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四卷 第三十二章 救援

第十四卷 第三十二章 救援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这个可怜的【无极荣耀】兽人小姑娘被锁成这样说明她有着特殊的【无极荣耀】能力,否则只要用这铁门一关就肯定跑不掉了,完全没必要把她锁成这样。不过按照一般逻辑,既然是【无极荣耀】敌人的【无极荣耀】敌人,那就算不能成为朋友,起码也有利用价值。

  “我来。”推开灵儿,我把永恒变成了斧头的【无极荣耀】形态,对着地面上躺着的【无极荣耀】一条铁链就是【无极荣耀】一斧子劈了下去。

  当。一声脆响,斧头直接卡在了铁链上,不但没斩断,居然还拔不出来了。更要命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们背后的【无极荣耀】铁门竟然瞬间弹了出来重新关了起来,连我们也被关在了里面。

  克利斯缔娜对着铁门放了道魔法射线,结果射线打在门上居然弹了出来,我吓的【无极荣耀】赶紧松开永恒退了出去,射线穿过我刚刚站的【无极荣耀】位置射在地面上,然后又是【无极荣耀】一弹,再次命中墙壁,连续两次反弹后又飞了回来。灵儿用一根孔雀毛在前面一挡,射线终于被吸收掉不再反弹了。

  “这下麻烦了!”

  金币敲了敲大门。“钢的【无极荣耀】。外面有魔法封印,里面还有魔法反射涂层,想打开只能硬砸了!”

  “我当是【无极荣耀】哪来的【无极荣耀】老鼠呢?原来是【无极荣耀】紫日会长啊!”枪神的【无极荣耀】身影突然出现在门外。

  “枪神?”

  “哈哈哈哈!真是【无极荣耀】意外呢!”自由女神的【无极荣耀】声音也出现在外面:“我们正在审问你们的【无极荣耀】维娜女神,没想到这会又抓到了紫日会长。看来你们是【无极荣耀】真地要完蛋了哦!”

  “哼!你别太嚣张。这破房子还困不住我们。”灵儿很气愤的【无极荣耀】说道。

  自由女神的【无极荣耀】声音依然是【无极荣耀】那种不在乎的【无极荣耀】感觉。“要是【无极荣耀】在别的【无极荣耀】地方我到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不敢保证什么,不过如果是【无极荣耀】这间房间,那就不要指望了。你们是【无极荣耀】出不来的【无极荣耀】。”自由女神说着说着我们面前地大门居然突然变成了透明状态,我们能看到外面站着的【无极荣耀】自由女神和枪神他们。

  枪神走过来把手放在了门上:“这东西可是【无极荣耀】纯钢地,而且使用了十六道强化封印。紫日,你就老老实实的【无极荣耀】在里面待着吧!哦对了,忘记和你说了。这里面是【无极荣耀】原地复活的【无极荣耀】。你就算自杀也别想出来了。”

  “狂妄。”真红突然冲了上去,对着枪神的【无极荣耀】脸所在的【无极荣耀】位置就是【无极荣耀】一拳。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响。整个房间都抖了一下。

  枪神被吓的【无极荣耀】退了一步,不过很快就意识到中间还隔着道门,于是【无极荣耀】又走了回来。“你是【无极荣耀】真红是【无极荣耀】吗?听说摹疚藜僖裤身上地国器是【无极荣耀】所有人里面最厉害的【无极荣耀】。果然是【无极荣耀】很猛啊!不过……这道门你是【无极荣耀】无论如何也出不来的【无极荣耀】。所以你还是【无极荣耀】省点力气比较好。”

  自由女神得意的【无极荣耀】道:“你们就在里面呆着吧,我们过几天等你们饿的【无极荣耀】不行了会再回来的【无极荣耀】,哈哈哈哈!”自由女神说着就带人转身离开了房间,枪神得意的【无极荣耀】向我做了个挑衅的【无极荣耀】手势,然后也跟着离开了。

  枪神他们走了。大门也重新变回了不透明地状态,但我们依然被困在里面。

  “现在怎么办?”克利斯缔娜问道。

  “我先把门砸开,不过得先把我的【无极荣耀】永恒弄出来。”我说完就走过去拔永恒。其实永恒卡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很紧,但问题是【无极荣耀】锁链是【无极荣耀】会让劲的【无极荣耀】,我没办法用力,而一旦我用力把它绷紧,另外一头那个小姑娘就会痛苦的【无极荣耀】叫起来,搞的【无极荣耀】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要是【无极荣耀】根普通锁链。只要踩住锁链再拔就绝对没问题,可这锁链我们不能碰,只要一接触就会遭到强烈地电击,所以根本不能使劲。

