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四卷 第三十九章 现状

第十四卷 第三十九章 现状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和始祖龙撕打在一起的【无极荣耀】那个东西看起来也是【无极荣耀】只奇怪的【无极荣耀】生物,非要形容的【无极荣耀】话,它很像是【无极荣耀】一种长了毛的【无极荣耀】恐龙。这家伙的【无极荣耀】体型和始祖龙不相上下,但是【无极荣耀】动作要敏捷的【无极荣耀】多,不过它不如始祖龙强壮,而且它长了一对翅膀却没有前爪,打起架来略显吃亏。

  两个家伙打的【无极荣耀】山摇地动,从我们面前一路滚了过去,那些小型生物早就跑的【无极荣耀】没影了。忽然,始祖龙用短粗的【无极荣耀】大尾巴打了那只怪物一下,怪物被甩了出去。两只巨兽刚一分开就同时开始吸气,然后同时张开大口。始祖龙的【无极荣耀】嘴里喷出了一团燃烧着的【无极荣耀】火团,但是【无极荣耀】明显能看到其中还有些黑色的【无极荣耀】物质,不像巨龙喷出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纯粹的【无极荣耀】火焰。这边的【无极荣耀】怪兽的【无极荣耀】嘴里什么也没喷出,但对面的【无极荣耀】始祖龙却翻滚着摔了出去,好象是【无极荣耀】被什么东西打中了一样,而且地面上也不被犁出了一道很深的【无极荣耀】大沟。

  始祖龙喷出的【无极荣耀】黑色液体虽然速度慢,但还是【无极荣耀】命中了怪兽,并粘在了怪兽的【无极荣耀】身上开始燃烧,烧的【无极荣耀】怪兽满地打滚。我们再看那边的【无极荣耀】始祖龙,被打飞出去之后就在地上挣扎着想站起来,可是【无极荣耀】却怎么也爬不起来,而且嘴里还在吐血,明显是【无极荣耀】受伤不轻。

  “看样子两边都受伤了!”斑侬枷兰道。

  “我们要不要动手?”金币问道。

  “先看看情况再说。”

  两个家伙都很强,虽然伤的【无极荣耀】不轻。却一起挣扎着爬了起来,然后再次冲向对方。轰地一声两只巨兽撞在了一起,始祖龙一口咬在了另外那头怪兽的【无极荣耀】脖子上,那头怪兽也毫不犹豫的【无极荣耀】一口咬住了始祖龙的【无极荣耀】脖子,两边僵持不下,就看谁的【无极荣耀】气更长一些了。

  事实证明后备系统很重要,始祖龙在被咬住脖子后居然把胸口下面的【无极荣耀】鳞片全都站了起来。在那些鳞片下出现了鲜红的【无极荣耀】筛板一样地结构。

  “鳃?”克利斯缔娜问道。

  斑侬枷兰点点头:“我们龙族最早是【无极荣耀】两栖爬行生物,有鳃并不奇怪吧?”

  虽然严格来说鳃这个东西是【无极荣耀】水中呼吸器。但它上岸之后也并非完全不能使用,仅仅也就是【无极荣耀】交换效率不如在水中好而已。那条始祖龙多了一个可以进行少量呼吸的【无极荣耀】鳃明显比另外那只怪物要占便宜,最终在双方都咬住对方气管地情况下还是【无极荣耀】先把那只怪物给憋昏了过去。

  那只大怪物刚一倒下始祖龙就立刻松开嘴巴猛吸了几口气,然后对着怪物喷了好几口黏液,那会燃烧的【无极荣耀】黏液把怪物的【无极荣耀】脑袋彻底烧成了焦碳,始祖龙靠上去又用爪子推了几下,确认这家伙死透了才转身看了我们几眼。然后它突然拆开了怪兽的【无极荣耀】头颅。这个怪物的【无极荣耀】脑袋很大,但脑浆却不多,大概是【无极荣耀】智力很低的【无极荣耀】类型。始祖龙先是【无极荣耀】喝掉了那些白色的【无极荣耀】脑液,然后从里面挖出了一枚绿色地晶体一口吞了下去。完成这一切后它把尸体向我们推了推,然后张开翅膀飞向了远方。

  “它刚刚什么意思啊?”幸运看着始祖龙远去的【无极荣耀】方向问道。

  “好象是【无极荣耀】把尸体给我们的【无极荣耀】意思。”斑侬枷兰道:“始祖龙是【无极荣耀】龙族的【无极荣耀】祖先,智力并不像我们这么高,行为很单纯。不过它毕竟是【无极荣耀】我们龙族的【无极荣耀】祖先,脑子还是【无极荣耀】有点。刚刚我们在那场战斗中没有跟它过不去。但它不确定我们会不会趁它刚打完架收拾掉它,所以它留下怪物尸体,认为这样我们就会去吃尸体而不管它了。”

  “吃尸体?我们为什么要吃尸体?”

  斑侬枷兰敲了幸运一下。“始祖龙的【无极荣耀】时代都是【无极荣耀】早期生物,生存竞争很激烈,杀戮大多为了食物,留下一定的【无极荣耀】战利品逃跑其实已经是【无极荣耀】一种智慧的【无极荣耀】表现了。”

  “那它干什么还把魔晶和脑子吃掉?”

  “可能是【无极荣耀】舍不得吧!再说吃那点东西又不影响它逃跑。”

  克利斯缔娜忽然道:“我忽然想起来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啊?”我们一起看着她。

  克利斯缔娜道:“你们想想我们走出那间密室之后地事情。把它们都串联起来分析一下,觉得有什么问题吗?”

