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四卷 第二十七章 无限自由

第十四卷 第二十七章 无限自由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老大,发现危险人物。”大锅饭的【无极荣耀】声音出现在通讯水晶的【无极荣耀】频道中。

  “别叫了,早看见了!”

  “现在怎么办?”

  “城里都被站满了吗?”

  “还没呢!”

  “那就继续打,一定要等到敌人无法继续涌入城市才能启动七灵尘钟,否则达不到效果。”

  “知道了。”

  大锅饭是【无极荣耀】知道了,可是【无极荣耀】我还没底呢!自由女神的【无极荣耀】名号可是【无极荣耀】很响亮的【无极荣耀】,鬼知道她能强到什么程度,万一她把我的【无极荣耀】城市炸掉半个可怎么办啊?

  正想着她已经到了我们面前,枪神像看见救星一样跑到了她的【无极荣耀】身边。“女神殿下您总算进来了。赶快帮忙把这个东西给拆掉吧?没有这个东西碍事我们早把内城拿下来了。”

  自由女神轻蔑的【无极荣耀】看了一眼枪神,然后抬手指向了巨大的【无极荣耀】金蚕堡垒。“绝对自由。”一道光束从她的【无极荣耀】手上飞了出来,瞬间命中金蚕堡垒的【无极荣耀】一个光束发射器,那个发射光束的【无极荣耀】东西突然闪出一片七彩光芒,然后带着一阵哧哧声消失在了空气中,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一样。

  “靠,这是【无极荣耀】什么攻击吗?”

  我们还没反应过来,立刻又来了一道光束,这次直接打在了金蚕的【无极荣耀】头上。又是【无极荣耀】刚才一样的【无极荣耀】情况,被打中的【无极荣耀】位置瞬间闪出七彩光芒,然后带着才哧哧声消失在了空气中。而金蚕堡垒的【无极荣耀】头上则多了个大洞,一个足够大象进出地大洞。

  “有没有搞错?这是【无极荣耀】什么攻击力啊?”诺琳被吓了一跳。

  玫瑰也担心的【无极荣耀】道:“这大概不是【无极荣耀】我们能挡的【无极荣耀】住的【无极荣耀】吧?”

  “不管怎么样,不能让她再这么胡搞了。”我对玫瑰道:“这边你来指挥,我去把自由女神引开。”

  “你小心一点啊!”

  “放心吧!”我边说着边直接从那个大洞跳了出去,谁值当刚出来就发现迎面飞来了一道类似的【无极荣耀】光束。仓促之间我把永恒挡在了身前,光束打在了剑刃上。永恒被命中的【无极荣耀】部分突然像冲气的【无极荣耀】气球一样膨胀了起来,然后居然还上下蠕动了起来。整柄剑都不规则地躁动了起来。

  “永恒?怎么回事?”我的【无极荣耀】询问没有任何回答,永恒地剑灵似乎完全没听见我的【无极荣耀】话。一点反应都没有。突然永恒剧烈的【无极荣耀】一收,然后变成了球形飞了起来,然后它向闪电般飞了出去,笔直的【无极荣耀】朝着自由女神撞了过去。

  自由女神好象也被吓了一跳,慌忙用手里的【无极荣耀】火炬挡了一下,结果永恒撞在火炬上发出了一声脆响立刻弹向侧面。站在自由女神身边的【无极荣耀】一个神卫崔不及防被永恒撞飞了出去,直接砸倒了一片人。放倒了一个人之后永恒立刻弹了回来。然后重新化为剑形回到了我的【无极荣耀】手里。

  自由女神惊讶地看着永恒。“你……你你……!”

  “你这个丑陋的【无极荣耀】老处女,想要我的【无极荣耀】命你还差点。”永恒的【无极荣耀】剑柄上出现了一张脸,然后冲着自由女神就骂了起来。“本大爷可是【无极荣耀】融合千万把百战利器的【无极荣耀】超神兵,你以为一个小小的【无极荣耀】秩序混乱就能要我的【无极荣耀】命吗?”