  “还是【无极荣耀】我来吧。”诺琳看我折腾半天也没弄出永恒,反而搞的【无极荣耀】那个兽人小女孩痛苦的【无极荣耀】叫了好几声,干脆自己上。诺琳是【无极荣耀】机械生命体。电击全当充电了。上去一手抓住锁链,另一手拉住斧头向外一拉,哗啦一声斧头就拔了出来。

  我接过斧头,但是【无极荣耀】诺琳并没起来。她看着手里的【无极荣耀】锁链向我们招招手:“过来看。”

  我们一起围了上去,只见锁链上被我砍过的【无极荣耀】地方有道小小的【无极荣耀】缺口。克利斯缔娜立刻道:“看来紫日的【无极荣耀】永恒是【无极荣耀】能砍的【无极荣耀】动这东西的【无极荣耀】,不过你的【无极荣耀】永恒没事吗?”

  我摇摇头:“没事,永恒不是【无极荣耀】那么容易坏地东西,它是【无极荣耀】可以自动修复地,就算豁口或者卷刃也可以迅速恢复的【无极荣耀】。”

  “那要是【无极荣耀】对着一个地方多来几下不就能砍地断了?”

  “那我们还是【无极荣耀】先把这个小姑娘弄下来吧?”灵儿道:“看这样子太可怜了!你看她,看到我们都没力气说话。肯定是【无极荣耀】被这个东西搞的【无极荣耀】。”

  我想了想道:“好吧。真红过来帮忙。诺琳。你把锁链两边抓住,这样我好用劲。”

  诺琳依言把锁链拉直。我把永恒再次变了个形状。现在的【无极荣耀】永恒外形比较奇怪,它看起来就像个有两个头的【无极荣耀】溜溜球,而且每个球上都有两个握柄。在这两个球之间还连着根极细的【无极荣耀】丝线,当然这也是【无极荣耀】永恒变的【无极荣耀】。我让真红抓住其中一头站好,然后拿着另外一头在锁链上绕了一圈,然后走开一点把丝线拉直。

  “好了,大家让开点。真红你拉好千万别松手。灵儿麻烦你把小姑娘的【无极荣耀】眼睛遮住,一会可能会比较亮。”

  “哦,好的【无极荣耀】。”灵儿迅速走过去把小姑娘的【无极荣耀】眼睛捂了起来。

  “好了,开始了。”我一捏握柄,那根丝线突然动了起来。我这边的【无极荣耀】线轱辘开始迅速的【无极荣耀】收线,细长的【无极荣耀】丝线迅速的【无极荣耀】从真红那头放出来,在锁链上转一圈后进入我这头的【无极荣耀】收线机中,这就成了一个简单地钢丝锯。而且还是【无极荣耀】全自动的【无极荣耀】。

  高速滑动的【无极荣耀】丝线在锁链飞速滑动,强大的【无极荣耀】摩擦力使锁链发出了一阵刺耳的【无极荣耀】锐鸣。锁链上的【无极荣耀】魔法反抗装置迅速启动,但是【无极荣耀】永恒根本不怕这东西,白的【无极荣耀】刺目地亮光照的【无极荣耀】房间里根本什么也看不见了,眼前就是【无极荣耀】一片白。大量地火星在房间里到处乱蹦,而且还伴随着一种酸酸的【无极荣耀】金属粉末的【无极荣耀】气味。突然,哗啦一声响。我和真红同时感觉手里一松,白光消失。地上的【无极荣耀】锁链已经断成了两截。

  我笑着道:“怎么样?我的【无极荣耀】钢丝锯效果不错吧?”

  真红把手里的【无极荣耀】东西放了下来,然后使劲甩了甩手。“靠!震的【无极荣耀】我手都麻了,不过这东西地切割效果还真不是【无极荣耀】盖的【无极荣耀】。”

  我笑着把手的【无极荣耀】把手再次在另外一根锁链上绕了一圈。“好了,再来吧?这还有一大堆锁链呢!”

