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三卷 第二十六章 天庭大八卦

第十三卷 第二十六章 天庭大八卦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为什么不让我出来?”金乌都被*掉了,蝙蝠女居然不让我出来,这怎么能行?“快点放我出去,金乌不是【无极荣耀】已经挂了吗?”

  蝙蝠女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你刚刚确实是【无极荣耀】杀死了金乌不假,但是【无极荣耀】有一个可能就是【无极荣耀】金乌因为被关的【无极荣耀】太久而使用了终极力量。”

  “终极力量?”

  “金乌是【无极荣耀】火焰精华组成的【无极荣耀】,这点上同样是【无极荣耀】火焰组成的【无极荣耀】火凤凰和他应该具备大致相同的【无极荣耀】特性。”

  “和凤凰有相同的【无极荣耀】特性?”我疑惑的【无极荣耀】问道:“你是【无极荣耀】说金乌能够浴火重生?”

  “恐怕更糟糕。”炽日接道:“我自己就是【无极荣耀】凤凰,你们不说我到是【无极荣耀】没想起来是【无极荣耀】这种方法,但既然你们提到了,那还真的【无极荣耀】说不定。我们凤凰一族浴火重生时会焚化自己的【无极荣耀】身体,而此时升腾出来的【无极荣耀】火焰就是【无极荣耀】纯粹的【无极荣耀】能量精华。任何伤害对能量本身都是【无极荣耀】没意义的【无极荣耀】,所以能量是【无极荣耀】不会受伤的【无极荣耀】。我们在重生时会保留自己的【无极荣耀】精元,也就是【无极荣耀】你们说的【无极荣耀】灵魂。由于我们的【无极荣耀】灵魂来自火焰,所以和周围的【无极荣耀】火焰能量完全吻合,只要稍微使用一点力量就可以迅速把火焰能量聚集起来形成新的【无极荣耀】身体。这样的【无极荣耀】一个过程之后我们的【无极荣耀】身体就等于是【无极荣耀】更换了一次,任何伤害都会被抵消掉。所以人们才说我们凤凰是【无极荣耀】不死鸟,就是【无极荣耀】因为这个重生能力抵消了伤害。”

  一直坐在一边的【无极荣耀】黑龙道:“怪不然每次打架你都留不下伤口!”

  炽日得意地道:“我们一族的【无极荣耀】重生是【无极荣耀】一种规避伤害的【无极荣耀】方式,不管本体伤成什么样。中毒也好,受伤也罢,重生之后使用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个新身体了,和之前的【无极荣耀】身体完全没有任何关系,所以再厉害的【无极荣耀】伤都不能把我们怎么样。金乌和我们凤凰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生物,但是【无极荣耀】他们比我们凤凰地火焰元素更精纯,所以他们只会比我们更厉害。而不会更差。既然我们能浴火重生,那金乌就不可能不会。”

  “可是【无极荣耀】之前你们说的【无极荣耀】终极力量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我问道。

  炽日解释道:“刚刚我已经告诉你了浴火重生地真正方法。但是【无极荣耀】金乌的【无极荣耀】智力更低,能量纯度却更高,也就是【无极荣耀】说他们的【无极荣耀】灵魂比我们更强。复杂而聪慧的【无极荣耀】灵魂需要大量能量支撑,像金乌这样没脑子的【无极荣耀】生物反而更容易保留灵魂,偏偏他的【无极荣耀】能量还强到离谱的【无极荣耀】境界,这就导致他们地灵魂强的【无极荣耀】可怕。我们凤凰重生时需要借助灵魂引动周围的【无极荣耀】火焰元素重组身体,但如果灵魂够强。就可以从别的【无极荣耀】地方吸收能量过来重新组合身体,或者干脆就自己飞过去和那团能量融合。”

  “你什么意思?”我开始担心了。

  “我的【无极荣耀】意思就是【无极荣耀】这里有九只金乌,他们以自愿死亡的【无极荣耀】方式被你杀死,然后使灵魂抽脱,之后只要我一开门,他们的【无极荣耀】灵魂就会和你一起出来,然后这周围不管任何地方只要留下一团火焰他们马上就能重生。这样他们就等于是【无极荣耀】跑出来了。”

  “这也太夸张了吧?”我问道:“他们不是【无极荣耀】没什么脑子吗?”

  “我说的【无极荣耀】没脑子是【无极荣耀】相对我们自己地智力而言的【无极荣耀】,他们可不是【无极荣耀】弱智。基本的【无极荣耀】智力还是【无极荣耀】有的【无极荣耀】,想了这几万年就算是【无极荣耀】傻瓜也该想出个方法来了!”

  “那我怎么办?难道要我在这里和那个家伙的【无极荣耀】灵魂永远做伴?”

  “那当然不用。”炽日说了句差点没把我气疯的【无极荣耀】话。“灵魂是【无极荣耀】不能脱离肉体长期存在地,就算转化成亡灵也需要补充外界能量才能保留灵魂状态。这里没有外界能量可以补充,你在里面等个千八百年的【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灵魂自动就消散了,到时候……”

  “到时候我就烂的【无极荣耀】连骨头都找不到了。”我咆哮着:“你个混蛋快把我放出去。”

  “可是【无极荣耀】金乌就在你这个房间里,万一……?”

  “日!快想还有什么方法能让我出去的【无极荣耀】?”

  “你自杀。这个方法最快。刚刚在你之后进去的【无极荣耀】那四个人还在这里呢,他们不就是【无极荣耀】挂出来的【无极荣耀】?”

