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六卷 第八章 抢人

第十六卷 第八章 抢人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这东西有毒。”白浪有些不安的【无极荣耀】说道。

  心隐疑惑的【无极荣耀】接过那块碎片再次看了看。“这东西真的【无极荣耀】有毒?我拿着它很长时间了,可是【无极荣耀】并没有什么问题啊!”

  “你是【无极荣耀】什么职业?”白浪问道。

  “刺客,怎么啦?”

  “你当然没问题,因为你不是【无极荣耀】法师类职业。这块碎片属于某种能量极强的【无极荣耀】物体的【无极荣耀】碎片,其本身蕴涵的【无极荣耀】能量相当的【无极荣耀】可怕,如果是【无极荣耀】法系职业者携带着这种东西,其自身的【无极荣耀】魔力将会逐渐渗透并干扰法师的【无极荣耀】魔力,最终这个法师将被这块东西同化。”

  我皱着眉头道:“你是【无极荣耀】说这东西不单单是【无极荣耀】有毒,还会吃人?”

  “不一定是【无极荣耀】吃人,而是【无极荣耀】什么都吃。它的【无极荣耀】魔力就是【无极荣耀】它的【无极荣耀】毒素,先是【无极荣耀】渗透,然后同化,最后蚕食。”

  “那物理战斗类职业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可以用这东西对付法师?”

  “大概不行,因为这东西的【无极荣耀】同化需要时间,战斗中的【无极荣耀】那点时间是【无极荣耀】无法起作用的【无极荣耀】。顺便说一句,它的【无极荣耀】同化作用只是【无极荣耀】对法师比较明显,对战士也不是【无极荣耀】完全不起作用,所以你……?”

  心隐被吓了一跳,赶紧把那东西扔了出去。

  我看了看地上那块玉,对于这种东西我了解的【无极荣耀】太少,贸然拿着到处跑实在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好主意。想想还是【无极荣耀】先把魔宠们都放了出来,然后让他们一起帮我看看这东西,希望有谁知道这东西的【无极荣耀】来源。

  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人多就是【无极荣耀】好办事。夜月和小龙女他们一致认定这就是【无极荣耀】玉帝让我找地那两块玉的【无极荣耀】碎片,因为它们的【无极荣耀】能量形式完全一样,这样特殊的【无极荣耀】能量印记是【无极荣耀】不容易搞错的【无极荣耀】,何况这么多魔宠都确定了这个结果。

  心隐有些着急的【无极荣耀】问我们:“你们有办法通过这东西找到主体的【无极荣耀】位置吗?我地任务可就全靠它了。”

  “我的【无极荣耀】任务也只能靠它了,所以你先别急,我会想办法地。凌,我知道你是【无极荣耀】能量专家。有办法制作出对应的【无极荣耀】搜索仪器吗?”

  “用不到。”

  凌从凤龙空间里拽出了一根造型很别致的【无极荣耀】法杖,但是【无极荣耀】她还没把法杖怎么样小纯就一把把法杖夺了过去。

  “喂。你拿我的【无极荣耀】神权之杖干什么?”

  “用来做探测器啊!”凌看着我,意思是【无极荣耀】让我来要这根法杖。

  小纯有些为难的【无极荣耀】看看我,然后又看看手里的【无极荣耀】法杖,最后一咬牙,闭着眼睛把法杖伸了过来。“拿去!”

  “放心,弄不坏的【无极荣耀】。”凌嘴上说地很好,手上却完全没把刚才的【无极荣耀】承诺当回事。刚一接过法杖就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无极荣耀】匕首开始撬法杖顶上的【无极荣耀】宝石。小纯一看凌的【无极荣耀】举动又想把法杖抢回去,可是【无极荣耀】看了看我之后又停了下来,最后只能是【无极荣耀】嚼着小嘴到一边生气去了。

  凌小心的【无极荣耀】把法杖顶上的【无极荣耀】宝石给撬了下来,然后把没有了宝石的【无极荣耀】这头递了出来。“你们谁来把那东西装上,我是【无极荣耀】法系职业,不能碰那玩意。”

  “还是【无极荣耀】我来吧。”心隐自告奋勇上去把那东西拿起来放到了法杖顶端,没想到那东西刚一接触法杖就像碰到铁棍地磁铁一样吸了上去。

  凌收回法杖看了看,然后点点头。“这样就可以了。”说着她手指一弹。法杖顶端的【无极荣耀】那块玉立刻亮了起来。“玫瑰藤,检查光亮度,我会原地旋转一圈,你告诉我们哪个方向亮度最高。”凌说完就平举着法杖开始缓慢的【无极荣耀】原地转圈,根本都不用玫瑰藤,连我们都能看出比较明显的【无极荣耀】光亮变化。只是【无极荣耀】不能确定最亮的【无极荣耀】点在哪里,但大概方向是【无极荣耀】不成问题的【无极荣耀】。

  玫瑰藤虽然是【无极荣耀】魔化植物,但毕竟也是【无极荣耀】植物,对光线极端铭感,至少他地向光性很不错。凌刚转完他就用触手指出了最亮的【无极荣耀】方向。

  凌指着那个方向道:“那就是【无极荣耀】剩余部分的【无极荣耀】所在地了。”

  幸运不大相信的【无极荣耀】问道:“你这样探测到底准不准啊?”

