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三卷 第二十七章 洪均教主家的【无极荣耀】保姆

第十三卷 第二十七章 洪均教主家的【无极荣耀】保姆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事实证明大人物的【无极荣耀】心情是【无极荣耀】不能随便乱猜的【无极荣耀】。洪均教主和紫卓从天上打到地上,然后又飞回天上,我们别说帮忙,连看都没法看。以前玉帝是【无极荣耀】不知道洪均教主和紫卓的【无极荣耀】关系,光知道她是【无极荣耀】个很厉害的【无极荣耀】人物,所以才召集这么多人来准备迎战。但是【无极荣耀】现在知道了这些之后我们反而不好办了。再怎么说人家也是【无极荣耀】父女,这种时候作为外人的【无极荣耀】我们上去不管帮谁都会被记恨,搞不好人家父女还会突然联合起来打我们也说不定,这都是【无极荣耀】有可能的【无极荣耀】事情,所以我们是【无极荣耀】绝对不能插手的【无极荣耀】。

  洪均教主好象是【无极荣耀】比紫卓要厉害一些,毕竟人家才是【无极荣耀】老爹,几个回合下来紫卓就有些顶不住了。突然外面金光大盛,接着又暗淡了下去,看样子是【无极荣耀】紫卓跑掉了。我们一个个在南天门里不知道该不该出去,急的【无极荣耀】团团乱转。

  正在我们犹豫的【无极荣耀】时候南天门的【无极荣耀】两块门板仿佛被陨石砸到一样突然弹开了,站在门后的【无极荣耀】几个神仙被门板直接撞飞,连站的【无极荣耀】近的【无极荣耀】都被门板带起的【无极荣耀】风给吹翻了不少。我们也没时间管那些被吹翻的【无极荣耀】人,全都紧张的【无极荣耀】注意着门口,只见洪均教主正一脸铁青的【无极荣耀】站在那里。

  玉帝看到这个情况赶紧想上去说些什么,结果被原始天尊抢了先。“师傅,大小姐她……!”

  “她不是【无极荣耀】我女儿。”原始天尊话都没说完就被洪均教主狮子吼般的【无极荣耀】声音震地不敢出声了。玉帝一看这情况干脆闪到一边去了。洪均教主现在就是【无极荣耀】个火药桶,连原始天尊都被骂了。谁上去谁倒霉。

  洪均教主吼完原始天尊就开始大步向前走,我们一个个噤若寒蝉的【无极荣耀】跟在后面,生怕哪里得罪的【无极荣耀】到他。不过目前这个情况,你不找麻烦,麻烦是【无极荣耀】会来找你的【无极荣耀】。洪均教主走了没几步突然转身看着我们,吓的【无极荣耀】后面的【无极荣耀】神仙们连忙往后退了几步。其实相比后面的【无极荣耀】神仙,我这里才最倒霉。天庭里也是【无极荣耀】讲资力地。洪均教主走前面。玉帝和原始天尊当然是【无极荣耀】跟在后面,我有特赦令。要跟着玉帝,其他神仙都在后面跟着。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我现在离洪均教主非常近,除了前面两位老大就剩我了。

  洪均教主在原始天尊和玉帝脸上来回扫了几遍,然后眼珠子一转,突然把目光落到了我的【无极荣耀】身上。“你。”

  我地心脏一跳,而前面两位却明显肩膀一松。虽然吓的【无极荣耀】半死,但现在不是【无极荣耀】犹豫的【无极荣耀】时候。我赶紧躬身上前。“教主何事吩咐?”

  可能是【无极荣耀】我态度好。也可能是【无极荣耀】养气工夫过硬,洪均教主的【无极荣耀】声音已经比之前要平和的【无极荣耀】多了。他从身上拿出了七八个瓶子出来。“这五瓶是【无极荣耀】内服的【无极荣耀】,每样取三枚。去打一盆莲池圣水,然后把瓶里的【无极荣耀】东西都倒进去,绞匀之后外敷。好了,你去吧。”

  我刚要走,旁边地玉帝居然还傻忽忽的【无极荣耀】问:“教主您受伤了吗?”

