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四卷 第三十四章 闹独立

第十四卷 第三十四章 闹独立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这个可爱的【无极荣耀】小丫头目前看起来毫无杀伤力可言,但谁知道她的【无极荣耀】真正能力如何呢?反正我的【无极荣耀】魔宠位置很多,不在乎多浪费一个。现在这个小丫头正好是【无极荣耀】极度虚弱的【无极荣耀】状态,收服起来比较容易。我小心的【无极荣耀】割破手指爱她的【无极荣耀】头上滴了一滴血,谁知道血水一接触到她的【无极荣耀】额头就立刻冒着青烟消失了。

  “自主防御?”我回头看了看维娜。

  维娜皱着眉头道:“不应该啊!你先等下。”说着维娜把两只手按在了小丫头的【无极荣耀】两边太阳穴上。“你再试试。”

  我再次滴了一滴血上去,血水依然像之前一样迅速蒸干,什么都没留下。

  维娜道:“原来是【无极荣耀】这个东西在作怪。”她忽然把小丫头给翻了过来,然后一把掀开了小丫头的【无极荣耀】裙子,在她的【无极荣耀】小屁股上有根毛茸茸的【无极荣耀】大尾巴正无力的【无极荣耀】搭拉着。维娜把她的【无极荣耀】尾巴上的【无极荣耀】毛向上压了压,结果我们全都注意到了她的【无极荣耀】尾巴根部居然还套着个金属环。这个环和之前的【无极荣耀】封印环一模一样,只是【无极荣耀】它没有连接锁链,所以之前我们都不知道这里还有个环。

  既然知道原因就好办了。拆掉这个小东西之后我再次滴了滴血到小丫头的【无极荣耀】额头上,这次血水像是【无极荣耀】滴在了海绵上一样,瞬间就渗了进去。不过,血水渗透进去之后小丫头的【无极荣耀】额头上却突然浮出了一个红色的【无极荣耀】V字形印记。

  “这是【无极荣耀】什么玩意啊?”我收了这么多魔宠,从来就没见过谁的【无极荣耀】头上出现这样地印记。

  “是【无极荣耀】抵抗印记。”维娜到是【无极荣耀】见多识广。“她在抵抗魔宠契约。契约被她逼到了体外,但还是【无极荣耀】完成了,所以留下了这么一个印记。”

  “被逼到体外有什么影响吗?我这边已经能看到她的【无极荣耀】属性了。”

  “大概没什么影响,就是【无极荣耀】魔宠契约会变的【无极荣耀】很松散,有可能无法完全指挥。”

  “那不就和之前的【无极荣耀】小纯一样了吗?”

  小纯一听立刻抗议道:“我很不听话吗?”

  “你说摹疚藜僖控?”

  凌笑着道:“原本小纯是【无极荣耀】最调皮的【无极荣耀】。现在又多了一个更麻烦的【无极荣耀】,看来以后有的【无极荣耀】烦了。”

  我想了想道:“你们先给她输入一些魔力,我来看看她地属性能力。”

  听了我的【无极荣耀】话之后维娜和凌他们立刻开始帮小丫头输入魔力。而我则查看起属性来。这个小丫头地种族是【无极荣耀】兽人,但名称写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始祖兽人。我也搞不清楚这个始祖兽人族和一般兽人有什么区别。具体属性方面系统全部给出了一些进度条,但是【无极荣耀】没具体数字,通过和别的【无极荣耀】魔宠的【无极荣耀】数值条的【无极荣耀】比较大致可以判断出这个丫头属于敏捷型近战力量,而且攻击力和速度都非常的【无极荣耀】高,真打起来可能是【无极荣耀】个不错的【无极荣耀】帮手。特殊属性方面我到是【无极荣耀】没发现什么,系统在这个位置居然给我留了一排问好,全隐藏属性。一个也看不到。查了半天只知道这丫头战斗力还不错。

  关闭属性查看,小丫头已经醒了过来,此时正坐在那张床上东张西望。维娜正在她身后给她输入魔力。她在我们每个人地脸上打量了一遍,然后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无极荣耀】衣服,似乎很好奇的【无极荣耀】在衣服上摸了几下。

  维娜收回法杖道:“好了,已经输入了一部分基础力量,靠她的【无极荣耀】自我恢复能力应该很快就能完全恢复了。”

  小猫回头看了看维娜,然后突然纵身从床上跳了出去。一下扑到了维娜的【无极荣耀】怀里,整个人都挂在了维娜的【无极荣耀】脖子上。维娜被她吓了一跳,还以为她要袭击自己呢。小家伙拿脑袋拼命的【无极荣耀】蹭着维娜的【无极荣耀】脸蛋,搞地维娜愣在那里完全不知所措。

  我走过去开起了维娜的【无极荣耀】玩笑:“你还真是【无极荣耀】有母性的【无极荣耀】光辉啊!没想到我的【无极荣耀】魔宠居然和你最亲!”

  维娜尴尬的【无极荣耀】笑了起来,她想把小家伙拽下来,可是【无极荣耀】怎么也拉不动。最后只好抓着小家伙的【无极荣耀】胳膊道:“快下来,我快抱不动你了!”

  没想到小家伙还真听话,立刻就放了手。不过,她刚一落地就像猴子一样跳上了后面维娜专用地那张超级大床,让后在上面像玩蹦床一样蹦了起来,嘴里还发出了一串银零般的【无极荣耀】笑声。

  “呼!”维娜转身坐了下来。“这丫头精力也太旺盛了!”

  小纯有些担心的【无极荣耀】道:“她现在力量还没完全恢复就这么亢奋了,要是【无极荣耀】力量完全恢复了该怎么办啊?”

  凌点着头道:“我想我有些明白自由女神为什么要把她锁能那样了。”

  我无奈的【无极荣耀】走到床边向下丫头招招手:“小猫,过来。”小猫是【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名字,因为是【无极荣耀】直接收做魔宠的【无极荣耀】,所以她之前的【无极荣耀】名字我没改。

  小猫停了下来。歪着头看了看我。好象是【无极荣耀】在思索着什么。仅仅几秒之后,她的【无极荣耀】脸上又突然浮出了开心的【无极荣耀】笑容。然后两步跑到我身边,一个纵身就挂到了我的【无极荣耀】身上,把我给带地向后退了两步,结果这还引起了她一阵开心地笑声。

  还好力气我还是【无极荣耀】有些的【无极荣耀】,干脆单手抱着她地腿,让她坐在了我的【无极荣耀】胳膊上。她似乎对这个位置很满意,到是【无极荣耀】变的【无极荣耀】安稳了许多,不过那双大眼睛还是【无极荣耀】在到处乱瞄。她打量了半天房间里的【无极荣耀】情况之后突然把目光转到了我的【无极荣耀】身上,在看了一会之后她突然开心的【无极荣耀】笑着搂住了我的【无极荣耀】头。“爸爸!”

