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三卷 第三十五章 反抗者

第十三卷 第三十五章 反抗者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王汉上将。”玫瑰拿着名单看着。“我在想之后该怎么解释!”

  “解释?”

  “不解释吗?”玫瑰看向我:“王汉上将可是【无极荣耀】武爷爷的【无极荣耀】入门弟子,是【无极荣耀】在最喜欢的【无极荣耀】学生。你把他干掉了,不知道武爷爷要伤心成什么样了!”

  “我也不想啊!”看着资料上这个威武不凡的【无极荣耀】将军,我真的【无极荣耀】觉得很可惜。

  小纯忽然道:“主人,紧急通讯。”

  “什么内容?”

  “王汉上将刚刚带着家人离开了自己的【无极荣耀】住所,他的【无极荣耀】身边还有一支来历不明的【无极荣耀】小股部队。”

  “逃跑吗?”凌问道。

  我笑了起来:“你认为武将军在面临生命危险的【无极荣耀】情况下会逃跑吗?”

  “大概不会。”凌摇着头。

  “那就是【无极荣耀】了。王汉是【无极荣耀】武爷爷最得意的【无极荣耀】学生,那么他多少会继承一些武爷爷的【无极荣耀】风格,至少不会无谓的【无极荣耀】逃跑。这不是【无极荣耀】逃跑,而是【无极荣耀】战略转移。他们可能正在向某个特别的【无极荣耀】地点转移,甚至可能是【无极荣耀】军营驻地。”

  “大概不会。”玫瑰道:“虽然他是【无极荣耀】将军,但也不是【无极荣耀】可以随意调动军队的【无极荣耀】。相比之高层军队,反到是【无极荣耀】低等步兵他最难控制。你要说他调动一支特战部队保护自己我到是【无极荣耀】可以理解,正规陆军他反而无能为力了。”

  “也许就是【无极荣耀】特战部队呢?”我问道。

  “你是【无极荣耀】说……?”玫瑰突然反应过来。“小纯,卫星在哪?”

  小纯向天上一个方向指了一下。玫瑰立刻抬头盯着那着那个方向。然后她的【无极荣耀】瞳孔突然失去了焦距,仿佛失去了意识一般。与此同时,龙缘基地卫星站地监测员突然叫了起来。“张工!快过来一下。”

  “出什么事了?”一个中年人跑了过去。

  “卫星拒绝了我们的【无极荣耀】控制信号。”

  “拒绝信号?”张工程师几步跑过操作区冲到信号监控制区。“为什么拒绝?发射询问信号。”

  “发射过了。”

  “那卫星的【无极荣耀】反应呢?”

  “卫星回答接到了更高级别的【无极荣耀】命令,所以暂时切断了我们的【无极荣耀】指挥权。”

  “我们就是【无极荣耀】卫星站,谁比我们控制权更高?”张工想了半天突然恍然大悟,他赶紧问道:“跟踪信号来源。看看卫星在干什么。”

  “卫星正在变轨,好象正在跟踪什么目标。动作非常频繁。”监测员一边操作着控制系统一边说着:“等等,我把上载信号复制一份出来看看。好了。出来了。”

  随着监测员的【无极荣耀】话,卫星控制中心的【无极荣耀】大屏幕上突然出现了一大片密密麻麻地操作记录,而且那些文字正在以难以想象的【无极荣耀】速度疯狂更新着。这下不光是【无极荣耀】监测员和张工,其他操作人员全都傻了。

  “这是【无极荣耀】谁在操作?怎么有这么频繁地命令条?他们难道在找蚂蚁吗?”一个监测员惊讶的【无极荣耀】念叨着。

  “停下来了。”卫星数据接收组的【无极荣耀】人叫道:“天眼系统被启动了。他们在用卫星找什么东西。”

  张工赶紧跑过去道:“把他们看到的【无极荣耀】东西同步传输一份到大屏幕。数据组去分析信号强度和来源。应急对策组分析下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别国的【无极荣耀】入侵行动,如果不是【无极荣耀】就别管控制信号。”

  警报组突然叫了起来:“两枚美国人的【无极荣耀】卫星过来了,他们发现了我们的【无极荣耀】卫星在变轨。”

  “真是【无极荣耀】添乱!”

  此时在北京郊外地大巴上,玫瑰依然保持着那种姿势看着卫星所在方向。不过她的【无极荣耀】嘴却说道:“有两个捣乱的【无极荣耀】家伙在靠近,帮我挡一下。”

  我疑惑的【无极荣耀】调整了眼睛上的【无极荣耀】光学变焦系统,抬头看天,很快就在远红外波段发现了几个亮点,稍微进行下辅助处理就确定了那是【无极荣耀】两枚卫星。“呦!美国人的【无极荣耀】间谍卫星。大家一起来,帮我烧了它。先盯住那枚低轨道卫星。”

  斯哥特他们立刻跟着我们一起抬头看向天空,然后瞬间加强微波通讯密度。此时的【无极荣耀】美国卫星站内,大群人员正忙碌的【无极荣耀】监视着发生在中国地卫星变轨情况。但是【无极荣耀】一个数据员突然叫了起来:“发现爆发性数据流。”

  “是【无极荣耀】什么信号?”一个主管问道。

  “是【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乱码……天哪!是【无极荣耀】电磁攻击准备信号,快关……”

  他喊晚了点,基地的【无极荣耀】大屏幕瞬间变的【无极荣耀】一片雪花。停了两秒,大屏幕上恢复黑暗,左上角一个绿色的【无极荣耀】光标闪了两下后打出一排字:“无法追踪卫星。”

  主管愣了几秒才突然叫了起来:“让海盗号卫星自转九十度,看看窥视者怎么了。”

  大屏幕上很快又显示出了图象。画面中是【无极荣耀】一枚正在不断的【无极荣耀】闪着电火花的【无极荣耀】卫星。一个技术员眼睛发直地念叨着:“好可怕的【无极荣耀】电磁强度,难道是【无极荣耀】太阳爆发?”