  “应该是【无极荣耀】很准的【无极荣耀】。”说话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小龙女。“小纯的【无极荣耀】神权法杖是【无极荣耀】专门用来鉴定力量属性的【无极荣耀】,所以对同属性能量反应灵敏,现在把用来做基准测试源的【无极荣耀】光明圣石换成了这块玉,那自然搜索到的【无极荣耀】能量就是【无极荣耀】同属性地玉地能量,所以应该不会有错。”

  “那我们就向这个方向追吧?”心隐建议道。

  “没那么简单。”我提醒道:“这里是【无极荣耀】红色星球的【无极荣耀】地下世界,不是【无极荣耀】我们星球地地表世界。这里的【无极荣耀】路实际上就是【无极荣耀】一些复杂的【无极荣耀】地底隧道。它们的【无极荣耀】方向是【无极荣耀】完全没有规律可言的【无极荣耀】。通向左边的【无极荣耀】道路也许入口在右边,开在左手的【无极荣耀】通道也许最后会转回向右的【无极荣耀】方向上。所以这都没准的【无极荣耀】。”

  “那我们怎么办?”心隐着急的【无极荣耀】问道。

  “这种时候我只相信一条真理——两点间直线距离最短。”说着我走到开拓者身边拍了拍他的【无极荣耀】外壳。“之后的【无极荣耀】路就看你的【无极荣耀】了,开始干活吧。”

  开拓者扬起头部猛的【无极荣耀】撞向地面,伴随着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巨响,开拓者整个头部都扎进了坚硬的【无极荣耀】岩石地面,然后只听到一阵轰轰隆隆的【无极荣耀】声音,开拓者巨大的【无极荣耀】身体开始向地下推进。我收起了大部分魔宠,只留下了适合坑道作战的【无极荣耀】镰刀和白浪,还有负责清理碎石的【无极荣耀】玫瑰藤和负责指路的【无极荣耀】凌。

  有开拓者在前面开路就是【无极荣耀】方便,我们完全不用考虑地道的【无极荣耀】走向问题,只管一路向前就对了。岩石对它来说根本就起不到任何作用,如今的【无极荣耀】开拓者早就今非昔比了,凡是【无极荣耀】硬度低于钢铁的【无极荣耀】东西它都能轻易穿过,即使是【无极荣耀】遇到坚硬地铁矿石。也可以在降低速度后勉强穿过,所以实际上也没什么东西真能挡的【无极荣耀】住他。

  我们每前进一段距离就会停下来打个大点的【无极荣耀】洞,然后由凌拿着那根法杖再次搜索一下方向,事实上这个决定非常重要。不是【无极荣耀】说开拓者挖的【无极荣耀】洞不直,而是【无极荣耀】目标一直在不断的【无极荣耀】移动。我们一直就猜测心隐的【无极荣耀】这块玉很可能就是【无极荣耀】玉帝要我找的【无极荣耀】那两块东西上掉下来地碎片,而之前的【无极荣耀】情况已经证明了那两块东西很可能就在大轮冥王身上带着。如果红色星球上地高手们救走了大轮冥王,那这两块玉十有八九就会跟着他们一起移动。银雪的【无极荣耀】失踪事件。经过五月的【无极荣耀】证明已经可以确定是【无极荣耀】银雪在追击敌人,所以敌人根本无法停下。因此他们只能不断的【无极荣耀】逃跑,自然我们探测到的【无极荣耀】目标也就不会是【无极荣耀】固定的【无极荣耀】。借助那根法杖,我们可以时刻确定出目标的【无极荣耀】方位,然后修正我们地挖掘方向,少走冤枉路。

  在第N次停下来修正方向时凌原地转了好几圈,法杖居然完全没有光线变化。凌判断这个位置大概是【无极荣耀】正好在敌人的【无极荣耀】头顶上或者是【无极荣耀】脚底下,所以才找不到方向。在几次尝试之后我们果然发现了方位。原来目标就在我们的【无极荣耀】正下方。

  向下钻洞其实远比向上钻要危险的【无极荣耀】多,因为你不知道下面有什么,万一突然打进一个空洞,如果速度太快,很可能就会直接掉进去。而如果是【无极荣耀】向上打,那自然是【无极荣耀】不用担心这个问题。还有一种威胁来自地下的【无极荣耀】压力差。有可能你打入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个密闭的【无极荣耀】地下空间,里面可能存在很多的【无极荣耀】有毒气体,甚至是【无极荣耀】超高压气层或者是【无极荣耀】地下河流什么地。万一打入这种地方,后果是【无极荣耀】非常严重的【无极荣耀】。你可以想象一下,油井发生井喷的【无极荣耀】时候钻头的【无极荣耀】感受,就明白我们现在的【无极荣耀】状况了。

  不过,目标在我们下面,我们是【无极荣耀】不下也得下。只好硬着头皮向下钻。为了安全考虑,我让开拓者向下打螺旋通道,就像弹簧一样旋转着向下走,这样万一打进空洞起码不会突然掉进去或者被吹飞出来。

  我们以比较安全的【无极荣耀】速度下降了大约五百多米后开拓者忽然停了下来,原因是【无极荣耀】他发现岩层温度正在上升。开拓者常年在地下活动,对这种情况非常了解,经他判断,附近肯定存在熔岩河。虽说星球内部地温度是【无极荣耀】越向中心温度越高,但在地壳部分,这个情况却并非绝对的【无极荣耀】。地壳中本身是【无极荣耀】没有岩浆的【无极荣耀】。而火山和熔岩河实际上是【无极荣耀】来自更深处的【无极荣耀】地幔部分。融化的【无极荣耀】岩浆因为压力被压入地壳内的【无极荣耀】裂缝中。这样有熔岩的【无极荣耀】裂缝温度会相对高出别的【无极荣耀】地方不少。所以向下挖到熔岩并不一定就是【无极荣耀】到了岩浆层,而可能仅仅是【无极荣耀】碰到了一条熔岩河。只要绕过去就没问题了。熔岩河下方的【无极荣耀】温度反而比上面更低。

