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六卷 第七章 灭族

第十六卷 第七章 灭族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那个族长居然突然跳了起来,从他的【无极荣耀】运动轨迹判断他的【无极荣耀】目标应该是【无极荣耀】坦克的【无极荣耀】脑袋,我忽然想到了寄生族的【无极荣耀】寄生能力并瞬间了解了他的【无极荣耀】意图。

  我拍着坦克大声喊着:“别让他碰你。”

  坦克竖立的【无极荣耀】口器突然向两边分开,从里面伸出一根管子,接着就看一片漫天的【无极荣耀】火云瞬间把那个族长完全包裹了进去。

  “族长……!”寄生族中发出一片叫喊声,但是【无极荣耀】出乎意料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他们的【无极荣耀】族长居然没事。火焰被猛的【无极荣耀】弹开,那个家伙直接落在了坦克的【无极荣耀】头顶。

  我把凤龙空间展开,向坦克背上一指:“上去。”

  夜月从凤龙空间里跳出来纵身翻上了坦克的【无极荣耀】背部,然后迅速向坦克的【无极荣耀】头部移动了过去,镰刀也紧跟着被我放了出来。虽然也算是【无极荣耀】大型魔宠,但镰刀的【无极荣耀】体积比坦克可小的【无极荣耀】多了。一根蛛丝从坦克的【无极荣耀】嘴里喷出,成功的【无极荣耀】附着在了洞顶上,跟着镰刀像荡秋千一样荡上了坦克的【无极荣耀】后背并迅速向前面冲了过去。

  寄生族的【无极荣耀】族长一落到坦克的【无极荣耀】头上就想入侵坦克的【无极荣耀】身体,但就像玫瑰之前打听出来的【无极荣耀】信息一样,寄生族的【无极荣耀】寄生是【无极荣耀】有很大风险的【无极荣耀】,而且最好不要去袭击有同伴的【无极荣耀】生物,因为寄生过程会被同伴打断。寄生族的【无极荣耀】族长刚想寄生就看到一柄蛇剑笔直的【无极荣耀】朝自己飞来,他想都没想就下意识的【无极荣耀】举刀隔挡,没成想这剑的【无极荣耀】力量大地有如山崩地裂。不但把他的【无极荣耀】刀当场震断,甚至还把他的【无极荣耀】人也从坦克的【无极荣耀】头上撞了下去。

  坦克可不管什么武德,趁对方还没落地,猛然站了起来,两只巨大的【无极荣耀】前肢在身前轰然对击,而寄生族的【无极荣耀】族长正好位于两只巨锤之间。嘭的【无极荣耀】一声血水喷出几丈远,寄生族地人全都傻掉了。没想到自己的【无极荣耀】族长只不过一下就被打地尸骨无存。

  “你们都干了些什么?”老巫婆悲痛的【无极荣耀】叫了起来。

  我跟着夜月跃上坦克的【无极荣耀】头顶指着那个老巫婆喊着:“坦克,干掉她。”

  咔的【无极荣耀】一声坦克的【无极荣耀】长腿迅速的【无极荣耀】插入四周的【无极荣耀】岩石。背上地魔晶炮对着老巫婆的【无极荣耀】方向一闪,一发紫色炮弹直飞而出,老巫婆立刻拿出了之前抢回去的【无极荣耀】骷髅举向前方,试图阻挡魔晶炮弹,但这注定是【无极荣耀】没有意义的【无极荣耀】行为。轰的【无极荣耀】一声通道内瞬间被恐怖的【无极荣耀】爆风所席卷,老巫婆身边的【无极荣耀】人和她一起瞬间消失在了原地,站的【无极荣耀】远地人则被爆风瞬间吹的【无极荣耀】不知去向。

