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五卷 第十五章 大革命 上

第十五卷 第十五章 大革命 上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有句话叫“科技就是【无极荣耀】力量”。像玄武和白虎这样的【无极荣耀】高手,即使是【无极荣耀】我这样实力超强的【无极荣耀】玩家也不过是【无极荣耀】人间的【无极荣耀】万分之一而已,但即使玄武和白虎

  也需要寻找几个月才有可能找到的【无极荣耀】藏身地点,我们依靠本国最颠峰的【无极荣耀】计算机——军神,轻易的【无极荣耀】就推算了出来。

  按照军神给出的【无极荣耀】顺序,我们首先到达了第一个目标点。因为事先知道这里可能隐藏在着妖魔,所以玄武直接使用了大型的【无极荣耀】专用搜索法术,

  借助地脉的【无极荣耀】力量轻松的【无极荣耀】发现了大量妖魔的【无极荣耀】存在。

  白虎很激动的【无极荣耀】道:“你们行会里那个叫军神的【无极荣耀】还真是【无极荣耀】厉害,没想到居然真的【无极荣耀】一次命中,你们该不会是【无极荣耀】事先知道地点,故意演戏给我们看的【无极荣耀】

  吧?”

  “有那个必要吗?”我和妖魔关系好又不是【无极荣耀】一天两天了,根本没什么需要掩藏的【无极荣耀】,所以根本就不必去隐瞒谁。白虎笑着说自己是【无极荣耀】开玩笑,

  我看他就是【无极荣耀】成心的【无极荣耀】。“好了,现在麻烦你们三位把自己的【无极荣耀】气息压制一下,我可不想进山之后看到几百万妖魔摆着战阵欢迎我们。”

  在封锁了自身的【无极荣耀】气息之后我依然看着白虎和玄武,他们两个被我看的【无极荣耀】心里发毛,最后还是【无极荣耀】白虎先忍不住了。“你老盯着我们干什么啊?”

  “你们以前参加过剿灭妖魔的【无极荣耀】活动吗?”

  “废话,不剿灭妖魔要我们这四方镇守干什么?”

  “那就是【无极荣耀】说妖魔都认识你们喽?”

  “那当然。”

  我想了一下。然后道:“那么你们现在这个样子依然还是【无极荣耀】太麻烦。”

  玄武道:“可是【无极荣耀】以我们的【无极荣耀】力量级别,不管怎么藏都会被认出来地。”

  “大妖怪能认出你们无所谓,我只是【无极荣耀】希望能先见到妖魔的【无极荣耀】高级领导层。你们都知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的【无极荣耀】意思吧?如果你们这样过去,

  肯定半路上就会被堵住,而我们现在要找那里块玉的【无极荣耀】位置。又不能马上就开打,要是【无极荣耀】和这些小鬼解释起来。大概明天这个时候你们都见不到妖

  魔的【无极荣耀】真正领导者。”

  “说的【无极荣耀】有道理,不过我们要怎么办呢?”白虎说完忽然发现我的【无极荣耀】笑容非常地邪恶,身体不自觉的【无极荣耀】后退了一步。“你要干什么?”

  几分钟后,万仙山地山路上多了一对牵着手并排而行的【无极荣耀】男女,这当然就是【无极荣耀】我和银雪了。不过仔细看的【无极荣耀】话会发现银雪的【无极荣耀】怀里还抱着一只白色

  的【无极荣耀】小猫,只不过此时这只猫的【无极荣耀】表情似乎非常的【无极荣耀】愤怒。这只猫当然就是【无极荣耀】我们地白虎大人了,至于玄武。他藏的【无极荣耀】更隐蔽。你就算瞪大眼睛在我们周

  围仔细的【无极荣耀】看,都未必能找到玄武的【无极荣耀】位置,而实际上他就在我的【无极荣耀】身上。只要你集中注意力观察我的【无极荣耀】腹部,就会发现那里多出了一块巴掌大的【无极荣耀】护甲

  ,如果你再仔细看,就会发现那根本就不是【无极荣耀】护甲,而是【无极荣耀】一只紧紧吸在我的【无极荣耀】盔甲上地小乌龟。

  两位老大迫于无奈只能龟缩在我们身上,冒充宠物和装饰品。虽然比较丢面子,但这绝对是【无极荣耀】个好办法。银雪的【无极荣耀】实力虽然不容易隐藏,但她

  不是【无极荣耀】天庭的【无极荣耀】人,妖魔也都不认识她,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守护神兽这个身份,她即使被发现也是【无极荣耀】无所谓的【无极荣耀】。而白虎变成小猫以后。他的【无极荣耀】力量就会和银雪

  地力量混在一起,别人只会以为是【无极荣耀】银雪的【无极荣耀】力量,根本不会想到这只小猫就是【无极荣耀】鼎鼎大名的【无极荣耀】白虎。至于玄武,他也使用了一样的【无极荣耀】方法,像使用烟囱

  一样把自己的【无极荣耀】力量传输到我的【无极荣耀】身上,再通过我和银雪牵着的【无极荣耀】手传递到银雪身上,这样大家的【无极荣耀】力量都集中到了她的【无极荣耀】身上,妖魔即使发现她实力超

