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六卷 第五章 虚张声势

第十六卷 第五章 虚张声势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没想到吧?”鬼手信长得意的【无极荣耀】排开人群走到了我的【无极荣耀】面前站定,然后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我的【无极荣耀】新造型。“你到是【无极荣耀】变化不小,这才几个星期不见没想到你居然退化回四足动物阶段啦?”

  “哈哈哈哈……!”周围响起一片哄笑声。

  “确实好久不见啊!”我的【无极荣耀】身体开始迅速缩小化回人形状态,同时把永恒拿到了手上。“上次把你们老窝一口气给端了,这么长时间还没去看过,怎么着?春风吹又生了?”

  鬼手信长听了我的【无极荣耀】话气的【无极荣耀】牙痒痒,但他也没有辩解,就像刚才我做的【无极荣耀】一样,这样事情不能狡辩,只能打岔,否则会越描越黑。

  “你不想知道我是【无极荣耀】怎么布这个局的【无极荣耀】吗?”

  “我大概能猜到。”

  鬼手信长疑惑的【无极荣耀】看了我一眼,猜测这样一个庞大的【无极荣耀】计划并不简单,他没想到我能猜到。“那你说说我是【无极荣耀】怎么做的【无极荣耀】?”

  “很简单。”我指着旁边的【无极荣耀】寄生族人说道:“你们既然能骗取他们的【无极荣耀】信任,自然也能骗到别的【无极荣耀】种族的【无极荣耀】信任。依我看你们把这个星球上的【无极荣耀】几个主战种族的【无极荣耀】强力人员都集中了起来,然后让他们趁我国圣兽和妖魔混战时去收渔人之利,只是【无极荣耀】没想到我国的【无极荣耀】护国神兽强到这种程度,居然把你们找来的【无极荣耀】帮手全给放倒了,而且还一路追杀了过来。不过你并不甘心失败,所以就临时改变计划让这些人在这里埋伏。因为你知道护国神兽丢了这么大的【无极荣耀】事我肯定会到地,所以你想大的【无极荣耀】抓不住能干掉我这个小的【无极荣耀】也不错。我说的【无极荣耀】没错吧?”

  “你怎么知道我们是【无极荣耀】临时改变计划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身边一个傻愣愣的【无极荣耀】家伙忍不住张口问道。

  我微笑着说道:“这都不明白吗?亏你还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跟班,真是【无极荣耀】一点也没学到啊!鬼手信长和我可是【无极荣耀】打过很多次地,所以他非常了解我的【无极荣耀】能力,那种封印我地东西就已经说明了他对我的【无极荣耀】了解。然而鬼手信长不可能不知道我的【无极荣耀】其他能力,即使我的【无极荣耀】召唤生物被封禁,单靠这里的【无极荣耀】兵力也不足以战胜我。至少没有必胜的【无极荣耀】把握。鬼手信长不会这么卤莽,我了解他。虽然我们是【无极荣耀】敌人,但我不会否定敌人的【无极荣耀】能力,因为那也是【无极荣耀】对自己地贬低。但是【无极荣耀】,如果鬼手信长知道这些人挡不住我,那他为什么只派这么点人呢?你们虽然不是【无极荣耀】很强,但日本毕竟是【无极荣耀】个国家,凑出一些能对付我的【无极荣耀】人肯定是【无极荣耀】不成问题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知道人手不够。他又有足够的【无极荣耀】人可以调用,却还是【无极荣耀】没能找来足够的【无极荣耀】人,那么原因就只剩一种了——他没时间。这就是【无极荣耀】我判断的【无极荣耀】依据。因为你们是【无极荣耀】临时改了计划,所以你们压根没想到需要截击我这个亚洲第一高手,仓促之间根本就来不及调动足够的【无极荣耀】人手,以至于连关系并不是【无极荣耀】很牢靠的【无极荣耀】寄生族地人也调了过来助战,要不然以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自负,他是【无极荣耀】不会在对付我的【无极荣耀】战斗中动用日本人以外的【无极荣耀】力量的【无极荣耀】。因为如果我被外势力的【无极荣耀】人打败,反而更证明了日本人没用。我说地没错吧?鬼手信长君?”

