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三卷 第五十七章 追杀

第十三卷 第五十七章 追杀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具体还不清楚会搞出什么来,先不告诉你了,等出成果了再说。”

  玫瑰点着头正要说什么,忽然眉头一皱。“有人叫我下线,你先忙你的【无极荣耀】吧。”

  “恩。”我刚说完玫瑰的【无极荣耀】身影就消失了。真是【无极荣耀】奇怪,刚上线就又被叫下去,也不知道是【无极荣耀】谁。转身去找了几个行会里的【无极荣耀】二线领导人员交代了一下建设工程,话还没说上两句玫瑰就追了过来。我很诧异的【无极荣耀】看着她:“怎么了?”

  玫瑰先挥手让大家离开,等人都走远了才拉着我走到僻静的【无极荣耀】角落说道:“刚刚是【无极荣耀】女娲叫我下线。”

  “女娲?又出什么事了?”

  “记得上次在法国的【无极荣耀】飓风通道里遇到的【无极荣耀】那个家伙吗?”

  “你说摹疚藜僖壳个挂机练级的【无极荣耀】华裔青年?”

  玫瑰点点头:“能够入侵龙缘网络的【无极荣耀】人都不是【无极荣耀】一般人,这个家伙不断欺骗了游戏识别系统,居然还篡改了部分数据。但是【无极荣耀】上次我们发现他之后他连人物帐号都给删除了,我们一时之间也找不到更多的【无极荣耀】线索。不过万幸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女娲记录下了那个家伙的【无极荣耀】神经特征信号,就在几分钟前那个家伙刚刚上线了。他重新开了个号,而且对人物做了大幅度修改。”

  “大幅度修改?你指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篡改数据?”

  “正确。”玫瑰道:“他使用了很特殊的【无极荣耀】东西入侵龙缘生物网络系统,奇怪地是【无极荣耀】居然搜索不到他的【无极荣耀】地址。”

  “女娲需要我们做什么?”

  “女娲让我们去找到这个人在游戏内的【无极荣耀】人物。然后缠住他。女娲需要他在线才能跟踪他的【无极荣耀】信号,一旦他下线就彻底拿他没办法了!”

  “阻止别人下线的【无极荣耀】方法也就是【无极荣耀】利用战斗系统强行拖对方进入战斗状态而已。可虽然战斗状态不能传送或者下线,但既然他能修改数据,根本不会在乎人物死亡的【无极荣耀】问题,大不了再建一次就是【无极荣耀】了。他要是【无极荣耀】不管人物强行下线怎么办?我们又不能从游戏里跳到他家去找他麻烦!”

  “这是【无极荣耀】当然的【无极荣耀】。不过女娲也不是【无极荣耀】摆样子地。刚刚女娲通知我,她会在我们所有具备现实身体的【无极荣耀】人员地游戏帐号上强行加载外壳锁定程序,强行把那个家伙的【无极荣耀】意识流锁在系统里。如果他敢强行退出就会被自己的【无极荣耀】游戏头盔烧成白痴。但是【无极荣耀】因为有各国的【无极荣耀】监管系统在,女娲不能做的【无极荣耀】太明显。因此必须要我们去和这个家伙战斗,这样这个附加在我们身上的【无极荣耀】神经锁程序才能发挥作用。”

  “那个锁已经加了吗?”

  “还没,不过我知道地方,一会我们去拿就可以了。神经锁在游戏里又会实体形态出现,这样可以骗过游戏监管系统,被识别成一种未知功能的【无极荣耀】游戏装备,而不会被当成病毒识别出来。”

  “明白了。告诉我目标地点。”

  “我会跟你一起去地。”

  “嗌?你也一起?”

  “这种事情又不能让外人上。我不去怎么办?对方可不是【无极荣耀】一般玩家,他的【无极荣耀】人物修改过,属性很变态的【无极荣耀】。不过你放心,因为存在系统统计审查功能,所以他的【无极荣耀】战斗力不敢改成世界第一,而这个第一就是【无极荣耀】你,所以他的【无极荣耀】属性在你之下,只是【无极荣耀】要捕获目标和单纯的【无极荣耀】消灭并不一样。为了提高成功率,我必须在旁边协助你。”

  “OK!我们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先去找那个神经锁啊?”

  “跟着我来吧。”

  我召唤出夜影翻了上去,然后把玫瑰一把提了上来放在身前。“帮我指路。”

  骑着夜影先传送回艾辛格,然后一路狂奔离开城市。有玫瑰的【无极荣耀】指挥我很快在城外的【无极荣耀】森林里找到了一座土地庙一样地小神龛。一剑把神龛的【无极荣耀】顶部削掉,剩下的【无极荣耀】半截底座上出现了六枚玻璃弹子大小的【无极荣耀】红玉。

  “就是【无极荣耀】这个东西?”

