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三卷 第三十八章 隔阂

第十三卷 第三十八章 隔阂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事实上这个兵说的【无极荣耀】很对,他们跑回车上的【无极荣耀】时候我们已经到小区另外一边的【无极荣耀】出口了。站在六层楼顶上向下看了看,还好,大部分人都去上班了,基本没人在走动。向后一招手,我率先跳了下去。轰的【无极荣耀】一声,我直接落在了这座楼的【无极荣耀】单元门前面。六楼对我们来说并不高,跳下来也没什么。不过有些女孩子穿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高根鞋,穿着那东西从六楼跳下来能把鞋根钉进水泥地里。

  我刚落地就听到喀嚓一声,低头一看,地面居然裂掉了。“切,这什么豆腐渣工程啊?”抱怨了一句后我转身准备接玫瑰她们,结果一回头愣在了那里。

  楼道门是【无极荣耀】开着的【无极荣耀】,里面居然站了一大群人,而我就这么落在了他们的【无极荣耀】眼前。我尴尬的【无极荣耀】笑了笑,刚想找个什么借口搪塞一样就听见身边轰的【无极荣耀】一声。斯哥特直接落在了我旁边,他也是【无极荣耀】先低头看了眼脚底下,发现居然连半个脚掌都陷进地面了。这楼年代太久,水泥都有些粉化了,根本架不住这么大撞击力。而且门口的【无极荣耀】水泥下面是【无极荣耀】管道沟,完全是【无极荣耀】空心的【无极荣耀】,所以踩这么容易碎。可不管怎么说摹疚藜僖壳也是【无极荣耀】水泥啊!把这东西踩碎要多大力气?

  斯哥特把脚拔出来后也注意到了楼道门里居然站着一大群人,于是【无极荣耀】他特愣在了当场。我们两个发呆不要紧,上面的【无极荣耀】人不耐烦了,淅沥哗啦下来一票人。我亲眼看到里面的【无极荣耀】人地眼睛逐渐在睁大,最后已经有要爆出来的【无极荣耀】趋势了。

  “啊呜……!”最前面的【无极荣耀】那个女人张口要叫。给我一把捂住了。

  “嘘……!”我把另外一只手摆在嘴前做了禁声的【无极荣耀】手势。那个女人眼看就要把叫声憋回去了,斯哥特却补充了一句:“再叫要你好看。”

  “啊……!”不说还好点!这个女人这些是【无极荣耀】彻底歇斯底里了,叫声穿云破空,绝对是【无极荣耀】震撼级的【无极荣耀】音量。

  阿嫡娜捂着耳朵道:“都快赶上我们的【无极荣耀】音波武器了!老大快敲晕她。”

  我伸手在这个女人脖子上点了一下,那个女人立刻双眼一闭倒了下去。我向后面人晃晃手指。“抬她回去,睡几个小时就好了。千万别让我知道你们把今天的【无极荣耀】事情说出去,否则地话……哼哼!我知道你们住哪里。”

  里面的【无极荣耀】人一起拼命点头。我满意地一转身迅速消失在大门口。斯哥特他们也闪电般跟了上来。出了小区之后我们先找了部提款机取了点钱,身上只有卡。大商场还能应付,一些需要零钱的【无极荣耀】地方可不行。拿着大票子找个小超市换了点零件发给大家,那个营业员看到铃音骑士的【无极荣耀】黑西装打扮还以为我们是【无极荣耀】黑帮,吓的【无极荣耀】直哆嗦。

  有了现金就好办了。北京基地肯定是【无极荣耀】回不去了,现在的【无极荣耀】任务是【无极荣耀】尽快回到南京基地,只要进了基地就好了。武老将军是【无极荣耀】重要人物,就算退休了也不能轻易离开北京。所以他不可能那么快追到南京去。只要我们在基地里和他碰面,然后一口咬定没这件事情装傻冲楞就可以了,反正他们没证据。武将军再发火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回基地有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大人物帮我们撑场面,比在这里被抓到现行要好的【无极荣耀】多。

  找了个饭店定个大包间,先吃顿饭,顺便商量下怎么跑路。

  维娜道:“常用旅行方式可以直接排除了,凡是【无极荣耀】叫什么站地地方都有警察。我们不能为这种事情伤害无辜的【无极荣耀】警察,所以不适合走那些地方。”

  斯哥特道:“可是【无极荣耀】甩腿跑回去也不大合适吧?体能好也不是【无极荣耀】这样用的【无极荣耀】啊!”

