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三卷 第四十三章 掉进宝库里的【无极荣耀】强盗

第十三卷 第四十三章 掉进宝库里的【无极荣耀】强盗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找了个安全的【无极荣耀】酒馆定了个包间,然后我把几个人形魔宠都召唤出来和他们商量了一下。大家的【无极荣耀】意见其实都差不多,谁都知道那些该死的【无极荣耀】影子生物肯定就在这个星球上,但是【无极荣耀】不知道什么原因普通的【无极荣耀】老百姓似乎不知道这件事情,或者说是【无极荣耀】他们知道,而是【无极荣耀】我问的【无极荣耀】不对路。

  最后凌给我的【无极荣耀】意见是【无极荣耀】先找个能知道核心秘密的【无极荣耀】高层人员询问一下,光靠和低级人员接触大概不会得到太多有用的【无极荣耀】信息,毕竟有些东西是【无极荣耀】不会让所有人都知道的【无极荣耀】。得到提示后我决定再回去找那个女将领,我这个时候已经知道她在宫里被贬的【无极荣耀】事情了。这个女人好象因为长的【无极荣耀】特别漂亮,所以在这边是【无极荣耀】个新闻人物,她被贬之后民间传闻非常多。

  既然她不在关键区域当差,那就好办多了,我还是【无极荣耀】用老方法挖洞进去。开拓者和玫瑰藤在前面挖,我在后面跟着走。前进了大约几公里后开拓者和玫瑰藤突然停了下来。

  “为什么停了?”

  “主人,好象挖到地下建筑了。”

  “地下建筑?”我疑惑的【无极荣耀】走到前面,开拓者和玫瑰藤向两边拓展了一点空间,方便我的【无极荣耀】观察。我们的【无极荣耀】前进道路被一道砖墙挡了下来我走过去仔细观察了下洞口附近的【无极荣耀】情况。玫瑰藤和开拓者似乎是【无极荣耀】已经把夯土层和石灰防水层都给打穿了,剩下的【无极荣耀】这层砖墙大概已经是【无极荣耀】第三层墙壁了。我在墙上用力敲了一下,石头墙好象没什么回音。看来里面还有非常厚地墙壁。“能绕过去吗?”

  “不大清楚。”玫瑰藤在我的【无极荣耀】意识中道:“我的【无极荣耀】触须在周围伸展了很远也没找到边界,这个东西挖的【无极荣耀】相当的【无极荣耀】大,可能是【无极荣耀】个地下宫殿群。”

  “宫殿群?”我的【无极荣耀】嘴角露出了邪恶的【无极荣耀】微笑。“给我扩大点空间,我要看看里面有些什么。”

  “是【无极荣耀】。”玫瑰藤和开拓者立刻开始向周围扩展,这个地方很快就多出了一个庞大地空间。召唤坦克出来,然后让玫瑰藤把自己的【无极荣耀】触须整个贴到墙壁上,之后让坦克用自己地攻击前肢去敲墙壁。再硬的【无极荣耀】东西也会有震动。只不过我力气不够,产生的【无极荣耀】震动不足以判断内部结构。坦克可就不一样了。他的【无极荣耀】力气够大,敲一下就跟打桩机差不多。玫瑰藤这个震动铭感器可以根据回音判断内部的【无极荣耀】结构和大致环境,而且由于心灵接触,我也可以同步感受到内部的【无极荣耀】情况。

  坦克对准了我们挖出的【无极荣耀】墙壁中心来了一下,一声闷响之后玫瑰藤这边地震动感受器立刻返回了第一次震动回波产生的【无极荣耀】图象。这层图象还非常模糊,不过这只是【无极荣耀】初波,之后回音每撞到一种新的【无极荣耀】结构断层就会有一次回波。多个波形叠加后就能得到完整的【无极荣耀】结构图。

  第一个回波构成的【无极荣耀】图象只是【无极荣耀】大概把范围确定了出来,第二个波束很快返回,这时候我脑海中的【无极荣耀】图象已经可以算是【无极荣耀】地下宫殿的【无极荣耀】结构图了。“好家伙,真是【无极荣耀】够大的【无极荣耀】啊!”回波显示这个地方虽然只有地面宫殿群地十分之一面积,但是【无极荣耀】它有整整三十几层,实际面积比地面部分还要大的【无极荣耀】多。

