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六卷 第十四章 矿区

第十六卷 第十四章 矿区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我抢在银雪爆发之前道:“你还好意思和我说这不干那不干?你的【无极荣耀】良心呢?”

  “这关我良心什么事?”我的【无极荣耀】提前发火反到让银雪冷却了下来。

  我冷笑了一声。“你以前在洪荒时代吃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什么?你现在吃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什么?以前你住什么样的【无极荣耀】地方?现在你住什么样的【无极荣耀】地方?以前你用什么样的【无极荣耀】武器?现在你用什么样的【无极荣耀】武器?你都忘了吗?忘记你那美味的【无极荣耀】食物是【无极荣耀】哪来的【无极荣耀】?忘记你那华丽的【无极荣耀】宫殿是【无极荣耀】谁给的【无极荣耀】?忘记那些为你服务的【无极荣耀】仆人是【无极荣耀】谁请的【无极荣耀】?忘记提升实力的【无极荣耀】力量果实是【无极荣耀】谁提供的【无极荣耀】?好,如果你说摹疚藜僖裤把这一切都忘了,那我无话可说,从此以后你走你的【无极荣耀】阳关道,我过我的【无极荣耀】独木桥,大家互不相干!”

  银雪有些脸红的【无极荣耀】道:“谁……谁说我忘了?”

  “没忘?”我冷哼了一声。“没忘你就这不干那不干?那你是【无极荣耀】来干什么的【无极荣耀】?我们行会为你付出的【无极荣耀】资金不亚于维护一支大型舰队的【无极荣耀】费用,我们花这么多钱难道就为了请尊活菩萨回来上香玩?”

  银雪确实很聪明,但她毕竟只是【无极荣耀】从洪荒时代过来的【无极荣耀】神兽,远没我的【无极荣耀】交流经验那么丰富,何况我本来说话就很厉害,一般人根本架不住,更别提银雪了。三两句下来她被我说的【无极荣耀】面红耳赤想反驳又无话可说,心里委屈还无处发泄。

  “可是【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

  “可是【无极荣耀】什么?”银雪可是【无极荣耀】了半天也没可是【无极荣耀】出什么,我却先一步说道:“冰霜玫瑰盟就是【无极荣耀】个大家庭。大家可以为了冰霜献出自己的【无极荣耀】力量,能者多劳,弱小地玩家也会尽自己的【无极荣耀】一份力。这是【无极荣耀】个很不错的【无极荣耀】风气,你知道什么是【无极荣耀】风气吗?风气就是【无极荣耀】一个社会群体中为大家所公认和执行的【无极荣耀】行为准则,这是【无极荣耀】一种并没有实际形态却能影响一个群体总体实力的【无极荣耀】重要东西。我从创建冰霜开始就在努力培养和保护这样一种风气,你知道这有多难吗?为什么冰霜的【无极荣耀】人员审核那么严格?就是【无极荣耀】因为我不希望那些价值观扭曲的【无极荣耀】人破坏我辛苦建立地风气。不错,你的【无极荣耀】确是【无极荣耀】有着我们需要地强大战斗力。但你身上也带着很不好的【无极荣耀】风气。为了你的【无极荣耀】战斗力会让冰霜不再有之前的【无极荣耀】那种奉贤和拼搏的【无极荣耀】精神,我不愿意为了你的【无极荣耀】战斗力而毁掉我辛苦建立起来的【无极荣耀】风气。之前地一段时间我一直在观察你。对你的【无极荣耀】行为一直保持着谨慎的【无极荣耀】态度,而今天,你终于达到我所能忍受的【无极荣耀】底线了。”

  “你……你要干什么?”银雪隐约感觉到了一些危险的【无极荣耀】气息。

  “不是【无极荣耀】我要干什么,而是【无极荣耀】你要干什么。”

  “我没有要干什么啊?”

  “你现在必须做出选择。成为这个大家庭的【无极荣耀】一份子,把冰霜的【无极荣耀】会员都视为你的【无极荣耀】家人,或者离开这个家,去寻找你希望地乐土。”

  “我我我……我没说要离开啊?”银雪满脸委屈的【无极荣耀】说道。“我只是【无极荣耀】……!”

  “只是【无极荣耀】说有些事情不想去做。希望能多得到一些报酬是【无极荣耀】吗?”银雪下意识的【无极荣耀】点点头。我紧接着说道:“那你就是【无极荣耀】打算离开喽?”

