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六卷 第十六章 白日之梦

第十六卷 第十六章 白日之梦

  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放倒了魔偶之后最后一个敌人拿前去,对准已经几乎无法行动的【无极荣耀】骷髅魔偶的【无极荣耀】眼睛插了下去,长剑穿透眼眶上的【无极荣耀】玻璃防护罩刺入了头颅内部。魔偶的【无极荣耀】控制系统和动力系统都在这里,这一下算是【无极荣耀】彻底扎到要害上了。看着骷髅魔偶像抽筋一样抖动了一阵就再也不动了,附近的【无极荣耀】敌人总算是【无极荣耀】能够认真的【无极荣耀】欢呼一次了。

  但是【无极荣耀】,就在他们欢呼之时,骷髅魔偶本来已经黑掉的【无极荣耀】另一只眼睛突然又亮了起来,而且那光芒似乎有些亮的【无极荣耀】过头了。附近的【无极荣耀】人现不对头已经来不及了,骷髅魔偶的【无极荣耀】下巴突然张开,出了一串带着颤音的【无极荣耀】声音。“哈哈哈哈,秩序与混乱之神万岁。”

  附近的【无极荣耀】人还没理解到底魔偶为什么要喊这样一句话就先现了听到这句话的【无极荣耀】其他魔偶全都抱着脑袋往地上一扒,跟着那具骷髅魔偶就突然一亮,一个淡蓝色的【无极荣耀】光圈以闪电般的【无极荣耀】度迅扩散了出去,半径五十米范围内的【无极荣耀】人员和生物瞬间就被震成了碎片,再远点的【无极荣耀】人则是【无极荣耀】被冲击波吹的【无极荣耀】满天乱飞,连那些还算完好的【无极荣耀】魔偶都在爆风中被吹飞了起来,不过因为他们事先都已经卧倒,加上本身防御比较高,所以也没受什么伤。等爆风过去之后以骷髅魔偶爆炸的【无极荣耀】地方为圆心,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十米深半径四十米的【无极荣耀】大坑,而附近半径一百五十米之内已经没有站着的【无极荣耀】人了,大批的【无极荣耀】敌人抱着脑袋或捂着伤口满地乱滚。

  丝罗放下挡风沙的【无极荣耀】手臂道:“好恐怖的【无极荣耀】威力,你们以前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打算拿这东西当自爆机器人使地?”

  “一百四十万水晶币一个的【无极荣耀】炸弹?你不觉得太奢侈了吗?”

  “好象是【无极荣耀】贵了点!”丝罗指指前面的【无极荣耀】那些魔偶:“这样损耗你不心疼吗?”

  “总共才毁了一台而已,如果换别的【无极荣耀】兵种上去挂了还得买,一样是【无极荣耀】要花钱的【无极荣耀】。这样算下来魔偶其实反到比较省钱。”

  “可是【无极荣耀】别的【无极荣耀】魔偶外壳损坏很严重啊?”

  “这些外壳都是【无极荣耀】普通钢铁,又不用像玩家的【无极荣耀】装备需要技能和宝石才能制造,我们都是【无极荣耀】用自动流水线生产,平均每分钟两套,成本价不足十个水晶币,回收的【无极荣耀】报废盔甲融化成钢铁还能回收六个水晶币,这样算下来打坏一套盔甲才损失四个水晶币,你觉得值不值摹疚藜僖控?”

  “这样算起来魔偶的【无极荣耀】运营成本不是【无极荣耀】非常低?”

  玟瑰感叹着:“可是【无极荣耀】电费很贵啊!”

  “电费?”

  “就是【无极荣耀】能量。魔偶用魔晶石的【无极荣耀】,至于魔晶石地价格,不用我们说摹疚藜僖裤也清楚吧?”

  “难怪你们这么急着要魔晶石呢!”