  第三道回波间隔了几秒也回来了,这次的【无极荣耀】波形明显变化了很大,返回的【无极荣耀】模拟图象显示出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宫殿内部的【无极荣耀】情况。因为是【无极荣耀】波形造影。所以没有颜色,但是【无极荣耀】依靠外形结构大致还是【无极荣耀】能判断出里面地是【无极荣耀】些什么东西。宫殿里的【无极荣耀】东西到是【无极荣耀】很多,不过有个地方却特别的【无极荣耀】吸引我。在波形造影中我看到了一个相当大的【无极荣耀】房间内被一些零碎的【无极荣耀】碎片所占满了。这个房间差不多有两千平,内部堆的【无极荣耀】全是【无极荣耀】这些碎片。因为没有颜色,所以看不到这些碎块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但是【无极荣耀】震动波显示这些东西都很硬。而且它们的【无极荣耀】形状大多很规则。更引起我注意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个房间的【无极荣耀】墙壁和大门都是【无极荣耀】特殊处理过的【无极荣耀】,明显比其他房间要厚地多。整个地下宫殿一共只有三个房间是【无极荣耀】这样处理地,我相信这么特别的【无极荣耀】房间里不可能堆着垃圾,那么这些规则小块地身份就呼之欲出了。它们应该是【无极荣耀】黄金。

  王宫的【无极荣耀】地下一共就这么三个经过特别加固的【无极荣耀】房间,其中一个是【无极荣耀】卧室型房间,大概是【无极荣耀】国王专用的【无极荣耀】房间;另外一个之中有大量武器和防具,十有八九是【无极荣耀】收藏室之类的【无极荣耀】地方。而这个房间全是【无极荣耀】这种小块物体,除了黄金之外我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东西能让国王把它们专门集中到这样的【无极荣耀】房间中来。

  声波震动对柔软物体成像很不清楚,但不是【无极荣耀】完全没图象。通过感受震动的【无极荣耀】区别,我能确定出地下宫殿内的【无极荣耀】人员数量和位置。可能是【无极荣耀】因为这里是【无极荣耀】后备宫殿。所以暂时没什么人。声波显示这里只有少量卫兵和打扫卫生的【无极荣耀】仆人。而且大多集中在入口附近,毕竟没谁会想到有人从地下打洞进来。

  我们现在所在的【无极荣耀】这面墙好象是【无极荣耀】一些为仆人准备的【无极荣耀】卧室的【无极荣耀】外墙。由于现在这里完全没人住,而且又不是【无极荣耀】重要地段,所以根本没人。我向后打了个响指。“坦克,用点劲来一下。”

  坦克先后退了一点,然后轰的【无极荣耀】一声撞向墙壁。砖石结构的【无极荣耀】墙壁根本顶不住这样的【无极荣耀】撞击,一下就被撞倒了,不过里面居然还有层木结构的【无极荣耀】栅栏,怪不得刚刚的【无极荣耀】回音信号那么不清楚。

  不用我说,玫瑰藤的【无极荣耀】触须自己插入了这些木头中,然后把它们全都给拽了下来。木架后面又是【无极荣耀】一层砖墙。坦克用前肢猛砸了两下墙就粉了。玫瑰藤把砖块的【无极荣耀】碎片弄了出来,坦克对着上面又来了两下墙就彻底被打穿了。这层砖的【无极荣耀】里面是【无极荣耀】层木板,大概是【无极荣耀】防潮用地。相当的【无极荣耀】薄,刚刚已经被连墙一起打穿了。收回挖地道的【无极荣耀】大型魔宠,我召唤出白浪和飞镖,然后把夜月和艾美尼斯也召唤了出来。白浪是【无极荣耀】地道类区域专用魔宠,飞镖速度够快,艾美尼斯善于伪装,夜月可以无声无熄的【无极荣耀】让人去见上帝。都是【无极荣耀】偷鸡摸狗必备魔宠。

  穿过那个小洞进入房间,白浪已经确定了附近区域内没有活人。不然他一定听的【无极荣耀】到。反正附近没人,我们直接大张旗鼓的【无极荣耀】走出房间进入了外面的【无极荣耀】走廊。之前地声波已经把地图描绘出来了,地图被我传给了白浪,他的【无极荣耀】记忆力比较好,特别擅长走迷宫。跟着白浪后面一路飞奔,跑了一大半路程才慢了下来。宝库这样地地方可不是【无极荣耀】一般房间,整个地下宫殿里五分之一的【无极荣耀】卫兵都集中在这里。而且附近走动的【无极荣耀】人也不少。