  寄生族的【无极荣耀】寄生能力确实很强。但没有与坐骑和体之前他们其实并不怎么样。按我的【无极荣耀】想法,如果有一支超强的【无极荣耀】捕捉队配合他们的【无极荣耀】寄生能力,不用多久就能打造出一支强悍无比地超级战队,但他们却没有这样的【无极荣耀】捕捉队,所以他们的【无极荣耀】坐骑都很一般,这就使他们的【无极荣耀】寄生能力不能完全发挥作用,也因此大大降低了他们的【无极荣耀】战斗力。本来他们要是【无极荣耀】和我们合作我到是【无极荣耀】可以给他们安排一支超强的【无极荣耀】捕捉队,可惜……现在一切都晚了。

  大地之门在我的【无极荣耀】面前展开。我有些失望的【无极荣耀】向前一挥手,麒麟武士立刻蜂拥而出,刚被爆风吹飞出去的【无极荣耀】寄生族人还没缓过劲来就遭到了麒麟武士的【无极荣耀】大屠杀。既然已经不能共存,我是【无极荣耀】绝对不会有任何迟疑地。对待敌人就得像严冬一样冷酷,否则吃亏地只能是【无极荣耀】你自己。

  屠杀进行的【无极荣耀】很顺利,这主要归功于我们站地位置。寄生族引以为傲的【无极荣耀】寄生坐骑都被我们挡在了背后。所以没有坐骑的【无极荣耀】寄生族几乎没什么抵抗能力。当然,我们也不是【无极荣耀】没有试图留下一些肯归顺的【无极荣耀】活口,但可惜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个种族的【无极荣耀】英勇程度实在有些让人郁闷,居然连三岁小孩都不肯投降。麒麟武士向来没什么同情心,所以惨绝人寰的【无极荣耀】大屠杀被进行的【无极荣耀】很彻底。事后我们搜索了整个村子,结果没有找到任何有关融合术的【无极荣耀】记录,看来这个魔法注定是【无极荣耀】要消失了!

  正当我很郁闷的【无极荣耀】准备召集大家离开时,一个麒麟武士忽然跑过来报告:“主人,我们在前面发现个一个寄生族的【无极荣耀】成员被关在监牢里。”

  “带我去看看。”被关押的【无极荣耀】成员,那就意味着他很可能和外面的【无极荣耀】成员不和。同时也意味着我们很可能能从他的【无极荣耀】嘴里套出我们要的【无极荣耀】融合术。

  我们来到村子后面的【无极荣耀】一个山洞外面。洞口还有一道木头做的【无极荣耀】栅栏,那个被关押的【无极荣耀】寄生族就在这里面。我走到栅栏边看了看里面。只见一个穿的【无极荣耀】很破烂的【无极荣耀】寄生族人蜷缩在洞内最黑暗的【无极荣耀】脚落里,不过既然他蜷缩成一团也能看的【无极荣耀】出来他的【无极荣耀】身高相当惊人。普通寄生族男性身高一般在两米二到两米五之间,而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身高至少有三米多,坐在地上就已经快和我差不多高了。

  “喂,你是【无极荣耀】什么人?”我对着那个家伙问了起来,但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玫瑰走过来向里面望了望,然后伸手拍了拍门口的【无极荣耀】木头柱子。“看来他是【无极荣耀】自愿呆在这里的【无极荣耀】。”

  “你怎么知道?”刚刚过来的【无极荣耀】五月问道。

  “因为只要他想离开,这木头栅栏根本关不住他。”心隐接道。

  “我看未必。”大家一起看着我,明显是【无极荣耀】在等待我的【无极荣耀】答案。“因为这个。”我随手捡了块石头扔向里面,但是【无极荣耀】石头刚穿过木头栅栏就撞上了一道突然亮起的【无极荣耀】光幕并弹了回来。

  “魔法屏障?”玫瑰沉思了一下道:“我想我知道他为什么不回答我们恶劣。”

  “我也知道了。”我走上前抓住木栅栏,然后对他们道:“你们先让一下。”等他们让开之后我猛的【无极荣耀】向外一拉,轰地一声栅栏被我整个从洞口拽了出来。随手把栅栏扔到一边。我又总到洞口边上,然后把永恒猛的【无极荣耀】插入墙壁,然后向外一撬,只听咚的【无极荣耀】一声,一块水晶掉到了地上。

  原本呆在洞底一直没动静的【无极荣耀】那个家伙在水晶掉出来的【无极荣耀】瞬间突然转头望向了我们这边,然后他猛的【无极荣耀】站了起来。和之前的【无极荣耀】表现完全不同,他这次不但不是【无极荣耀】对我们不理不采。反而主动问了起来。“你们是【无极荣耀】什么人?”