  “没别的【无极荣耀】方法吗?”我快被炽日气疯了!

  “让我们想想。”三巨头把头顶在一起一阵交涉,然后炽日转过来对着大门喊道:“我们想到办法了。”

  “快说。”

  “方法一共有三个。第一个方法是【无极荣耀】马上放个火焰球阴*金乌的【无极荣耀】灵魂。他的【无极荣耀】灵魂在这个状态下会不受控制地自动吸引火焰,这样地话他会被迫重生。使用这个方法多可以多击败他几次,每次死亡他都会再次转回灵魂状态,而且要消耗大量能量,来回反复几次他的【无极荣耀】灵魂力量就会枯竭,那个时候他只要再次死亡就是【无极荣耀】彻底地真正死亡。”

  “靠,你做梦呢吧?”我没好气的【无极荣耀】道:“一次我都未必搞的【无极荣耀】定,再来几次。你当我是【无极荣耀】神啊?”

  “那还有方法二。直接用冰冻术封冻整个房间。然后把你们连冰块一起弄出来。有冰封着金乌的【无极荣耀】法力会被压制到无限趋近于零的【无极荣耀】状态,这个时候只要把你从冰里挖出来。然后把冰重新塞回房间,这样就没问题了。”

  “这个方法好,你现在快进来使用冰封术吧。”

  炽日跟着补了句:“我不会。”

  “什么?你不会?”

  “我们三个都是【无极荣耀】火焰系顶级存在,你让我们使用冰封术,这不是【无极荣耀】强人所难吗?”炽日道:“我看你还是【无极荣耀】自己来吧?”

  “靠,你们不会难道我就会吗?我虽然有一枚霜冻之星,但是【无极荣耀】要我封冻整个房间。除非有十个你的【无极荣耀】法力做支撑,否则门都没有。”

  “那就只好用第三个方法了。”炽日无奈地道:“不过这个方法大概也不行。”

  “快说,什么方法?”

  蝙蝠女的【无极荣耀】声音提前说道:“这个方法很简单,就是【无极荣耀】直接打散灵魂状态的【无极荣耀】金乌,这样他不存在了,我们也就可以把你放出来了。但问题是【无极荣耀】你好象也是【无极荣耀】个火焰系法师,和灵魂战斗需要亡灵法师或者光明法师。要不道士也可以,偏偏你是【无极荣耀】个伤不到灵魂的【无极荣耀】火焰法师!”

  “切。为什么不早说?”随着我的【无极荣耀】声音,房间内一团黑色的【无极荣耀】小旋风围着我的【无极荣耀】身体卷了上去。旋风之后我已经以紫日地形态出现在了房间的【无极荣耀】中央。“你们不是【无极荣耀】知道我是【无极荣耀】谁吗?竟然不知道我地特长是【无极荣耀】什么!”

  炽日高兴的【无极荣耀】道:“对啊!怎么把这搽忘啦?你是【无极荣耀】紫日啊!你是【无极荣耀】黑暗大领主啊!”

  “紫日?他是【无极荣耀】紫日?”泉水几乎是【无极荣耀】蹦到炽日面前的【无极荣耀】。

  炽日很自然的【无极荣耀】道:“对啊!你们不知道吗?”

  “当然不知道。他那样我们哪知道他是【无极荣耀】谁啊?”赫斯拉也道:“刚刚组队的【无极荣耀】时候你明明叫银月的【无极荣耀】,怎么会变成紫日了?难道系统允许玩家随时更换姓名?”

  “系统当然不允许更换姓名,但是【无极荣耀】我可以换号啊!”我哈哈大笑着道:“那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小号,专门用来蒙人地。”

  “什么?你的【无极荣耀】小号?小号能有八百多级?”泉水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无极荣耀】耳朵?

  “那怎么啦?”

  “那你的【无极荣耀】大号……?”泉水颤抖着问道。

  “九百八十二级了,还可以吧?”

  咚。泉水晕了。

  我不再管外面的【无极荣耀】情况,转身扫过整个房间。结果在门边发现了一个淡金色的【无极荣耀】鸟形虚影。“哈哈,你果然在这里。”

  人是【无极荣耀】可以从对方的【无极荣耀】眼睛里看出对方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在看着自己,动物也有这样的【无极荣耀】能力。金乌瞬间就意识到我注意到他了,呼啦一下他就飞到了另外一边地墙角企图躲藏起来。但是【无极荣耀】面对能看到灵魂的【无极荣耀】我来说他根本就没有任何隐藏的【无极荣耀】可能。这个房间连个障碍物都没有,他这么大团金色迷雾我要是【无极荣耀】看不见才有问题呢。

  可能是【无极荣耀】意识到自己已经无处可藏了,金乌突然转身向我扑了上来。咚。一声明显的【无极荣耀】撞击声之后金乌被弹了出去,而且在撞击的【无极荣耀】瞬间居然还显示出了金乌的【无极荣耀】外形,连外面那些人也看到了。

  炽日自言自语般地道:“果然是【无极荣耀】灵魂状态!”

  金乌爬起来警惕的【无极荣耀】盯着我。他很迷茫刚才为什么会被突然弹回去。只见一个美丽的【无极荣耀】小姑娘从我背后跨了出来。我把辣椒拉到身前,双手搭在她的【无极荣耀】肩膀上。“介绍下,这是【无极荣耀】辣椒,专修精力量。你是【无极荣耀】灵魂,就是【无极荣耀】纯粹的【无极荣耀】精神力量,所以她可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克星哦!”

