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五卷 第十九章 秘密据点

第十五卷 第十九章 秘密据点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有向导还真是【无极荣耀】方便啊!白虎他们在和那个不明人物的【无极荣耀】战斗中已经严重偏离了应该在的【无极荣耀】位置,但我们却很简单的【无极荣耀】就找到了他们,只不过找到了也就只能在旁边看着,根本帮不上什么忙。那个和白虎在战斗的【无极荣耀】家伙我不认识,但看装扮的【无极荣耀】确是【无极荣耀】佛门的【无极荣耀】人。场上都是【无极荣耀】高手,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也不少。想来想去觉得还是【无极荣耀】先去找宝藏比较好,于是【无极荣耀】我让那三位志愿向导带我去了大轮冥王藏东西的【无极荣耀】地方。

  大轮冥王虽然是【无极荣耀】老大级的【无极荣耀】人物,但在作为老大之前她首先还是【无极荣耀】个女人,所以她有个很不好的【无极荣耀】习惯——多疑。向导们带我找到的【无极荣耀】藏宝处很隐秘,但因为他们的【无极荣耀】特殊能力而轻易被我们发现了,只是【无极荣耀】看着眼前这个四敞大开的【无极荣耀】山洞我却不敢进去。

  山洞没有装门,可是【无极荣耀】那洞口散发出来的【无极荣耀】强烈法力波动,即使是【无极荣耀】不懂魔法的【无极荣耀】战士大概都能感觉到。这么强的【无极荣耀】禁制,以我的【无极荣耀】水平恐怕很难解决。

  “诶……这个要怎么进去?”我试探性的【无极荣耀】问了下三位向导。

  “只有那只孔雀自己会开,我们也不知道。”这三位显然也不擅长这方面的【无极荣耀】东西。

  想了一下我还是【无极荣耀】决定使用最简单的【无极荣耀】方法——绕道。是【无极荣耀】谁规定进山洞一定要走洞口的【无极荣耀】?难道就不能从旁边大洞进去吗?反正我的【无极荣耀】魔宠中会打洞的【无极荣耀】很多,从侧面开个洞进去应该不难。

  我把开拓者放出来,从山洞侧面找了块比较松软的【无极荣耀】地方开始向内挖掘。软土和岩石对开拓者来说都一样。只要别碰上硫酸铁就没问题。只用了半分钟开拓者就从侧面打进了山洞里面,简单地有些出人意料。

  “不错,速度满快的【无极荣耀】。”我拍了拍开拓者,然后把他送回了凤龙空间。

  向导们说是【无极荣耀】为了避嫌,坚决不跟我进山洞,实在没办法只好我一个人进去了。这地方环境到是【无极荣耀】不错,四周的【无极荣耀】墙壁都是【无极荣耀】相当整齐的【无极荣耀】岩石。看起来是【无极荣耀】人工挖出来的【无极荣耀】。洞内很干燥,也没什么不好的【无极荣耀】味道。唯一的【无极荣耀】缺点就是【无极荣耀】虫子多了些。

  穿过前面地人工山洞我很快进入了一个天然的【无极荣耀】大山洞,这个大洞还连接着无数地小洞,而每个小洞内全都堆满了各种奇奇怪怪的【无极荣耀】东西。我随便拿了一件起来看了一下。

  这是【无极荣耀】一支道士用的【无极荣耀】发簪,主要材料是【无极荣耀】玉,花纹也很普通,放地摊上顶多卖一元钱一支。但是【无极荣耀】这支发簪却一点都不普通,因为那蓬勃的【无极荣耀】魔力说明这东西至少是【无极荣耀】件圣灵装备。除了发簪。我还找到了一个两米多高的【无极荣耀】大桶,桶身为黑色,材质是【无极荣耀】某种不知名金属,重量不清楚,反正我一个人搬不动。像这样的【无极荣耀】东西在这里有很多,具体是【无极荣耀】干什么的【无极荣耀】我一时也搞不清楚,不过我向来是【无极荣耀】先搬东西之后再研究用途地。

