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三卷 第四十五章 挖墙脚

第十三卷 第四十五章 挖墙脚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沙夜子双眼一闪。“六御镇魂歌。”我第一次发现原来沙夜子有这样的【无极荣耀】攻击方式,不过看起来对亡灵的【无极荣耀】压制效果非常明显。随着轻柔的【无极荣耀】歌声响起,前方的【无极荣耀】那个灵体立刻痛苦的【无极荣耀】捂着脑袋跪了下去,而且似乎很辛苦的【无极荣耀】样子。

  我本想上前把他彻底解决掉,但是【无极荣耀】这个家伙却突然硬撑着爬了起来。“你……们以为这样……就能让我屈服吗?”亡灵看了眼自己的【无极荣耀】盔甲,然后突然一掌拍在了自己的【无极荣耀】脑门上。“灵魂燃烧。”

  轰的【无极荣耀】一声这个家伙身上一下蹿起一丈高的【无极荣耀】火焰,恐怖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周围温度却在积聚下降中。我这边用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亡灵系专精的【无极荣耀】魔宠,立刻叫了起来:“快退后,这是【无极荣耀】灵魂火焰,他要自爆。”

  “靠,怎么碰到这么个疯子!”我向后一挥手:“暂时退避。”我向后退了几步和自己的【无极荣耀】肉体重合到了一起。活动了一下脖子,确认身体完全接受控制后马上转身带着大家闪了出去。临出门的【无极荣耀】时候我还把永恒张开成一面墙挡住了大门,防止爆炸的【无极荣耀】威力影响到我们。

  我们刚跑出大门几步远,就听到门里轰的【无极荣耀】一声炸响,接着永恒变成的【无极荣耀】大门仿佛被什么东西从里面砸了一样发出了一声钟鸣。这声钟鸣之后里面似乎没了动静,我正打算上去把永恒收回来,没想到却被沙夜子拉住了。

  “别碰,里面现在全是【无极荣耀】亡灵能量。对你很危险。”

  “那你们呢?”

  “我们本来就是【无极荣耀】亡灵生物,对我们只能算是【无极荣耀】食物而已。”

  我笑了笑:“那就麻烦你们进去帮忙把这些东西吃光了。”

  “乐意效劳。”国王和沙夜子还有幻影一起从永恒上打开的【无极荣耀】一条缝钻了进去,等了一会永恒自动收回成了球形,而他们三个正在里面看着我们。

  国王嗡声嗡气地道:“真没想到会有这么纯洁的【无极荣耀】亡灵能量,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灵魂一定非常的【无极荣耀】完美,自爆了真是【无极荣耀】太可惜了。”

  沙夜子不以为然的【无极荣耀】道:“一个国家总会有几个死忠成员的【无极荣耀】,像这样的【无极荣耀】王室密库有个把死士地灵魂守卫也是【无极荣耀】很正常的【无极荣耀】。这些人一般都是【无极荣耀】极端主义者。对主人地忠诚就是【无极荣耀】一切,不会有任何其他的【无极荣耀】思想。所以非常的【无极荣耀】纯洁。吸收了这家伙的【无极荣耀】灵魂连我都觉得自己快被感动了!咦?主人你干什么哭啊?感动也不能这样啊?”

  我捧着把大剑颤抖着道:“我不是【无极荣耀】感动,我是【无极荣耀】激动!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装备居然是【无极荣耀】可以被玩家使用的【无极荣耀】装备,靠,这把剑是【无极荣耀】高位神器,难怪能和永恒对砍。”

  “我还以为主人转性了呢!”沙夜子随手从地上抄起了那个家伙留下的【无极荣耀】头盔看了看。“这东西好象也是【无极荣耀】神器。这个亡灵根本就是【无极荣耀】在用这么最大地宝藏来守卫这个宝库,还真是【无极荣耀】奇怪的【无极荣耀】想法。”

  一直没插手的【无极荣耀】夜月道:“恐怕是【无极荣耀】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忠诚造成的【无极荣耀】错误。这个国家的【无极荣耀】国王的【无极荣耀】意思大概是【无极荣耀】让这个亡灵穿上盔甲,万一打不过至少可以带着最贵重的【无极荣耀】这套盔甲逃跑。没想到这个家伙太忠诚皇室,居然死战不退。现在连这套装备也给捐赠了。”

  我忽然站起来道:“马上把这里搬空,到底是【无极荣耀】好是【无极荣耀】坏回去再鉴定。我们有客人来了。”

  刚才地爆炸声音太大,终于还是【无极荣耀】让外面的【无极荣耀】人发现了这里的【无极荣耀】不对劲。被我一直安排在入口处把风的【无极荣耀】飞镖已经发现了大群守卫正在向靠近,他用心灵接触把情况报告给我之后正在向这边跑,守卫大概会比他晚到一点,但是【无极荣耀】应该也不远了,所以我们得快点闪人。