  “我不得不承认你很聪明,但你的【无极荣耀】聪明才智也到此为止了。”鬼手信长得意的【无极荣耀】一拍手,他的【无极荣耀】后面突然冲进来大批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虽然职业比较乱,但从其中占了很大一部分的【无极荣耀】忍者和日本武士来判断。这些都是【无极荣耀】日本玩家,至少大部分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确猜到了我们因为时间仓促而没有准备足够的【无极荣耀】人手,但是【无极荣耀】你在这里被挡了这么长时间,我的【无极荣耀】人已经都到齐了。现在你死定了。”

  “应该是【无极荣耀】你死定了才对。”我也拍了拍手,山洞外面瞬间又冒出了一大群人,内部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全都被压缩到了洞地中间区域。包围日本玩家地人群忽然分开一条路,玫瑰和红月以及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几个主要战力从中走了出来。“鬼手信长,难道只有你会叫增援吗?你以为我召唤生物被封,人又被包围,还会和你们死拼吗?我是【无极荣耀】一个行会地会长。不是【无极荣耀】单枪匹马的【无极荣耀】游侠。血性我自然是【无极荣耀】有,但理性我也一直保留着。你真以为我会傻到一个人单挑你们一群吗?”

  站在洞口的【无极荣耀】玫瑰帮我补充道:“紫日他刚刚发现自己的【无极荣耀】召唤能力被封禁就立刻通知了我,所以直到刚才为止他只不过是【无极荣耀】在故意拖时间,等待我们的【无极荣耀】增援。没想到你们为了等援军也在故意拖时间,结果就很容易的【无极荣耀】把两边的【无极荣耀】援军都给等来了。只可惜你带的【无极荣耀】人太少了点。”

  “哼,算我失算了,但那又怎样?我们想跑还是【无极荣耀】很简单的【无极荣耀】,你们根本不能把我怎么样!”鬼手信长果然是【无极荣耀】经常绝断大事的【无极荣耀】人,在判断力方面他的【无极荣耀】确是【无极荣耀】比他的【无极荣耀】前任松本正贺要出色,这种事情上毫不拖泥带水,说断就断。

  由于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决定下的【无极荣耀】太突然,所以我根本就没反应过来日本人就已经向我们这边冲了过来。

  “哪跑。”我没去管那些小喽罗,直接冲着鬼手信长就跳了过去。

  鬼手信长对我的【无极荣耀】攻击完全无视,居然不闪不避的【无极荣耀】直接冲了上来,我当然也不会客气,一刀把他切成了两段,但是【无极荣耀】被分尸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落到地上却变成了两截木桩。我稍微愣了一下,鬼手信长这家伙应该是【无极荣耀】日本武士才对,怎么突然多出了个忍者技能了?

  丢失目标之后我迅速回身寻找了起来,但是【无极荣耀】周围到处都是【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实在是【无极荣耀】找不到目标了。“该死,居然让他跑了。”

  我正在生闷气,忽然听到玫瑰的【无极荣耀】声音在后面响起:“老公趴下。”

  我自己都没明白什么意思就本能的【无极荣耀】趴了下去,跟着就听到嘭地一声响。只见一个易拉罐大小的【无极荣耀】东西飞过我的【无极荣耀】头顶掉进了前方的【无极荣耀】人群之中。那个小玩意刚一落地就像不倒翁一样立了起来,然后只听一声轻微的【无极荣耀】爆炸声,跟着那个小东西的【无极荣耀】上面大半截就整个飞了起来。当那大半截飞到大约两米高处的【无极荣耀】时候突然轰地一声凌空爆炸,数万枚小钢珠像雨点般四散分飞,瞬间就放倒了一大片人。日本玩家中的【无极荣耀】忍者非常多,而这个职业又是【无极荣耀】以牺牲防御为代价换取速度地职业,身上那套紧身布衣几乎没有任何防御力。根本无法抵挡这种爆破类武器。

  “靠,散钉雷你们也有啊?”一个熟悉的【无极荣耀】声音突然出现在我的【无极荣耀】背后。我一会果然看到了五月。

  “你怎么没跑啊?”我从地上爬起来问道。

  五月笑着道:“半路上撞上了你的【无极荣耀】援军,干脆一起回来了。今天真是【无极荣耀】开眼了,没想到你们行会的【无极荣耀】装备这么齐,把小日本打的【无极荣耀】落荒而逃。”

  玫瑰从后面走过来道:“日本人跑不是【无极荣耀】因为我们武器齐,而是【无极荣耀】因为今天他们人少。不过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武器确实是【无极荣耀】很全地,有兴趣的【无极荣耀】话可以买几个回去试试。”

  我笑着把玫瑰拉进怀里道:“你就别跟他推销了,我保证他是【无极荣耀】肯定想要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没钱买。”

  “你怎么知道我没钱?三五百水晶币我还是【无极荣耀】拿的【无极荣耀】出来的【无极荣耀】。”五月脸红脖子粗的【无极荣耀】申辩着。

  “哈哈哈哈……!”我和玫瑰一起笑了起来。

  “你们笑什么?”

