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四卷 第三十六章 龙渊林

第十四卷 第三十六章 龙渊林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因为无法确定三个地点中哪个才是【无极荣耀】正确目标,我们只好一个个的【无极荣耀】查。最先选择的【无极荣耀】目标是【无极荣耀】嫌疑最大的【无极荣耀】龙渊林,根据我们在图书馆里翻了三个多小时所得到的【无极荣耀】资料显示,这里的【无极荣耀】可能性高达百分之七十五。如果真在这里,另两个地方就不用查了。

  一开始我们对这个龙渊林的【无极荣耀】名字还觉得很奇怪,但是【无极荣耀】到了地方之后却发现这名字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很贴切。这龙渊林的【无极荣耀】情况非常像洪水期的【无极荣耀】红树林,整个林子都泡在水里,而且水中全都是【无极荣耀】树木的【无极荣耀】根系和蔓藤,几乎是【无极荣耀】寸步难行。说起来这地方还是【无极荣耀】个练级区,林子的【无极荣耀】外围树木很稀疏,可以坐小船进入。这地方盛产一种大飞虫,是【无极荣耀】火系法师练级的【无极荣耀】好地方。

  我们四个在林子外围先看了一下,然后对照任务卷轴上的【无极荣耀】说明,越看越觉得这个地方应该就是【无极荣耀】逆鳞所在地了。附近的【无极荣耀】玩家先开始对我们还没什么反应,不过有个玩家忽然指着真红叫了起来:“国器。我们国家的【无极荣耀】国器。”

  “那不是【无极荣耀】紫日吗?”一个MM道。

  “好夸张的【无极荣耀】装备哦!”一路人感叹。

  “羡慕啊!”一小白嘀咕着。

  克利斯缔娜拍拍我和真红:“你们还真出名啊!”

  “靠,为什么就没人记住我呢?”金币在一旁感叹着。

  “我还不想被人记住呢!”真红四处看了看道:“说真的【无极荣耀】,你们想好怎么进这龙渊林了吗?”

  我回头看了看金币和克利斯缔娜地裙子。金币立刻叫道:“你别看我,天尊套装根本不沾水。”

  克利斯缔娜摇摇头:“潮了就潮了,法袍又不是【无极荣耀】沾了水就失效。”

  真红在旁边道:“我们是【无极荣耀】想提醒你在里面穿点什么,衣服沾上水可就全贴在身上了,别走*了!”

  克利斯缔娜调皮的【无极荣耀】把裙子一掀,我正想回避,却惊讶的【无极荣耀】发现她的【无极荣耀】裙子下面居然穿着甲片。“嘿嘿。我早想到这地方水多了,特地在里面罩了没有属性的【无极荣耀】装饰性铠甲。”

  “那就没事了。”真红指了下前面:“克利斯缔娜和金币坐船上吧。我和紫日在下面推着你们走。”

  “恩,先这样吧,能不把自己弄潮最好。”

  金币到是【无极荣耀】不客气,直接跳上了一艘船。克利斯缔娜跟着金币走了上去,真红交给旁边的【无极荣耀】NPC三个水晶币,算是【无极荣耀】把船买了下来。这些船其实就是【无极荣耀】用这里的【无极荣耀】树干做地,相当的【无极荣耀】简陋。可以租也可以买。我们因为要到林子深处,所以还是【无极荣耀】把船买了下来,反正也不贵。

  她们两个上船后我和真红就直接走进了水里,一人一边扶着船身推着船前进。这地方虽然完全泡在水里,但实际上水只到人胸口而已。附近地玩家中大部分都和我们一样直接淌水进去,只有一些比较有钱而且很讲究的【无极荣耀】玩家才会租船用。

  其实船在这里最大的【无极荣耀】用处并非为了不被水弄湿,而是【无极荣耀】为了更快的【无极荣耀】移动。水面下的【无极荣耀】植物根系过于密集,淌水的【无极荣耀】话行动非常困难。我和真红半扶着船身基本上是【无极荣耀】在游泳前进。所以到是【无极荣耀】不怕下面那些东西。

  “这里看起来好可怕哦。”克利斯缔娜看着前面的【无极荣耀】密林道。

  真红点点头道:“里面看起来确实很阴森。”

  现在虽然还是【无极荣耀】在龙渊林地外围,但那些树木已经能长到近一米的【无极荣耀】直径了。这些树和我们经常见到的【无极荣耀】树完全不同,它们的【无极荣耀】树干上不是【无极荣耀】龟裂的【无极荣耀】树皮,而是【无极荣耀】盖着厚厚一层青苔,而且不少树干上都爬满了寄生植物。头顶的【无极荣耀】树枝也是【无极荣耀】互相纠缠,也分不清到底是【无极荣耀】哪棵树的【无极荣耀】枝杈。其间还有大量蔓藤植物附着其上,纠缠在一起,只感觉整个天空都被遮的【无极荣耀】密密严严,完全透不下一点阳光来。