  群也无所谓。

  顺着山道一路前行,我可以时不时的【无极荣耀】感觉到附近有妖魔在监视着我们,他们显然已经发现我们地行踪了。只是【无极荣耀】因为隐藏在这里。所以不敢

  贸然出来,希望我们能在发现他们之前返回。或者等我们走到深山中再一举把我们干掉。

  我和银雪都是【无极荣耀】战斗人员,走路速度很快,不多长时间就到了足够深地山林之中。妖魔们再也忍不住了,不过他们并不是【无极荣耀】冲上来就打,而是【无极荣耀】

  动了脑子。

  “站住。”我们周围的【无极荣耀】树木一阵晃动,从左右和前方各跑出来一大群已经化为人类地妖魔。这些家伙全都穿着各种各样的【无极荣耀】盔甲,有些还故

  意装的【无极荣耀】很邪恶的【无极荣耀】样子。

  我站在原地,不动也不说话,等着他们把阵势摆开。我想知道他们到底要干什么。那个之前喊话的【无极荣耀】家伙看起来是【无极荣耀】头领,他迅速的【无极荣耀】站到了我

  们对面。我抱拳行礼,然后问道:“不知道各位把我们拦下来有什么事吗?”

  “打劫。”那个妖怪挥舞了两下手里的【无极荣耀】斧头。“这是【无极荣耀】老爷我的【无极荣耀】山头,想从这里过就得给过路费,如果不想给钱的【无极荣耀】话,我建议你最好还是【无极荣耀】调

  头回去,我们也不为难你。”

  他们到还真有点脑子,这样冒充山贼,一般人搞不好还真给骗回去了。不过,我们可是【无极荣耀】专门老找妖怪的【无极荣耀】,当然不会被骗回去了。

  “我想知道,如果我们非要过去会怎么样呢?”

  “那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周围的【无极荣耀】妖魔都示威性的【无极荣耀】晃动起手里的【无极荣耀】武器来。

  “不错,有些长进,比你们在乾坤葫芦里的【无极荣耀】时候进步多了。”我的【无极荣耀】话一出口周围地妖魔立刻就是【无极荣耀】一阵骚动。知道他们曾经在乾坤葫芦里面

  待过的【无极荣耀】人可不多,但一旦知道这个事情。那就百分百不是【无极荣耀】无关人员了。

  周围一晃人影晃动,妖魔们的【无极荣耀】变形术全都自动解除,各种张牙舞爪的【无极荣耀】妖魔形态纷纷显露了出来。“既然你是【无极荣耀】天庭的【无极荣耀】人,那就别怪我们不客

  气了。”

  “哦?你们打算怎么个不客气法?”

  “我们就这么不客气。”那个带头的【无极荣耀】妖魔向后面的【无极荣耀】妖魔一招手。“弟兄们上。”

  银雪慢慢地伸出了一只手,然后翻过来手掌冲下,做了个向下按的【无极荣耀】动作,然后所有地妖魔都像是【无极荣耀】身上突然多了座大山一样。扑通扑通的【无极荣耀】全

  都扒在了地上。

  那个带头的【无极荣耀】妖怪咬着牙还想撑起来,结果他刚把身体撑起来。双手却突然感觉一沉,两条胳膊都直接插进了土里,身体又变成平贴着地面

  了。“你……你到底用的【无极荣耀】什么妖法?”

  银雪被气笑了。“妖法?你们就是【无极荣耀】妖魔,居然还问我用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什么妖法?我这可是【无极荣耀】最纯正的【无极荣耀】天地玄术,你们居然说我练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妖法?”

  “仙术就仙术吗,还什么天地玄术,神仙有什么了不起地啊?”那个家伙嘴到是【无极荣耀】挺硬。

  银雪道:“我这可不是【无极荣耀】仙术。仙术比我的【无极荣耀】天地玄术要落后的【无极荣耀】多,根本没有这么大的【无极荣耀】威力,你们也太小看我了!”

  “你不是【无极荣耀】神仙?”总算那家伙还不太笨,听出了话中的【无极荣耀】关键。

  不等银雪说话,我先开口道:“如果我们是【无极荣耀】神仙,你认为你现在还有机会说话吗?”

  “误会误会!”那个家伙连忙解释:“最近天庭查的【无极荣耀】紧,我们也是【无极荣耀】没办法,不想冲撞了友人。实在是【无极荣耀】抱歉了。”

  “知道是【无极荣耀】误会就好。”我示意银雪放开他们,银雪把手一收,那些妖魔立刻就从地上弹了起来。“我是【无极荣耀】来进水虚的【无极荣耀】,带我们去见他,或者

  通知他到这里来接我们都可以。”

  “是【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这就派人去。”那个带头的【无极荣耀】家伙立刻转身叫了一个速度快地小妖回去报告。然后热情的【无极荣耀】道:“不知道您怎么称呼啊?”

  “你是【无极荣耀】最近才加入的【无极荣耀】吗?”

  “是【无极荣耀】啊!”那个妖魔很惊讶的【无极荣耀】说道:“我才加入几个月而已,难道您连这个也能看出来?”

  “妖殿的【无极荣耀】人几乎都认识我,你们却没一个认识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新加入地是【无极荣耀】什么?”

