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五卷 第二十一章 倒影魔镜

第十五卷 第二十一章 倒影魔镜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回禀玉帝,事情有些复杂。我在妖魔的【无极荣耀】地盘上制造了一些混乱,并利用这个机会搜索了附近的【无极荣耀】所有可能的【无极荣耀】藏宝地点,但依然没有发现目标。不过,我们找到了一个佛门的【无极荣耀】家伙,实力不亚于大轮冥王。”

  “佛门人员居然还有残留?”玉帝紧张的【无极荣耀】问道:“那你回来是【无极荣耀】……?”

  “我是【无极荣耀】来搬救兵的【无极荣耀】。”

  “两位圣兽加一位护国神兽还不够吗?”

  “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四圣兽必须同时到达,否则是【无极荣耀】没有办法完成我的【无极荣耀】计划的【无极荣耀】。另外,我希望玉帝能指派一些善于布置陷阱的【无极荣耀】高手给我。我估计那两块玉很可能一直被大轮冥王带在身上,所以一直都找不到。我想如果能把大轮冥王抓住,就算玉不在她手里,之后我们也可以大举进兵,光明正大的【无极荣耀】把东西搜出来。”

  “准了。”玉帝对身边的【无极荣耀】太白金星道:“你去帮紫日挑人,务必一击而尽全功。”

  “是【无极荣耀】。”太白金星领命之后立刻转身招呼我一起离开。

  在太白金星的【无极荣耀】带领下我们很快就找到了一群善于设置陷阱的【无极荣耀】神仙,另外,青龙和朱雀也已经赶了过来,而且玉帝怕那些神仙不听我的【无极荣耀】话,把我的【无极荣耀】老朋友二郎神也给派了过来。这下有这么多高手在我就不怕大轮冥王了。太白完成任务回去复命,我则带着一众神仙到了之前的【无极荣耀】山口处,只是【无极荣耀】落下来之后我却傻眼了。树还是【无极荣耀】那棵树。但是【无极荣耀】魔镜却不见了。

  “紫日仙友?你说地魔镜摹疚藜僖控?”一个请来帮忙的【无极荣耀】神仙很客气的【无极荣耀】问道。

  “我走的【无极荣耀】时候明明在这的【无极荣耀】!就在这个树洞里,怎么不见了呢?”

  朱雀围着树转了一圈,然后道:“很显然在你离开之后有人带走了魔镜。你怎么也不留个人看着啊?”

  失策啊失策!之前水虚他们在镜子外面看守,但是【无极荣耀】我怕大轮冥王跑出来把他们都给干掉了。这些剧情NPC死亡都是【无极荣耀】无法复活的【无极荣耀】,而且他们已经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预备人员了,我不希望他们出现什么伤亡才把他们都赶回艾辛格了,结果这边却出了这种情况。真是【无极荣耀】人算不如天算!

  “别急,我到天庭来回也就一个多小时。应该还能找到。”我说着把白浪放了出来,二郎神也明白了我地意思,把啸天犬也给放了出来。两位鼻子超好的【无极荣耀】犬科动物在地上一真乱嗅,然后一起向着一个方向追了过去。

  我们顺着气味一路追到了附近地一座城市里,但是【无极荣耀】进了城就有些麻烦了。城里人太多,气味乱的【无极荣耀】很,想找到镜子的【无极荣耀】气味卓识不太容易。好在白浪和啸天犬的【无极荣耀】鼻子都很过硬。闻了半天总算是【无极荣耀】追到了一间商店门口。我正准备进去,里面却突然出来一个年轻人。这个家伙看到我之后先是【无极荣耀】一愣,然后突然绕过我跑向了远处。

  “奇怪的【无极荣耀】家伙。”没理那个家伙,我走进了店铺里面。这是【无极荣耀】一间玩家开设的【无极荣耀】杂货铺,一般都是【无极荣耀】卖些练级用的【无极荣耀】东西,也收玩家练级带回来地各种物品。

  我刚往柜台前一站,那个老板就惊讶的【无极荣耀】指着我喊了起来。“你是【无极荣耀】紫日?”

  “你认识我?”