  白浪在一个通道拐弯处突然停了下来,他回头示意我们有人在靠近,然后开始小心的【无极荣耀】向前移动。夜月的【无极荣耀】身体一翻直接游上了通道的【无极荣耀】墙顶,我也跟着走到了墙边背靠着墙壁等待攻击时机。通道旁边的【无极荣耀】岔道上传来了几个人地聊天声,听起来人还不少。

  脚步声越来越近,对方很快就到了拐弯处附近。在第一个人走出通道的【无极荣耀】瞬间我们这边突然同时启动。白浪最先跳了出来,借着惯性直接冲上了对面的【无极荣耀】墙壁,然后从墙壁上跑了过去。一下就落到了那群人的【无极荣耀】背后。那些士兵突然看到一个白影闪过去,眼睛本能的【无极荣耀】就跟了上去,但是【无极荣耀】他们刚转过身就意识到这是【无极荣耀】个陷阱。当他们转回来时只看到一张美丽的【无极荣耀】脸蛋以及脸蛋上那双美的【无极荣耀】令人窒息的【无极荣耀】双眼。璀璨地银光一闪,通道内的【无极荣耀】人全都永远定格在了那一瞬间。夜月放下护目镜把眼睛重新挡了起来,转身向我比了个OK的【无极荣耀】手势。整个过程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在我们几十米外就有另外一群人。但是【无极荣耀】他们对此毫无所觉。

  我指了指前面,然后指指夜月,又指指右边,再指自己,然后指指左边。夜月瞬间明白了我的【无极荣耀】意思。夜月和飞镖分别扮演两个吸引者,我和夜月一起从那个十字路口闪了出去。右边的【无极荣耀】人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就全部被石话,左边的【无极荣耀】人则只看到眼前人影一闪,跟着就觉得脖子上有一阵阵地凉意。他们想喊却喊不出来,伸手一摸脖子却摸到一些热乎乎的【无极荣耀】液体,把手拿到眼前一看居然是【无极荣耀】血。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无极荣耀】时候他们已经什么也做不了了。眼前越来越黑。接着无力的【无极荣耀】软倒。一个个脑袋滚了出去。我把闪亮的【无极荣耀】永恒重新撞回了手臂上,刚才这一下除了永恒没有任何武器可以做到。因为它们都不够锋利。

  解决了路口的【无极荣耀】敌人剩下的【无极荣耀】就简单了。前面有个小房间,里面距离了差不多二百多士兵,这是【无极荣耀】附近唯一的【无极荣耀】士兵集中点,干掉这里之后再用一小队人堵住它,就不会有人进来捣乱了。对付这种集中在一起的【无极荣耀】人,最好的【无极荣耀】办法就是【无极荣耀】用炸弹。不过我不能搞出太大动静,惊动了外面地人可不好。想了想我还是【无极荣耀】决定用魔法。

  凌被召唤了出来,她将在房间内释放一个黑洞魔法。虽然这个魔法准备时间超长,但是【无极荣耀】这里没有人知道我们在附近,所以完全不用担心时间问题。魔法很顺利地完成,房间内突然出现的【无极荣耀】黑洞让里面正在聊天地士兵完全乱了套,由于强大的【无极荣耀】吸力,这些人根本一点办法都没有。气流高速回流导致他们的【无极荣耀】喊声都传不出去,全都被吸了回来。我召唤出镰刀,然后用他的【无极荣耀】蜘蛛丝在腰上缠了一圈,让镰刀把镰刀状的【无极荣耀】刀足插入墙壁固定自己,然后我就拖着这根蛛丝走了出去。

  有保险绳就不用担心被吸入黑洞,我大摇大摆的【无极荣耀】走向房间里那些抓住了固定物体或者用武器插入了地面的【无极荣耀】强者。这些人都是【无极荣耀】反应快的【无极荣耀】人,靠黑洞把他们吸进去太耽误时间。我走到其中一个人身边,他正奋力的【无极荣耀】抱着根柱子,身体已经被吸的【无极荣耀】横起来了,但还没有飞出去。我用小匕首在他的【无极荣耀】手上比了比,他吓的【无极荣耀】浑身大汗,眼睛惊恐的【无极荣耀】看着我。最后我还没刺他就自己忍不住松了手被吸进了黑洞,其他和他一样的【无极荣耀】人全都看地心惊肉跳。因为他们知道我肯定也会对他们这么做的【无极荣耀】。