  “哦,原来是【无极荣耀】这样啊!那看来您是【无极荣耀】我们妖魔的【无极荣耀】老朋友了!其实我们妖殿最近扩充的【无极荣耀】很厉害,新人占了大多数,以前那些老成员现在都成指

  挥官了,他们是【无极荣耀】不会到这种外围地区来的【无极荣耀】。”

  “原来如此。”我正说着就看到远方来了四道光芒,然后一起射到我们面前变成了四个人。“原来是【无极荣耀】四大护法到了啊?现在生意做大了,

  想见你们一面还真是【无极荣耀】难啊!”

  “紫日大人你就不要再羞辱我们了!”水虚一脸的【无极荣耀】愁容。“算了。这里也不是【无极荣耀】谈话的【无极荣耀】地方。跟我来吧!”水虚说完又转眼打量了一下银雪

  ,眼中显出相当惊讶的【无极荣耀】表情。“这位是【无极荣耀】……?”

  “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新任守护神兽。”

  “小妖这里有礼了。见过守护神兽大人。”四大护法一起弯妖行礼,这到不是【无极荣耀】做假的【无极荣耀】。水虚他们四个毕竟是【无极荣耀】妖魔的【无极荣耀】护法,实力并不太低,

  至少他们能感觉地到银雪地力量已经强大到超越这山中任何存在的【无极荣耀】地步了。其实他地感觉并不正确,银雪其实没那么强,水虚他们感应到的【无极荣耀】应

  该是【无极荣耀】白虎、玄武和银雪三个人的【无极荣耀】总力量,只不过现在银雪是【无极荣耀】伪装,所有力量都是【无极荣耀】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无极荣耀】,所以才会感觉这么可怕的【无极荣耀】力量。

  白虎和玄武都可以单挑大轮冥王,银雪的【无极荣耀】实力可能还要高一点,现在三个人加一起,这力量确实是【无极荣耀】已经到了下位神的【无极荣耀】颠峰了,再向前迈一

  步就是【无极荣耀】上位神的【无极荣耀】实力,这样可怕的【无极荣耀】力量水虚他们还能站在这里没瘫下去就已经说明他们见识广博了。不过那些要妖都没这么大反应,因为他们

  的【无极荣耀】实力连感觉到这力量地可怕都做不到。这就好象一个现代人会被别人用炸弹威胁。但原始人就绝对不会,不是【无极荣耀】因为他们比现代人强多少,而

  是【无极荣耀】因为他们根本都不知道炸弹的【无极荣耀】威力有多么可怕。

  被四大护法带到他们休息的【无极荣耀】地方时我发现情况似乎有些不对,于是【无极荣耀】便开口问道:“水虚,你们怎么把我带到这里来了?你们的【无极荣耀】会议室呢?

  难道这里不是【无极荣耀】你们以后的【无极荣耀】据点?连会议室都没建?”

  水虚给我们倒上茶水之后坐在椅子上叹了口气,他旁边的【无极荣耀】三位也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表情。要知道这样地情况发生在他们的【无极荣耀】身上真地是【无极荣耀】非常的【无极荣耀】奇怪。

  四大护法中水虚是【无极荣耀】主要的【无极荣耀】外交人员,他愁眉苦脸到是【无极荣耀】还可以接受。但另外三位就不正常了。琼霖这位帅哥一向都是【无极荣耀】冒充冰山的【无极荣耀】角色,所谓喜怒

  不行于色就是【无极荣耀】指他这样的【无极荣耀】。银谣的【无极荣耀】性格非常火辣。完全就是【无极荣耀】放荡型的【无极荣耀】御姐,她这样地性格基本上是【无极荣耀】不会出现情绪低沉的【无极荣耀】时刻的【无极荣耀】,偏偏她现在还

  就是【无极荣耀】非常的【无极荣耀】低沉。最后一个就是【无极荣耀】毕陀,这家伙属于那种光长肌肉不长大脑的【无极荣耀】类型,所谓傻儿不知愁滋味,就是【无极荣耀】说的【无极荣耀】他这样的【无极荣耀】人。可是【无极荣耀】现在,这

  不该出现这种表情的【无极荣耀】三位也都和水虚一个表情。那就只能说是【无极荣耀】他们遇到了某种极端不好地事情。

  “到底怎么了,你们到是【无极荣耀】说话呀?”

  水虚唉声叹气了好半天才摇着头说道:“引狼入室,引狼入室啊!”

  “引狼入室?”我眼睛一转就明白了个大概。“你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大轮冥王和通天教主?”

  “不错,就是【无极荣耀】他们。”银谣接着水虚的【无极荣耀】话道:“我们本来和妖王是【无极荣耀】打算把他们拉入我们的【无极荣耀】集团增加实力的【无极荣耀】,可没想到他们自己带来了太多

  的【无极荣耀】人,反到把我们变成了少数派。妖王在上次地天庭清剿战中受了伤,法力又被一直困在天庭拿不回来,所以一直就矮他们一截。这次袭击天

  庭……!你知道这事吧?”

  白虎的【无极荣耀】眼睛一亮,差点被发现。我赶紧把他抱过来放在自己腿上,并用手盖在他的【无极荣耀】脑袋上,顺便把他的【无极荣耀】眼睛也挡了起来。“这次事情我是【无极荣耀】

  知道的【无极荣耀】,听说妖王的【无极荣耀】法力被偷回来了,这你们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啊?”

