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三卷 第二十八章 劳力换食品计划

第十三卷 第二十八章 劳力换食品计划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理论上说系统不会给予无用的【无极荣耀】任务,而且每个任务都在随着玩家的【无极荣耀】执行情况而发生着改变。《零》中不存在固定任务,只有预设任务。解放紫卓的【无极荣耀】这个任务应该是【无极荣耀】给日本玩家留的【无极荣耀】国家守护兽任务,如果按照预设进程,应该是【无极荣耀】由某个日本玩家来释放她,然后她会因为对洪均教主的【无极荣耀】恨而连带引起对整个中国的【无极荣耀】恨,之后只要那个日本玩家不太笨的【无极荣耀】话,紫卓就会彻底成为日本的【无极荣耀】国家守护兽,进而和中国玩家作战。但人总是【无极荣耀】多变的【无极荣耀】,玩家不会按照游戏设定去做,所以《零》才设置了这个可变更的【无极荣耀】特性。尽管紫卓是【无极荣耀】为日本玩家预设的【无极荣耀】守护兽,但是【无极荣耀】很不幸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他们没能完成任务,反到是【无极荣耀】我完成了任务。这个任务的【无极荣耀】奖励其实就是【无极荣耀】紫卓的【无极荣耀】好感,现在是【无极荣耀】我完成了任务,那么紫卓的【无极荣耀】好感就转移到了我身上。系统不能剥夺玩家应得的【无极荣耀】奖励,所以紫卓成为了我的【无极荣耀】奖品。

  按照以上的【无极荣耀】推论,也就是【无极荣耀】说紫卓实际上不是【无极荣耀】作为麻烦安排给玩家的【无极荣耀】,洪均教主把她交给我照顾,实际上是【无极荣耀】系统意志的【无极荣耀】体现,其目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让紫卓协助我,她本身就是【无极荣耀】奖励的【无极荣耀】内容。所以说,尽管看起来紫卓很麻烦,但是【无极荣耀】实际上她应该是【无极荣耀】个强大的【无极荣耀】帮手才对。

  现在虽然她的【无极荣耀】态度还是【无极荣耀】臭臭的【无极荣耀】,不过可以看出来这其实和小女孩撒娇差不多,根本就不是【无极荣耀】讨厌我的【无极荣耀】意思。既然知道她不排斥我,那么就该我来好好研究下要怎么利用这个超级帮手了。虽然是【无极荣耀】奖励。但《零》的【无极荣耀】主系统实际上不会给我一个无敌地帮手,紫卓应该是【无极荣耀】存在使用范围和特种限定的【无极荣耀】,不可能发挥全力来帮助我。这就是【无极荣耀】《零》的【无极荣耀】麻烦之处,完全没有规律可寻,连奖励个好处还得自己研究。

  “紫卓。”

  “干什么?”她依然是【无极荣耀】语气不善的【无极荣耀】样子。

  我试探性的【无极荣耀】说道:“我其实也就是【无极荣耀】一打工的【无极荣耀】,虽然你老头让我看着你,但是【无极荣耀】你也知道。以我的【无极荣耀】力量,你想干什么我肯定是【无极荣耀】挡不住地。”

  “你知道就好。”

  我笑着道:“嘿嘿。虽说这个我知道,但是【无极荣耀】我又不能不跟着你。但是【无极荣耀】我自己也有自己的【无极荣耀】事情,老这么跟着你也不大可能,我没那么多时间!你一个人被关了那么多年肯定也很寂寞地,现在虽然出来了,可你还是【无极荣耀】连个说话的【无极荣耀】人都没有,要不然你也不会对我这么客气了。我猜的【无极荣耀】没错吧?”