  很快我就解决了大部分的【无极荣耀】人,然后走到最后一个强人身边。这个家伙硬是【无极荣耀】靠一杆插入地面的【无极荣耀】长枪固定着自己没被吸走。我走过去在他身边停了下来,他看着我直吞口水,显然吓的【无极荣耀】不轻。在他惊恐的【无极荣耀】目光中我抓着长枪往外拔了拔,他拼命的【无极荣耀】叫,可是【无极荣耀】我什么特听不见,声音都被气流吹回黑洞里了。

  可能因为挂着个人。这支枪插地还满紧的【无极荣耀】。我干脆把永恒变成了个锤子,然后对着他地脑袋比了比。觉得比怎么好下手,然后又对着地面比了比。还是【无极荣耀】地面好砸,我挥起大锤一锤砸向地面,砖石地面立刻崩裂,长枪连着那块砖头一起飞了出去。

  望着飞出去的【无极荣耀】长枪,我惊讶的【无极荣耀】发现上面没人。低头一看,这个家伙居然抱着我的【无极荣耀】脚在那里挂着。人的【无极荣耀】潜力果然是【无极荣耀】无限的【无极荣耀】。这种环境下他居然还能向上爬了一步抓住我的【无极荣耀】腿。看看他身上穿地不错,应该是【无极荣耀】个大官,有利用价值。我笑着打了个响指,黑洞立刻消失,那个家伙一下摔到了地上。没想到他不是【无极荣耀】马上停下来喘气,而是【无极荣耀】一骨碌翻起来跳向侧面的【无极荣耀】墙壁,那里居然插着把刀。我对这个家伙真是【无极荣耀】越来越感兴趣了。单纯的【无极荣耀】勇猛我不在乎,那种人都是【无极荣耀】白痴。但是【无极荣耀】太圆滑的【无极荣耀】人我更不喜欢,因为这种人还不如勇猛的【无极荣耀】白痴。不过这个人很不错,之前的【无极荣耀】恐惧说明他不是【无极荣耀】愣头青,而现在敢去拿刀就说明他也不是【无极荣耀】那种趋炎附势的【无极荣耀】小人,他有气节,同时有怕死。这样的【无极荣耀】人才是【无极荣耀】人才。有血有肉,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也知道自己不可以做什么,精英就该是【无极荣耀】这样地人。

  拿到刀之后他立刻准备冲上来,但是【无极荣耀】他突然发现自己的【无极荣耀】脚动不了了。低头一看自己的【无极荣耀】腰部以下居然全都变成了石头,他再抬头时却看到一个美丽的【无极荣耀】女人正环着我的【无极荣耀】脖子靠在我的【无极荣耀】身后看着他。

  “你……!”他再次挣扎了一下,结果发现完全动不了,干脆把手里地刀向我甩了过来。

  叮。长刀被一道无形的【无极荣耀】气墙挡了下来。我身上有三道魔力护甲,要是【无极荣耀】能被一把破刀伤到我就是【无极荣耀】白痴了!

  “不错,你很勇敢。我很欣赏人才。你愿意跟着我干吗?”

  “你做梦。”对方居然猛力一掌击向地面。轰的【无极荣耀】一声。本就被黑洞折腾的【无极荣耀】差不多的【无极荣耀】房间彻底顶不住了,地上顿时裂开一道大沟。他整个人带着砖头一起掉进了下面的【无极荣耀】房间。

  镰刀从后面跳出来,用力在地上一蹦,轰的【无极荣耀】一声我们这半边也跟着一起掉下去了。那个家伙掉下来后已经是【无极荣耀】躺在地上了,但是【无极荣耀】他依然无法移动,石化不是【无极荣耀】那么容易恢复的【无极荣耀】。我不杀他其实不光是【无极荣耀】因为他的【无极荣耀】性格,刚刚他抱住我的【无极荣耀】腿地时候被系统判定成了攻击行为,我因此看到了星瞳上地属性显示,这个家伙居然有两千级,而且还是【无极荣耀】罕见的【无极荣耀】指挥型NPC。他这种人在游戏里比宝石还值钱,能见到一个都是【无极荣耀】三生有幸了。