  金乌收起了身体上的【无极荣耀】能量雾。逐渐变回了乌鸦形态,看起来金光闪闪,连外面的【无极荣耀】人都能看见他的【无极荣耀】形象了。

  我把左手向左边一摊,一团白色迷雾从我身上分离了出来。“这是【无极荣耀】幻影,高阶精神体,也许你之前是【无极荣耀】很强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论精神力量你未必是【无极荣耀】他地对手。”我说完迷雾又回到了我地身体中。“现在你是【无极荣耀】要简单点直接投降,还是【无极荣耀】要怎么样?”

  一个沙哑的【无极荣耀】几近刺耳地声音响了起来,乌鸦的【无极荣耀】声音果然是【无极荣耀】不中听!“你是【无极荣耀】几万年来进入这里的【无极荣耀】第一人,果然是【无极荣耀】与众不同。”

  炽日惊讶的【无极荣耀】声音出现在门外。“你什么时候学会说话的【无极荣耀】?”他实在是【无极荣耀】没想到金乌已经会说话了。

  金乌近乎嘲笑的【无极荣耀】说道:“哈哈哈!你们以为我们真傻啊?人类出生后只要几年就能学会说话了。我们在这里听你们三个吵了几万年的【无极荣耀】架。就算是【无极荣耀】听也听会了,可怜你们居然还以为我们不通人言!真是【无极荣耀】可笑啊!”

  “你……!”

  我笑着对外面道:“炽日。你这下吃亏了吧?他可是【无极荣耀】听着你们吵架学会的【无极荣耀】说话。所以说话就像吵架,你可未必骂地过他。”

  “啊……气死我啦!”炽日在外面气的【无极荣耀】原地转圈,可就是【无极荣耀】拿金乌没办法,他又不能进去找他算帐。

  金乌得意的【无极荣耀】准备继续开骂,我知道金乌这是【无极荣耀】用的【无极荣耀】激将法,想让炽日失去理智打开牢门,他好逃跑。但是【无极荣耀】既然我在这里他就不可能得逞的【无极荣耀】。“别得意了小乌鸦。你以为骂的【无极荣耀】过炽日就可以了吗?几万年了。你还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阶下囚,嘴上占点便宜有什么用?”

  炽日一听我地话立刻就高兴了起来。自然的【无极荣耀】情绪也缓和了下来。

  我继续对金乌道:“好了,现在让我看看变成灵魂状态地你到底还剩几成力量。”

  金乌不屑的【无极荣耀】道:“就算只剩一成力量你也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对手。”

  “那如果只剩零点零零一成呢?”

  就在我说完的【无极荣耀】同时凌从我背后闪了出来,她的【无极荣耀】法杖已经在闪烁着紫色的【无极荣耀】光芒了。“灵魂枷锁。”一道紫色电流突然飞了出去,金乌想闪可是【无极荣耀】没闪开,被紫色电光捆了个结实。他不断的【无极荣耀】挣扎,可是【无极荣耀】越挣扎电光越粗,明显这东西在吸收他地灵魂力量。

  我对着金乌介绍道:“凌以前是【无极荣耀】黑暗女神。就算现在退役了,对付灵魂状态的【无极荣耀】你还是【无极荣耀】有无数种方法的【无极荣耀】。你身上的【无极荣耀】东西会吸收你的【无极荣耀】力量,只要你移动或者挣扎,包括使用法术,它都会对半吸收,所以你用的【无极荣耀】力量越多,剩下的【无极荣耀】力量就越少。我保证用不了一个小时你就会被彻底吸干,所以你最好还……”

  我正说着。金乌突然跳了起来。“别得意。”他突然挣扎起来用力一挣,虽然没把电流挣开,但是【无极荣耀】却让电流突然变的【无极荣耀】粗大了好几倍,几个电火花飞了出来。我这个时候才意识到不好。只见被困在中央地金乌突然不见了,接着飞出去的【无极荣耀】电火花突然全都聚集向一个地方,然后一只和原来一模一样的【无极荣耀】金乌出现在了原地。

  “实体化了!”炽日提醒我道:“小心点。一旦实体化他就是【无极荣耀】完整的【无极荣耀】金乌,你的【无极荣耀】灵魂压力对他不起作用的【无极荣耀】。”

  “靠,以为实体化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吗?”

  “我知道你很强。”金乌从容不迫地面对我说着:“但是【无极荣耀】你并不了解力量的【无极荣耀】全部内容。越是【无极荣耀】无知的【无极荣耀】人越是【无极荣耀】觉得自己什么都知道,越是【无极荣耀】知识渊博的【无极荣耀】人越是【无极荣耀】觉得自己会的【无极荣耀】太少。了解最强力量的【无极荣耀】人只会觉得自己太弱,凡是【无极荣耀】认为自己很强的【无极荣耀】人那一定是【无极荣耀】并不了解什么才是【无极荣耀】力量的【无极荣耀】颠峰。就像外面那个家伙一样,你们都是【无极荣耀】井底之蛙。我知道自己还有很多弱点,我也知道我不是【无极荣耀】最强力量,但是【无极荣耀】我知道你和我还有巨大的【无极荣耀】差距,你根本就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对手。或许你对我说地并不服气,但你最好相信他。如果你能活着离开。那么就记住我地话吧。我希望千年之后你还能来挑战我,至少你还算一个过的【无极荣耀】去地对手。”