  洪均教主还没来及张口,我就上去拉住了玉帝。“我知道是【无极荣耀】给谁用的【无极荣耀】。玉帝请不用担心。”说着我赶紧向洪均教主鞠躬。“我马上去办。”说完转身就跑。玉帝这个白痴,洪均教主这种时候拿药除了给紫卓还能给谁?他自己受伤的【无极荣耀】话给我药干什么?回去自己处理下不就结了?

  我还没跑出两步洪均教主突然喊道:“那个……!”

  我赶紧原地一个转身躬身等待下一步命令。洪均教主这老家伙虽然不理世事,但毕竟是【无极荣耀】太上皇级别的【无极荣耀】人物,巴结巴结是【无极荣耀】有好处的【无极荣耀】。

  “那个……!”洪均教主想了半天也没能说出来。“那个……那个……那个她……我的【无极荣耀】……”

  还好研究过心理学,这不是【无极荣耀】问题。尽管洪均教主只说了一半我还是【无极荣耀】立刻一点头。“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教主放心。您地心她会明白的【无极荣耀】,我一定代为劝解。请问教主是【无极荣耀】否还有吩咐?”

  洪均教主的【无极荣耀】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丝笑容点了点头。“你去吧。你是【无极荣耀】个人才,不错,非常不错。玉帝,以后要记得多关照啊!”说着他就转身带着众神仙一起走了。

  哈哈,我就说太上皇很厉害的【无极荣耀】吗!玉帝见了洪均教主就跟三孙子似的【无极荣耀】,洪均教主直接发话要他关照,那我以后只要别跳到灵霄宝殿上去揭瓦天庭就绝对没人敢管我了。

  我先去灌了两大桶莲池圣水,然后才向南天门外进发。虽说调药只要一盆就够了,但是【无极荣耀】咱总得收点劳务费吧?反正莲池那么大。随便装个两三桶也没人看的【无极荣耀】出来。

  出了南天门之后我立刻四下寻找了一下。这个紫卓到是【无极荣耀】好找,云层中有明显因为高温而留下地团状云。跟着飞行轨迹一路追了出去。最后在一座位于大片原始森林中央的【无极荣耀】深山里找到了仿佛森林大火烧过一样的【无极荣耀】痕迹。这个紫卓,还真是【无极荣耀】小丫头性格,枉费她这几万年的【无极荣耀】禁闭了!

  我骑着夜影刚降落到那片地区就发现了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山洞入口,同时还发现了一大群人在我对面站着。这些人穿着都很乱,应该是【无极荣耀】零散玩家。他们看到我之后先是【无极荣耀】一愣。我没管他们,直接跳下夜影把他收了起来,然后走了过去。“我知道你们肯定是【无极荣耀】被这里的【无极荣耀】大火引来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这个任务不是【无极荣耀】你们做的【无极荣耀】,所以还是【无极荣耀】请回吧。”

  一个和我差不多年纪的【无极荣耀】年轻人走出来道:“虽然你是【无极荣耀】中国地区第一强人,但那又怎么样?这任务是【无极荣耀】我们先发现的【无极荣耀】,凭什么让给你?”

  我笑了起来:“如果你觉得自己搞地定一万级以上地怪物的【无极荣耀】话,那么请便。”

  “你说一万级?”一个小姑娘惊讶地问我。

  我摇摇头:“我不知道她集体多少级,反正超过一万级。因为她是【无极荣耀】从三个一万级地大*OSS的【无极荣耀】联合看守下跑出来的【无极荣耀】,所以她肯定不止一万级。”

  “切,就算你比我们厉害,一万级也不是【无极荣耀】你能对付的【无极荣耀】吧?”那个青年傲气十足,根本不甩我。

  我拿了个小瓶子晃了晃:“所以我才说摹疚藜僖裤们不要进去。我有这个。”

  “这是【无极荣耀】什么?”

  “药。”

  “里面的【无极荣耀】怪物受伤了?”

  “恩。不过我不能告诉你们是【无极荣耀】谁打伤了她,因为打伤她的【无极荣耀】人更要命,我告诉你们我就完蛋了。现在都回去吧!”

