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四卷 第三十八章 时之伤

第十四卷 第三十八章 时之伤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你找到什么了?”

  “这个。”克利斯缔娜指了指地面,我们连忙游了过去。只见克利斯缔娜脚下的【无极荣耀】地面上果然有着一个奇怪的【无极荣耀】方格。这块地面上有个长方形的【无极荣耀】洞,洞内有三个突出的【无极荣耀】圆面,每个面上都有一些奇怪的【无极荣耀】文字。但是【无极荣耀】,最奇怪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那圆面居然还在滚动,简直像个转轮式显示器。斑侬枷兰被我放出来看了之后也是【无极荣耀】直摇头,这上面的【无极荣耀】东西根本就不是【无极荣耀】龙文。

  那东西不断的【无极荣耀】转动,但我们周围却什么也没发生。几分钟之后那个东西突然停了下来,三段滚动轴上显示的【无极荣耀】文字完全一样,但我们并不清楚那代表什么意思。既然它不转了,我们也不能一直守在旁边,只好四处侦察了起来。一个小时后我们最终放弃了这次搜索任务,因为除了那些文字之外我们实在是【无极荣耀】找不到任何线索。

  “我们不能在这里瞎转悠,还是【无极荣耀】先离开去找些线索吧?”金币道:“再说这里不一定就是【无极荣耀】放逆鳞的【无极荣耀】地方,也许我们猜错了地方,或者这里就是【无极荣耀】这么一个咒文房间,不是【无极荣耀】什么重要的【无极荣耀】任务地点。”

  “也有这个可能。”我想了下道:“还是【无极荣耀】先回去吧!我们在这里跟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也没用。”

  “那好吧!”真红拿出了传送卷轴展开,但是【无极荣耀】卷轴没有闪光。“奇怪,怎么没反应啊?”

  我收起其他魔宠,只留下阿嫡娜并带头向来时的【无极荣耀】通道游了过去:“别费劲了。也许这里有禁止传送地封印。”禁止传送的【无极荣耀】地区在游戏里有不少,真红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收起卷轴就跟着我游了过来。

  有阿嫡娜拉着我速度并不慢,很快我们就到了来时的【无极荣耀】大门边。本来我还担心回去的【无极荣耀】时候这个门会成为我们的【无极荣耀】麻烦,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是【无极荣耀】个自动门,有人靠近就自己开了。出了这道门就是【无极荣耀】我们来时的【无极荣耀】那条狭窄通道,大家继续向前游。很快就到了之前开始灌水的【无极荣耀】地方。这道闸门之后就是【无极荣耀】水比较少地区域了,所以我先把阿嫡娜收了起来。走到门边看了看,果然,墙上竟然有个明显的【无极荣耀】拉杆。看来这地方根本不想把我们封在里面,所有地门都有简单的【无极荣耀】开关。

  让大家准备好之后我才拉动把手,闸门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在我们面前开启,通道里的【无极荣耀】水立刻从门底下冲了出去,多亏我们已经把武器插进墙壁固定住了自己。不然肯定会被水流一起带出去。

  等水流光了之后我们才拔出各自的【无极荣耀】武器,克利斯缔娜拉了我一下。“紫日,你有没有发现不对劲?”

  “恩?”我疑惑的【无极荣耀】四处看了看,然后突然明白过来。“对啊!水怎么没啦?”

  “水?”金币低头看看脚下,疑惑的【无极荣耀】道:“你把门打开了,水当然要流出去啊!有什么奇怪地吗?”

  真红到是【无极荣耀】明白了过来。“不对。这座建筑是【无极荣耀】在沼泽地里的【无极荣耀】,我们进来时地面上就有过膝深的【无极荣耀】积水,就算现在打开闸门。水位也顶多降到和之前一样才对,怎么会全都流出去了?”

  被真红这么一说金币也明白了过来。就算这里的【无极荣耀】水流出去,起码水位线不该跟着向下降啊!正在我们疑惑的【无极荣耀】发问过程中,前方的【无极荣耀】闸门已经完全升了起来,外面的【无极荣耀】通道出现在了我们的【无极荣耀】面前。

  “这不是【无极荣耀】我们进来地那条路吧?”真红看着前面的【无极荣耀】通道问道。

  “我看也不像。”金币率先走了出去。这个地方和我们进来时的【无极荣耀】通道看起来到是【无极荣耀】差不多,一样的【无极荣耀】低矮狭窄。但是【无极荣耀】它们有着一个很大的【无极荣耀】区别,那就是【无极荣耀】保存情况。进来时的【无极荣耀】那条通道上完全被苔藓类植物覆盖,而且墙壁上地文字都已经掉光了,可是【无极荣耀】眼前这条通道的【无极荣耀】墙壁却崭新的【无极荣耀】像是【无极荣耀】才修好一样。墙壁上色彩艳丽的【无极荣耀】壁画和文字昭示着它的【无极荣耀】建造时间绝对不超过一百年。