  “先说说摹疚藜僖裤是【无极荣耀】什么人吧?”玫瑰问道:“你地族人用这种单向透光的【无极荣耀】防护结界把你封在这里到底是【无极荣耀】因为什么原因?”

  “我根本就不是【无极荣耀】这里地人。”

  心隐反驳道:“你明明就是【无极荣耀】寄生族,居然说自己不是【无极荣耀】这里的【无极荣耀】人?”

  这个寄生族的【无极荣耀】人立刻反讥道:“你们都是【无极荣耀】人类。难道全都住一起吗?”

  “这个……!”心隐被噎的【无极荣耀】没话说了。

  “难道你是【无极荣耀】别的【无极荣耀】部落的【无极荣耀】成员?”我上前问道。

  对方点了点头。“我是【无极荣耀】达达尼斯部落的【无极荣耀】达玛,在上次部落战斗地时候被抓了过来。”

  “那么达玛,你既然也是【无极荣耀】寄生族,应该也是【无极荣耀】有坐骑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吗?”

  “纠正一下,我不叫达玛。达玛是【无极荣耀】称号,只有族里最强大的【无极荣耀】青年才能获得这个达玛。我的【无极荣耀】族人都称呼我为达玛,但你们是【无极荣耀】外族。应该叫我的【无极荣耀】名字‘哈’。”

  “单音节的【无极荣耀】名字?”玫瑰迅速贴到我的【无极荣耀】耳朵上小声说道:“这家伙在族里的【无极荣耀】地位可能很高,跟他搞好关系。”

  我点点头,然后对哈道:“我们刚刚消灭了这个部落,你作为他们地俘虏自然转为我们的【无极荣耀】俘虏,但是【无极荣耀】我们并不想俘虏你,所以你被释放了。”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哈对我道:“你身边的【无极荣耀】女人很漂亮,可惜她有着一颗幻魔般可怕的【无极荣耀】心灵。”

  我笑着揽过了玫瑰的【无极荣耀】肩膀,并在她的【无极荣耀】额上亲了一下。“感谢你地提醒。但这正是【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可爱之处。”哈显然没想到我会有这样的【无极荣耀】反应,不过我没等他做出回应就继续说道:“顺便说一下,窥探别人的【无极荣耀】心灵可不是【无极荣耀】什么文明的【无极荣耀】举动。”

  哈带着疑惑的【无极荣耀】眼神盯着我看了一会,然后才摇了摇头:“我不能理解你的【无极荣耀】想法!”

  他当然不能理解我的【无极荣耀】想法。玫瑰从来就不是【无极荣耀】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无极荣耀】好女孩,但这也正是【无极荣耀】我对她着迷的【无极荣耀】地方。虽然在大部分人眼里,玫瑰有着美丽地外表和高雅地气质。但实际上她是【无极荣耀】个思想很恐怖的【无极荣耀】女人。至少《零》地破坏性经济模型和目前龙缘更改过的【无极荣耀】对日策略都有她的【无极荣耀】参与,而且玫瑰在坑蒙拐骗方面也有着不亚于我的【无极荣耀】造诣。或许传统认识中那种傻呼呼的【无极荣耀】有着天使性格的【无极荣耀】女人才是【无极荣耀】好女人,但对我这样的【无极荣耀】人来说,那些优点就都成了缺点。我的【无极荣耀】身份决定了我要经常接触一些可以被称为惨无人道的【无极荣耀】事情,而这种时候善良的【无极荣耀】天使只能拖我的【无极荣耀】后腿,所以我宁可和恶魔做伴。何况玫瑰的【无极荣耀】恶魔性格也仅针对别人,在我面前她顶多算是【无极荣耀】个小妖精。

