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四卷 第三十章 嚣张对嚣张

第十四卷 第三十章 嚣张对嚣张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酒店老板以神奇的【无极荣耀】速度消失后场内的【无极荣耀】其他人也反应了过来,呼啦一下房间里就跑的【无极荣耀】没人了,地上一枚不知道谁掉下来的【无极荣耀】金币还在滴溜溜的【无极荣耀】打着转,现下那就是【无极荣耀】房间里唯一的【无极荣耀】声源了。

  咔嚓。寂静的【无极荣耀】房间内突然多了一个不算大的【无极荣耀】声音,但这个时候显得相当引人注目。我们把脸转过去才发现声音是【无极荣耀】从一堆疑似桌子残骸的【无极荣耀】烂木头下面发出的【无极荣耀】。那堆木头动了动,然后被一只手推到了一边。一个人从下面站了起来,确切的【无极荣耀】说是【无极荣耀】个很邋遢的【无极荣耀】中年武士。

  “你***不想活了是【无极荣耀】怎么着?”中年武士从板子下站起来之后不急不慢的【无极荣耀】开始拍打身上的【无极荣耀】灰尘,同时侧面的【无极荣耀】楼梯上已经冲下来了一大群人,而且看标志居然是【无极荣耀】同一个行会的【无极荣耀】玩家,再看这个中年人才发现他带着行会高层领导才佩带的【无极荣耀】浮雕式徽章。

  虽然看起来这家伙很牛,不过按照这里的【无极荣耀】惯例就是【无极荣耀】越牛越没人敢动你,你越软别人越欺负你,这边可没有什么尊老爱幼的【无极荣耀】好习惯。我非常嚣张的【无极荣耀】转身双手一撑台面直接坐到了靶台上。“你们几个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打扰我后果可是【无极荣耀】很严重的【无极荣耀】。”

  那个被打的【无极荣耀】玩家下巴一挑,两个打手立刻冲了过来。真红向右移了一步挡在我的【无极荣耀】身前,冲在前面的【无极荣耀】打手当先一拳砸了过去,真红轻巧的【无极荣耀】接下了对方的【无极荣耀】拳头用力一握,然后向下一带把那家伙按到了地上。顺手一勾正经过她身边的【无极荣耀】另外一个打手把那个家伙拽了回来。那家伙还想反抗,真后在他胳膊上一使劲,那家伙地胳膊瞬间就弯了下来。

  看到自己人被打了,剩下的【无极荣耀】打手呼啦一下全都冲了上来。克利斯缔娜用法杖在地上一顿,我们前面立刻多了道白色的【无极荣耀】火焰墙,看这颜色估计温度已经能炼钢了。打手们全都停了下来,一个刚从楼上下来的【无极荣耀】家伙用法杖一指。一道水泉突然喷到了火焰上,立刻激起了一片白雾。

  克利斯缔娜有些生气的【无极荣耀】看着那个家伙。谁知道对方更嚣张,一抬手射出三个魔法飞弹,这种零级魔法杀伤力随法师等级变化,而且发射速度在所有魔法中是【无极荣耀】最快的【无极荣耀】,任何系别的【无极荣耀】法师都会把它学到顶级,之后随着自己等级提高依然可以一直使用下去,不象一般地低级魔法到后期就没用了。

  这个法师一口气打出三个飞弹说明实力已经不错了。复数发射可不是【无极荣耀】简单的【无极荣耀】速度快就可以做到地。不过他运气不好,克利斯缔娜号称欧洲第一炮台,法术释放速度不比机枪差多少。三十几个魔法飞弹几乎同时出现,那三个魔法飞弹瞬间就被淹没在魔法飞弹组成的【无极荣耀】洪水中,剩余的【无极荣耀】魔法飞弹干掉那三个飞弹之后还一直向前飞,轰倒了十三个敌人后还把法师当场干掉,他的【无极荣耀】魔法防护罩根本都没来及召唤出来。

  中年人的【无极荣耀】眼睛眯了一下,显然已经确认我们不是【无极荣耀】简单能对付的【无极荣耀】人了。下一秒他做了件我们想不到的【无极荣耀】事情。这家伙突然抽出武器大吼一声,然后闪电般地跳窗跑了。真红在他大叫时就摆好了姿势准备抵挡他的【无极荣耀】进攻,谁知道这家伙却突然跑了,当时就愣住了。

  我们还没反应过来背后就先传出了一声石头碰撞的【无极荣耀】声音,刚刚转过去的【无极荣耀】大门又重新打开,老板从后面走了出来。这个家伙显然是【无极荣耀】看到了我们把那些家伙赶走的【无极荣耀】情况。大概是【无极荣耀】知道我们的【无极荣耀】实力比较强,现在的【无极荣耀】态度明显变的【无极荣耀】和蔼多了。但是【无极荣耀】他却没有完全放心,而是【无极荣耀】小心地道:“那个……实在是【无极荣耀】对不起,不知道几位可否马上离开小店呢?”