  “你这么看好我吗?”我笑着面对金乌。“那么我就必须努力了。争取提前一千年把你放倒。”

  “哼,无谓的【无极荣耀】自大。”金乌突然消失在原地。

  “目标?”我问了一句。

  “在这。”辣椒突然转身盯住一处墙角,那个地方的【无极荣耀】金乌立刻显出了身形。辣椒的【无极荣耀】精神立场覆盖这么小的【无极荣耀】房间那是【无极荣耀】绝对够了。在这里金乌是【无极荣耀】无法藏身的【无极荣耀】。

  在辣椒确定敌人位置后我立刻把霜冻之星扔了过去。白色的【无极荣耀】光点向着金乌飞了过去,我身上目前也只有这个东西可以伤到他了。结果没想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金乌居然一挥翅膀把霜冻之星给扇回来了,那小小的【无极荣耀】翅膀产生的【无极荣耀】气流竟然连我都给吹飞了。还好这是【无极荣耀】密闭空间,要是【无极荣耀】足够开阔的【无极荣耀】地方他搞不好能把我们全扇到十万八千里之外去。

  “小龙女。”我再次打开凤龙空间开始召唤。

  小龙女一出来就叫道:“老大你怎么对上这么个炸弹?金乌不是【无极荣耀】我们对付的【无极荣耀】了的【无极荣耀】!”

  “不管怎么说我们已经对上了,快想办法。”

  “好吧!”小龙女双手一结印。“龙咒——定风。”

  房间内的【无极荣耀】气流突然平缓了下来,看来小龙女地技术还是【无极荣耀】不错的【无极荣耀】。凌把法杖再次对准金乌。“以黑暗之名召唤——光明吞噬者。”

  一个黑洞突然出现在金乌身边。还好我反应快把剑往地上一插,大家全都抱成一团把自己固定在地面上。这么狭窄的【无极荣耀】空间内出现黑洞,哪怕是【无极荣耀】个压缩型,那力量也太大了点。金乌用嘴插入地面固定着自己的【无极荣耀】身体,周围的【无极荣耀】空气和一切物质都在飞速的【无极荣耀】向黑洞涌去。

  小房间一共就这么点大,那点物质一下就全被收光了。没了空气,吸力反而下降了一些。但是【无极荣耀】由于引力场出了问题,我们依然觉得自己有要被吸走的【无极荣耀】感觉。忽然辣椒地手一滑从我身边飞了出去。我伸手去拉却没抓住。凌被迫收回了黑洞,辣椒摔在了地上。金乌看到机会立刻扑了上来,但是【无极荣耀】他刚飞起来,没想到摔在地上的【无极荣耀】辣椒却仿佛没事一样猛地一转身把双臂插入了僵硬的【无极荣耀】岩石地面,头顶的【无极荣耀】黑洞再次展开,飞到天上的【无极荣耀】金乌四面完全没有着力点,呼啦一下就被吸了进去。

  凌把法杖一收。“搞定。”

  炽日的【无极荣耀】声音第一个传了进来。“真的【无极荣耀】结束了吗?”

  辣椒爬起来拍拍身上的【无极荣耀】灰尘。“好象是【无极荣耀】结束了。我完全没感觉到任何地残留痕迹。”

  凌的【无极荣耀】双眼闪着红光原地转了一圈之后也点头道:“没有灵魂反应,应该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吸进去了。”

  蝙蝠女有些担心的【无极荣耀】道:“你的【无极荣耀】那个黑洞连着什么地方?不会就此把他放出去了吧?”

  “不用担心。黑洞本身是【无极荣耀】不能被穿越的【无极荣耀】,进入的【无极荣耀】瞬间一切都会被撕裂,连灵魂也一样,他出不来的【无极荣耀】。”

  “喂,这次可以放我出来了吧?”我对外面地人问着。

  “等等,快看旁边的【无极荣耀】房间。”炽日突然说道。

  “旁边?”我一转身吓了一跳。只见那些分开的【无极荣耀】囚牢内分别打开了一个黑洞,接着那些金乌居然全都钻了进去。过了几秒。在我们旁边的【无极荣耀】房间内的【无极荣耀】金乌身边突然出现了八只金乌,加上原来就在里面的【无极荣耀】一只一共是【无极荣耀】九只。“靠,这怎么回事?”

  其中一只金乌走了出来,然后用沙哑地声音对我们道:“哈哈,真是【无极荣耀】要谢谢你们啦。我们这几万年都没能做到的【无极荣耀】事情居然被你几分钟就搞定了。”

  “啊?我们做什么了?”

  “你们召唤的【无极荣耀】黑洞破坏了这个房间的【无极荣耀】能量平衡,我们这几万年来一直在试图聚集到一个房间然后突破出去。但是【无极荣耀】一直没能成功,没想到你们居然帮我们打穿了空间通道。现在我们终于到了一起,哈哈哈哈!”

  炽日道:“囚牢和囚牢之前的【无极荣耀】防御确实是【无极荣耀】单薄了一些,但是【无极荣耀】你们也只能在这个范围内活动,就算都到了一起你们也照样出不来。”

  “那可不一定哦!”那只说话的【无极荣耀】金乌忽然转身对其他金乌道:“几万年了!我们被关了太久太久!是【无极荣耀】该讨回我们应得的【无极荣耀】东西了!那么,我们开始吧!”