  我让开拓者先试着向下挖挖看,先不急着转向,因为有些熔岩河并非全是【无极荣耀】熔岩。你可以想象一根很粗的【无极荣耀】水管,其中流淌地水就是【无极荣耀】熔岩。有地管子内全是【无极荣耀】水,这样的【无极荣耀】通道就是【无极荣耀】地下熔岩通道,而还有一种管道内只有一部分水,在管道地上半部分可能还有空气,这样就是【无极荣耀】半熔岩通道。因为考虑到银雪他们可能就在这样的【无极荣耀】半熔岩通道之中,所以我们也不能贸然的【无极荣耀】就决定直接绕路,只能是【无极荣耀】让开拓者先挖挖看。熔岩河不会突然出现,在到达真正的【无极荣耀】熔岩之前温度就会高到烫人的【无极荣耀】地步,所以我们不用担心一头扎进熔岩里,只要等觉得温度不能忍受了再转向就没什么问题了。

  开拓者在我的【无极荣耀】要求下又向下又钻了一段距离,周围的【无极荣耀】岩石温度在不段的【无极荣耀】升高,但还算是【无极荣耀】在可接受的【无极荣耀】范围内。大约推进了二百多米之后开拓者忽然开始横向钻探,并给我们让出了一条通道。只见在主通道的【无极荣耀】最前面出现了一个圆洞,而洞内还有光射进来。即使我们现在还没有离开开拓者挖出来的【无极荣耀】通道,也已经能感觉到前方传来的【无极荣耀】那逼人的【无极荣耀】热力了。恐怖的【无极荣耀】高温甚至让周围的【无极荣耀】部分岩石都变成了暗红色,可以说这里的【无极荣耀】岩石已经处于一种岩浆和岩石的【无极荣耀】过度状态了。

  “好可怕的【无极荣耀】温度,紫日,我在掉血。”心隐焦急的【无极荣耀】喊了起来。

  “有没有搞错,你防御怎么这么低?这点温度就开始掉血。我们还没进入岩浆通道呢!”

  “我是【无极荣耀】刺客不是【无极荣耀】战士,这种温度我顶不住。”

  “你先坚持会。”我打开凤龙空间,然后从里面拖出了一口箱子。我很随意地打开箱子,然后心隐就傻在了原地,连四周的【无极荣耀】高温都给忘记了。这口体积不小的【无极荣耀】箱子里装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满满一箱宝石,五光十色晃的【无极荣耀】人眼晕。我没空管心隐的【无极荣耀】心情,直接在他惊讶的【无极荣耀】目光中在箱子里翻了起来。费了好半天劲终于从里面翻出了一块婴儿拳头般大小地红宝石。“接着。”我随手把宝石扔了出去。

  心隐惊讶的【无极荣耀】接住了宝石。然后颤抖着声音问道:“送我地?”

  我啪的【无极荣耀】一声和上箱子,然后塞回了凤龙空间才转身面对心隐。“注意。是【无极荣耀】借,不是【无极荣耀】送。那是【无极荣耀】公共财产,属于我们行会,而不是【无极荣耀】我个人,所以我有使用权,却没有所有权。”

  “我们行会有这么多宝石?”

  “我想你误会了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财力。注意,这里的【无极荣耀】这箱只是【无极荣耀】我带在身上为了预防万一而准备的【无极荣耀】。并非本行会的【无极荣耀】全部宝石。如果我们行会只有这么点宝石,那我就该破产了。”

  “那我们行会一共有多少这样的【无极荣耀】宝石?十箱?一百箱?”

  “不清楚。除了我这箱之外都是【无极荣耀】散放地,差不多有一座小山那么多,我只去过一次宝石仓库,毕竟消耗和采集速度都很快,数量一直在变,我也不清楚现在还有多少,我想应该不会少于三十万箱。”

  “三……三十万……箱?”

  “我指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艾辛格的【无极荣耀】存量。我们行会并不是【无极荣耀】只有一座仓库的【无极荣耀】。”

  心隐一边把宝石往身上装一边道:“我一直以为我们行会只有钢产量比较高,没想到宝石矿也这么多。”

  “你又错了。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宝石矿并不多。”

  “那这些宝石……?”

  “比较文雅的【无极荣耀】说法是【无极荣耀】,我们在主人不愿意的【无极荣耀】情况下使用武力手段获得的【无极荣耀】。”

  “我想我明白了!”

  “你明白最好,顺便说下,你身上那块红宝石价值三千水晶币,所以你最好小心点。我想那玩意最少值摹疚藜僖裤两个月地工资。”

  “是【无极荣耀】三个月。”心隐小心的【无极荣耀】护着宝石道:“放心吧!就算我掉进岩浆里也不会让它掉下去的【无极荣耀】。”

  “我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你别让它被打碎了。那是【无极荣耀】块火晶。即使掉进岩浆里也不会烧掉的【无极荣耀】!”

  “我会小心的【无极荣耀】。”

  “那就好。现在跟我来吧。有那块火晶保护,你只要别在岩浆里泡太长时间都不会有事。”

  “那你怎么办?”