  紫卓本来也没有意识到这个。向我甩无赖这种撒娇般的【无极荣耀】手段实际上都是【无极荣耀】她下意识做出的【无极荣耀】行为。这在心理学上可以理解为一种对孤独的【无极荣耀】预先防卫措施,也就是【无极荣耀】尽量表现的【无极荣耀】可爱以获得更多地关爱。我要是【无极荣耀】不说紫卓是【无极荣耀】不会意识到自己行为反常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我这么一说,她马上就反应过来了。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的【无极荣耀】行为,紫卓果然是【无极荣耀】发现对我的【无极荣耀】表现不大正常,如果她真的【无极荣耀】那么高傲应该直接干掉我才对,和我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本身就不正常了。

  我不是【无极荣耀】要等她回答我的【无极荣耀】问题,这种事情她是【无极荣耀】说不出口的【无极荣耀】。我可不想让她恼羞成怒。确认她已经反应过来了,我就开始继续说道:“既然你害怕孤独,那么我们做朋友怎么样?跟着我走的【无极荣耀】话,我保证你会玩地很开心的【无极荣耀】。”

  “朋友?”紫卓似乎有些犹豫,高傲的【无极荣耀】自尊让她觉得自己不该对没有实力的【无极荣耀】个体表现的【无极荣耀】太和善,但心里又不希望太孤独。所以实在很难决定。

  我知道她一时接受不了,我也没打算让她马上接受。做买卖都是【无极荣耀】要高喊低卖的【无极荣耀】,既然想卖五十就得先喊六十,等人家来还价。我喊出朋友,那么至少可以让紫卓成为一个中立并略微倾向我地存在,有了这个基础,再加上时间这个放大器,很快我就能把她掌握在手里。哄孩子我很在行的【无极荣耀】,在艾辛格的【无极荣耀】海族托儿所我还客串过一天奶爸呢!

  “紫卓,如果你不能一下接受的【无极荣耀】话。那就试试我的【无极荣耀】另外一个提议。”

  “另外的【无极荣耀】提议?”

  “你不想和我做朋友没关系。咱们先做同路人怎么样?我到哪你只管跟着就是【无极荣耀】了,我做什么你就看着。觉得好玩就一起玩,不喜欢的【无极荣耀】不跟着我做就是【无极荣耀】了。怎么样?这个提议可以接受吗?反正你又没什么损失。”

  紫卓略微思考了一下,然后点头道:“好的【无极荣耀】,我接受这个提议。但是【无极荣耀】我有要求。”

  “我也有要求。你先说,我看看能不能接受。”

  紫卓立刻不客气的【无极荣耀】道:“我的【无极荣耀】要求就是【无极荣耀】不管你做什么,只要我不想做,你就不能强迫我。”

  “这个没问题,再说摹疚藜僖裤认为我强迫地了你吗?”

  “那到也是【无极荣耀】!”

  我继续道:“那么就该说我地要求了。第一,有个别地方涉及我的【无极荣耀】个人隐私,到了这种地方,或者发生类似事件时我会通知你回避,你不得强行窥视我地隐私。”

  紫卓点点头。“很合理,没问题。”

  我又伸出一根手指。“第二,你不能攻击我的【无极荣耀】朋友,也不能破坏我的【无极荣耀】东西。”

  紫卓想了下道:“不破坏东西到是【无极荣耀】没什么,但要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人侮辱我或者攻击我呢?”

  “就你这样谁敢招你啊?除了我这样的【无极荣耀】倒霉蛋,人家躲都来不及呢!”

  “可要是【无极荣耀】万一呢?”

  “行。你有自卫权,人家首先挑衅的【无极荣耀】情况你可以自由反击,但最好控制力量,别为了杀一个人把一座城市一起烧没了。”

  “那没问题。”

  “好,暂时就这些。现在走吧。”

  “到哪去?”