  “哇啊!”轰隆。我一个没站稳直接摔到了地上,周围传来一片窃笑声。

  凌赶紧跑过来把我拉了起来。“你没事吧?”

  我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然后拉住小猫的【无极荣耀】小手问她:“你怎么叫我爸爸啊?”

  小猫把一只手指放在嘴角有些委屈地反问:“不对吗?”

  “这个……应该叫主人。不是【无极荣耀】爸爸!”

  “不是【无极荣耀】都差不多吗?”小丫头疑惑的【无极荣耀】问道。

  “当然差很多,我……算了!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吧!”我算是【无极荣耀】彻底没办法了,这丫头虽然这么小,却已经学会了泪光大眼攻击法,我要是【无极荣耀】再反对估计就得变喷泉了。

  听到我同意小丫头立刻开心的【无极荣耀】抱住我的【无极荣耀】脑袋喊了起来:“爸爸我要出去玩!”

  “玩可以,但是【无极荣耀】要听话。”

  “恩。小猫最听话了。”

  我对维娜她们道:“好了,既然小猫没问题。你们先回凤龙空间,我要去见下孔雀冥王大人了。”

  “好的【无极荣耀】。有事情再叫我们吧。”凌带着魔宠们迅速的【无极荣耀】返回了凤龙空间。维娜则留下管理神殿事务。

  离开神殿找到还在等待的【无极荣耀】灵儿,她已经快要等不及了,看到我立刻就迎了上来。“解开了吗?”

  我微笑着从背后把小猫拉了出来。“小猫,快谢谢姐姐,你能地救可是【无极荣耀】有姐姐的【无极荣耀】功劳在里面地。”

  “恩。谢谢姐姐。”小猫立刻甜甜的【无极荣耀】回答道。“感谢姐姐把我救出来。”

  “真是【无极荣耀】可爱。”灵儿摸了摸小丫头的【无极荣耀】头。

  我打断她们道:“我现在已经闲下来了,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马上去见殿下呢?”

  “哦,我都给忘记了。”

  晕!合辙她不是【无极荣耀】在着急我到现在都没跟她去见大轮冥王啊!

  “那么我们……?”

  “马上动身。”

  小猫拉住我问道:“爸爸我们要去哪里啊?我也要去。”

  灵儿吓了一跳。指着我问道:“她叫你什么?”

  我无奈的【无极荣耀】耸耸肩:“她非要这么叫,我也没办法。反正多个女儿也没什么,不觉得她很可爱吗?”

  灵儿点点头没再说什么,而是【无极荣耀】带着我准备去见大轮冥王。有我的【无极荣耀】飞鸟做交通工具,路上的【无极荣耀】速度到是【无极荣耀】不慢。灵儿帮我指着方向,我们很快就看到了前方的【无极荣耀】一片山区,看起来面积还不小地样子。

  我疑惑的【无极荣耀】问道:“大轮冥王殿下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这附近不应该是【无极荣耀】妖族的【无极荣耀】领地吗?”

  “这个等你见到大轮冥王就知道了。”灵儿谈正事的【无极荣耀】时候到是【无极荣耀】还有点脑子,没有完全表现出那种小孩心性。

  “真不知道你们搞什么鬼。”我无奈的【无极荣耀】摇摇头。让飞鸟继续向前飞。小猫在我身边兴奋的【无极荣耀】睁个大眼睛东张西望,大概是【无极荣耀】以前没飞过这么高这么快。

  前方的【无极荣耀】山区并不大,我很奇怪怎么会在这里见面。随着距离接近,我忽然发现山上有片大雾笼罩,什么也看不见。拍拍身下的【无极荣耀】飞鸟:“注意降低速度,别撞到东西。”

  “明白。”飞鸟地速度逐渐放慢。但我们还是【无极荣耀】很快冲进了大雾之中。说来也奇怪。那片大雾看着满大,可我们刚进去就感觉眼前突然一亮,迷雾消失了,山区也不见了。

  “这是【无极荣耀】……?”

  灵儿得意的【无极荣耀】笑着道:“孔雀幻术中的【无极荣耀】最高级幻术——梦幻空间。完全虚构的【无极荣耀】法力空间,除了得到允许的【无极荣耀】人之外谁也进不来。”

  “这是【无极荣耀】大轮冥王殿下搞出来的【无极荣耀】?”

  “算是【无极荣耀】吧。”灵儿现在又恢复了骄傲地小孔雀状态:“这是【无极荣耀】我和妈妈一起布置的【无极荣耀】,厉害吧?”

  “真是【无极荣耀】厉害。要是【无极荣耀】我也有这样的【无极荣耀】空间制造能力就好了。”

  “你就别想了。”灵儿道:“就算是【无极荣耀】我们也是【无极荣耀】耗费了百年修为才做出这么大片空间的【无极荣耀】,不过这个是【无极荣耀】永久空间,不会消失的【无极荣耀】。”

  “那就是【无极荣耀】说这东西不用一直找人支撑着是【无极荣耀】吗?”

  “差不多就是【无极荣耀】这个意思吧!”

  “你们搞这么大个空间干什么?”