  小纯道:“龙缘分部不是【无极荣耀】有车吗?去借用一下就是【无极荣耀】了!”

  我摇头道:“他们会盯住所有龙缘分部的【无极荣耀】,我们去那里是【无极荣耀】自投罗网。”

  凌忽然想起出了个点子。“对了,我们买车怎么样?”

  玫瑰一边思索一边道:“买车自己开回去?这到是【无极荣耀】可以考虑。新车在卖出时会有一张临时通行证,那是【无极荣耀】方便车主开车去交通部门办手续的【无极荣耀】过程中不至于被当成无牌车辆用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这种通行证实际上是【无极荣耀】贴在前挡风上的【无极荣耀】,交警根本看不见那上面的【无极荣耀】小字。只能靠颜色和形状判断出是【无极荣耀】临时通行许可。所以交警对这类车辆实际上根本就不会管,而且因为没有牌照,根本没办法跟踪。这到是【无极荣耀】个可行地办法。”

  “那我们赶紧去吧?”维娜拉着我就跑。

  卖车的【无极荣耀】地方很多,我们打了一排出租车,让司机帮我们找了家汽车销售市场。司机直接把我们送到了全北京最大的【无极荣耀】新世纪汽车销售中心,不是【无极荣耀】因为这里车子多,而是【无极荣耀】因为这里离我们上车的【无极荣耀】地方最远,车费自然就跟着上去了,你还不能说他绕路,人家确实是【无极荣耀】对直开的【无极荣耀】。不过是【无极荣耀】选了个远一点的【无极荣耀】目地地而已!

  我们也不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需要车。只是【无极荣耀】临时用一下,所以也不用仔细挑。找了一款看起来比较大的【无极荣耀】商务车。然后我们一口气定了五辆。因为是【无极荣耀】畅销型号,车场有现货,不用等。导购人员客气的【无极荣耀】把我们请到了收银台,我把信用卡递了过去。

  收银员接过卡在机器上一刷,然后很平静的【无极荣耀】把卡递给了我。她做的【无极荣耀】很标准,但是【无极荣耀】我们全都注意到情况不对,因为在她刷卡的【无极荣耀】瞬间我们接收到了一个很强的【无极荣耀】神经信号。这说明在刷卡的【无极荣耀】时候她有一瞬间出现了强烈的【无极荣耀】情绪波动。我们疑惑地看着她,想从那职业性地微笑中找到些蛛丝马迹,可惜她的【无极荣耀】训练太到位了,除了微笑我们什么也看不出来。

  递还卡片地收银员向给我们做导购地那个中年人招招手。“老王,过来签下保险单。”

  老王的【无极荣耀】神色瞬间一变。但也马上恢复了正常。我们全都诧异的【无极荣耀】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无极荣耀】人都这么奇怪,明明什么事也没有,他们的【无极荣耀】神经却老是【无极荣耀】突然跳动。

  老王走到了收银柜台后,然后那个收银员面带微笑的【无极荣耀】按下了键盘抽屉下面的【无极荣耀】一个隐蔽按钮。房顶上刷地一下落下了一道圆柱形的【无极荣耀】玻璃罩,整个收银台都被围在了中间。我本来还是【无极荣耀】趴在收银台上地,多亏玫瑰反应快从后面一把把我拉了出来。一屡头发从我面前飘路。再晚一点就不知道落下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什么了!

  我惊讶的【无极荣耀】抬头看向前方的【无极荣耀】玻璃罩,只见那个收银小姐和导购一脸看戏的【无极荣耀】表情盯着我们。我四下一看。大厅里的【无极荣耀】所有导购都在带着自己的【无极荣耀】客人向出口跑,而大门口则有十几名武装警卫在向里面冲。

  “靠!是【无极荣耀】个圈套!”一名铃音骑士愤愤地道。

  “不可能。”玫瑰道:“就算他们猜到我们打算买车,也没道理知道我们会来这家,全城布控是【无极荣耀】不可能的【无极荣耀】,这不是【无极荣耀】陷阱。”

  凌忽然指着我的【无极荣耀】手道:“你的【无极荣耀】卡?”