  “去了你就知道了。保证你喜欢。”

  其实我要带紫卓去的【无极荣耀】地方是【无极荣耀】妖族地大本营。别看紫卓这丫头有几万岁了,实际上心理年龄也就十五六岁,刚好还处在叛逆期。就像很多孩子都是【无极荣耀】十五六学会抽烟逛舞厅一样,紫卓这个心理年龄段就特别喜欢叛逆的【无极荣耀】地方,也是【无极荣耀】不堪的【无极荣耀】东西她越是【无极荣耀】喜欢。以天庭的【无极荣耀】标准来说妖魔就是【无极荣耀】一群渣滓,所以她肯定喜欢。

  一路上紫卓不断的【无极荣耀】问我到底是【无极荣耀】要去哪,最后我实在被问烦了才告诉她。“去妖魔总部。”

  紫卓一听是【无极荣耀】妖魔总部。连声音都开始打颤了。不过她这不是【无极荣耀】吓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兴奋。“你是【无极荣耀】说摹疚藜僖壳些总和天庭作对的【无极荣耀】家伙?”紫卓激动地问我。

  “什么叫总和天庭作对啊?大家理想不同。价值观不同,有些小摩擦那也是【无极荣耀】应该的【无极荣耀】。”我一副老学究地样子说教着。

  “切,你当我真的【无极荣耀】什么都不懂吗?”紫卓得意的【无极荣耀】道:“天庭和妖魔的【无极荣耀】几次大规模决战都发生在我被关起来之前,那时候打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天昏地暗,死了好几千万妖魔和上百万的【无极荣耀】神仙,你居然说是【无极荣耀】小摩擦?”

  我很郑重的【无极荣耀】对她道:“别把事情想地太夸张,这个世界就是【无极荣耀】一部巨型机械。我们,不管是【无极荣耀】强如你这样的【无极荣耀】,乃至上面的【无极荣耀】那几位。”我指指天上。

  “你说摹疚藜僖壳个老家伙?”

  我知道紫卓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洪均教主。我摇摇头:“他还不够格,我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上面的【无极荣耀】。”

  “除了他还有上面吗?”

  “你真不知道还是【无极荣耀】耍我玩呢?”

  “当然是【无极荣耀】真不知道了!你说什么上面啊?那个老不死的【无极荣耀】虽然很讨厌,但实力真的【无极荣耀】没话说,难道还有人比他厉害不成?”

  “当然有。教主虽然很厉害,但毕竟也是【无极荣耀】下位神,要是【无极荣耀】他见到上神。一样是【无极荣耀】要卑躬屈膝地。”

  紫卓摇摇头:“我实在没办法想象那是【无极荣耀】一种什么力量,居然连那个老不死的【无极荣耀】都要卑躬屈膝。”

  “想知道的【无极荣耀】话过会出来我带你去见见。”

  “你认识上位神?”

  “别把人看扁了!”

  “你本来就不厚!”

  我也懒得和她拌嘴,直接继续刚才的【无极荣耀】话题道:“就算那些上位神,和你我这样的【无极荣耀】,还有下面的【无极荣耀】那些苍生民众,其实我们都一样。世界这部大机器无时无刻不在运转着。这种运转地规律就是【无极荣耀】我们所说的【无极荣耀】天意。一旦某个人想要逆天而行,那么结构就一个——瞬间被碾成粉末消失在世界上。你感觉一场死了几千万神魔的【无极荣耀】战争就是【无极荣耀】一场恐怖到极点的【无极荣耀】战争了吗?我告诉你,那根本就不是【无极荣耀】。连战争这个事件的【无极荣耀】总和也不过是【无极荣耀】天意中的【无极荣耀】一个微小部分,更别说任何的【无极荣耀】单一战争了。青蛙就是【无极荣耀】因为坐在井底,才觉得自己了解整个天空,真的【无极荣耀】站在井外看到无际星空的【无极荣耀】人才会知道天的【无极荣耀】广阔不是【无极荣耀】自己可以去衡量地。”

  “被你说地好象我什么都不知道一样,别忘记我可比你大的【无极荣耀】多。我好歹也有几万岁了,你祖宗都还没出生我就已经是【无极荣耀】神了,你居然还敢教育我!”