  “高兴什么啊?”银谣道:“他们是【无极荣耀】把法力拿回来了。却说什么他们拼命去抢,功劳最大,所以法力他们要各拿三分之一。我王本来就不

  如他们,被分三分之二出去差距就会更大,自然是【无极荣耀】不肯,结果最后他们居然动手把我王给……!”

  “难道被杀了?”我惊讶的【无极荣耀】问道。

  “比那更狠。我王被吸收了!”

  “吸收?你是【无极荣耀】说把法力重新凝结吞噬掉?”银雪问道。

  “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水虚道:“我王没了,我们妖魔的【无极荣耀】地位就更低了,现在完全变成了人家使唤的【无极荣耀】炮灰。我们四个现在也被降级成了四个妖魔分队

  地队长,每人手下只管着十万妖兵,连妖魔总量地百分之一都不到。现在大轮冥王已经正式称妖王。帝号就叫孔雀王。通天教主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一字并

  肩王。帝号通天神王。他们自己带来地手下做了护法和使者,而我们……!”

  这才个把月不见。没想到四大护法居然混到这个地步,真是【无极荣耀】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啊!这也变的【无极荣耀】太快了点吧?“那你们现在起不是【无极荣耀】变成普

  通妖魔了吗?”

  “那有什么办法呢!”水虚道:“没有妖王顶着,我们的【无极荣耀】地位越来越低,地脉的【无极荣耀】灵气我们也不能去吸,只能在地脉外面接受一点散发出来

  的【无极荣耀】灵气,这么长时间修为几乎就没有提高!”

  地脉这东西就像地下河,而地脉的【无极荣耀】出口就像喷泉,妖王和护法本来是【无极荣耀】可以直接坐在喷泉上吸收的【无极荣耀】,小妖则只能在外面接收一点扩散出来的【无极荣耀】

  灵气,相比之下当然是【无极荣耀】直接坐在泉眼之上吸收地更快一些了。水虚他们本来是【无极荣耀】四大护法。的【无极荣耀】确是【无极荣耀】享有这样的【无极荣耀】权利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现在却彻底完蛋了。

  他们被贬为普通妖魔,根本进不了灵洞,只能在外面吸收一点扩散出来的【无极荣耀】灵气,实力只会和那些通天教主以及大轮冥王的【无极荣耀】亲信越拉越大,根本

  没有出头之日了!

  “你们也混的【无极荣耀】太惨了点吧?”银雪都忍不住问道。

  水虚无奈地摇着头:“自作孽不可活啊!”说着他就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都是【无极荣耀】我这张臭嘴,我当初干什么要劝妖王让他们加入啊!”

  说完他又开始左右开工。打了自己十几个耳光,最后被身边的【无极荣耀】银谣和琼霖给拉住才停下来。

  水虚这样懊恼也是【无极荣耀】正常地。本来按照我给他们安排的【无极荣耀】路线。妖魔和天庭已经联手扫荡过一次佛门的【无极荣耀】领地,如果他们继续执行这个计划,那

  么妖魔和天庭之间的【无极荣耀】关系就会进一步融洽起来。就算不能成为风光的【无极荣耀】第一大势力,起码可以在天庭之下做个第二,可是【无极荣耀】现在到好。大轮冥王和

  通天教主一力赞成妖魔攻击天庭争个长短,结果妖王被害,四大护法成了普通妖魔。就算争夺第一势力的【无极荣耀】桂冠成功,那也只是【无极荣耀】大轮冥王和通天

  教主的【无极荣耀】成功,和他们这些妖魔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还是【无极荣耀】最底层地存在,一样要看人脸色,而且比以前更赤luo裸的【无极荣耀】毫无遮挡。天庭起码还承认

  他们是【无极荣耀】独立的【无极荣耀】势力,而且天庭至少会分一些灵脉给他们用,不至于搞到现在这个地步。

  我用手点了下白虎的【无极荣耀】脑袋。小声的【无极荣耀】对他道:“有办法侦察到附近的【无极荣耀】情况吗?”

  “你要干什么?”挂在我身上冒充甲片的【无极荣耀】玄武听到了我的【无极荣耀】话小声问道。

  白虎也道:“这里没有监听法术,但是【无极荣耀】山洞外面有一只身上带着佛光地妖魔在偷听,应该是【无极荣耀】大轮冥王的【无极荣耀】人。”

  我微微点头道:“把那个家伙干掉,让这个洞隐蔽起来,我们要谈重要的【无极荣耀】事情了。”

  “我来吧。”玄武话刚说完,外面那个在透听的【无极荣耀】小妖怪突然惨叫着飞了进来。然后山洞的【无极荣耀】入口整个坍塌了下来,把那个小妖怪砸死在了里

  面,同时把洞口也给堵住了。白虎从我的【无极荣耀】身上跳了下去,刚一落到地上就迅速扩大并变回了人形,洞内四壁被他加上了一层淡淡地白色光影。

  “你你你……你是【无极荣耀】圣兽白虎?”水虚吓的【无极荣耀】连退三步,结果绊到了椅子,一下坐到了椅子上连椅子也给带翻了。银谣脸上还带着泪痕僵在那

  里,张着嘴巴不知道该干什么了。琼霖一脸的【无极荣耀】紧张,头上冷汗直冒,毕陀则是【无极荣耀】直接亮出了一身肌肉摆出准备打架的【无极荣耀】姿态。只是【无极荣耀】他那颤抖的【无极荣耀】双腿