  玫瑰对哈道:“你不能理解他的【无极荣耀】行为是【无极荣耀】因为你不知道他是【无极荣耀】谁,不过这与你也没有太多关系。鉴于刚才你对我的【无极荣耀】诋毁,以及你试图破坏我和我老公之间的【无极荣耀】关系,我看无条件释放并不适合对你使用。”看到对方摆出戒备的【无极荣耀】神色。玫瑰又补充道:“顺便说一句。你摆出这样的【无极荣耀】姿势除了增加我们对你的【无极荣耀】厌恶感之外根本毫无意义,你是【无极荣耀】这个部落的【无极荣耀】俘虏。这说明你不是【无极荣耀】他们的【无极荣耀】对手,而我们杀光了这个部落的【无极荣耀】所有人,所以你和我们的【无极荣耀】差距只会更大。不想死的【无极荣耀】太悲惨还是【无极荣耀】老实点比较好。”

  “你这是【无极荣耀】在威胁我?”

  “随便你怎么想,我们现在需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你们的【无极荣耀】寄生融合术,能够提供这一技术的【无极荣耀】话你就还有活下去的【无极荣耀】价值,否则的【无极荣耀】话我们不介意在屠村的【无极荣耀】名额上再多增加一个人。”

  玫瑰的【无极荣耀】魔鬼性格果然是【无极荣耀】很好用,至少没人能在她手下玩出什么花样,因为没几个人敢拿自己的【无极荣耀】生命去做赌注。哈想了一下,最终还是【无极荣耀】屈服在了我们的【无极荣耀】压力之下,不得不点头同意了我们地要求。

  “我可以把寄生融合术交给你们。但我也有条件。”哈虽然同意交出技术,但并没打算白送。

  玫瑰反应迅速的【无极荣耀】说道:“你认为自己现在有资格和我们谈条件吗?”

  “我知道我现在处于被动地位,但如果我的【无极荣耀】条件得不到满足,我宁可一死。”

  我们没想到这家伙会这么坚决,不过想了一下我们还是【无极荣耀】点了点头。玫瑰开口道:“理论上说摹疚藜僖裤现在是【无极荣耀】没有资格和我们谈条件的【无极荣耀】,但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我们也可以听一听。但我要告诉你。这不是【无极荣耀】正式的【无极荣耀】谈判,我们只是【无极荣耀】听一听。是【无极荣耀】否会同意可不一定。”

  哈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然后开口道:“第一个条件……”

  “慢着。”我开口打断了他。“还第一个条件,你到底有几个条件?你有没有搞清楚状况啊?”

  “我只有三个条件,虽然看起来无理,但这是【无极荣耀】必须的【无极荣耀】条件,如果你们不答应,我是【无极荣耀】绝对不会告诉你们的【无极荣耀】。”

  玫瑰拉了我一下。然后道:“那好吧!你先说说看。”

  哈点头继续道:“第一,你们学会后不能将融合术用于对付我们部落,不管是【无极荣耀】直接或者是【无极荣耀】间接都不行。”

  玫瑰听完立刻道:“我们可以保证不主动将这个技术用于对抗你们部落,但如果你们先攻击我们,那我们是【无极荣耀】不会和你们客气地。另外,如果你们加入了我们的【无极荣耀】敌对势力,那我们也不保证是【无极荣耀】否会全力对付你们。”

  哈点点头道:“我们自然是【无极荣耀】不会直接攻击你们,至于你说地加入你们的【无极荣耀】敌对势力。这条我想加个前提。我们要是【无极荣耀】在不知情的【无极荣耀】情况下加入了你们的【无极荣耀】敌对势力,你们要在我们知道之后给我们退出的【无极荣耀】时间,不能马上就对付我们。”