  “你去问他们吧。”灵儿向前一指,我立刻发现前方站着一大群人。

  飞鸟降低了速度缓慢的【无极荣耀】在对方前面悬停。我和小猫跳了下去。灵儿则直接落在了一个美丽地女人身后。对面这群人我到是【无极荣耀】认识不少。可就是【无极荣耀】搞不清他们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是【无极荣耀】干什么。

  “你总算到了。”妖族四大护法之首水虚走出来招呼道:“我们等你好久了,来。跟我们去天妖殿吧。”

  我被搞的【无极荣耀】淅沥糊涂的【无极荣耀】,不过还是【无极荣耀】跟着水虚他们身后走进了他们背后那座雄伟壮观的【无极荣耀】大殿。刚刚在天上我就已经看过这里地情况了。这地方是【无极荣耀】一大片地平地,而且似乎正在新建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建筑群。这座大殿就是【无极荣耀】这个建筑群地中心。而且已经完工了。其他地方的【无极荣耀】建筑都还在建设中,要全部完工大概还要段时间。其实就连这座建筑也不是【无极荣耀】完全完工地状态。里面很多地方还保持着木料的【无极荣耀】原色,连油漆都没来及刷,而且门头上的【无极荣耀】匾额居然也没挂,只留了个挂钩在那里。

  当我们进入大殿后大轮冥王向后一挥手,殿内的【无极荣耀】无关人等就全都退了出去,剩下的【无极荣耀】还有二十几个人,其中就包括四大护法和灵儿。以及一些看起来很强的【无极荣耀】人。

  跟我比较熟的【无极荣耀】水虚站了出来。“好了,现在该到地都到齐了,我先介绍一下。紫日会长大家都是【无极荣耀】认识的【无极荣耀】了,所以来介绍下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人。”水虚先伸手比了下大轮冥王那边:“这位是【无极荣耀】……!”

  我伸手制止了他。“大轮冥王殿下,我认识的【无极荣耀】。”

  “那就好。”水虚又开始介绍道:“这位是【无极荣耀】天狮大王,是【无极荣耀】天下狮族的【无极荣耀】共主。”

  我向他点了下头,对方也点了下头。

  水虚又介绍起下一位来。“这位是【无极荣耀】麒麟王殿下。”被介绍的【无极荣耀】人看起来是【无极荣耀】个极为俊俏的【无极荣耀】青年,但是【无极荣耀】从他的【无极荣耀】眼神中能看出来。这个家伙属于那种很有内涵地家伙。

  书虚继续介绍下一位:“这位是【无极荣耀】……!”

  “龙王殿下是【无极荣耀】吗?”我笑着单手抚胸鞠了个躬。“我们见过不止一次了。”这家伙就是【无极荣耀】小龙女他爹,我能不认识吗?

  老家伙点了下头,表情很严肃,也不知道啥意思。

  跟着水虚又介绍了不少人给我认识,全都是【无极荣耀】很厉害的【无极荣耀】家伙,不过有个情况比较特殊。那就是【无极荣耀】他们都是【无极荣耀】人类以外生物或非生物修炼起来的【无极荣耀】高手。比如像大轮冥王,虽然是【无极荣耀】在灵山也有位置的【无极荣耀】上神,但人家之前是【无极荣耀】孔雀,不算人类。还有龙王和麒麟王,明显就是【无极荣耀】异类,至于后面那些石妖王之类的【无极荣耀】,连生物都不是【无极荣耀】。不过这里有个一身甲胄的【无极荣耀】家伙到是【无极荣耀】很值得注意,因为水虚介绍说这个家伙就是【无极荣耀】妖王,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和妖王行影不离地护法却没出现。

  介绍完在场人员之后水虚就回到了自己的【无极荣耀】位置上,我的【无极荣耀】背后也被送来了把椅子。我坐下后小猫就坐在我腿上东张西望的【无极荣耀】。似乎觉得这些人很好玩。不过我之前说过让她不要捣乱,所以她还表现的【无极荣耀】比较安分。

  “不知道各位把我紧急召来这里是【无极荣耀】有什么事情呢?”

  大轮冥王首先开口:“相信以紫日会长的【无极荣耀】智力。听到我们这些人的【无极荣耀】名字后就该猜到一些什么了吧?”

  我毫不避讳的【无极荣耀】点了点头。

  大轮冥王接着道:“那就好办了。既然大家心知肚明,我就直接一点。我们这些人想要建立妖庭,和天庭分庭抗礼。现在我们需要你的【无极荣耀】支持和帮助,不知道紫日会长和你的【无极荣耀】冰霜玫瑰盟是【无极荣耀】否愿意帮这个忙呢?”

  “我只是【无极荣耀】一个小小地行会首领,这种大事我怎么帮地上忙呢?”靠,我就知道找我来没好事,搞了半天这帮家伙想造反。人类社会中造反是【无极荣耀】死罪,神族也一样,我可不想死的【无极荣耀】不明不白。到不是【无极荣耀】我怕什么,只是【无极荣耀】不想白白背上几个大仇家。当然,要是【无极荣耀】好处足够那是【无极荣耀】没问题地。

  大轮冥王露出了一丝让人寒到骨头里的【无极荣耀】冷笑。“这么说来紫日会长是【无极荣耀】不打算帮忙喽?”

  水虚一看气氛有些不对路连忙出来打圆场。“紫日会长也不是【无极荣耀】说不明白啊!我们只是【无极荣耀】要商量一个好点地办法出来才行,紫日会长应该是【无极荣耀】可以为我们出一份力的【无极荣耀】。当然。我们不会让紫日会长和你的【无极荣耀】行会白出力,报酬我们是【无极荣耀】不会吝啬的【无极荣耀】。”

  我笑了笑。水虚这个家伙比大轮冥王圆滑的【无极荣耀】多了。实力太强的【无极荣耀】人往往不太容易相处,因为这些人通常都是【无极荣耀】不知进退的【无极荣耀】家伙。大轮冥王连大日如来都不怕,跟我这么个小家伙说话当然更是【无极荣耀】嚣张地一塌糊涂。估计要不是【无极荣耀】灵儿站在她身后拉着,我可能已经被她干掉了。

  神龙王突然说道:“紫日,我们也不是【无极荣耀】认识一时半会了,你什么水平我也知道。我们不是【无极荣耀】要你个人的【无极荣耀】战斗力。而是【无极荣耀】要你地行会的【无极荣耀】力量来帮助我们。这个事情你肯定是【无极荣耀】帮的【无极荣耀】上忙的【无极荣耀】,就看你愿不愿意出力了。”

  “错。”我坚决的【无极荣耀】道:“我的【无极荣耀】实力没人知道。因为我自己都不清楚。另外,龙王殿下的【无极荣耀】意思难道是【无极荣耀】想让我地行会帮你们打先锋不成?”

  “我当然不是【无极荣耀】这个意思。”

  “那各位是【无极荣耀】什么意思呢?以大欺小?难道各位认为我们这样的【无极荣耀】行会好欺负是【无极荣耀】怎么着吗?”