  搬东西我们可是【无极荣耀】很拿手的【无极荣耀】。旋风一样席卷了整个仓库,出来后正好碰到从入口赶回来的【无极荣耀】飞镖。把其他魔宠都收了回去,召唤出白浪,然后抱着飞镖骑上去让他驮着我们向之前砸出地入口跑去。白浪这个地道专家根本没有迷路的【无极荣耀】担心,一路飞奔到我们挖出来的【无极荣耀】洞口,然后跳了进去。先让白浪和飞镖到地道深处去等着。然后召唤坦克出来对着建筑内放了一炮。轰塌了内部的【无极荣耀】建筑之后我们这里就被封住了,收回坦克换上玫瑰藤和开拓者,我们开始向下挖洞打算从下面绕过去。

  守卫们追到我们逃跑的【无极荣耀】地方只看到一段坍塌的【无极荣耀】建筑,虽然能从间隙中看到后面的【无极荣耀】通道,可是【无极荣耀】在这种地方想清出一条通道可不是【无极荣耀】两三个小时能完成的【无极荣耀】工作,不等他们结束我们就早跑没影了。

  知道宝库被袭击后国王也带着大臣们匆忙赶到了现场,当那个年迈的【无极荣耀】国王看到只剩货架的【无极荣耀】宝石库时立刻就呆掉了。大臣们和其他人好不容易把国王唤醒,然后架着他去了装备库,结果国王直接喷血三升晕了过去。装备库里连武器架都不见了,空空荡荡地只剩岩石了!没了这两大宝库。国王地私人财产等于就完全没有了。虽然国库里有钱。但是【无极荣耀】即使是【无极荣耀】在一个帝国中,国库和国王的【无极荣耀】私人宝库也是【无极荣耀】不一样地。想使用国库资金可不是【无极荣耀】那么简单的【无极荣耀】事情。正因为如此国王才会喷血,这些被偷的【无极荣耀】东西全都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私人物品,而且居然可怜的【无极荣耀】一件也没剩下。没有直接咽气已经是【无极荣耀】国王精神强悍了,一般人大概当时就直接气挂了。

  几分钟后国王被太医一阵捏掐总算睁开了眼睛,一睁开眼睛他的【无极荣耀】第一句话就是【无极荣耀】:“搜!给我找出那些家伙。马上!”大臣们领命正打算跑,又被国王叫住了。“传令下去,谁能帮我找回宝藏就可以向我要求官升一级或者黄金万锭。”

  “遵命。”大臣们得令而去,国王则被抬回了自己的【无极荣耀】寝宫休息。

  有了王宫里地命令。外面的【无极荣耀】人瞬间就炸了窝,士兵们从没有这么用心的【无极荣耀】执行过命令,今天他们算是【无极荣耀】彻底疯狂了。

  他们在那边瞎找的【无极荣耀】时候我正在地下发愁。“该死,刚刚那边我们有没有转弯啊?”我问身边的【无极荣耀】白浪。

  白浪摇着头:“为了躲避那些该死的【无极荣耀】柱子我们已经转了很多次弯了,连我也分不清楚方向了!”

  这个王公里有很多建筑下面都有作为支撑的【无极荣耀】地桩,这些东西插在地下很深地地方,我们遇到之后就得绕开。虽然每根柱子都不大。可是【无极荣耀】连续不断的【无极荣耀】转向是【无极荣耀】最容易迷路地。在森林里迷路的【无极荣耀】人就是【无极荣耀】因为要经常绕开一些树木而导致最后搞错方向而迷路,我们的【无极荣耀】情况也差不多。挖到这里居然搞不清到底挖到哪了!按照原先的【无极荣耀】情况我们应该在某个小宫殿下面,可是【无极荣耀】上头却传来奇怪的【无极荣耀】噪音,明显是【无极荣耀】挖到了动物饲养处下面,这个位置和之前搞到的【无极荣耀】地图对照好象完全错误了。

  我无奈的【无极荣耀】看向玫瑰藤。“你把触手伸上去看看情况。”玫瑰藤用触手弯了弯,算是【无极荣耀】点头,然后把四根触手拧成一根猛地向头顶上的【无极荣耀】泥土里钻了进去。

  地面上的【无极荣耀】宫殿里正在进行全面搜索,当然他们什么也找不到。在一处花圃中。一块泥土突然翻开,然后一只尖锐的【无极荣耀】触手伸了出来,触手尖端的【无极荣耀】绿色包叶张开,露出了里面绿色的【无极荣耀】水晶状物体。我在地面下看着玫瑰藤主体上的【无极荣耀】水晶显示的【无极荣耀】画面,这个画面就是【无极荣耀】地上那个水晶看到地画面。

  探头左右转了转,发现没有什么危险,于是【无极荣耀】稍微升高了一点。这里明显是【无极荣耀】个坐骑饲养处,到处都是【无极荣耀】巨大的【无极荣耀】可骑乘型魔兽。因为没什么人。我们也不用担心什么。玫瑰藤的【无极荣耀】触手退回土里重新移动到墙根下,然后顺着墙爬上房顶,直接从房顶比较高的【无极荣耀】位置观察四周的【无极荣耀】地形。很快我们就把附近的【无极荣耀】地图和我们搞到地地图对应上了。

  “靠,洞居然打歪了!我们怎么插到这种地方来了啊?本来是【无极荣耀】要进中心区的【无极荣耀】,居然冲到外面来了,再向前就该出王宫范围了!好了。玫瑰藤,回来吧,我们转向。”