  “我偏不信。”那个青年说着向后一招手。“有种的【无极荣耀】跟我去。一万级地大*OSS受伤的【无极荣耀】机会可不多。万一能有机会我们就发达了。”

  刚刚和我说话地那个MM想了想还是【无极荣耀】没跟进去,而是【无极荣耀】和几个姐妹一起站到了旁边。前面那帮人刚走到洞口。还没来及进去就看见一道火焰从里面射了出来。毫无任何惨叫什么的【无极荣耀】,门口站着的【无极荣耀】十几个人全都消失的【无极荣耀】连灰都不剩了。剩下的【无极荣耀】没进去的【无极荣耀】人看了看那些前车全都知趣的【无极荣耀】转身走了。

  我目送他们走远才转身走到洞口,先把戒律之环顶在了前面。可能是【无极荣耀】感应到了这里地高温,戒律之环自动收取出了恒温戒律,这样我就不怕紫卓的【无极荣耀】高温火焰了。防护刚刚完成一道火焰就飞了出来,吓的【无极荣耀】我赶紧躲到了戒律之环的【无极荣耀】后面。只不过躲的【无极荣耀】慢了点就把我的【无极荣耀】头发烧焦了一块,还真是【无极荣耀】够吓人的【无极荣耀】。还好主要的【无极荣耀】火焰都被戒律之环给挡掉了。不然我就和那些人一样完蛋了。

  “喂,是【无极荣耀】我,别喷了!”

  回答我地是【无极荣耀】一道更猛烈的【无极荣耀】火焰,尽管有戒律之环的【无极荣耀】保护还是【无极荣耀】感觉像在蒸笼里一样。

  “听不出我的【无极荣耀】声音吗?”我再次叫道:“别喷了!”

  侧耳听听,好象是【无极荣耀】没声音了,于是【无极荣耀】我才敢向里走。山洞到是【无极荣耀】不太深,没走几步就到头了。远远的【无极荣耀】就听到了断断续续的【无极荣耀】抽泣声,显然紫卓正在伤心呢。我小心地走了进去。只见她正坐在一块石头上哭呢。

  “嘿嘿,紫卓小姐你伤的【无极荣耀】怎么样了?”看她没反应我又向前走了两步。“其实教主他也是【无极荣耀】……哇……!”

  紫卓居然甩手扔了道火焰过来,打在戒律之环上被弹了出去,但是【无极荣耀】却吓了我一跳。这些老大实在太吓人,动不动都是【无极荣耀】必杀级别的【无极荣耀】魔法,碰一下就能要人命!

  “不许提他。”紫卓生气的【无极荣耀】说着。

  “好好好。不说不说。”我赶紧三两步蹦了过去。绕到正面才发现紫卓伤的【无极荣耀】其实不重,洪均教主就算生气也不大可能真对自己女儿下重手,不过伤是【无极荣耀】真伤,不过全是【无极荣耀】皮外伤而已,外加洪均教主的【无极荣耀】特殊法力,打出的【无极荣耀】伤根本消不掉,所以才显得有些狼狈。

  “看什么看?”紫卓举手又要扔火焰。

  我赶紧上去一把抓住她的【无极荣耀】手腕,结果碰了她的【无极荣耀】伤口,然后我们两个人一起叫了起来。

  “啊!疼!”

  “哇!烫!”

  紫卓捂着受伤的【无极荣耀】手腕就往下掉眼泪,我则捏着自己正在冒烟地手在那里乱蹦。这丫头身上起码有一万度。隔着魔龙套装还把我烫成这样!再回头看看紫卓。她那边哭地满面泪痕的【无极荣耀】好不伤心。本来我还想绅士一点帮她擦下眼泪地,不过在看到她那金色的【无极荣耀】眼泪一落地就烧的【无极荣耀】地面直冒泡后。我决定还是【无极荣耀】当回缩头乌龟的【无极荣耀】好。

  忽然想起来我这里有药,赶紧拿出那些瓶子按照洪均教主的【无极荣耀】要求每样倒三颗出来,剩下的【无极荣耀】我贪污了。将那些药全都集中起来,然后拿个玻璃碗出来,小心的【无极荣耀】把药放进去,之后推到她面前。我可不敢直接交给她,再烫我一下算谁的【无极荣耀】?“吃吧。这是【无极荣耀】专门治疗这个伤的【无极荣耀】药,效果很好的【无极荣耀】。”