  石妖王一掌拍在自己的【无极荣耀】座位扶手上,把半个扶手给拍没了。“紫日。我警告你,不要拿我们当软脚虾,我们是【无极荣耀】不会在乎你的【无极荣耀】实力的【无极荣耀】。我……”

  “哈哈哈哈!”我突然大笑了起来。“笑话啊笑话!”

  “你笑什么?”大轮冥王皱着眉头问我。

  “本来我还想帮你们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现在看来我还是【无极荣耀】明哲保身的【无极荣耀】比较好。”

  “你这话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无极荣耀】你们根本不可能和天庭分庭抗礼,成王败寇。你们只能是【无极荣耀】寇,因为你们缺乏成王的【无极荣耀】基本要素。”

  “什么基本要素?”石妖王激动地问道。

  “内涵。”

  一听我的【无极荣耀】话连灵儿都发火了。“你骂我们没内涵?”

  “不是【无极荣耀】骂你们,只是【无极荣耀】在阐述事实。”我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亏你们还有人在天庭和灵人干过一段时间,人家的【无极荣耀】好东西你们是【无极荣耀】一点也没学到,坏习惯到是【无极荣耀】学了个全。就你们这样也想闹独立?还是【无极荣耀】好好的【无极荣耀】寄人篱下混口饭吃,不要去想什么天下了!朽木不可雕!”

  我说完立刻转身走向大门口。麒麟王身影一闪就到了我的【无极荣耀】前面。“你不能走。”

  我摸了下手上的【无极荣耀】戒指,光芒一闪我已经消失在了原地,下一秒我已经出现在了磐石城地传送阵里。红月正好打算传回艾辛格。刚好看到我出现。她疑惑的【无极荣耀】道:“你不是【无极荣耀】刚跟不动冥王去见大轮冥王了吗?怎么跑这里来啦?”

  “别提了。整个一群扶不起来的【无极荣耀】阿斗,还是【无极荣耀】算了。他们要是【无极荣耀】还有救的【无极荣耀】话会再来找我的【无极荣耀】,要是【无极荣耀】没救的【无极荣耀】话大概会派人来袭击我。但要是【无极荣耀】他们那么做了,我会让他们后悔终生的【无极荣耀】。”

  “就你最坏。”红月走上传送阵把我推了下去。“让开让开,我要去新大陆浮岛,你找回来的【无极荣耀】那帮活宝最近又合成出了几种强力战斗生物。玫瑰说带几头回去研究研究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可以拿出去卖。”

  “那你去吧。”看着红月传送走,我又去找了玫瑰谈了一会之后的【无极荣耀】捞钱计划,然后还接待了几个美国行会的【无极荣耀】玩家。这些美国人都是【无极荣耀】比较友好地美国人,他们想和我们做生意,所以跑来和我们洽谈,正好我没什么事就干脆由我来谈了。

  我们刚谈到一半就有人敲门。“进来。”

  大门被推开后走进来一个我们行会地玩家,他贴在我耳朵上小声的【无极荣耀】道:“玫瑰要我告诉你不动冥王和水虚到艾辛格了。”

  我点点头。“知道了。”无所谓地转身对那些美国玩家道:“我们继续吧。”

  我完全没把这消息当回事,继续和美国人开聊。一直到谈完之后把他们送走我才晃悠悠的【无极荣耀】找到了玫瑰。玫瑰看到我立刻笑了起来。“你还真够坏地啊!”

  “你还不是【无极荣耀】和我有一样的【无极荣耀】想法?”

  小猫爬到我的【无极荣耀】肩膀上看看我们,然后疑惑的【无极荣耀】问:“你们在说什么啊?为什么我都听不懂的【无极荣耀】?”

  玫瑰笑着在小丫头的【无极荣耀】头上揉了揉:“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说完玫瑰又对我道:“还打算让他们等到什么时候?”

  “那得看你怎么让他们等的【无极荣耀】了。”

  玫瑰得意地道:“我会犯错吗?放心。我没让人招待他们。连水都没给送。就把他丢一破房间让他们等着,把门口的【无极荣耀】人都撤走了。让他们慢慢等吧!”

  “恩。不错,你果然是【无极荣耀】我地贤内助。”我搂着玫瑰亲了一口。“反正他们没耐心。多磨磨才好,让他们等去吧。”

  “紫日……!”灵儿的【无极荣耀】声音突然出现在我的【无极荣耀】背后。听那声音就知道她现在火气不小。

  我毫不在意的【无极荣耀】转身看着她。“呦,这不是【无极荣耀】不动冥王殿下吗?不在你们的【无极荣耀】梦幻空间计划独立的【无极荣耀】事情,怎么有空上我这里串门来啦?”

  “你知道我来干什么的【无极荣耀】。”灵儿气鼓鼓地瞪着我说道。

  “咦?我知道?我怎么想不起来啊?”

  “你……!”

  “息怒。息怒。”水虚及时赶到,一把拉住了正打算动手的【无极荣耀】灵儿。“紫日会长,我知道今天那帮家伙惹您不高兴了,可他们就是【无极荣耀】那个样子,能不能看在我的【无极荣耀】面子上……?”

  “就因为我知道他们一直就是【无极荣耀】那个样子。所以我才不帮忙。”我收起了玩笑的【无极荣耀】表情,非常认真的【无极荣耀】对水虚道:“如果这次不能把他们的【无极荣耀】棱角都给他们搓平了,那他们就算建立起妖庭也必然会摔的【无极荣耀】更惨。另外,我也不是【无极荣耀】你们的【无极荣耀】什么人,大家只是【无极荣耀】合作关系。平时拉你们一把没什么,这种抄家灭族地事情我能随便干吗?”

  “可是【无极荣耀】……!”

  “好了,你回去吧。”我非常认真的【无极荣耀】道:“就算他们让你再来游说摹疚藜僖裤也不要来了,我不会回去的【无极荣耀】。”

  “那……!”

  我伸出一个手指:“死掉一个。只要今天在场的【无极荣耀】那些家伙中死掉一个。之后他们如果还想的【无极荣耀】到我的【无极荣耀】话你就再来找我吧。当然,你来之前要和他们说好,如果还是【无极荣耀】和之前一样我还是【无极荣耀】不会帮他们地。过不了这关他们就什么也不是【无极荣耀】。”

  灵儿疑惑的【无极荣耀】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水虚:“你们在说什么啊?”