  “你什么意思啊?”

  “您看,我这是【无极荣耀】小店,您实力是【无极荣耀】强,确实不怕那个毒蛇帮,但我们不行啊!您打了他们的【无极荣耀】人,一会他们要是【无极荣耀】找上门来,我这小店肯定会被砸的【无极荣耀】面目全非的【无极荣耀】。所以……?”

  灵儿有些为难的【无极荣耀】问我:“要不然我们就先换一家吧?”

  灵儿是【无极荣耀】帮手。我还不好得罪她,只能小声道:“你忘记出来之前说的【无极荣耀】了吗?在这里绝对不能发善心。只管把自己当成无恶不作地大魔头就得了。”

  “这个……?”

  我拍拍她示意不要在意,然后对老板道:“别跟我说,你去找那什么毒蛇帮的【无极荣耀】人说,我只要包厢,快去准备,不然你就等不到毒蛇帮的【无极荣耀】人来拆你的【无极荣耀】店了。”

  “是【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老板赶忙给我们带路。

  我们一直上到五楼才被带进了一间很大的【无极荣耀】包间,别看这城市里乱七八糟到处都是【无极荣耀】涂鸦,但是【无极荣耀】这包间居然还布置成了中式建筑的【无极荣耀】样子,看起来到是【无极荣耀】有那么点韵味。老板笑着道:“这是【无极荣耀】专门为东方客人准备的【无极荣耀】包间,内部环境比较清雅,希望各位喜欢。”

  “还不错,去上几道好菜和饮料上来。”

  “我马上就去办。”老板赶紧转身跑去吩咐去了。

  等了大概十多分钟下面一阵乱糟糟的【无极荣耀】上楼声,听起来相当混乱,但是【无极荣耀】很快又安静了下来。静了几分钟,一个脚步声缓缓的【无极荣耀】走了上来,然后我们听到了敲门声。一个女声道:“菜到了。”

  我把手指放在嘴前向克利斯缔娜她们比了个不要出声的【无极荣耀】动作,然后对门外道:“进来吧。”

  大门被缓慢地拉开,外面站了三个长相还算过地去的【无极荣耀】女孩子,不过她们这一身服装明显就不是【无极荣耀】侍者该穿地。三个女孩子进来把各种各样的【无极荣耀】菜都放到了桌上,然后给我们摆开饮料和餐具,之后就准备向外退。

  “等一下。”我叫住了她们。

  三个人一起看着我不知道我什么意思。

  “过来陪我们坐坐。”我故意坏笑着说道。

  带头的【无极荣耀】那个女孩子很诧异地看了一眼我身边的【无极荣耀】人。然后又看了看我。在她看来我们这一行人里就我一个男的【无极荣耀】,居然还需要陪坐,实在是【无极荣耀】太奇怪了点。不过我没打算放她走,伸手把她拉了回来。“别急着跑吗!来,陪我们喝点酒。”

  我向真红和金币打了个眼色,这两位也不是【无极荣耀】一般人,立刻站起来一人拉了一个过来。真红还顺脚把门给关上了。金币搂着一个比较矮的【无极荣耀】女孩,先在她的【无极荣耀】脸蛋上摸了一把。然后又凑到她的【无极荣耀】脖子边上动作夸张的【无极荣耀】吸了口气。吸完气地金币一幅很享受的【无极荣耀】样子道:“还是【无极荣耀】女孩子好啊!这皮肤……这芳香……你们男人就是【无极荣耀】不如女孩子!”

  真红比金币更狠,直接往座位上一坐,顺手一带那个女孩子就坐到了她地腿上,然后端了杯饮料到那个女孩子的【无极荣耀】嘴边。“来,喝一杯先。”

  女孩子立刻挣扎着不肯喝,真红脸一板眼一瞪:“想干什么?本大爷让你喝你就喝,哪那么多事情?”