  我转身指了指自己身上:“黑水晶、火钻、冰钻、毒钻,我比你装备可全多了,你只要担心自己就行了。”

  “说地也是【无极荣耀】。”心隐说着已经翻身从洞口跳了出去,我先收回了魔宠们,只留下了凌,然后跟着心隐跳了出去。

  这外面的【无极荣耀】温度起码比洞里高了四十度,要是【无极荣耀】没有魔法保护我们现在应该已经熟透了。凌虽然没有宝石,但她有忠贞之心,可以和我共享各种属性。其中也包括抗火属性。

  我们在熔岩通道内做了一次测试。结果指出的【无极荣耀】方向刚好就在我们前方,显然我们是【无极荣耀】找对地方了。我召唤出飞鸟带着凌骑了上去。心隐也骑上自己的【无极荣耀】长枪跟着我们一起沿着通道向前飞。就算银雪他们的【无极荣耀】速度很快,应该也还不至于连长枪都追不上。

  由于距离接近,凌已经不需要拿着法杖到处试方向了,现在的【无极荣耀】距离应该已经非常近了,法杖上的【无极荣耀】那块碎片变的【无极荣耀】像电灯泡一样,而且还不断的【无极荣耀】向前方发射着一种淡紫色的【无极荣耀】光芒,好象和主体之间存在着一丝若有似无地联系。

  凌正拿着法杖在指方向,我突然一把把凌按在了飞鸟地背上。“抓住。”飞鸟一个侧身,然后在通道里玩了个漂亮的【无极荣耀】横滚,硬是【无极荣耀】擦着通道中央突然出现地石柱飞了过去。那根柱子非常突兀的【无极荣耀】竖在通道正中,中央部分似乎还有具奇特生物地尸体在燃烧。估计是【无极荣耀】银雪使用土系法术制造的【无极荣耀】石柱穿中了一只敌人的【无极荣耀】坐骑,也有可能那就是【无极荣耀】敌人之一。

  这里温度这么高,尸体还没完全烧完说明事情发生的【无极荣耀】时间不长,否则我们应该只能看到光突突的【无极荣耀】石柱了。不过,虽然知道距离已经很近了,但我们依然不敢加速。刚刚的【无极荣耀】石柱已经差点要了我的【无极荣耀】命,要不是【无极荣耀】因为正巧飞鸟在前面。我们肯定是【无极荣耀】闪不过去地。心隐的【无极荣耀】长枪可没有这种机动性,刚才即使有我们在前面提醒他还是【无极荣耀】闪地相当勉强。差点就撞上了柱子。

  心隐正在为之前的【无极荣耀】惊险一幕而心虚不已之时,我们前方突然再次出现了一大片的【无极荣耀】石柱。这次的【无极荣耀】石柱又密又多,飞鸟把身体侧过来才从其中钻了了过去,心隐的【无极荣耀】长枪则紧跟我们后面,险险的【无极荣耀】钻了过去。

  “呼,差点撞上。”心隐追上面说道。

  “你在后面好歹还有我们引导,我这边刚才已经擦到石柱了。还好撞的【无极荣耀】不重。”

  “什么?你擦到了?”

  “别说话,小心又来了!”前面这段路上地石柱变的【无极荣耀】越来越多,而且时不时能看到一些石柱上穿着些奇怪的【无极荣耀】生物,到后面我们甚至能在一根柱子上看到好几个生物的【无极荣耀】残骸,其中有一只甚至还没死。

  “看来我们已经快追上目标了。”心隐说道。

  凌对我道:“我反到比较担心追上之后该怎么办。”

  凌的【无极荣耀】话让我和心隐都愣了一下。心隐的【无极荣耀】任务提示说要我保护他,可现在看来他的【无极荣耀】目标很可能会和银雪他们搅和在一起。在这些老大们的【无极荣耀】战场之中保护一个人可不像在怪物堆里保护一个人那么简单。怪物至少我还能挡挡,可这些老大动动指头我就连渣都不剩了!

  我还没想好该怎么办,前方就已经传来了轰隆隆地震动声。感觉似乎有很强的【无极荣耀】能量撞在一起的【无极荣耀】感觉,声音在密封的【无极荣耀】通道内回荡,震的【无极荣耀】我耳朵发麻。

  “在那。”心隐指着前面叫了起来。

  “看到了。飞鸟,加速。”

  我们前方突然出现的【无极荣耀】一片空地上一大群人正在和一个人混战,不过战场形式却是【无极荣耀】那一个人大显神威,反到是【无极荣耀】人多地那方被打的【无极荣耀】很惨。根本连还手的【无极荣耀】机会都没有。

  “银雪。”我大叫了一声,立刻吸引了现场人群的【无极荣耀】注意。

  “紫日?我就知道你能赶的【无极荣耀】上。”银雪说话的【无极荣耀】速度很快,而且一边说一边还在打,手上完全没有要停的【无极荣耀】意思。

  “要帮忙吗?”

  “这边你帮不上的【无极荣耀】,去前面,有几个敌人带着大轮冥王他们跑了,这些人挡在这里我一时半会过不去,你快点追,别让他们跑了。”

  “那你自己小心。”我拍拍飞鸟,飞鸟立刻加速向前冲了出去。心隐看了看正在战斗的【无极荣耀】银雪也跟着追了上来。那些和银雪战斗的【无极荣耀】人到是【无极荣耀】想拦住我们。可银雪一个人已经搞地他们手忙脚乱了。根本管不了我们。