  “明白就好。哦。时间差不多了。”玟瑰说着抬头看向天空,只见远方一只巨大的【无极荣耀】蜻蜓正快的【无极荣耀】接近,几乎是【无极荣耀】一眨眼就已经到了我们头顶。蜻蜓的【无极荣耀】爪子下面还吊着台大蜘蛛,在飞跃我们头顶之后蜻蜓的【无极荣耀】爪子一松,巨大的【无极荣耀】蜘蛛要塞轰的【无极荣耀】一声砸在了敌方地人群之中。“这才叫机械化兵团。”玟瑰得意的【无极荣耀】说道。

  蜘蛛要塞刚一落地就开始在人群中横冲直撞,几头大型魔兽全部被蜘蛛要塞撞翻在地。这些大家伙再大也还是【无极荣耀】生物,跟蜘蛛要塞这种移动城市级别的【无极荣耀】东西根本没法比。

  蜻蜓堡垒在投下蛛蛛要塞之后又飞了回来。这次却是【无极荣耀】像下子一样扔下了一大片黑点。这些小黑点在下落一段时间后纷纷张开了一朵朵白色的【无极荣耀】小花,直到他们落到很低的【无极荣耀】地方时下面的【无极荣耀】人才看清楚,原来这些全都是【无极荣耀】魔偶,至于上面那些白色的【无极荣耀】东西自然就是【无极荣耀】降落伞了。

  这次投下的【无极荣耀】魔偶并不完全是【无极荣耀】那种重型魔偶,其中也有不少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终结者Tx系列女性魔偶,而且还有一)西地魔偶。

  “靠,怎么连实验型魔偶都扔下来了?”

  玟瑰拉住我道:“别紧张,是【无极荣耀】我要他们扔的【无极荣耀】。这些型号造出来都没投入过战斗,正好拿来实验一下。要是【无极荣耀】好用就批量生产,不行的【无极荣耀】话就不用再造了。”

  “不是【无极荣耀】吧?那边那台怎么看起来像条鱼啊?”丝罗指着一个还没降落的【无极荣耀】魔偶问道。

  玟瑰顺着她地手指看到那台魔偶之后也愣了一下。“晕,这帮糊涂蛋怎么把水中用魔偶也扔下来了!”说着她赶紧对已经落地的【无极荣耀】魔偶喊了起来:“快去把那条鱼抬回来。”

  实际上那条鱼形魔偶落地后根本就没受到任何攻击,一来它太大。大部分敌人都不认为自己有能力破坏这么大的【无极荣耀】东西,二来这家伙虽然是【无极荣耀】水中用魔偶,但上岸后依然有攻击能力。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背上有门能转动的【无极荣耀】魔晶炮,虽然口径不大,但这么近的【无极荣耀】距离肯定是【无极荣耀】轰到谁谁死。

  在大批量的【无极荣耀】魔偶部队降落之后战斗开始变的【无极荣耀】一边倒,魔偶的【无极荣耀】单体战斗力已经越了他身边能站的【无极荣耀】下地所有人员的【无极荣耀】战力之和,这就意味着包围他的【无极荣耀】人其实根本就打不过魔偶。之前还可以靠数量有时占点便宜,当数量优势不存在之后立刻就顶不住了。

  三支赶到这里地行会在大群魔偶的【无极荣耀】压迫下不得不选择了撤退,不过他们并没有完全撤离,而是【无极荣耀】留下了一支具有飞行能力的【无极荣耀】高机动部队守在远处。只要我们的【无极荣耀】人一动他们就马上开始逃跑,而我们一回来他们就会马上跑回来。

  玟瑰对我道:“看他们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并没有放弃这里,之后可能会聚集更多的【无极荣耀】部队来进攻的【无极荣耀】。”

  “反正拼战斗力我们不怕他们。现在我比较关心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矿区的【无极荣耀】情况。刚才搞出来的【无极荣耀】图纸分析的【无极荣耀】怎么样了?”我问旁边的【无极荣耀】bsp;  “报告会长,刚刚我们已经派人按照图上的【无极荣耀】标记做了实地采样。我们在这个范围内一共打了三千个洞做了样品提取,经过我们的【无极荣耀】分析,大致上可以断定这是【无极荣耀】一个梯层矿脉。”

  “什么叫梯层矿脉?”丝罗显然对开矿没什么研究。

  “就是【无极荣耀】矿石埋藏深度不连续,而是【无极荣耀】一段一段的【无极荣耀】。而且深度也不稳定。这个矿区里最深地矿石区深度达到了三百五十米,几乎是【无极荣耀】我

  藏最深的【无极荣耀】魔晶石矿,而有的【无极荣耀】地方居然直接就在地表出实在不明白为什么矿石会分布的【无极荣耀】这么乱!而且这一带的【无极荣耀】地貌也不太象会产生魔晶石矿的【无极荣耀】样子。”

  “那你们的【无极荣耀】分析结果呢?”我直接问道。

  工程师有些不太确定的【无极荣耀】道:“我们的【无极荣耀】分析结果就是【无极荣耀】我们认为这根本就不是【无极荣耀】矿区。”

  —

  “什么?”我们三个人一起叫了起来。

  丝罗赶紧追问道:“那这里现的【无极荣耀】矿石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难道是【无极荣耀】假地?”