  “斯哥特,搬东西了。”打开空间之门把我的【无极荣耀】搬家队伍都叫了出来。铃音骑士和麒麟武士迅速涌出大地之门开始扫荡这个宝库。

  这里的【无极荣耀】东西真不少,不过我人多,全部搬完应该也用不了多长时间。一般的【无极荣耀】物品我都让他们直接扔大地之门里面堆起来,只有碰到魔力波动特别强的【无极荣耀】东西才交给我处理。

  “报告长官。”一名麒麟武士跑到我面前行了个军礼。这些家伙自从有了实体之后越来越像个军人了。

  “什么事?”

  “那边发现了一尊雕塑,怀疑可能是【无极荣耀】我们要找的【无极荣耀】东西。”

  因为从天庭出来的【无极荣耀】时候玉帝他们就曾说过,那些玉有可能会改变形态。甚至是【无极荣耀】质地,所以除了魔力之外别的【无极荣耀】都不能做为标准。因此我告诉麒麟武士们地也是【无极荣耀】大致的【无极荣耀】标准,我只说了要找一种魔力很强很特别的【无极荣耀】东西,并没说具体样子和魔力特征。那种玉的【无极荣耀】魔力很特别,我在天庭时感觉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种很古怪的【无极荣耀】感觉,用语言根本无法表达出来,所以我也没办法告诉麒麟武士到底要找什么样地魔力波动,只能我自己辛苦点,只要是【无极荣耀】比较古怪的【无极荣耀】都去看看。

  这次麒麟武士们给我看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尊红玉仙女像,这绝对是【无极荣耀】重点怀疑对象。虽说摹疚藜僖壳玉有可能改变材质。但那只是【无极荣耀】有可能。正常来说它依然保持着我在天庭看到的【无极荣耀】那块玉一模一样的【无极荣耀】外形的【无极荣耀】可能性才是【无极荣耀】最大的【无极荣耀】,而只改变形态的【无极荣耀】可能性略小。至于连材质都改变掉,那只是【无极荣耀】最低的【无极荣耀】可能性。所以,凡是【无极荣耀】玉的【无极荣耀】东西,一律都是【无极荣耀】值得关注地东西。

  我三步两步冲到那尊雕塑地旁边,然后把手按在了玉像的【无极荣耀】表面,闭上眼睛仔细地感觉了一下。

  “怎么样?是【无极荣耀】我们要找的【无极荣耀】东西吗?”斯哥特问我。

  我摇了摇头:“很可惜不是【无极荣耀】,不过这东西也满奇怪的【无极荣耀】。小龙女,出来帮忙鉴定一下。”

  小龙女从凤龙空间里跳出来仔细检查了那寻雕塑,然后道:“这是【无极荣耀】天庭很久以前送给佛门的【无极荣耀】一件礼物,名字我也记不清了,功能类似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什么?这东西属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别激动。”小龙女赶紧按住我的【无极荣耀】嘴。“这个确实是【无极荣耀】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不过只针对没有力量的【无极荣耀】凡人,像我们这样的【无极荣耀】人回血速度比它伤血都快,根本等于没用。”

  “靠,这种东西佛门要了有用吗?”

  “就是【无极荣耀】因为没用,所以才送啊!”小龙女理所当然的【无极荣耀】说道:“天庭和佛门又不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好到穿一条裤子,私下里双方谁也没想过要把对方当成朋友,所以客气也是【无极荣耀】表面上的【无极荣耀】假客气。佛门当时刚好完成了一个什么计划,天庭面子上总得送点东西。可是【无极荣耀】太没品位的【无极荣耀】东西送不出手,太强地东西又不舍得,所以最后就送了这么个东西。用起来它就跟废物一样,但说起来人家好歹是【无极荣耀】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起码说出来够气派。”

  “这么说来这个东西还真是【无极荣耀】很合适啊!”