  我走出去摸了摸偷盗的【无极荣耀】顶部。“这不是【无极荣耀】我们进来的【无极荣耀】那条路。”

  “你怎么确定?”克利斯缔娜问我。

  “我们进来的【无极荣耀】通道被水泡了几万年,早就已经浸透了,刚刚我们开门时通道里的【无极荣耀】水只是【无极荣耀】顺着地面涌出,不会把通道顶弄湿。你看看,这顶部明显是【无极荣耀】干透了的【无极荣耀】,没有三五个星期根本不可能。我们才进去多长时间?用火烤也没干这么快地吧?”

  真红双手环抱在胸前说道:“如果这不是【无极荣耀】进来地那条路,那我们进来时的【无极荣耀】那条路呢?刚刚那个房间只有这一个出入口。而且这通道完全是【无极荣耀】直地。要是【无极荣耀】有弯曲度还可以设置隐藏岔道,直线通道怎么隐藏?”

  克利斯缔娜道:“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无极荣耀】刚刚的【无极荣耀】密室在我们进去后做了整体平移,只是【无极荣耀】我们一直在里面,并没感觉到震动,所以这不大可能。但这是【无极荣耀】魔法世界,也不能完全排除有这个可能性。”

  “不管怎么说还是【无极荣耀】先出去再说吧!”金币道:“在这里憋的【无极荣耀】太难受!”

  “同意。”克利斯缔娜立刻跟着金币一起向外走了出去,我也只好跟上。

  随着我们向通道口移动,光线变的【无极荣耀】越来越亮,隐约还能听到隆隆的【无极荣耀】水声,感觉好象不大对头。龙渊林里安静的【无极荣耀】让人心里发毛,这么大的【无极荣耀】动静没道理我们进来时发现不了啊?再说这光线也不对啊!龙渊林里可是【无极荣耀】黑的【无极荣耀】很,现在我们还在通道里却已经能感觉到洞口明显的【无极荣耀】亮光,这太不正常了。

  走在前面的【无极荣耀】金币和克利斯缔娜最先到达洞口,然后两个人就站在了那里一动不动。真红走过去把她们两个推开了一些:“让开一点,别挡着洞口啊!”真红出去后也站在了洞口。结果把洞给完全挡了起来。

  我走到她们身后把她们全都给推到了一边。“怎么都站着啊?傻啦?”我边说边走出了通道,跟着我也傻掉了。“这怎么可能?”

  我居然正站在一个半山腰上,背后是【无极荣耀】通道入口,前方的【无极荣耀】山脚下却是【无极荣耀】一大片生机盎然地草地,而更远处的【无极荣耀】地面却突然中断,变成了向下的【无极荣耀】悬崖。难道我们跑到一个高地上来了?

  “那是【无极荣耀】什么?”真红忽然指着远处问道。

  我抬眼看了一下,跟着也傻掉了。远方的【无极荣耀】空中漂浮着一个岛屿。虽然看不真切,但是【无极荣耀】那绿色的【无极荣耀】东西确实是【无极荣耀】一个岛屿。只是【无极荣耀】它和地面还有很大一段距离,竟然是【无极荣耀】完全悬浮在空中的【无极荣耀】。不过看到它之后我更加惊讶了,因为从这里看过去那东西和我们应该是【无极荣耀】在一个水平线上的【无极荣耀】,这么说来我们也是【无极荣耀】在一个浮岛上吗?或者说我们这里地地势比较高?

  “跟我来。”我喊了一声就召唤出夜影跳了上去,然后让夜影向高处飞,我需要了解下周围的【无极荣耀】地貌。

  随着我们越升越高,我就越来越惊讶。我们刚刚走出来地地方竟然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个浮岛。整座浮岛大约相当于北京市内城区的【无极荣耀】面积。在它的【无极荣耀】中央是【无极荣耀】座不算很大的【无极荣耀】小山,我们走出来的【无极荣耀】通道口位于这座山的【无极荣耀】半山腰。山地另外一面有个大湖,湖水顺着一条小河流到浮岛的【无极荣耀】边缘后变成了一条瀑布,仿佛一根银白色的【无极荣耀】缎带般飞泻而下,直接落入下方的【无极荣耀】一个更大的【无极荣耀】湖中。我们之前在通道内听到的【无极荣耀】那隆隆的【无极荣耀】水声就是【无极荣耀】这瀑布的【无极荣耀】水声。诗云飞流直下三千尺,那是【无极荣耀】夸张地比喻,而眼前的【无极荣耀】瀑布却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飞流直下三千丈,那气势比起银河也不差多少。