  “我不是【无极荣耀】这个意思。”工程师赶紧解释道:“矿石确实有很多,而且储量非常的【无极荣耀】大,但这里并不是【无极荣耀】一片矿区,因为这里根本就没有生成魔晶石的【无极荣耀】自然条件,更别说生成纯度如此之高的【无极荣耀】七彩魔晶石了。”

  “那这里的【无极荣耀】情况到底该怎么解释?”

  “我们判断这里应该是【无极荣耀】一处七彩魔晶石的【无极荣耀】藏匿地点。应该是【无极荣耀】有某个势力或者个人将七彩魔晶石藏在这里,然后随着地壳变化造成了矿石的【无极荣耀】分层移动。否则地话根本无法解释这里的【无极荣耀】矿产来源。”

  “你是【无极荣耀】说这些矿石其实是【无极荣耀】别人埋在这里的【无极荣耀】?”

  “不,这些根本就不能叫做矿石。它们是【无极荣耀】已经经过初级加工的【无极荣耀】原石了,所以之前我们按照矿石的【无极荣耀】成色去分析才会觉得质量那么好。这些根本就是【无极荣耀】低纯度的【无极荣耀】正规七彩魔晶石,而不是【无极荣耀】原矿,它们不需要加工就能直接使用,当然,如果用我们的【无极荣耀】工艺再提纯一遍就能得到性能更好的【无极荣耀】高能七彩魔晶石。”

  我和玫瑰只互相看了一眼就知道对方的【无极荣耀】决定了,所以我直接转向丝罗道:“不管是【无极荣耀】人家埋地。还是【无极荣耀】天然生成的【无极荣耀】,反正这些东西现在属于我们。我们行会需要的【无极荣耀】标准比较高,所以会再做深度提炼,不知道你那份怎么决定?是【无极荣耀】和我们一起提炼完再按比例分还是【无极荣耀】直接在提前前把低纯度的【无极荣耀】矿石给你?不过我要先提醒你,提炼会导致魔晶石体积缩小,虽然单位价格上升,但数量就要有所下降了。”

  “当然是【无极荣耀】提炼完了要高等矿了。”丝罗想都没想就说了出来。“虽然提炼完会损失一部分重量,但单位价格提升地比例更大,总价格实际是【无极荣耀】上升了。我们可是【无极荣耀】商会。最赚钱的【无极荣耀】才是【无极荣耀】我们需要的【无极荣耀】。”

  “ok,那就全部提炼完成再和你分。以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技术,大约每立方这种低能七彩魔晶石可以提炼出零点四立方浓缩七彩魔晶石。不过你最好提醒你的【无极荣耀】买家,这种浓缩七彩魔晶石输出很强劲。魔法阵控制不好的【无极荣耀】话可能会爆炸。”

  “我到是【无极荣耀】听说过魔晶石会爆炸,你们提炼出来的【无极荣耀】七彩魔晶石爆炸威力大吗?”

  “看到那边刚刚抽干的【无极荣耀】那个湖床了吗?只要鹌鹑蛋那么大一块七彩魔晶石生爆炸,差不多就能留下那么大一个坑。”

  丝罗故意开玩笑的【无极荣耀】说道:“你确定你们造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核武器?”

  “我到想,就是【无极荣耀】不会造!”