  “白痴!你见过太阳辐射定向发射的【无极荣耀】吗?要是【无极荣耀】太阳爆发会只烧一台卫星?轨道控制台,马上让海盗号转回正常角度,关机待命三小时再开机,中国人发火了!”

  北京郊外的【无极荣耀】大巴上,我满意的【无极荣耀】闭上了眼睛。“不错,算他们识趣。那枚卫星就不动他了,把美国人惹毛了也不好。玫瑰,找到我们的【无极荣耀】目标了吗?”

  “找到了。他们就在我们这条公里上,不过在我们前面一百多公里之外。而且距离还在拉大。晶晶你怎么开车的【无极荣耀】?”

  “拜托。大姐。我开地是【无极荣耀】工交大巴。不是【无极荣耀】法拉利,这破东西最快速度就八十,你要我怎么办?”

  “当初哪个混蛋提议抢公交车的【无极荣耀】?”我生气的【无极荣耀】问道。

  一个铃音骑士自觉地蹲到车尾举起一只手,另一只手在地上画圈圈。

  我们看看他,无奈地摇摇头。反正都上路了,现在想换车也不可能了!幸运抱怨道:“早知道我要是【无极荣耀】用本体就好了。带你们这些人根本不是【无极荣耀】问题。”

  玫瑰道:“想追上他们也简单,一是【无极荣耀】我们加快速度。二是【无极荣耀】他们减慢速度。我们现在大概是【无极荣耀】快不起来了,不过我可以让他们慢下来。”

  中国北京卫星站的【无极荣耀】监控员突然叫了起来:“张工,卫星在发射强电磁信号。”

  “发什么信号?发给谁?是【无极荣耀】地面那个控制信号地来源地吗?”

  “不是【无极荣耀】,信号接收点在他们前面一百多公里地地方,而且我早就想说了,他们为什么一直在沿着公路移动?难道发射信号来自移动卫星车?没道理啊!怎么会有操作级别这么个高的【无极荣耀】卫星指挥车?”

  “不是【无极荣耀】卫星车。”张工心知肚明地道:“别问了,这是【无极荣耀】机密。继续跟踪卫星吧。”

  此时在我们前面一百多公里的【无极荣耀】地方,十几辆越野车正在疯狂奔驰着,车上装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王汉将军一家,以及一个连的【无极荣耀】特战部队。突然,所有车上的【无极荣耀】车钥匙一起向后倒转了半圈。只听哧的【无极荣耀】一声,所有车都是【无极荣耀】一阵剧烈的【无极荣耀】抖动,接着就开始歪七扭八地冲向路边,整个车队瞬间就乱成一团。

  “怎么搞的【无极荣耀】?”一个特战队的【无极荣耀】连长从车上跳了下来。

  “车子突然熄火了。”

  “打不着了吗?”

  “能。”负责开车的【无极荣耀】队员道:“但是【无极荣耀】这么多车同时熄火。这个也太……?”

  “少说话多办事,上车给我发动车子。”

  队员们重新爬上车开始发动,本就没有任何问题的【无极荣耀】车子很顺利就打着了。但是【无极荣耀】还没等人都爬上车,所有车又同时一阵剧烈的【无极荣耀】抖动,然后又熄火了。队员们错愕了一会,但还是【无极荣耀】迅速把车点着了。不过很快又熄火了,但是【无极荣耀】他们也因此发现了是【无极荣耀】钥匙的【无极荣耀】问题。队员们干脆把车底下的【无极荣耀】打火电线拆下来绑到了一起,直接把钥匙短接掉了。

  车队很快重新上路,但是【无极荣耀】只跑了不到五百米,其中一辆车地发动机盖却突然弹了起来,接着就是【无极荣耀】浓烟滚滚。黑烟遮挡了视线,车子在路上一路蛇行起来,最后轰的【无极荣耀】一声撞上了路边的【无极荣耀】防护栏,彻底不动了。其他车上下来的【无极荣耀】人赶紧把车里的【无极荣耀】人拖了出来,人到是【无极荣耀】没什么。就是【无极荣耀】车撞烂了。

  重新合并了一下车辆之后车队又开始逃窜。但是【无极荣耀】没跑多久就再次发生了同样的【无极荣耀】事情,而且这次还引起了爆炸。气地队长直接命令把那辆车扔那不管了。车上的【无极荣耀】几个特战队员跳下车再跳上路过身边的【无极荣耀】其他车继续走。

  就这么一路故障不断的【无极荣耀】走了不到五十公里,车队剩下的【无极荣耀】车再也装不下这么多人。就在他们绝望的【无极荣耀】时候前方居然开来了一排部队的【无极荣耀】卡车,把队长给乐坏了。这些车就是【无极荣耀】来接他们的【无极荣耀】,调个头一路向回跑,他们很快就到了一个位于山口后面的【无极荣耀】军营区。这边显然是【无极荣耀】个秘密基地,因为普通战略地图上根本就没标这个基地的【无极荣耀】位置。

  玫瑰地眼睛恢复了焦距,头也低了下来。“他们已经到地方了,我们距离他们还有三十几公里,这已经是【无极荣耀】极限了。控制卫星还真累啊!”