  “秩序混乱?”我惊讶的【无极荣耀】低头看向永恒。“你说她用地那个光束是【无极荣耀】秩序法术?”

  “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永恒不屑的【无极荣耀】道:“什么狗屁绝对自由,其实就是【无极荣耀】捣乱的【无极荣耀】法术。这个世界上的【无极荣耀】一切事物都有其规律和秩序。当一群魔法元素按照某个秩序运动时就被称做魔法,而当一群分子按照一定规律排列时我们就称其为物质。自由女神的【无极荣耀】能力说白了就是【无极荣耀】把规则全部打破,让所有地个体全部自由化。”

  永恒这一说我也明白了,所谓的【无极荣耀】自由女神就是【无极荣耀】把所有的【无极荣耀】秩序全部的【无极荣耀】破坏掉。让一个物体从微观级别彻底分解。我们的【无极荣耀】身体、周围的【无极荣耀】空气、坚硬的【无极荣耀】钢铁、柔软的【无极荣耀】棉布,这一切的【无极荣耀】一切不过是【无极荣耀】各种分子组合成的【无极荣耀】大块分子集团。而分子是【无极荣耀】由各种原子按照一定规律结合起来地。比如最简单地水就是【无极荣耀】氢原子和氧原子组成的【无极荣耀】,这个谁都知道。可是【无极荣耀】原子还是【无极荣耀】可以向下分地,不同的【无极荣耀】原子之前的【无极荣耀】真正区别就是【无极荣耀】原子内的【无极荣耀】质子、中子和电子的【无极荣耀】数量不同,但是【无极荣耀】自由女神可以让规律全部失效。她的【无极荣耀】法术一旦生效,这些电子将不再按照原先的【无极荣耀】规则围绕中子和质子运转。电子逃逸后质子将失去稳定性,然后它们也会分散,这样一来一个原子就彻底崩溃了。而一件物体是【无极荣耀】无数原子组成的【无极荣耀】,要是【无极荣耀】原子都崩溃了物体也就不存在了。刚才自由女神就是【无极荣耀】用这个方法把我们的【无极荣耀】金蚕堡垒上弄出了一个大洞,这和防御无关,而是【无极荣耀】彻底破坏了物质结构。

  我忽然反应过来。“永恒,那你刚才被打中了怎么没事?”

  “你傻啊?我的【无极荣耀】身体里有那么多兵器,规则早就乱套了,她的【无极荣耀】分解能力对我这种无序状态根本没办法。我现在既不是【无极荣耀】物质也不是【无极荣耀】能量,而且我们的【无极荣耀】成分也不是【无极荣耀】任何分子原子。我就是【无极荣耀】我。半能量半物质,属于过度状态。而且我只遵守自己的【无极荣耀】规则,这就是【无极荣耀】为什么没有武器能砍伤我的【无极荣耀】主要原因。严格来说我甚至都不算是【无极荣耀】处于这个空间内的【无极荣耀】物质,我一直处于一种半跃迁状态,并不完全存在于这个空间内。她要是【无极荣耀】再用那招你就用我去挡,你自己可千万被碰,不然会被分解掉的【无极荣耀】。”

  “明白了。”我得意的【无极荣耀】看向自由女神。“哈哈,这下不怕你了。原来的【无极荣耀】属性就是【无极荣耀】破坏规则,那正好,让你看看你的【无极荣耀】克星。”我一拍背后。舵盘一样地戒律之环从我背后飞了出来。

  戒律之环上猛的【无极荣耀】一闪,小妖精的【无极荣耀】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戒律——强律法则!”