  其实银雪被挡下来也没多长时间,所以前面地敌人并没跑多远。我们很快就追上了这帮人。

  “凌,你先回凤龙空间。”要战斗了,带着两个人会影响飞鸟的【无极荣耀】灵活性。

  凌听话地进入了凤龙空间,飞鸟则带着我加速追了上去。敌人已经发现了我们,但他们的【无极荣耀】速度不如我们快,手里还抱着人,更是【无极荣耀】快不起来。飞鸟迅速贴近了最后面的【无极荣耀】一个敌人,然后他身上的【无极荣耀】几片骨翅突然张开,我们的【无极荣耀】速度猛的【无极荣耀】一慢,同时飞鸟的【无极荣耀】翅膀跟部同时出现了两个亮晶晶的【无极荣耀】气团。只听非常刺耳的【无极荣耀】一声爆鸣,两个气团一起飞了出去。前方的【无极荣耀】敌人根本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就被命中了,他和他的【无极荣耀】坐骑一起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然后撞上了旁边的【无极荣耀】洞壁摔的【无极荣耀】粉身碎骨。这种高速之下任何的【无极荣耀】碰撞都是【无极荣耀】致命的【无极荣耀】,而飞鸟的【无极荣耀】音压武器刚好就是【无极荣耀】干扰飞行的【无极荣耀】最佳利器。

  飞鸟因为刚刚的【无极荣耀】攻击而导致速度下降了一点,心隐立刻骑着长枪从我们侧面越了过去,然后也学我们一样发射了音压炸弹,而且成功的【无极荣耀】再次击落了一个敌人。

  我们就这么连续来回几次差不多干掉了七八个敌人后。前方逃跑地敌人终于开始放慢速度准备还击了。一开始他们是【无极荣耀】抱着把人抢走就算成功的【无极荣耀】想法的【无极荣耀】,但后来他们突然意识到空战根本不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对手,这样跑下去只会被我们逐个击落,还不如趁总战力超过我们的【无极荣耀】时候先停下来把我们打下去再说。当然,他们这样的【无极荣耀】决定也是【无极荣耀】要冒很大的【无极荣耀】风险地,因为银雪这个超级高手还在后面,一旦他们之前留下的【无极荣耀】人拦不住银雪让她冲过来了。那这些人就一个也别想跑了。

  前方地通道忽然一分为二,一条向下一条向上。熔岩全都顺着向下的【无极荣耀】通道流了出去,而向上的【无极荣耀】通道则一滴熔岩都没有。敌人全部进入了向上的【无极荣耀】通道,并留下了三分之二的【无极荣耀】人在洞口拦截,其余的【无极荣耀】人则带着大轮冥王继续向上跑。

  虽说留下的【无极荣耀】人占了三分之二,但对方为了拦截银雪已经把最厉害地人都留下了,现在剩下的【无极荣耀】这些本身就不是【无极荣耀】很厉害,再说现在敌人一共只剩二十几人。三分之二也无非就是【无极荣耀】十来人而已。

  “→※△☆……”对方喊出了一种我完全听不懂的【无极荣耀】语言,不过我猜也能猜到是【无极荣耀】什么意思。果然,在我x近之后,一片密集的【无极荣耀】魔法飞弹向我飞了过来。

  “注意闪避。”飞鸟迅速的【无极荣耀】一个横滚,然后紧接着一个反向横滚,险险的【无极荣耀】闪开了第一批魔法飞弹,不过就在我们闪开这些魔法飞弹之后,进跟着就看到一张闪着红光的【无极荣耀】蜘蛛网冲我们飞了过去。我和飞鸟一头扎进了网里。然后瞬间被缠成了一团。幸好飞鸟是【无极荣耀】喷气飞行,翅膀受限只会影响灵活性,还不至于马上就失去动力,所以我们在降落前找准了一个敌人一头撞了上去。

  飞鸟属于长枪的【无极荣耀】进化型,其真正地脑袋其实在身体的【无极荣耀】后面,而前方的【无极荣耀】那个三角锥则是【无极荣耀】尾椎骨演化出来的【无极荣耀】一根高度硬化的【无极荣耀】骨刺。在这种速度下这根本身就带穿刺属性的【无极荣耀】骨刺。其破坏力是【无极荣耀】相当惊人地。飞鸟一头撞上那个敌人,然后瞬间把它插了个对穿,跟着以他的【无极荣耀】尸体为着陆垫猛的【无极荣耀】撞上了侧面的【无极荣耀】墙壁。虽然摔的【无极荣耀】很疼,但好歹还有个肉垫缓冲,还不至于伤到我。不过心隐就相对要惨的【无极荣耀】多了,他也是【无极荣耀】在闪开了第一波的【无极荣耀】魔法飞弹后被后面的【无极荣耀】魔法网给抓住的【无极荣耀】,只可惜他的【无极荣耀】长枪没有我地飞鸟技术好,只能来了次硬着陆,差点把他摔成肉饼。

  看到我们坠落,敌人立刻围了上来。但是【无极荣耀】还没等他们开始攻击。就听哧啦一声撕裂声,缠在我身上地网子瞬间四分五裂。碎片飞的【无极荣耀】到处都是【无极荣耀】。不过我没有马上发动攻击,因为我发现敌人并不全是【无极荣耀】红色星球地本土生物,其中居然还有三个玩家,而且其中一个明显是【无极荣耀】日本人。

  “一起上,他不是【无极荣耀】你们的【无极荣耀】对手。”那个忍者职业的【无极荣耀】玩家指着我喊了起来,周围的【无极荣耀】本土生物立刻叫喊着冲了上来。这些怪物都有着类人的【无极荣耀】外形,不过他们他们看起来更像是【无极荣耀】直立行走的【无极荣耀】昆虫。

  一只长的【无极荣耀】像蝗虫一样的【无极荣耀】怪物突然张嘴向我吐出了一口紫红色的【无极荣耀】液体,我赶紧一闪身让到了旁边,并在同时在飞鸟身下张开凤龙空间让他掉了进去。那团液体在凤龙空间关闭的【无极荣耀】瞬间落地,立刻烧的【无极荣耀】地面上青烟直冒,显然有很强的【无极荣耀】腐蚀性。