  此时地卫星站内,所有人都在惊奇的【无极荣耀】看着卫星传回地画面,现在卫星已经回到他们的【无极荣耀】控制之下了。从画面上可以清晰的【无极荣耀】看到一个从没在地图上标出过的【无极荣耀】军事基地。而此时基地内正忙碌的【无极荣耀】在准备着什么,明显是【无极荣耀】在防御什么人的【无极荣耀】进攻。正当他们好奇的【无极荣耀】观察着时,画面突然一闪变成了黑色,接着屏幕上弹出几个大字。“机密画面,禁止阅览。”

  张工惊讶的【无极荣耀】看着大屏幕。“谁换的【无极荣耀】画面?”

  控制台的【无极荣耀】人全都把手拿了起来示意清白。“是【无极荣耀】总部来地控制信号。”一个检测员叫道。

  “那就别管了。”张工明智的【无极荣耀】选择了服从保密条例。

  北京郊外的【无极荣耀】公路上,我们的【无极荣耀】大公交车还在缓慢的【无极荣耀】爬行着。不过基地已经近在眼前了。我们此时并不知道远在南京的【无极荣耀】基地内,军方的【无极荣耀】一群代表正在看着我们。老爸是【无极荣耀】以基地镇压为口号提出让这些老大们来看现场直播地,当然,老看的【无极荣耀】人就等于他默认了这次袭击行动。老爸对人性地把握可是【无极荣耀】很少出错的【无极荣耀】。

  我在公交车上向大家交代致意事项,突然整辆车剧烈的【无极荣耀】抖了一下,接着轰的【无极荣耀】一声整辆车就突然变的【无极荣耀】四分五裂,我们全都被抛出了车外。“靠。居然有地雷!”我从地上爬起来左右看了看,大家正从燃烧的【无极荣耀】汽车碎片中爬起来。显然没人受伤。全副武装的【无极荣耀】生化铠甲防御力和单兵坦克系统相当,这种近距离地爆炸对我们是【无极荣耀】不会起什么作用的【无极荣耀】。

  玫瑰站起来指挥大家道:“把头盔调整到低频辐射波段,注意地雷。”

  我们转换过头盔制式后前方的【无极荣耀】地面下立刻显示出一些蓝色的【无极荣耀】标点,这些全都是【无极荣耀】地雷。我们电子脑里的【无极荣耀】辅助计算机自动识别出了地雷型号,并且在我们的【无极荣耀】眼睛中为每个地雷的【无极荣耀】外面画了个圈,这代表地雷的【无极荣耀】触发范围。有些雷不一定要踩上才会炸,很多反步兵地雷都是【无极荣耀】带挂弦或者干脆就是【无极荣耀】全自动起爆地。

  有了眼睛里的【无极荣耀】辅助显示。我们可以非常简单的【无极荣耀】绕开每个爆炸物,雷区对我们来说也就是【无极荣耀】障碍物比较多而已。

  前方基地内的【无极荣耀】观察手惊讶的【无极荣耀】道:“有人泄露了我们这里的【无极荣耀】雷区图吗?”

  旁边地上尉道:“不可能,要不然他们就不会触发第一枚地雷了。这些人的【无极荣耀】头盔有古怪,他们肯定是【无极荣耀】能发现地雷。”

  “真他**的【无极荣耀】见鬼。”负责爆破的【无极荣耀】那个人道:“他们居然连遥控雷的【无极荣耀】起爆范围都知道,根本就不靠近爆炸半径。”

  其实我们绕来绕去也不过是【无极荣耀】在帮国家省钱,这要是【无极荣耀】在别国,我们会用电磁场把这些雷直接引爆,这比来回的【无极荣耀】绕圈子可要方便多了。

  基地里负责防卫的【无极荣耀】中校招招手把身边的【无极荣耀】人叫了过来。然后对着他耳语了些什么,那个人立刻跑了出去。外面正在绕雷区的【无极荣耀】我们还不知道里面在做什么,我们的【无极荣耀】电磁信号感受能力在这里受到了压制。这个该死地基地有电磁防护场,这东西本来是【无极荣耀】对抗无线电侦察地,但是【无极荣耀】对我们的【无极荣耀】电磁感应也有防护作用,只是【无极荣耀】用处不很强而已。但是【无极荣耀】不管怎么说我们现在根本不能靠电场感应力找到基地内地人员位置。

  基地内突然有团红光一闪。一枚子弹以七八倍音速直射而来,目标正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脖子。这是【无极荣耀】个高级狙击手。初级射手打胸口,因为那里目标大。中段射手打头,因为比较容易一枪致命。最高级的【无极荣耀】打脖子,因为这里通常没有防护设备,而且只要中了就没救了。

  子弹破空而来,我在火光闪现的【无极荣耀】同时就把脸转了过来,双眼紧紧的【无极荣耀】盯住了那枚子弹。呲!子弹撞上了一道无形力场,在子弹撞击点周围闪出一圈圈的【无极荣耀】蓝色波光。狙击手惊讶的【无极荣耀】抬起头揉了揉眼睛才又把眼睛对上狙击镜,结果看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毫发无伤的【无极荣耀】站在那里。子弹已经不知道哪去了。

  我提醒周围的【无极荣耀】人:“有狙击手。”

  “看到了。”负责狙击的【无极荣耀】小龙女和阿嫡娜一起架起了自己的【无极荣耀】死神之眼。

  小龙女道:“哇。好多狙击手。起码有三十几个。”

  阿嫡娜抱怨道:“数量太多,这怎么打啊?”