  “哼!”紫卓对着那个碗喷了口气,结果玻璃碗迅速融化成了一滩玻璃水,之后又迅速凝固成一团烂泥形态的【无极荣耀】玻璃。连药也给包在里面了。我现在开始庆幸刚刚没有用手递是【无极荣耀】多么明智地决定了,要不然现在融成烂泥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手了。

  我一边把那烂玻璃拿回来一边说着:“小姐你也不用这么伤心。其实天下哪有不关心子女的【无极荣耀】父母呢?教主他地位不同,当然不能像一般的【无极荣耀】家长那样给予内太多的【无极荣耀】关爱,小姐你应该多理解教主的【无极荣耀】难处。我说……哇……啊……着了着了!”我突然像只兔子一般地蹿了出去,屁股后面还冒着烟。这个死丫头放的【无极荣耀】火比三昧真火还要麻烦,居然连魔龙套装都烧了起来,不管我怎么滚都扑不灭。忽然想起我还带了不少莲池圣水。赶紧拿出来从头顶浇了下来。哗啦一下火终于灭了,这种高温地圣火只有圣水能没的【无极荣耀】掉。要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水根本一点用都没有。

  “呼!”我刚被火烧了,现在又淋了一身水,加上刚刚打滚沾上的【无极荣耀】灰,现在实在是【无极荣耀】狼狈的【无极荣耀】很。

  “噗嗤!”看到我狼狈的【无极荣耀】样子紫卓居然笑了。这对父女果然还是【无极荣耀】有共同点的【无极荣耀】,起码都有恶魔地本质。她笑着笑着突然注意到我正瞪着她,于是【无极荣耀】不好意思的【无极荣耀】伸出一只手。“给我吧!”

  “什么啊?”

  “药啊。”

  “你现在想吃了?”我不是【无极荣耀】不想给,只是【无极荣耀】怕她再浪费。瓶子里的【无极荣耀】药总共就九颗。刚才每样都被她浪费了三颗,现在再给她三颗,要是【无极荣耀】再被浪费,我的【无极荣耀】贪污计划就没指望了。

  “哼,我才不让他如意,受伤是【无极荣耀】我自己难受,我干什么便宜他。”紫卓赌气的【无极荣耀】说着。

  我点点头:“这才对吗。”赶紧拿出瓶子倒给她,结果她却一把把瓶子抢了过去。“你干什么?”我干着急却不敢和她抢。人家形容活泼的【无极荣耀】女孩热力四射,她却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热力四射,和她抢东西只会把我变成生煎肉。

  紫卓每样倒了三颗吞下去后把瓶子也给收了起来。“哼,以后再和他打架我总得留点后备药吧?”

  晕!和着我这趟算是【无极荣耀】白跑了,好不容易贪污点药全让人家一锅端了,我还没话可说!这真叫哑巴吃黄连了!

  拿了这些她还不满意。又发现我这里还有两瓶。“那是【无极荣耀】什么?”

  “哦,这个啊?”我赶紧道:“这是【无极荣耀】外敷的【无极荣耀】。”

  “那快给我啊?”

  “这个不能直接用,需要调和一下。”我先从凤龙空间里弄了个大盆出来,然后把莲池水倒进去,接着把药也倒进去。本来两大桶水,灭火用了一桶,现在又去了半桶。我地贪污成果这一下就只剩半桶水了!把药放进去搅和了半天,终于变成了一盆红褐色的【无极荣耀】,仿佛红土一样的【无极荣耀】颜色的【无极荣耀】糨糊状物质。“给。哪里受伤直接敷上去就可以了。”为了以防万一,我又留了一台魔偶给她。“有够不到的【无极荣耀】地方让它帮你敷。我先回去复命。一会再回来。”

  “恩。”紫卓点点头就开始脱衣服,我赶紧转身跑了出去。

  懒得飞了。我直接用传送戒指回到南天门外的【无极荣耀】传送阵,把门地守卫这次看到我都赶紧靠边,免得再让我撞个大跟头。一路冲进灵宵宝殿,这边似乎正在开会。

  洪均教主看到我之后立刻总结道:“好了,事情就这样吧!你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

  “是【无极荣耀】。”终仙回应后全都转身走了出去,大殿内最后只剩下洪均教主和玉帝,连二郎神他们这样级别的【无极荣耀】神仙也都被赶了出去。

  看人都走*了我才一拱手。“回禀教主,那边我已经找到了。”

  “那……伤怎么样了?”