  “我没有!我什么时候说要离开了?”

  “我刚说过,要留下来就要成为这个家庭的【无极荣耀】一员。冰霜需要你的【无极荣耀】战斗力,但我不能容忍良好的【无极荣耀】行会风气被你一个人带坏。”

  “可我是【无极荣耀】想成为这个大家庭地一员啊!”

  “大家庭的【无极荣耀】一员是【无极荣耀】嘴上说说就可以的【无极荣耀】吗?”

  “那要怎么样?”

  “你不需要问我。以你的【无极荣耀】智力水平难道会不明白什么才是【无极荣耀】家庭成员?有哪位母亲为孩子做饭会和孩子要劳务费吗?有哪个丈夫会在帮妻子按摩之后向妻子要报酬的【无极荣耀】吗?有哪个孩子会在给妈妈帮忙之后向妈妈索要工资的【无极荣耀】吗?都没有。因为他们是【无极荣耀】家人。家人就意味着每个人都确切的【无极荣耀】知道自己为家庭做的【无极荣耀】每件事都是【无极荣耀】在为全体家庭成员带来好处,家人不需要考虑家庭为自己提供了什么,而是【无极荣耀】要考虑自己为家庭做了什么。可是【无极荣耀】你呢?我让你清理场地,这是【无极荣耀】为了方便一会的【无极荣耀】勘探和开采魔晶石。魔晶石开采出来利益属于谁?它属于我们行会,属于我们这个大家庭,也属于家庭中的【无极荣耀】每一个人。提前清理场地就可以提前开工。这对我们这个大家庭里地每一个人都有好处。那么既然对自己有好处你为什么不做呢?”

  “因为……”

  银雪刚讲了两个字我就抢先道:“因为你没把自己当成这个家庭地一份子,所以你不认为提前开采矿石对自己有好处。你认为帮忙清理场地得到好处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冰霜玫瑰盟这个行会,而不是【无极荣耀】你个人。这说明你把自己放到了行会之外。现在你还要狡辩说自己想成为这个家庭地一份子吗?”

  银雪彻底哑火了,之前的【无极荣耀】那种气势早就泻的【无极荣耀】不知去向了,现在整个人就像吸毒者毒品药性过去之后的【无极荣耀】样子,显得既沮丧又疲惫。

  看到银雪已经软化了下来我也缓和了一些口气。“你是【无极荣耀】行会的【无极荣耀】新成员。我们行会也确实需要你的【无极荣耀】力量,而且我们和四圣兽的【无极荣耀】关系也使的【无极荣耀】我们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无极荣耀】关系,我不想为了这种事把大家搞的【无极荣耀】以后见面尴尬,但你的【无极荣耀】行为实在太让人寒心。”

  “我……我改可以吗?”

  “改不是【无极荣耀】嘴上说了就算完的【无极荣耀】,检讨谁都会说,真做到的【无极荣耀】没几个人。这次我会记住,也会替你隐瞒,不会让行会里的【无极荣耀】人用异样的【无极荣耀】眼光看你,但我必须警告你。人人都会犯错,但频繁的【无极荣耀】犯错就是【无极荣耀】你这个人有问题了。如果有下次类似情况发生。我希望你不用我再说什么。自己直接离开就可以了。”

  银雪拼命点着脑袋,然后转身就要走。

  “你去哪?”

  银雪带着满脸泪痕指着旁边道:“我去清理场地。”

  “这边不用你干了。我想来想去还是【无极荣耀】觉得这些东西有利用价值。你去把那个湖弄干就可以了。”

  “哦。”银雪一个纵身飞了起来,然后在空中单手向湖面一指,一道红光直射湖面。起初到是【无极荣耀】没看出有什么变化,但是【无极荣耀】十几秒之后湖面就开始翻滚起来,仿佛烧开了一样。湖里的【无极荣耀】鱼和各种水生魔兽全都疯狂地往岸上蹦。大约半分钟之后湖面上已经完全被蒸腾的【无极荣耀】热气所覆盖,看这样子银雪是【无极荣耀】打算直接把这个湖给烧干了。