  实在没什么威慑力。现在的【无极荣耀】妖魔已经不是【无极荣耀】被装入乾坤葫芦之前的【无极荣耀】那些妖魔了。在他们被装入乾坤葫芦的【无极荣耀】这段时间,别的【无极荣耀】妖魔和神兽都已经大幅

  度进步了。可他们却还停留在以前的【无极荣耀】实力上,所以他们和白虎这个级别地存在有着巨大地差距。只要人家想动手,他们根本就没有生还的【无极荣耀】可能

  。

  “别怕,我们不是【无极荣耀】来剿灭妖魔地。”银雪平淡的【无极荣耀】一句话让四位护法都稍微冷静了一点,只要不是【无极荣耀】傻瓜都该知道我们没有骗人的【无极荣耀】必要。一个

  白虎就够吓人的【无极荣耀】了,旁边还有银雪这个不明身份的【无极荣耀】高手,真要打算动手他们四个恐怕连害怕的【无极荣耀】机会都不会有就已经形神俱灭了。

  就在他们从惊吓中回过神来的【无极荣耀】当口玄武也从我的【无极荣耀】身上掉了下来,然后变回了人形,结果又把他们四个吓的【无极荣耀】坐到了地上。大轮冥王和通天教

  主两个家伙就把他们搞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这里一下出了三位仅比那两位弱一丝的【无极荣耀】高手,说不害怕肯定是【无极荣耀】假的【无极荣耀】。

  “你们这是【无极荣耀】要干什么?”四个人都紧张的【无极荣耀】看着我们。

  我笑着对白虎他们道:“你们二位先找地方坐一下,别吓唬小朋友了!”白虎和玄武笑了笑。然后地下自动长出了两块岩石,他们各自找

  了一块坐了上去。我转过来重新对他们四个道:“现在我们来谈正事吧!既然你们四位已经混到了这个地步,那我反到是【无极荣耀】省了不少事情,起码

  不用和你们拐弯抹角了。”

  “你是【无极荣耀】什么意思?”

  “意思很简单。”我戏谑的【无极荣耀】看着他们四个。“难道在这种情况下你们四位对这个妖殿还存在什么幻想吗?”

  他们四个都愣了一下,然后一起摇了摇头。

  我微笑着道:“那就是【无极荣耀】说只要我能帮你们摆脱现在地状况,你们其实并不介意叛离这个实际上已经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的【无极荣耀】妖殿是【无极荣耀】吗?”

  银谣迅速的【无极荣耀】说道:“你只要能让我们离开妖殿就可以,在这里我们虽然还各掌握着十万妖兵。但我们手里这些其实都是【无极荣耀】些老弱病残,而且

  其中很大一部分还不听我们指挥。我们不过是【无极荣耀】群空架子罢了!”

  “那就好。”我突然收起了笑脸,很郑重的【无极荣耀】道:“下面要和你们说的【无极荣耀】事情是【无极荣耀】明显对妖殿不利的【无极荣耀】,如果你们不想知道,可以现在就离开,但

  如果你们听了之后却不响应的【无极荣耀】话……!”我用眼睛向坐在坍塌洞口地白虎和玄武瞟了瞟。四位护法一起不自觉的【无极荣耀】看了过去,然后咕咚一声,齐

  齐地咽了口唾沫!看来他们已经很明白我的【无极荣耀】意思了。

  我再次恢复和蔼的【无极荣耀】笑容道:“别那么紧张吗!大家都是【无极荣耀】朋友。我是【无极荣耀】不会忘记你们的【无极荣耀】。”说着我向旁边的【无极荣耀】白虎使了眼色。

  白虎到是【无极荣耀】反应快,立刻道:“玉帝已经同意了紫日神君的【无极荣耀】要求,妖魔之中也不全都是【无极荣耀】邪恶之辈,紫日神君有权从其中挑选部分人员,只要

  他们不反抗天庭,就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放过他们。”

  “真的【无极荣耀】?”水虚几乎扑到我身上来。

  “你觉得圣兽白虎有撒谎地可能吗?”我反问道。

  水虚乐呵呵的【无极荣耀】坐回去道:“那你们说吧?到底要我们干什么?反正我王已经死了,这个妖殿也已经和我们无关了。只要你们不是【无极荣耀】要我自杀

  。干什么都行。”

  我点点头道:“那么你们知道几天前的【无极荣耀】那次抢劫事件吗?”

  水虚点点头。“知道。他们趁天庭袭击佛门的【无极荣耀】时候去抢了天庭的【无极荣耀】内库,好象还弄回来了两块很不得了的【无极荣耀】东西。”

  白虎和玄武一听就激动的【无极荣耀】站了起来。“你们知道那东西在什么地方吗?”

  水虚摇了摇头:“你们也看到了,我们四个现在被排挤到了这个地步,能知道抢到了好东西已经很难得了!他们又怎么会把放这么重要的【无极荣耀】

  东西地地点告诉我们呢?”

