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五卷 第十八章 镜卫

第十五卷 第十八章 镜卫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诶?这个……?”

  “镜子?”

  大门后不能说是【无极荣耀】什么都没有,但却也和没有差不多。紧贴着那道滑向侧面的【无极荣耀】大门后就是【无极荣耀】一面和门一样宽的【无极荣耀】镜子,而在我们把镜子搬出来之后终于确定了这镜子并不是【无极荣耀】另外一道大门,因为它后面就是【无极荣耀】真正的【无极荣耀】树干了,根本就没路可走了。

  “这个要怎么办?”小龙女指着镜子问我。

  我转身向他们摊开手表示无可奈何,然后再次看向了镜子。这是【无极荣耀】面水晶材质的【无极荣耀】椭圆形长镜,镜子本身带就有支架,可以独立放置。在镜子的【无极荣耀】边缘有带花纹的【无极荣耀】金属装饰边框。

  这是【无极荣耀】很漂亮的【无极荣耀】一面镜子,可我不知道为什么要用这么隐秘的【无极荣耀】方法来藏一面镜子。我站在镜子前看着镜中的【无极荣耀】自己发呆,最后还是【无极荣耀】无可奈何的【无极荣耀】笑了笑,然后转身准备去想别的【无极荣耀】办法,可我刚转过身就看到小龙女他们指着我的【无极荣耀】身边满脸惊讶的【无极荣耀】表情似乎要喊什么。我只来及转过脑袋就被一只手抓住了。这是【无极荣耀】从镜子里伸出来的【无极荣耀】手,而且就是【无极荣耀】镜中的【无极荣耀】那个我的【无极荣耀】手,只是【无极荣耀】现在他的【无极荣耀】动作明显和我不一样。我都没来及反抗就被一股巨力给拉向了镜子。我本能的【无极荣耀】用手挡在面前想抵抗冲撞,结果当我接触到镜面的【无极荣耀】时候却只感觉到一种进入水面的【无极荣耀】感觉,接着整个人就穿过了镜面摔进了镜子里面的【无极荣耀】世界。

  “主人。”小龙女惊叫跑过来拉我,结果也被一起带了进去。后面的【无极荣耀】魔宠一个也没跑掉,一个拉一个全都摔了进去。

  “靠!快下来!”我在最下面喊叫着。

  “啊!不好意思!”小龙女和艾美尼斯赶紧从我身上跳了下来。

  “这是【无极荣耀】什么地方啊?”小龙女看了看周围地环境问道。

  我从地上爬起来道:“显然这是【无极荣耀】镜子里的【无极荣耀】世界,你不觉得这和我们进来的【无极荣耀】地方很像吗?”

  艾美尼斯道:“不管是【无极荣耀】什么地方,反正这里是【无极荣耀】个真实的【无极荣耀】世界,我没有感觉到任何幻象的【无极荣耀】力量。”

  “那才更麻烦。”小龙女道:“我们最好先回去。”

  “我想你们应该回不去了。”声音出现在我们的【无极荣耀】背后,吓的【无极荣耀】我们一起跳了出去。只见我们进来地那个镜子前面站着三个人,而他们的【无极荣耀】相貌就是【无极荣耀】我和小龙女以及艾美尼斯。魔法镜基本都可以复制进入者地外貌。这点到是【无极荣耀】不奇怪,就是【无极荣耀】不知道这面镜子有没有我们行会那面那么变态。

  本行会可还挂着一面我从大地母神殿带回来的【无极荣耀】魔法镜。只要有足够的【无极荣耀】能量,那东西能复制出任何人的【无极荣耀】复制体,而且复制体的【无极荣耀】实力和行为都会和本体一模一样,很难对付。但是【无极荣耀】那种级别的【无极荣耀】镜子应该不会有完全一样的【无极荣耀】存在,所以这面镜子地能力应该不会是【无极荣耀】复制这么简单。再说摹疚藜僖壳面镜子也没办法把人装进镜子里面。

  “你们是【无极荣耀】复制体?”我试探性的【无极荣耀】问道,而心里则在通知幻影检查魔网震动情况,对方如果不是【无极荣耀】本体就一定会有个本体在遥控。那么只要监视魔网的【无极荣耀】变化就应该能确定本体的【无极荣耀】真正位置。

  “我们可不是【无极荣耀】复制体。”对方回答的【无极荣耀】时候幻影已经向我报告没有发现魔网变化,也就是【无极荣耀】说这些家伙不是【无极荣耀】幻象,而是【无极荣耀】真东西,他们仅仅是【无极荣耀】变化了外形而已。