  “你们要干什么?”炽日担心的【无极荣耀】问道。

  金乌们根本没搭理他,而是【无极荣耀】全都聚集在一起,然后开始发光。随着光线越来越刺眼,我的【无极荣耀】目镜也跟着变成了深黑色,接着就看到九个小太阳开始向一起靠拢。很快融合成了一个闪亮的【无极荣耀】光点。接着突然一次爆闪,强光连带着黑色反光镜地我都给闪到。我只感觉到双眼火辣辣地疼,好象已经出现了失明现象。

  “主人,你在哪里?我眼睛疼!”小龙女的【无极荣耀】声音叫道。

  “凤龙,把他们全都装回去。”现在我也看不见,没办法帮他们,只好让凤龙先把他们一个个全都套回去。

  房间内地光线已经到了可怕的【无极荣耀】程度,防御屏障开始出现不规则的【无极荣耀】闪烁,只是【无极荣耀】由于光线太强,谁也没看见。忽然牢房外的【无极荣耀】山洞内传出了一阵奇怪的【无极荣耀】叫声。听到这声音后三巨头全都惊讶的【无极荣耀】抬起了头。“不好,能量转换阵到极限了。”

  蝙蝠女一边捂着眼睛一边道:“他们不会是【无极荣耀】要就这么强行打出去吧?”

  似乎是【无极荣耀】为了证明蝙蝠女的【无极荣耀】话。牢房内传出了金乌地声音。和之前不同,和体后的【无极荣耀】金乌声音变的【无极荣耀】相当清脆,而且居然还是【无极荣耀】个女性的【无极荣耀】声音。“太阳之剑!”

  此时的【无极荣耀】日本本州岛全境都开始了剧烈的【无极荣耀】震动,在上面的【无极荣耀】玩家一个个都莫名其妙地,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么严重的【无极荣耀】震动。就在大家准备寻找原因地时候,在本州岛的【无极荣耀】中央部分,突然出现了一道金黄色的【无极荣耀】光柱者插天空。日本全境,乃至中国和韩国的【无极荣耀】部分地区都能看到这刺眼的【无极荣耀】光柱。光束的【无极荣耀】亮度瞬间超越了太阳的【无极荣耀】亮度。一时间大地都被染成了淡金色。

  仿佛是【无极荣耀】压抑了很久地力量突然得到了宣泄的【无极荣耀】通道,光柱打破地面突破云层后直插天空,然后飞向无尽的【无极荣耀】星空。就这还不算,光束在不断宣泄的【无极荣耀】同时还在逐渐增加亮度,先开始下面的【无极荣耀】人只是【无极荣耀】觉得比较刺眼,之后逐渐开始觉得光线照到的【无极荣耀】地方有些火辣辣的【无极荣耀】疼。

  日本境内几处正在混战的【无极荣耀】战场上,双方玩家都被不同程度地灼烧。开始纷纷扔出传送卷轴往回跑。光线依然在不断的【无极荣耀】加强,地面的【无极荣耀】温度在狂升。一些比较干枯的【无极荣耀】森林忽然烧了起来,接着是【无极荣耀】城市里的【无极荣耀】民宅,甚至有些走在半路上的【无极荣耀】木制车辆也开始跟着燃烧了起来。

  鬼门关不远处地鬼手信长带着一大帮人一边向掩体里跑一边问道:“这到底是【无极荣耀】怎么搞的【无极荣耀】?”

  一个跟班小心的【无极荣耀】道:“该不会又是【无极荣耀】那个紫日搞出来的【无极荣耀】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吧?”

  鬼手信长气愤的【无极荣耀】骂道:“你有没有脑子?就算是【无极荣耀】原子弹也没这么大威力啊!你看看外面的【无极荣耀】光线强度,恐怕日本全境都被覆盖了,这么强的【无极荣耀】光辐射如果是【无极荣耀】来自某种武器,那我们还混个屁啊?”

  “可是【无极荣耀】这也太可怕了!”

  神野一户平静的【无极荣耀】道:“大家别太担心。光束刚出现时我看到了,那东西好象是【无极荣耀】对着天上去的【无极荣耀】。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我们只是【无极荣耀】被牵连到而已。”

  一个长的【无极荣耀】五大三粗地人道:“一户大哥,你不说我到是【无极荣耀】不担心,被你一说我反而开始担心了。这么强地力量居然还只是【无极荣耀】牵连,要是【无极荣耀】直接攻击我们可怎么办啊?”

  “笨啊!”神野一户道:“如果是【无极荣耀】那个紫日搞出来的【无极荣耀】武器,你认为他第一炮会往哪打?这么强地武器大概都打到太空里去了,你难道以为他要打卫星吗?所以说这肯定不是【无极荣耀】他搞出来的【无极荣耀】。前段时间听说有个日本地区的【无极荣耀】守护兽任务发布出来了。或许是【无极荣耀】有人完成了那个任务,大概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不保护神出来了。”

  “真的【无极荣耀】吗?这么强的【无极荣耀】保护神要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们日本国的【无极荣耀】东西,那我们就可以彻底击败中国人了!”