  “学无止境啊!”我深沉地叹了一句,然后指了下下面。“到了。我们下去吧。”

  自从上次青龙把小白龙给干掉之后妖魔这边可是【无极荣耀】安静多了。至少天庭还有四圣兽能镇的【无极荣耀】住场面,妖魔们意识到了自己的【无极荣耀】弱小。知道自己的【无极荣耀】不足并不是【无极荣耀】坏事。比起无知的【无极荣耀】勇者,起码他们还有强大的【无极荣耀】希望。

  我直接降落在了妖魔总部的【无极荣耀】广场上,这边被毁掉的【无极荣耀】建筑已经都修起来了,但是【无极荣耀】植物都还没来及补上,现在看着光秃秃的【无极荣耀】,感觉怪怪的【无极荣耀】。上次之后妖魔们几乎没几个不认识我的【无极荣耀】了,看到我来,全都很热情的【无极荣耀】向我行礼问好。紫卓跟在后面好奇的【无极荣耀】看着这些妖魔。

  “他们为什么都向你行礼啊?我觉得这些家伙不比你弱啊!”

  我指了指自己的【无极荣耀】脑袋。“你真以为能打就是【无极荣耀】高手吗?这里强才是【无极荣耀】真地强!你只能杀人,却没人会这样对你行礼。”

  紫卓有些生气的【无极荣耀】哼了一声。但不久就忍不住好奇心重新凑了上来。“那边那个是【无极荣耀】什么啊?看着好象很好吃的【无极荣耀】样子。”

  我随便瞄了一眼。“妖火火种,你可千万别碰。虽然你是【无极荣耀】火焰体,但是【无极荣耀】那东西看着像火,其实根本不是【无极荣耀】火,会伤到你的【无极荣耀】。”

  “总之你别动就是【无极荣耀】了。”

  我正说着前面忽然传来了水虚的【无极荣耀】声音。“老朋友,你总算回来了,我正发愁怎么找你呢!”

  “你找我干什么?”

  “进来再说。进来再说。”水虚客气的【无极荣耀】把我向房间里引。他忽然注意到了我身后的【无极荣耀】紫卓。“这位是【无极荣耀】……?”紫卓地力量太强,如果她想隐藏气息。以水虚的【无极荣耀】水平是【无极荣耀】绝对察觉不到地。所以他还以为这是【无极荣耀】个没法力的【无极荣耀】人呢。

  我边走边介绍道:“这位是【无极荣耀】洪均教主的【无极荣耀】女儿。”

  扑通。正在跨门槛的【无极荣耀】水虚一下没跨过去,摔了个嘴啃泥,爬起来还哆哆嗦嗦的【无极荣耀】念叨着:“洪……洪均教主的【无极荣耀】……?”

  “我和那老不死的【无极荣耀】没关系,别把我和他扯到一起。”紫卓生气地说道。

  我赶紧凑到水虚耳朵边上小声说着:“他们正闹脾气呢!”

  水虚了然的【无极荣耀】点点头,接着擦了擦头上的【无极荣耀】汗。“那个,小姐怎么称呼啊?”

  “叫我凡阳就可以了。”

  “凡阳……”水虚反复念叨了好几遍,声音突然加大:“凡阳?你叫凡阳?你是【无极荣耀】那第二枚太阳?”

  “怎么啦?”紫卓似乎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无极荣耀】。不过看水虚的【无极荣耀】反应就知道这小子吓的【无极荣耀】不轻,要不是【无极荣耀】我刚刚扶他起来还没丢手,这会他肯定又趴下了。

  我把他直接提溜到桌子边上往椅子上一扔。“先说说摹疚藜僖裤找我干什么?”

  水虚看了紫卓半天,最后还是【无极荣耀】先招呼我们坐下才开口对我道:“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你也知道我们妖族最近的【无极荣耀】出生率有点高,但是【无极荣耀】小妖们是【无极荣耀】不能光靠灵气活命地,他们还得有东西吃才行。这山上本来灵气很足,物产到是【无极荣耀】还算丰富,可架不住我们人多啊!”