  “银雪。弄点风把水雾吹开,这样蒸发比较快。”我大声提醒着银雪。

  银雪用另外一只手擦了下脸上还没完全干透的【无极荣耀】泪痕,然后单手指向天空缓慢的【无极荣耀】绕了两圈,只见湖面上的【无极荣耀】气体开始疯狂的【无极荣耀】向一个点汇聚,然后开始盘旋上升,眼看着一个小气旋在我们面前逐渐成型并迅速发展成了一个水龙卷。丝罗在旁边惊讶的【无极荣耀】嘴都和不拢了。她从刚才地对话里已经听出来银雪是【无极荣耀】NPC了,但她没想到银雪居然这么厉害。

  水龙卷的【无极荣耀】转速越来越快。最终发展成了一条乌黑地巨型龙卷,湖里的【无极荣耀】水开始跟着龙卷一起向上飞,湖面的【无极荣耀】水位也迅速的【无极荣耀】向下落去。看到龙卷比热能热线效果更好,银雪干脆放弃了另外一只手上的【无极荣耀】射线改成两手一起控风。只见湖的【无极荣耀】边缘部分迅速出现了十几个小气旋,然后风声越来越大,那十几个小气旋迅速成长为十几个黑龙卷一起围着湖中心的【无极荣耀】那个大龙卷开始打转,湖水仿佛瞬间就被提了起来,一直连湖里地淤泥什么的【无极荣耀】都一起被抽了上去。混乱中我好象看到几个大家伙的【无极荣耀】身影也在旋风中被一起吹走了。估计可能是【无极荣耀】这里的【无极荣耀】大型魔兽。他们可能是【无极荣耀】这里的【无极荣耀】BOSS,不过碰上银雪也只能让他们自叹倒霉了!

  偌大一个湖转瞬之间就被抽的【无极荣耀】一干二净,而湖底的【无极荣耀】情况则让我和丝罗傻了眼。整个湖床上居然铺满了亮晶晶的【无极荣耀】一层魔晶石,其密度大地简直就像是【无极荣耀】湖底是【无极荣耀】由整块魔晶石组成的【无极荣耀】一样。我本来也考虑到有可能在湖底发现魔晶石成矿,可我怎么也没想到会发现这么多。

  丝罗傻愣愣的【无极荣耀】指着湖床问道:“这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说明我们发财了?”

  我点点头,跟着又摇摇头。“如果只有这里有矿。而别的【无极荣耀】地方都像我们猜测的【无极荣耀】最坏情况一样什么都没有,那它们只够我们的【无极荣耀】开采成本。但如果真地到处都像这里一样,那我建议你马上去雇保全公司,而且要做好应付疯狂的【无极荣耀】追求者的【无极荣耀】准备。”

  “为什么?”

  “因为你现在已经是【无极荣耀】富婆了,会有很多人打你的【无极荣耀】主意的【无极荣耀】。其中一些人可能会使用诸如绑架、勒索、恐吓等手段,而另外一些则可能对你展开爱情攻势。相信我,早做准备对你有好处。”

  “我哪有那么吃香!”丝罗笑着道:“我分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一小部分,你拿的【无极荣耀】才是【无极荣耀】大头,居然还……恩?那是【无极荣耀】什么?”丝罗忽然发现了远方天空中一个急速接近的【无极荣耀】黑点,不久之后黑点后面又出现了更多的【无极荣耀】黑点。

  我抬头望了一眼。“别担心。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飞梭大队。”

  “飞梭?”

  “一种运输飞行器。可以垂直起降,而且直线速度很夸张。不过这东西地缺点也很明显。那就是【无极荣耀】无法转向。想要转弯必须先原地停车,然后用另外一套设备进行转向,等把方向对准了才能再转回直线运动,而且切换一次大约需要一分钟,基本没有参战地可能,我们主要拿它做城市与城市之间的【无极荣耀】固定航线,反正只要对准了方向来回跑就行了,连掉头都省了。”

  说话之间那些大家伙已经飞到了我们头顶上。这些看起来很像潜水艇地大家伙有着非常不错的【无极荣耀】流体外形,因此它们全都获得了可观的【无极荣耀】速度和超低的【无极荣耀】功耗。丝罗直到这些大家伙在我们上空完全静止下来才把惊讶的【无极荣耀】嘴巴闭上。