  “暂时还不确定,不过看这情况等会就能清楚了。”

  神野一户说的【无极荣耀】大致差不多,这个确实本该是【无极荣耀】日本的【无极荣耀】守护兽,只是【无极荣耀】现在出了点问题。被我们折腾的【无极荣耀】这么惨的【无极荣耀】金乌现在根本不想保护日本,他只在乎回去报仇。那道光束不但打穿了牢房的【无极荣耀】防御,还差点引起全日本范围的【无极荣耀】超级火灾。唯一光束发射点附近的【无极荣耀】我是【无极荣耀】最惨的【无极荣耀】,高温几乎快把我烤熟了,连戒律之环的【无极荣耀】镇压高温属性都快失效了。

  可能是【无极荣耀】宣泄够了。光束突然结束。幸存下来的【无极荣耀】人只看到光束的【无极荣耀】底端向天空升了上去,然后消失在了云层上方。气温虽然依然燥热。但没有了能量源,所有人都能感觉到温度正在迅速下降。

  鬼手信长稍微放心了一些道:“看来结束了。”

  神野一户跟着点点头,然后转身命令道:“你们去查查看到底出了什么事,要快。”

  “是【无极荣耀】。”几个人行礼,然后跑了出去。

  这边的【无极荣耀】地下监狱中,炽日他们三个已经完全晕了。牢房顶了穿了个大洞,一直能看到天空。而牢房中的【无极荣耀】间隔层也都不见了,原本的【无极荣耀】九个分间现在都变成了一个整体。

  其实我觉得相比炽日他们,我更该晕。分割牢房的【无极荣耀】屏障不见了。我变成了和那个整合型金乌面对面站在牢房里,而且她已经变成了一个穿着金色披风地美丽女人。当然,我现在没空关心她到底美不美,我比较关心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哪里有路能让我安全的【无极荣耀】跑掉。和这么个大*OOS站在一起绝对不是【无极荣耀】件令人快乐的【无极荣耀】事情,尤其是【无极荣耀】当对方对你有敌意的【无极荣耀】时候。

  “你很不错。”和体后的【无极荣耀】金乌向前迈了一步,然后指着我说出了这么一句,搞的【无极荣耀】我接也不是【无极荣耀】不接也不是【无极荣耀】。

  看我半天没反应。金乌似乎不打算再理睬我了。她仰望了一下天空,似乎是【无极荣耀】打算飞走。我在心里也在祈祷她赶紧飞走算了。不管怎么说和她打我是【无极荣耀】肯定没指望地。一个金乌就够要我命了,现在这个九只金乌和体出来的【无极荣耀】女人绝对不是【无极荣耀】我能搞定地东西。就算他们和体后不等于原来的【无极荣耀】九倍力量,只要能保留两到三倍就够玩死我了!

  我正祈祷呢,外面却突然传来炽日的【无极荣耀】声音。“紫日,拦住她,千万别让她跑了。”

  我对着门外大骂着:“靠,你自己来拦拦看!”说着我又转向金乌。满脸堆笑的【无极荣耀】说着:“您请便,我就不打搅您了!”

  “你到是【无极荣耀】识趣。不过这样不管朋友的【无极荣耀】请托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过分了点?”

  “朋友?谁说我们是【无极荣耀】朋友了?”我赶紧和炽日撇清关系。“我们只是【无极荣耀】刚认识一会,哪算的【无极荣耀】上朋友啊!”

  “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这个金乌和体后形成的【无极荣耀】女人纵身一跃,带着一道耀眼地金光跳出了牢房。

  牢房大门在金乌出去之后就被打开了,炽日气急败坏的【无极荣耀】冲了进来。“你怎么把她放跑了?”

  “我x,你还好意思问我。刚刚你怎么不进来?有本事自己去拦啊!我就一个小人物,你让我去挡她,人家一个眼神就能让我烧的【无极荣耀】连渣都剩不下。我怎么拦啊?”

  蝙蝠女跑出来拉开炽日道:“不怪紫日,那家伙太强了。现在的【无极荣耀】问题是【无极荣耀】要赶紧补救,我们快追,最好能马上把她抓回来。”

  黑龙摇着头道:“抓她回来是【无极荣耀】不可能了,最好能直接消灭掉。不过我们三个是【无极荣耀】肯定不够的【无极荣耀】,紫日。麻烦你回去报个信怎么样?”

  “是【无极荣耀】给天庭报信是【无极荣耀】吗?”我立即问道。

  “当然。”

  我点点头。“好的【无极荣耀】,我这就去。你们先控制住她,别让她跑太远,到时候找不到可就麻烦了。”

  “行,大家分头行动。”

  泉水忽然叫道:“那我们呢?”

  黑龙瞟了他们一眼。“改干什么干什么去。”

  我看着他们笑了笑,然后转动了传送戒指。蓝光一闪,我已经出现在支点城的【无极荣耀】传送阵内了。周围的【无极荣耀】玩家看到我纷纷行礼,我根本来不及还礼,只能一路向前飞奔。“都闪开,十万火急。谁去通知下守卫城市一级战备。有个**烦出来了!”

  我也顾不得确认有没有记下我地话了。一路跑进跨国传送阵,启动传送阵后回到艾辛格。直接冲进聚灵塔顶军神的【无极荣耀】指挥中心大喊着。“军神,紧急事态。最高优先级。马上传令全行会人员高度警戒,同时通知关系行会,就说有个可能对中国玩家不利的【无极荣耀】生物出现了,要所有人注意日本方面过来的【无极荣耀】NPC生物,目标极度危险。”

  说完不等军神回答我就冲了出去。直接用传送戒指传送到南天门外,一出传送阵我就风风火火的【无极荣耀】向里面冲。四个守门的【无极荣耀】神将老远看到我就开始说着:“你这是【无极荣耀】什么样子?天庭好歹也是【无极荣耀】……”

  “别挡路。”我根本没理他们,直接从他们中间冲了过去,把神将也给带翻了。

  “你赶着投胎啊?”两个神将一边从地上爬起来一边喊:“站住,你给我站住。”

  我跟本不管他们,一边跑一边喊。“玉帝!玉帝!你在哪里啊?快出来啊!十万火急,再慢天庭就要翻天了!快……唉呦哇……”刚转过一道门就和什么人撞了个满怀,把我弹回来好几个大跟头。爬起来一看居然是【无极荣耀】玉帝。他正躺在远处,几个神将正七手八脚地扶他起来。

  “你搞什么啊?”玉帝一边拍着衣服一边说着:“慌慌张张地难道是【无极荣耀】天塌了?”