  “老大,救命!”心隐的【无极荣耀】呼救声突然出现在我侧面,他显然没能弄开那道网,至今还在里面挣扎。

  我看了他一眼,有个敌人正向他走去,以他在网里的【无极荣耀】状态,敌人只要一刀就能解决他。我被敌人围着根本过不去,急迫无奈之下只好抬手把永恒当发飞镖扔了过去。

  锋利的【无极荣耀】永恒直接飞向那个走向心隐的【无极荣耀】敌人,对方也不是【无极荣耀】等闲之辈,突然一个回身用手里奇形怪状的【无极荣耀】武器挡了一下,可惜他错估了永恒的【无极荣耀】锋利程度,隔挡毫无效果,永恒直接削断了他的【无极荣耀】武器还把他也给一劈两半,然后直挺挺的【无极荣耀】插入了岩壁,只剩了半截剑柄在外面。

  心隐也不傻,立刻把自己的【无极荣耀】长枪收回为自己腾出位置,然后蹦起来把剑拔出来对准魔法网用力一缴。只听一阵破裂声中魔法网瞬间崩溃。心隐激动的【无极荣耀】捧着剑道:“真是【无极荣耀】好剑。”

  “你有空感叹不如先把剑还我。”此时地我正用双手刃爪架着敌人的【无极荣耀】兵器,没有永恒还真是【无极荣耀】不方便。

  “接住。”心隐大叫一声把剑又给我扔了回来。敌人想拦截,却没想到永恒在半空中变了形状,成为了一片旋转的【无极荣耀】刀轮,那个想拦截的【无极荣耀】人被刀轮穿身而过,直到我接住永恒之后他的【无极荣耀】脑袋才从身上滑了下去。

  “你自己小心。”提醒完心隐后我直接通过幻影瞬移到了人群外面,趁对方还没反应过来瞬间进入狼人模式。永恒在我手中迅速融化并顺着我的【无极荣耀】手流动到我的【无极荣耀】牙齿和刃爪上形成新地保护层,这样我的【无极荣耀】牙和双手利爪以及手臂上地刃爪就都具备了永恒的【无极荣耀】破坏力。

  那个日本玩家显然是【无极荣耀】知道永恒的【无极荣耀】特性。看到我的【无极荣耀】变化后他立刻指着我叫了起来。“当心他的【无极荣耀】爪子,你们的【无极荣耀】武器挡不住的【无极荣耀】。”

  “我地镰刀也不行?”一个长的【无极荣耀】像大螳螂一样的【无极荣耀】本地生物居然用日文说了起来,同时示威性的【无极荣耀】挥舞了一下手臂上的【无极荣耀】镰刀。

  “当然不行。”那个日本忍者提醒道:“他的【无极荣耀】永恒是【无极荣耀】多神器融合体,而且带有神器破坏属性,任何武器和它对砍都会被损坏。”

  “那我们怎么碰他?”

  “躲闪他的【无极荣耀】武器,利用空挡进行攻击。”

  “这好办。”大螳螂一边回答一边就冲了上来。

  “不,小心他很快。”日本忍者的【无极荣耀】提醒都还没结束那个家伙就已经撞上了我。但是【无极荣耀】和他地自信正好相反,我的【无极荣耀】速度比他快很多,不过这家伙很幸运,因为他们人比较多。我刚削断了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手臂,旁边的【无极荣耀】一只巨锤就已经砸了下来,如果我继续攻击就必须准备好硬挨一锤子了。

  “斑侬枷兰,和体模式,力量增强。”我猛的【无极荣耀】转身双手上扬准确的【无极荣耀】接住了对准我地脑袋砸下来的【无极荣耀】巨锤。对方是【无极荣耀】个看起来非常强壮的【无极荣耀】虫形生物。但此时他正惊讶的【无极荣耀】看着自己的【无极荣耀】锤子。这家伙还试图向下压锤子,但却完全没有任何作用。

  我抓着锤头猛的【无极荣耀】一使力,那个家伙立刻两脚离地被我连人带锤提了起来,不过我还没来及做什么,旁边已经有好几把兵器刺了过来,我不得不把这家伙当武器扔了出去。

  “我们人多。大家一起上。”一个本土生物叫了起来,不过他显然喊错了内容。

  “你们真的【无极荣耀】确定自己人多吗?”在我的【无极荣耀】微笑声中凤龙空间已经在我背后无声无熄的【无极荣耀】张开了,凌拿着自己的【无极荣耀】法杖站在门口微笑着看向前方地地敌人。我双手向前一挥:“扔他们下岩浆河。”

  “我最喜欢的【无极荣耀】运动。”幸运邪笑着冲了上去,反正黑龙是【无极荣耀】不怕岩浆地。

  通道本身就不算宽阔,幸运这么大的【无极荣耀】身体冲过去敌人连闪都没地方闪,结果大部分人被幸运一起带下了岩浆河。幸运掉下去之后完全没什么反应,但是【无极荣耀】被他带下去的【无极荣耀】那些家伙则瞬间消失在了岩浆中。走运躲过扑击的【无极荣耀】人比他们的【无极荣耀】同伴也好不了多少,夜月带头冲入人群,一顿乱砍就把敌人全部放倒在地。

  “看来这些人比预计的【无极荣耀】要弱很多。”幸运从岩浆里爬上来说道。

  “高手都在银雪那边,这些不过是【无极荣耀】对方带的【无极荣耀】搬运工而已。”我说这话可不是【无极荣耀】谦虚。而是【无极荣耀】事实。对方想救走大轮冥王。可又跑不过银雪,不得不留下一部分人拖住银雪。被我们干掉的【无极荣耀】这些家伙连我们都打不过。更别提银雪了。可能在普通人面前他们都是【无极荣耀】很强的【无极荣耀】怪物,但要挡住银雪他们还差的【无极荣耀】太远,所以真正留下的【无极荣耀】那些才是【无极荣耀】高手,这些不过是【无极荣耀】给对方打下手的【无极荣耀】搬运工。

  心隐从前面走过来问道:“我们还接着追吗?”