  “药已经用了,不过瓶子被抢了去,剩下的【无极荣耀】……!”

  洪均教主大手一挥。“没关系,那不重要。不过你这是【无极荣耀】……?”洪均教主显然也注意到了我的【无极荣耀】凄惨样子。“唉!辛苦你了!”洪均教主一弹手指,一枚红色的【无极荣耀】丹丸落到了我的【无极荣耀】面前,我赶紧伸手接住。“这是【无极荣耀】赏你的【无极荣耀】避火珠,吞下去之后你就不用担心她的【无极荣耀】高温了。”

  “哦。感谢教主。”

  “东西我也不是【无极荣耀】白给你地。”果然没有天上掉馅饼的【无极荣耀】事情!“这个……以后她地行踪你要负责帮我盯着,这样我才能放心。如果她要报复我,只要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大事情,你就随她,实在是【无极荣耀】过分地事情,你再通知我。只要是【无极荣耀】和她相关的【无极荣耀】事情,天庭各部随你调用。”

  “尊法旨!”哈哈。以后可以光明正大地调动天庭军队了,这个好事情一定要把握好。可惜必须是【无极荣耀】跟紫卓有关系的【无极荣耀】事情。要不然也不好交代。不过找点借口偶尔利用一下应该没问题,嘿嘿,不枉我搞地这么惨,终于看见实惠了!

  我还没得意多长时间,洪均教主突然又冒出一句。“要是【无极荣耀】她再出什么事我就找你。”

  “啊?”不是【无极荣耀】吧?找我?那个姑奶奶我哪管的【无极荣耀】住啊?让我管还不等于没人管啊?“教主,这个……!”

  “别这个那个地了,就这么决定了。你现在先去盯着她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靠,你有事我没事吗?虽然很想这么说,但是【无极荣耀】我其实根本不敢说,要不然之前的【无极荣耀】努力就白费了,可能还要倒扣分。现在唯一的【无极荣耀】办法就是【无极荣耀】让那个姑奶奶安稳点,这样的【无极荣耀】话到是【无极荣耀】可以考虑。

  从灵宵宝殿出来,一路上的【无极荣耀】神仙们见到我都热情的【无极荣耀】要命。咱现在也是【无极荣耀】洪均教主面前的【无极荣耀】红人了,不管什么神仙都得对我客气着点。不过我现在没空享受这种倍受瞩目地感觉,我要头疼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怎么才能让紫卓听我的【无极荣耀】话。想来想去似乎也就只有从她和洪均教主的【无极荣耀】关系上来想办法了。首先我得从战略上藐视她。虽说她的【无极荣耀】战斗力可能已经超越天庭任何的【无极荣耀】单个人员,只有洪均教主和他那俩徒弟能搞定紫卓,但是【无极荣耀】从感情上来分析,她基本上就是【无极荣耀】一个处于叛逆期的【无极荣耀】小丫头。哄孩子本来就是【无极荣耀】件很麻烦的【无极荣耀】事情。偏偏这还是【无极荣耀】个手握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地孩子,堪称麻烦中的【无极荣耀】麻烦,极度危险人物。

  就这么胡思乱想间不知不觉就到了之前那个山洞,收回夜影我再次走入了山洞。“紫卓,紫卓?”山洞内回响着我自己的【无极荣耀】声音,却没有回应。快速跑进去之后却发现我的【无极荣耀】那个盆子还在地上,但是【无极荣耀】紫卓人却不见了。赶紧四下观察了一下,墙壁上有大量烧焦的【无极荣耀】痕迹,显然有人在这里战斗过,就是【无极荣耀】不知道大地打成什么样了。想来以紫卓的【无极荣耀】力量是【无极荣耀】不会受伤地。但问题是【无极荣耀】谁和她打了起来呢?难道是【无极荣耀】那些玩家又回来了?这也不大可能啊!他们的【无极荣耀】战斗力紫卓只要一击就能搞定。没必要打的【无极荣耀】这里天翻地覆啊?