  不错,居然又抽到了最爽的【无极荣耀】法则。强律法则就是【无极荣耀】以最强的【无极荣耀】戒律约束自身,也就是【无极荣耀】把自己身上的【无极荣耀】规则全都恒定下来。对别人来说这个法则几乎是【无极荣耀】废的【无极荣耀】,但对自由女神来说这简直就是【无极荣耀】天敌。她地能力就是【无极荣耀】破坏规则,强律法则刚好就是【无极荣耀】不让规则被破坏,那她的【无极荣耀】能力等于就报废了。

  自由女神和其他国家地神不同。她没有全面的【无极荣耀】能力,就靠一个自由法则混日子。这下最强法则被封禁等于是【无极荣耀】失去了战斗力。不过这也是【无极荣耀】相对的【无极荣耀】,刚才的【无极荣耀】强律发者只针对我自己而已,别人是【无极荣耀】享受不到的【无极荣耀】,所以自由女神对别人依然有很大的【无极荣耀】杀伤力,就是【无极荣耀】伤不到我而已。

  自由女神也意识到了问题所在,立刻一指我。“枪神,挡住他。”

  “啊?”枪神被搞愣住了。他把自由女神叫来就是【无极荣耀】充当主要战斗力的【无极荣耀】。现在自由女神居然要他来帮忙挡住我,这不开玩笑吗?

  自由女神瞪了他一眼,然后对另外一边地守卫喊道:“别让他靠近我。”

  我可不管她三七二十一,直接跳了过来,结果立刻被挡了下来,十几个自由殿卫冲上来把我挡在了他们身前。“想伤害女神先过我们这关。”

  “没空陪你们玩。”我一回头冲后面喊道:“玫瑰,帮我开路。”

  金蚕头顶的【无极荣耀】光束发射器一闪,我面前的【无极荣耀】守卫立刻倒了一片。我直接踹倒只剩半截的【无极荣耀】侍卫尸体冲了过去。自由女神发现自己的【无极荣耀】侍卫被金蚕屠杀。立刻向金蚕发射了一道光束,吓的【无极荣耀】我赶紧跳起来把光束挡了下来。自由女神跟着又来了两道,全被我挡了下来。自由女神不想让我x近她,只能不断的【无极荣耀】发射光束,我要保护金蚕堡垒也不得不蹦来跳去的【无极荣耀】挡光束,真是【无极荣耀】忙地不亦乐乎。

  枪神发现我被逼的【无极荣耀】不断的【无极荣耀】左支右挡。立刻意识到这是【无极荣耀】个机会,于是【无极荣耀】立刻兴奋的【无极荣耀】朝我放冷枪。我正在半空中挡着自由女神的【无极荣耀】光束,突然发现侧面飞来一发子弹,立刻横剑挡飞了子弹,但是【无极荣耀】我自己也被打飞了出去。自由女神发现机会立刻向金蚕发射了一大片光束,无奈之下我只好把永恒当飞镖射了出去。

  自由女神被永恒吓了一跳,立刻娇叱一声:“无序结界。”

  永恒一边飞一边还在喊:“都跟你说了我有自己的【无极荣耀】规则,你地规则引响不到我的【无极荣耀】。”说着永恒已经到了防护结界的【无极荣耀】前面,就像那防御结界根本不存在一样直接穿了过去。

  比诺槽发现这个危急情况立刻把自己的【无极荣耀】胳膊伸了过去想替自由女神挡下这剑,但永恒不是【无极荣耀】把单纯的【无极荣耀】武器。他有器灵的【无极荣耀】。永恒剑就在撞上比诺槽之前突然在空中爆裂。变成了无数根细长的【无极荣耀】血红色钢针,四周的【无极荣耀】人只听到一阵仿佛人体被冲锋枪子弹连续命中一般的【无极荣耀】噗噗声。比诺槽和自由女神一起惨叫着飞了出去。永恒变成的【无极荣耀】红针把比诺槽地整个右半边身体和自由女神地肩膀及左手都给扎成了刺猬。比诺槽还好点,自由女神却是【无极荣耀】全身飙血,状况凄惨。那些红色的【无极荣耀】钢针居然全是【无极荣耀】空心针,中间简直就是【无极荣耀】放血槽,而且其中一些打中了血管,导致血水像喷泉一样疯狂地向外飙。