  我和金币也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动作。只不过我们是【无极荣耀】在给怀里的【无极荣耀】小姑娘夹菜,而且我们挑选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不同的【无极荣耀】菜色,结果两个小丫头什么也不肯碰。我们三个人碰了下眼色,然后突然同时动手。我捏住怀里这个女孩的【无极荣耀】脖子用大拇指在颈椎上一压,咔嚓一声,小丫头整个身子立刻软地像面条一样。顺手把她扔到了地上,一脚踢到墙边。真红和金币那边也都一样完成了动作。

  “别碰了,菜和饮料都下了毒。这三个是【无极荣耀】先锋。外面还有一大群。”

  克利斯缔娜感叹着:“你们好神哦!这都能发现?”

  真红道:“之前那么大脚步声分明是【无极荣耀】上来了一大群人,但是【无极荣耀】声音突然消失,说明他们打算用计。我们进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只看到老板和一个伙计,而且两个人都是【无极荣耀】男的【无极荣耀】,如果有女孩子不会一个也不出现的【无极荣耀】。现在跑出三个分明就是【无极荣耀】外人。再说,你看她们的【无极荣耀】服装。这分明就是【无极荣耀】刺客的【无极荣耀】紧身衣和精灵弓手的【无极荣耀】服装,哪点像招待服了?金币负责的【无极荣耀】那个女人地鞋子上还沾着泥,城里都有地砖,她脚上带泥说明刚从城外回来。我这个的【无极荣耀】腰后面鼓鼓囊囊的【无极荣耀】,分明藏了把匕首,侍女带这东西干什么?再说了,这三个白痴居然连行会标志都没拿掉,真当我们眼睛瞎了吗?”

  金币从地上的【无极荣耀】尸体上找出匕首猛的【无极荣耀】扔向大门,匕首直接命中了门上的【无极荣耀】镂空窗格。那地方只贴着层纸,匕首直接飞了出去。跟着就听到外面一声闷哼。紧跟着就是【无极荣耀】杂乱地脚步声和重物倒地的【无极荣耀】声音。“外面偷听的【无极荣耀】那位知道怎么暴露的【无极荣耀】了吧?还不叫人冲?”

  大门被一脚踹开,但是【无极荣耀】门板没飞进来。而是【无极荣耀】在飞了几寸远之后突然爆炸,变成无数的【无极荣耀】碎木片向外飞了出去,愣是【无极荣耀】把打算冲进来的【无极荣耀】人给挡在了外面。门外此时站的【无极荣耀】全是【无极荣耀】人,看数量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这还是【无极荣耀】受面积限制,楼下大概还有更多。

  “呦,终于想通啦?”我坐在座位上得意的【无极荣耀】看着门口那个肩膀上插了把匕首的【无极荣耀】家伙,这正是【无极荣耀】之前逃跑的【无极荣耀】那个中年人。我似笑非笑地继续嘲讽着他:“这才对吗/你们这种白痴搞什么阴谋诡计呢?你看你像是【无极荣耀】有足够智力玩阴谋地人吗?阴人这种高智商的【无极荣耀】行为还是【无极荣耀】让我们来玩比较好,你这种白痴直接卖力气就行了。”

  中年人气地脸都青了,还是【无极荣耀】他旁边的【无极荣耀】人喊道:“都还愣着干什么?冲啊!”

  外面的【无极荣耀】人得到命令立刻动了起来,一大群人呼啦啦的【无极荣耀】往里冲,结果刚冲到半路就突然被一道墙挡住了,最前面的【无极荣耀】人接触到这道能量墙立刻颤抖起来,仿佛触电一般瘫软了下去。

  “是【无极荣耀】静电力场,法师呢?”队伍里有人喊了起来。

  一个法师在后面喊着:“你们到是【无极荣耀】让我过去啊!”

  “这帮傻蛋!”中年人身边的【无极荣耀】那个人把中年人交给身边地人,然后过来指挥了起来。等他疏导好了我们也干掉了几十人。他的【无极荣耀】身边都是【无极荣耀】躺着的【无极荣耀】人,根本没站着的【无极荣耀】了。这个家伙到也圆滑,一挥手带着人就跑了下去。

  “他们又打算干什么?”我冲扒在窗口向下看的【无极荣耀】诺琳问道。

  “在绑绳子,好象是【无极荣耀】打算把店给拆掉。”

  “看来这里是【无极荣耀】坐不下去了。我们走吧?”金币问道。

  克利斯缔娜笑着道:“要不然我把下面那群人都给干掉?”