  “别白费力气了。你是【无极荣耀】跑不掉地。”

  “哼,就是【无极荣耀】爬我也能爬走。”他到是【无极荣耀】脾气不小。

  “那么这样呢?”我向前一招手,夜月走过去盯着他的【无极荣耀】胳膊,然后目镜一闪。他惊讶的【无极荣耀】发现自己的【无极荣耀】胳膊也石化了。之前他虽然知道石化的【无极荣耀】原因在我们这里,但是【无极荣耀】他没看到是【无极荣耀】谁把他石化的【无极荣耀】,现在才知道原来是【无极荣耀】这个女人的【无极荣耀】眼睛。

  “你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

  “东西?吾乃神族遗脉,你居然管我叫东西?信不信我把你眼皮石化,让你不能眨眼,活活憋死你?”

  他没回答,而是【无极荣耀】再次看向我。“你是【无极荣耀】无双帝国的【无极荣耀】人还是【无极荣耀】天霜国的【无极荣耀】人?”

  “现在是【无极荣耀】我发问的【无极荣耀】时间,你是【无极荣耀】俘虏,给我老实点。现在告诉我宝库里还有什么机关?我知道那道墙里有夹层,不象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房间,你最好别蒙我,不然你会很痛苦的【无极荣耀】。”

  “我要是【无极荣耀】不说摹疚藜僖控?”

  “你会说的【无极荣耀】。”我向夜月再次点点头,夜月立刻用一只手把他翻了过来。然后在他的【无极荣耀】胸口一点。他立刻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夜月站起来等着他咳嗽。只见他在地上是【无极荣耀】越咳越厉害,最后脸都咳紫了。我又点了下头,夜月蹲下去在他的【无极荣耀】胸口再次点了一下,咳嗽立刻停了下来,不过看样子他也被折腾的【无极荣耀】快完蛋了。

  “现在觉得怎么样?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有种胸口着火了的【无极荣耀】感觉?现在想说了吗?如果你不合作,下次会更严重。直到你把自己的【无极荣耀】肺给咳出来。”

  “你是【无极荣耀】个恶魔。”

  “恩,我知道。你已经不是【无极荣耀】第一个这么说的【无极荣耀】人了。之前的【无极荣耀】几个都死地挺惨。”我推开面罩笑着看向他。“忘记告诉你了,我的【无极荣耀】特长是【无极荣耀】亡灵系生物操纵,就算你死了也得继续为我工作,生生世世永远也别想停下来。”

  “死灵?”

  “就是【无极荣耀】你们说地死者。”忘记他们这个星球上的【无极荣耀】亡灵的【无极荣耀】叫法不一样了!

  “你这个……!”

  “别再骂了,留着点力气一会多咳几声吧!现在告诉我房间里的【无极荣耀】机关在什么地方。”

  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身边这个人首蛇身的【无极荣耀】美丽妖怪,最后还是【无极荣耀】屈服了。“在门轴上。进入的【无极荣耀】时候不要把两边的【无极荣耀】门一起打开。先开右边地门板,然后再开左边一半,之后把右边的【无极荣耀】门板关上,拿了东西出来再关左半边的【无极荣耀】门,如果顺序错了门后面的【无极荣耀】千斤闸就会落下来,然后向里面灌酸水。黄金和珠宝都不怕酸,但是【无极荣耀】入侵者肯定会被溶掉。”

  “真是【无极荣耀】够毒的【无极荣耀】。不过这种机关对我似乎没什么用。还有别的【无极荣耀】东西吗?”

  “酸水机关连着警报,如果不起作用。之后可以手动驱动钢叉系统把房间内的【无极荣耀】人都穿成肉串。那些黄金和珠宝都是【无极荣耀】按照特定位置摆放好的【无极荣耀】,钢叉穿梭地时候不会伤到珠宝,但是【无极荣耀】里面的【无极荣耀】人肯定没地方躲藏的【无极荣耀】。”

  “就这两道机关了吗?”