  转变方向后重新开始移动,这次我们准确的【无极荣耀】找到了那个冷宫的【无极荣耀】位置。根据外面的【无极荣耀】传言,那位美丽的【无极荣耀】女侍卫统领就是【无极荣耀】被贬到这个地方来当小门卫的【无极荣耀】,现在正是【无极荣耀】下手的【无极荣耀】最好时机。我需要知道一些上层人员才能知道的【无极荣耀】东西,所以必须抓个大官,而这些大官肯定有很多人保护,抓他们太麻烦。这个女统领的【无极荣耀】地位足够高,应该知道我需要地情报。而且她被贬到这里来就意味着不会有人再关注她地安危。绑架她甚至都不会有人注意到。

  可怜的【无极荣耀】女统领正坐在冷宫内院地一处门槛上叼着根草根发呆。她现在脑中是【无极荣耀】一片混乱,各种不同的【无极荣耀】思想在一起混战。搞的【无极荣耀】她心中迷茫无比。保卫国王被贬,她有种蒙冤的【无极荣耀】感觉,但是【无极荣耀】自己确实是【无极荣耀】错误的【无极荣耀】报告了情况,所以还是【无极荣耀】有些罪责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目前这样似乎处罚的【无极荣耀】太严重了点!

  正面临心理挣扎的【无极荣耀】女统领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身边的【无极荣耀】草丛中出现了一棵明显不同的【无极荣耀】植物。玫瑰藤潜望镜一样的【无极荣耀】触手在原地旋转了一圈,扫过门口后突然又转了回来。

  “嘿嘿,目标确认。”我向开拓者和玫瑰藤打了个手势。“开始抓捕。”

  几根触手正从这段大门的【无极荣耀】两侧地面下伸出,并缓慢的【无极荣耀】向着门口靠近,最快的【无极荣耀】一根已经到了女统领的【无极荣耀】脚腕附近。几根藤条分别到位之后突然同时发动了攻击,十几根藤条一起向着女统领的【无极荣耀】身上缠了上去,但是【无极荣耀】女统领却提前发现了藤条的【无极荣耀】出现,她居然在藤条发动攻击的【无极荣耀】同时提前跳了起来。“哼,哪来的【无极荣耀】刺客要袭击本统领?”

  没有人回答她,女统领四下看了看,藤条已经完全消失了。但是【无极荣耀】她上升的【无极荣耀】惯性也消失了,只得向地面落了下来。就在她落到地面上的【无极荣耀】同时,她的【无极荣耀】眼睛突然一闪。脚下的【无极荣耀】感觉告诉她自己没有踩到实地,但是【无极荣耀】身体不受力地情况下想跑也不行了。地面以她落地点为中心。周围轰的【无极荣耀】一声裂开个一个圆形区域,接着在她的【无极荣耀】惊叫声中地面整个翻了起来,圆圈裂纹的【无极荣耀】周围全都翘了起来,女统领跟着中间的【无极荣耀】地面一起向地下沉了下去。碎裂的【无极荣耀】土地整个翻了个个,猛的【无极荣耀】砸下来把地面再度填了起来,只是【无极荣耀】留下了一个大土包。

  女统领拼命想固定自己,但是【无极荣耀】她感觉到自己正被什么东西缠着向下拖。不管如何用力也没用,这个东西在地下地力量大的【无极荣耀】可怕。根本没办法和他抗衡。忽然,女统领感觉身边地土地一松,脚下缠绕的【无极荣耀】东西也自己松开了。重新睁开眼睛的【无极荣耀】女统领左右看了看,结果发现眼前一片漆黑,她甚至能听到敌人的【无极荣耀】呼吸声,可就是【无极荣耀】什么都看不见。

  这个地道是【无极荣耀】开拓者和玫瑰藤挖出来的【无极荣耀】,当然不会有光线。我的【无极荣耀】手下因为我的【无极荣耀】原因都带有黑暗视力。没有外人在地时候我们根本用不到照明,所以洞里就是【无极荣耀】一片漆黑。女统领刚从地面上的【无极荣耀】光明世界掉下来,突然进入这样一个黑洞洞的【无极荣耀】地方当然是【无极荣耀】什么也看不见了。

  “你们是【无极荣耀】什么人?”女统领惊慌的【无极荣耀】问道。

  “刚见过面就忘记了吗?”

  “是【无极荣耀】你?”虽然看不见,但是【无极荣耀】女统领记得我的【无极荣耀】声音,就是【无极荣耀】因为我的【无极荣耀】一句话导致她被降级到这里看大门的【无极荣耀】,她怎么可能会忘记我的【无极荣耀】声音呢?

  “想起来了吗?”我笑着道:“既然是【无极荣耀】熟人,那就不用介绍了吧?”

  “你这个混蛋!”