  “那当然。”

  “长官,这边又有新发现。”

  我们正聊着,麒麟武士们又发现了一件值得注意的【无极荣耀】东西。这次发现的【无极荣耀】东西离我们所在的【无极荣耀】地方不远。我很快就走了过去。

  “是【无极荣耀】什么?让我看看。”

  麒麟武士抬着一个棺材就跑了出来。“就是【无极荣耀】这个。”负责这个小队的【无极荣耀】麒麟武士指着棺材对我说道。

  “这个……!”这种东西居然也被放进了藏包库,大轮冥王的【无极荣耀】爱好还真是【无极荣耀】特别啊!“知道这是【无极荣耀】什么吗?”我回头问小龙女。

  “棺材。”

  “废话。我当然知道这是【无极荣耀】棺材。我是【无极荣耀】问里面装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什么?”

  斯哥特碰了我一下,看到我看向他才小声道:“我认为除了尸体棺材里也不会有别地东西了。”

  “尸体也分很多种的【无极荣耀】。”我点着斯哥特地胸口道:“你们不是【无极荣耀】也算尸体吗?至于僵尸、尸巫什么的【无极荣耀】,不也都是【无极荣耀】尸体吗?所以说尸体也是【无极荣耀】有区别的【无极荣耀】。这个东西既然能放到宝藏库来,那就肯定有奇特的【无极荣耀】地方。”

  “管它三七二十一,打开就知道了。”斯哥特上去一脚踹在了棺材板上,结果那口巨大的【无极荣耀】棺材横着翻了十几圈一直飞到了墙角才停下来。“真够结实的【无极荣耀】啊!”

  “都说了是【无极荣耀】宝贝,当然不可能这么简单就打开的【无极荣耀】吗!”

  我走过去再次看了看这口棺材。这是【无极荣耀】一种很古老地棺材式样。和近代的【无极荣耀】棺材结构并不一样,当然和西方人的【无极荣耀】棺材差的【无极荣耀】更多。这东西四四方方的【无极荣耀】,看起来更像个巨大的【无极荣耀】笼屉而不是【无极荣耀】棺材。它的【无极荣耀】表面没有做任何装饰,完全是【无极荣耀】木料本身的【无极荣耀】颜色和纹理,只是【无极荣耀】这木头稍微有点特殊。用来打造这棺材地木料来自世界树,也就是【无极荣耀】说这是【无极荣耀】口用世界树制作的【无极荣耀】棺材。要知道世界树的【无极荣耀】珍贵程度不亚于任何一种宝石,所以用它来做棺材实在是【无极荣耀】件极端奢侈的【无极荣耀】行为。

  斯哥特也走了过来,他在棺材上踢了几下。然后道:“这东西大概不比钢板差多少。”

  “错。这个东西不是【无极荣耀】不比钢板差,而是【无极荣耀】比钢板还要硬,它的【无极荣耀】硬度超过你所见过的【无极荣耀】任何东西。”

  斯哥特惊讶地看了看这口棺材,然后道:“那我们要怎么打开啊?这上面连个锁都没有,想开都不知道怎么开。而且这么硬的【无极荣耀】东西,你的【无极荣耀】永恒也未必砍的【无极荣耀】动吧?”

  “我自然有我的【无极荣耀】办法。”说着我把永恒变成了一只小锤。然后在棺材盖板上轻轻敲了敲,盖板发出了一种很脆的【无极荣耀】回声,接着我又在旁边敲了起来。

  斯哥特看着我在那里用个小锤子敲来敲去,非常疑惑的【无极荣耀】问道:“你这是【无极荣耀】在干什么啊?”

  “找主梁。”

  “主粮?这里面有吃的【无极荣耀】?”

  “不是【无极荣耀】主要的【无极荣耀】粮食,是【无极荣耀】主梁,房梁的【无极荣耀】梁!”