  他非常生气的【无极荣耀】道:“这样都不死的【无极荣耀】人再装什么机关也不会有用了,反正前进闸降下后从里面是【无极荣耀】打不开的【无极荣耀】,关它十天半个月饿死里面地刺客就是【无极荣耀】了。敢偷国库就让他抱着黄金饿死吧!”

  “OK,我相信你的【无极荣耀】话。”我转身对镰刀道:“带上他。我们去宝库。前面只有四个守卫,唯一的【无极荣耀】出口在我们这边,不怕他们跑掉。”

  “我劝你别想的【无极荣耀】太简单。”他非常得意的【无极荣耀】道:“那四名守卫可不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人。”

  “我知道。四台魔偶而已,力气再大又能怎么样?没脑子的【无极荣耀】魔偶比小狗还要乖。”

  我们带着他很快就到了宝库大门口,对付魔偶其实根本不用使用什么战术。本行会的【无极荣耀】特长就是【无极荣耀】魔偶制造,对魔偶可以说是【无极荣耀】了解的【无极荣耀】太透彻了。这种铁皮疙瘩好对付的【无极荣耀】很。让他们在后面跟着,并且从凤龙空间翻出了四台本行会制造地高级魔偶,之后把那个家伙地嘴巴封了起来,我们一起走向了宝库大门。

  四个魔偶看到我之后立刻转过来看向我,然后在通道前面排成一排面对我。一个魔偶开口道:“金库重地。禁止靠近。报上来意。”

  我放出的【无极荣耀】魔偶中地一个魔偶走了出来。“我们是【无极荣耀】新型守卫者指挥官。你们四个已经淘汰了,现在交出核心。我们会送你们回去改造。”

  “遵命阁下。”四个魔偶一起行礼,然后自己把胸口的【无极荣耀】盖子打开了。被镰刀背着的【无极荣耀】那个指挥官拼命摇头,但是【无极荣耀】无济于事,魔偶连看都不看他,就这么拿出了自己的【无极荣耀】核心,然后一起停了下来。

  魔偶没了核心就等于是【无极荣耀】一堆废铁,卫兵指挥官被我放了下来,他惊讶的【无极荣耀】看着这些魔偶拼命的【无极荣耀】想说什么。我拿掉了他嘴上的【无极荣耀】封口胶,他立刻叫了起来:“你怎么做到的【无极荣耀】?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听话?他们应该会检查口令才对啊!”

  “口令是【无极荣耀】对应人类使用的【无极荣耀】东西。魔偶的【无极荣耀】记忆中魔偶本身是【无极荣耀】不会撒谎的【无极荣耀】,我让我的【无极荣耀】魔偶去假传这段指令,他们自然会认为是【无极荣耀】真实的【无极荣耀】,所以不用什么口令。我的【无极荣耀】势力也有很多魔偶,这东西我早研究透了。”

  “哼!居然让你钻了空子。”

  我没搭理他。先把核心上地魔法铭文给抹掉,然后拿出本行会的【无极荣耀】设计图,在上面找到对应的【无极荣耀】操作魔法阵直接印到核心上。稍微输入点魔力后把它塞回魔偶的【无极荣耀】身体,四个魔偶立刻恢复了行动。这个被俘的【无极荣耀】指挥官刚开始还一阵移动,可是【无极荣耀】当他看到魔偶们向我行礼的【无极荣耀】时候就彻底傻掉了。

  “只管官大人,等待您的【无极荣耀】命令。”魔偶认真地说道。

  我点点头。“在这里看着,要是【无极荣耀】有别人来到这里一律格杀勿论。不能放跑一个人。”

  “命令确认。”四个魔偶又回到门边去了,不过他们现在变成我的【无极荣耀】人了。

  走到大门边。我按照那个指挥官说地顺序推开了大门,房间里立刻闪现出璀璨的【无极荣耀】光芒。巨大的【无极荣耀】仓库里整齐的【无极荣耀】摆了很多奇怪的【无极荣耀】架子,左边的【无极荣耀】架子上堆的【无极荣耀】全是【无极荣耀】黄金,而右边则是【无极荣耀】各类宝石。