  我看向她道:“在明白我们今天说的【无极荣耀】话之前你们不可能拥有自己的【无极荣耀】妖庭。”

  “你……!”

  水虚拉着灵儿道:“不动冥王殿下,我们还是【无极荣耀】走吧!不要在这里丢脸了!”

  “什么?我丢脸?我哪里丢脸了?你到是【无极荣耀】说清楚啊?”灵儿的【无极荣耀】声音渐渐远去,水虚最终还是【无极荣耀】把她拉走了。

  玫瑰笑着看向我道:“你还真是【无极荣耀】狠心啊!”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一群老小孩,跟过家家似的【无极荣耀】就以为自己能建立一个妖庭和天庭分庭抗礼了。不把他们摔疼了他们是【无极荣耀】不会明白我的【无极荣耀】话的【无极荣耀】。现在先处理我们的【无极荣耀】事情。”

  玫瑰迅速转换了思路。“我们的【无极荣耀】事情现在主要集中在日本和美国方面,日本那边地战斗一直是【无极荣耀】大战没有小战不断,不过总体来说我们中国玩家地开拓精神还不错,目前整个九州和四国岛都被中国玩家占领了,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实际控制区只有本洲岛和北海道岛以及附近地一些小岛而已了。美国这边的【无极荣耀】情况看起来比较严峻,其实就是【无极荣耀】美国人拉不下面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无极荣耀】。另外,影子行星和红色星球的【无极荣耀】出口似乎已经稳定下来了,我们行会牵头联系本国行会把中国境内的【无极荣耀】所有出口都设置了防卫圈,只要人不太多应该都没什么事情。”

  “我能做些什么呢?”

  “你的【无极荣耀】工作就是【无极荣耀】尽快把彩虹联盟争取过来。之前的【无极荣耀】战斗中彩虹联盟完全的【无极荣耀】倒向了枪神那边。但是【无极荣耀】他们既然为我们提供解救维娜地情报那就是【无极荣耀】说明他们已经有和我们修复关系的【无极荣耀】想法了。我觉得有的【无极荣耀】时候不能把人逼的【无极荣耀】太紧。他们做出第一步的【无极荣耀】试探。我们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该给点对应的【无极荣耀】信号?”

  “明白了,这个你不用管了。”玫瑰的【无极荣耀】意思我也明白,处理起来到不是【无极荣耀】太麻烦地事情。“哦对了,我们行会有什么需要买的【无极荣耀】吗?”

  “要买地东西多了,你指的【无极荣耀】什么?”我刚要解释玫瑰忽然道:“哦,我明白你的【无极荣耀】意思了。真是【无极荣耀】个不错的【无极荣耀】主意。这样。你找他们去买点彩虹石回来。这东西可以用来做装饰。硬度也还不错。最重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只有彩虹联盟才有彩虹石,想和尤西娜修复关系就用这个吧。”

  “了解。”

  维娜被抓。彩虹联盟为我们提供了情报,使得援救计划得意顺利实施。那么我就要显示出一定的【无极荣耀】友好态度,这样他们才能再继续下一步的【无极荣耀】修复行动。而买东西这种方式就是【无极荣耀】一个修复关系地好办法。我们向彩虹联盟采购物品就说明我们至少不再处于敌对关系上了,只要尤西娜不是【无极荣耀】太笨的【无极荣耀】话就该明白我们的【无极荣耀】意思的【无极荣耀】。

  具体联系这个事情当然不用我去,再说现在表面上看我们还是【无极荣耀】敌对状态,我要是【无极荣耀】到了彩虹联盟两边都不好说。派了个聪明点的【无极荣耀】玩家和几个NPC一起出去采购彩虹石,我则回到了艾辛格。那群妖怪怎么看都不是【无极荣耀】让人放心的【无极荣耀】存在。这帮家伙以前都是【无极荣耀】寄人篱下,根本是【无极荣耀】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以为只要自己力量强就能支撑起一个宗教势力,其实完全不是【无极荣耀】那么回事。

  不管是【无极荣耀】天庭还是【无极荣耀】灵山,这两方的【无极荣耀】势力都是【无极荣耀】一种带着政治色彩的【无极荣耀】宗教势力,而政治就是【无极荣耀】一种妥协与压迫地产物。政治的【无极荣耀】核心是【无极荣耀】利益关系,而不是【无极荣耀】武力。大轮冥王和那些妖怪中只有水虚一个人了解什么是【无极荣耀】政治关系,其他人都是【无极荣耀】草莽英雄。这些人要说搞个山头当山大王我相信。让他们组建妖庭和天庭对抗那是【无极荣耀】想都别想的【无极荣耀】。这就好象是【无极荣耀】一个土匪,你给他一支无敌军团,让他推翻现任国王自己当大王,但最后他还是【无极荣耀】会被别人推翻,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怎么治理国家。

  家长们对待自己的【无极荣耀】孩子都是【无极荣耀】说教为主,告诉他们不能玩火不能摸电。但这些妖怪又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儿女,说教起来那么辛苦我才懒得管他们呢。等他们被火烧了电打了,不用我去说,自己就明白了。

  我难得回艾辛格坐镇,第一次连续几天在行会里坐着处理各种事务。行会组建这么久我好象是【无极荣耀】第一次真正坐下来处理行会事物,现在才知道玫瑰他们的【无极荣耀】工作实际上还是【无极荣耀】满繁重地。小猫这几天已经熟悉了环境,已经不再缠着我了,因为她发现了更好的【无极荣耀】玩具。吉祥如意现在就是【无极荣耀】小猫的【无极荣耀】大毛绒玩具,成天混在一起,我也乐的【无极荣耀】清净。这丫头精力太旺盛。我可架不住。

  安宁的【无极荣耀】日子只持续了三天事情就来了,我早就知道那帮妖怪要惹麻烦。果然这就到了。大清早的【无极荣耀】二郎神就来了,后面还跟了两个白胡子老头,也不知道是【无极荣耀】哪里神仙。

  我老远就开始客气的【无极荣耀】道:“杨大哥怎么想起来到我这来啦?该不会是【无极荣耀】玉帝又要找我吧?”我现在反正已经把天庭的【无极荣耀】人都混熟了,在天庭能说的【无极荣耀】上话的【无极荣耀】NPC我基本都是【无极荣耀】称兄道弟,哥哥姐姐叫地勤快点,人家总会对你好点。礼多人不怪,嘴甜不吹亏,这就是【无极荣耀】我地人生哲学。

  二郎神看到我立刻笑了起来:“你到是【无极荣耀】比我算的【无极荣耀】还准,还真让你说对了,确实是【无极荣耀】玉帝传你。”

  “那我们马上就走吧?别让玉帝等急了。”

  “请。”

  跟着二郎神一起向天庭飞去,顺便问道:“杨大哥啊!不知道这次玉帝找我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因为那些妖魔地事情啊?先透**内幕,我一会也好对答啊!”