  虽然经过我们地专家鉴定这里的【无极荣耀】确不是【无极荣耀】天然矿,但这对我们的【无极荣耀】计划影响不大,唯一需要特别关注地就是【无极荣耀】必须再多准备一支预备队。我们到不是【无极荣耀】担心那些来捣乱的【无极荣耀】行会,而是【无极荣耀】怕这些矿石的【无极荣耀】主人回来。既然对方有能力把这么大量的【无极荣耀】矿石藏起来,那就说明对方应该是【无极荣耀】很有实力的【无极荣耀】才对,否则的【无极荣耀】话上哪来这么多七彩魔晶石?所以万一要是【无极荣耀】对方回来了,我们留在这里的【无极荣耀】人至少要能坚持到我们的【无极荣耀】大部队赶到才行。

  丝罗和我们一起简单的【无极荣耀】看了下矿石的【无极荣耀】采掘工作就先回去叫人了。我和玟瑰则把这里的【无极荣耀】工作交给了随后赶到的【无极荣耀】行会人员,然后玫瑰回艾辛格,我则跑去巴黎城内接留下的【无极荣耀】魔宠。汇合完魔宠之后我又传回了天宇城。这边现在到是【无极荣耀】很热闹。那块魔晶矿需要大量的【无极荣耀】建筑材料和开采工具,而天宇城是【无极荣耀】最近的【无极荣耀】拥有跨国传送阵的【无极荣耀】地方,所以物资都得从这里中转。我到的【无极荣耀】时候正有大量地飞梭和大型拖车在地面上等着装货。

  本行会的【无极荣耀】物流工作有专人指挥,我就不用管了。直接问恰疚藜僖垮楚了银雪所在的【无极荣耀】位置就跑了过去。大轮冥王和通天教主还有那个佛门中人都保持着昏迷状态,有银雪维持着压制状态,就算我现在上去捅他们两刀他们都不会有反应的【无极荣耀】。但现在的【无极荣耀】问题不是【无极荣耀】他们醒不醒,而是【无极荣耀】我们能不能找到那两块不明物体。天庭那边好象已经快忍不住了,我怀疑这次我回去要是【无极荣耀】没有带回东西,玉帝肯定要找我麻烦。玫瑰说今天早上玉帝已经停止向我们出售天兵了,表面说是【无极荣耀】我们买的【无极荣耀】太多,我看其实就是【无极荣耀】在变相的【无极荣耀】威胁我们。

  “会长。”我刚走到银雪附近这里的【无极荣耀】会员们就现了我。

  “他们三个睡的【无极荣耀】还好吧?”

  银雪比了个大拇指。“像猪一样!”

  我召唤出夜影,然后问道:“你能进入大轮冥王的【无极荣耀】梦中吗?我们需要打开她地储物空间。”

  “平时可能有困难,但她现在这个样子应该没多大问题。”

  “那就马上把我送进去。”

  “送你进去是【无极荣耀】没问题。但我要提醒你几点注意事项。”夜影非常认真的【无极荣耀】说道:“第一,梦是【无极荣耀】一个人的【无极荣耀】思维空间,也就是【无极荣耀】说这个空间其实是【无极荣耀】这个做梦的【无极荣耀】人制造的【无极荣耀】。根据传统的【无极荣耀】理论认为,神造万物。所以在梦中,梦的【无极荣耀】主人其实就是【无极荣耀】创世神。”

  “靠!那不是【无极荣耀】无敌了?”

  “理论上讲一个人在自己地梦中就是【无极荣耀】无敌的【无极荣耀】,因为这个梦的【无极荣耀】世界中的【无极荣耀】一切定律都是【无极荣耀】这个人自己创造的【无极荣耀】。但这里还有个问题,那就是【无极荣耀】大部分人在梦里的【无极荣耀】时候是【无极荣耀】不知道自己在做梦的【无极荣耀】。所以他们通常是【无极荣耀】无法挥出自己这个创世神的【无极荣耀】力量的【无极荣耀】。所以,你第一要记住地就是【无极荣耀】不管在什么情况下,绝对不能让梦里的【无极荣耀】大轮冥王知道她自己在做梦,否则我们都得完蛋。一个人如果清楚的【无极荣耀】知道自己在做梦,那他就可以轻松的【无极荣耀】杀掉任何一个在他梦中地人。而且,根据创世之星的【无极荣耀】规定,死在别人的【无极荣耀】梦里会一次掉十级。”

  “好严重的【无极荣耀】惩罚!那还有其他要注意的【无极荣耀】东西吗?”