  我突然想到了三个人。之前在日本紫卓跑出来的【无极荣耀】时候炽日他们应该是【无极荣耀】跟着她的【无极荣耀】,问题是【无极荣耀】她很快就到天庭了。而那三位却不见了。很可能是【无极荣耀】他们追不上紫卓的【无极荣耀】速度,等到他们追过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实际战斗已经结束了。他们可能是【无极荣耀】还没去天庭,所以并不知道洪均教主已经决定暂时先不把紫卓抓回去了,他们还以为紫卓是【无极荣耀】在乱跑,所以去抓她了。想到这里我就知道又有麻烦了,这要是【无极荣耀】让他们把紫卓打伤了,洪均教主饶不饶他们我可不清楚,反正我是【无极荣耀】跑不掉了!

  轰。一声巨响从洞外传来,山洞大门居然塌了。真是【无极荣耀】屋漏偏逢连夜雨,我刚要出去找人就被堵在这里了。打开空间门召唤出晶晶和坦克,由晶晶在我们前面支撑起防护盾,然后让坦克炮轰山门炸个洞出去。

  山外面此时正站着大群玩家,带头的【无极荣耀】正是【无极荣耀】一开始不听我劝告被烧成灰的【无极荣耀】那个人。他正得意的【无极荣耀】道:“哼!不让我进,那你们也别出来了。”

  他正说着,突然轰地一声巨响,山洞口整个向外崩飞,碎石瞬间砸倒了一群人。他们还没从石头下面爬出来就看到一只巨大地昆虫从洞里爬了出来。一开始他们并没看到洞里是【无极荣耀】什么,现在看到坦克走出来还以为他就是【无极荣耀】那个BOSS,立刻有人叫了起来。“快跑,大*OSS出来了。”

  “怕什么?不就是【无极荣耀】……”那个家伙话都没说完就被坦克一脚踩扁了。我从坦克后面走了出来,左右看了看。

  “你们是【无极荣耀】什么人?”

  “你是【无极荣耀】什么人?”另外一个玩家戒备的【无极荣耀】盯着我。

  我想了想还是【无极荣耀】摇了摇头。“看到四个大型生物从这里离开吗?”

  一个玩家习惯性地摇头。我点点头。收回坦克,召唤出飞鸟直接跳了上去。后面的【无极荣耀】人还想喊我,但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声音永远也传不到我这里了。飞鸟在我落上去的【无极荣耀】同时启动了超音速突击,声音在后面我是【无极荣耀】听不见的【无极荣耀】。

  飞上高空之后我开始四下寻找。按说四个老大混战在一起,动静应该不小才对,可是【无极荣耀】放眼望去居然什么都找不到。这么大的【无极荣耀】生物没道理突然消失啊?难道是【无极荣耀】人形化了?应该不会啊!他们这种级别的【无极荣耀】生物,只有恢复本体才能发挥最大战斗力。平时欺负下普通人用人类外形就可以了。要是【无极荣耀】他们和紫卓打,不还原成本体是【无极荣耀】绝地不行地。那么唯一的【无极荣耀】可能就是【无极荣耀】他们已经跑远了。

  想了想。我干脆启动了爱之环。“玫瑰。你在哪?”

  “在艾辛格,有什么事吗?”

  “那正好。马上去找军神,让他用行会指挥系统帮我找个目标。”

  “我就在他这里,你说吧。什么目标?”

  “其中三个目标分别是【无极荣耀】一只巨大地火焰蝠王,一只黑龙,还有一只火凤凰。另外一个可能是【无极荣耀】个女人的【无极荣耀】形态,也可能是【无极荣耀】只什么鸟的【无极荣耀】形态。”

  “你该不是【无极荣耀】说天上那个太阳吧?”