  “你们只有三个人,就算能变成我们的【无极荣耀】样子又怎么样?”小龙女道:“我们是【无极荣耀】主人的【无极荣耀】魔宠,你根本没办法弄乱我们之间的【无极荣耀】联系。”主人要是【无极荣耀】连魔宠都认不出来就该死了,毕竟我是【无极荣耀】可以从魔宠那得到意识反馈地,所以光靠外貌是【无极荣耀】无法迷惑我们的【无极荣耀】。

  对方笑了起来。“留下你们不一定要打败你们啊!”说着其中那个变成我的【无极荣耀】家伙突然向后一拳打了过去:“这样也可以。”乒的【无极荣耀】一声响。那面镜子在我们面前被砸的【无极荣耀】粉碎,水晶片掉了一地,连金属框架都扭曲变形的【无极荣耀】不成样子了。

  “你……!”

  “哈哈哈哈……我说过,要留下你们不一定要打败你们啊。”假冒我地家伙身上突然流过一道弧光,然后他就变了一个样子。现在这个家伙变成了一个全身都穿着闪亮的【无极荣耀】镜子般铠甲的【无极荣耀】战士,他那一身水晶甲亮的【无极荣耀】让人根本无法直视他。“没有了幻镜我们就不能模拟地面的【无极荣耀】相貌了。但这不妨碍我们干掉你们。”那个家伙得意扬扬的【无极荣耀】说道。在他说话的【无极荣耀】同时他身边的【无极荣耀】两个人也都变了样子,不过那两个家伙并不是【无极荣耀】女性,而是【无极荣耀】和他一样也是【无极荣耀】男性。他们三个的【无极荣耀】铠甲全都一样,看起来这种闪亮的【无极荣耀】铠甲就是【无极荣耀】专门用来配合那面镜子使用地。

  “想死就直说。”小龙女抬手就是【无极荣耀】一道青光射了出去,对方被吓了一跳,但结果却是【无极荣耀】我们被吓了一跳,因为青光命中了带头地那个家伙之后又弹了回来,幸好角度不对,从我们中间擦了过去把背后一棵大树给炸的【无极荣耀】连灰都没剩下。

  “是【无极荣耀】魔法反射。”我马上就认出了他们地特殊能力。

  “嘿嘿,乖乖受死吧。”那三个人得意的【无极荣耀】拿着武器准备冲上来解决我们。

  “魔法发射很了不起吗?”凤龙空间在我身边打开。艾美尼斯她们都跳了回去。一只巨大的【无极荣耀】钳子从凤龙空间中伸了出来,正好夹住冲在最前面的【无极荣耀】那个家伙。

  红刺迅速从空间中冲了出来。被他的【无极荣耀】钳子夹住的【无极荣耀】家伙拼命的【无极荣耀】挣扎了起来,可是【无极荣耀】却完全无法撼动红刺那相对他来说像小山包一样的【无极荣耀】铁钳。坦克紧跟着红刺冲出了凤龙空间,旁边的【无极荣耀】家伙折反回来一剑砍向红刺的【无极荣耀】关节想把钳子砍下来,结果却听到了当的【无极荣耀】一声响。重剑在红刺地外壳上擦出了一溜火星,却完全无法深入内部分毫。

  “靠,居然这么硬!”那家伙落地后立刻反身弹了出去,可惜他刚弹起来就被一团白色的【无极荣耀】东西给命中了。那家伙先开始以为自己完蛋了,没想到命中自己的【无极荣耀】东西居然软绵绵的【无极荣耀】毫无力量,可是【无极荣耀】他还没来及高兴就感觉到那团东西突然牵引着他向前飞了出去。

  跟在坦克后面的【无极荣耀】镰刀使用蜘蛛丝将这个家伙给拉了回去,丝线迅速拖拽着那个家伙飞回了镰刀的【无极荣耀】身边。然后那个家伙就在惨叫声中被镰刀闪电般的【无极荣耀】裹成了木乃伊。

  最后一个家伙发现情况不秒立刻掉头就跑,结果却听到背后一阵大树折断地声音离自己越来越近。他想加速却无论如何也跑不过后面那家伙。感觉对方实在太近,他只得转身准备迎战,结果却只看到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山一般地黑影扑面而来,然后他就和黑影来了个亲密接触,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坦克用一只前肢倒提着那个家伙返回了我们身边,而我们面前则是【无极荣耀】一条被坦克撞出来的【无极荣耀】通道,这条通道上的【无极荣耀】大树全都歪歪斜斜的【无极荣耀】倒向两边。看起来要多乱有多乱。