  刚开始我们走在林子外围还算好,那里人多,树也少,到了深处就开始不对头了。遮盖在头顶地树枝上垂下道道蔓藤,由于长期无人出入而显得尤其茂盛,有些地方甚至能组成像垂帘一般的【无极荣耀】屏障,不动刀砍根本就过不去。

  除了植物茂盛之外。这森林深处的【无极荣耀】水好象也是【无极荣耀】越来越浅的【无极荣耀】样子。之前我和真红还能扶着船游泳。现在却不得不在水里深一脚浅一脚的【无极荣耀】硬淌了。拖着船走的【无极荣耀】实在是【无极荣耀】太麻烦,我干脆把夜影召唤了出来。然后让金币和克利斯缔娜骑上去,这样我和真红就不用拖着船走了。我们自己能轻松点。

  这林子里植物太茂盛,讲起来我们全都有飞行魔宠,结果能用地上的【无极荣耀】就只有夜影一个。其他魔宠都有翅膀,而这地方翅膀根本展不开。

  我们正走着,忽然听到侧面传来什么东西落水的【无极荣耀】声音,我们转头一看,原来是【无极荣耀】个果子掉在水里,正在那里一飘一飘的【无极荣耀】。再一想又不对,我赶紧抬头看向上方,只见树干上好象有几个东西在动。

  “看到什么了?”金币问道。

  不出声不要紧,金币这一张嘴,只听树干上呜的【无极荣耀】一声,仿佛是【无极荣耀】轰炸机群起飞一般飞起来一大群虫子,那巨大的【无极荣耀】嗡嗡声就是【无极荣耀】它们震动翅膀发出的【无极荣耀】声音。

  “流炎**?”一道火焰柱从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法杖上喷了出去,那些虫子全都被烧成了焦碳,噼里啪啦的【无极荣耀】往水里掉。克利斯缔娜法杖一收,感慨的【无极荣耀】道:“这里果然是【无极荣耀】火系法师练级地天堂啊!”

  “怎么了?经验很多吗?”我问克利斯缔娜。

  克利斯缔娜点点头:“这些虫子全是【无极荣耀】六百五十级生物,刚才我那下就烧死好几百只。虽然它们实力很强。但是【无极荣耀】完全没有火焰抗性,只要是【无极荣耀】火系法师,几乎是【无极荣耀】完克这些虫子。另外,这些家伙地经验值也满高地。这里地植物全都水分充足,可以随便放火,而且没有其他怪物,火焰法师连保镖都不用带。自己一个人都能进来练级。”

  “你的【无极荣耀】话可不完全对。”我打断了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话。

  “为什么?”

  我拿永恒在旁边的【无极荣耀】树上挑下一个东西,金币和克利斯缔娜都吓了一跳。只见永恒上正挂着一只近半米长的【无极荣耀】黑色水蛭。要是【无极荣耀】被这东西吸住,估计等它吃饱人也成干尸了。还好我和真红的【无极荣耀】盔甲都是【无极荣耀】全密闭地,而夜影带着克利斯缔娜和金币根本没碰水面。

  我笑着道:“法师不带保镖,要是【无极荣耀】掉水里可就完蛋了。这东西能把法师吸干。”

  克利斯缔娜浑身难受的【无极荣耀】扭动着:“还是【无极荣耀】赶快扔掉吧!恶心死了!”

  我笑了笑,永恒上突然燃烧起黑色地火焰,那只水蛭立刻化为飞灰。真红忽然伸手到背后摸出把匕首朝我扔了过来,我还没反应。那只匕首就擦着我的【无极荣耀】脑袋飞了过去。我一回头就看见匕首正插在树干上,上面还钉着只长相丑陋的【无极荣耀】多足虫。这虫子很像蜈蚣,但是【无极荣耀】个头太了太多,而且两头都有巨大的【无极荣耀】钳子,也不知道哪边是【无极荣耀】头,一看就很吓人。

  金币难受的【无极荣耀】道:“这地方搞的【无极荣耀】我全身不舒服!”