  虽然锁链很多,但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切割速度非常快,平均三十秒一根锁链,很快就把这些锁链全都切掉了。就是【无极荣耀】我和真红都感觉双手又麻又痒,那感觉真是【无极荣耀】不舒服。

  小姑娘终于被放了下来,我直接从打开大地之门去找大地母神借了堆垫子出来给小姑娘躺了上去。真红帮她检查了下身体,除了比较脏之外到是【无极荣耀】没什么伤痕之类的【无极荣耀】东西。不过她一身的【无极荣耀】圈环也没办法穿衣服,只好拿了条睡衣一样的【无极荣耀】大袍子把她整个包了进去。

  可能是【无极荣耀】非常虚弱的【无极荣耀】原因,这个小丫头一直没说话,眼睛也是【无极荣耀】半睁半闭,身体更是【无极荣耀】软地像滩泥。只比死人多口气。灵儿用治疗术想帮她恢复一下,可是【无极荣耀】却被她身上的【无极荣耀】那些环给弹开了。

  诺琳仔细研究了一下才道:“不行,光切锁链没用。这些环依然在封印她的【无极荣耀】力量,不把这些东西拿掉她是【无极荣耀】不会恢复过来的【无极荣耀】。”

  真红有些伤脑筋的【无极荣耀】道:“可是【无极荣耀】这些环都紧贴着她的【无极荣耀】身体,我们又不能像刚才那样切割!”

  “要不然我们试试用匕首慢慢切?”金币道:“也许这东西没锁链那么硬呢?”

  “那就先试试。”我把永恒弄成了罐头起子地样子,然后先在小丫头的【无极荣耀】手腕上那个环上做了下实验。结果很不妙。这东西似乎比锁链还要硬,而且这玩意直接靠着小丫头的【无极荣耀】皮肤,我又不敢太用力,完全没办法下手!“没辙!再想想别的【无极荣耀】办法吧!”

  诺琳忽然问道:“你的【无极荣耀】永恒任何形状都能变吗?”

  “别太复杂就可以,他可变不出激光切割机什么的【无极荣耀】。”

  “砂轮可以吗?”

  “你是【无极荣耀】说轮盘锯?那东西也够危险的【无极荣耀】,要是【无极荣耀】一不小心……?”刚刚帮忙抱这小丫头到垫子上的【无极荣耀】时候我接触过,她那小胳膊腿软的【无极荣耀】像水做的【无极荣耀】一样,连抱她地时候我都不敢用劲,生怕手劲大了给捏断了。轮盘锯这东西可是【无极荣耀】专门用来切金属地,何况还是【无极荣耀】永恒变的【无极荣耀】轮盘锯。这要是【无极荣耀】一不小心那还不血肉横飞啊?

  金币忽然道:“你地魔宠夜月不是【无极荣耀】会石化术吗?把她的【无极荣耀】胳膊石化。然后再锯。”

  真红反对道:“金币你大概没见过现实中的【无极荣耀】轮盘锯,那东西切钢筋就跟切面条一样。石头也是【无极荣耀】一碰就烂!”

  “要不然试下用高温切?”克利斯缔娜问道。

  “你想吃烤人肉就直说。”金币生气的【无极荣耀】道。

  “等等等等。”我制止了她们的【无极荣耀】争吵。“我们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掉进误区了?为什么一定要用蛮力破坏摹疚藜僖控?这东西既然是【无极荣耀】用魔法封上去的【无极荣耀】,难道不能拆下来?”

  “可是【无极荣耀】我们没人知道破解的【无极荣耀】方法啊!”

  “不知道就不能问吗?”我打开了凤龙空间把所有的【无极荣耀】高智力型魔宠都召唤了出来,房间里瞬间就站满了人。

  凌看了下环境问道:“又被封啦?”

  “差不多。不过现在有别的【无极荣耀】需要你们处理一下。”我指了下那个小丫头。“她身上的【无极荣耀】环你们有办法弄下来吗?”

  人形状态的【无极荣耀】幸运笑着弹出了一根爪子。“把胳膊切断再把环拿下来就行了。”

  “你成心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吗?”

  幸运坏笑着道:“开玩笑地。其实真的【无极荣耀】不难吗!只要把那东西切开就是【无极荣耀】了!”

  “要是【无极荣耀】能切的【无极荣耀】动我还用找你们问?”

  “这样啊?”幸运凑过来看了看小丫头手上的【无极荣耀】金环。“这是【无极荣耀】很高魔力制作的【无极荣耀】封印之环,但是【无极荣耀】这上面写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什么魔文啊?我怎么一个不认识啊?”