  “哈哈,这下发财了。”我兴奋地冲了进去。这一屋子东西可不是【无极荣耀】小数目,搬回去够用不少时间了。夜月他们也跟了进来,但是【无极荣耀】就在最后面的【无极荣耀】镰刀进来的【无极荣耀】瞬间。那个俘虏居然从镰刀身上滚了下去,而且还滚到了门外。我们刚要去追,大门顶上却突然掉下一道重闸把门给封死了。我们只听后面哐啷一声,房顶四个拐角突然弹出了四个金属管道,然后哗的【无极荣耀】一声四个巨大的【无极荣耀】管口同时开始疯狂的【无极荣耀】向房间里灌水。那黄绿色的【无极荣耀】液体一看就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好东西,而且它们还散发着一种刺闭的【无极荣耀】酸味,比冰醋酸地味道还要刺激。“都回去。”我打开凤龙空间对魔宠们喊道。

  “你怎么办?”夜月问我。

  “让霜雪出来,她应该可以对付这些东西。”

  “明白。”

  在大家闪身跳进凤龙空间的【无极荣耀】同时霜雪也跳了出来。而我已经不得不爬到架子上去了。地面上的【无极荣耀】液体已经有一尺多深了,而且还在以恐怖的【无极荣耀】速度上升中。霜雪一出来立刻就捂住了鼻子。“老天!这什么味道啊?”

  “别管味道了,这是【无极荣耀】强酸。马上把那四个管口给我冻起来。”

  “遵命。”霜雪打了个响指,一个白色的【无极荣耀】寒冰之环从她脚下荡漾开来,水面瞬间冻结,并迅速延伸到下落的【无极荣耀】水柱上。最后把四个出水口也给冻了起来。由于封冻地冰块堵塞了出水口,房间里已经没有新的【无极荣耀】液体流入了,但是【无极荣耀】之前那么一会灌进来的【无极荣耀】液体已经有一米深了。要不是【无极荣耀】霜雪动作快,只要再过一两分钟这个房间就能被完全灌满。

  凤龙空间还没关闭,刚躲闪进去的【无极荣耀】夜月和艾美尼斯又跑了出来。冰冻的【无极荣耀】酸液已经没有什么杀伤力了,他们就这么直接站在了冰面上。

  夜月看了下大门道:“真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居然被骗了!”

  艾美尼斯道:“之前他确实说了有强酸水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没想到他还是【无极荣耀】把这个机关启动了。不过他说的【无极荣耀】那个钢铁穿刺会不会也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啊?”

  艾美尼斯话音还没落,四周的【无极荣耀】墙壁上突然喀嚓一声打开了很多小洞,接着嚓地一声每个洞口都伸出了一截尖锐地枪头。霜雪看了看周围道:“艾美尼斯你还真是【无极荣耀】乌鸦嘴呢!”

  夜月道:“不介意的【无极荣耀】话最好快点想办法。我可不向变成肉串。”

  “玲玲。出来帮忙。”我把玲玲叫出来之后指指墙壁。“一人一边,削掉枪头。”

  “明白。”

  玲玲地圣剑和我的【无极荣耀】永恒都是【无极荣耀】锋利无比的【无极荣耀】武器。我们两个一人跳到一面墙边上,然后顺着墙比一路扫过去,那些伸出来的【无极荣耀】枪头立刻淅沥哗啦的【无极荣耀】掉了一地。几乎就在我么削完之后,枪杆突然开始向外伸,然后我们都被枪杆顶着推了回来,最后撞上货架被卡在了那里。不过因为这些枪都没枪头,根本捅不动人,全都被我们卡在了那里,只是【无极荣耀】把我们也给顶在了货架上无法动弹。

  没有生命危险就好办。我们用武器把顶在身上的【无极荣耀】枪杆再次削断,然后把弹出来的【无极荣耀】后半截也齐根削断,这样长枪对我们就没有威胁了。用相同的【无极荣耀】方法把其他的【无极荣耀】枪杆都砍断拆下来,房间里的【无极荣耀】枪刺就完全失去了作用。

  我笑呵呵的【无极荣耀】看了看房间里的【无极荣耀】那些珠宝和黄金。“嘿嘿,机关搞定了,现在是【无极荣耀】收获时间。大家发扬下我们的【无极荣耀】一贯传统,一件也别放过。”