  “啊!”克利斯缔娜突然像抽筋一样弹了起来,结果一晃之下居然从夜影背上翻了下来,多亏我就在旁边。一伸手把她接住了。却看见她指着金币手直抖。我抬头一看,原来金币背后爬着一只碗口大的【无极荣耀】七彩蜘蛛。

  金币发现克利斯缔娜掉下去就想回头,我赶紧喊了身:“别动。”金币像被定格一样一动不敢动。我把克利斯缔娜交给真红,然后把永恒伸了过去,剑尖火焰一喷,那只蜘蛛立刻化灰。“好了。”

  “到底什么东西啊?”金币疑惑地问我们。

  “你还是【无极荣耀】不知道的【无极荣耀】好。”真红边说边把克利斯缔娜送回了夜影背上。

  我一边把真红的【无极荣耀】匕首拔下来还给她一边道:“这地方虫子还不少。你们等一下,我放点护卫出来,免得你们害怕。”

  “恩。早就该放了!”克利斯缔娜抱怨道。

  我把翅膀张开,大量黑色的【无极荣耀】羽毛掉落下来,在半空中变成钢铁冥蜂嗡嗡的【无极荣耀】飞了起来。一千多只钢铁冥蜂四散开来,这些家伙全都是【无极荣耀】食肉昆虫,战斗力非常的【无极荣耀】强,就算比它们等级高的【无极荣耀】怪物也能靠数量优势获得胜利。

  自从有了钢铁冥蜂的【无极荣耀】保护,我们就再也没有受到虫子地骚扰了。不过,行动速度依然是【无极荣耀】慢的【无极荣耀】可以。这个鬼地方根本就不是【无极荣耀】人来的【无极荣耀】。已知的【无极荣耀】大部分行动方式在这里都不合适。幸好我们运气不错。很快就发现了有价值的【无极荣耀】目标。在密林中我们居然找到了一座大型建筑,其外形有点像金字塔。但也不完全像。虽然它总体上是【无极荣耀】金字塔的【无极荣耀】那种倾斜地层叠式结构,但这个建筑的【无极荣耀】每层都比下面一层小很多,总共也就五层就到顶了。

  我派出大量探路虫围着这个玩意飞了一圈,结果发现这个东西的【无极荣耀】占地面积竟然大的【无极荣耀】吓人。另外,探路的【无极荣耀】钢铁冥蜂还帮我们找到了入口。

  这个建筑的【无极荣耀】入口高度只有一米六八,我和真红都要弯着点腰往里钻,克利斯缔娜要稍微低着点头,只有金币可以站直了走进去。除了矮之外,这个通道口还很窄,左右宽度绝不超过一米,反正我能轻松的【无极荣耀】够到两边墙壁,而且两个人想交换下位置都很困难。

  通道狭窄已经很要命了,更可恶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个建筑居然也是【无极荣耀】泡在水里的【无极荣耀】,不过通道里的【无极荣耀】水只到大腿而已,不算太深。但是【无极荣耀】水地深度使地通道显得更加矮小,给人的【无极荣耀】心理压力很大。幸好我们几个都没有幽闭恐惧症,不然非疯了不可。

  这条通道由岩石组成,也不知道是【无极荣耀】怎么砌地,连个墙缝都都没有。大概是【无极荣耀】用了类似水泥地东西建的【无极荣耀】。墙上本来有很多壁画,不过现在都被绿色的【无极荣耀】青苔盖住了,看上去毛茸茸的【无极荣耀】。通道里安静的【无极荣耀】要死,只有我们几个人走路发出的【无极荣耀】水声在通道里回荡,听起来相当的【无极荣耀】诡异。

  克利斯缔娜忽然问道:“你们有没有觉得脚下很凉啊?”洞太窄,加上水不深,所以克利斯缔娜和金币现在都在步行。

  我回头看了眼克利斯缔娜。发现她地脸好白。想了一下我立刻明白了原因。“把眼睛闭上,不管你感觉到什么都别睁眼。”

  “为什么?”

  “反正是【无极荣耀】为你好。”

  “哦!”克利斯缔娜最终还是【无极荣耀】把眼睛闭了起来。我让她扶着金币。然后把她的【无极荣耀】裙子掀了起来,让金币帮忙提着。蹲下去抓住她地一只脚,让她把力量移到另一条腿上,然后把她的【无极荣耀】这只脚抬出了水面。还好,没什么东西。我又让她换了条腿,果然,只见她的【无极荣耀】腿弯后侧正附着一只近一尺长的【无极荣耀】水蛭。金币吓的【无极荣耀】差点叫起来,多亏被真红给捂住了。

  “千万别睁眼。”我再次叮嘱了一声,然后拿永恒顺着她的【无极荣耀】皮肤向上削,到了水蛭的【无极荣耀】嘴边小心地就把水蛭给刮了下来。我一下把那条水蛭挑了起来,好家伙,起码有四五斤重了。这家伙还真能吸。永恒上火焰一闪,水蛭和血水一起不见了。“好了,可以睁眼了。金币帮她加个回血术。”

  听我说要金币给她加回血。克利斯缔娜连忙看了下自己的【无极荣耀】血量。“咦?我怎么少了这么多血?”