  正说着。又是【无极荣耀】一阵火光闪现,前方嗖嗖嗖的【无极荣耀】飞来一大片子弹,全是【无极荣耀】狙击枪弹,而且目标几乎不是【无极荣耀】脖子就是【无极荣耀】脑袋。我们面前闪出一片光圈,子弹全都被挡了下来。

  基地里的【无极荣耀】特级狙击手放下枪转身对身边的【无极荣耀】中校道:“不行,对方身边有类似防护罩之类的【无极荣耀】东西,子弹根本打不进去。”

  中校拍了拍他的【无极荣耀】肩膀。“我知道了,剩下地我来处理。”

  两门小口径反坦克炮被推出了基地大门。我们老远就看见了那两个东西。小龙女笑了起来:“终于发现值得射击的【无极荣耀】东西了。阿嫡娜,你要哪个?”

  “右边的【无极荣耀】。”

  “那我就打左边那个。”

  叮。尽管装了消音器,但是【无极荣耀】这种小型狙击炮的【无极荣耀】声音还是【无极荣耀】相当大。而且和一般枪的【无极荣耀】声音区别很大,仿佛是【无极荣耀】用铁锤砸钢板的【无极荣耀】声音。基地门口的【无极荣耀】反坦克炮刚被架好,突然就听到当地一声响,同时整门炮都飞了起来,撞飞两个炮手后还飞过了半个操场。站在旁边的【无极荣耀】上尉惊讶地看了看门外。“他们拿的【无极荣耀】什么枪?”

  一个狙击手道:“一种没见过的【无极荣耀】狙击枪。不过这威力也太吓人了!”

  另外一个狙击手道:“我看好象不是【无极荣耀】狙击枪,口径超过太多了。应该是【无极荣耀】按照狙击枪结构射击的【无极荣耀】一种小炮。”

  他们话音未落另外一门炮也飞了出去。这枪的【无极荣耀】子弹惯性太大,连炮架都给打断了。

  中尉问后面的【无极荣耀】少校:“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请直升机中队支援一下?”

  少校摇摇头:“看对方的【无极荣耀】狙击武器,他们飞起来也是【无极荣耀】给人当靶子。命令榴弹炮排攻击。”

  小口径野战炮地弹道足够弯曲,对方可以直接射击我们所在的【无极荣耀】位置。炮弹很快就落了下来,但是【无极荣耀】根本就没有一发炮弹能命中我们。直射武器速度够快,这个我们没办法躲闪。榴弹炮的【无极荣耀】炮弹飞行速度连音速都不到,连普通的【无极荣耀】士兵都能在听到炮弹飞行的【无极荣耀】风声后再卧倒躲避。我们有这么长时间早跑出爆炸范围了,根本没有命中的【无极荣耀】可能。

  白浪和小不点率先从我们所在的【无极荣耀】地方跳了出来,对面的【无极荣耀】基地里立刻就开始用哨塔上地重机枪进行拦截。小不点是【无极荣耀】完全不把子弹当回事,他反正一身鳞片,导弹可能需要躲一躲,子弹是【无极荣耀】肯定没问题的【无极荣耀】。白浪到是【无极荣耀】不防弹,可惜速度太快,机枪手跟不上他的【无极荣耀】速度。飞镖就更可怕了。基地里的【无极荣耀】人只看到一道白影一闪就不见了,下一秒突然发现重机枪的【无极荣耀】声音少了半边,抬头一看才发现左边哨塔上的【无极荣耀】机枪手正在那里满地打滚。

  没了满天乱飞地子弹,我们立刻开始向基地靠近。出城时间太长,现在天已经亮了,隐蔽袭击是【无极荣耀】不可能了。唯一的【无极荣耀】办法就是【无极荣耀】强攻。反正这也不是【无极荣耀】大型基地,没多少人。我们正想着要强行突击进去,没想到基地大门却再次打开了。呼啦一下从里面冲出十几辆坦克。

  “这鬼地方怎么会有装甲部队的【无极荣耀】啊?”玫瑰好奇的【无极荣耀】看向我。

  我耸耸肩。“鬼知道为什么。斯哥特,挡住他们。”

  斯哥特点点头向着小不点和白浪喊道:“你们两个。去干掉那几个大家伙。”

  白浪扭头看了眼斯哥特,然后又看向前方的【无极荣耀】坦克。坦克已经把炮塔转了过来,白浪立刻一个起跳消失在原地,下一秒白浪站的【无极荣耀】位置已经变成一片火海。坦克手还在到处找目标,白浪已经落在了坦克顶上。武装背包哗啦一下展开,两枚导弹一左一右的【无极荣耀】飞了出去。第一枚导弹直接开始垂直爬升,然后在上升到五百米高空后开始俯冲。另外一枚导弹则绕了个圈贴着地面。以距离地面不足二十厘米的【无极荣耀】贴地高低直接撞上坦克的【无极荣耀】最后一个负重轮。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坦克地履带被直接炸断。负重轮也变形成了一堆扭曲地金属。坦克失去行动能力后,另外一枚导弹正好从天上对着坦克的【无极荣耀】顶装甲扎下来。轰地一声导弹在坦克炮管上爆炸了,直接把炮管炸成了一个奇怪形状的【无极荣耀】金属条。

  看到同伴失去战斗力,剩下的【无极荣耀】坦克纷纷把炮口转了过来。一辆坦克直接以同轴机枪封锁了白浪的【无极荣耀】移动路线,但是【无极荣耀】子弹全都被蓝色的【无极荣耀】光幕挡了下来。