  “可是【无极荣耀】你找主梁干什么?”斯哥特依然不明白我要干什么。

  “知道鲁班锁吗?”我边敲边问。

  “知道。”

  “从风格上看这东西和那玩意是【无极荣耀】一个年代地东西。”

  “所以你认为这个东西因该是【无极荣耀】存在一根主梁地?”

  我刚要回答,忽然棺材板发出了一声很特别的【无极荣耀】回音,听上去比之前要沉闷地多,而且还带着一种很特殊的【无极荣耀】摩擦声。“找到了。”

  “你怎么知道是【无极荣耀】这里?”小龙女也好奇的【无极荣耀】走过来问道。

  “因为这种结构完全靠主梁来锁闭各个部分之间的【无极荣耀】连接点,因此主梁会同时连接很多个部分。也就是【无极荣耀】说主梁周围的【无极荣耀】结构很复杂。所以敲击时的【无极荣耀】回音会很特别。能听到一些细微的【无极荣耀】碰撞声。怎么?不相信?那就证明给你们看。”我说着把那块木头向下一压,然后一松手。那木头自己弹出来了一截。我抓着弹出来的【无极荣耀】那段木头猛地向外一拉,只听轰一声。整个棺材的【无极荣耀】顶盖突然弹了出去,接着四面挡板整齐的【无极荣耀】向四个方向倒了下去。不过,看到里面的【无极荣耀】情况之后我的【无极荣耀】得意劲立刻就没了!“诶……这个好象是【无极荣耀】套棺!”

  这个该死的【无极荣耀】棺材,居然还不止一层!幸好,第二层仅仅只是【无极荣耀】普通棺材,没有什么特殊的【无极荣耀】闭锁装置。

  “这次该让我们看看到底装地是【无极荣耀】什么了吧!”斯哥特走过去抓住棺材盖板的【无极荣耀】一头用力向上一掀,轰地一声盖板被他整个从棺材上掀了下来。我们赶紧一起伸头向里看。结果再次愣住了。

  这次到不是【无极荣耀】发现里面还有层棺材,而是【无极荣耀】发现里面居然是【无极荣耀】空的【无极荣耀】。如果光是【无极荣耀】空空如也我们顶多也就是【无极荣耀】失望一下。但这个棺材可是【无极荣耀】比空的【无极荣耀】更让人惊讶,因为它的【无极荣耀】底下居然是【无极荣耀】条楼梯。

  棺材盖板打开后,跟该放尸体的【无极荣耀】地方却是【无极荣耀】一个大洞,从上面能看到一条向下延伸的【无极荣耀】阶梯,但是【无极荣耀】却看不到尽头。这棺材的【无极荣耀】深度至多不超过一米三,可是【无极荣耀】这条阶梯却至少有一百米以上,这明显不是【无极荣耀】棺材可以放地下的【无极荣耀】东西。

  “这是【无极荣耀】空间入口!”小龙女第一个喊了出来。

  “应该是【无极荣耀】吧!”我伸手在棺材的【无极荣耀】内壁上摸了一下。然后看了看手指。“这棺材里从来没有装过尸体,它就是【无极荣耀】个经过伪装的【无极荣耀】入口。”

  “不知道这能同到哪里?”斯哥特说道。

  “如果是【无极荣耀】另外一个藏宝地就好了。”小龙女现在也被我带坏了,天天就想着占便宜。

  “下去看看就知道了。”斯哥特直接翻进了棺材里面,然后向下面走去。

  “小龙女你在上面等着,麒麟武士要是【无极荣耀】发现什么奇怪的【无极荣耀】东西就先集中放到一起,等我回来再看。”说完我也翻身跳入了棺材里。

  这下面的【无极荣耀】楼梯非常的【无极荣耀】陡,每级台阶只能站的【无极荣耀】住半只脚。我地靴子后面还有背刃,本身就比一般的【无极荣耀】靴子需要更大的【无极荣耀】地方。现在只能侧着站,不然根本没地方借力。通道里很黑,但是【无极荣耀】对我和斯哥特来说问题不大,毕竟我们都是【无极荣耀】黑暗生物,黑暗才是【无极荣耀】我们最好的【无极荣耀】朋友。