  “哈哈哈哈!实在受不了了!”我拍着五月的【无极荣耀】肩膀道:“你知道刚才那个散钉雷多少钱吗?”

  五月摇了摇头:“不知道。怎么?很贵吗?”

  “贵到是【无极荣耀】不太贵,也就二百水晶币一个而已。”

  “二百水晶币……一个?”五月一副不能接受的【无极荣耀】样子问道。

  我点点头:“虽然要一二百水晶币一个,但是【无极荣耀】只要一个就能放倒一二百敌人,平均下来对付一个人只花了一两个水晶币,你要是【无极荣耀】上去和人家打,先不提打不打地过,光是【无极荣耀】和这么多人战斗所消耗的【无极荣耀】血瓶就得四五十水晶币了吧?这样算起来,其实摹疚藜僖裤还是【无极荣耀】很划算的【无极荣耀】。”

  玫瑰补充道:“不要光看投入很大。计算一下产出就会发现其实高投入的【无极荣耀】回报率反而更高。就好象艾辛格下面装的【无极荣耀】那台超级武器,光每次发射需要的【无极荣耀】魔晶石就价值百万水晶币,但你想象一下,一次摧毁一座城市,那得摧毁多少敌人?再加上因此而吓住地敌人,其实际平均到对付一个敌人的【无极荣耀】价格可能也就几个铜板而已。”

  “看来我的【无极荣耀】经济学和你们比实在是【无极荣耀】差的【无极荣耀】太多了!”

  玫瑰忽然道:“听夜之子说摹疚藜僖裤是【无极荣耀】学高能物理的【无极荣耀】。具体是【无极荣耀】什么类型的【无极荣耀】啊?”

  “我学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电磁学。”五月道:“不过生物和物理也都不错。夜之子那小子现在跟你们干,混的【无极荣耀】还不错吧?”

  “怎么?有兴趣加入我们?”

  五月笑了笑,然后指着前方混乱的【无极荣耀】人群问道:“敌人都快跑光了,你们不追吗?”

  “追,当然追。”我说着从凤龙空间里拽出了个扩音水晶放在嘴前大声喊了起来:“鬼手信长你别跑,今天我非抓住你不可。你还跑……”

  五月一脸疑惑的【无极荣耀】看着我,完全不知道我到底在干什么。其实别看我叫地起劲,其实人根本没挪地方,不过混乱中地日本玩家可没工夫确认我的【无极荣耀】位置,所以他们只是【无极荣耀】更慌乱地跑了起来。

  等日本玩家都跑光了我才对五月解释道:“想知道我为什么光喊抓人却不动?”五月点点头。我笑着回答道:“很简单。因为敌人根本不知道我们其实没来那么多人。”

  “啊?”

  我笑着向玫瑰使了个眼色。玫瑰立刻拍拍手。周围的【无极荣耀】本行会人员呼啦一下少了一大半,只剩下几个人站在那里。要是【无极荣耀】日本玩家这个时候看到我们的【无极荣耀】情况肯定会大喊着杀回来。

  “靠。你们耍诈!”五月总算明白过来了。“可是【无极荣耀】你怎么知道来的【无极荣耀】增援不多呢?我在路上跟他们在一起那么长时间居然没发现周围好多都是【无极荣耀】幻象。”

  我和玫瑰只是【无极荣耀】笑,却不回答。其实我能发现幻象是【无极荣耀】有原因地。第一。玫瑰从一进来就向我使了眼色,凭着我和玫瑰的【无极荣耀】默契,我大致能猜到一些。另外,由于幻象不是【无极荣耀】真实的【无极荣耀】人物,所以他们的【无极荣耀】行为经常会出现模式化的【无极荣耀】动作,比如说脚步的【无极荣耀】距离总是【无极荣耀】相同,以及做某件事的【无极荣耀】方式一样。这都是【无极荣耀】破绽。在一般人看来这些破绽很微小,极易被忽略过去。所以一般不会引起暴露,但我有电子脑,对这些细微处地分析能力比正常人要强出太多,所以这些普通人看不出来的【无极荣耀】破绽对我来说就像白纸上地墨点一样显眼。当然,具体原因是【无极荣耀】不能告诉五月的【无极荣耀】,尽管他追着我询问,但我却只是【无极荣耀】神秘的【无极荣耀】微笑。就是【无极荣耀】不说。