  “我是【无极荣耀】刺客,不是【无极荣耀】混蛋。注意你地用词。”我用永恒变成的【无极荣耀】棍子点了点她的【无极荣耀】额头告诉她我随时能要她的【无极荣耀】命。“先明确下你的【无极荣耀】立场再说。”

  “我只知道你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敌人。”

  “敌人也不是【无极荣耀】绝对地。况且现在你是【无极荣耀】俘虏了,我就不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敌人了。能与之战斗的【无极荣耀】才是【无极荣耀】敌人,你现在不能和我战斗,只能算是【无极荣耀】俘虏。我现在需要知道一些事情,作为俘虏的【无极荣耀】你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应该尽量配合我的【无极荣耀】工作,让我们大家都好过一些?”

  “我才不会和你合作呢!”

  “喔?那不知道是【无极荣耀】当初是【无极荣耀】谁为了自己的【无极荣耀】眼睛而出卖了国王的【无极荣耀】位置呢?”

  “你……!”

  “别激动吗!我只是【无极荣耀】在阐述一个已经发生过的【无极荣耀】事实。你没必要这么大反应吧?或者你认为当时是【无极荣耀】别人说出了我需要的【无极荣耀】情报吗?”

  女统领彻底瘫了。当时她确实屈服了,虽然现在想来不甘心,但是【无极荣耀】当时她的【无极荣耀】心理防线被攻破了,所以说出了国王地位置。对于一名有着自己骄傲地武官来说,这是【无极荣耀】彻头彻尾的【无极荣耀】投降通敌行为,她地自尊再次被打没了。“你想知道什么?”没有了骄傲和支撑她的【无极荣耀】信念,女统领的【无极荣耀】神经已经变的【无极荣耀】相当脆弱了。

  我笑了起来。“这才对吗!现在我先问些常识性问题。首先你知道经常飞过你们头顶的【无极荣耀】那是【无极荣耀】什么地方吗?”

  “你是【无极荣耀】问地球还是【无极荣耀】月亮?”

  “哦,看来你是【无极荣耀】知道那里的【无极荣耀】情况的【无极荣耀】。那么你应该也知道这个星球的【无极荣耀】名字吧?”

  “当然。这是【无极荣耀】神之乐土。”

  “咦?难道这里不叫影子行星吗?”

  “影子行星?那是【无极荣耀】什么地方?”

  “就是【无极荣耀】这里啊!”

  女统领想了下才反应过来。“我明白了,那是【无极荣耀】你们对我们星球的【无极荣耀】称呼吧?我们自己管这个星球叫神之乐土。”

  “好的【无极荣耀】,看来我们还是【无极荣耀】可以交流的【无极荣耀】。现在我想知道。你们国家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有派人到我们的【无极荣耀】星球去?”

  “当然有。”女统领很得意的【无极荣耀】道:“难得三千年一次的【无极荣耀】三星交汇期。不派人出去探险一下怎么行?”

  “三星交汇?”

  “原来你们不知道啊!”女统领的【无极荣耀】骄傲又出现了。“我们神之乐土和你们的【无极荣耀】地球,还有那边的【无极荣耀】红色魔域就是【无极荣耀】所谓的【无极荣耀】三星。平时三颗行星都是【无极荣耀】处于不同星系的【无极荣耀】大行星。各自有自己的【无极荣耀】存在空间。但是【无极荣耀】神之通道会每三千年打开一次,这之后将维持十年地共同存在。然后三个行星将再次分开三千年时间,直到下次相会。”

  “很好。现在我想知道,你们派到我们那边的【无极荣耀】人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某种特殊存在?”

  “特殊存在?”女统领稍微愣了一下,然后就反应过来了。“对,他们是【无极荣耀】特殊存在。凡是【无极荣耀】过去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高手,而且肯定是【无极荣耀】对皇室极为忠诚的【无极荣耀】人员,一般人是【无极荣耀】不会被允许穿越神之通道的【无极荣耀】。”

  我在心里嘀咕着:“怪不得出现在地球的【无极荣耀】影子生物都那么厉害。搞了半天不是【无极荣耀】他们星球的【无极荣耀】生物厉害,而是【无极荣耀】过去地都是【无极荣耀】高手的【无极荣耀】原因。”想了想对女统领继续问道:“那么他们身上地黑烟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我在你们这边从来没看到有人身上带烟啊?”

  “黑烟?你说什么黑烟啊?”女统领一脸迷茫。

  “你不知道吗?你们的【无极荣耀】星球被我们称为影子行星。就是【无极荣耀】因为到达我们那边的【无极荣耀】影子行星生物体外都缠绕着一层黑色的【无极荣耀】烟雾,根本看不到实体。而且更奇怪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你们的【无极荣耀】人居然全都不落地,每个人都是【无极荣耀】像鬼一样在半空中飘来飘去,甚至连一些到我们那边的【无极荣耀】非人形生物也是【无极荣耀】一样,知道这是【无极荣耀】什么原因吗?”

  女统领点点头,跟着又摇了摇头。“会飞这我是【无极荣耀】知道地。我们这边有种魔法可以让身体悬浮起来,而且不影响战斗中的【无极荣耀】移动。不过一般只有高手才能使用出这种技能。至于你说的【无极荣耀】烟雾,我实在是【无极荣耀】不清楚。我们这边也没有你说的【无极荣耀】现象。况且你还说连那些非人形的【无极荣耀】东西都带着黑雾,我们就算有什么装备也不能连坐骑和魔兽也一起装备上吧?”