  “我在网站的【无极荣耀】视频录象上看过。”那个老板很激动的【无极荣耀】道:“没想到你这样的【无极荣耀】大人物会出现在我们这种小店里。不知道你是【无极荣耀】要买什么,我这里可能没有太高级的【无极荣耀】东西。”

  “我不是【无极荣耀】来买东西的【无极荣耀】。”我打量了一下这个只有几十平米的【无极荣耀】店面。没有发现镜子之类地东西。“跟你打听点事情。”

  “什么事,尽管问。”

  “我想知道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有人曾带着一面很大的【无极荣耀】镜子到过这里?时间应该就是【无极荣耀】在最近一个小时之内。”

  “有是【无极荣耀】有,只是【无极荣耀】……”这个玩家一边邪笑着一边说道:“我的【无极荣耀】良心告诉我出卖顾客的【无极荣耀】信息是【无极荣耀】很不道德的【无极荣耀】行为。”

  看着这家伙脸上邪恶的【无极荣耀】笑容我立刻就明白了他地意思,一抬手把一袋水晶币扔在了他的【无极荣耀】柜台上。“这些够买你的【无极荣耀】良心了吗?”

  “嘿嘿,你看这怎么说的【无极荣耀】。”老板一边迅速的【无极荣耀】将水晶币扫到柜台里面一边说道:“他们是【无极荣耀】妖魔联合会的【无极荣耀】成员,就在你进来之前几分钟带着面镜子来说要卖给我。不过因为他们要价太高。又无法演示那面镜子的【无极荣耀】功能,所以我就没有要。”

  “知道他们现在去哪了吗?”

  “如果不是【无极荣耀】回行会总部去了,就是【无极荣耀】去其他店面卖镜子去了。不过我想那种东西如果不能演示其功能的【无极荣耀】话,是【无极荣耀】不会有人肯收的【无极荣耀】。他们卖不出去说不定会卖到系统商店。反正系统商店什么都收,就是【无极荣耀】价格黑了点。”

  靠!装着大轮冥王和两只圣兽的【无极荣耀】镜子要是【无极荣耀】让几个小玩家给卖系统商店去了,那才叫天下奇闻呢!系统商店收地东西基本是【无极荣耀】不会向外卖地,也就是【无极荣耀】说镜子的【无极荣耀】数据可能会被抹掉,而装在里面地大轮冥王和两位圣兽也有可能被一起抹掉。我是【无极荣耀】绝对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无极荣耀】。两位圣兽跟着我出来出任务,结果却莫名其妙的【无极荣耀】挂在了这里,玉帝不把我拔皮抽筋晒人干才怪呢!

  得到情报后我一阵风似的【无极荣耀】卷出了店门。顾不上跟二郎神解释了。我直接把大地之门往路中间一竖,然后一脚踹开了大门。“斯哥特。马上带人给我封锁这座城市内的【无极荣耀】所有系统商店,只许出,不许进。还有,谁发现了之前我们进入的【无极荣耀】那面镜子立刻报告上来。”

  “是【无极荣耀】。”斯哥特立刻回头对里面喊道:“全体注意,马上分散开。七人一队,迅速封锁城市内所有系统商店,只许出不许进,马上行动。”

  麒麟武士在铃音骑士的【无极荣耀】带领下迅速涌出大地之门,城市内迅速变地兵荒马乱起来。很多玩家站在路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青龙和朱雀他们全都愣愣的【无极荣耀】看着我,二郎神小心的【无极荣耀】问道:“到底出什么事啦?”

  “那面镜子的【无极荣耀】确在这里,而且得到镜子的【无极荣耀】人很可能会把镜子卖到商店去。如果被国属商店收购,那么按照最高规则。镜子和镜子里的【无极荣耀】人全都会被抹掉的【无极荣耀】!”

  “什么?”朱雀一听立刻蹦了起来。“谁这么大胆子,不想活啦?”

  我赶紧安抚朱雀道:“现在地问题是【无极荣耀】卖镜子的【无极荣耀】人自己可能也并不知道镜子里到底有些什么东西,所以……!”

  朱雀立刻道:“那我们就让他们知道里面到底装地是【无极荣耀】什么。”说完不等我们阻止,她已经带着满身的【无极荣耀】火焰腾空而起,而且迅速变成了本体。

  这座小城可没有艾辛格那么大,朱雀的【无极荣耀】脑袋几乎已经有城市面积大了。巨大的【无极荣耀】翅膀把天空完全遮挡了起来,浑身的【无极荣耀】火焰让夜间的【无极荣耀】城市变的【无极荣耀】一片通红。现在本身就是【无极荣耀】晚上。朱雀地体积又那么大,而且全身都是【无极荣耀】火焰,我估计大半个中国都能看见她了!