  我立刻问道:“那你们能查到吗?”

  水虚想了一下道:“也许能找的【无极荣耀】到,我们毕竟曾是【无极荣耀】妖魔的【无极荣耀】四大护法,之前的【无极荣耀】老兄弟还是【无极荣耀】有几个的【无极荣耀】。要是【无极荣耀】托他们帮忙,说不定能查的【无极荣耀】出来。

  ”

  “这些人可靠吗?”我认真地道:“泄露了秘密的【无极荣耀】话,我有他们三位保护,当然可以全身而退,但你们……?”

  “这个我们知道,只是【无极荣耀】我们希望能把这些帮忙的【无极荣耀】兄弟也一起带出去。”

  “那没问题。”我非常爽快的【无极荣耀】答应了下来,反正我不在乎人多,只担心人少。

  我正说着,玄武忽然道:“有人来了,正在搬洞口的【无极荣耀】石头。”

  我赶紧让大家别紧张。玄武变回了小乌龟的【无极荣耀】样子藏到了我的【无极荣耀】盔甲上。白虎也变成小猫跳到了银雪的【无极荣耀】身上。我走到洞口道:“我们自己把门

  炸开,一会他们进来就说是【无极荣耀】洞口自己塌了。”

  水虚他们点点头。然后白虎喵的【无极荣耀】叫了一声,洞内的【无极荣耀】白光立刻就消失了。那层光有防止外面探察内部情况地作用,别人听不到我们说什么,

  也无法感应到我们在做什么。

  等大家串供完毕之后我抓起洞口地石头就开始往两边扔,由于坍塌的【无极荣耀】部分很少。而且内外都在挖,所以很快就挖出了一条通道。通道刚一

  打通就听见外面一堆人说话地声音,显然来的【无极荣耀】人并不少。我用力一脚把一块比较大的【无极荣耀】石头踢了出去,洞口立刻就恢复了贯通。

  哗啦一片兵器碰撞的【无极荣耀】声音,外面的【无极荣耀】妖魔全都抽出兵器对准了我这边。

  “哎呀,这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啊?”我完全一副无所谓的【无极荣耀】样子从洞里走了出来。“这不是【无极荣耀】大轮冥王吗?就算我不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客人,也没必要这样对我

  吧?”

  山洞外面围了上百人。我能感觉地出来,这些人都不是【无极荣耀】简单角色。他们应该就是【无极荣耀】水虚口中的【无极荣耀】所谓大轮冥王和通天教主地亲信。其中有一个

  略微有些发福的【无极荣耀】中年人就站在大轮冥王的【无极荣耀】身边。从他的【无极荣耀】相貌上判断这个家伙很可能就是【无极荣耀】通天教主。玉帝之前曾给我看过他的【无极荣耀】画像,虽然中国国

  画的【无极荣耀】写实度比较低,但大致还是【无极荣耀】能辨认出来的【无极荣耀】。

  在大轮冥王地身后我还发现了不动冥王和白象王以及金狮王等一些有头有脸的【无极荣耀】妖怪,甚至还让我看到了一个人身蛇尾的【无极荣耀】妖怪。如果她现在

  的【无极荣耀】形象不是【无极荣耀】因为妖力不足进化不完全的【无极荣耀】话,那她很可能就是【无极荣耀】女娲后裔。夜月说过,女娲一族的【无极荣耀】后裔很多,其中大部分已经失去了创造生命的【无极荣耀】法

  力。但基本战斗力依然不低。

  大轮冥王非常不客气的【无极荣耀】看了我一眼,然后道:“这里是【无极荣耀】我们地地盘,你未经通报就擅自进入,我们当然会以为是【无极荣耀】入侵者。”

  “那么现在知道了,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可以散了?”

  “这里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地方,你一个外人在这里发号施令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太唐突了?”通天教主上前一步说道。说着,他又向身边一个穿着僧袍的【无极荣耀】人使了

  个眼色,那个家伙立刻叫嚣着走了过来。“你算什么东西?怎么能这样和教主大人说话。”

  “那么你又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没人教过你礼貌吗?”

  “你敢骂我?”那家伙突然加速冲了上来。然后一拳打向我的【无极荣耀】面门。

  我的【无极荣耀】脑海里响起了玄武的【无极荣耀】声音。“别躲,我帮你挡。”

  轰地一声,那个家伙倒飞出去摔回了通天教主的【无极荣耀】脚下,而我却站在原地动都没动。玄武的【无极荣耀】力量和这家伙当然不能比,我有玄武保护,哪怕

  是【无极荣耀】被打退一步都是【无极荣耀】不应该的【无极荣耀】。

  这个家伙被震飞。附近的【无极荣耀】人立刻喊叫着冲了上来。通天教主之前的【无极荣耀】行为摆明了是【无极荣耀】要给我下马威,现在他的【无极荣耀】手下得到纵容,当然会急于在自

  己的【无极荣耀】老大面前表现一下,所以接二连三的【无极荣耀】一起冲了上来。

  我的【无极荣耀】脑袋里再次响起了玄武地声音。“我现在暂时分了一成地力量给你,你可以使用自己的【无极荣耀】任何攻击方式,其上都会附带我地一成力量。

  ”