  “说的【无极荣耀】也是【无极荣耀】。难道说是【无极荣耀】因为两个星球之间的【无极荣耀】环境有问题?”

  “我又没去过你们那边,我怎么知道!”

  “OK,最后一个问题。”我问道:“这个国家的【无极荣耀】最强武力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

  女统领想了半天才道:“大概是【无极荣耀】公主殿下吧!”

  “啊?公主?你不是【无极荣耀】在耍我玩吧?”

  女统领苦笑着摇摇头:“一般人大概都不会相信,但是【无极荣耀】我不得不说这是【无极荣耀】事实!”

  “那么好吧!”我打了个响指,空间内突然亮了起来。女统领因为无法适应突然地光亮而闭上了眼睛。我等她适应了光亮才开口道:“我给你解释的【无极荣耀】机会,如果你能说明为什么一个公主会是【无极荣耀】国家最强武力的【无极荣耀】话。我会放了你。”

  “不。”女统领拒绝了我的【无极荣耀】提议。刚才我一直没有点亮这里其实是【无极荣耀】有原因的【无极荣耀】。黑暗会给人带来心理压力,当一个囚犯在完全漆黑的【无极荣耀】环境中接受审讯时会不自觉地陷入一种恐惧和迷茫之中,这可以帮助审讯者摧毁对手的【无极荣耀】精神防线。现在我需要知道的【无极荣耀】大部分东西都已经到手了,再说她已经打破了禁口的【无极荣耀】思想意识,就不会再抗拒我的【无极荣耀】问题了。没想到在这个最关键的【无极荣耀】时刻她居然会拒绝我。

  我正疑惑的【无极荣耀】看着她,没想到她却突然微笑着说:“带我走。同意的【无极荣耀】话我会告诉你全部我知道的【无极荣耀】东西。”

  “带你走?你指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离开这个王宫?”

  “不,我指地是【无极荣耀】离开这个星球到你们地世界去。”

  “去我那里?你确定?”

  “当然。”女统领非常坚决的【无极荣耀】点了点头。“今天地事情虽然是【无极荣耀】你害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我突然明白了一些事情。”

  我点点头。“我想我明白你的【无极荣耀】意思。那好吧!带你离开这个地方是【无极荣耀】可以,但是【无极荣耀】我不想给自己找麻烦。你必须和我签署魔法契约,到我们那里之后必须绝对禁止加入任何和我们敌对的【无极荣耀】势力,也不能帮助那些势力做事。你可以选择加入我的【无极荣耀】势力,也可以单干,但不能帮助我的【无极荣耀】敌人。同意吗?”

  “成交。”

  签署了魔法契约之后我知道了女统领的【无极荣耀】名字。她叫玛娜.艾博拉。她让我们称呼她为玛娜,因为之前很少有人这么叫她,她想感觉一下被别人称呼名字是【无极荣耀】什么感觉。

  玛娜把契约交给我之后才说道:“其实公主的【无极荣耀】力量也不算是【无极荣耀】什么秘密。这个国家地每个人都能告诉你这个不是【无极荣耀】秘密的【无极荣耀】秘密。只是【无极荣耀】没我知道的【无极荣耀】详细罢了。”

  “她到底有什么特殊的【无极荣耀】地方?”

  “公主长的【无极荣耀】很美丽。而且也非常可爱。我指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男人们认为的【无极荣耀】那种可爱,而是【无极荣耀】一种超越性别和种族地力量。其实小公主的【无极荣耀】秘密很多。最大地一个就是【无极荣耀】她根本不是【无极荣耀】国王的【无极荣耀】女儿。她是【无极荣耀】由神力直接传送到生命女神神庙中的【无极荣耀】孩子,我们称呼她神眷之女。据说摹疚藜僖壳是【无极荣耀】在生命女神祭奠上,一个孩子突然出现在三十几位大祭司的【无极荣耀】面前,而且她就躺在摆放祭品的【无极荣耀】桌子上。要知道当时除了大祭司之外,神殿祭坛上还有国王及十多位国家元老。其中包括现在已经去世的【无极荣耀】神武将军。当年的【无极荣耀】神武将军是【无极荣耀】个非常厉害地人,没有人可以在他面前搞鬼。所以这个孩子不可能是【无极荣耀】被什么高手以特殊手法送到祭坛上的【无极荣耀】。她只能是【无极荣耀】由神降下的【无极荣耀】孩子。之后这个孩子被国王收养,对外宣称是【无极荣耀】国王的【无极荣耀】小公主,其实她却是【无极荣耀】真正的【无极荣耀】神之子。”

  “你是【无极荣耀】说公主之所以是【无极荣耀】全国最强武力,是【无极荣耀】因为她是【无极荣耀】神之子?”

  “这个我不清楚。”玛娜摇头道:“我不知道公主的【无极荣耀】力量来源于哪里,但是【无极荣耀】我知道她是【无极荣耀】神的【无极荣耀】孩子,而且她有着一项几乎能击败一切敌人的【无极荣耀】力量——净化。”

  “净化算什么力量?”