  城里的【无极荣耀】人全都傻眼了,看着天空中这比城市还要大的【无极荣耀】生物所有人都开始发抖。朱雀的【无极荣耀】声音出现在了城市上空,音量大到即使你在睡觉也会被震醒。“城里的【无极荣耀】人听着,我是【无极荣耀】四圣兽之一的【无极荣耀】南明朱雀。你们之中有人刚刚拿了一面镜子,那面魔镜中封印着四圣兽中的【无极荣耀】白虎和玄武以及大轮孔雀冥王。我不管你们出于何种原因拿走了那面镜子,最好现在马上就给我交出来。否则我会让他知道四圣兽的【无极荣耀】威名不是【无极荣耀】吹出来地。”

  其实朱雀根本用不着说这些话吓唬人,她的【无极荣耀】体积已经足够让大部分人腿肚子抽筋了。虽然这年头嚣张无知的【无极荣耀】愣头青数量有激增的【无极荣耀】趋势,但除非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白痴,否则绝对没有谁会认为自己能打的【无极荣耀】过南明朱雀。人家可是【无极荣耀】会移动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任何玩家碰上她都是【无极荣耀】秒杀。

  本来如果朱雀不威胁别人,或许事情会很简单。但是【无极荣耀】人在过度恐惧之下往往会做出些平时无法理解的【无极荣耀】举动。紧张使人犯错,那些拿了镜子的【无极荣耀】人很不幸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目前这城里最紧张的【无极荣耀】一群人。游戏里不会真的【无极荣耀】死亡,所以玩家一般也不会像现实中那样恐惧死亡,可毕竟这人物是【无极荣耀】大家辛苦练上来的【无极荣耀】,谁也不希望自己的【无极荣耀】游戏人物被*掉。再说今天这事也不像是【无极荣耀】简单的【无极荣耀】死亡那么简单。朱雀是【无极荣耀】什么人啊?得罪她能有好结果吗?只要人家不乐意,即使死了复活也会被再次杀死,估计这个号就算彻底报废了。

  拿着镜子的【无极荣耀】那几个人带着这样地思想根本就不敢把镜子交出去,所以他们地想法是【无极荣耀】赶紧消灭证据。砸是【无极荣耀】肯定不行的【无极荣耀】,这种魔法物品被破坏地瞬间会把自身储存的【无极荣耀】力量全部释放出来,而头顶就有个高手。要是【无极荣耀】砸了镜子肯定马上就会把朱雀招来。到时候被逮个正着。而且镜子也没了,反而会更糟糕。卖掉这个方法本来是【无极荣耀】不错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现在大量不知来历的【无极荣耀】骑士把所有的【无极荣耀】系统商店都封锁了起来,只许出不许进,根本没法进去卖。至于玩家开的【无极荣耀】商店,你认为现在这个时候还有人敢收吗?这种烫手的【无极荣耀】山芋现在是【无极荣耀】扔都来不及,谁还敢收啊?倒贴钱大概都不会有人肯收。

  剩下的【无极荣耀】方法就是【无极荣耀】藏。可问题是【无极荣耀】这东西根本装不进空间装备之只,急的【无极荣耀】几个人团团转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就在几个人像热锅上的【无极荣耀】蚂蚁一样焦虑不安之时,突然听到藏身的【无极荣耀】巷子口传来一声大喊。“在这里。”

  这声喊对他们几个来说简直像是【无极荣耀】炸雷一样,吓的【无极荣耀】几个人猛的【无极荣耀】一跳,然后本能的【无极荣耀】找地方躲。可是【无极荣耀】这巷子是【无极荣耀】两侧的【无极荣耀】房屋之间的【无极荣耀】夹道,根本就是【无极荣耀】一条直道,哪有地方可躲啊?他们刚想向反面跑,却突然发现反面也出现了大量的【无极荣耀】骑士,而且还有几个装备明显不一样的【无极荣耀】骑士进入了这个巷子。几个人瞬间意识到进来的【无极荣耀】几个都是【无极荣耀】这些骑士地首领,是【无极荣耀】来抓自己的【无极荣耀】。于是【无极荣耀】他们全都不约而同的【无极荣耀】向中间退,之后全都拥挤到了镜子前面。由于两边的【无极荣耀】人在不断向中间走,他们是【无极荣耀】越挤越紧,最后靠近镜子的【无极荣耀】那个人突然被同伴挤靠到了镜子上,只感觉身体一轻,整个人就翻进了镜子里面。