  有了玄武的【无极荣耀】话我就放心多了。一成力量虽然不多,但考虑到玄武的【无极荣耀】实力,这一成已经很不得了了。十几个妖魔一起冲了上来,我仅仅想躲

  闪一下,没想到一动腿就到了人群外面。力量突然增大控制上就有些不适应了。好在我的【无极荣耀】大脑有一半是【无极荣耀】电子设备。改几个常量就可以了,习惯

  这种东西对我来说反而是【无极荣耀】最好办的【无极荣耀】。

  再次闪回人群。一拳打在一个妖魔的【无极荣耀】脸上,结果那家伙就像炮弹一样飞了出去。旁边的【无极荣耀】家伙一刀砍了下来,却被我捏住了刀柄,然后用力

  一转,咔嚓一声,这个家伙惨叫着退了出去。仅仅十几秒,冲上来的【无极荣耀】十几个妖魔全都飞了出去。

  “还想来吗?”我现在说话很嚣张,因为我很兴奋。玄武的【无极荣耀】这种力量用起来实在是【无极荣耀】太爽了,这感觉真的【无极荣耀】很容易上瘾。

  通天教主非常生气的【无极荣耀】瞪着我道:“在我们的【无极荣耀】地盘你居然还敢动手伤人,你也欺人太甚了!”说着他居然自己冲了上来,一掌拍向我。

  银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山洞,突然闪到我的【无极荣耀】前面和通天教主对了一掌。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巨响,我被冲击波震地连退了十几步才一屁股坐在

  地上。而那些离的【无极荣耀】更远的【无极荣耀】妖魔则全被扫飞了出去,只有大轮冥王和他身边几个人还跟没事人一样站在原地。银雪被一掌打的【无极荣耀】倒飞回了洞里,轰

  的【无极荣耀】一声巨响,洞底喷出大股灰尘,看样子撞的【无极荣耀】不轻。通天教主这边则是【无极荣耀】连退几十步,然后被白象王扶了一把才勉强站住,但是【无极荣耀】看通天教主的【无极荣耀】脸

  色。似乎也伤到了。

  我刚想回洞里看下银雪怎么样了,她就先跑了出来。不过样子有些狼狈,嘴角还挂着血。银雪和通天教主谁更厉害我不清楚,但不管谁厉

  害,绝对是【无极荣耀】相差不多。刚才这一掌银雪之所以吃亏是【无极荣耀】因为她地特长不是【无极荣耀】肉搏,而是【无极荣耀】法术攻击。这就好象是【无极荣耀】一个法师和一个战斗比肉搏,明摆着

  法师吃亏。

  不过,通天教主这边也没落着好。银雪知道自己肉搏肯定吃亏。但她比通天教主聪明多了。在接掌前的【无极荣耀】瞬间她就把一股力量凝聚成针状,

  然后在对掌地瞬间沿着通天教主的【无极荣耀】法力运行路线逆向射了进去。银雪的【无极荣耀】这股真元沿着通天教主的【无极荣耀】法力线路逆冲,直接命中了他的【无极荣耀】元神,属于内

  伤,所以真比起来,其实刚才还是【无极荣耀】通天教主吃亏比较大。银雪这点外伤不出十分钟就能完全恢复,通天教主却是【无极荣耀】真元受损,没个三五天休想补

  回来。

  被白象王扶住的【无极荣耀】通天教主在大轮冥王身边小声的【无极荣耀】提醒了一句:“注意。高手。”

  大轮冥王看了银雪一眼,然后再看向我。“那么你是【无极荣耀】特意来我妖殿找茬来地?”

  “这里都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人,爱怎么说也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事。我不过是【无极荣耀】来会会老朋友,刚到山洞里就有人炸塌了洞口打算活埋我们,好不容易才爬出来,却

  碰到大轮冥王带着这么多人刀兵相向。我不过才说了两句话,又被这么多人群殴,连一方圣人级别的【无极荣耀】通天教主居然都亲自上阵对我这个小人物

  下手,各位还真是【无极荣耀】大度的【无极荣耀】很、宽容的【无极荣耀】很啊!品性高洁大概就是【无极荣耀】说各位吧?”

  我故意把话反着说,羞的【无极荣耀】大轮冥王和通天教主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无极荣耀】。我其实知道他们是【无极荣耀】什么意思。妖魔刚偷了那两块不知道是【无极荣耀】什么用途地

  玉,他们不知道我知不知道这件事,为了预防万一想把我直接干掉,这样就一了百了了。当然了,这是【无极荣耀】他们的【无极荣耀】想法,我站在自己的【无极荣耀】立场上当然

  不能为他们考虑。所以我还得说我的【无极荣耀】做我的【无极荣耀】。

  “没话说了吗?”趁对方气的【无极荣耀】不知道怎么说地时候我继续道:“妖殿已经不是【无极荣耀】以前那个妖殿了。我和各位也谈不上是【无极荣耀】一路人,我们只是【无极荣耀】外

  人。所以不用拉关系讲情面。其实我很喜欢这样,因为这样我可以把很多事情都说的【无极荣耀】直接一点。”

