是【无极荣耀】个海上传送点。而且是【无极荣耀】完全免费地,还能连船一起传送。”

  “怪不然呢!我说摹疚藜僖裤们怎么有闲心跑日本来打仗了。搞了半天是【无极荣耀】开通了海上通道。哦对了。美国的【无极荣耀】对外通道不会就一个吧?”

  尤西娜点点头确认道:“当然不止一个。在美国的【无极荣耀】东海岸也出现了一个传送点,不过那个传送点是【无极荣耀】横跨大西洋的【无极荣耀】,而且比较刺激,一般人还真不敢用。”

  “比较刺激?怎么个刺激法啊?”

  “那个传送点是【无极荣耀】个大旋涡,任何船只要靠近就会被吸进去,然后顺着旋涡旋转向下,不一会就会从大西洋对面的【无极荣耀】欧洲附近冒出来,虽然通常不会把船怎么样,但是【无极荣耀】听说经常有人在通过通道后失踪,而且失踪的【无极荣耀】人全都是【无极荣耀】挂回去的【无极荣耀】。”

  “大旋涡?还真是【无极荣耀】够刺激的【无极荣耀】。”我想了想道:“听说加拿大人在进攻你们,现在情况怎么样了?你不在国内抵抗侵略,反而跑到这边来,不怕那边顶不住吗?”

  “拜托,我们是【无极荣耀】美国,不是【无极荣耀】伊拉克,有那么高欺负的【无极荣耀】吗?昨天早上我们已经开始反击了,加拿大那些家伙根本不是【无极荣耀】我们对手,现在好象已经把战线移动到原先的【无极荣耀】国境线上去了,估计今天晚上就该打到加拿大领土上去了。”

  “你们到是【无极荣耀】满厉害的【无极荣耀】吗?”

  “你以为世界警察是【无极荣耀】那么好当的【无极荣耀】吗?”尤西娜亮了亮她的【无极荣耀】小拳头。“在世界上是【无极荣耀】靠这个说话的【无极荣耀】。”

  我笑了笑,没多做评论。“那你现在和日本人的【无极荣耀】战斗情况怎么样了?刚才我在上面看你们这边好象快顶不住的【无极荣耀】样子。”

  尤西娜略微有些伤神的【无极荣耀】道:“说起来你们东方人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都习惯不按常理办事?”

  “你为什么有这样的【无极荣耀】观点?”

  “因为你办事一直都是【无极荣耀】这样,这个鬼手信长也和你一样,根本没有正常的【无极荣耀】战斗方式,尽想些坏点子坑人,我的【无极荣耀】人吃了好几个大亏,真是【无极荣耀】郁闷死了!要是【无极荣耀】堂堂正正的【无极荣耀】被打打败了我也就不说什么了,被人这么玩死我不甘心啊!”

  我笑着伸出一只手。“给钱的【无极荣耀】话我帮你搞定。”

  尤西娜打了下我的【无极荣耀】手掌。“被你敲诈还不如打一场败仗呢!”

  “开玩笑的【无极荣耀】。”我收回手道:“就算你不求我我也得帮忙的【无极荣耀】。”

  “你什么时候转性啦?”尤西娜装做很惊讶的【无极荣耀】样子问我。

  “我没转性,只是【无极荣耀】我看到个熟人在对方的【无极荣耀】军阵里。我觉得有必要去会会。”

  “我就说吗!”尤西娜伸手在我头顶一点。“好了,确认你加入我们的【无极荣耀】战阵了,现在不会被自己人误伤了。”

  我点点头转身冲向了战场。其实刚刚在天空中我就注意到下面的【无极荣耀】战场中心有一大片白,除了那个雪姬我实在想不出什么人能搞出这种白色的【无极荣耀】雪地来。

  进入战场后才发现美国人的【无极荣耀】战斗方式和之前想的【无极荣耀】有很大区别。说实话,游戏开始这么长时间我从没见过美国玩家的【无极荣耀】大规模战争到底是【无极荣耀】个什么样子,今天算是【无极荣耀】第一次见识到。原来美国玩家的【无极荣耀】战斗和别的【无极荣耀】国家完全不一样,他们这边的【无极荣耀】战斗主要以远程武器为主,火力还分几层。

  最近层的【无极荣耀】火力是【无极荣耀】以火枪为支撑的【无极荣耀】,由于游戏内的【无极荣耀】火枪威力小射程近,所以只能做为第一层战斗力。第二层是【无极荣耀】弓箭手。这种原始武器使用抛射方式之后的【无极荣耀】射程和威力都远超火枪,刚好可以打击中距敌人。第三层火力网是【无极荣耀】法师,这些人的【无极荣耀】伤害输出大概是【无极荣耀】全军最高的【无极荣耀】。魔法的【无极荣耀】为威力很大,覆盖面又很广,射程也相当令人满意,而已的【无极荣耀】缺点就是【无极荣耀】准备时间太长,而且弹药受魔力限制,不能连续使用。在前三种之后,还有第四种武器。这是【无极荣耀】一些大型魔法武器,射程都很远,威力也超大,只是【无极荣耀】平时战斗一般用不上,只有防守和攻城的【无极荣耀】时候可以派些用处。

  日本人在美国人的【无极荣耀】密集武器攻击下伤亡惨重,但是【无极荣耀】一旦冲到近身,美国人的【无极荣耀】防卫力量就明显不行了,不过日本人在冲锋的【无极荣耀】路上消耗了太多人命,已经没有之前的【无极荣耀】数量那么多了,所以没有一下冲跨美国玩家的【无极荣耀】防线。

  我这个一身黑的【无极荣耀】人在彩色的【无极荣耀】彩虹联盟成员中相当显眼,对面的【无极荣耀】雪姬一眼就看到了我。她随手扔掉了手里捏着的【无极荣耀】已经变成冰雕的【无极荣耀】一个玩家,然后笔直的【无极荣耀】朝我走了过来。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