  “当然。”我招手让魔宠们都回了凤龙空间,然后翻身跳上飞鸟继续开始追击。

  这些敌人到是【无极荣耀】没耽误我们多长时间,很快我们又再次追上了敌人的【无极荣耀】队伍。这次算是【无极荣耀】彻底看清楚了。这群敌人中除了通天教主、大轮冥王和那个佛门的【无极荣耀】家伙之外一共还有十三个个体,不过其中六个很可能只是【无极荣耀】坐骑。只是【无极荣耀】他们都是【无极荣耀】外星生物,所以我也不能确定他们到底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算敌人地战斗人员。

  看到我们又追上来了,敌人也吓了一跳,他们没想到留下的【无极荣耀】那些人完全没起作用。通天教主和大轮冥王他们三个都处于昏迷中,看起来伤的【无极荣耀】不轻,暂时是【无极荣耀】帮不了他们的【无极荣耀】。剩余的【无极荣耀】敌人之前已经分出一部分尝试着抵挡过我们,所以他们知道即使再分出一部分人也挡不住我们。可是【无极荣耀】比速度他们更不是【无极荣耀】对手。

  这些家伙身下骑的【无极荣耀】那种古怪的【无极荣耀】飞行生物虽然样子奇怪,但总体来说依然是【无极荣耀】采用了扇动翅膀地方式飞行。因此他们绝对不可能快的【无极荣耀】过喷气推进地长枪和飞鸟。

  “心隐,你负责左边那个,我对付右边。”我转头提醒道。

  “明白。”心隐身下的【无极荣耀】长枪开始向左移动,我的【无极荣耀】飞鸟则开始向右移动。敌人虽然试图加速脱离,但距离却在不断的【无极荣耀】拉近。心隐率先发动攻击,一发音压炸弹瞬间让一个敌人撞上洞壁变成了一堆烂肉,飞鸟紧跟着连射两发音压炸弹。将两个敌人击落。剩余的【无极荣耀】三只坐骑上有四个异族生物和通天教主他们三个,都属于过载状态,速度和机动性都不如他们的【无极荣耀】同伴,可以说基本上只能任我们宰割了。

  我试着从飞鸟背上站了起来,然后把复仇者展开,将龙筋索挂上箭头对准了其中一只坐骑。左手微微一按,嘭的【无极荣耀】一声,一支弩箭带着飞索直射前方地那只飞行生物。并准确的【无极荣耀】插入了它的【无极荣耀】身体。我猛的【无极荣耀】一拉索线,龙筋索立刻开始自动收线,我整个人从飞鸟的【无极荣耀】背上跳了起来,借助索线的【无极荣耀】牵引直飞向了前方生物的【无极荣耀】背上。

  对方已经注意到我飞了过来,他们也试图把索线切断,但他们却低估了龙筋索的【无极荣耀】硬度。我准确地落在了这只生物的【无极荣耀】背上。站在最后的【无极荣耀】敌人立刻回身想打我,却被我一脚踹下了坐骑。这只外星飞行生物背上现在只剩我和昏迷不醒的【无极荣耀】大轮冥王了,我一把抓起大轮冥王把她交给了刚从凤龙空间里出来的【无极荣耀】晶晶,然后使用相同的【无极荣耀】方法向另外一只生物发射飞索。

  飞索刚命中前面那只生物我们就突然离开了狭窄地通道飞入了一个非常广阔的【无极荣耀】地下世界。这里和通道中不同,红色的【无极荣耀】光线被一种带有淡蓝色的【无极荣耀】荧光所取代,看上去就比通道要凉快不少。

  我没有因为环境的【无极荣耀】变化而耽误时间,直接一拉索线就飞了过去,但就在我即将摸到前面那只生物的【无极荣耀】尾巴时,突然从斜下方飞过来一只高速旋转的【无极荣耀】梭镖。那枚梭镖直接命中了龙筋索,只听嗡的【无极荣耀】一声。索线到是【无极荣耀】没断。可索头却被从那只生物身上拽了出来,可见那一下力量有多大。那只生物因为疼痛而肌肉一僵。整个身体立刻像石头一样向地面撞了下去。我在空中就一个翻身,转手又射出一枚弩箭。这次没带飞索,但却挂了爆炸箭头,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另外一只飞行生物也被击落,上面的【无极荣耀】人摔了一地。

  我张开翅膀轻飘飘地落在了地上,心隐跟着我后面飞出通道也在我身边降落。晶晶提着依然昏迷不醒地大轮冥王站到了我身边,飞鸟则已经回到了凤龙空间。坠落的【无极荣耀】敌人已经全部爬了起来,不过他们也只剩三个人了,而且其中两个人还要背着昏迷不醒地通天教主和那个佛门的【无极荣耀】家伙,实际能参战的【无极荣耀】只有一人。至于他们的【无极荣耀】坐骑,好象降落时已经摔死了。