  凌一把把幸运推了出去:“一边去。知道是【无极荣耀】魔文还在哪挡事!”

  “你知道?”灵儿惊讶的【无极荣耀】问道。

  凌点点头:“这是【无极荣耀】魔文不假。不过不是【无极荣耀】魔法文字,而是【无极荣耀】魔族文字,是【无极荣耀】我们大恶魔地文字,不过这种文字因为笔画比较多已经不用了,现在我们用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简体魔文,这种古体早就淘汰了。”

  “那你认识吗?”我问道。

  “认识。怎么说我也是【无极荣耀】贵族吗!身为女神怎么能不认识古文呢?”

  “那你赶紧看看能不能解下来?”

  “能。”凌很直接地回答:“但是【无极荣耀】需要点东西。”

  “要什么?”

  “大部分东西我们这里就有,但是【无极荣耀】还需要一点火焰精华。我们这里大概是【无极荣耀】找不到了。”

  “我……!”

  我话没说完整个房间就突然震动了一下,搞的【无极荣耀】我一个没站稳直接摔了个大跟头。“靠。自由女神在上面搞什么啊?”我刚说完地面又是【无极荣耀】一次剧烈的【无极荣耀】震动,而且比上次更厉害。

  灵儿看着头顶道:“我能感觉到上面有大量的【无极荣耀】生命在消失。”

  “就是【无极荣耀】说有很多人死了是【无极荣耀】吗?”我问道。

  “差不多就这个意思吧。”灵儿道:“好象两种不同的【无极荣耀】力量正在碰撞,震动就是【无极荣耀】那力量泄露造成的【无极荣耀】。”

  “难道自由女神又得罪什么人了?”金币问道。

  克利斯缔娜道:“我们还是【无极荣耀】想想怎么出去再说吧?这丫头身上的【无极荣耀】东西大概要离开之后才能打开了。”

  我点点头对魔宠们道:“来,大家帮把手,把这门给我拆下来。”

  “小意思。”幸运向瘟疫他们招了招手:“哥几个帮把手。”

  三头雄龙加上坦克这个超级冲撞机器,硬是【无极荣耀】用蛮立把那道门给撞变了形,最后硬把门框从墙上给撞了出去。那被魔法加固地大门到最后都没有开。只是【无极荣耀】造这里的【无极荣耀】人忘记把门框和墙体也加固一下了。不过一般人也想不到有谁有这么大力气连门框一起撞倒了。

  幸运嚣张的【无极荣耀】在那破门上踩了几脚:“这破玩意还想当住我们,简直是【无极荣耀】拿面条笼子装老虎。老大,前面路太窄,我们过不去,我们先回凤龙空间了。”

  “恩。你们都先回凤龙空间待命,白浪留下就行了。”我转身道:“把那小姑娘放白浪背上,用皮带固定一下,别掉下来了。”说完我又转身对金币道:“你那个占卜术不是【无极荣耀】说有百分之八十五的【无极荣耀】准确率吗?怎么还是【无极荣耀】把我们带到了错误的【无极荣耀】道路上?”

  金币尴尬的【无极荣耀】道:“大概这次刚好在另外那百分之十五上吧!占卜本来就没有百分百准确的【无极荣耀】吗!”

  “那等到了目标你再来一次。应该会中吧?”

  金币点头道:“以我的【无极荣耀】准确率,连续两次不中地可能性趋近于零。”

  “也就是【无极荣耀】说还不是【无极荣耀】零是【无极荣耀】吗?”

  “也不排除这个可能啦!”金币尴尬的【无极荣耀】笑着道:“要不然我多占卜几次,如果连续指向一个目标我们再走,这样肯定中。”

  “行,先回到那个之前的【无极荣耀】岔道口再说吧。”

  这下面似乎没什么守卫。自由女神大概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以为我们出不来,所以带人先走了。当然。也不排除是【无极荣耀】因为上面打起来了,所以她先离开了而已。

  顺利到达岔道口,这边依然没人。金币连续用了十次占卜术,其中八次指向同一条路,以她的【无极荣耀】命中率,这要是【无极荣耀】再不中就没天理了。

  这次的【无极荣耀】道路和之前地几乎一样,只是【无极荣耀】通道稍微长了些。打开最后一道门之后我们又遇到了之前遇到的【无极荣耀】那种大门。这次有了经验,我们很简单的【无极荣耀】就打开了大门,而且特地留了人在外面。防止大门再关上。