  “差不多了!”我赶紧叫道:“玉帝可还记得当年后羿射下的【无极荣耀】金乌?”

  “你问这个干什么?”玉帝疑惑的【无极荣耀】看着我。

  “我在日本见到那些金乌了,他们刚刚和体了,当初的【无极荣耀】九个金乌合成了一个金乌,实力肯定有大幅度提高。而且刚刚他们冲破了牢笼。火凤凰炽日和另外两位守卫正在追,请赶紧派援军吧!再晚可就麻烦了!”

  “什么?紫卓跑出来了?”玉帝的【无极荣耀】眼睛都快瞪出来了。晃了几秒之后他突然叫了起来。“太白,快通知各路神将集中兵力。天庭所有外放的【无极荣耀】散仙神将。能调的【无极荣耀】都调回来,快去。对了。去几个人去通知下原始天尊和洪均教主他们,还有,去把灵云山十八圣兽全都叫来。都给我快着点。”

  玉帝身边地神仙被玉帝指挥的【无极荣耀】一下就炸了窝,呼啦一下全都跑光了。玉帝拉着我道:“现在那边情况怎么样了?紫卓她有说什么吗?”

  “紫卓是【无极荣耀】指那个和体后地金乌吗?”我疑惑地问道。

  玉帝也来不及给我解释,只是【无极荣耀】点头道:“反正这是【无极荣耀】她以前的【无极荣耀】名字,你记住就行了。现在告诉我她出来后说了什么?”

  “她说什么本该属于她地东西要拿回去。”

  玉帝一听就瘫了。“完了完了,她是【无极荣耀】决定要和拼个你死我活了!对了。你来的【无极荣耀】路上耽误了多少时间?现在离她出来有多长时间了?”

  “我用传送阵回来的【无极荣耀】,顶多就几分钟而已。”

  “那还好!”玉帝稍微放心了点。“你现在就跟着我走,我们去看看队伍集结的【无极荣耀】怎么样了。”

  虽然我并不了解这个金乌和体后地紫卓被关押之前到底有些什么事迹,但是【无极荣耀】就玉帝的【无极荣耀】反应来看,这也是【无极荣耀】个惹是【无极荣耀】生非的【无极荣耀】主,而且是【无极荣耀】那种特别麻烦的【无极荣耀】类型,不然也不会把玉帝急成这样。

  天庭的【无极荣耀】大军集结起来需要点时间,但是【无极荣耀】得到消息之后原始天尊和洪均教主都迅速的【无极荣耀】赶到了天庭。玉帝本来还打算集中人手商量下怎么去追捕紫卓。没想到她比我们想的【无极荣耀】还要嚣张,就这么一会居然从日本飞到中国来了。天庭的【无极荣耀】大军都还没集合起来就被紫卓堵在了南天门里。大部分神将都不认识这个金乌和体后形成地紫卓,一开始还有人把她当成了一般的【无极荣耀】妖怪,结果上去打发她离开。直到上去赶她的【无极荣耀】人连续被*翻十多个,那些神将才知道这个家伙就是【无极荣耀】他们集结后要对付的【无极荣耀】目标。

  玉帝听说紫卓打上门了,吓的【无极荣耀】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还是【无极荣耀】洪均教主比较有定力。他没有急着出去见紫卓,而是【无极荣耀】不慌不忙的【无极荣耀】想了一会才开始发布命令。“让天兵全都散掉,这种级别地力量上去多少都是【无极荣耀】送死。散仙也别来了,时间赶不及。所有天庭高位金仙跟我去看看情况,其他人都别出来,各自找地方隐蔽。还有,等我们出了南天门就把门关上,免得伤到灵宵宝殿。”

  一众神将了领命离开,玉帝跟着洪均教主,我得跟着玉帝。只好也一起走出了南天门。出了南天门我才知道金乌和体后的【无极荣耀】力量到底强到什么程度。当初想着要收一只金乌做魔宠,真是【无极荣耀】妄想!我的【无极荣耀】戒律之轮已经完全压制不住紫卓的【无极荣耀】力量了。高温的【无极荣耀】气浪如有形的【无极荣耀】实质般一圈圈荡漾开来,每经过一层就让我感觉自己又熟透了一些。号称无敌防御的【无极荣耀】南天门都被这高温烤的【无极荣耀】发红,只要温度继续上升,它很可能会软倒下来。

  “这么多年了,你还没想明白吗?”出呼我的【无极荣耀】意料。洪均教主一张口居然冒出这么一句。知觉告诉我这里面有内幕,但是【无极荣耀】我却不知道该不该听。掌握情报有时候可以制敌以先,有时候却会引火烧身,尤其是【无极荣耀】那种见不得人的【无极荣耀】老大们地八卦新闻,知道太多一定会死地很快。看来这个紫卓和洪均教主是【无极荣耀】有一些纠葛地,至少他们也是【无极荣耀】互相认识地。我现在需要先确定这到底是【无极荣耀】见不得人的【无极荣耀】消息还是【无极荣耀】能见人的【无极荣耀】事情。如果是【无极荣耀】见不得人的【无极荣耀】消息,我最好快撤,不然一旦洪均教主打算封锁消息,我肯定要倒霉。不管怎么说先听几句再说。