  “快放了我。”被红刺夹着的【无极荣耀】家伙还在那里大喊着。

  “呜呜呜……”被捆成木乃伊的【无极荣耀】家伙像个大蚕蛹一样在地上一躬一躬的【无极荣耀】向前挪,从蛛丝里面还传出了一些听不清楚地哼哼声。至于最后一位,搞不好已经被撞成脑震荡了。刚刚那家伙是【无极荣耀】打算回身抵挡攻击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他没想到追他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坦克,因为他不认为坦克这么大的【无极荣耀】个头能在森林里跑这么快,结果就是【无极荣耀】他一回身就被坦克的【无极荣耀】大脑袋撞上了。作为以防御出名的【无极荣耀】生物,坦克的【无极荣耀】脑袋前面可是【无极荣耀】有撞角的【无极荣耀】,坦克还曾用那东西撞穿过城墙。而显然这家伙地脑袋远没有城墙结实,没被当场撞的【无极荣耀】七窍喷血而亡已经应该感谢坦克刹车及时了。

  红刺把自己钳子里的【无极荣耀】家伙扔向镰刀,然后镰刀用蛛丝把他也给打包了。为了预防万一,那个昏迷的【无极荣耀】家伙我们也没放过,一样打包处理。最后三个家伙被放成了一排,镰刀用蜘蛛丝在两边的【无极荣耀】树上拉了根横着的【无极荣耀】丝。然后把他们三个一起挂了上去。我在他们地脸部位置撕开了一个口子,方便我们审问。

  “说。你们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人?”我对着那个之前被红刺抓住的【无极荣耀】家伙问道。

  “我是【无极荣耀】不会说的【无极荣耀】。”那个家伙非常硬气的【无极荣耀】回答道。“你你你……你要干什么?”本来很硬气的【无极荣耀】家伙忽然发现我正在把玩着一根起码有一尺长的【无极荣耀】钢针。针尖上那闪亮的【无极荣耀】银白色液体让他身上的【无极荣耀】寒毛都立了起来。除了高级毒素和水银,没有什么液体会是【无极荣耀】银白色的【无极荣耀】,而这两种东西显然都不太能让人接受。

  我邪笑着走到那家伙的【无极荣耀】身边,然后拿着那根针在他面前比画了起来。“别紧张,我只是【无极荣耀】想让你体验一下无上地乐趣罢了。”

  “乐趣?”那家伙立刻拼命地挣扎了起来,不过由于他是【无极荣耀】挂在空中的【无极荣耀】,所以除了搞地自己来回晃荡了起来之外完全没有别的【无极荣耀】作用。“我不喜欢**,不要你的【无极荣耀】乐趣。”

  “嘿嘿,你小子思想够邪恶的【无极荣耀】啊!我可不是【无极荣耀】要和你玩**。我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想让你体验一下无上的【无极荣耀】乐趣。知道吗?这针头上的【无极荣耀】液体叫极乐浆。只要一点点就能让巨龙活活笑死。不过你显然比巨龙要强壮。所以我多用了点,你会连续笑上四十多个小时。最后笑到身体抽筋呼吸衰竭而亡。感觉如何?”

  “不要,绝对不要!”

  “哦,原来你不喜欢啊!”我做思想状。“那就不用这个了。”

  “呼。”那家伙长出了一口气。

  “我们用这个。”我又拿出了一根表面发黄的【无极荣耀】针。

  “这又是【无极荣耀】什么啊?”

  “这是【无极荣耀】万蚁钻心针,本行会各大药店有售,五十水晶币一根。只要见血就可以生效,被刺的【无极荣耀】人会全身七痒难忍,然后你就会拼命的【无极荣耀】挠,直到把自己全身抓的【无极荣耀】稀烂,最后会因为心脏觉得特别痒而扒开自己的【无极荣耀】胸口去抓痒。哦对了,胸口抓开你就死了。所以你千万不能挠心脏哦!痒就让他痒吧!大丈夫流血不流泪,流血都不怕,痒一点算什么?你说我说地是【无极荣耀】吧?诶?你怎么不回答我啊?”