  我立刻明白了她什么意思。转身对着玻璃罩一拳砸了下去。咚的【无极荣耀】一声我的【无极荣耀】手被弹开了,玻璃上连裂纹都没出一道。里面的【无极荣耀】两个人得意的【无极荣耀】看着我,那个老王居然还得意扬扬地敲了敲玻璃。“嘿兄弟。这可是【无极荣耀】防弹玻璃。你就别费劲了。另外通知一声,我们的【无极荣耀】报警器可是【无极荣耀】连着公安局的【无极荣耀】,你们跑不掉了。”

  我没搭理他,而是【无极荣耀】转头看向阿嫡娜。“阿嫡娜。”

  “恩?”阿嫡娜看向我。

  我指了下玻璃。“炸了它。”

  阿嫡娜点了下头,然后把双手按在脑门两侧,张嘴唱出了一声极其高亢的【无极荣耀】强音。啪的【无极荣耀】一声爆裂声,巨大的【无极荣耀】防弹玻璃罩整个爆掉了。里面地两个人张着嘴呆呆的【无极荣耀】看着我,全都傻掉了。我直接跳进去一把推开他们两个。然后开始在电脑上敲了几下,结果发现电脑已经被锁了。

  “我来。”小纯把我推开,然后她直接把键盘也给砸了,然后把键盘线捏在了手里闭上了眼睛。只见电脑屏幕上突然弹出了一组绿色的【无极荣耀】屏幕,原先被锁定的【无极荣耀】东西全都被消除了。屏幕上开始弹出一串机器码形式显示的【无极荣耀】数据流,小纯闭着眼睛皱着眉头道:“这不是【无极荣耀】陷阱。有人锁了你的【无极荣耀】银行卡。附带锁定信息是【无极荣耀】持卡人极度危险,要求当场抓捕。这些人把我们当成通缉犯了,怪不然这么大反应!”

  “锁定信息来自哪里?我的【无极荣耀】卡应该是【无极荣耀】锁不住的【无极荣耀】啊?”我疑惑的【无极荣耀】问道。

  小纯再次闭上眼睛,屏幕上密密麻麻的【无极荣耀】信息以肉眼根本看不见地速度闪了过去。“查到了。锁定命令来自中行总部,是【无极荣耀】用执行总裁地密码锁的【无极荣耀】。”

  “执行总裁?”

  玫瑰道:“我记得那个最近这任执行总裁好象是【无极荣耀】武安平少将地老婆。”

  “我说摹疚藜僖控!”

  斯哥特问道:“现在怎么办?”

  我一直在看电脑,根本没抬头,随便道:“先把那些警卫放倒。”

  斯哥特回头扫了一眼才疑惑的【无极荣耀】问我:“哪还有警卫站着啊?”

  我一抬头就看到大厅里躺的【无极荣耀】全是【无极荣耀】警卫,其中喊伴随着此起彼伏的【无极荣耀】呼噜声。他们到是【无极荣耀】睡的【无极荣耀】香,我却头疼死了。“看来武将军这次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气疯了,居然连这种事都干出来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玫瑰问道。

  我道:“武将军能托关系封我的【无极荣耀】卡。但是【无极荣耀】他不能调动警察部门抓我。军队他到是【无极荣耀】好控制。不过部队的【无极荣耀】人不可能在城里大规模的【无极荣耀】行动。他们的【无极荣耀】人手应该也不多。这样说的【无极荣耀】话,我们买车离开的【无极荣耀】方法应该还是【无极荣耀】可行的【无极荣耀】。”

  “可我们没钱啊!”玫瑰道:“抢车的【无极荣耀】话就会惊动警察。老将军可正愁没机会抓我们呢!”

  “这个我知道。抢车是【无极荣耀】不行的【无极荣耀】,没路条我们哪都去不了。不过销售处只认钱。不会帮他们抓人地。我们只要有办法用现金交易就可以了。”

  “现金?”玫瑰忽然道:“我知道哪里有现金。”

  “哪里?”

  “还记得昨天晚上我们袭击的【无极荣耀】那些别墅吗?那可都是【无极荣耀】大人物,谁家里没个百八十万现金啊?几辆商务车用不了几个钱,洗劫其中一户就OK了。”

  “那就去那个黄万福家。那小子私下里是【无极荣耀】开娱乐中心的【无极荣耀】,手里肯定有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现金。我们现在就去。”

  斯哥特赶紧拉住我道:“可是【无极荣耀】装备已经邮递回去了,我们拿什么冲进去啊?”

  我一拳把面前的【无极荣耀】收银台砸的【无极荣耀】粉碎,拳头还穿过收银台打进了花岗岩的【无极荣耀】地面一寸多深。“忘记我们是【无极荣耀】什么人了吗?武器?用地到吗?”