  坦克车长叫喊着:“装穿甲弹,我就不信打不穿它。”

  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坦克炮在距离不到一百米的【无极荣耀】地方开火了,坦克炮属于直射炮,弹丸速度非常快,白浪再快也是【无极荣耀】有限制的【无极荣耀】。轰地一声弹头撞上了蓝色的【无极荣耀】光幕爆起一团火焰。白浪翻滚着飞了出去,摔出几百米才停了下来。坦克手和基地内的【无极荣耀】人都欢呼了起来。但是【无极荣耀】他们没能欢呼多长时间。因为白浪又爬了起来。晃晃脑袋,白浪向着坦克一眦牙又冲了上去。

  那个下令开炮的【无极荣耀】车长下巴差点掉下来。“穿甲弹打不穿它?这么近的【无极荣耀】距离,震也该震死了!怎么会没事呢?**,再装弹。”

  炮手突然把眼睛从观察器上退了开来,车长生气的【无极荣耀】道:“为什么不装弹射击?”

  炮手指着前面结结巴巴地道:“他他他他在我们外面!”

  我正站在这辆坦克的【无极荣耀】前装甲上。用胳膊把炮管一夹,然后用力一拧,嘎吱一声。炮管被扭成了一个弧形。接着我上去一脚把同轴机枪地枪管踢弯,然后跳上车顶把顶部高射机枪整个拽了下来。接着跳下车身把机枪塞进了履带里。坦克履带被机枪卡住,发出一阵金属扭曲声后停了下来。其他车上的【无极荣耀】人看的【无极荣耀】眼睛都直了,不过他们很快就遇到了相同的【无极荣耀】命运。

  一个人类,在不改变体型的【无极荣耀】情况下,只要具备独角仙的【无极荣耀】肌肉强度,就可以举起三十五吨重的【无极荣耀】坦克健步如飞。我们这些人地肌肉强度比独角仙还要高,所以理论上说我们是【无极荣耀】可以把坦克直接掀翻的【无极荣耀】。不过这里是【无极荣耀】土地不是【无极荣耀】钢板。我们力气确实够大,但地面架不住啊!我们的【无极荣耀】脚可没坦克履带那么大面积,压力太大会陷进去的【无极荣耀】。所以我们只能选择把坦克武器破坏掉。硬砸坦克装甲太慢,再说就算砸的【无极荣耀】开,我们也会很疼的【无极荣耀】。就算硬度一样,可我们身上长的【无极荣耀】毕竟是【无极荣耀】肉,痛觉还是【无极荣耀】有的【无极荣耀】。

  轻松搞掉十几辆坦克后我们开始向基地前进,里面地人已经忘记要开枪射击了。坦克上装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重机枪。我们这一路过来不知道被打了多少下,连那都没什么作用,士兵们很难相信自己手里这东西有什么用。

  我一个纵身跳上了基地的【无极荣耀】院墙,里面的【无极荣耀】人全都惊慌的【无极荣耀】看着我不知道该干什么好了。我大声对他们喊着:“全体注意,我以国家的【无极荣耀】名义命令你们放下武器。王汉上将正在做地事情不是【无极荣耀】国家授权的【无极荣耀】行为,我们是【无极荣耀】特别拘捕部队。奉命拘捕王汉上将,如果反抗,我们将获准直接执行死刑。你们是【无极荣耀】国家的【无极荣耀】部队,不要为个别人去作战,你们的【无极荣耀】生命只能为国家而牺牲,和我们做战,死了可是【无极荣耀】连勋章都没有的【无极荣耀】,说不定你们的【无极荣耀】家人还要受牵连。你们最好马上放下武器。到现在为止我们一个人都没杀,我不希望你们死在不正确的【无极荣耀】战场上。”

  士兵们彻底晕了。我们的【无极荣耀】实力是【无极荣耀】有目共睹的【无极荣耀】,而且我们也确实没杀人。对于我们这些全身上下没有任何标志。甚至连脸都看不到的【无极荣耀】人。士兵们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

  一个少校走出来道:“阵前投敌是【无极荣耀】士兵地耻辱,但如果你们真地是【无极荣耀】拘捕部队。那就是【无极荣耀】自己人。但你们起码得想办法证明自己的【无极荣耀】身份,否则我们宁愿一死也要战斗到底。”

  有了少校地话,旁边的【无极荣耀】中校也站出来道:“对。给你们两个选择。要么和我们死战到底,要么证明身份。”

  维娜突然把双手的【无极荣耀】食指和中指按在自己的【无极荣耀】头盔两侧。“我有第三种选择,那就是【无极荣耀】你们先睡一会。”

  嗡!一声刺耳的【无极荣耀】难以想象的【无极荣耀】声音以维娜为中心向周围荡漾开来,强烈的【无极荣耀】电磁力场和周围空气中的【无极荣耀】水分接触产生了大量蓝色的【无极荣耀】电弧,从外面看上去就好象以维娜为中心有个蓝色的【无极荣耀】光球扩散开来一样。这个光球迅速扫过整个基地,士兵中的【无极荣耀】大部分都毫无反应的【无极荣耀】倒了下去,剩余不足百分之一的【无极荣耀】人在地上哼哼。

  维娜身子一软,差点坐到地上,多亏小纯把她扶住了。维娜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呼!精神冲击真是【无极荣耀】不能经常用,头疼死了!”