  那个家伙现在已经脸色发青,只剩发抖的【无极荣耀】份了。看样子已经快被我折磨的【无极荣耀】精神崩溃了。

  “喂,你抖什么啊?快说喜欢哪种啊?要是【无极荣耀】你还不满意。”我从背后拿了一把针出来,然后轻轻一撵那些针就成扇形排列在了我的【无极荣耀】手里。“这还有很多备用选择,你到是【无极荣耀】选一种啊?喂?快说啊?你别晕啊!”

  这个家伙终于晕过去了。不过我立刻微笑着缓缓的【无极荣耀】把脸转向了旁边那个家伙。

  “我投降,我招供。你要问什么都行,求你被扎我!”那个家伙刚才已经目睹了身边同伴的【无极荣耀】遭遇,现在已经在崩溃的【无极荣耀】边缘了。

  我微笑着拿出一根针走到他面前晃动着那根针。“先告诉我你们是【无极荣耀】什么人?”

  “我们是【无极荣耀】魔镜武士。”

  “魔镜武士?没听过。”

  “就是【无极荣耀】和魔镜一起诞生地守护战士,不过我们已经足够强大了,所以已经具备了独立离开镜子空间的【无极荣耀】能力。不过,因为镜子目前还是【无极荣耀】无主地东西,所以我们暂时还被镜子的【无极荣耀】契约困在这里。”

  我点点头:“你们之前为什么袭击我们?”

  那个家伙道:“我们想把你们抓到魔镜塔把魔镜摹疚藜僖棵走。这样魔镜就成了有主的【无极荣耀】东西,我们就可以脱离这里获得自由了!”

  “你们难道不用效忠镜子的【无极荣耀】主人吗?”

  “我们为什么要效忠镜子的【无极荣耀】主人?”

  “诶……这个……!那你们有什么能力吗?”

  “能力?”那个家伙道:“除了魔法反射,我们还可以变成别人的【无极荣耀】想象,而且任何破除幻象的【无极荣耀】力量都无法对我们地变形起作用。不过这种变形只是【无极荣耀】模拟外貌和声音,不能把魔力波动也改过去,而且也无法获得对方的【无极荣耀】能力。不过我们的【无极荣耀】这个技能如果用来变成战场周围的【无极荣耀】环境也很好用的【无极荣耀】,只要敌人无法发现我们就肯定会被我们偷袭。”

  我点点头:“很实用的【无极荣耀】能力。那么,你知道这面镜子中的【无极荣耀】世界里还藏着什么东西吗?我指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除了你指地那面镜子之外的【无极荣耀】东西。”

  “好多。我不知道你具体是【无极荣耀】想找什么!”

  “很多?你这里怎么会有很多东西?我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从外面的【无极荣耀】世界带进来的【无极荣耀】东西。不是【无极荣耀】你这个镜子世界里原本就有的【无极荣耀】东西。”

  “我知道你地意思,可是【无极荣耀】最近有只孔雀带了很多东西进来,她把我们这里变成了仓库,存放了很多东西在里面。”

  “那你们就让她放吗?”

  “不让有什么用?她实在是【无极荣耀】太厉害了,我们根本连一招都挡不住。在这个镜子世界中我们的【无极荣耀】能力是【无极荣耀】被限制的【无极荣耀】,除非有人成为魔镜的【无极荣耀】主人。我们就不用再守护魔镜了。只要能到外面去,我们的【无极荣耀】实力就可以再翻两倍上去。”

  “你们既然是【无极荣耀】这里的【无极荣耀】守卫,按道理应该是【无极荣耀】在里更强啊!你们怎么会是【无极荣耀】出去更强呢?”

  “本来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魔镜在制造完成后被存放的【无极荣耀】太久了,以至于我们的【无极荣耀】水平已经超过了镜子允许的【无极荣耀】上限,所以我们地实力从原本地被提升变成了现在的【无极荣耀】被压制。你们之所以能这么简单地抓到我们就是【无极荣耀】因为我们的【无极荣耀】实力受到了压制,无法完全发挥出来!”

  “这么说来你们原本的【无极荣耀】实力就不强,那就是【无极荣耀】说摹疚藜僖壳个魔镜一点都不厉害,要不然怎么会让你们三个没有实力的【无极荣耀】家伙把守?”