  大门打开后我们全都愣住了。和之前的【无极荣耀】小丫头保持着相同姿势的【无极荣耀】维娜正被吊在房间内。完全相同的【无极荣耀】锁链遍布她的【无极荣耀】全身,锁定位置和那个小丫头也是【无极荣耀】一模一样。而且——维娜居然也没穿衣服!幸好现场就我一个男性。而且对我来说没什么好回避地。她们这些人造生命体的【无极荣耀】身体我哪个没看过?当初她们刚获得身体地时候都是【无极荣耀】我一个个从培养舱里抱出来地,还有什么好避地?不过我没反应。周围的【无极荣耀】女生却有很大反应,灵儿和金币慌忙捂我眼睛,克利斯缔娜则拿着备用法师袍进去给维娜挡了起来。之前地小丫头还是【无极荣耀】孩子,她们没什么反应,维娜可是【无极荣耀】御姐型的【无极荣耀】成熟大美女,她们自然要帮人家遮挡一下。

  不过她们的【无极荣耀】好心反倒惹地维娜一阵轻笑。“别挡了,该看的【无极荣耀】他都看过了。”

  “啊?”维娜这是【无极荣耀】实话。但是【无极荣耀】她这样说出来的【无极荣耀】话歧义很大。

  我尴尬的【无极荣耀】轻咳一声。“这个……还是【无极荣耀】想办法先把维娜弄下来吧。”我走到维娜身边看了看,这些锁链和之前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估计每个通道尽头都是【无极荣耀】一个这样的【无极荣耀】囚牢,而这里的【无极荣耀】囚具大概也是【无极荣耀】统一标准地。不过不同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维娜远没有小丫头那么虚弱,至少她说话很正常,表情也没有任何疲惫之类的【无极荣耀】感觉。

  在我看锁链的【无极荣耀】时候维娜对我道:“我就知道你们会来救我的【无极荣耀】。”

  “你可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女神,不救你怎么办?”我揉了揉她地头发:“她们没欺负你吧?”

  维娜笑着摇摇头:“到是【无极荣耀】你,居然摸我的【无极荣耀】头。欺负我现在手脚不能动吗?要不然你再过分点?我不介意的【无极荣耀】。”

  尽管我自认为自己脸皮很厚。但依然被维娜搞了个大红脸。“别捣乱。我现在就把你弄下来。真红过来帮忙。”

  “哦。”真红过来接住了永恒刚变化的【无极荣耀】切割装置。

  使用之前一样的【无极荣耀】方法轻松的【无极荣耀】切掉了锁链,而且因为我们知道那些环一时半会可能拿不下来,所以这次是【无极荣耀】尽量贴着铁链的【无极荣耀】根部切的【无极荣耀】,这样环上不剩锁链就会比较轻松一些。我们顺便把小丫头身上的【无极荣耀】锁链也做了下处理,全部齐根切。

  锁链一掉维娜就站了起来,我给她拿了套衣服先穿了起来。然后道:“这些环在身上对你的【无极荣耀】力量有影响吗?”

  “当然有。”维娜道:“这东西封禁了我地全部魔力,我现在连个照明术都放不出来了。而且这东西还在吸收我地体力,我现在的【无极荣耀】身体只比普通人要强壮一点。不过那些链条断了后吸收好象就停了,只是【无极荣耀】魔力和体力依然不能恢复,仅仅也就是【无极荣耀】不再恶化了而已。大概不把这东西拿掉我是【无极荣耀】无法恢复地。”

  我点点头:“凌说她知道怎么拆,只是【无极荣耀】需要些材料,所以等我们回去就可以帮你下掉了。”

  看到我拿出传送卷轴发给身边的【无极荣耀】人维娜立刻把我拦了下来。“你干什么?”

  “回去啊!”

  “不能走。”

  “为什么?”

  “我的【无极荣耀】装备还没拿回来呢!”

  “装备?”克利斯缔娜惊讶的【无极荣耀】道:“你的【无极荣耀】装备可以拆下来的【无极荣耀】吗?”

  “难道你的【无极荣耀】装备拆不下来?”维娜道:“我那套可是【无极荣耀】上位神族打造的【无极荣耀】高级装备,而且已经用我的【无极荣耀】血同化过了,对我来说意义非比寻常呢!说什么也不能让自由女神那个又丑又肥的【无极荣耀】老太婆拿去。”

  金币小声的【无极荣耀】嘀咕道:“貌似你比她年纪还要大吧?人家只是【无极荣耀】看起来年纪大,论出生年龄好象你比她好几千岁呢!”