  我看了看地上那些晕倒的【无极荣耀】士兵道:“估计他们醒过来的【无极荣耀】时候会比你疼的【无极荣耀】多!”

  人类的【无极荣耀】大脑是【无极荣耀】以电为基本传导方式的【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每个想法都是【无极荣耀】以电形成的【无极荣耀】。当手被针扎到时,手会传递一个电信号给大脑。大脑接到信号后形成痛觉。但有时候输入信号会比较强,这种信号很容易把脑细胞烧坏,这种时候就需要有一套类似断路保护器地东西来保护我们的【无极荣耀】大脑。这就是【无极荣耀】为什么有的【无极荣耀】人在遇到重大伤害时会晕倒的【无极荣耀】主要原因。不过注意一点,这种伤害指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肉体伤害,不是【无极荣耀】精神伤害。精神受刺激晕过去的【无极荣耀】人是【无极荣耀】因为心脏供血的【无极荣耀】问题,不是【无极荣耀】神经信号出问题,不能混为一谈。

  我们这些生化人都可以控制电场。维娜刚刚就是【无极荣耀】模拟了这种超强地神经伤害信号,一瞬间就让这些人的【无极荣耀】大脑超载了。为了保护大脑机能不受伤害。人体防卫机制自动启动了休眠保护,所有这些人一起晕了。那些在地上捂着脑袋哼哼地都是【无极荣耀】意志力比较强的【无极荣耀】人,不过他们也就是【无极荣耀】顶住了没晕而已,想起来战斗起码得等三四小时以后才行。

  我走到那个和我们对话的【无极荣耀】中校身边,他意志力不错,居然只是【无极荣耀】在地上哼哼。我蹲下来递给他一片药丸。他双手捂着脑袋,看了看我递过去的【无极荣耀】药。然后又看了看我。我干脆把他的【无极荣耀】嘴一捏,然后把药塞了进去。“放心,是【无极荣耀】安眠药。你这个头疼要过二三十个小时才能消失,睡过最难受的【无极荣耀】这段时间能减少痛苦。现在这个时候你应该不用怀疑我们的【无极荣耀】身份了,如果是【无极荣耀】冒充地,我管你死活,反正你们也没反抗能力了。”

  中校听了我的【无极荣耀】话把药吞了下去,然后深吸了口气积攒了点力量才说道:“他们在基地底下室。入口在后面的【无极荣耀】017仓库里,用我的【无极荣耀】身份卡能启动电……电……”龙缘的【无极荣耀】安眠药效果也太快了,中校话都没说完就睡着了,不过起码有用的【无极荣耀】信息都得到了。

  绕过操场和宿舍区,后面就是【无极荣耀】仓库区。十七号仓库就是【无极荣耀】最后一间,看起来没什么特别。实际上却是【无极荣耀】地下室入口。仓库里面东西不多,我们也能用电磁力感应到入口就在脚下,但是【无极荣耀】因为中校没能告诉我们启动闸门的【无极荣耀】开关在哪,害的【无极荣耀】我们找了好半天才找到。那个该死地闸门开关居然在仓库拐角的【无极荣耀】一间厕所里,还被伪装成了一卷厕纸。只要拉动那张厕纸,然后再松开,等它自己弹回去后整个厕所连带附近的【无极荣耀】一块区域就会整个降入地下。要不是【无极荣耀】靠着电磁感应能力顺着电路摸过来,打死我们也想不到这东西就是【无极荣耀】开关啊!

  下到地下后有个类似火车月台的【无极荣耀】场所,我们走下升降机后它就自己上去了。月台后面连着一条河,我从来不知道这里居然有条地下河。要知道这里可是【无极荣耀】北京外围。地面上可是【无极荣耀】已经严重沙漠化的【无极荣耀】土地,下面能出现一条河实在是【无极荣耀】很奇怪。

  河道显然被整理过。周围的【无极荣耀】墙壁是【无极荣耀】用水泥平整过地,河里也没有什么怪石之类的【无极荣耀】东西。在河岸边有个浮动平台,其实这东西就是【无极荣耀】在几个空汽油桶上面盖了一大块钢板,做成了简易的【无极荣耀】漂浮物。漂浮平台没有螺旋桨之类的【无极荣耀】推进设备,在这么湍急的【无极荣耀】地下河里使用那种东西也不大现实。平台实际上是【无极荣耀】依靠一根缆绳移动的【无极荣耀】。这根钢缆被固定在河的【无极荣耀】两岸,由一台电动机带动绞盘工作,这样就可以把浮动平台来回拉动,比用螺旋桨节约能源的【无极荣耀】多。

  过了河可以看到一个重闸,用中校的【无极荣耀】身份卡一刷就搞定了大门。重闸后面是【无极荣耀】道手动压力门,这个东西我们是【无极荣耀】彻底没办法了。它没有机械动力,全靠人力从内部开启。正常情况下基地里会派人在内部管理,外面的【无极荣耀】人到门口后需要先按门铃。里面地人通过电视监视器确认过身份后才会从里面开启大门,外面地人根本一点办法都没有。

  王汉和他的【无极荣耀】家人已经全部躲到了这里面,和他们一起进入地还有他控制的【无极荣耀】一部分部队。这些人和外面的【无极荣耀】人不同,他们是【无极荣耀】死忠部队,其实也就和私军差不多,名义上是【无极荣耀】国家部队,实际上除了王汉本人谁也调不动。现在他们全都躲了进去,我们在外面按不按门铃都一样,他们才不会帮我们开门呢。

  我让大家都退后,然后由白浪发射了剩余的【无极荣耀】四枚导弹,结果只在那道闸门上留下四个严重变形的【无极荣耀】缝隙。没能把它炸开。小不点身上地导弹也被用上了,结果都差不多。大门看起来已经变形的【无极荣耀】很严重了,但就是【无极荣耀】差了那么一把力气。斯哥特忽然想起来上面就是【无极荣耀】军事基地,武器应该不少,于是【无极荣耀】带着铃音骑士上去找武器去了。这个期间小不点试图撞过门,结果根本没反应。他太小了,没办法摧毁这么重的【无极荣耀】门。

  幸运在旁边道:“要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本体在这里。一尾巴这门就飞了。”

  坦克抱怨道:“切,要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本体都在。还用的【无极荣耀】到你吗?”