  玫瑰看我把五月也逗的【无极荣耀】差不多了,于是【无极荣耀】对我说道:“来,给你们介绍个人。”

  “谁啊?”我和五月都疑惑的【无极荣耀】问道。

  玫瑰向那边剩余的【无极荣耀】我方玩家招了招手,一个看起来很可爱的【无极荣耀】年轻人立刻跑了过来。这个玩家不但有我们行会地标志,而且还是【无极荣耀】精英标志,显然不是【无极荣耀】一般人员。他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无极荣耀】样子,一张白白胖胖的【无极荣耀】圆脸长的【无极荣耀】非常好玩,要不然怕人家误会我是【无极荣耀】变态。还真想上去揉两下。

  “会长好。”小朋友一过来就向我打招呼。

  我点了点头算是【无极荣耀】回应,然后看向玫瑰,等待她的【无极荣耀】解释。玫瑰立刻道:“他叫心隐,职业是【无极荣耀】刺客。但是【无极荣耀】他有一种很强的【无极荣耀】能力叫做场景复制,算是【无极荣耀】幻象的【无极荣耀】一种。”

  “那刚才的【无极荣耀】幻象……”五月试探性地问道。

  “是【无极荣耀】他做的【无极荣耀】。”玫瑰把心隐推到了我面前,然后对五月道:“抱歉。你可以让我们单独说会话吗?”五月立刻点头走到别的【无极荣耀】地方去了。玫瑰这才对我道:“心隐是【无极荣耀】王叔叔的【无极荣耀】儿子。”

  “王叔叔?哪个王叔叔?”

  “就是【无极荣耀】那个救过我爸的【无极荣耀】同事。”玫瑰有些伤感的【无极荣耀】说道。

  我瞬间明白了这个王叔叔是【无极荣耀】什么人。玫瑰曾经提到过,她爸以前就过一个救命恩人,这个人因为救她爸而牺牲了,而这个人就是【无极荣耀】玫瑰说地王叔叔。这个年轻人既然是【无极荣耀】那个人的【无极荣耀】儿子,那就算是【无极荣耀】军属遗孤了。

  心隐看着我道:“我听蓉蓉姐说过,我也知道你是【无极荣耀】什么人,所以我参加了冰霜玫瑰盟。”

  我郑重的【无极荣耀】伸手和他握了握手然后道:“有什么我们能帮的【无极荣耀】上忙的【无极荣耀】地方尽管说。”

  玫瑰迅速恢复了爽朗快乐的【无极荣耀】表情对我道:“就是【无极荣耀】因为有事我才带他来找你的【无极荣耀】。你向我要人的【无极荣耀】时候会里根本抽不出人,所以我就把他带来,身边吓跑了鬼手信长他们。”

  “那心隐具体需要我做什么?”

  心隐自己道:“也不完全是【无极荣耀】我自己的【无极荣耀】事情,因为我接到任务的【无极荣耀】同时你也被算进来了。”说着他递了张卷轴给我。

  我展开卷轴看了起来。这是【无极荣耀】张任务卷轴。确切地说是【无极荣耀】关联任务卷轴。而且居然就是【无极荣耀】我找了很久都找不到地一千级晋级任务。

  “靠,没想到一千级的【无极荣耀】晋级任务居然不是【无极荣耀】帮自己做任务。而是【无极荣耀】帮别人做任务!”

  “什么?”玫瑰也跑过来看起了卷轴,看来她之前也不知道内容。

  任务地主体是【无极荣耀】要求心隐到达红色星球深处的【无极荣耀】一个什么神庙拿到圣物刺客之魂,这个任务表面上看起来很简单,其实却麻烦的【无极荣耀】要命,原因就是【无极荣耀】级别差。这个任务卷轴上有一句提到路上的【无极荣耀】怪物普遍在八百到九百级之间,还有部分一千级的【无极荣耀】怪物,而心隐居然才六百级。这样高难度的【无极荣耀】任务六百级的【无极荣耀】人肯定是【无极荣耀】完成不了的【无极荣耀】,所以就需要个保护者,而我就恰好是【无极荣耀】这个保护者。以心隐和怪物的【无极荣耀】级别差,几乎是【无极荣耀】一碰就死,这个保护难度未免也太大了点。可这是【无极荣耀】晋级任务,不接还不行,真是【无极荣耀】气死个人!