  玫瑰想了想觉得这个还算合理,于是【无极荣耀】就点了点头算是【无极荣耀】承认了这个条件。“你说说另外两条吧。”

  “第二,融合术可以传授给你们,但你们不能将它再以任何形式传授给别人的【无极荣耀】个人或者集体。”

  哈的【无极荣耀】要求也就相当于出售专利使用权。这个我们都能理解,所以也就没有做什么争辩。“好地,这个我们也可以同意。”

  听到我们同意之后哈才继续道:“最后一个条件。我们的【无极荣耀】融合术是【无极荣耀】属于所有寄生族的【无极荣耀】东西,我不能为了个人的【无极荣耀】生命安全就把它送给你们,所以你们需要支付一点报仇给我们。”

  玫瑰一听报酬就有些生气了。“你的【无极荣耀】说法虽然和情,却不和理。现在的【无极荣耀】状况是【无极荣耀】我们掌握着绝对的【无极荣耀】主动权,你居然还和我们谈交易?”

  “我说过了,这不是【无极荣耀】我一个人的【无极荣耀】融合术,没有好处我不能把它给你们。”

  “那你说说摹疚藜僖裤要什么好处吧?”我说话地时候玫瑰故意装做想要阻拦却被我挡下来的【无极荣耀】样子,实际上我们也只是【无极荣耀】在唱双簧而已。这样可以让对方认为我们本来就已经不怎么愿意谈条件了。在这种情况下他也不敢开出太夸张的【无极荣耀】要求来。

  哈略微想了一下道:“三十头极品坐骑。”

  “你有脑子没有?”玫瑰气愤的【无极荣耀】呵斥了起来。

  我拦住玫瑰。然后皱着眉头道:“在我们后面的【无极荣耀】山洞里有这个部落的【无极荣耀】全部坐骑,用它们来抵偿如何?虽然其中没有极品。但胜在数量够多,你们应该不吃亏。”

  “不,一定要极品,普通坐骑我们自己也能抓,根本没什么价值。”

  玫瑰恶狠狠地道:“你别太得寸进尺。”

  哈显然很怕玫瑰,他们寄生族都有一点思维窥视的【无极荣耀】能力,但也仅限于敌人不防备的【无极荣耀】情况下。之前他看到过玫瑰的【无极荣耀】思维,所以才说玫瑰的【无极荣耀】心灵很可怕。现在显然他是【无极荣耀】看不到玫瑰的【无极荣耀】思维的【无极荣耀】,但大概的【无极荣耀】情绪还是【无极荣耀】能感觉到的【无极荣耀】。加上之前他感觉到的【无极荣耀】玫瑰地内心,他就自然地认为玫瑰是【无极荣耀】那种很危险的【无极荣耀】女人,所以尽管玫瑰看起来很美丽,但在他看来她却比什么都要可怕。

  我看哈已经有些退缩地意思了,立刻补充道:“三十头太过夸张了,三头还能考虑一下。”

  玫瑰和我配合的【无极荣耀】很到位,立刻就叫了起来:“一头都别给他们,抓他回他的【无极荣耀】部落,一个一个的【无极荣耀】问,不说的【无极荣耀】就杀,总有胆小怕事的【无极荣耀】人会招供的【无极荣耀】。”

  我和玫瑰的【无极荣耀】双簧让哈非常紧张,他的【无极荣耀】目光在我们的【无极荣耀】脸上来回的【无极荣耀】移动了好半天,最终才不得不点头道:“三只就三只,但一定要是【无极荣耀】极品。”