  玫瑰还骑在夜影背上,她伸手道:“拿给我。就是【无极荣耀】这个。”我把那些珠子拿起来递给了玫瑰,玫瑰拿到珠子之后突然向天上一扔,红玉在空中突然亮了起来,然后互相之间被一些红色的【无极荣耀】闪电连接了起来。玫瑰一指我:“封。”六枚红玉刷的【无极荣耀】一下把我给围了起来,然后突然一收,叮地一声粘到了的【无极荣耀】头盔上,怎么拽都拽不下来。玫瑰笑着问道:“试试选择下线,看看情况如何?”

  我试着选择下线功能,结果耳朵里突然听到了女娲的【无极荣耀】声音。“哈哈!小蓉这丫头拿你做实验了啊?怎么样?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拆不下来了?”

  我点点头。“全都粘我头盔上了,而且连头盔也拽不下来了!不过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那个家伙选择下线也会和我一样听到你的【无极荣耀】声音?”

  “当然。这个东西就相当于我的【无极荣耀】分身。只不过用它来欺骗别国的【无极荣耀】监管系统罢了。如果那个家伙被封住。我就会立刻让他知道下线的【无极荣耀】后果。”

  “他不信怎么办?”

  “没必要让他信,反正有这东西他就退不出去。信不信都一样。”

  “那要是【无极荣耀】现实中有人把他的【无极荣耀】头盔拽掉了呢?”

  “那他就会立刻变成植物人,除非来我这里接受脑部神经修复术,否则就只能当活死人了。”

  “明白了,你还是【无极荣耀】先从我脑袋上下来吧。”

  “好的【无极荣耀】。”六枚红玉哗啦一下全都掉了下来。我把红玉拿起来交给了玫瑰,然后翻身上马。“现在去哪里?”

  法国巴黎宽阔的【无极荣耀】街道上,一匹黑色地梦魇脚踏火焰。蹄不沾地地一路狂奔,后面还追着一队城管大队的【无极荣耀】士兵。法国人地城市管理显然比中国人严格的【无极荣耀】多,城市内不但禁止格斗,连坐骑都有限速,跑的【无极荣耀】太快要罚款。不过我可不打算给钱,再说现在也没空管他们,因为目标就在眼前。

  女娲的【无极荣耀】定位还真是【无极荣耀】够准地。我们刚从巴黎的【无极荣耀】中央传送阵里走出来就迎面撞上了那个家伙。让我惊讶地这小子居然认识我,上次战斗时他一开始是【无极荣耀】在挂机。后来虽然上线了,但是【无极荣耀】也就看了一眼。这样他都能把我认出来,实在是【无极荣耀】没话说了。这家伙一看到我立刻瞳孔扩大,然后扭头就跑。我当然是【无极荣耀】毫不犹豫的【无极荣耀】追了上去。

  “哈哈!你追不上我的【无极荣耀】!”那个家伙居然还得意的【无极荣耀】边跑边喊。

  我闷着头不说话,黑色的【无极荣耀】空间通道出现在我的【无极荣耀】身边,飞镖像闪电一样从通道里射了出去。那个家伙跑着跑着突然一个跟头摔了出去,因为速度太快。愣是【无极荣耀】在地上翻了十几个跟头还滚出去老大一截才撞上广场中央的【无极荣耀】喷水池停下来。由于飞镖地成功攻击,他总算被我拉入了战斗状态,而且连名字也读出来了。这个家伙叫神客,估计他认为自己是【无极荣耀】黑客之神,所以起了这么个名字。

  我可不管他是【无极荣耀】神客还是【无极荣耀】死客,不等他爬起来就已经骑着夜影冲了上去。永恒早就变成了连臂式的【无极荣耀】加长马刀,我像打马球一样就着夜影的【无极荣耀】冲锋顺着地面一个上撩。神客在攻击临身之前敏捷的【无极荣耀】向旁边滚了出去,一道红色的【无极荣耀】剑芒一闪而过。只听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广场喷水池内的【无极荣耀】生命女神雕塑从右肩到左胯出现了一道整齐的【无极荣耀】细缝,接着上半截雕塑滑了下来轰地一声摔进了水池中。

  我还没来及对神客说什么,就听到背后一声大喉:“你居然敢破坏公物,马上跟我们去市容管理处赔钱。”