  “不许贬低魔镜的【无极荣耀】力量。你们看不到魔镜的【无极荣耀】能力不等于他没有价值。魔镜其实非常的【无极荣耀】强大,只是【无极荣耀】功能比较偏门。所以一般人都看不出其中的【无极荣耀】价值。也就是【无极荣耀】因为这个问题。所以到现在魔镜都没有主人。”

  这个家伙说的【无极荣耀】到是【无极荣耀】够详细。按照他的【无极荣耀】说法我已经可以肯定,大轮冥王确实是【无极荣耀】把妖殿的【无极荣耀】一部分设施移到了这里。这个守卫说的【无极荣耀】孔雀应该就是【无极荣耀】大轮冥王。或者是【无极荣耀】她女儿不动冥王,反正妖魔的【无极荣耀】宝库大概是【无极荣耀】被移动到了这里。如果不出意外的【无极荣耀】话,那两块玉应该也在这里。

  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喂。你之前有没有看到另外一群人进入这里?”

  “你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有个一身白的【无极荣耀】大汉,还有四个跟班和一个引路的【无极荣耀】人的【无极荣耀】那个队伍?好象其中那个大汉非常厉害,我们光是【无极荣耀】感觉到他的【无极荣耀】威压就动不了了!”

  “对,我就是【无极荣耀】说他们。你看见他们了?”

  “看见了。”

  “那他们现在在哪?”

  “在那边的【无极荣耀】山后面,正在和那只孔雀留下的【无极荣耀】人战斗。”

  “那只孔雀有在这里留人吗?”

  “本来是【无极荣耀】没有的【无极荣耀】,不过最近新来了一个满头卷发的【无极荣耀】家伙,非常的【无极荣耀】厉害。”

  “有多厉害?”

  “反正比那个白衣大汉还要厉害。”

  “什么?”看来问题变复杂了。这里出现了一个比白虎还要厉害的【无极荣耀】高手,而且之前情报中从未提到过这个人,这种变数可不太好。

  “能形容一下那个家伙的【无极荣耀】相貌吗?”

  “那个家伙长的【无极荣耀】没什么特点,但是【无极荣耀】身上的【无极荣耀】衣服像烂布一样,还有他的【无极荣耀】发行很奇怪,看起来像一个个的【无极荣耀】发卷盘在头上。”

  “佛头?”居然有佛门的【无极荣耀】人在妖魔这里,这还真是【无极荣耀】个意外消息。

  “我不知道你说的【无极荣耀】佛头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反正那家伙的【无极荣耀】头发很奇怪。哦对了,那家伙老喜欢把双掌在胸前对在一起,然后念起奇怪的【无极荣耀】话。”

  晕,这不是【无极荣耀】佛门的【无极荣耀】人还有谁?不过这些守卫显然是【无极荣耀】在镜子之中关了太长时间,他们大概这些年都没接触过外面的【无极荣耀】情况,而佛门又是【无极荣耀】后来才出现的【无极荣耀】门派,所以他们并不知道佛门是【无极荣耀】什么。

  我继续问道:“如果我要离开这里,需要怎么做?”

  “只要去到镜塔,那里有永久传送门,从那里出去就可以到达你之前进入这里的【无极荣耀】地方。”

  “好的【无极荣耀】。”我对镰刀道:“把他们放下来。”

  镰刀用自己锋利的【无极荣耀】刀足轻轻一挑,捆在这三个家伙身上的【无极荣耀】丝线立刻就断掉了。趁他们还在那里往下拽粘着的【无极荣耀】丝线,我开口对他们道:“我现在要去处理很重要的【无极荣耀】事情,没时间管你们,所以我把你们放了,但是【无极荣耀】希望你们别再给我惹麻烦。你们说的【无极荣耀】那面魔镜,我离开时会顺便带走,也算是【无极荣耀】帮你们一把,反正我也不在乎多件东西。”

  “什么?你真的【无极荣耀】愿意把魔镜带走?”

  “干什么?不就是【无极荣耀】面镜子吗!哪怕什么功能都没有,我拿回去当化妆镜总行吧?”

  “当然行。”三个守卫一起激动的【无极荣耀】回答着。刚才落地时另外两个昏过去的【无极荣耀】都已经摔醒了。

  “那你们自己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我要去忙我的【无极荣耀】事了。”

  我刚要走,其中一个家伙忽然道:“为了报答您愿意带走魔镜放我们自由的【无极荣耀】恩德,就让我们给您带路吧?虽然我们在这里没什么战斗力,但我们和魔镜的【无极荣耀】思想是【无极荣耀】连着的【无极荣耀】,这里有任何的【无极荣耀】人或者物,我们都能知道,而且即使他们移动位置我们也能感觉到。”

  “你们还有这能力?那太好了,赶紧给我带路。”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