  美丽的【无极荣耀】悬空浮岛静静的【无极荣耀】悬在地面上那个碧绿的【无极荣耀】大河上方。银白色地瀑布飞散的【无极荣耀】水雾在湖面上架起了一座虹桥,看起来真是【无极荣耀】美的【无极荣耀】让人窒息。远方像这样的【无极荣耀】浮岛还有很多,光我们的【无极荣耀】视线所及范围内就至少有五六座。

  除了浮岛外,这里的【无极荣耀】地面也美丽异常。大片的【无极荣耀】操场和森林交替出现,闪着银光的【无极荣耀】河流在各种地形上纵横交错,整个一世外桃源。不过。我们的【无极荣耀】城市呢?

  我启动了星瞳,目力所及范围内看不到一个玩家,至于城市,那就更别提了。附近没有任何文明痕迹,能看到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植物和动物,完全地自然世界,不带任何人工痕迹。

  真红拿出传送卷轴试了试,然后对我道:“紫日,我们大概被传送到了什么不得了地地方了!”

  我先启动了传送戒指,结果提示找不到传送阵坐标。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我所在的【无极荣耀】这个地方地所属国家范围内没有任何一个开启的【无极荣耀】传送阵。龙渊林在中国境内。如果这还是【无极荣耀】中国的【无极荣耀】话不可能找不到能传送的【无极荣耀】传送阵,那只能说这不是【无极荣耀】中国范围了。但是【无极荣耀】这也不大对头。就算是【无极荣耀】别的【无极荣耀】国家也不该没有传送阵啊?或者说这里是【无极荣耀】公共地区?可地球上有这么美丽的【无极荣耀】公共区域吗?

  报着试试看的【无极荣耀】想法我启动了爱之环,还别说,居然真的【无极荣耀】通了。“老公。”玫瑰的【无极荣耀】声音传了出来。“什么事啊?”

  我把自己看到的【无极荣耀】图象通过爱之环传送给了玫瑰:“我们进入了龙渊林,出来后就发现周围变成了这样,你帮我用爱之环定位下我的【无极荣耀】位置。”

  “不行,我能和你通话,甚至能把你召唤回来,但是【无极荣耀】找不到你的【无极荣耀】坐标。”

  “找不到坐标?”我疑惑的【无极荣耀】看看周围。“这么大片地区不应该没人知道啊!难道我不在地球上?”

  玫瑰的【无极荣耀】声音道:“你忘记爱之环不能跨星球传送吗?我既然能召唤你回来就说明你还在地球上。现在要我把你召回来吗?”

  “先不要。克利斯缔娜和真红她们都在我身边,你把我召回去了她们怎么办?”

  “那你先自己想办法,实在不行的【无极荣耀】话就去求求大地之母,把她们带进空间门,然后我召唤你回来。她们不就跟着回来了吗?”

  “恩,我们先在这边调查一下,需要的【无极荣耀】时候会再通知你地。”

  切断联系后我们四个一起开始搜索这边区域,结果却是【无极荣耀】越看越糊涂。这里的【无极荣耀】植物不论大小居然没有一种我们能认识的【无极荣耀】,很多植物看起来和我们经常见到的【无极荣耀】植物差不多,可是【无极荣耀】查资料却根本就不是【无极荣耀】我们见过的【无极荣耀】东西。植物动物也一样,仅仅转了半个小时我们就发现了起码三百种新物种。而且其中一半是【无极荣耀】大型生物。按照一般规律,小型生物的【无极荣耀】种类会比较多。但是【无极荣耀】我们发现的【无极荣耀】生物大部分是【无极荣耀】大型生物,而且全是【无极荣耀】新物种,那只能说明这里地所有生物,至少绝大部分生物都是【无极荣耀】我们之前没见过的【无极荣耀】。

  “这东西我好象在哪里见过。”金币用剑插着一条水生生物在那里说着。

  我看了看她抓到地生物。这个东西差不多有一尺长,身体成灰白色,不看头部的【无极荣耀】话很像鲶鱼,但是【无极荣耀】鲶鱼的【无极荣耀】头是【无极荣耀】扁的【无极荣耀】。像鸭子嘴一样,可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头却是【无极荣耀】水滴形的【无极荣耀】,而且正面还长着一张人脸。除了耳朵,人脸上的【无极荣耀】器官它一个不少。

  “这东西好象是【无极荣耀】叫人面鱼吧?”我接过那个生物看了看,被金币叉上来它已经死透了,现在软地像面条一样。

  金币被我一提醒马上想起来了。“对了,我想起来了,我在无字天书上看到过。这人面鱼是【无极荣耀】傀儡术的【无极荣耀】材料之一。”

  “傀儡术?”