  他们正说着斯哥特已经带着铃音骑士回来了,老远就听到斯哥特在喊:“没想到这里东西还真不少。”

  我回头一看,只见铃音骑士们拿着一些零件跑了回来。走在最前面的【无极荣耀】铃音骑士放下手里地东西之后就开始组装,这些笨重的【无极荣耀】零件本来是【无极荣耀】需要辅助器械才能搬地动的【无极荣耀】,不过铃音骑士都不是【无极荣耀】一般人,直接就给扛回来了。走在后面的【无极荣耀】斯哥特肩膀上架着根钢管,他把那东西和其他的【无极荣耀】零件一起组装起来后我们才看出来他们弄下来的【无极荣耀】原来是【无极荣耀】门反坦克炮。这东西拆开后每个零件都有三百来公斤。一般人是【无极荣耀】肯定搬不动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对我们不成问题。

  最后几个铃音骑士拿了两箱炮弹过来,斯哥特兴奋的【无极荣耀】撞了一发进去,然后开始调整方向。“嘿嘿,这次看它开不开。”

  维娜这个暴力女在旁边指挥着:“向前推向前推,推到门口顶着打,我就不信一道破门还能挡住我们不成。”

  那道门是【无极荣耀】满厚地,但是【无极荣耀】反坦克炮就是【无极荣耀】专门对付这种东西的【无极荣耀】。而且二十米抵近射击使炮弹威力大增,一炮就把那道烂门连门轴一起轰了下去。守卫在里面的【无极荣耀】人也不是【无极荣耀】吃素的【无极荣耀】,大门刚被轰掉就看见一堆手雷飞了出来。

  辣椒双眼一散,手雷全都飞回了门里。轰隆隆的【无极荣耀】一阵爆炸声,里面再也没了声音。艾美尼斯靠到门边,然后把自己背包里的【无极荣耀】东西全都拿了出来。艾美尼斯其实什么多余的【无极荣耀】东西也没带。她就是【无极荣耀】背了一大包催泪弹。拉开拉环之后她一口气扔了十几个催泪弹进去,等了二十秒,等烟雾扩散开之后我们才开始往里冲。

  里面的【无极荣耀】人显然也有防毒面具,但是【无极荣耀】他们没有射线仪,催泪弹伤不到他们地眼睛和鼻子,却可以遮挡视线。他们只能凭声音判断我们是【无极荣耀】否进入,听到脚步声他们就立刻开始射击,神奇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居然还挺准的【无极荣耀】。可惜我们不怕子弹。

  坦克一马当先的【无极荣耀】走在了最前面,左右两挺旋转机枪连射的【无极荣耀】时候只能听到一种像哨子一样的【无极荣耀】声音,恐怖地枪口焰喷出有一米多长。对面的【无极荣耀】火力完全被压制了下来。在这样密集的【无极荣耀】子弹面前对面的【无极荣耀】人连头都抬不起来。一挺旋转机枪就有一个步兵排的【无极荣耀】火力密度。这还是【无极荣耀】按照现代的【无极荣耀】正规部队水平来分的【无极荣耀】,要是【无极荣耀】按一百年前大家还在用单发武器的【无极荣耀】时代。一个营大概也没这种火力密度。

  两挺机枪愣是【无极荣耀】打的【无极荣耀】对面哑了火,我们其他人就开始在这种火力掩护下向前冲。这个地方肯定是【无极荣耀】专门为敌人突入做了防范设计,大门前面是【无极荣耀】块二百米的【无极荣耀】空地,二百米外是【无极荣耀】一排半米高地防护墙,从对方地姿势看,墙后面八成是【无极荣耀】条战壕。他们就躲在那后面向我们开火。我们现在借助火力优势硬是【无极荣耀】冲到了墙边,可是【无极荣耀】坦克的【无极荣耀】机枪却不和时宜地在关键时刻哑火了。旋转机枪消耗子弹的【无极荣耀】速度和它的【无极荣耀】威力一样恐怖,尽管带了一大箱子弹,但还是【无极荣耀】很快就射完了。毕竟我们来这里之前已经完成了好几个地方的【无极荣耀】突破,弹药早就不满了。

  对面的【无极荣耀】人明显是【无极荣耀】知道我们没弹药了,立刻从下面跳起来打算还击。但是【无极荣耀】他们还没开火,就又被速射机关炮那种特有的【无极荣耀】当当声吓了回去。白浪背上那两门速射机关炮虽然射速不如机枪,但胜在威力够大。一个想偷袭的【无极荣耀】人刚从战壕后面站起来就被子弹直接刮飞,惨叫都没来及发出一声就彻底安息了。

  其实对方是【无极荣耀】有榴弹发射器的【无极荣耀】,那种东西能从战壕后面把炸弹抛射出来袭击我们,只是【无极荣耀】他们不敢用。之前手雷被全部弹回的【无极荣耀】情况已经让他们明白了这些抛射武器对我们根本没用。