  二郎神道:“其实我知道的【无极荣耀】也不多,听说是【无极荣耀】妖魔在搞什么妖庭,要和我们天庭分庭抗礼。最近我们有几队神兵在半路被袭击,死了不少人。拖塔天王和他家那三个小子都出去抓妖怪了,也确实干掉不少妖怪。但不知道为什么妖魔们好象这次势力变的【无极荣耀】很大,出现了很多以前没有过地妖怪,我们也吃了点亏。玉帝八成是【无极荣耀】要用你的【无极荣耀】关系去探听下到底是【无极荣耀】出了什么事情,你要是【无极荣耀】知道这方面的【无极荣耀】消息我们就方便多了。”

  我点点头:“消息我当然是【无极荣耀】有点。你也知道,我做中间人的【无极荣耀】吗!情报当然是【无极荣耀】关键。”

  “什么?你真知道?”二郎神一听就来劲了。“那你赶快先透露一点给我,我好领兵去剿灭一些妖怪捞个功劳啊!你是【无极荣耀】不知道,现在玉帝已经放开话了。哪路神将能消灭大量妖魔的【无极荣耀】就有重赏。我升官了以后在天庭也可以多关照你不是【无极荣耀】?”

  这家伙到不傻,不过他说的【无极荣耀】也确实是【无极荣耀】实话。我点点头道:“这是【无极荣耀】当然。大哥附耳过来。”我对着二郎神一阵传授。他在那听的【无极荣耀】直点脑袋。

  一进南天门二郎神立刻对我道:“那个……紫日啊!你看这后面地路你都认识了,我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

  我马上明白了他的【无极荣耀】意思,赶紧客气地道:“没关系,大哥赶紧去除妖吧,后面的【无极荣耀】路我都认识,我自己过去就是【无极荣耀】了。大哥可千万记得我刚刚的【无极荣耀】话啊!”

  “那是【无极荣耀】那是【无极荣耀】。”二郎神一边回答一边就已经跑了出去。

  我无奈的【无极荣耀】摇摇头转身进了男天门,一路和认识的【无极荣耀】神仙点个头问个好。很快就到了荷花池边上。玉帝找我谈的【无极荣耀】这事不是【无极荣耀】能在大庭广众拿出来说的【无极荣耀】,所以不是【无极荣耀】在灵宵宝殿,而是【无极荣耀】在荷花池边上谈。

  我到地时候玉帝正在和一群人交代着什么东西,看到我出现立刻加快速度交代了几句挥手让那些人离开了。我走到玉帝身边行了个礼。

  玉帝疑惑的【无极荣耀】问道:“我让二郎真君去接你,怎么就你一个人来啦?”

  “真君将我送到门口就先离开了,好象是【无极荣耀】说什么前线战事吃紧,他急着去指挥前线战事。不知道玉帝把我叫到这来有什么事情吗?”

  “你就别和我装了,我的【无极荣耀】消息都没你灵。你还问我什么事?快说,这次的【无极荣耀】事情你知道多少?”

  这个玉皇大帝真是【无极荣耀】够精明的【无极荣耀】,不过我早知道他肯定有派人监视我,所以我也不在乎。再说了,中间人就是【无极荣耀】有这个好处,我可以随意的【无极荣耀】接触任何势力的【无极荣耀】人员而不会被怀疑。要是【无极荣耀】天庭的【无极荣耀】人私自和妖魔混在一起,那肯定会被当成叛徒处理地,但是【无极荣耀】我不要紧,我只是【无极荣耀】中间人,不和他们接触才叫怪呢。

  我笑着对玉帝道:“其实这次的【无极荣耀】事情我知道的【无极荣耀】也不多,妖魔好象是【无极荣耀】联络了灵山和天庭内的【无极荣耀】非人族修道者组建了一个妖庭,本来他们是【无极荣耀】打算拉我入伙的【无极荣耀】,不过被我义正词严的【无极荣耀】拒绝了。我对天庭忠心耿耿,怎么可能去帮助妖魔呢!”

  玉帝笑着道:“说摹疚藜僖裤拒绝我相信。说摹疚藜僖裤为了天庭拒绝他们我就不信了。天庭和妖魔地第一次联合就是【无极荣耀】你搞出来的【无极荣耀】,你以为我能不知道你是【无极荣耀】什么人?别说摹疚藜僖壳些场面话。这就我们两个人。还是【无极荣耀】直接点吧。妖魔这次的【无极荣耀】力量你知道有多少吗?”

  “这我到不知道。哪天接触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只见到了其中的【无极荣耀】首脑,看样子灵山和天庭这边都被挖走了不少人。奇怪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灵山的【无极荣耀】佛门却没说什么。不过依我看,佛门大概是【无极荣耀】遇到了些什么问题,甚至这次的【无极荣耀】妖魔联合就是【无极荣耀】从佛门那边引起的【无极荣耀】。至于他们的【无极荣耀】兵力,虽然我没看到,但是【无极荣耀】既然能找来这么多老大,那他们地家底大概是【无极荣耀】都在那了。”

  “你说佛门出了问题?”玉帝似乎来了精神,很认真地问我:“你是【无极荣耀】怎么想的【无极荣耀】?说说看?”