  我根本没回头,现在也管不到他们。跨下一用力。我直接从夜影背上蹿了出去。人在空中已经调整好姿态,右拳在前,就着下落的【无极荣耀】姿态一拳猛砸下去。刚爬起来的【无极荣耀】神客赶紧向旁边一滚,险险的【无极荣耀】避开了我的【无极荣耀】拳头,但是【无极荣耀】他却失算了。我一圈轰进地面,然后保持这个姿势扭头冲他一笑。只见地面上以我的【无极荣耀】拳头为中心,半径两丈以内突然亮起了一个红色地魔法阵。

  “糟糕!”神客下意识的【无极荣耀】说了这么一句,身体赶紧向上跳了起来,但是【无极荣耀】为时已晚。红色的【无极荣耀】法阵猛的【无极荣耀】一闪,刚跳离地面的【无极荣耀】神客就像被人打了一拳一样又摔了下来。双手抱着脑袋。好象很头疼的【无极荣耀】样子。

  “哼哼!我的【无极荣耀】震撼法阵感觉怎么样?”

  “你……!”神客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头上多了点东西,一摸才发现脑袋上多了一圈圆球。“你在我脑袋上装了什么?”

  玫瑰骑在夜影背上对他道:“一些小玩意。希望你会喜欢。”

  “我怎么可能会啊……!”他说到一半突然惨叫着摔倒在地,我看准机会上去一剑刺了下去。

  当当。两柄剑伸到了神客身前想阻挡我的【无极荣耀】攻击,但是【无极荣耀】两柄剑全都不是【无极荣耀】永恒的【无极荣耀】对手,一起被削断了。不过它们好歹挡了一下,下面的【无极荣耀】神客已经趁机滚了出去。刚才地头疼是【无极荣耀】女娲启动地象征,但那不是【无极荣耀】程序本身的【无极荣耀】功能,所以不会再有第二次了。女娲给地这几块玉只能封锁他下线,外带第一次带上时会冲击一下脑神经造成短暂的【无极荣耀】头疼,不过现在已经过去了,之后就只能靠我们自己了。

  城市管理队的【无极荣耀】人刚从武器被削断的【无极荣耀】震惊中反应过来,忽然被后面的【无极荣耀】神客推了一把,两个人一起摔向我这边。我可没心情给他们垫背,直接跳起来在两个人肩膀上一踩跳到了神客前面。不过没想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神客居然突然一转身向夜影冲了过去。这小子难道想抢我的【无极荣耀】坐骑不成?或者说他的【无极荣耀】目标是【无极荣耀】玫瑰?

  很不幸,夜影不是【无极荣耀】匹温顺的【无极荣耀】小马,他是【无极荣耀】梦魇,任何人听到都会头疼的【无极荣耀】东西。神客靠近之后确实是【无极荣耀】想袭击玫瑰,却没想到夜影突然一个原地转身,然后前腿落地,后踢蹦起来对着他的【无极荣耀】胸口就是【无极荣耀】一个定点后踢。结果他就用比冲过去快十几倍地速度又倒着飞了回来。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喷水池里仅剩的【无极荣耀】半个雕塑也完蛋了!

  我挥起永恒刚要冲上去,背后突然扑上来一个人抱住了我的【无极荣耀】腰。“看你往哪里跑!”

  “别捣乱!”我刚要把他甩开,又一个家伙扑上来抱在了我的【无极荣耀】腰上,紧跟着又上来两个家伙一人一边的【无极荣耀】抱住了我的【无极荣耀】两只手。还没来及反应一边腿上又挂了一个人,之后背后又跳上来一个家伙把我地脑袋也给抱住了。“都给我滚开!”我拼命的【无极荣耀】左右挣扎。

  “哼!你破坏公务,我们不会放了你地!”

  “我有重要事情,回头开给你们钱就是【无极荣耀】了!”

  “想的【无极荣耀】美。我们的【无极荣耀】职责就是【无极荣耀】维护法制。都像你这样我们还怎么管理市容?”