  最先落下来地是【无极荣耀】一艘体积很大的【无极荣耀】飞梭,这东西刚一落地前后两边的【无极荣耀】整流罩就在一阵机械轰鸣声中开始向上升起。露出了两个巨大的【无极荣耀】舱口。当整流罩完全升起后舱门开始向外缓慢放下,最终变成了跳板搭在了地面上。机舱内突然传出一阵乱糟糟的【无极荣耀】机器启动声,两部蝎型伐木机在叽叽吱吱的【无极荣耀】履带声中分别从两头的【无极荣耀】舱门里开了出来,跟在后面地都是【无极荣耀】同样型号的【无极荣耀】伐木机器。

  第一艘船还没卸完,第二第三搜已经降落了。和第一艘船一样打开两头地舱门,一些奇形怪状的【无极荣耀】大型机械从里面依次开了出来,看的【无极荣耀】丝罗在原地直吸凉气。

  “这些都是【无极荣耀】你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丝罗憋了好半天才忍不住问道。

  “当然。不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能开这来吗?”我忽然发现了玫瑰,赶紧向她招手。“老婆。这边。”

  玫瑰骑着我送她的【无极荣耀】那头白色巨狼跑到了我们面前,然后直接从狼背上跳到了我的【无极荣耀】怀里。“怎么样?我把艾辛格剩余地机器都开来了,还从钢城临时调来了本来打算送去洪荒时代采矿的【无极荣耀】设备,这可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第四支采掘队了,这么多矿区我们都忙不过来了。”

  “不能多召些人吗?”

  “想加入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不少,但你把标准订那么高,能进来的【无极荣耀】能有几个?NPC到是【无极荣耀】多。可也架不住咱们这样雇啊?最近黑暗神殿和天庭都不肯出售NPC给我们了。”

  “为什么?”

  玫瑰扮着手指数道:“上也月对日战争阵亡天兵一千五百万,上上个月在美国建立前哨基地坑了黑暗神殿四千多万兵马,上上上个月和欧洲光明神殿开仗,人到是【无极荣耀】没死几个,可是【无极荣耀】后来我们要劳工,差点把黑暗神殿的【无极荣耀】储备人口都给搬空了。最近这个月你是【无极荣耀】东征西讨,你知道这段时间死了多少NPC吗?还有开采矿石时候的【无极荣耀】自然损耗等情况,我们行会平均每个月阵亡一千多万NPC。人家出售点也有限额的【无极荣耀】!”

  “靠!那就没办法招人了?”

  “那到也不是【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需要这个。”玫瑰拿手搓了搓,我们立刻就明白了。

  “天庭什么时候说不供应NPC部队地?”

  “今天。不过人家没说死,只是【无极荣耀】要我们注意消耗量。最近开的【无极荣耀】几个矿区工伤事故太多了,这种非战斗减员都好吓人!”

  “那就先安抚着。黑暗神殿那边怎么说?”

  “阿尔倪那边说可以卖兵,但是【无极荣耀】工匠说什么也不给了。欧洲这边的【无极荣耀】黑暗神殿到是【无极荣耀】还能提供工匠等劳动NPC。但是【无极荣耀】限制数量每月最多二百万,多一个都没有。”

  “我们行会那么多城市,自然征召数量是【无极荣耀】多少?”

  “大约每个月一百万多点,根本不够数。”

  “那不是【无极荣耀】没人用了?”我指着正在卸货的【无极荣耀】人问道:“那这些人哪来的【无极荣耀】?”

  “猜!”玫瑰笑的【无极荣耀】很得意,我知道这肯定是【无极荣耀】她好不容易想出来地,不然不会要我猜的【无极荣耀】。

  我想了一想,觉得好象也没什么地方能搞人了。“猜不到。”

  玫瑰笑着道:“从二手贩子那里买来的【无极荣耀】。”

  “二手贩子?”

  “本行会进口受限不等于别的【无极荣耀】行会也受限啊。我去和风尹飘渺还有阿修福德商量了一下,用他们的【无极荣耀】剩余份额去购买劳工,然后再转给我们。虽然价格要比我们直接买贵一点,但总比没人用要好。其实我们也就是【无极荣耀】最近这一个月开工的【无极荣耀】地方太多。又是【无极荣耀】建城又是【无极荣耀】开矿才搞的【无极荣耀】人不够用。下个月就能缓过来了。”

  我满意的【无极荣耀】看了看正在卸货的【无极荣耀】工程队,然后道:“有这些就好办了。只要确定了矿区的【无极荣耀】面积和大致储量就能决定到底是【无极荣耀】建个城市起来还是【无极荣耀】只建一片矿场了。但愿能发现一大片高密度矿区,七彩魔晶石这东西再多我也不嫌多。”

  “报告。”一名冰霜所属NPC跑了过来。看到我们转过来了他立刻开始报告:“矿区勘探队和初级场地清理设备已经全部卸完,请指示是【无极荣耀】否马上开始勘探?”