  玛娜道:“净化只是【无极荣耀】一个称呼,其实我觉得这个技能应该叫媚惑。只是【无极荣耀】国王和祭司们觉得这个叫法不合适用来形容公主,所以改成了净化。”

  我点着头道:“我很怀疑这个公主到底是【无极荣耀】神地孩子还是【无极荣耀】妖怪的【无极荣耀】孩子。就我所知还没有哪个神的【无极荣耀】孩子具备媚惑这么邪门的【无极荣耀】力量,这一般都是【无极荣耀】妖精们的【无极荣耀】专利。”

  玛娜点头表示同意。“我也这么认为,但当时我也才几岁而已,再说就算我当时就是【无极荣耀】大人,也没人会听我的【无极荣耀】。反正公主具备地这种能量非常强大,她能让敌人阵前倒戈,让忠心的【无极荣耀】魔宠袭击自己的【无极荣耀】主人。让家族的【无极荣耀】死士背叛家族。反正只要她愿意,任何人或者生物都会拜倒于她的【无极荣耀】面前甘心为她去死。你说这个算不算最强武力?”

  “如果你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那还真是【无极荣耀】个麻烦的【无极荣耀】力量。”我想了一下道:“你确定对任何人都有效吗?”

  “至今为止还没有失手记录,国王曾经测试过很多次。最夸张的【无极荣耀】一次是【无极荣耀】七年前和神佑帝国的【无极荣耀】那场战争,神佑帝国十万大军阵前倒戈,连他们地统帅一起听从公主地召唤喜滋滋的【无极荣耀】跑回去和自己地后卫部队干了一仗。结果我国没花一兵一卒就造成了神佑帝国第一团军全军覆没。从那之后国王就再没有实验过这个力量,反正我知道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没有人可以对抗这种力量。”

  我打了个响指,凤龙空间出现在了我的【无极荣耀】身边。“能变人形的【无极荣耀】都出来。”魔宠们之中能变成人形的【无极荣耀】都从凤龙空间里走了出来。我把玛娜的【无极荣耀】话复述了一遍,然后问道:“就你们所知有什么立刻可以做到这种事情?”

  夜月点头道:“我们女娲神族似乎是【无极荣耀】有这种能力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之后的【无极荣耀】遗传似乎出了问题,这个能力逐渐分化到了另外一个家族身上。”

  “你是【无极荣耀】说摹疚藜僖裤们蛇妖一族有个专门分化出来具备媚惑能力的【无极荣耀】分支是【无极荣耀】吗?”

  夜月点头:“那一族如今已经很少见了,而且力量也没这么强,只是【无极荣耀】能干扰一下意志不坚定的【无极荣耀】种族,对人类和龙族那样思想超级复杂的【无极荣耀】种族几乎就没什么效果。这个公主的【无极荣耀】力量也太强了,如果她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们蛇妖一族的【无极荣耀】成员。那就只有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

  “她是【无极荣耀】一代后裔。由女神直接诞生的【无极荣耀】神之子。”

  “神之子?”我忽然想到玛娜刚才也在说这什么神之子的【无极荣耀】事情,难道这个小公主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女神的【无极荣耀】后代?我刚想找玛娜问问。忽然发现她一只手捂着嘴,另一只手指着夜月,满脸惊讶状。我疑惑的【无极荣耀】看看夜月又看看她,然后拍了她一下。“你怎么啦?”

  玛娜指着夜月结结巴巴的【无极荣耀】问道:“她……她是【无极荣耀】什么人?”

  我看了看夜月,疑惑地回答道:“她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魔宠啊!怎么了?”

  玛娜立刻道:“她是【无极荣耀】什么种族的【无极荣耀】?为什么和生命女神长的【无极荣耀】一模一样?”

  “生命女神?”我惊讶的【无极荣耀】问道:“你们的【无极荣耀】生命女神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女娲吗?”

  “女娲?”玛娜摇摇头:“我没听过这个名字。但是【无极荣耀】我们地生命女神就是【无极荣耀】她这样的【无极荣耀】形态,连神韵都差不多!”

  之前地调查中我已经知道了这个星球上的【无极荣耀】神和地球上的【无极荣耀】神基本差不多,当时我就怀疑两世界的【无极荣耀】神可能就是【无极荣耀】同样一群人,只是【无极荣耀】称呼不同而已,现在看来可能真的【无极荣耀】让我猜对了。

  “玛娜。我想我们两个世界有着相同的【无极荣耀】神,只是【无极荣耀】称呼不同。她是【无极荣耀】夜月,我的【无极荣耀】魔宠之一。她属于女娲后裔。女娲在我们那边有着制造人类地传说。能力方面好象就是【无极荣耀】以控制生命为主,是【无极荣耀】一个非常强大的【无极荣耀】上位神族。如果这么说起来。你们的【无极荣耀】小公主搞不好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女神的【无极荣耀】后裔,甚至可能就是【无极荣耀】女神的【无极荣耀】亲生女儿。”

  夜月补充道:“女娲神族的【无极荣耀】后裔之中确实有具备媚惑能力的【无极荣耀】分支,而且生命力量就是【无极荣耀】神母地基础力量,这样说来还真的【无极荣耀】能对上呢!”