  一群美国玩将慌忙上前帮忙往外拔针,结果却发现针头居然全是【无极荣耀】十字花形的【无极荣耀】倒爪,以这种密集程度,硬拔的【无极荣耀】话等针没了自由女神的【无极荣耀】肉也差不多都没了。不过还没等他们想出办法,那些针却突然像冰块一样融化了。红色的【无极荣耀】液体迅速流到地上聚集成一个红色的【无极荣耀】球体。

  比诺槽大喊着:“抓住它。”

  几个玩家立刻扑了上去,但是【无极荣耀】永恒在地上弹了一下突然飞到半空中向我这边直射了回来。我老远就伸出了手,永恒在空中变成了一柄剑准确的【无极荣耀】落在了我的【无极荣耀】手里。我一握住剑柄立刻一扬手,永恒的【无极荣耀】剑刃立刻散开变成鞭状飞舞了起来,几个冲上来的【无极荣耀】玩家纷纷被逼退。

  自由女神挣扎着爬了起来。“不要以为我只会秩序破坏,看我地神力炸弹。”一个光球从她的【无极荣耀】指间飞了出来。目标直指我这边。

  “戒律之环,分解。”戒律之环外圈的【无极荣耀】环突然脱离本体,然后从中间断成了两半。分开之后的【无极荣耀】两个半环两端各展开一端尖锐的【无极荣耀】刀刃,然后进一步变形成月牙形的【无极荣耀】月刃围着我飞舞了起来。戒律之环中央的【无极荣耀】水晶球上地六根短棍突然飞到我身边把我围了进去,然后每根棍子瞬间上下伸长组成了一个六边形把我包围在了中间。

  白色的【无极荣耀】光球直接撞上了两根棍子之间地光幕被挡了下来,我脚下的【无极荣耀】黑魔导光环突然一亮,一道一模一样的【无极荣耀】光球冲着自由女神飞了过去。这是【无极荣耀】黑魔导光环的【无极荣耀】基本能力——魔发复制。

  一个法师正要用魔法盾帮自由女神挡下那个光球。自由女神连忙喊道:“来个战士去挡,这东西碰到魔法会爆炸!”

  神力炸弹是【无极荣耀】一种专门爆破魔法的【无极荣耀】法术。所以用战士去挡才是【无极荣耀】最简单的【无极荣耀】。好在她喊的【无极荣耀】及时,要不然他们周围地人都得跟着倒霉。

  我这边挡下了神力炸弹的【无极荣耀】同时已经冲向了自由女神这边,沿途的【无极荣耀】敌人立刻冲过来想把我拦下来,可是【无极荣耀】却根本无法靠近我的【无极荣耀】身边,那两边上下飞舞的【无极荣耀】半月可不是【无极荣耀】开玩笑的【无极荣耀】,谁会向那绞肉机一样的【无极荣耀】刀刃旋风上冲?

  “你的【无极荣耀】敌人在这里。”比诺槽突然喊了一句,然后冲了上来。半月撞在他地身上打的【无极荣耀】叮叮当当响成一片。但是【无极荣耀】这家伙全身都是【无极荣耀】钢铁,最后只打出了一些划伤,并没有伤到他的【无极荣耀】根本。

  冲入防御范围后比诺槽立刻挥拳向我砸了下来,这家伙是【无极荣耀】魔发人偶,力量可不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大。真红那样的【无极荣耀】到是【无极荣耀】可以和他对拼拳头,我可不行。脚下一点地面,整个人猛的【无极荣耀】拔高一米多,双脚准确地站在了他的【无极荣耀】拳头上。