  人群中间突然少了个人,其他人立刻感觉身体一歪。接着就接二连三的【无极荣耀】滚进了镜子里面。斯哥特带着铃音骑士冲到镜子前面时他们已经全都不见了。摔进镜子里的【无极荣耀】几个人发现自己周围出现了这么大地空间,立刻兴奋的【无极荣耀】开始逃命。等斯哥特他们靠近早就没影了。斯哥特地任务本来就不是【无极荣耀】抓人,所以也没进去追他们,而是【无极荣耀】带人把镜子抬了出来。

  重要东西到手,我们也不再在城里多留,全都飞出了城市范围进入了附近的【无极荣耀】山林。找了个比较开阔,人也比较少的【无极荣耀】地方我们把镜子放了下来,然后我对那些神仙道:“好了。请各位在这里布阵。注意,一定要用最强的【无极荣耀】阵法。我们要抓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大轮冥王,不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小角色,所以阵法越强越好。”

  其中一个神仙道:“放心吧!我们都是【无极荣耀】天庭里这方面的【无极荣耀】行家,这么多人联合布阵,就算是【无极荣耀】洪钧教主他老人家掉进来也别想出去了,更何况是【无极荣耀】一个大轮冥王呢?”

  “我只是【无极荣耀】让你们多加注意,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我可不想在这种小阴沟里翻船。”我小心地叮嘱道:“一会我一个人进去拿走里面那面真的【无极荣耀】魔镜,然后这个魔镜空间就会在一段时间后慢慢崩塌,里面的【无极荣耀】人自然是【无极荣耀】要出来的【无极荣耀】。你们准备好阵法,只要大轮冥王一出来就立刻把她困住。二郎真君和两位圣兽也在这里留守,万一大轮冥王提前出来,就要靠你们把她拖住了。”

  “知道了。”

  交代完二郎神他们之后我一个人跳进了魔镜之内。那三位急于离开的【无极荣耀】魔镜守护者一感觉到我进入就立刻跑了过来,速度还真够快的【无极荣耀】。

  “您总算回来了,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现在就可以把我们放出去了?”带头的【无极荣耀】守护者问道。

  我点点头:“当然。我就是【无极荣耀】回来拿魔镜的【无极荣耀】,你们和我一起走吧。”

  得到了我地肯定答复,守护者们立刻欢呼了起来,不过我可没心情赔他们欢呼,拿魔镜才是【无极荣耀】重点。迅速跑到魔镜的【无极荣耀】放置点,正准备从架子上取下那面看起来一点很普通的【无极荣耀】魔镜,三个守护者却突然尖叫着从外面冲了进来。

  “千万别动!”

  我的【无极荣耀】手和镜子只差不到一厘米的【无极荣耀】距离,却硬生生的【无极荣耀】停住了。“怎么啦?你们不是【无极荣耀】急着离开吗?”

  “我们是【无极荣耀】急着离开。所以你就更不能动这面镜子了。”守护者之一走上前来把我地手拨到了一边才稍微放心了点。“这面镜子是【无极荣耀】个陷阱。你要是【无极荣耀】碰了它,就会被吸入这面假魔镜的【无极荣耀】空间内接受挑战。这里面一共有九九八十一关。全部过完才能出的【无极荣耀】来,而且根据我们的【无极荣耀】分析,以你的【无极荣耀】力量进入了就不大可能再出来了。”

  “靠!这么阴险啊?那真镜子在哪?”

  “我们不能碰魔镜,所以我们只能把方法告诉你,你听我们的【无极荣耀】指挥就可以了。”

  “没问题,说吧?我该怎么做?”

  在三个守护者的【无极荣耀】指导下我先退到了那个房间的【无极荣耀】外面,然后找来了一些树枝做了个长长的【无极荣耀】像吊鱼杆一样的【无极荣耀】东西。守护者们在大门之外反复地丈量了起来,然后用石头排列出一条线,之后又让我站到横线后面用那个鱼杆把那面镜子从架子上拨下来。我照他们地话站好,刚准备动手却又被喊住了。

  带头的【无极荣耀】那个守护者对我道:“当假魔镜被移动时会产生吸力把附近一定范围内地东西转移到挑战空间,所以你必须站远一点。不过我看这个距离还是【无极荣耀】不太安全。你有没有带绳子?最好把自己捆在后方远一点的【无极荣耀】树上,这样就算你被吸起来,起码还有根绳子拉着。”

  我看了看那面魔镜,然后道:“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只要移动一下那面镜子就可以了?”