  “太阳?”我被搞愣住了。

  玫瑰的【无极荣耀】声音非常无奈。“抬头。”

  我疑惑的【无极荣耀】向上看了看。结果惊讶的【无极荣耀】发现天上居然有两个太阳,其中一个身边还有三个黑点正围着她转呢。我说怎么一直找不到呢,原来是【无极荣耀】飞上去了!“好了,那就没什么事情了。我看到他们了。”切断联系我赶紧让飞鸟向上飞。

  一口气爬升到云层山方,情况终于明了了。和我想的【无极荣耀】一样,确实炽日到了,不过到地只有他和黑龙,蝙蝠女并不在场。

  “快住手。住手。”我老远就开始喊,不过上面这几位显然是【无极荣耀】不大听的【无极荣耀】见。巨龙和火凤凰的【无极荣耀】身形太大,飞舞的【无极荣耀】声音远远超过我的【无极荣耀】喊声。紫卓到是【无极荣耀】保持着人类形态,不过考虑到她身边两位的【无极荣耀】动静,她大概也是【无极荣耀】听不见的【无极荣耀】。来回转了半天,好象没什么地方给我布置扩音法阵。只好把幸运召唤出来帮我喊。还好巨龙的【无极荣耀】嗓门够大,几位到是【无极荣耀】立刻就听到了。

  呼地一下两边分开,炽日和黑龙飞到了我的【无极荣耀】身边,紫卓还是【无极荣耀】静静的【无极荣耀】漂在远处。炽日化为人形飞到我身边,拉着我担心的【无极荣耀】问道:“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是【无极荣耀】洪均教主的【无极荣耀】意思。”

  “洪均教主?你见到他了?”

  我想了向,把炽日拉到一边问道:“你到底知不知道洪均教主和她是【无极荣耀】什么关系?”

  “他们两个有关系吗?”炽日一脸迷茫的【无极荣耀】样子,看起来是【无极荣耀】完全不知道其中地内情了。

  我无奈的【无极荣耀】道:“这事反正很复杂,你就别管了。我刚刚得到了天庭那边的【无极荣耀】直接指示,她的【无极荣耀】事情暂时由我负责,你们最好先去见见洪均教主。然后由他来安排。对了。那只色蝙蝠哪去了?”

  “她去天庭搬救兵了,不过看你这样子。难道她去过天庭了?”

  “切。你们三个速度也太慢了,等你们来黄花菜都凉了!紫卓刚刚已经去天庭干了一架,我这不是【无极荣耀】被派来当跟班了吗?”

  “什么?你们都打过一场啦?那她怎么还在这里?难道天庭的【无极荣耀】人没把她抓起来?”

  “所以我才和你说事情很复杂,个中内情不是【无极荣耀】三两句说的【无极荣耀】清楚的【无极荣耀】,而且有些事情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和你说。你还是【无极荣耀】带黑龙一起回去问洪均教主吧!有什么不清楚的【无极荣耀】你去问他,他觉得能告诉你他会告诉你的【无极荣耀】,他要是【无极荣耀】认为不能让你知道我也不敢和你乱说啊!”

  “你确定天庭那边真的【无极荣耀】不抓她了?”炽日将信将疑地问道。

  “难道我还能骗你吗?”

  “那好吧。”他转身对黑龙道:“我们走,先回去复命去。”

  黑龙疑惑地看看我,最后还是【无极荣耀】什么也没问,转身跟着炽日飞走了。紫卓看到他们飞走之后身上的【无极荣耀】光线才暗淡下来。我赶紧飞了过去。洪均教主给地避火珠效果真不错,即使不启动戒律之环我也没感觉到任何热量。

  “你回来干什么?”紫卓看看我,有些生气的【无极荣耀】问道。

  “你以为我想回来吗?”刚被洪均教主指派来做这种任务,我还一肚子火气呢!没想到她居然先向我发飙!

  “你那么大火气干什么?”紫卓发现我真生气了,口气反而软了下来。“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被老头子逼来的【无极荣耀】?”

  “老头子?你管你爸叫老头子?”

  “哼,你们怕他我可不怕他,没骂他老不死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看我**面子!”

  晕!这么个大活宝以后必须得我来看着,看来以后的【无极荣耀】日子不好过了!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呢?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