  神客突然从水池里站了起来,左右看了看发现我已经被一堆人给抱住了。立刻得意的【无极荣耀】冲我摆摆手。“你们慢慢玩摔交吧!我不陪你玩了!”说着他转身就跑。

  看到这个家伙跑了我也急了眼。“都他**的【无极荣耀】给老子滚蛋!”我双手猛然上扬,身体转了一圈。哗啦一声魔龙套装上的【无极荣耀】所有刀刃全部弹了出来,那些抱住我的【无极荣耀】人立刻捂着伤口被甩了出去。路边传来一片倒吸凉气地声音。

  “乖乖,那家伙穿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什么盔甲啊?”路人甲问道。

  路人乙摇着脑袋:“不知道,不过这家伙怎么跟剑龙一样,全身都是【无极荣耀】刺啊!真拉风啊!我也有一套就好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慢吐出平息心情。又是【无极荣耀】哗啦一声。全身的【无极荣耀】刀刃全都回到了各自的【无极荣耀】保护鞘里面。看看已经跑出一百多米的【无极荣耀】神客,我转身仰天怒吼,跟着身体开始随着我的【无极荣耀】喉叫迅速长高,很快变成了狼人形态。靠的【无极荣耀】近的【无极荣耀】几个人吓地赶紧向后退。“靠,狼人变身!还带翅膀的【无极荣耀】!真是【无极荣耀】罕见的【无极荣耀】血统啊!”

  我指着前方的【无极荣耀】神客对玫瑰道:“你从天上追,我从地上走。”说完我就冲了出去。夜影带着玫瑰升到了空中,开始从上面追踪这个家伙。

  狼人变身是【无极荣耀】野兽变身中平均属性最高的【无极荣耀】一种类型,而且狼人的【无极荣耀】属性搭配相当完美。比单纯只注重某一属性地变身要好的【无极荣耀】多。最重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狼人的【无极荣耀】速度相当快,除了豹人和少数飞行种族外,这几乎就是【无极荣耀】最高速度了。前面的【无极荣耀】神客似乎大幅度修改了自身属性,速度比一般玩家要快的【无极荣耀】多,可却还不至于比的【无极荣耀】过狼人化的【无极荣耀】我。

  神客刚转个两个街区,突然轰的【无极荣耀】一声。我直接落在了这家伙的【无极荣耀】面前。他根本没想到我会跑到他前面,没来及减速,一头撞进了我怀了。不给他任何机会,我直接低头一口咬了下去。虽然他穿着盔甲,但是【无极荣耀】狼人形态地牙口可不是【无极荣耀】一般地好。他慌乱中只来及举起左右隔挡,我一口咬住了他的【无极荣耀】左臂。

  他看着我拼命地想把手抽出去,但是【无极荣耀】我丝毫不松口。嘴上一用力,只听吱的【无极荣耀】一声,他的【无极荣耀】前臂盔甲整个被咬扁了下去,疼的【无极荣耀】他惨叫起来。女娲的【无极荣耀】声音响了起来。“忘记告诉你了。我的【无极荣耀】功能不光是【无极荣耀】之前说的【无极荣耀】那些。另外还附带把你的【无极荣耀】伤害感应模式和暴力级别调整到血腥级别,现在好好感受一下吧!”

  女娲的【无极荣耀】补充让神客如坠冰窟。《零》做的【无极荣耀】再真实也毕竟还是【无极荣耀】款游戏。太血腥也不是【无极荣耀】谁都受的【无极荣耀】了的【无极荣耀】。所以,为了适应不同玩家的【无极荣耀】需要,游戏存在真实度设定,实际上也就是【无极荣耀】对疼痛感觉和血腥画面显示级别分别做出一种设定。两个设定的【无极荣耀】级别安排都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最低级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弱,这个级别状态下砍人不会流血,伤口也故意做的【无极荣耀】很假,看起来就像被切开的【无极荣耀】塑料人,而自己受伤时疼痛也很轻微,顶多让你感觉到受伤而已,根本算不上疼痛。弱之上还有次弱、一般、标准、高、很高和血腥这些级别。其中很高这个级别就是【无极荣耀】完全拟真的【无极荣耀】级别,受伤后疼痛会和现实中一样,而敌人被砍到会像真实世界一样血水四溅肠子满天飞。我用的【无极荣耀】疼痛感受级别是【无极荣耀】高,比真实状态要略微低一些。我本身对疼痛的【无极荣耀】承受力很高,调高一些可以锻炼意志力。至于血腥级别,我用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很高级别,也就是【无极荣耀】完全真实的【无极荣耀】级别,算是【无极荣耀】一种适应性寻俩。

  不过今天神客非常倒霉,女娲强制帮他把两项设定都调整到了血腥级别。这个级别实际上比真实世界中的【无极荣耀】感受还要强化很多,主要针对部分心理承受能力特别强,找不到刺激感的【无极荣耀】特殊玩家。这个级别下伤痛感觉会被强化到真实级别的【无极荣耀】一点五倍,可以说任何伤都会变的【无极荣耀】非常疼。而这个级别下的【无极荣耀】血腥显示也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夸张处理,人受伤时血肉乱飞的【无极荣耀】情况会被刻意夸大显示,场面绝对很血腥。据女娲说这个家伙之前全都学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般级别的【无极荣耀】真实度,这下突然调整到血腥,绝对是【无极荣耀】够他受的【无极荣耀】。