  “当然。”

  “那就不用那么麻烦了。你们跟我来吧。”我带着守护者们向后退了很远,然后问道:“这里安全吗?”

  一个守护者疑惑的【无极荣耀】道:“这里是【无极荣耀】绝对安全地。只是【无极荣耀】这么远你要怎么搬动镜子呢?”

  “这个你们大可放心,因为我有这个。”我举起了右手。“复仇者全威力模式。”右臂上的【无极荣耀】龙头形铠甲忽然向上弹起,两侧的【无极荣耀】鸟翼弩臂弹了出来,然后一支箭从龙形护臂的【无极荣耀】前端伸了出来。

  守护者看着我的【无极荣耀】箭道:“即使你有远程武器,可是【无极荣耀】这里这么远,也没办法瞄准啊?”

  “这个你们就不用管了,看我的【无极荣耀】吧。”星瞳的【无极荣耀】望远镜功能当瞄准镜用到是【无极荣耀】非常合适。不过因为不是【无极荣耀】一体化地,所以好需要稍微做些练习。不过这根本不是【无极荣耀】问题。谁也没规定非要一箭中地啊。

  连续试射了几箭,误差一次比一次小,当第七箭射出后,我从星瞳放大过的【无极荣耀】视野中看到弩箭擦过了镜子地边缘。由于复仇者全威力模式的【无极荣耀】力量很大,尽管只是【无极荣耀】擦了一下却依然把镜子整个从架子上带了下来。画面突然一阵抖动,我只感觉附近突然刮起一阵旋风,所有的【无极荣耀】气流都开始疯狂的【无极荣耀】向着那面落地的【无极荣耀】镜子涌了过去。

  我x。这哪是【无极荣耀】挑战空间啊?整个一黑洞吗!幸亏我站的【无极荣耀】够远,只要随便找棵树靠上去就可以稳定的【无极荣耀】站住,而在那个放镜子地地方,附近的【无极荣耀】一切几乎都被吸了进去。吸力持续了差不多一分钟才停下,守护者们兴奋的【无极荣耀】互相拍掌庆祝,我则急急忙忙跑回了那座建筑里。

  之前被我射落的【无极荣耀】假魔镜正躺在支架旁边的【无极荣耀】地面上,但之前的【无极荣耀】那个架子上却又多出了一面新的【无极荣耀】镜子,也不知道是【无极荣耀】什么时候出现的【无极荣耀】。这面镜子地体积比假镜子要小的【无极荣耀】多。总共也就只比巴掌大一点,但是【无极荣耀】这面镜子的【无极荣耀】装饰要比假镜子高档的【无极荣耀】多,看上去异常的【无极荣耀】华丽。

  有了之前的【无极荣耀】教训我可不敢乱动了,赶紧问守护者。“这面是【无极荣耀】真地吗?”

  “也是【无极荣耀】假的【无极荣耀】。”

  “什么?那真的【无极荣耀】呢?”

  守护者不急不慢的【无极荣耀】道:“现在请拿起这面小镜子。”

  “不会有什么危险吗?”

  “当然不会。你遇到危险我们也出不去了,怎么可能让你遇险呢?”听到他们的【无极荣耀】保证我才小心翼翼的【无极荣耀】拿起了那面小镜子,结果什么都没发生。守护者们接着又让我把地面上的【无极荣耀】大镜子放回架子上去。我也只好照办。当我把大镜子放好后,守护者们再次道:“现在拿着小镜子站到大镜子前面。”

  我照着他们的【无极荣耀】话拿着小镜子站到了大镜子的【无极荣耀】前面,但是【无极荣耀】我却惊讶的【无极荣耀】发现镜子中没有出现我地影像,而只有那面小镜子静静地漂浮在空中。但是【无极荣耀】,这还不算奇怪的【无极荣耀】。最为诡异地是【无极荣耀】,镜子中印出的【无极荣耀】那面小镜子中居然有我的【无极荣耀】影象。我现在正拿着小镜子站在大镜子前面,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我在小镜子的【无极荣耀】背后,可是【无极荣耀】这面小镜子内却出现了我的【无极荣耀】影象,而本该印出我的【无极荣耀】影象的【无极荣耀】大镜子却反而没有我的【无极荣耀】影象,这个状况实在是【无极荣耀】太反常了!

  守护者之一清了清嗓子。然后道:“现在注意。用你的【无极荣耀】左手握住小镜子尽量不要晃动,然后向前走。紧贴到大镜子前面,但是【无极荣耀】不要碰到大镜子。”

  我依言向前走了两步。“现在呢?”