  “就是【无极荣耀】做个小娃娃,然后可以用它操纵一个玩家或者NPC的【无极荣耀】行动。但是【无极荣耀】操纵效果要看傀儡术级别和制作者的【无极荣耀】级别与被*作者的【无极荣耀】等级比来定,比如像你这样的【无极荣耀】我肯定是【无极荣耀】操纵不了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干扰一下还是【无极荣耀】可以的【无极荣耀】。”

  “这么说摹疚藜僖裤会傀儡术?”

  “当然。道家法术也不全是【无极荣耀】光明正大地东西,依我看道术里面的【无极荣耀】邪门法术其实比正经法术还要多。”

  “这鱼长的【无极荣耀】虽然丑了点,用处到是【无极荣耀】不小。不如我们抓点回去?”我看着金币问道。

  “好主意。”

  我这个人向来是【无极荣耀】雁过留毛,这人面鱼既然是【无极荣耀】重要的【无极荣耀】物资,自然不能放过。首先打开空间门,然后让邪灵骑士出来帮忙补鱼,我自己则跑进去找大地之母商量借用了一下她的【无极荣耀】花园,让她帮我在她的【无极荣耀】花园里开出几个大池子,我好带些活地人面鱼回去繁殖。竭泽而渔那就是【无极荣耀】一锤子买卖,我这个人还是【无极荣耀】很重视可持续发展的【无极荣耀】。

  本来抓鱼是【无极荣耀】件很简单的【无极荣耀】事情,但是【无极荣耀】邪灵骑士刚忙了不一会就出了麻烦。刚才还很平静的【无极荣耀】湖面突然翻滚起来,忽然水面炸裂。一条长相恐怖的【无极荣耀】大鱼浮了出来。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脑袋起码有座三单元的【无极荣耀】六层楼那么大。后面的【无极荣耀】身体却是【无极荣耀】短的【无极荣耀】很,整个身体加起来还没脑袋大。它的【无极荣耀】脑袋造型很像魔鬼鱼。可是【无极荣耀】额头上却长着一排触手,也搞不清楚是【无极荣耀】个什么东西。

  “湖怪?”

  金币很惊讶地道:“活见鬼了,这种地方怎么会有巨头鱼啊?”

  “这东西你认识?”克利斯缔娜问道。

  金币点点头:“这是【无极荣耀】洪荒时代地东西,早就该灭绝了,没想到居然还能看到。”

  我对怪物没兴趣,在我眼里只有有用和没用两种情况。“金币,这东西有没有什么利用价值啊?”

  金币摇摇头:“这是【无极荣耀】害兽,除了肉能吃之外完全没用。”

  “肉能吃?味道怎么样?”

  金币没好气的【无极荣耀】道:“你去咬它一口不就知道了。”

  “那就是【无极荣耀】说用处不大了喽?”说着我就把坦克召唤了出来。一指那条怪鱼:“轰了它。”

  一发魔晶炮弹准确地命中了怪鱼,其实是【无极荣耀】那家伙自己张嘴接的【无极荣耀】,大概它把炮弹当吃的【无极荣耀】了。轰的【无极荣耀】一声,怪物被炸的【无极荣耀】四分五裂,血肉飞的【无极荣耀】到处都是【无极荣耀】。我随便找了一块挂在树上的【无极荣耀】肉块,拿回来让斯哥特帮忙处理了一下,还别说,味道绝对一级棒。斯哥特在游戏里是【无极荣耀】亡灵,不能吃东西,但是【无极荣耀】自从有了现实中的【无极荣耀】身体后就迷上了吃,并爱屋及乌的【无极荣耀】开始喜欢上了烹饪,现在简直成了我们游戏里的【无极荣耀】随军厨师。

  虽然肉味还可以,但这怪鱼总的【无极荣耀】来说利用价值不大,还是【无极荣耀】人面鱼有用的【无极荣耀】多。也多亏我的【无极荣耀】凤龙空间和大地之母的【无极荣耀】花园地方比较大,所以平时我都希望放些乱七八糟的【无极荣耀】破烂在里面,像今天就派上用场了,因为我居然在里面翻出了鱼网和小船,我自己都不记得什么时候放进去的【无极荣耀】了!