  我赶紧伸手制止他继续说下去。“打住。我明白了。缺粮是【无极荣耀】吧?要我们帮忙弄粮食是【无极荣耀】吧?”

  “对,就是【无极荣耀】这个意思。”

  我点点头:“这个好办。不过白给是【无极荣耀】肯定不行的【无极荣耀】。”

  “那当然,我了解。那么你想怎么个交易法?”

  我想了向道:“直接付钱是【无极荣耀】肯定不行的【无极荣耀】,一来我不太需要钱,二来你们也没钱。不如咱们来个以工代赈怎么样?”

  “以工代赈?”

  “对。就是【无极荣耀】说摹疚藜僖裤们出人帮我办事,算是【无极荣耀】给我帮工。我支付工钱的【无极荣耀】时候直接以粮食计算,这样你看可以吗?”

  “这个到是【无极荣耀】能行,问题是【无极荣耀】我们这的【无极荣耀】妖魔各种类型的【无极荣耀】都有,你到底要我们干什么啊?我们可不是【无极荣耀】什么都做地了的【无极荣耀】!”

  “这个我当然知道。只让你们出点劳力,这个你们都该有吧?而且我只要低级妖魔,不影响你们的【无极荣耀】自卫部队人员编制。”

  “行。”

  我和水虚讨价还价的【无极荣耀】商量了下细节就算把这事情定下来了,妖魔和我们行会正式签署了一份劳力输出合同。妖族要为我们行会提供二百万强壮的【无极荣耀】劳力,他们的【无极荣耀】工作是【无极荣耀】铺设一条贯穿整个中国的【无极荣耀】铁路。自从上次在南美得到启发决定造火车,之后很快行会里就有了成果。魔力机车头早就完工了,轨道的【无极荣耀】设计也完成了。差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一直没人手去铺路。现在有了这么多劳动力。修路就不成问题了。最重要的【无极荣耀】一点是【无极荣耀】铁路要穿越一些危险地带,妖魔们在充当劳工地同时也是【无极荣耀】战斗力。虽然单体实力不很强,但这么多妖魔一起行动,也不是【无极荣耀】谁都敢动他们地。

  魔法机车的【无极荣耀】车头和现实中地火车头差不多,但是【无极荣耀】没轮子。严格来说这是【无极荣耀】一种悬浮车,只不过不是【无极荣耀】磁悬浮,而是【无极荣耀】魔悬浮。作为轨道的【无极荣耀】并不是【无极荣耀】铁轨,而是【无极荣耀】一种金字塔形的【无极荣耀】装置。这种装置每个都有一张八仙桌的【无极荣耀】大小,尖端高度大约一米左右。安装时可以间隔十米摆放一个,魔力悬浮车不一定飞在它上面跑,实际上只要距离不超过二十米,悬浮车都可以正常启动,所以我们才把他们以十米为间隔进行放置,这样即使有个别装置故障也不影响轨道通行能力。由于魔力机车不一定非在轨道正上方跑,所以铺这么一条轨道实际上是【无极荣耀】可以当成双向六车道的【无极荣耀】马路来用的【无极荣耀】,一个点上同时通过六辆车是【无极荣耀】绝对没问题的【无极荣耀】。