  “先确定一下大致矿场面积和矿石储量。然后向我报告。”

  “明白。”NPC向我敬礼,然后转身跑向了自己地队伍开始指挥大家分头行动,那些卸完货地飞梭则升空返航给我们让出了位置。

  一群NPC驯兽师骑着巨魔从我们旁边走过,那些巨魔还两两一组抬着一些大型机械零件。蝎式伐木机带着轰鸣声开进了森林边缘停了下来,只件那些巨大的【无极荣耀】蝎形机械下面伸出了一根根地机械腿将自己顶了起来,然后钳子式的【无极荣耀】两只伐木口分别向两棵树抓去。大钳子咬住一棵树后从下向上一捋,除了主干外的【无极荣耀】分支就全都被卷了下来。跟着大钳子移动到树干贴近地面的【无极荣耀】部分,一只大型轮盘锯轰鸣中从钳子中间插了进去。然后又退了出来。大钳子轻松的【无极荣耀】将笔直地树干放到一边,然后又向下一棵树伸去,这整个过程还不到二十秒,效率之高让人惊讶。

  丝罗张着嘴感叹道:“好厉害的【无极荣耀】伐木机,你们以前都是【无极荣耀】这么砍树地?”

  “差不多吧!你也知道,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城市比较多,需要的【无极荣耀】木头自然也不少。单靠人去锯根本拉不及啊!”

  “那么那边那个也是【无极荣耀】锯树的【无极荣耀】吗?”丝罗指着远方巨魔们正在装配的【无极荣耀】那台大型设备问道。

  丝罗所指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台像塔一样的【无极荣耀】设备,立在地上大概有二十多米高,四周还伸出了很多像是【无极荣耀】把手一样地东西。

  我看了一眼那东西摇了摇头。“那不是【无极荣耀】伐木机,这东西比伐木机可高级多了。实际上它是【无极荣耀】能量探测器,本来是【无极荣耀】战争用探测器,不过最近我们发现用它找矿也一样好用。只要有样品,这东西就能找出一定范围内所有具备类似属性的【无极荣耀】物质。”

  “那么你所谓的【无极荣耀】这个一定范围有多大呢?”

  “那得看你找什么。”玫瑰帮我回答道:“像七彩魔晶石这种能量反应强烈的【无极荣耀】物质,只要有米粒那么大一块。我们在一千公里范围外就能探测到。但如果你找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钢铁或者是【无极荣耀】某种稳定元素,探测距离只能保证在三公里范围内,而且精确定位必须在两公里范围内。”

  “那也很厉害了,总比动手挖要快的【无极荣耀】多吧?”

  “那当然。”我指指那些正抓着把手抬着机器移动的【无极荣耀】巨魔。“可惜就是【无极荣耀】它的【无极荣耀】重量和功能一样强大,我们不得不出动巨魔卫队才搬地动它!”

  一个NPC技术工跑到我身边问道:“会长,我们需要这里的【无极荣耀】样本做参照物。”

  我抬手对准已经打干了的【无极荣耀】湖床虚空一握。一枚拳头大的【无极荣耀】七彩魔晶石立刻飞入了我的【无极荣耀】手心。我把这块七彩魔晶石抛了过去。“用这个就行了。”

  “这么大?”那个技工看了看,然后捧着七彩魔晶石跑了回去。几乎就在他把七彩魔晶石装上机器的【无极荣耀】瞬间,整台机器上地红色纹路就瞬间全部亮了起来,跟着机器上爆出一圈红色的【无极荣耀】光圈,像冲击波一样迅速扩散出去把我们全都包裹了进去。

  几个工人对着我们这边大喊道:“准备好了,捂上耳朵。”