  稍微有些出乎意料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袭击我的【无极荣耀】那枚梭镖的【无极荣耀】主人居然没有和敌人站到一起,而是【无极荣耀】自己站在一个方向,看起来和我们两边都不是【无极荣耀】一伙的【无极荣耀】。这个袭击者显然是【无极荣耀】个玩家,虽然看不见脸,但不得不承认她的【无极荣耀】身材不错。对方穿了一身造型独特的【无极荣耀】轻甲,而轻甲里面则是【无极荣耀】一套非常性感的【无极荣耀】弹力紧身衣。她的【无极荣耀】紧身衣和武器都很像忍者,但忍者是【无极荣耀】不穿盔甲的【无极荣耀】。真要找个类似的【无极荣耀】职业,我到觉得她很可能是【无极荣耀】忍兵,一种介于忍者和日本武士之间的【无极荣耀】职业。本来她这身遮挡面积不多的【无极荣耀】轻甲和紧身衣勉强也可以算个杀手,可那全套的【无极荣耀】大红色铠甲和紧身衣实在是【无极荣耀】太过招摇,我想如果哪个刺客穿成这样,铁定一次任务也完不成。

  三方摆出了三角形各自站定,谁也没有动手。带着通天教主和那个佛门中人的【无极荣耀】敌人已经明显是【无极荣耀】最弱的【无极荣耀】一方了,所以他们是【无极荣耀】肯定不敢动的【无极荣耀】。那个全身大红的【无极荣耀】神秘女人也没有动,原因我就不清楚了。至于我,在没有摸清楚那个女人的【无极荣耀】情况前还是【无极荣耀】不动为好。再说这里最不着急的【无极荣耀】就应该是【无极荣耀】我。大轮冥王已经到手,这就意味着那两块玉的【无极荣耀】问题应该算是【无极荣耀】解决了,之后回去我就可以向玉帝交差了。至于通天教主和那个神秘的【无极荣耀】佛门人员本来就不是【无极荣耀】计划内人员,有没有抓到都无伤大雅。还有就是【无极荣耀】银雪那边应该很快就能干掉缠住她的【无极荣耀】敌人追上来,所以只要多等一会我就会有强力后援,与其在不知道敌人底细的【无极荣耀】情况下冒险到不如等银雪到了再下手。

  势均力敌的【无极荣耀】三方谁都不肯动,场面一时变的【无极荣耀】异常诡异。可惜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心隐似乎很少经历这样的【无极荣耀】情况,他居然以为我们只是【无极荣耀】缺少一个打破僵局的【无极荣耀】人,所以他自己勇敢的【无极荣耀】冲了上去。那个神秘女人在心隐冲出去的【无极荣耀】瞬间就动了起来,她在自己背后一摸,然后甩手一抖,十几枚梭镖一起飞了出来。我一个跳跃到了心隐身前,双爪齐挥把那些梭镖全部磕飞,同时一把把心隐扔到了后面。“老实呆着。”

  那几个外星生物看到我们打了起来可以转身要跑,但我怎么会忘了他们呢?凤龙空间在他们逃跑的【无极荣耀】路线上展开,凌和夜月从里面走了出来。“这么急着走干什么啊?”

  袭击心隐的【无极荣耀】神秘女人在梭镖被磕飞的【无极荣耀】同时已经到了我的【无极荣耀】面前,她手里的【无极荣耀】东洋刀闪电般向我劈了下来。我伸手去挡,结果却慢了一步,她的【无极荣耀】刀绕过我的【无极荣耀】胳膊准确的【无极荣耀】砍在了我的【无极荣耀】肩膀上。盔甲和刀锋接触的【无极荣耀】地方瞬间火花四溅,但那个女人却惊讶的【无极荣耀】抬头看了我一眼。刀被盔甲卡住完全无法切进去,我在之前已经和斑侬枷兰和体,此时的【无极荣耀】魔龙套装比平时可要坚固的【无极荣耀】多,根本不是【无极荣耀】普通武器能砍的【无极荣耀】动的【无极荣耀】。

  我可没管她惊讶不惊讶,抬手一拳正中她的【无极荣耀】面门。虽然她向后闪了,但还是【无极荣耀】被打了一拳。她连续十几个空翻拉开距离之后重新站定,但是【无极荣耀】只听喀嚓一声,她的【无极荣耀】鬼面具变成了一堆碎片从她的【无极荣耀】脸上掉了下来。可惜我依然没能看到她的【无极荣耀】脸,这女人居然在面具里还围了层忍者一样的【无极荣耀】面巾,我只能看到她的【无极荣耀】上半张脸,不过就只是【无极荣耀】这半张脸也足够说明她很漂亮了。

  面具被击碎到是【无极荣耀】没让她惊讶太长时间,这个神秘女人立刻再次冲了上来。她本来距离我有十多米,可是【无极荣耀】我只看到她冲了一米多就像瞬间移动一样突然到了我的【无极荣耀】面前,搞的【无极荣耀】我有些措手不及。神秘女人一刀横砍我的【无极荣耀】腰部,我连忙伸手去接,可是【无极荣耀】她却在半路变招,抬刀冲我的【无极荣耀】脖子就过去了。她大概是【无极荣耀】意识到我的【无极荣耀】盔甲比较硬,所以想挑脖子下手,可惜她太低估我了。

  突然一低头,我一口咬住了对方的【无极荣耀】东洋刀。我现在还是【无极荣耀】狼人形态,嘴里的【无极荣耀】牙齿还包裹着永恒,锋利程度可想而知。嘴里一用力,只听当的【无极荣耀】一声,那柄东洋刀立刻在我的【无极荣耀】嘴里断成了三截。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