  紫卓对洪均教主的【无极荣耀】问话似乎很不屑。“想明白?有想的【无极荣耀】必要吗?我当初就没做错,为什么要去想。妈妈说地没错,你根本就没心没肺。”

  青天霹雳啊!我刚刚为什么不离开呢!这下惨了,居然听到这么机密的【无极荣耀】大八卦!左右看看。结果发现在场地神仙们一个个都跟我一个样子,显然他们也意识到听了不该听的【无极荣耀】东西。在天庭这种地方。想混的【无极荣耀】好,就必须牢记:不该看的【无极荣耀】不看,不该听的【无极荣耀】不听。我们现在居然听到了这么不该听的【无极荣耀】东西,那么只好使用后备方案:不该听的【无极荣耀】不听,听了也没听。

  四周地神仙们互相点了下头,显然是【无极荣耀】和我打着同样的【无极荣耀】算盘。大家都是【无极荣耀】心照不宣。

  既然已经听到了,我们也不好闪人了。之前闪人还可以说是【无极荣耀】避闲。现在再离开就有点欲盖弥彰的【无极荣耀】意思了。我们后悔也只能硬着头皮听了。

  洪均教主那边仿佛当我们不存在了一样,依然和紫卓说着。“你妈妈那是【无极荣耀】妇人之仁,根本没有任何好处。你知道的【无极荣耀】太少,不能理解我们的【无极荣耀】用心,难道你认为我是【无极荣耀】在害你吗?”

  紫卓点点头。“难道不是【无极荣耀】吗?把我的【无极荣耀】元神一分为九,还在牢笼里关了几万年,别告诉我这是【无极荣耀】为我好。”说着紫卓拿出了一条丝带,然后当着洪均教主的【无极荣耀】面把它烧成了灰烬。洪均教主似乎想上去抢救。却最终没有动。紫卓有些伤心的【无极荣耀】道:“这是【无极荣耀】我们地最后联系,现在我把它烧了。我们从此以后就恩断义绝,你再不是【无极荣耀】我父亲!”

  我感觉自己好象被人猛击了一拳,但是【无极荣耀】我还没来及晕,身边的【无极荣耀】玉帝就先倒了。“我不行了,快扶我一下!”玉帝直接向后倒来。我和另外一边的【无极荣耀】一个不认识的【无极荣耀】仙女赶紧上去把他扶住了。看来玉帝也不知道洪均教主居然有女儿,这个超级新闻把在场的【无极荣耀】大多数人都给击倒了。

  洪均教主在仙界的【无极荣耀】地位超脱,没有人和他平辈,所以不可能有人和他聊天,即使说话也多时请教问题,不可能聊家常地。也就因为这样,其他的【无极荣耀】神仙的【无极荣耀】一些事迹,天庭里多少都有些人知道,惟独洪均教主的【无极荣耀】事情根本没人知道。没想到他居然也有女儿,这么说来他应该还有和老婆才对。他女儿都这么厉害了。不知道他老婆会强到什么程度!

  我正胡思乱想呢。玉帝忽然对我道:“赶紧扶我回去。”

  我正巴不得离开这里呢,一听这话如蒙大赦。赶紧扶着玉帝转移阵地。我们进入南天门的【无极荣耀】行为显然起到了带头作用,那些神仙也开始跟着陆续的【无极荣耀】撤离现场,南天门外面很快就只剩下洪均教主父女两人了。看这样子这还是【无极荣耀】人家家务事,我们真不大好插手。

  把玉帝扶进灵宵宝殿之后二郎真君和太白金星立刻把我拉到了一边。太白焦急的【无极荣耀】问道:“这个紫卓到底什么来头?”

  “你们问我我问谁去啊?”

  “你也不知道吗?”太白皱着没有思索着。“这么说来当初消息被封锁过。那就麻烦了!”

  “怎么了?”我和二郎神一起问道。

  太白金星道:“你们想啊!这个紫卓明明是【无极荣耀】洪均教主的【无极荣耀】女儿,却被分成了九只金乌,还编出个后羿射日的【无极荣耀】故事来掩盖真相。这么说起来的【无极荣耀】话,洪均教主肯定是【无极荣耀】不希望别人知道这件事,不然也不会搞这么多事情来遮掩了。而现在我们却听到了他最不希望我们听到地事情,你们说他会怎么做?”

  二郎神不大确定地问道:“教主该不会想要把我们全都杀人灭口吧?今天听到这事的【无极荣耀】可有好几千神仙,要是【无极荣耀】全灭了,天庭就没了!”

  “洪均教主能建一个天庭就能建第二个,所以他肯定不会计较地。”我安慰道:“不过,这事虽然需要保密,但真露了也就露了,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才对。现在我们就祈祷他们父女能谈的【无极荣耀】愉快点,只要教主心情好,一切都好办。”

  我刚说完就听到远处传来了洪均教主和紫卓的【无极荣耀】打斗声。二朗神和我们互相看了看,然后一起叹了口气。能谈到打起来,这对父女大概是【无极荣耀】不会有好心情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