  “就算你做了还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反正也是【无极荣耀】要换地方的【无极荣耀】,不过我不介意你多干掉几个,省得老有人来捣乱。”

  “OK。”克利斯缔娜兴奋地直接从窗口跳了出去。我们只好也跟着跳了出去。克利斯缔娜一落地就用法杖指向了前方那些正打算拆房子的【无极荣耀】毒蛇帮地人。“火焰之路。”一道宽五米的【无极荣耀】火焰大道突然从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脚眼延伸了出去,前方道路上的【无极荣耀】人全都鸡飞狗跳的【无极荣耀】躲避起来。不过这个魔法是【无极荣耀】可以跟踪的【无极荣耀】。延伸出去的【无极荣耀】火焰居然开始分叉,然后各自追着一个目标跑了过去。

  路地另一头的【无极荣耀】敌人看到克利斯缔娜这么猛就想从背后冲上来偷袭,结果我们其他人一起从天而降,那个想偷袭的【无极荣耀】美籍忍者被我一脚踩扒在了地上,用力在他身上跺了两下彻底搞定了这个家伙,然后转身一抬手接住了一柄正砍下来的【无极荣耀】巨剑,右手一扬。一声奇特的【无极荣耀】摩擦声中众人只看到一道亮线闪过,接着前面一大片人全都突然断成了两截。

  一个眼力不错的【无极荣耀】人指着我喊道:“小心那家伙手上的【无极荣耀】钢丝。”

  “还有个视力不错的【无极荣耀】吗?”我看了那家伙一眼,再次一抬手。那家伙一闪身躲到了一个店面门口放着地巨鹰石雕后面,但是【无极荣耀】我却突然一收手,只听嘭的【无极荣耀】一声,石雕上爆出了白色的【无极荣耀】石粉,同时他的【无极荣耀】身上也喷出了大量的【无极荣耀】鲜血,接着他和石雕一起散架了。而且是【无极荣耀】断成了七八段之多。我慢慢的【无极荣耀】补了一句:“下次记得别躲东西后面,没用。”

  一个指挥型人物大喊着:“都躲开,有重铠地上。”

  七八个大汉冲了上来,全都是【无极荣耀】一身重型板甲,而且拿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巨剑就是【无极荣耀】斧头,一看就是【无极荣耀】力量型的【无极荣耀】战士。我再次挥舞起鞭子一样的【无极荣耀】龙筋索。轻松的【无极荣耀】绕住一个家伙。他到是【无极荣耀】反应快,迅速的【无极荣耀】用盾牌和重剑左右支撑起来想把套索挡住,但这是【无极荣耀】没用的【无极荣耀】。我猛的【无极荣耀】一收线,龙筋索一下勒在了盾牌和剑上。他看到飞索停了下来,得意的【无极荣耀】冲我挑衅的【无极荣耀】笑了笑,但是【无极荣耀】我根本么理他。龙筋索突然开始震荡了起来,只见龙筋索快速地陷入了他地武器和盾牌中,然后只听一阵叮当乱响,变成几块的【无极荣耀】剑和盾牌掉在了地上,他自己则发出了一声惨叫。跟着就彻底没声音了。

  另外几个人反应过来。其中一个瞬间把手里地斧头扔了过来。我再次一扬手,他的【无极荣耀】斧头在空中变成了一堆金属碎片淅沥哗啦的【无极荣耀】掉在了地上。

  当。一声轻响突然出现在我的【无极荣耀】身前。一根箭被一团水银挡在了外面,箭头穿过水银碰到了盔甲表面,但是【无极荣耀】无力穿透,只发出了一声轻响。抬头看见站在远处的【无极荣耀】那个箭手,我抬手对准他,他却显示出疑惑的【无极荣耀】表情。我的【无极荣耀】手指一动,他的【无极荣耀】脑门上突然多了根箭,然后直挺挺的【无极荣耀】倒了下去。他还以为我打算用龙筋索,心想这个距离应该是【无极荣耀】够不到的【无极荣耀】,没想到我还有复仇者狙击弩。

  “哈哈!躲的【无极荣耀】远就以为我打不到了吗?”