  这种机车的【无极荣耀】魔力消耗相当大,但是【无极荣耀】牵引力惊人,单位重量的【无极荣耀】运输成本只有魔法传送阵的【无极荣耀】百分之一都不到,而速度实际上已经超过现实中飞机的【无极荣耀】速度了,只要不是【无极荣耀】特别急的【无极荣耀】东西,用他运输是【无极荣耀】绝对没问题的【无极荣耀】。像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船厂就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钢城产钢,但是【无极荣耀】船厂在艾辛格,不管是【无极荣耀】把钢材传送到艾辛格造船,还是【无极荣耀】在钢城直接造船然后整体传送过来,实际上成本都是【无极荣耀】差不多的【无极荣耀】,全都贵的【无极荣耀】吓人。每艘船的【无极荣耀】传送费基本上能占到工程总造价的【无极荣耀】六分之一,可以说是【无极荣耀】相当的【无极荣耀】不划算。可要是【无极荣耀】用陆路运输,或者从别的【无极荣耀】地方买钢,都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好办法。陆路运输太慢,从钢城运到艾辛格差不多要个把月,而从别人那里买钢材,一来质量没保证,二来不比我们自己传送过来便宜多少,根本没意义。

  一旦这种魔力轨道完工就好了,钢城到艾辛格的【无极荣耀】直达列车只要六个小时,正式生产的【无极荣耀】时候形成流水线运输,其速度还能更快,完全不影响艾辛格的【无极荣耀】生产进度。这样完美的【无极荣耀】运输方式,要不是【无极荣耀】实在没人手,我才不会放这么长时间呢!而且,这个东西实际上是【无极荣耀】可以用来赚钱的【无极荣耀】。传送阵太贵,很多玩家都宁可坐马车,但是【无极荣耀】马车的【无极荣耀】速度是【无极荣耀】众所周知的【无极荣耀】慢,一旦我们有更快的【无极荣耀】运输方式,那么玩家自然会选择花少量钱来坐我们的【无极荣耀】魔力火车。

  水虚的【无极荣耀】问题解决后,他又开始询问我来这里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我有些为难的【无极荣耀】说道:“怎么说摹疚藜僖控!水虚你们都是【无极荣耀】妖魔,那么以前应该是【无极荣耀】害过人的【无极荣耀】吧?”

  水虚想了下才道:“有是【无极荣耀】肯定有的【无极荣耀】,我们妖魔一系,修炼起来比较麻烦,直接吃人来的【无极荣耀】快些。不过我们可没天庭说的【无极荣耀】那么坏,什么屠村吃小孩之类的【无极荣耀】事情,那都是【无极荣耀】以前和天庭敌对时期他们为了破坏我们的【无极荣耀】形象而散布的【无极荣耀】假消息,我们其实根本就不吃小孩。”

  紫卓忽然道:“你不是【无极荣耀】骗人的【无极荣耀】吧?我听说妖怪都是【无极荣耀】喜欢抓小孩子去练邪功的【无极荣耀】啊?”

  水虚无奈的【无极荣耀】道:“看到了吧?这就是【无极荣耀】天庭的【无极荣耀】宣传攻势造成的【无极荣耀】偏见!人类是【无极荣耀】众所周知修炼速度最快的【无极荣耀】种族,这说明人类能比较快的【无极荣耀】吸收灵气。小孩子那么小,才出生几年,就算吸收再快,体内能有多少灵气啊?不过老年人元神不稳,灵气涣散,我们也懒得动,一般都是【无极荣耀】找壮年的【无极荣耀】男性下手。不过妖族确实有败类是【无极荣耀】什么人都吃的【无极荣耀】,像我这样的【无极荣耀】普通妖魔一般都是【无极荣耀】找山贼之类的【无极荣耀】坏人下口。再说吃人虽然能补充灵气,可是【无极荣耀】这样补充的【无极荣耀】灵气吸收起来不是【无极荣耀】那么容易的【无极荣耀】,就算想吃也不能连着吃,三五年一次就算频繁的【无极荣耀】了!根本没有天庭说的【无极荣耀】那么夸张。说起来这招破坏我们形象的【无极荣耀】方法,还是【无极荣耀】你家那个老头子想出来的【无极荣耀】!”

  紫卓立刻两眼放光的【无极荣耀】道:“总算让我找到他的【无极荣耀】狐狸尾巴了!平时装的【无极荣耀】这么道貌岸然,原来他也干这种下三滥的【无极荣耀】事情!”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