  确定了目标之后我们赶紧离开销售中心,结果我们前脚出门。警察后脚就到。我们先坐公交车进了市中心,然后换出租车前往目标别墅附近。幸好我还提前取了些现金。打车还是【无极荣耀】够的【无极荣耀】。

  下了车跑一小段距离就到目标别墅,这边现在是【无极荣耀】一片狼籍,大群地工人正在清理现场,但是【无极荣耀】没有出现警察。被我们袭击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明白人,这种事情报警有用吗?

  我们的【无极荣耀】出现让工人们愣住了。一个管家样的【无极荣耀】人走过来挡住了我们。“你们干什么啊……!”

  我直接把他扔到了花丛里。别墅大堂内,黄万福正和几个工人站在一起。“这个门够结实吗?”

  包工头立刻道:“这可是【无极荣耀】名牌防爆门,别说人了。就是【无极荣耀】炸弹也别想把它炸……”包工头话还没说完,就听轰隆一声响,大门整个向里面倒了下来。

  我踩着门板从外面走了进来。“不好意思啊!我想敲门来着,一不小心就掉下来了。你以后可得当心啊!这年头假冒商品可多,买到伪劣产品可是【无极荣耀】要出事的【无极荣耀】。”

  包工头本来想争辩一下自己买来的【无极荣耀】门质量好,不过当他注意到门的【无极荣耀】边缘连着门框地大块水泥后干脆闭嘴了。门显然没什么问题,我们是【无极荣耀】把墙上的【无极荣耀】水泥和固定门框的【无极荣耀】钢精一起拽下来了,墙都倒了。再好的【无极荣耀】门也没用啊!

  斯哥特在包工头眼前打了个响指把他的【无极荣耀】注意力吸引回来,然后向外面一撇嘴。包工头立刻转身向黄万福道:“既然您还有事,那我过会再来啊!”说着他就跟兔子一样蹦出去了,顺便把工人也给带走了。这可都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人,磕着碰着都是【无极荣耀】工伤,他得给钱的【无极荣耀】。

  黄万福刚要说话。两个铃音骑士走过去一左一右把他架上了二楼。这边破坏不严重,已经修复好了。我们直接拆了道门,把他扔进书房。玫瑰一把打掉墙上的【无极荣耀】油画,露出了后面地保险柜。

  “嘿嘿,我知道你手里有现金。借点救急吧?”我笑的【无极荣耀】和和蔼,但是【无极荣耀】黄万福却是【无极荣耀】浑身汗如雨下。

  “大大大爷你就饶了我吧!昨天你们已经快把我折腾死了,我不是【无极荣耀】答应了不再参加他们那些人了,您放过我吧?”

  “我又没说是【无极荣耀】为那件事情。我就是【无极荣耀】找你借点钱。”

  “大爷您别拿我们这种小人物开玩笑了!”黄万福卑躬屈膝的【无极荣耀】道:“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您是【无极荣耀】谁吗?您要是【无极荣耀】没钱,我们这些小人物干脆都不要活了!”

  “我当然有钱。只是【无极荣耀】现在出了点小问题。跟你借个千八百万周转一下。老老实实的【无极荣耀】把钥匙和密码告诉我。”

  黄万福想想觉得还是【无极荣耀】命比钱重要,况且保险箱里只是【无极荣耀】少量现金。对他来说还不至于伤筋动骨,为这些钱送命不值得。“给,我这就给。”他非常利索的【无极荣耀】从身上拿出钥匙递给我。“密码是【无极荣耀】XXXXXXXX!”

  我拿着钥匙转身刚像递给斯哥特,结果就看到斯哥特手里提着个金属盖板,再抬头看墙上,保险柜门已经不见了。“靠!野蛮人!”

  “拿了钱快闪。”小纯道:“那个包工头报警了。”

  “你怎么知道的【无极荣耀】?”凌问道。

  小纯指指自己脑袋。“我一直在监听警用频道。”

  “OK,闪人。”

  警察再次来晚,等他们到了我们已经不见了。带着保险柜里地九百多万,我们直接去了最近的【无极荣耀】汽车销售市场。武将军绝对想不到我们会在这么短时间内去另外一家销售市场。这次没有遭到任何拦截,很快就搞到了五辆商务车。开着没牌照的【无极荣耀】商务车迅速离开北京市,还算幸运,居然没在检查站碰到警察。我还以为需要冲关呢!