  真红有些生气的【无极荣耀】道:“这个自由女神也真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抓人就算了。居然连装备有要抢,她拿了又没用。”

  “谁说没用的【无极荣耀】?”维娜生气的【无极荣耀】道:“我那套盔甲只要用自身的【无极荣耀】血熔炼过就可以使用全部的【无极荣耀】力量。而即使不进行熔炼也能发挥很不错的【无极荣耀】力量,至少比自由女神现在那套装备好出七八个级别。”

  我疑惑的【无极荣耀】道:“那之前怎么没看她穿啊?”

  我一说到这里维娜就忍不住大笑了起来,搞的【无极荣耀】我们一个个莫名其妙的【无极荣耀】。笑了半天维娜才道:“我跟你们说啊,那个自由女神实在是【无极荣耀】太搞笑了。她抢了我的【无极荣耀】装备之后就想穿上试试,结果她的【无极荣耀】胸部不如我的【无极荣耀】大,穿好之后一松手居然直接掉了腰上。你们说笑不笑人?”

  噗嗤……哈哈哈哈……这次不光维娜了,连我们几个也笑喷了。维娜的【无极荣耀】装备是【无极荣耀】那种很暴露的【无极荣耀】轻甲,防御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要害,而且造型很特殊。她的【无极荣耀】胸甲不是【无极荣耀】披挂在肩膀上,而是【无极荣耀】成一个圆筒状紧紧的【无极荣耀】箍在胸部。维娜的【无极荣耀】身材比较夸张,那东西卡在胸口当然是【无极荣耀】很稳当的【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自由女神胸口没她那么伟大,所以根本挂不住,一放手就直接掉到腰上才卡住。

  维娜得意的【无极荣耀】道:“还不止这些呢!我的【无极荣耀】那个腹部的【无极荣耀】护甲是【无极荣耀】束腰式样的【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腰跟水桶一样居然怎么都扣不上,后来她让人帮忙使劲硬给扣上了,结果差点把她勒的【无极荣耀】背过气去,真是【无极荣耀】笑死人了!还有她那一双大脚丫,我的【无极荣耀】那双高根长靴她根本穿不进去。还有我的【无极荣耀】那些魔法戒指,那都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专用戒指,完全贴合我的【无极荣耀】手指形态,她的【无极荣耀】手太粗,根本带不上,急的【无极荣耀】她在那里发飚,可就是【无极荣耀】没办法。我那一身东西她就只有裙甲勉强能穿,还有一些首饰到是【无极荣耀】可以带带,就是【无极荣耀】她带着怎么看怎么不协调,把她给气坏了。要不然我也不会被关到这里来了。”

  我们想想自由女神的【无极荣耀】样子确实是【无极荣耀】够可怕的【无极荣耀】。虽说游戏里的【无极荣耀】自由女神不像现实中的【无极荣耀】那个雕塑那么大年纪,但也只是【无极荣耀】相对小一些而已。维娜的【无极荣耀】身材简直就是【无极荣耀】女人的【无极荣耀】极限身材,再多一丝就会失去比例美,她的【无极荣耀】装备全都根着她的【无极荣耀】身材走,别说自由女神身材本就不好,哪怕是【无极荣耀】个一般的【无极荣耀】美女十有八九也穿不了。至于那些首饰也是【无极荣耀】一样,首饰需要配合人的【无极荣耀】相貌气质佩带,维娜是【无极荣耀】那种极度诱惑型的【无极荣耀】大美女,自由女神却是【无极荣耀】良家妇女中的【无极荣耀】黄连婆形象,她来带维娜的【无极荣耀】首饰能协调才怪呢。

  我笑完之后才问维娜:“你知道自己的【无极荣耀】装备在哪吗?”

  “当然。那些都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血熔炼过的【无极荣耀】专署装备,已经和我的【无极荣耀】身体融合为一体了,我能感觉到它们的【无极荣耀】位置。不过现在被放到了两个不同的【无极荣耀】地方。那些首饰全在一起,其他的【无极荣耀】装备都在另一个位置。”

  “那好,你带路,我们去抢装备。灵儿小姐,你现在不用隐藏实力了,尽管放手干吧。”

  “真的【无极荣耀】吗?那太好了。这段时间可把我憋坏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