  “抬起你的【无极荣耀】右手,把它放到小镜子前,用你的【无极荣耀】手掌挡住小镜子内你自己的【无极荣耀】影象。”

  “好了。”

  “很好,现在拿开你的【无极荣耀】右手。”我听话的【无极荣耀】拿开右手,结果却惊讶的【无极荣耀】发现之前还在小镜子中的【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影象居然不见了。大小镜子内都变成了空白一片。守护者继续道:“好了,下面是【无极荣耀】最后一步了。把你的【无极荣耀】右手伸向大镜子。”

  我听着他们的【无极荣耀】提示慢慢将右手向前伸,但是【无极荣耀】在到达大镜子前面时还是【无极荣耀】犹豫着停了下来。“我要碰到大镜子吗?”

  “对,碰到也别停,继续向里伸。”

  虽然这个回答很奇怪,但我还是【无极荣耀】照做了,结果奇迹再次发生。我的【无极荣耀】手没有接触到玻璃的【无极荣耀】感觉,反而是【无极荣耀】像伸入到了镜子内部。原本并没有我的【无极荣耀】身影的【无极荣耀】镜子内部忽然多出了我的【无极荣耀】一只手,而且随着我的【无极荣耀】继续伸入而逐渐变长。

  守护者道:“小心的【无极荣耀】移动你的【无极荣耀】手,去抓住镜子里的【无极荣耀】那面小镜子的【无极荣耀】影象。”

  我移动自己的【无极荣耀】手抓向镜子内小镜子的【无极荣耀】倒影,没想到我却真的【无极荣耀】摸到了它。手上的【无极荣耀】触感告诉我我抓到了一件实体而不是【无极荣耀】幻象,镜子里的【无极荣耀】倒影居然是【无极荣耀】实体。

  守护者还在说话。“现在,跟我说的【无极荣耀】念。我说一句你就跟着说一句。明白了就点点头。”

  我点点头表示明白。

  守护者很郑重的【无极荣耀】念道:“真实的【无极荣耀】虚无。”

  “真实的【无极荣耀】虚无。”我迅速复述。

  “虚无的【无极荣耀】真实。”

  我再次跟着学。

  “让我紧握虚无中的【无极荣耀】真实,聆听世界的【无极荣耀】声音,当虚无化为真实之时,我将是【无极荣耀】那连接虚无与真实的【无极荣耀】最后纽带。让虚无去嘲笑,让真实去诉说,我仅聆听,这世界的【无极荣耀】声音。”

  这次这段比较长,但我依然跟着念了出来。

  “现在,还虚无于真实,隐藏在虚无之中的【无极荣耀】真实啊!请响应我的【无极荣耀】呼唤,重现你的【无极荣耀】真实之面。”

  我跟着念出了这段诗歌一样的【无极荣耀】咒语,然后另外两个守护者突然对我喊道:“好了,把那面镜子拔出来。快。”

  我知道这句不是【无极荣耀】咒语,而是【无极荣耀】直接的【无极荣耀】指导,我赶紧照着做了。镜子内我抓住的【无极荣耀】那面倒影之镜随着我的【无极荣耀】拉扯居然真的【无极荣耀】开始向外移动,同时我手上的【无极荣耀】那面小镜子居然也被一股强大的【无极荣耀】引力吸引着向镜子内自己的【无极荣耀】倒影靠近。这个场面就像是【无极荣耀】人照镜子一样,你向镜子靠近,镜子内的【无极荣耀】影响也会向你靠近,你们以镜子为中线,距离镜子的【无极荣耀】距离都是【无极荣耀】对称的【无极荣耀】。现在这面小镜子和它的【无极荣耀】倒影也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情况,随着我把倒影之镜向外拉,外面的【无极荣耀】镜子也开始向镜子飞。最终,当我把那面倒影之镜拉到镜面上时外面这面镜子也刚好撞上镜子,然后随着我的【无极荣耀】手继续向外拉,两面镜子居然开始互相融合,最后一面和之前几乎一模一样的【无极荣耀】小镜子被我从大镜子里面拉了出来,不同的【无极荣耀】这面新出现的【无极荣耀】小镜子是【无极荣耀】双面的【无极荣耀】,两面都能照人。

  我看着手里的【无极荣耀】这面新镜子疑惑的【无极荣耀】看向三个守护者。“这就是【无极荣耀】那面真正的【无极荣耀】魔镜?”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