  “当然

  因为在她的【无极荣耀】梦里你是【无极荣耀】打不开大地之门和凤龙空间的【无极荣耀】,而且一切的【无极荣耀】传送和空间类物品都别不能使用。所以。如果你希望带谁进入大轮冥王的【无极荣耀】梦里,就得提前把他带出来,然后我们一起进去。顺便说一下,虽然我是【无极荣耀】最强地魔化梦魇。但我毕竟也是【无极荣耀】有能力上限的【无极荣耀】。以我目前的【无极荣耀】能力,在被带入地人主动配合的【无极荣耀】情况下也只能带十一个人进去,所以你最好先想好到底要带谁,然后我再和你们说到底要注意些什么。”

  “那我先选人。”我想了一下问道:“你和我算不算人数?”

  “我自己不算,但是【无极荣耀】你要算人数。所以除了我们俩,最多还能选十个人。不过,带十个人的【无极荣耀】话我会比较不好把握,有可能会进入失败,所以最好能把人数控制在九个以内而且建议最好带物理攻击型的【无极荣耀】人员。”

  “为什么?”

  “因为在对方的【无极荣耀】梦中法术攻击会受到对方的【无极荣耀】思维影响,像大轮冥王这么强的【无极荣耀】人。潜意识里会认为自己不怕对方的【无极荣耀】魔法,那么在梦中她就真的【无极荣耀】会出现魔法免疫的【无极荣耀】情况。如果是【无极荣耀】进入梦里对付一个实力比较弱的【无极荣耀】人,法术攻击的【无极荣耀】威力可能会比现实中增强很多倍。但对付大轮冥王这样的【无极荣耀】高手反到会下降到正常威力的【无极荣耀】几十分之一,甚至是【无极荣耀】几百分之一。相比之下物理攻击的【无极荣耀】威力比较恒定,只要你能命中,伤害都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还有就是【无极荣耀】精神攻击类人员在梦中的【无极荣耀】战斗力会比现实中大很多,也可以优先考虑,而且凡是【无极荣耀】奇怪的【无极荣耀】特殊能力,在梦中都会大幅度被强化,相比之常规战斗方式,这些有特殊能力的【无极荣耀】人反而更占便宜。哦对了,还有一点要注意,最好能尽量带大轮冥王不认识的【无极荣耀】人,这样大轮冥王对对方的【无极荣耀】力量没有准确的【无极荣耀】认识,在梦中反而能长挥。如果大轮冥王准确的【无极荣耀】知道对方的【无极荣耀】战斗力,那战斗中就有可能被压制。”

  “那我就明白了。”我把自己地魔宠全部想了一遍,然后打开凤龙空间把要带的【无极荣耀】魔宠集中了一下。这次我打算带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夜月、幸运、公主、幻影、小妖、斑侬枷兰、艾美尼斯、辣椒、依佛里特这九个魔宠。

  夜月物理攻击很强,本身的【无极荣耀】石化之眼也是【无极荣耀】很强的【无极荣耀】特殊能力。外加她女娲神族后裔的【无极荣耀】身份,对大轮冥王有先天压制。

  幸运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老搭档,物理战斗一个顶仨,进入之后要充当近战主力。

  公主和夜月一样是【无极荣耀】女娲神族后裔,但她没有物理攻击力,而是【无极荣耀】专精精神魅惑和辅助魔法,这些都是【无极荣耀】夜影说的【无极荣耀】占优势的【无极荣耀】能力。

  幻影是【无极荣耀】精神体,一来辅助功能强大,二来根据夜影的【无极荣耀】说法,精神攻击是【无极荣耀】选类型。

  小妖是【无极荣耀】歌唱女妖。本身地音波攻击就是【无极荣耀】偏门技能,而且物理攻击力又很高,绝对符合要求。

  斑侬枷兰就不用说了,老怪物就是【无极荣耀】老怪物,要不是【无极荣耀】被封禁了这么多年,单挑大轮冥王都未必会输。

  艾美尼斯玩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幻象,和梦境刚好是【无极荣耀】类似的【无极荣耀】能力。应该也会成为主要战力。

  辣椒主修物理攻击加精神力场,应该也算合乎要求。

  依佛里特属于偏门人员,大轮冥王肯定不认识机械生命体,所以说不定能起到出奇制胜的【无极荣耀】效果。

  有了这九个魔宠再加上我和夜影,我想应该是【无极荣耀】我能找到的【无极荣耀】最强团队了。人员准备好之后我们就开始听夜影的【无极荣耀】重点提示。

  夜影非常认真的【无极荣耀】对我们道:“第一要点就是【无极荣耀】绝对不能让大轮冥王意识到她在做梦,原因我之前已经已经和主人说过了,你们共享一下思维就可以了。我现在来说说其他注意事项。先,你们进入梦中之后一定要竖立起一种相信地精神。”

  “什么叫相信的【无极荣耀】精神?”夜月问道。

  “就是【无极荣耀】信任自己,自信心懂吗?”