  一路飙回南京,我总算是【无极荣耀】松了口气。我们开着车回到了南京基地。在车库把车停好,我们刚下车就听到背后有脚步声,一回头正看到武老将军带着大群军官站在车库门口。

  “武爷爷?您怎么……怎么……?”

  “你以为我不能离开北京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啊?”武将军甩开自己儿子的【无极荣耀】手气势凶凶的【无极荣耀】走了过来。“当年几爸就够胆大的【无极荣耀】,没想到你小子比他还大胆。你门家到是【无极荣耀】一代更比一代强啊!”

  “不是【无极荣耀】……!”

  “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啊不是【无极荣耀】?势力大了,翅膀硬了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高级军官你也敢抓,商业巨头你敢暗杀,你把法律当什么?”

  “那东西不是【无极荣耀】管不到我吗?”

  “管不到你?”武将军火气上涌,抬手就给了我一巴掌。当然,对我来说这不算什么伤害。被挖土机扇一下到是【无极荣耀】或许能让我受伤,人是【无极荣耀】不可能伤到我的【无极荣耀】。看到我被打,玫瑰他们赶紧上来把我拉到了后面。武将军的【无极荣耀】儿女也赶紧上来把他拉住了,但是【无极荣耀】武将军还是【无极荣耀】气急败坏的【无极荣耀】对我喉着:“你敢说管不到你?你以为你是【无极荣耀】什么人?实话告诉你。整个龙缘都是【无极荣耀】国家的【无极荣耀】,你只不过是【无极荣耀】个股份继承人,不要把自己当成特权阶级。国家需要你死,你就得笑着去死。”

  我双眼通红地看着武将军。刚才那巴掌伤不到我人,但是【无极荣耀】却伤地到我的【无极荣耀】心。挣开斯哥特他们地胳膊,对面武少将赶紧挡到了老将军前面。“神林,你要干什么?”

  我没理他,而是【无极荣耀】看着武将军。“我说管不到我就管不到我。你去告我吧!把我的【无极荣耀】事情全都告诉最高法院,没关系,你尽管去说。我绝不狡辩,我就承认是【无极荣耀】我干的【无极荣耀】,看你们谁能把我怎么样?你们的【无极荣耀】法律对我有用吗?”

  “对你……!”老将军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的【无极荣耀】神色稍微顿了顿。

  我愤怒的【无极荣耀】吼叫着:“我不是【无极荣耀】自然人,他们谁把我们当人看了?这些人都说我们不是【无极荣耀】人,说我们是【无极荣耀】怪物。那好,他们说对了,我就不是【无极荣耀】人。我们是【无极荣耀】怪物,和你们不一样。你们的【无极荣耀】法律管不到我。你什么时候听说老虎吃人要判刑的【无极荣耀】?我们杀人也不用。杀他们几个算什么?对我来说他们和猪狗牛羊毫无区别,对我来说他们都是【无极荣耀】另外一种动物,他们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同类,不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说到最后我的【无极荣耀】眼泪已经下来了,嗓子里感觉卡的【无极荣耀】慌,有话就是【无极荣耀】说不出来。

  武将军愣住了,他的【无极荣耀】火气瞬间就没了。周围的【无极荣耀】人也是【无极荣耀】一个个神色复杂的【无极荣耀】看着我们。冲突。这是【无极荣耀】意识形态的【无极荣耀】冲突。一方面大家都希望以我们的【无极荣耀】强大破坏力去打败敌人,另外一方面他们又忘记了我们也有人的【无极荣耀】感情。我们觉得自己像个人,起码精神上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这些人不把我们当人看,他们不接受我们的【无极荣耀】人类身份,可他们又不能放弃我们的【无极荣耀】力量。矛盾不光是【无极荣耀】我们引起的【无极荣耀】,甚至说主要责任都不在我们这边。是【无极荣耀】整个人类社会的【无极荣耀】问题。我们这些人造生物从一开始就被大部分人所排斥,除了龙缘基地那些真正的【无极荣耀】科学家,根本就没人在知道我们的【无极荣耀】真实身份后还能平静的【无极荣耀】对待我们的【无极荣耀】。多年来积压下来的【无极荣耀】意识冲突总要有个宣泄口,我现在做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提早制造这个缺口,免得等它累积到危险的【无极荣耀】时候再释放出来伤到我们自己,也伤到别人!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