  比诺槽愣了一下。我直接踩着他的【无极荣耀】胳膊冲到他的【无极荣耀】脑袋跟前像射门一样对着他的【无极荣耀】面门就是【无极荣耀】一脚,把他踢的【无极荣耀】猛的【无极荣耀】向后一仰,整个人都翻了下去。我想跳过去攻击自由女神,可是【无极荣耀】刚一起跳忽然发现脚上一紧。明明被踢倒的【无极荣耀】比诺槽居然抓住了我的【无极荣耀】脚,这家伙的【无极荣耀】力气死大,抓着我地脚腕就把我抡起来砸向了地面。轰地一声我撞在地面上又反弹了起来。但是【无极荣耀】比诺槽并没放手的【无极荣耀】意思,直接抡着我转了个圈再次向地面砸了下去。

  “我x你还来劲了?”我双手一撑地面,结果力量不足还是【无极荣耀】轰地一声砸进了地面,要不是【无极荣耀】面具防御不低大概就得破相了。

  比诺槽一抬手再次把我向上甩起,我一咬牙,一道旋风顺着我的【无极荣耀】身体卷了过去,旋风过后我已经切换到银月状态了。比诺槽稍微愣了一下,刚刚他还抓着紫日形态的【无极荣耀】我,不知道怎么突然变了样子。我将太阳之杖向地面一插。“光辉——太阳召唤。”

  天空中的【无极荣耀】太阳突然变的【无极荣耀】烈焰滚滚,一道橘红色的【无极荣耀】光束突然从太阳上直射下来进入了我的【无极荣耀】身体。我的【无极荣耀】身上立刻红光一闪。比诺槽被震的【无极荣耀】倒退了十几步才站住脚。我在空中翻了个漂亮的【无极荣耀】跟头平稳落地,把太阳之杖拔出来握住杖柄用力一转。然后向两边一拉,太阳之杖居然分成了两段,中间只连着一根金丝。我的【无极荣耀】身上藤起了熊熊烈焰,高温逼的【无极荣耀】人都不断的【无极荣耀】向后退。

  我抓着杖尾在手里舞了起来,脱节的【无极荣耀】杖头上已经亮成了一个小太阳。我猛的【无极荣耀】把杖身转了一圈向前一甩:“飞火流星。”小太阳就着惯性飞了出去。

  自由女神本能的【无极荣耀】想后退,比诺槽横身上来伸手挡了一下,只一接触他的【无极荣耀】整条胳膊就立刻融成了铁水流到了地上,不过我的【无极荣耀】小太阳也被挡了回来。我法杖一横,小太阳飞回来之后咔嚓一声又对接了上去。我再度舞起法杖把小太阳甩了出去。

  “射日神枪。”枪神的【无极荣耀】声音突然出现在侧面,同时出现的【无极荣耀】还有一声枪响,我的【无极荣耀】小太阳被直接轰飞了出去,不过没有飞多远就被金丝拉了回来,只是【无极荣耀】上面的【无极荣耀】火焰却熄灭了。

  我把法杖再度向地上一插,然后一正杖身,用杖顶的【无极荣耀】宝石对准枪神:“太阳射线。”一道金光射出,枪神狼狈的【无极荣耀】飞扑出去才躲掉了我的【无极荣耀】攻击,但就是【无极荣耀】如此依然把裤子给烧着了,连他身边的【无极荣耀】人都遭了殃,几个全身是【无极荣耀】火的【无极荣耀】人在地上打着滚,至于被直接命中的【无极荣耀】家伙早就变成了一阵青烟。

  “绝对自由。”自由女神看我变了身体立刻又想试下她的【无极荣耀】绝招,但是【无极荣耀】射线打在我身上如泥牛入海,音信全无。

  我轻蔑的【无极荣耀】看向自由女神:“别费劲了,我现在就是【无极荣耀】太阳神,没有能量能伤到我的【无极荣耀】。”