  其实相比之妖魔地小打小闹,玉帝真正忌惮的【无极荣耀】还是【无极荣耀】佛门,能把佛门干掉的【无极荣耀】话妖魔都不算什么了。所以我说佛门出了问题玉帝比什么人都紧张,因为他看到了很重要的【无极荣耀】机遇。

  我就知道玉帝对这个很在意。“其实玉帝自己应该也能想到。”

  “我能想到?”玉帝沉思了一下。“你还是【无极荣耀】先说说看你的【无极荣耀】想法,我参考一下。”

  “那好吧。佛门本来就不是【无极荣耀】我们华夏宗教势力,说起来他们的【无极荣耀】发源地应该是【无极荣耀】印度。只是【无极荣耀】在我们这边发展地比较好而已。”

  “这我当然知道,但这和妖魔造反有什么关系?”

  “关系很大。妖魔存在于我华夏大地也不是【无极荣耀】一天两天了,为什么以前没有组建妖庭?”停了一下,让玉帝思考一下我的【无极荣耀】话,然后才继续道:“没有想到组建妖庭这个方法是【无极荣耀】一个原因。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无极荣耀】力量。妖魔的【无极荣耀】力量一直不如我正道人士,所以组建不了天庭这样的【无极荣耀】势力。妖魔分散天下还能在夹缝中求得生存。但一旦他们组建起妖庭就不得不和我们正面对抗了,所以在没有力量的【无极荣耀】过去他们即使想到组建妖庭这个方法也不会去做。”

  玉帝问道:“那就是【无极荣耀】说现在他们有这个力量喽?”

  “对。”我认真的【无极荣耀】道:“力量不会平白无故冒出来。想法也不会自己跑出来,单以妖魔的【无极荣耀】条件即不会想到组建妖庭这样地事情。也没有组建妖庭的【无极荣耀】力量,但他们还是【无极荣耀】建立了妖庭。这说明其中出了什么我们不知道地事情,这个事情使妖魔有了这样的【无极荣耀】想法和这样的【无极荣耀】力量。”

  玉帝点着头表示认可我的【无极荣耀】推论。我接着道:“说到这里就可以联系到佛门的【无极荣耀】问题了。我这次被他们找去时曾经见到过天狮王。”

  “你说摹疚藜僖壳个佛门手下的【无极荣耀】第一狮子王?”玉帝惊讶的【无极荣耀】问道。

  我点点头。“不光是【无极荣耀】他,我还看到了两位更狠地。”

  “谁?”

  “不动冥王和大轮冥王。”

  “什么?”玉帝从座位上跳了起来。这个消息太震撼。大轮冥王和大日如来是【无极荣耀】一个级别的【无极荣耀】,如果书大轮冥王离开佛门,那几乎相当于天庭中的【无极荣耀】王母娘娘之类的【无极荣耀】人物跑掉了,这简直是【无极荣耀】无法想象的【无极荣耀】事情。而且说起来这个大轮冥王的【无极荣耀】力量和天庭这边还不一样。天庭的【无极荣耀】中央集权做的【无极荣耀】很好。除了存在少数散仙和海外仙人不归天庭直属之外也就只有洪钧教主和元始天尊那几位超凡高手不听管了。但是【无极荣耀】佛门不一样,佛门里如来只有手下地一系部队,其他的【无极荣耀】势力也乱的【无极荣耀】很。大轮冥王几乎就是【无极荣耀】统治着孔雀一族,她的【无极荣耀】手下除了这个不动冥王外还有一堆高手,几乎全部都是【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直系后代,根本不听如来指挥。正因为这个原因,天庭要是【无极荣耀】跑个人到没什么,可佛门要是【无极荣耀】跑个人就不得了了。尤其是【无极荣耀】像大轮冥王这样手下比较多的【无极荣耀】强人。

  我对玉帝道:“大轮冥王是【无极荣耀】佛门里地一线人物,实力强到什么程度不用我说玉帝也该清楚,何况她的【无极荣耀】手下都是【无极荣耀】嫡系,根本不听如来号令,想怎么用就这么用。这样的【无极荣耀】人物都离开了佛门,难道不是【无极荣耀】佛门出事的【无极荣耀】证据吗?”

  玉帝道:“你就是【无极荣耀】凭这个推断出佛门出了事情?”

  我点点头:“大轮冥王有实力。一旦和妖魔联合,妖魔就足以和天庭抗礼,这就是【无极荣耀】妖魔的【无极荣耀】胆。同时,大轮冥王这样的【无极荣耀】虽是【无极荣耀】孔雀修炼而成,但他们在佛门毕竟是【无极荣耀】一方霸主,对天庭这样的【无极荣耀】统治机构很是【无极荣耀】了解,也只有他们才能想出这样的【无极荣耀】相法。所以我说这次妖魔造反,主要原因还在佛门那边。”

  “你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佛门故意害我们?”

  “那到不会。”我摇了摇头:“如来还没这么大胆子。大轮冥王在佛门向来是【无极荣耀】与如来不和的【无极荣耀】,就算让她做假,大概她也不会听如来地话。所以这个可以排除。”

  “那你认为佛门内部到底出了什么事?”

  “信仰危机。”

  “信仰危机?”玉帝愣了一下。

  “其实很简单。佛门原本在我中土发展很好。后来被我从中这么一搞,天庭和妖魔联合起来把他们地势力给驱逐了出去。这样佛门的【无极荣耀】信徒占有量将大幅度下降。另外,虽说佛门原本是【无极荣耀】印度地宗教,但印度最大的【无极荣耀】教派却不是【无极荣耀】佛门,而是【无极荣耀】印度教。佛门在中土的【无极荣耀】势力范围被削弱,再本土又没有根基,这样一来他们的【无极荣耀】信徒就不够了。作为一个宗教,信徒不够是【无极荣耀】很可怕的【无极荣耀】。由于佛门本身地松散制度。加上信仰危机,很自然的【无极荣耀】佛祖对这些手下的【无极荣耀】约束力就不够了。像大轮冥王这样的【无极荣耀】一方霸主带着自己的【无极荣耀】手下跳槽出来另立门户也很好理解。”

  “如你所说,佛门不是【无极荣耀】要解体了吗?”玉帝很激动的【无极荣耀】问道。

  “解体到还不至于,伤筋动骨怕是【无极荣耀】免不了的【无极荣耀】。”我对玉帝道:“其实之前我们利用妖魔地势力把佛门挤出中土大地就已经伤其根本了,只是【无极荣耀】当时他们还有反击之力。现下大概是【无极荣耀】如来做了什么有伤团结的【无极荣耀】事情,所以导致佛门势力中地神兽之类叛离佛门。”