  心隐在旁边道:“我的【无极荣耀】任务是【无极荣耀】拿到圣物并成功返回,而你的【无极荣耀】任务就是【无极荣耀】让我在路上不挂掉。我知道表面上看起来很难,其实要比你想的【无极荣耀】简单。”

  “哦?说说为什么?”

  “因为我是【无极荣耀】刺客。”心隐很有自信地说道。

  我的【无极荣耀】智力水平绝对一流。心隐这一说我立刻就反应过来了。刺客被*掉通常都是【无极荣耀】在进攻的【无极荣耀】瞬间,不是【无极荣耀】敌人死,就是【无极荣耀】自己死,可心隐的【无极荣耀】任务是【无极荣耀】拿东西,也就是【无极荣耀】说他没必要和怪物拼命。如果一个刺客压根不想和敌人接触,那他几乎不会被杀,也就是【无极荣耀】说任务其实远没有我想的【无极荣耀】那么复杂。在这样的【无极荣耀】任务中。保护刺客甚至比保护一个防高血厚的【无极荣耀】肉盾型战士都要容易地多。

  “对啊!你是【无极荣耀】刺客,我怎么没想到呢!”

  玫瑰道:“虽然路途上的【无极荣耀】怪物都很难对付。但以紫日地能力是【无极荣耀】可以轻松突破的【无极荣耀】。心隐要记住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一定不能离开紫日太远,还有就是【无极荣耀】要保护好自己。只要你们能配合好,完成任务并不困难。你们两个最好能用心一点,因为我从NPC那里买来的【无极荣耀】情报显示一千级的【无极荣耀】晋级任务之后可能会有连环任务,但是【无极荣耀】最后的【无极荣耀】奖励……你们应该明白。”

  这要是【无极荣耀】再不明白就是【无极荣耀】傻子了。《零》中的【无极荣耀】连环任务是【无极荣耀】出了名地复杂,但只要能够完成,最后的【无极荣耀】奖励绝对会让你觉得没白辛苦。

  “很好。不过在做任务之前起码得先让我找到银雪才行。”

  从鬼手信长出现开始就一直站在一边的【无极荣耀】蟹人忽然走过来道:“尊敬的【无极荣耀】朋友,你看起来比他们还要强大,我可以请求你们帮助我们寻找圣物吗?”

  我想了想对他道:“我想我知道那些家伙是【无极荣耀】怎么做的【无极荣耀】,他们首先偷走了你们的【无极荣耀】圣物,然后再用另外一组人去骗取你们的【无极荣耀】信物并承诺自己是【无极荣耀】非常强大的【无极荣耀】势力,希望你们能和他们合作是【无极荣耀】吗?”

  “你怎么知道?”

  “因为他们每次都是【无极荣耀】这么做地。”我对蟹人道:“事实上我们并没有多余的【无极荣耀】时间专门去帮你们寻找圣物,但既然圣物是【无极荣耀】被日本人拿走的【无极荣耀】,那我们在之后的【无极荣耀】交战中随时都可能发现你们的【无极荣耀】圣物。我保证。如果我们的【无极荣耀】人找回了圣物,或者发现了任何有关地线索,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蟹人正要说话,我连忙伸手制止了他。“先别忙着感谢,我这人一向不做亏本的【无极荣耀】买卖,最起码你得让我觉得这件事情做的【无极荣耀】不亏。”

  中间这个蟹人还没说话。他旁边的【无极荣耀】那个蟹人却激愤的【无极荣耀】冲上来喊道:“你比那些家伙还要邪恶,他们虽然欺骗了我们,但起码他们没和我们谈条件。”

  我笑了起来。“可怜的【无极荣耀】孩子,你到现在都理解不了吗?你们之前帮他们和我作战就是【无极荣耀】在付出代价了,难道你认为自己是【无极荣耀】在义务劳动吗?用很少的【无极荣耀】钱卖给你不能吃的【无极荣耀】食物的【无极荣耀】奸商和用正常价格卖给你正常食物的【无极荣耀】本份商人,你更喜欢谁?”

  “哼!你们这些蓝球来地人都是【无极荣耀】这么狡猾!”

  “天下没有免费地午餐,你们不会真的【无极荣耀】以为我会帮你们白干活吧?”