  “那实体攻击呢?”枪神的【无极荣耀】声音突然出现在我背后,他的【无极荣耀】枪也顶在了我的【无极荣耀】脑袋上。在说完的【无极荣耀】同时他就扣动了扳机。

  轰。子弹直接穿过了我的【无极荣耀】脑袋,枪神全身冒着肉被烤焦的【无极荣耀】臭味滚到了一边。我的【无极荣耀】脑袋上多了个大洞,但是【无极荣耀】正在以肉眼可见的【无极荣耀】速度迅速的【无极荣耀】恢复着。转身看着狼狈不堪的【无极荣耀】枪神。“你不知道元素不灭吗?”

  “无敌状态?”枪神惊讶的【无极荣耀】问道。

  “不是【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破坏力不够而已。”我用法杖猛的【无极荣耀】敲向枪神的【无极荣耀】脑袋,但是【无极荣耀】旁边一个玩家迅速扑上来挡下了我的【无极荣耀】法杖,但是【无极荣耀】那个勇敢的【无极荣耀】家伙瞬间就化成了一阵青烟。枪神到是【无极荣耀】抓住这个机会退了出去,但是【无极荣耀】看他全身都重度烧伤,估计也不好受。

  我身上的【无极荣耀】金光忽然暗淡了下去,火焰也开始逐渐熄灭,看来太阳召唤的【无极荣耀】时间到了。这么强的【无极荣耀】魔发当然不能长时间保持,也就能在关键时刻牛一下而已。好在就这一下就重创了比诺槽和枪神,而且还把自由女神给吓傻了。

  我将法杖转动起来向地面上一插:“太阳光环!”一道燃烧着金色火焰的【无极荣耀】火焰环迅速以我为中心扩散了出去,瞬间把附近的【无极荣耀】敌人全部清理干净,剩下的【无极荣耀】就只有几个高手而已。

  将法杖拔出来指向自由女神,上眼红光一闪:“火舞风暴。”一片密集的【无极荣耀】火焰刀以霰弹的【无极荣耀】形式密集发射了出去,而且还是【无极荣耀】持续不断的【无极荣耀】在轰击着,自由女神拼命支撑起了一个防护盾。我举着法杖一边不断的【无极荣耀】发射一边向前走着,自由女神愣是【无极荣耀】被逼的【无极荣耀】不断后退。我知道这个状态不能持续太久,我这是【无极荣耀】故意把银月的【无极荣耀】法力用完好换回紫日形态,反正可以趁机把自由女神的【无极荣耀】法力消耗一些,至少之后能省点事。

  “雷光破。”美国另外一个国器持有者神鹰终于赶到,一拳打在了我的【无极荣耀】身上。我被冲击力横着抛了出去,但是【无极荣耀】他也被我身上同时闪现的【无极荣耀】十几个报复性魔发打的【无极荣耀】吐血飞了出去。这套誓约套装就是【无极荣耀】猛,报复性魔发居然这么多,而且还同时发作了。

  我在空中就完成了变身,以紫日形态稳当的【无极荣耀】落地,然后直接进入兽化形态,把永恒变成爪子附着在我的【无极荣耀】狼爪和刃爪上,然后向自由女神冲了过去。

  自由女神慌张的【无极荣耀】四下找人,想看谁能帮她挡一下,她是【无极荣耀】个法师形的【无极荣耀】神,不是【无极荣耀】天昭那样的【无极荣耀】战士,不能让我近身。但是【无极荣耀】她现在却毫无办法。枪神被烧的【无极荣耀】像块煤炭,神鹰吐血不止,比诺槽少了条胳膊,她的【无极荣耀】神卫被太阳光环清出了安全范围,根本来不及了。

  我将一瓶圣血灌了下去,然后仰天一声狼嚎:“唔……野性狂暴!”闪电般冲到自由女神面前一拳砸了下去:“血赞!”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