  被克利斯缔娜这么一说我们全都开始思考起来,金币看了看旁边地上一条正在蹦达的【无极荣耀】人面鱼,又看了看对面那奇怪的【无极荣耀】怪物尸体,然后仰头看了看天,最后突然叫了起来:“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啦?”真红疑惑的【无极荣耀】看着她问道。

  “我明白我们遇到的【无极荣耀】这一切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了。”金币激动的【无极荣耀】叫着。

  我想了想也拍了下脑门:“我也明白了!”

  “你们到底明白什么啦?”真红到现在还没能理解我们地想法。

  克利斯缔娜道:“其实问题已经很明显了,我们明白的【无极荣耀】事情就是【无极荣耀】我们似乎是【无极荣耀】走进时光隧道了!”

  “时光隧道?”

  我点点补充道:“之前我们进入的【无极荣耀】那座建筑是【无极荣耀】在地面上的【无极荣耀】,而且地势还很低,甚至被水淹了三分之一,可我们出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呢?它跑到了半山腰上。而且还是【无极荣耀】在一座飞空浮岛上面。这说明什么?”

  “位置变了。”真红回答道。

  “不光是【无极荣耀】位置变了。而是【无极荣耀】整个地貌都不对了。另外,我们走出来时那段通道你看了吗?它和我们进入时是【无极荣耀】一模一样的【无极荣耀】。唯一的【无极荣耀】区别就是【无极荣耀】它很新,这说明什么?”

  “我不大确定。”真红也开始明白了。

  克利斯缔娜接替我继续说道:“情况已经很明显了,那条通道根本就没变化,我们进出的【无极荣耀】通道应该就是【无极荣耀】一条通道,只是【无极荣耀】在我们进入后那个房间把我们送到了很久之前的【无极荣耀】时代,于是【无极荣耀】通道变成了崭新的【无极荣耀】。”

  “那么那座建筑是【无极荣耀】怎么从浮岛上跑到地面上地呢?还有那龙渊林是【无极荣耀】怎么搞地呢?”真红问道。

  我推测道:“按照我的【无极荣耀】推测,我们下来地那座浮岛可能是【无极荣耀】坠落了,而且由于年代久远,早就和周围的【无极荣耀】大地完全融合成了一个整体。那个龙渊林之所以地势那么低,十有八九就是【无极荣耀】浮岛坠落时砸出来的【无极荣耀】。另外,那浮岛上植被茂盛,旁边还有个湖,如果它真的【无极荣耀】坠落了,湖水倒淹森林,然后森林适应洪水发展成现在的【无极荣耀】龙渊林也很正常。”

  “这么说起来到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确有些道理。”真红道:“照你们的【无极荣耀】推论,那现在的【无极荣耀】情况就能理解了。本该绝种的【无极荣耀】人面鱼在洪荒时代应该很多,所以你看见一湖的【无极荣耀】人面鱼也很正常。还有那条始祖龙。如果这里真是【无极荣耀】洪荒时代,巨龙族还没进化出来也可以理解。”

  克利斯缔娜走到那尸体前踢了一脚。“按照我们的【无极荣耀】推论的【无极荣耀】话,我们应该正处在远古大陆上。这东西要是【无极荣耀】我没猜错,很可能是【无极荣耀】鸟龙。”

  “鸟龙?”

  “介于龙和鸟的【无极荣耀】中间形态,可以说是【无极荣耀】过度型的【无极荣耀】进化生物。”克利斯缔娜摸了一下这家伙的【无极荣耀】皮毛,然后道:“这毛暂时还没进化成羽毛,不过已经变的【无极荣耀】很柔软了。要知道毛发可都是【无极荣耀】鳞片的【无极荣耀】演化产物。”

  “看来我们确实是【无极荣耀】被送到古代来了。”真红道:“传送卷轴失灵大概也是【无极荣耀】因为这个原因。不过紫**的【无极荣耀】空间门为什么还能开啊?”

  “你既然都知道那是【无极荣耀】空间门了,还有什么要问的【无极荣耀】吗?”

  真红愣了一下,然后突然明白过来了。空间门本来就是【无极荣耀】连接的【无极荣耀】两个不同空间,既然这两个空间本就没什么关系,那时间对它们的【无极荣耀】相对位置也不存在意义,所以就算我们被送回了洪荒时代,大地之门却依然能打开。

  我们几个在一起分析了一下情况,大致确定了这里就是【无极荣耀】洪荒年代。至于我们到这里的【无极荣耀】原因,大概就在那个密室上了。之前克利斯缔娜曾经在密室里发现过一个滚动显示器,当时因为看不懂文字所以我们也不了解那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现在看来那东西显示的【无极荣耀】应该是【无极荣耀】时间。可以说摹疚藜僖壳个冲满水的【无极荣耀】房间基本上等于一部时间机器。

  分析出了我们所处的【无极荣耀】状况,然后进一步讨论的【无极荣耀】结果反而让我们高兴了起来。我们四个人中除了克利斯缔娜外都有当初的【无极荣耀】过场动画的【无极荣耀】录象,按照那段中国版的【无极荣耀】创世纪,其中的【无极荣耀】金龙死后是【无极荣耀】变成了黄河,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如果真的【无极荣耀】有逆鳞,那应该已经和龙身一起化为黄河的【无极荣耀】一部分了。按照这样的【无极荣耀】推论,那现代实际上是【无极荣耀】没有金龙逆鳞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我们却蒙对了。那个房间把我们送来洪荒时代,而这个时候金龙还活着,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可以确定这个时代存在一枚真正的【无极荣耀】金龙逆鳞。可问题是【无极荣耀】我们要怎么拿呢?难道要和金龙打一架?我们几个大概不够人家一个喷嚏吧?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