  克利斯缔娜转身问我道:“你还没完啊?我这边都死光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街上横七竖八躺满了人,也不知道有多少是【无极荣耀】误伤的【无极荣耀】。“靠!你是【无极荣耀】法师,伤害输出最大的【无极荣耀】就你们这职业,我当然没你快了!”

  “错,伤害输出最大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你们驯兽师,只不过你很少让魔宠一起上。”说完克利斯缔娜又看了看我这边还剩下的【无极荣耀】敌人道:“这个交给我吧。”也不等我回答她就举着法杖一通狂挥,结果对面的【无极荣耀】人就立刻明白了什么要陨石雨。顿时房倒屋塌死了一大片人,连看热闹地都给牵连了。

  “喂,我记得好象有说过房子是【无极荣耀】不能破坏的【无极荣耀】,不然城市管理NPC会来的【无极荣耀】。这里的【无极荣耀】自由仅针对人,建筑物可不能破坏!”

  “啊?一时忘记了!那现在怎么办?”克利斯缔娜紧张的【无极荣耀】问道。

  “先躲起来。”

  “这个交给我了。”一直看我们表演的【无极荣耀】灵儿终于逮到了机会。只见她向空中一扬手,一枚彩色的【无极荣耀】光弹直接飞上了天空,然后无声地在空中爆炸开来。瞬间无数的【无极荣耀】彩虹四散分飞,城市里到处都是【无极荣耀】各种颜色光带乱飞。别说看人了,睁着眼睛就头晕。“现在快跑吧!”

  超级版地彩虹**果然效果很好,我们几个转眼间就钻进了如今的【无极荣耀】住宅区,这些自由NPC使用的【无极荣耀】房屋只有新人会来转转,因为那时候可以接些小任务,等级过四百级后这里基本没有来的【无极荣耀】必要,因为在这根本接不到高级任务。

  我们先潜入了一户民居。看样子还是【无极荣耀】户很久没人住的【无极荣耀】房子,里面居然空空荡荡的【无极荣耀】,而且到处都是【无极荣耀】蜘蛛网。

  “我们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就在这里等到天黑?”真红问道。

  “恩。等天黑了我们再行动。”

  克利斯缔娜问道:“要是【无极荣耀】有人来搜怎么办?那个毒蛇帮好象在这里满有势力的【无极荣耀】样子,要是【无极荣耀】他们发动自己地势力全城大搜捕我们怎么办?总不能老这么躲躲藏藏的【无极荣耀】吧?”

  灵儿道:“这个好办。我用幻境把这里遮起来就行了。有人路过的【无极荣耀】话会把这里当成一道墙壁,不会发现这其实是【无极荣耀】个院子。”

  “对高级人物有用吗?”

  “只要你们说的【无极荣耀】那个自由女神不到附近乱转就没问题。”

  “那就麻烦你了。”

  孔雀一族的【无极荣耀】本能力量就是【无极荣耀】幻术,这招跟狐族差不多,不过狐族的【无极荣耀】特长是【无极荣耀】媚惑人心,孔雀却是【无极荣耀】感官迷惑。侧重点不一样。我让真红她们这些玩家先下线休息,晚上再上来,我和灵儿以及诺琳留下看院子。

  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猜测果然成真,一个小时之后果然出现了来搜查的【无极荣耀】人,我和诺琳都担心地很。不是【无极荣耀】怕打不过他们,而是【无极荣耀】担心又要换地方。而且对方一直这么死缠烂打,要是【无极荣耀】影响了我们的【无极荣耀】营救计划就麻烦了。

  我和诺琳小心的【无极荣耀】贴着门板听着外面的【无极荣耀】动静,灵儿笑着道:“你们想看就爬到墙头去看就是【无极荣耀】了,我的【无极荣耀】幻象绝对保证,你们站墙顶上也没事。”

  “你说真的【无极荣耀】?”诺琳不大相信地问道:“那些人可就在门外,这么近会看不见?”