  我的【无极荣耀】抢劫行动向来是【无极荣耀】寸草不留的【无极荣耀】,既然我已经进来了,就没道理会剩下几件。那些被冰封在酸液下面的【无极荣耀】珠宝都被我们挖了出来,反正这些东西不能浪费。利用这个时间我大致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无极荣耀】收获。这里最多的【无极荣耀】东西就是【无极荣耀】黄金,几乎占了收获物品的【无极荣耀】八成,不过考虑到游戏内黄金的【无极荣耀】价格不象现实中那么高,所以这也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无极荣耀】财富。真正有价值的【无极荣耀】都那些珠宝。这里的【无极荣耀】宝石种类之多简直含盖了所有常见宝石种类,而且其中居然还有十几个以前从未见过的【无极荣耀】品种,不知道是【无极荣耀】我不认识,还是【无极荣耀】地球上根本就没这种宝石,反正能放在这个房间的【无极荣耀】应该都是【无极荣耀】好东西。

  除了一般的【无极荣耀】宝石,这里还存放了少量炼金材料。这些可不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地摊货,宝库中发现的【无极荣耀】这些材料全都是【无极荣耀】极端罕见的【无极荣耀】超级贵重物品,单就市价而言,它们的【无极荣耀】价值已经超出了那些黄金的【无极荣耀】总和。另外,我还在其中找到了不少红纹魔晶石,这就意味着我可以多造几台魔偶了。

  我们正在拼命往凤龙空间倒腾东西,夜月却忽然喊我:“主人,过来一下。”

  我转头看到夜月正趴在一面墙壁上敲敲打打的【无极荣耀】,不知道在干什么。“什么事?”

  “这面墙好象是【无极荣耀】空心的【无极荣耀】,里面有东西。”

  “东西?我来看看。”靠过去敲了敲,墙壁的【无极荣耀】声音果然不同。我把霜雪喊了过来,让她对墙壁进行极冻,然后我用火烤了一下。嘭的【无极荣耀】一声墙面自己爆炸了,在它的【无极荣耀】后面显现出了一个六角形的【无极荣耀】金属面板,面板上有魔法阵,而且有大量符文在上面。

  “这是【无极荣耀】什么啊?”夜月上去敲了敲:“主人,你听,里面还有滴滴答答的【无极荣耀】声音呢!”

  “滴滴答答的【无极荣耀】声音?总不会是【无极荣耀】定时炸弹吧?”

  “那可说不准。”霜雪走上来把我们两个推开。“让我先把它冻起来,万一真是【无极荣耀】炸弹我可不想陪葬。”

  艾美尼斯立刻道:“应该不会吧?制作这个地方的【无极荣耀】人怎么算到我们会在今天闯入呢?定时炸弹是【无极荣耀】不可能的【无极荣耀】。”

  霜雪立刻反问道:“如果这个炸弹是【无极荣耀】以前两项机关的【无极荣耀】触发为前提启动呢?触发前两个机关后这个炸弹自己也跟着启动,但是【无极荣耀】爆炸要等段时间。如果是【无极荣耀】自己人,会知道关闭它,如果是【无极荣耀】入侵者,那……!”

  “管它是【无极荣耀】什么,打开看看就知道了。”玲玲上去一剑插入了墙壁,然后用力一撬,金属面板被撬出来一个角。我干脆上去帮忙一起把这个东西给拽了出来。拿出来后才发现这是【无极荣耀】个金属盒子,正面是【无极荣耀】正六边形,厚度大约有四十厘米。

  玲玲把剑又插进了盒盖的【无极荣耀】缝隙,向上用力一撬,接着盖子当的【无极荣耀】一声自己弹了出去。一些淡黄色的【无极荣耀】液体随着盖子一起喷了出来,躲避不及的【无极荣耀】我们全都被沾到了。霜雪紧张的【无极荣耀】赶紧擦了起来,结果是【无极荣耀】越擦面积越大。

  我制止了她的【无极荣耀】行动。“别怕,只是【无极荣耀】润滑油而已。”

  听了我的【无极荣耀】话大家都沾了点衣服上的【无极荣耀】东西放到鼻子前闻了闻。夜月点点头:“是【无极荣耀】用鱼油熬成的【无极荣耀】润滑油,里面还有摄龙草的【无极荣耀】味道,看来是【无极荣耀】相当古老的【无极荣耀】东西了。”

  “大家快看。”艾美尼斯忽然指着盒子里面让我看。刚刚大家都被里面溅出来的【无极荣耀】液体吓到了,一直没注意盒子里的【无极荣耀】东西,这下一看全都傻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