  金币有些后怕的【无极荣耀】道:“是【无极荣耀】水蛭。都吸的【无极荣耀】像个擀面杖一样了。”

  “啊?”克利斯缔娜吓了一跳。

  金币赶紧安慰她道:“别担心,已经被紫日烧掉了。”

  我笑笑道:“这树林里气温满高的【无极荣耀】,就算在水里也不该有多凉的【无极荣耀】。你刚刚是【无极荣耀】因为失血过多,所以才感觉冷。”

  “不是【无极荣耀】吧?损失这么多血量我居然没感觉。”

  真红很内行的【无极荣耀】道:“水蛭的【无极荣耀】嘴上有带麻痹作用和抗凝血作用地分泌物,被吸的【无极荣耀】时间越长越没感觉。要是【无极荣耀】一个人到这里练级,可能等最后发现自己被吸血的【无极荣耀】时候已经连把水蛭弄下来的【无极荣耀】力气都没了。”

  金币有些担心的【无极荣耀】把自己脚也抬起来看了半天。生怕自己也被吸了。真红在旁边笑道:“你怕什么?有天尊套装顶着,水都碰不到你的【无极荣耀】皮肤,水蛭更不可能了!”

  “总归有点怕吗!”

  克利斯缔娜摇着头道:“早知道就弄套像你们一样地密封盔甲了!”

  我笑着抬起一条腿往旁边的【无极荣耀】墙上一踩,把腿亮在水上面。“看到啦?密封盔甲只是【无极荣耀】防止叮咬,不是【无极荣耀】说它们不靠近我。我的【无极荣耀】腿部盔甲外面此时正爬着三只水蛭,它们能感觉到我的【无极荣耀】体温,但就是【无极荣耀】找不到入口,所以只能围着我的【无极荣耀】盔甲到处乱爬。”

  “好恶心,你快放下去吧。”克利斯缔娜刚被水蛭叮过,现在感觉看到都全身发毛。我笑着扔给她一个小瓶子。她疑惑的【无极荣耀】看了看。“什么东西?”

  “辣椒素。虽然比较刺激。但是【无极荣耀】可以防止蚊虫叮咬。涂不涂你自己决定。”这东西我以前试过,超级辛辣。所以我才没有一开始就拿出来,估计女孩子是【无极荣耀】受不了的【无极荣耀】。

  克利斯缔娜小心的【无极荣耀】倒了点到手上,感觉似乎没事,然后往腿上擦了点,结果立刻眼泪就下来了。“哇!这东西也太刺激了吧?”

  “现实世界的【无极荣耀】蜂油精也很刺激,游戏里的【无极荣耀】昆虫比较大,所以这防虫药就得更刺激一点。”

  克利斯缔娜一狠心真地拿辣椒素把腿上都涂了一遍,然后跟着我们继续走,只是【无极荣耀】她走路地姿势变的【无极荣耀】很奇怪,看起来好搞笑。

  继续向前走了一段时候,克利斯缔娜忽然问道:“是【无极荣耀】我地错觉还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水位在升高啊?”

  我低头看了眼水面,原本只到大腿的【无极荣耀】水面现在已经齐着小腹了。“确实是【无极荣耀】变深了,不过不一定是【无极荣耀】水位在升高。”

  “什么意思?”克利斯缔娜没反应过来。

  真红道:“因为通道是【无极荣耀】倾斜的【无极荣耀】,我们正在向深处走。当然也不排除确实是【无极荣耀】水位在升高的【无极荣耀】可能性。”

  “不管怎么说走到头就知道了。”我拿了头盔递给克利斯缔娜。“先带上吧。这头盔带水下呼吸属性,就算水把通道灌满了也没事。”

  克利斯缔娜刚把头盔带上我们就听到背后一声响,一道重闸落了下来,把我们过来时的【无极荣耀】路给封了起来,紧跟着就看到头顶打开了一排手指粗的【无极荣耀】洞眼,水像瀑布一样淋了下来。

  “看来我们是【无极荣耀】中机关了。”

  “不管它,反正淹不死我们。”克利斯缔娜道:“大不了轰出条路来。”通道里的【无极荣耀】水以飞快的【无极荣耀】速度上涨着,看来之后的【无极荣耀】路程都得在水中前进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