  “直接?你还不够直接吗?”大轮冥王生气的【无极荣耀】说道。

  我理所当然的【无极荣耀】点点头:“当然不够直接。现在才是【无极荣耀】真正直接的【无极荣耀】开始。我要非常直接的【无极荣耀】告诉你们,我,不是【无极荣耀】你们可以随便欺负的【无极荣耀】。朋友之间

  占点便宜我不计较,但你们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朋友,所以不能占我便宜。你们可以不理睬我,但一旦和我有了交集,就应该保持基本的【无极荣耀】礼仪,起码要把

  我们放在对等的【无极荣耀】位置上,我,不是【无极荣耀】你们可以随便羞辱地。佛门很强,可我们也照样把它踏平了。紫云山现在是【无极荣耀】真地跟着我姓紫了,接引和如来

  也被吓的【无极荣耀】不敢回来了,而你们,你们妖殿,难道就真地有佛门那样的【无极荣耀】实力吗?”我寒着脸道:“所以,在搞清楚自己的【无极荣耀】定位之前不要在我面前

  装老大。”

  我突然指着大轮冥王道:“在佛门你混不到首领的【无极荣耀】位置,知道为什么吗?不是【无极荣耀】因为你不如大日如来法力高强,而是【无极荣耀】因为你不会做人,你没

  有领导者的【无极荣耀】气度和能力,所以就算没有大日如来你也成不了佛门领袖。”说着我又指向通天教主。“你也一样。凭着那种叛逆的【无极荣耀】性格你就以为

  自己天下无敌了吗?你的【无极荣耀】师兄们确实不如你法力高强,但你知道洪钧教主为什么不喜欢你吗?因为你锋芒太露。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所以没人

  肯和你合作,三界之内除了这个没有领导才能的【无极荣耀】大轮冥王,还有谁和你合作过?”

  这口气骂的【无极荣耀】真过瘾,不过我可不全是【无极荣耀】为了自己爽快。我这是【无极荣耀】在争取时间,因为我的【无极荣耀】玫瑰藤和开拓者正在地面下帮水虚打洞离开,他们现在

  被堵在洞里可不是【无极荣耀】好事。再说,现在我们在这里吸引火力,他们去调查那玉的【无极荣耀】下落就更方便一些了。要是【无极荣耀】能趁这个机会把玉偷出来那就更爽了

  。

  银雪一开始出来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就已经让玫瑰藤在打洞了,而且白虎也跟着水虚他们一起去了,趁妖殿的【无极荣耀】高手都在这里,白虎和水虚配合,想搞

  到那两块玉的【无极荣耀】下落应该不难。

  “你……你……你……”大轮冥王指着我气的【无极荣耀】说了好几个你,可就是【无极荣耀】你不出来什么东西。诽谤并不能让人真的【无极荣耀】生气,最让人气愤的【无极荣耀】应该是【无极荣耀】

  对事实的【无极荣耀】指责,这种情况可以理解为恼羞成怒,而且是【无极荣耀】最严重的【无极荣耀】那种。

  通天教主也咬着牙说道:“你很勇敢。不过,你就快死了。虽然你身边那位很厉害,但我们这里可不是【无极荣耀】只有一个人,你一样会死在这里。

  ”

  “我有说我只带了一个保镖过来吗?”我说着把玄武拿了下来往旁边一扔,玄武刚一落地立刻就变成了人类形态。

  “圣兽玄武!”大轮冥王几乎是【无极荣耀】咬牙切齿的【无极荣耀】喊出来的【无极荣耀】。

  玄武虽然看起来憨憨的【无极荣耀】,似乎是【无极荣耀】个老实人,其实这家伙一点都不老实,反而是【无极荣耀】非常的【无极荣耀】聪明。玄武一落地立刻就开口道:“我今天还真是【无极荣耀】大

  开眼界啊!本来以为一方霸主级别的【无极荣耀】人物至少应该有相应的【无极荣耀】气度才对,没想到居然会是【无极荣耀】这样一个情况。难怪妖魔成不了气候呢!”

  “哼,圣兽算什么,我大轮冥王根本不放在眼里。”

  “不放在眼里就不放在眼里吧,反正我们也不喜欢被别人放在眼睛里。”玄武嘲讽的【无极荣耀】说道:“眼睛里连沙子都揉不进去,放我们这么大个

  人在里面不是【无极荣耀】要疼死啊?你的【无极荣耀】眼里根本就没有什么能放的【无极荣耀】下的【无极荣耀】东西,天地都不在你的【无极荣耀】眼里,我自认为还没有天地形象高大,不被你放在眼里也

  没什么丢人的【无极荣耀】。”

  “没想到玄武也是【无极荣耀】一副好牙口。”大轮冥王狠狠的【无极荣耀】盯着我们道:“你们不仁在先,可别怪我们人多欺负人少。”

  玄武把手往地上一按,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圆环出现在了我们的【无极荣耀】脚下。“你难道不知道我们四圣兽是【无极荣耀】可以随意传送的【无极荣耀】吗?如果我们四个同时出现在

  这里,你认为你还有希望占到便宜吗?”看到对方脸上的【无极荣耀】犹豫,玄武又加了一句:“那好吧!就算你们能占到便宜,但是【无极荣耀】你认为你能摆脱时间

  规则吗?”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