  玛娜忽然发现我正摸着下巴在那里思索着什么。“你想什么呢?”

  “我在计划怎么把这个公主也一起拐跑。女神后裔啊!不能白白便宜那个老头子。好歹我们也是【无极荣耀】华夏儿女,便宜我们也算肥水不流外人田了。”

  玛娜笑了起来:“就怕你没把她拐走,让她把你拐回来了。”

  “切,想媚惑我。除非女娲娘娘亲自下凡。她女儿还差点。”说着我转身看向其他魔宠:“你们几个给我打起精神来,一会可别集体叛变了!”

  “放心吧!我们又不是【无极荣耀】低级生物,哪那么好迷惑的【无极荣耀】?”

  决定了拐带公主计划后我们在玛娜的【无极荣耀】带领下开始向公主居住的【无极荣耀】地方移动,也就是【无极荣耀】昨天被我撞了个洞的【无极荣耀】那处宫殿。据说现在那边已经修理好了,大概不会有人想到我会杀个回马枪,再度袭击公主殿。再说她那么强,从来就没人担心她会出什么事。刺客看到她十又八九会直接自杀谢罪,只有我这样地超级恶魔才能下的【无极荣耀】去手。

  路上我们和玛娜闲聊了起来。我顺便从中了解了一下玛娜叛变的【无极荣耀】原因。原来玛娜的【无极荣耀】家族是【无极荣耀】忠于王室的【无极荣耀】世袭守护者,此前她的【无极荣耀】祖先一直在守卫着这个国王的【无极荣耀】家族。她是【无极荣耀】家族里这一代唯一的【无极荣耀】女性,所以最受宠爱。在她十岁的【无极荣耀】时候本来家里的【无极荣耀】长辈们是【无极荣耀】要为她准备一场生日宴会地,谁知道在生日前一天突然接到密令被派上了战场,结果在玛娜生日那天她收到地不是【无极荣耀】来自父母的【无极荣耀】礼物,而是【无极荣耀】家族长辈们地遗体。这次任务让全家族所有十六岁以上的【无极荣耀】男性成员全部牺牲了。剩下了一家子老弱妇幼,简直比杨家将还惨。

  在家里的【无极荣耀】男丁死光之后剩下的【无极荣耀】几个孩子就成了重点保护对象。玛娜当时只有三个不满十六岁的【无极荣耀】哥哥活着,而她并没有弟弟,所以这三个哥哥就成了家族的【无极荣耀】希望。但是【无极荣耀】因为没有大人物撑腰,家里的【无极荣耀】势力受到了其他势力的【无极荣耀】排挤,很快就被逼的【无极荣耀】快完蛋了。不过家里剩下的【无极荣耀】四个孩子还算努力,三个哥哥都成了军官,而且升迁迅速,她自己也因为得到小公主的【无极荣耀】赏识成了王宫侍卫之一。

  不过这个家族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满悲情的【无极荣耀】。情况刚好一点,三个哥哥中的【无极荣耀】老大就因伤死在了战场上。二哥三个月后被友军出卖。带着部队全军战死。没有一个生还者。老三到是【无极荣耀】没死在战场上,结果却在护送哥哥们遗体回帝都后因为一个女人和几个大贵族的【无极荣耀】儿子发生冲突。上过战场的【无极荣耀】人当然比那些纨绔子弟要厉害的【无极荣耀】多。结果打残了两个,还重伤三人。之后老三遭到大贵族们的【无极荣耀】报复,国王下令削了他的【无极荣耀】军权,而且还发配到原来部队去当小兵。玛娜当时刚升任侍卫统领,跑去和国王求情,没想到却被呵斥一顿赶了出来。这个时候其实玛娜已经对王室相当反感了。她觉得家族为王室付出这么多。却没有得到任何的【无极荣耀】回报,就算对方是【无极荣耀】国王,这种单方面地付出也该获得起码的【无极荣耀】回报,但结果却是【无极荣耀】国王完全不给面子,完全拿他们当成了看门狗,需要时放出去咬人,不用的【无极荣耀】时候就完全不管了。

  在这之后玛娜的【无极荣耀】家族遭到了更严重的【无极荣耀】压迫。虽然她是【无极荣耀】侍卫官,可是【无极荣耀】国王不给她撑腰的【无极荣耀】话就完全没有了力量。毕竟她没有什么实权,唯一的【无极荣耀】优点就是【无极荣耀】和王室靠地近。现在连王室都不管她了,她当然就没有了任何能力。直到几个月前她的【无极荣耀】家族已经跑地快没人了,大部分人不是【无极荣耀】死就是【无极荣耀】以各种方式脱离了家族,她现在剩下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一个小庄园和一群下人,再没一个亲人。要不是【无极荣耀】小公主和她关系很好,她早就打算跑了。