  人面鱼虽然是【无极荣耀】材料,但其实也是【无极荣耀】凶兽,战斗力还是【无极荣耀】有点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本身等级不高,所以还算好抓。这湖里的【无极荣耀】人面鱼数量很吓人,我们没网下去就是【无极荣耀】一大堆,不一会我们就弄了几千条。装满了一池之后我就没再抓了,反正太多了也没用。

  因为是【无极荣耀】拉网大鱼,所以不可能区分类别,随着人面鱼一起被拉上来的【无极荣耀】还有很多希奇古怪的【无极荣耀】东西。金币居然认识其中几种生物,后来我干脆把魔宠都召出来大家一起研究。还别说,集思广益之下居然能认出其中大部分物种。随着这些物种的【无极荣耀】确认,我们开始越来越惊讶,因为这里的【无极荣耀】东西全都是【无极荣耀】洪荒年代灭绝的【无极荣耀】生物,也就是【无极荣耀】说这些东西根本就不该存在,何况还是【无极荣耀】这样大量的【无极荣耀】出现。

  为了证明不是【无极荣耀】这个湖的【无极荣耀】特殊情况保留了少量的【无极荣耀】稀有物种,我们特地飞到附近的【无极荣耀】几片水域去打捞了一番,结果证明所有水域全都有大量的【无极荣耀】本该灭绝的【无极荣耀】生物。

  我们正疑惑不解之时,忽然天空中传来了一声怪叫,听着三分像龙吟七分像鸭子叫。我们顺着声音望过去,只见两只巨兽在天上翻滚着掉了下来,吓的【无极荣耀】我们赶紧躲开。

  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巨响,那两只怪兽砸进了湖边的【无极荣耀】沙地,然后翻滚着掉进了湖里。看起来它们丝毫没有摔伤,刚一下水又打了起来,一直从湖里打到按上,然后一路滚进树林开始互相嘶咬抓挠。

  被我召唤出来的【无极荣耀】斑侬枷兰哆哆嗦嗦的【无极荣耀】指着那两只怪物的【无极荣耀】其中一只道:“不不不……不会吧?”

  我奇怪的【无极荣耀】看了斑侬枷兰一眼。“中邪了?怎么说话都开始结巴啦?”

  “不不不……”斑侬枷兰急的【无极荣耀】扇了自己一嘴巴才恢复正常道:“我是【无极荣耀】吓的【无极荣耀】!这也不知道是【无极荣耀】哪代的【无极荣耀】老祖宗,居然还在!”

  “老祖宗?你什么意思啊?”

  斑侬枷兰指着其中一只怪物道:“你看那只全身鳞甲的【无极荣耀】生物,和我们巨龙族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很像?”

  “你这一说还真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那家伙的【无极荣耀】身体和你们的【无极荣耀】形态差不多,只是【无极荣耀】背上的【无极荣耀】翅膀比巨龙族的【无极荣耀】翅膀要小很多,结构也不一样,而且脖子和头的【无极荣耀】比例也不大对,感觉脖子太长,脑袋也很小,尾巴似乎是【无极荣耀】短了点,看起来比巨龙丑多了。”

  幸运凑过来问道:“斑侬枷兰,你难道认识这东西?”

  瘟疫也道:“你说什么老祖宗,这东西和我们的【无极荣耀】祖宗是【无极荣耀】敌人吗?”

  斑侬枷兰苦笑着道:“什么敌人!你们这些忘本的【无极荣耀】小家伙。这种生物叫始祖龙,是【无极荣耀】我们巨龙一族的【无极荣耀】祖先。”

  “什么?”这一手我的【无极荣耀】四条龙宠全都傻了。

  水晶身为仙女龙对形象很重视,她立刻拉着斑侬枷兰问道:“我们的【无极荣耀】祖先怎么会长这么丑?”

  “就是【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幸运秀着自己的【无极荣耀】肌肉道:“你看我这么玉树临风,怎么可能是【无极荣耀】那种东西的【无极荣耀】后代?”

  斑侬枷兰笑着道:“我没骗你们,那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巨龙之祖,就像人类和猿人的【无极荣耀】关系一样,我们巨龙就是【无极荣耀】这种始祖龙进化来的【无极荣耀】。”

  这下不光是【无极荣耀】四条龙宠,连我们都傻了。巨龙一族的【无极荣耀】祖先居然长这样,真是【无极荣耀】天下奇闻!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