  胳膊被我咬成S型的【无极荣耀】神客疼的【无极荣耀】脸蛋煞白,差点没晕过去。但是【无极荣耀】可能是【无极荣耀】疼痛太刺激了,他居然突然爆发出了超出正常水平的【无极荣耀】力量,一下把自己的【无极荣耀】胳膊拽了出去。不过拽下去的【无极荣耀】仅仅是【无极荣耀】上半截胳膊,下半截还在我嘴里叼着。“呸。”我一口吐掉那半截胳膊,擦了擦嘴角。“你的【无极荣耀】肉是【无极荣耀】臭的【无极荣耀】,真难吃!”

  “你这个变态!”

  “有胆量挑战我们,你就该知道后果。”玫瑰的【无极荣耀】声音出现在他的【无极荣耀】背后。

  “哼,你们以为这样就可以困住我了吗?我不是【无极荣耀】那么容易抓的【无极荣耀】。”他突然单手一招,在他的【无极荣耀】身边居然也出现了一个和凤龙空间类似的【无极荣耀】黑洞,然后一只长的【无极荣耀】很像猫的【无极荣耀】小动物爬了出来。他用单手把那只小猫扔了过来,那只猫居然边飞百长,到我面前时已经差不多有头熊那么大了。

  唰唰唰。一团交叠的【无极荣耀】红光闪过,我向旁边让了一下,扑上来的【无极荣耀】大猫摔在地上散成了一堆碎肉,但是【无极荣耀】神客已经不在那里了。我麻利的【无极荣耀】把永恒剑一甩,哗啦一声,剑伸展开开像鞭子一样的【无极荣耀】刀刃。凌空挥舞了一下,我猛的【无极荣耀】抽了出去。呲。路边的【无极荣耀】一尊雕像突然抱头蹲了下去,他背后的【无极荣耀】建筑上多了一道整齐的【无极荣耀】切口。轰的【无极荣耀】一声,那座二层小屋轰然倒塌。我右手平举,永恒哗的【无极荣耀】一声收回了剑的【无极荣耀】形态。

  “哼!你以为伪装术对我有用吗?”

  雕塑一闪,又变回了神客的【无极荣耀】相貌。这家伙到是【无极荣耀】什么都会,但是【无极荣耀】因为怕被盯上,他虽然把自己强化了,却不敢把数据调到各职业顶尖人物的【无极荣耀】水平,所以虽然综合实力还凑合,其实整体战斗力并非很强。另外,这家伙欠缺最重要的【无极荣耀】一项属性——控制。

  《零》的【无极荣耀】游戏控制完全靠本人思维,除了少数技能,大部分行动得靠自己控制,所以才会出现同级别玩家实力却相差很大的【无极荣耀】情况。在这里不是【无极荣耀】刚等级高就可以的【无极荣耀】,不会熟练运用基本攻击方式和自己的【无极荣耀】特殊技能,即使是【无极荣耀】等级再高,也没多大实际意义。

  就在我威胁着这个神客的【无极荣耀】时候,路边的【无极荣耀】行人却在谈论我的【无极荣耀】剑。刚才永恒把那只猫和那座房子绞成碎片的【无极荣耀】画面很多人都目睹了。这里可是【无极荣耀】法国最繁华的【无极荣耀】城市,在线人员数量相当庞大,很多人都看到了永恒那恐怖的【无极荣耀】切割能力和那柔韧的【无极荣耀】伸缩特性。这样的【无极荣耀】武器简直就是【无极荣耀】最强兵器,谁不想要可以随意控制的【无极荣耀】武器呢?

  我并没有注意到周围人员的【无极荣耀】异常,因为眼前的【无极荣耀】家伙并不简单。女娲要我无论如何拖住这个家伙,虽然现在已经把作为封印的【无极荣耀】红玉给他带上了,但还必须不断的【无极荣耀】攻击他,否则一旦他脱离战斗状态,那封印就无效了。而且更麻烦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还要小心不能随便杀死他。被杀后那封印会随他一起复活,并保持战斗状态使其无法下线。不过我不知道他会在哪里复活,万一他复活后我不能在战斗状态解除前抓住他,那封印也会脱离。所以,我必须不断的【无极荣耀】盯着他打,绝对不能停。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