  “你说地也有道理,只是【无极荣耀】我们实在是【无极荣耀】没有多余的【无极荣耀】钱请你们帮忙啊!”

  “我又没说要你们给钱,报酬不一定要是【无极荣耀】物质形式的【无极荣耀】啊?”

  “那你想要我们做什么?”蟹族人非常认真的【无极荣耀】问道。

  我笑着道:“先不急,在我说出我要你们做什么之前你们最好先回答几个问题让我知道你们到底能做些什么。这样我才好决定到底要你们做什么。”

  “没问题。你问吧。”

  我伸手制止了他急噪的【无极荣耀】行为。“别着急,这里可不是【无极荣耀】谈话的【无极荣耀】地方。最好能先去你们村子里。然后我们坐下来慢慢谈。”

  我故意不马上问,就是【无极荣耀】在传递一种信息。任何生物都会不自觉的【无极荣耀】从环境中摄取大量的【无极荣耀】信息。但这些信息不会直接呈现在你的【无极荣耀】表层意识中,而是【无极荣耀】以类似计算机后台程序的【无极荣耀】方式潜移默化的【无极荣耀】影响你的【无极荣耀】行为。比如说在黝黑的【无极荣耀】古墓中你就会不自觉的【无极荣耀】打冷战,这其实是【无极荣耀】潜意识在工作,不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主观意识在指挥你打冷战。我现在做的【无极荣耀】也是【无极荣耀】一样,我有意识的【无极荣耀】表现出不在乎不着急的【无极荣耀】姿态,为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让寄生族的【无极荣耀】这些人知道我并不在乎他们是【无极荣耀】否合作,这样他们就会认为自己一方筹码不足,之后的【无极荣耀】谈判就会容易很多。如果我现在火急火燎的【无极荣耀】求着他们答应条件,那就完蛋了,恐怕最后什么条件他们也不会答应的【无极荣耀】。

  在我的【无极荣耀】要求下寄生族的【无极荣耀】人终于无奈的【无极荣耀】同意了带我去他们的【无极荣耀】村子,不过这些家伙要求我们必须蒙上眼睛进去,否则坚决不带我们去村子。考虑到他们刚丢失圣物,正处于极度没有安全感的【无极荣耀】时刻,我也就答应了他们的【无极荣耀】要求。

  在蟹人的【无极荣耀】带路下我们穿过复杂的【无极荣耀】地底洞穴到达了地下世界。严格来说这里才是【无极荣耀】红色星球真正的【无极荣耀】表面,上面那层地面完全被红色的【无极荣耀】沙漠所覆盖,根本就是【无极荣耀】生命禁区,红色星球真正的【无极荣耀】生命都是【无极荣耀】居住在这个地下世界里的【无极荣耀】。

  我们在地下世界穿行了一段时间之后蟹人忽然要求我们蒙上眼睛,我知道肯定是【无极荣耀】快到地方了,于是【无极荣耀】也让大家照做。不过,我并不是【无极荣耀】傻瓜,蒙上眼睛可不等于我不看路。幻影这个精神体是【无极荣耀】可以借助精神力场感应周围环境的【无极荣耀】,所以眼睛对我来说不是【无极荣耀】必须品。另外,我还可以通过与我共生的【无极荣耀】女王所操纵的【无极荣耀】幽灵甲虫来观察周围的【无极荣耀】事物,眼睛要不要都无所谓。

  为了防止被发现,我只释放了几只甲虫沿途担任警戒任务,并让一只幽灵甲虫幻影化之后站在我的【无极荣耀】肩膀上代替我的【无极荣耀】眼睛帮我看路。蟹人当然是【无极荣耀】看不出我的【无极荣耀】花招,还以为我们不知道路,正得意的【无极荣耀】带着我们在附近乱转,希望借此搞乱我们的【无极荣耀】方向感。

  差不多绕了十来分钟,这些家伙终于确定我们已经搞不清方向了,于是【无极荣耀】带着我们到了一片地底森林附近。不过,我们并没有被带入森林,而是【无极荣耀】在林子边的【无极荣耀】一棵树附近停了下来。带我们来的【无极荣耀】蟹人在树干上敲了两下,大树忽然从中间裂开一条缝,其中露出了一条通向下层的【无极荣耀】台阶。这帮家伙还真会藏入口!

  我们被蟹人带着下到了台阶底下,然后迅速被眼前的【无极荣耀】一切所震惊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