  “没问题。”我向他伸出了右手:“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寄生族的【无极荣耀】人还处于半原始社会,所以相对的【无极荣耀】也较为单纯一些,协议既然达成就不再有什么反抗的【无极荣耀】情绪了。融合术的【无极荣耀】内容被哈传授给了我们来的【无极荣耀】这些人,回去后我们就可以把这些东西送到艾辛格神殿大学和图书馆,这两样功能建筑的【无极荣耀】最大功能就是【无极荣耀】允许玩家之间互相传授学习一些没有特殊要求的【无极荣耀】技能。本行会的【无极荣耀】玩家花哨技能一堆,全都是【无极荣耀】拜这两所建筑所赐。

  技能学完就该是【无极荣耀】履行约定的【无极荣耀】时候了,有系统协议保护,我们也不敢赖帐,不过这种事情不用我亲历亲为。第一行会的【无极荣耀】名头可不是【无极荣耀】我一个人就撑的【无极荣耀】起来的【无极荣耀】,其中也有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高手们的【无极荣耀】功劳,这种猎捕坐骑的【无极荣耀】工作叫几个高手组个抓捕队就OK了,完全不用**心。

  这边的【无极荣耀】事情处理完之后我们也开始分道扬镳。五月在自己的【无极荣耀】任务中领到了隐身属性,一个人行动反而安全些,所以他离开我们单独去做任务了。玫瑰毕竟是【无极荣耀】行会骨干,带着人跑出来救场可以,长时间在外面转就不行了。和我暂时告别之后带着行会里来的【无极荣耀】援兵一起返回艾辛格去了。最后留在我身边的【无极荣耀】只有一个心隐了,他接那任务和我的【无极荣耀】千机晋阶任务是【无极荣耀】捆绑在一起的【无极荣耀】,想走都不行了。另外还有个问题就是【无极荣耀】失踪的【无极荣耀】银雪依然毫无消息。五月本来一直担负着给我带路的【无极荣耀】任务,可是【无极荣耀】就在刚才,他和他的【无极荣耀】魔宠突然失去联络了。根据他的【无极荣耀】说法,只有魔宠被*掉了才会出现这种情况。魔宠死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复活,无非就是【无极荣耀】掉一级,五月的【无极荣耀】损失到不大,问题是【无极荣耀】我这边却彻底失去了线索,只能先去做心隐的【无极荣耀】那个任务,说不定过程中可以发现银雪的【无极荣耀】一些线索也说不定。

  等大家都离开后我和心隐最后出了寄生族的【无极荣耀】村落,然后我接过了心隐的【无极荣耀】任务书再次仔细的【无极荣耀】看了一遍。“心隐,你的【无极荣耀】任务书上好象既没地图又没地点提示啊?这要怎么找啊?”

  心隐毫不紧张的【无极荣耀】道:“收集情报和打探路线也是【无极荣耀】刺客的【无极荣耀】工作之一,所以刺客的【无极荣耀】任务卷轴上通常都是【无极荣耀】没有地点提示的【无极荣耀】。”

  “真是【无极荣耀】奇怪的【无极荣耀】职业。”我把卷轴扔还给心隐,然后道:“那我就跟着你了,你带路吧。”

  “这里我暂时还没法带路,因为接任务的【无极荣耀】时候我从附近的【无极荣耀】NPC那里打听到,这个任务的【无极荣耀】头几段路是【无极荣耀】由你来带路的【无极荣耀】。”

  “我带路?我又不知道要去哪里,你让我怎么带路啊?”

  心隐立刻又从身上摸出了一小块黑色的【无极荣耀】东西,看起来像是【无极荣耀】玉的【无极荣耀】碎片。“这是【无极荣耀】任务物品的【无极荣耀】碎片,寻找的【无极荣耀】办法只有靠你了。”

  “你还真能给我找麻烦。”我接过那小块东西看了看,最终只能是【无极荣耀】先把白浪召唤出来让他闻了闻,如果他的【无极荣耀】鼻子都不行,那我就真的【无极荣耀】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白浪按照我的【无极荣耀】要求轻嗅了两下,然后突然紧张的【无极荣耀】后退了半步。白浪的【无极荣耀】这个举动让我很奇怪。“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