  “不光看不见,而且听不见。你们就是【无极荣耀】站在院墙上唱歌他们也听不到,只要你们别到墙外就行了。”

  “那我得试试。”诺琳还真的【无极荣耀】一下跳到了院墙上,然后蹲下来看着墙外的【无极荣耀】人,可是【无极荣耀】那些人居然真的【无极荣耀】没反应。

  在诺琳的【无极荣耀】一再要求下我也上了墙头。果然是【无极荣耀】一点反应都没有。只见一群人在我们这断院墙外面来来回回的【无极荣耀】跑了几十趟。其中一个带头的【无极荣耀】人手里还捧着本很厚的【无极荣耀】本子。那个家伙挠着头道:“见鬼了!我明明记得这里就应该是【无极荣耀】三百一十九号啊?怎么就是【无极荣耀】找不到呢?”

  旁边的【无极荣耀】家伙问道:“会不会记录上的【无极荣耀】门牌号错啦?”

  “不可能。”那个家伙很肯定地道:“这地方老子前天才来过,当时追一小姑娘。那丫头还跑到了这间房子里,害地老子一阵好找才发现她,怎么可能记错?再说了,你看看这排房子,门牌号都是【无极荣耀】按顺序排的【无极荣耀】。前面那间是【无极荣耀】三百一十八,后面这间是【无极荣耀】三百二十,你到是【无极荣耀】说说三百一十九号哪去了?”

  旁边那个人也挠起了头:“没道理啊!按说门牌号是【无极荣耀】先设地,号码本是【无极荣耀】照着门牌号抄写的【无极荣耀】,就算漏掉一和号码忘记钉,号码本上就应该没有对应号码才对,可是【无极荣耀】这边明明有号码,那就不对了啊?”

  那个拿本子的【无极荣耀】家伙道:“我也知道不对啊!但是【无极荣耀】哪不对呢?这鬼房子到底哪去啦?就算被拆了起码给老子留块空地我也知道房子被拆了啊!”

  “要不然找两边的【无极荣耀】两家问问?”

  “对啊!”那个拿本子的【无极荣耀】家伙立刻兴奋的【无极荣耀】跑去砸另外两家问。

  两边的【无极荣耀】房子都被打开,出来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个老头和一个中年妇女,都是【无极荣耀】自由NPC。两个人都被拉个过来,然后询问了情况。那个老头一看这房子就惊讶的【无极荣耀】叫了起来,然后问那个中年妇女。“艾利玛夫人,我们两家怎么连到一起啦?”

  那个妇女也摇着头瞪着眼睛道:“是【无极荣耀】啊吧哈爷爷!我们两家中间不是【无极荣耀】还间没人的【无极荣耀】空房子吗?怎么突然没啦?”

  老头也奇怪的【无极荣耀】道:“那也不对啊!就算房子没了,地也应该在啊!我们两家房子本来应该是【无极荣耀】不挨着的【无极荣耀】,现在却变到一起来了,难道我们其中一家的【无极荣耀】房子被移动过?”

  “没可能吧?我今天一天都在家,房子移动了我能没感觉?要不然是【无极荣耀】你家房子移动了?”

  “没有啊!我今天也在家啊!”

  那个喊他们出来的【无极荣耀】人立刻道:“会不会是【无极荣耀】昨天移动的【无极荣耀】,你们没注意啊?”

  “那更不可能了!”老头道:“这中间的【无极荣耀】房子是【无极荣耀】空房,我家有时候有些破烂没地方放就堆到这边,早上我还过来扔了一个破椅子,当时那房子还在呢!”

  “真是【无极荣耀】活见鬼了!”

  那个跟班对拿本子的【无极荣耀】人道:“还是【无极荣耀】算了吧?不就一间房子吗?不会这么巧就在里面吧?”

  “那到也是【无极荣耀】。我们还是【无极荣耀】去查别的【无极荣耀】吧!为了找这破房子耽误了这么长时间,晚上都查不完了!”

  那些搜查的【无极荣耀】人走了,两个NPC又奇怪了半天才离开,这件离奇事件就这么过去了。诺琳看着外面的【无极荣耀】人笑的【无极荣耀】好开心,虽然按人类寿命来算她已经是【无极荣耀】个寿命超级长的【无极荣耀】老妖怪了,但她的【无极荣耀】心理年龄实际上还是【无极荣耀】个孩子,对这种事情当然觉得很有趣。

  跳下院墙就开始向灵儿说刚刚的【无极荣耀】情况,结果灵儿自己也得意起来,两个都是【无极荣耀】小丫头性格的【无极荣耀】老妖怪立刻聊的【无极荣耀】火热,直到天黑下来后大家都上线了才结束。

  真红看了看天,然后道:“该是【无极荣耀】行动的【无极荣耀】时候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