  我的【无极荣耀】出现可以说是【无极荣耀】个转机。正好因为我的【无极荣耀】原因导致她被降级,而且这还是【无极荣耀】相当冤枉的【无极荣耀】情况,她自然是【无极荣耀】极度的【无极荣耀】不甘心。连翻打击她反而想通了。国王的【无极荣耀】这个家族根本就没把他们家族当人看,就算祖上对王室有什么亏欠而辅佐王室,这么多代也该还清恩情了,她没必要非得守着这个王室进棺材。我今天绑架她,她就干脆跑路算了,反正这里也没什么可留恋地了。

  至于后来我问最强武力的【无极荣耀】问题。她本来想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帝国骑士总队长,但是【无极荣耀】想想又给改了。小公主确实很强,但却不是【无极荣耀】战斗力量。她说出小公主其实就是【无极荣耀】希望我把小公主一起拐走,她可以跟公主一起走,毕竟这里她唯一还有些挂念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这个公主了。况且公主也不是【无极荣耀】国王亲生的【无极荣耀】,平时和国王的【无极荣耀】关系说不上坏。可也绝谈不上什么亲情。

  玛娜的【无极荣耀】想法最终便宜了我,让我多了个超级内贼,一路非常顺利的【无极荣耀】到达了公主地宫殿。我们从园子里一处假山后面钻出了地面,然后玛娜去帮我弄了套侍卫的【无极荣耀】盔甲回来,然后让我穿上后跟着她一起大摇大摆的【无极荣耀】进了公主寝殿所在的【无极荣耀】院子。这里的【无极荣耀】侍卫全都认识她,而且越是【无极荣耀】职位低的【无极荣耀】人感情往往越纯朴,这些人都是【无极荣耀】她曾经地手下,即使她现在被贬了,可这些人依然对她必恭必敬,我们完全没有受到任何阻挡。甚至她经过时侍卫们还会立正向她行礼。只是【无极荣耀】怕越了规矩不敢再称呼她为统帅罢了。

  公主的【无极荣耀】寝殿其实也不大,而且这种地方是【无极荣耀】公主休息的【无极荣耀】处所。为了不打扰公主,向来都是【无极荣耀】外紧内松,过了防守严密的【无极荣耀】外围,内部反而没几个人了。我们一路穿行,很顺利的【无极荣耀】进了寝殿。这边只有几个漂亮的【无极荣耀】侍女,根本没看到什么卫兵。但是【无极荣耀】据玛娜说,这些侍女全是【无极荣耀】高手,真打起来比外面那些卫兵猛的【无极荣耀】多,绝对不是【无极荣耀】看上去那么简单的【无极荣耀】。好在玛娜和这些侍女都算是【无极荣耀】认识的【无极荣耀】,我们没有受到什么阻拦就进来了。

  顺着楼梯上到二层,在楼梯口站着两名穿着比较奇怪的【无极荣耀】侍女。她们身上地服装看起来和其他侍女差不多,但实际上这些服装是【无极荣耀】具备一定防御能力地软甲,造价高昂,且防御力不低,属于相当高级的【无极荣耀】装备。这两个侍女和其他侍女不同,他们是【无极荣耀】真正地守卫者,比一般的【无极荣耀】侍女要厉害很多,玛娜自己也只能同时对付两个这样的【无极荣耀】侍女,再多就连她也招架不住了。

  看到玛娜出现,两个侍女都愣了一下,但是【无极荣耀】其中一个还是【无极荣耀】马上走到了楼梯正中。“艾博拉士官长大人,您已经被革职了,请不要让我们难做。”她们显然是【无极荣耀】知道玛娜要进去,但是【无极荣耀】以玛娜现在的【无极荣耀】地位,未经允许的【无极荣耀】放她进去实际上已经是【无极荣耀】种围规行为了。

  玛娜非常从容的【无极荣耀】道:“我是【无极荣耀】奉命过来见公主的【无极荣耀】。”

  侍女非常礼貌的【无极荣耀】道:“那么请出示一下命令文件。”

  “文件啊?当然可以。”玛娜一边说一边向前走,一只手伸到背后假装在掏口袋,实际上是【无极荣耀】在向我打手势。

  两个侍女的【无极荣耀】背后突然张开一道空间门,两名侍女感觉到背后气息的【无极荣耀】变化,只来及转过身就已经变成了两尊侍女像。夜月从凤龙空间里游出来,然后和我一起把两尊侍女像搬到了墙边放好。要是【无极荣耀】不知道的【无极荣耀】人走这里经过,大概会把这当成两尊比较奇怪的【无极荣耀】雕像吧!

  有玛娜带路,我们一步弯路也没走,直接到了公主房的【无极荣耀】大门前。就在玛娜准备推门的【无极荣耀】时候我突然感觉到不对,赶紧把她拉住了。向旁边的【无极荣耀】夜月使了个眼色,然后我就拉着玛娜闪到了一边。夜月用尾巴从门边上把门慢慢的【无极荣耀】推开了一道缝,我们同时感觉到周围的【无极荣耀】魔法波动在集聚上升。轰的【无极荣耀】一声,一个火焰球连大门一起轰飞了。幸好没让玛娜推门,要不然我们现在也和大门一样了。

  “玛娜,你真是【无极荣耀】让我很失望!”一个轻柔而富有磁性的【无极荣耀】声音出现在大门之内,我知道这肯定是【无极荣耀】公主的【无极荣耀】声音。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