  “感觉到了吗?”斯哥特忽然小声问我。

  我点点头。“感觉到了。”通道里有气流,这说明下面不是【无极荣耀】密闭空间。而是【无极荣耀】通着外面。“很咸的【无极荣耀】风,外面可能是【无极荣耀】海边。”

  “风?”斯哥特很诧异的【无极荣耀】回头看向我这边。“我说地是【无极荣耀】地面的【无极荣耀】温度。”

  “温度?”我伸手在墙上摸了一下,结果真的【无极荣耀】感觉到墙壁的【无极荣耀】温度非常高,已经接近我的【无极荣耀】体温了。“别急,我让飞镖过去探探路。”

  飞镖体积小速度快,一般的【无极荣耀】机关他即使踩上去也不会启动,而就算启动也没用。以他的【无极荣耀】速度,别说是【无极荣耀】什么陷阱落石,就算是【无极荣耀】弩箭也追不上他的【无极荣耀】速度。飞镖在前面探路,我们就不用再提心吊胆的【无极荣耀】向前走了。这样一来速度明显就快多了。

  向下走了不太远通道就变成了水平前进的【无极荣耀】状态。接着就突然进入了一个非常巨大地房间。这里明显是【无极荣耀】经过人为加工地地方,房间的【无极荣耀】墙壁和地板上都雕刻有大量地浮雕。而且其风格非常奇怪,似乎并不是【无极荣耀】我所见过的【无极荣耀】任何一个地方的【无极荣耀】雕刻形式。

  房间里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只在我们这个入口的【无极荣耀】斜对角有着一道门。那道木制大门已经基本烂光了,剩下的【无极荣耀】也就是【无极荣耀】个框而已。出了这个门之后飞镖嗽的【无极荣耀】一声蹿了回来。

  “怎么了?”

  飞镖立刻用心灵传讯道:“前面是【无极荣耀】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通道群,周围有很多房间,但是【无极荣耀】里面的【无极荣耀】东西基本都没了。在通道的【无极荣耀】尽头是【无极荣耀】段向下的【无极荣耀】阶梯,但是【无极荣耀】被水封住了。”

  “明白了,你先回去休息。”收回飞镖之后我叫出了白浪和夜月,然后和斯哥特一起开始搜索这个地下世界。

  前方的【无极荣耀】通道结构非常规矩,横竖交叉的【无极荣耀】通道把地洞周围的【无极荣耀】土地分割成了一个个小区域,每个区域内都是【无极荣耀】一间房间,简直就是【无极荣耀】个地下城市。我和斯哥特在走到一间房间门前,早已破烂不堪的【无极荣耀】大门歪歪斜斜的【无极荣耀】靠在门框上,我只是【无极荣耀】轻轻推了一下,整个门板就倒了下去,而且还摔成了无数块。

  “咳咳咳咳……”夜月一边扇着灰尘一边道:“看来这里有些年头没人来过了。”

  我率先走进房间,看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屋子的【无极荣耀】破烂。看起来这是【无极荣耀】个很普通的【无极荣耀】办公室,房间内有一排书架和一些桌椅,只是【无极荣耀】全都盖了厚厚的【无极荣耀】一层灰,看起来灰蒙蒙的【无极荣耀】。

  “这里简直就是【无极荣耀】个鬼城。”斯哥特随手扫掉了桌子上的【无极荣耀】灰尘,然后转身跳起来想坐上去,结果只听轰的【无极荣耀】一声,斯哥特直接摔进了一堆烂木头之中。“靠!”