  玉帝听完我的【无极荣耀】话就开始了沉思,眼光忽而杀气森森。忽而又迷惑不定。我也不管他,自己找了个位置坐下。把玉帝身边的【无极荣耀】吃喝全都拿了过来。和这些大人物见面我向来是【无极荣耀】不会空手的【无极荣耀】。他们这些超级NPC一般都会有几种极品食物或者饮料,玉帝当然也不例外。现在桌子上放着的【无极荣耀】东西里就有“酒井玉液”、“紫玉葡萄”以及“神仙果”。酒井玉液是【无极荣耀】一种甜酒,味道类似米酒,但是【无极荣耀】口感偏甜,度数不高。除了好喝之外,这东西还能增加魔力恢复速度,简直是【无极荣耀】超级补品。不喝白不喝。那个紫玉葡萄味道也不错,比现实中的【无极荣耀】葡萄好吃多了,而且还可以增加耐力上限,也是【无极荣耀】不可多得的【无极荣耀】好东西。最后就是【无极荣耀】这个神仙果,对我用处最大,这玩意加物理防御,吃一个加十点,而且可以无限叠加。所以我每次到天庭都是【无极荣耀】连吃带装,能搬多少走就带多少走。

  等玉帝想清楚事情我已经把桌子上地东西都解决完了,可惜附近没有仙女姐姐,不然我就让她们去再弄几盘来了。玉帝当然不在乎这些小东西,看都没看那一桌子的【无极荣耀】果核。“紫日啊!按你所说,佛门大概是【无极荣耀】没有什么班底了。相反,妖魔反到来了大批帮手,实力不小啊!”

  我笑了起来,早知道这家伙黑,没想到这么黑。他说佛门没班底,又说妖魔不好对付,意思很明显了——他想对付佛门。都说瘦死的【无极荣耀】骆驼比马大,烂船还有三磅钉,佛门这么大个基业,又在我中华大地上屹立这么多年。好东西总能攒不少。原先他们很强。手里东西多到也没什么。现在实力不行了,手里还拿着一堆好东西。玉帝怎么可能光看着不动手呢?

  我笑了笑对他道:“玉帝的【无极荣耀】意思我明白了,不过玉帝和我说是【无极荣耀】什么意思?”

  玉皇大帝笑的【无极荣耀】很邪恶。“你也知道,我们和佛门一直关系不错,突然……这个……你也知道的【无极荣耀】。所以呢……?明白?”

  尽管玉皇大帝跟我说的【无极荣耀】不清不楚,但意识我是【无极荣耀】明白了。合辙就是【无极荣耀】他想要宝贝,又不想落过河拆桥的【无极荣耀】话柄,还真是【无极荣耀】够无聊地。不过这个到是【无极荣耀】正和我意。“既然玉帝有这样的【无极荣耀】想法,那我们来做一次外包任务也可以啊!”

  “何为外包啊?”玉帝对我的【无极荣耀】新名词不大了解。

  “这外包吗……就是【无极荣耀】你们的【无极荣耀】工作,但是【无极荣耀】你们因为种种原因不想做,那么就把工作整体发派出来,由别的【无极荣耀】集体或个人代替你们去完成,当然,这个是【无极荣耀】要收费的【无极荣耀】。”

  “哦,了解。”玉帝连忙道:“那我就把这件事情外包给你们行会,你看怎么样?”

  “包我是【无极荣耀】想包,不过这佛门就算不行了,但力量总还有一些地。特别是【无极荣耀】那个大日如来,那家伙的【无极荣耀】实力……?”

  玉帝伸手制止我继续说下去的【无极荣耀】意思:“我把四方镇守借你用几天,任务完成再还我就是【无极荣耀】了。”

  靠,四方镇守不就是【无极荣耀】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他们四个?要是【无极荣耀】他们四个一起上,大日如来也照样干的【无极荣耀】翻。想想确实满有诱惑力的【无极荣耀】。“那个……光这四位大概不行吧?佛门可不是【无极荣耀】光如来一个人啊?那些什么古佛罗汉的【无极荣耀】也满强啊!我们行会说起来那是【无极荣耀】陆上第一,可这要和神族打,好象能出手的【无极荣耀】也没几个人啊!”

  玉帝皱着眉头,眼珠子转了半天,忽然道:“你知道护国神兽吗?”

  “玉帝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那碧凌、白玉麒麟,还有金龙吗?”

  “你知道就好。我记得你的【无极荣耀】行会是【无极荣耀】可以选择其中之一为护会神兽的【无极荣耀】,你好象一直没动吧?”

  “我到是【无极荣耀】想动,可惜不行啊!我们选地是【无极荣耀】碧凌,但他地身体需要恢复,没办法用啊!”

  玉帝道:“我知道三件宝贝,第一件是【无极荣耀】往生水,第二件是【无极荣耀】仁善之泪,第三件是【无极荣耀】金龙逆鳞。你要是【无极荣耀】能拿到这三样东西,就可以复活他们三个。碧凌做了你的【无极荣耀】行会神兽自然听你调遣,另外两只,既然你救了他们,求他们帮你办件事应该不成问题吧?”

  “听起来是【无极荣耀】不错,但是【无极荣耀】这三件东西大概不会太容易拿到吧?”

  “那你拿不拿呢?”

  “当然拿。这么贵重地东西怎么能放过。玉帝你知道三件宝贝的【无极荣耀】情报赶紧都告诉我吧。”

  “情报在这里,回去你自己看吧。”玉帝给了我一大卷卷轴,看这大小就知道任务绝对超变态,连任务说明都这么长。玉帝递完卷轴接着说道:“关于你帮我对付佛门的【无极荣耀】报酬吗……!还是【无极荣耀】你开吧。”

  我想了想道:“这个我可能需要回去商量下,毕竟事情有点大,不是【无极荣耀】我一个人说了就算的【无极荣耀】。”

  “无妨,你慢慢去商量。或者你可以先把那三件东西拿到手再回来找我谈,反正这么多年都等下来了,我也不急在这一时三刻了。”

  我和玉帝的【无极荣耀】邪恶交易就这么大致定下来了,带着卷轴我就一路旋风似的【无极荣耀】卷回了艾辛格。一进城我就直接拿出了爱之环通知玫瑰:“全体骨干集合,有重大事情商量。”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