  丝罗并不知道为什么要捂耳朵,但是【无极荣耀】看我们全都动作迅速的【无极荣耀】捂上耳朵就也跟着把自己的【无极荣耀】耳朵捂了起来。几乎就在她刚把耳朵捂上的【无极荣耀】瞬间,刚刚扩散出去的【无极荣耀】红色光圈又带着一阵尖锐的【无极荣耀】啸声收了回来,而且和之前仅仅是【无极荣耀】光幕不同,这次的【无极荣耀】光圈明显多了些实质性的【无极荣耀】东西。我们能明显感觉到一阵很强的【无极荣耀】气流从身边刮了过去。当光圈完全消失在机器内时机器表面地红色纹路也逐渐暗淡了下去。跟着一群工人跑到了机器底部接住了一张刚从机器里伸出来地纸的【无极荣耀】边缘。工人们小心地拖着这张纸在向后退,机器的【无极荣耀】出口正在不断的【无极荣耀】向外吐纸。看起来这东西还满长的【无极荣耀】。大约拉出了一条十多米长半米宽的【无极荣耀】纸带之后工人们又跑回去开始接着拉第二根纸带,其余的【无极荣耀】人则在第一条纸带上开始写写画画。

  丝罗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无极荣耀】机器,非常好奇的【无极荣耀】跑过去看他们在干什么,但是【无极荣耀】那张满是【无极荣耀】线条的【无极荣耀】纸对她来说似乎太复杂了一些,她完全看不懂上面到底写了些什么。

  工人们一口气拽了二十多张纸出来才停了下来,另外一披人抬来了一组折叠板,放在地面上展开之后组成了一个二十米见方的【无极荣耀】平地。工人们把那些纸按顺序在平板上依次铺开,然后把它们的【无极荣耀】接缝都对齐。随着铺上去的【无极荣耀】纸越来越多丝罗终于看出来了这是【无极荣耀】张地图。

  “这是【无极荣耀】地图?”丝罗激动的【无极荣耀】回头问我们。

  我点点头。“这是【无极荣耀】这片地区的【无极荣耀】地质断层图和元素梯次图,这些红色的【无极荣耀】点就是【无极荣耀】和参照物有类似结构的【无极荣耀】物质,旁边的【无极荣耀】那些不同颜色的【无极荣耀】物质需要参照那边的【无极荣耀】目录才能知道是【无极荣耀】什么。这些线条表示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地形,而是【无极荣耀】地质密度,开采的【无极荣耀】时候可以根据这张图避开地下空洞和蓄水层,还可以对地质结构比较松软的【无极荣耀】地方做提前加固,避免其发生坍塌,所以我们行会开采矿物很少出现透水或者塌方事故。”

  “大行会就是【无极荣耀】不一样啊!设备好先进!你们这东西里面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有电脑啊?为什么还带自动打印功能啊?”

  “要是【无极荣耀】有电脑就不用做这么大了。”玫瑰有些丧气的【无极荣耀】道:“为了完成这个东西我们的【无极荣耀】法师只能一层一层的【无极荣耀】往上面叠魔法阵,你看到这个东西像个塔,其实它就是【无极荣耀】一万多层的【无极荣耀】立体魔法阵组成的【无极荣耀】。就光最下面那个出纸的【无极荣耀】那个地方就用了一个水系加幻象系加火系的【无极荣耀】三重组合法阵。你知道组合阵多难弄吗?”

  丝罗摇了摇头。“我不是【无极荣耀】阵图法师,这种东西没玩过。”

  我笑着向丝罗解释。“其实阵图法师的【无极荣耀】工作有点像是【无极荣耀】在玩拼图游戏,关键是【无极荣耀】要保证魔法阵与魔法阵之间不能出现能量对冲现象。阵图法师有个技能叫识别,可是【无极荣耀】读出魔法阵的【无极荣耀】能量流动方向,而复合法阵的【无极荣耀】时候就要注意尽量让不同系的【无极荣耀】法阵按一个方向流动,否则就会使两个法阵都失去作用。说起来很容易,做起来非常复杂,不过如果你是【无极荣耀】数学专家的【无极荣耀】话,改练阵图法师绝对有前途。”

  “哦,我想在讨论我的【无极荣耀】职业之前,你最好先解决一下那些人的【无极荣耀】问题。”丝罗突然指着远方说道。我们顺着她的【无极荣耀】手指看过去,只看见浩浩荡荡的【无极荣耀】队伍向我们这边开了过来。

  “苍蝇来的【无极荣耀】还真快啊!”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