  “这种地方大概没有东西还能保持原样的【无极荣耀】。”我伸手抓住书架边的【无极荣耀】一本书轻轻一抽,呼的【无极荣耀】一下,书本变成了一堆白色的【无极荣耀】粉沫。

  “没有魔法保护,这些东西存放不了太久。”夜月对着身边的【无极荣耀】一个木箱子轻轻一弹,轰的【无极荣耀】一声木箱子变成了一堆碎片。“看到了?”

  “每个房间都一样。”斯哥特道:“这里到底怎么了?”

  “大概是【无极荣耀】被废弃的【无极荣耀】地下基地。”我从书架边走到了对面的【无极荣耀】墙边,这里依稀还能看到一些图画的【无极荣耀】影子,只是【无极荣耀】我刚一喘气它就飞散了一大片,结果反而变的【无极荣耀】无法辨认了。“我们继续向前,秘密应该会在前面。”

  穿过这片面积不小的【无极荣耀】居住区,前方还有大量的【无极荣耀】仓库,只是【无极荣耀】里面的【无极荣耀】东西全都烂的【无极荣耀】无法辨认了,所以我们也不知道之前到底装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什么。再向前通道就逐渐汇聚在一起变成了一条比较宽阔的【无极荣耀】通道。继续向前,不到三百米通道就再次变成了向下的【无极荣耀】楼梯,只是【无极荣耀】仅有十几级台阶,下面全都泡在了水里。

  “这大概就是【无极荣耀】刚才飞镖说的【无极荣耀】被水封住的【无极荣耀】地段。”夜月道。

  “不知道下面有些什么。”斯哥特说。

  “下去看看就知道了。”夜月在说的【无极荣耀】同时就纵身跳进了水里,然后迅速消失在水面上。

  “我们也下去。”收回白浪,放下面罩,我也纵身跳了下去。

  “等我。”斯哥特跟着我也跳了下来。

  夜月有条大尾巴,游泳比我们快多了,等我们下水她连人影都不见了。水下的【无极荣耀】通道依然是【无极荣耀】一直向下的【无极荣耀】,而且还有阶梯,这说明这里本来是【无极荣耀】不该有水的【无极荣耀】,不然根本不需要制作阶梯。

  向前游了不远我们就追上了夜月,确切的【无极荣耀】说是【无极荣耀】我们追上了被堵住的【无极荣耀】夜月。向下的【无极荣耀】阶梯被一道石门完全挡住,四周空空荡荡根本连个开启石门的【无极荣耀】机关都没有。

  “看样子想过去就得砸开这道门了。”斯哥特用心灵接触对我道。

  夜月拍了斯哥特一下。“你白痴啊?这是【无极荣耀】断水闸,只在水位超过警戒线时才会落下。你把门砸了,外面的【无极荣耀】水就会全部灌进来,我们会被冲回去的【无极荣耀】。”

  “那怎么办?”

  “先在我们后面制造一面闸门,然后打开这道门。只要没有出口,水就不会影响我们的【无极荣耀】行动。”

  我点点头。“这办法不错。”说着我把永恒拿了出来,然后让它分出一部分变成了一道闸门挡在我们身后,四面都深深的【无极荣耀】插入墙壁,这样就可以对抗水压了。完成这一切后我对斯哥特和夜月道:“准备好,我要开门了。”

  ※※※※※※※※※※※※※※※※※※※※※※※※※※※※※※※

  牙疼不算病,疼起来要人命啊!风暴我已经三天没办法正常吃饭了,睡觉也睡不塌实,唉……我人生最大的【无极荣耀】两大爱好居然都被这颗牙给终结了!牙医说俺的【无极荣耀】牙含氟量过高,优点是【无极荣耀】不长虫牙,缺点是【无极荣耀】容易碎,这次咬到个沙子,居然从上裂到下,大概要一个月才能完全整好,真是【无极荣耀】痛苦啊!提醒大家一下,含氟牙膏要慎用,不是【无极荣耀】什么牙都能用含氟牙膏的【无极荣耀】,像我这样的【无极荣耀】牙质越用越糟糕!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