  我拿出一支能量补充液递给辣椒。“游戏结束了。让我们过去吧。”

  辣椒接过能量补充液刺入自己地胳膊,直接注射了进去,然后双眼闪烁出了红色的【无极荣耀】光芒。对面的【无极荣耀】战壕内突然传来一声放电的【无极荣耀】声音,接着接连不断的【无极荣耀】电弧在战壕内来回穿梭,刚刚还死死躲在战壕里的【无极荣耀】人开始惊慌的【无极荣耀】从战壕里跳出来四散奔逃,跑地慢的【无极荣耀】都被电弧击倒在地。其实跳出来地人也好不到多少,白浪的【无极荣耀】机关炮不比电弧好多少。出来的【无极荣耀】人全都被打倒在地。他们上上的【无极荣耀】防弹衣都是【无极荣耀】为防护子弹而设计的【无极荣耀】,对于机关炮的【无极荣耀】炮弹毫无防御效果。

  几秒之内战壕内的【无极荣耀】人就被全部清理干净了。根本没有一个生还者。对他们,我是【无极荣耀】没有任何怜悯之情地。这些人已经不算是【无极荣耀】国家部队了,既然不能被国家掌握,那他们也不算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战友,牺牲并不可惜。

  当我们穿过那片战壕的【无极荣耀】时候里面已经躺满了死人,所有被电弧击倒的【无极荣耀】人都以古怪的【无极荣耀】姿势蜷缩成一团,不少人的【无极荣耀】身体表面甚至已经出现严重的【无极荣耀】炭化现象。强电流对人体的【无极荣耀】伤害作用实在太强。这些家伙偏偏躲在一个用金属加固地战壕内,当然死的【无极荣耀】更惨。

  在战壕后面我们没有发现什么人,凭借电磁感应能力,我们不担心有埋伏的【无极荣耀】人或者陷阱。穿过一道下门直接进入后面的【无极荣耀】区域。这边面积不大,主要就是【无极荣耀】一个仓库区和一小片居住去。王汉在前面的【无极荣耀】部队全部死光的【无极荣耀】同时就知道自己地下场了,我们进入这里的【无极荣耀】时候他正站在那个小广场上。

  “你们还是【无极荣耀】来了!”王汉看到我们一点都不惊讶。

  “当你决定推动这一切的【无极荣耀】时候,你就该知道会有这么一天。”这个家伙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敌人,他曾经想要让政府把我们全部消灭。所以我是【无极荣耀】不会去同情他的【无极荣耀】,因为如果换过来他也不会同情我们。

  王汉向那边的【无极荣耀】房子里招招手,几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这些人中有四个男性三个女性。男性成员分别为王汉的【无极荣耀】两个儿子和两个弟弟,女性成员是【无极荣耀】他妻子和两个女儿。王汉是【无极荣耀】个大家族的【无极荣耀】成员之一,他只带这几个人到这里是【无极荣耀】因为这几个人都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同谋者。

  中国人喜欢讲关系讲交情,什么地方也离不开人情。即使在军队里,家族势力也很常见。王汉的【无极荣耀】家人几乎全是【无极荣耀】军职人员,而且官职都不低。跟着他地这七个就是【无极荣耀】和他有一样想法地人,他们都反对生化人技术。当初联合起来向龙缘施压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他们这些人,所以王汉知道我们不会放过这些人,所以他才把他们也一起带了出来。如果能在这里躲过一劫,那他们就有希望,如果不行,那也算是【无极荣耀】做过了最后地挣扎,没有什么遗憾了。

  王汉把这些人叫到身边后转身看向我。然后道:“我知道你们不会放过我。但是【无极荣耀】请让他们活下去。”

  “你觉得自己有立场说出这样的【无极荣耀】话吗?”我毫无感情的【无极荣耀】反问道。

  王汉被我一句话说的【无极荣耀】不知道要怎么办了,当初反对我们时他有着自己的【无极荣耀】想法和利益计算。可是【无极荣耀】现在这个时候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的【无极荣耀】大儿子到是【无极荣耀】比他勇敢的【无极荣耀】多,这个比我大不了多少的【无极荣耀】年轻人站出来道:“哼!你们这些怪物,是【无极荣耀】人类都不会允许你们存在的【无极荣耀】。就算你杀了我们,你们也迟早会被灭绝的【无极荣耀】。”

  “勇气可嘉,但愚蠢至极!”玫瑰把自己的【无极荣耀】头盔摘了下来,我们也跟着拿掉了自己的【无极荣耀】头盔。“没有一个物种是【无极荣耀】从不进化的【无极荣耀】,人类也需要进化。当亿万年后所有物种都进化到强大无比时,我们依然还是【无极荣耀】这样,你认为这就是【无极荣耀】人类的【无极荣耀】命运吗?”

  “我不反对进化,但那是【无极荣耀】自然规律,不是【无极荣耀】你们这些人为生产出来的【无极荣耀】怪物。”说话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王汉的【无极荣耀】小女儿,她才二十岁,比我还要年轻。“不管自然如何选择,我们都是【无极荣耀】人类,而你们是【无极荣耀】怪物,用自然界各种生物基因杂交出来的【无极荣耀】咋种怪物。就算个体实力再强,你们也不是【无极荣耀】人。”

  虽然自认为神经够粗,但我不得不承认,我的【无极荣耀】心……剧烈的【无极荣耀】收缩了一下!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