  “我们一直都很有自信啊!”

  “不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自信。而是【无极荣耀】要坚定的【无极荣耀】自信,要是【无极荣耀】能自大就更好了。”

  “自大?”

  夜影有些不耐烦的【无极荣耀】说道:“跟你们这些没进过梦里的【无极荣耀】人解释梦中世界真是【无极荣耀】费劲!梦是【无极荣耀】虚幻的【无极荣耀】,它不是【无极荣耀】真实的【无极荣耀】。我一会带进去的【无极荣耀】也只是【无极荣耀】你们地意识,而不是【无极荣耀】你们的【无极荣耀】**。只有我自己是【无极荣耀】真身进入梦中。而你们的【无极荣耀】身体会像睡着了一样躺在这里,根本不会有什么变化。所以,你们在梦的【无极荣耀】世界中做地一切事情,其实都是【无极荣耀】你们的【无极荣耀】想象,而不是【无极荣耀】你们真的【无极荣耀】做了什么。”

  我们都不是【无极荣耀】笨蛋,只是【无极荣耀】从来没接触过梦的【无极荣耀】世界,夜影说到这里我们已经大致了解了他的【无极荣耀】意思了。公主道:“你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说,我们在梦的【无极荣耀】世界中做的【无极荣耀】事情,其实就是【无极荣耀】我们想出来的【无极荣耀】?”

  “对。”夜影看我们听懂了立刻就兴奋的【无极荣耀】接着说道:“你们在梦中世界做地一切都是【无极荣耀】你们的【无极荣耀】想象,所以你们在现实中的【无极荣耀】能力和你们在梦中地能力其实根本就没多大关系。你们之所以在梦里还能使用出现实中的【无极荣耀】技能。是【无极荣耀】因为你们的【无极荣耀】思想认为自己能用出来,所以你们就用出来了。”

  斑侬枷兰忽然问道:“你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说,如果我在梦中世界坚信我是【无极荣耀】无敌的【无极荣耀】。那我就一定是【无极荣耀】无敌的【无极荣耀】呢?”

  “差不多就是【无极荣耀】这个意思,但无敌这种思想太笼统,所以即使坚信也不会产生多大实际效果。但意识大致就是【无极荣耀】这么个意思,比如你在梦的【无极荣耀】世界中坚信自己刀枪不入,那你在梦中就真的【无极荣耀】会变成无敌状态,不管怎么打你都不会受伤。或者你可以坚信自己力大无穷,那你在梦中就可以挥出平时你绝对不可能达到的【无极荣耀】力量。”

  夜月兴奋的【无极荣耀】问道:“那我要是【无极荣耀】坚信自己可以进化到祖先女娲的【无极荣耀】状态,那我不就可以挥出女娲娘娘一般的【无极荣耀】力量了吗?”

  夜影点着头说道:“在梦中你要是【无极荣耀】相信自己比女娲娘娘还要厉害,那你就会真的【无极荣耀】比女娲娘娘还要厉害。”

  辣椒问道:“照你这么说我们进去之后不是【无极荣耀】无敌了吗?”

  “表面上好象是【无极荣耀】可以无敌了,但其实不象你们想的【无极荣耀】那么简单.

  然会认为自己只有那样的【无极荣耀】力量,这样地思想会影响你们的【无极荣耀】能力,所以最终你们挥出来的【无极荣耀】力量可能只比在外面的【无极荣耀】力量稍微好那么一点点。在成为主人的【无极荣耀】魔宠之前我就曾带人进过别人的【无极荣耀】梦中。那些被我带进去的【无极荣耀】人也都是【无极荣耀】这样,很少有人能挥出强的【无极荣耀】实力。”

  “那你自己呢?”

  “我你们就不用担心了,因为我是【无极荣耀】这方面的【无极荣耀】专家。从没有一只梦魇曾在梦中被人抓住过,要不然人们也不会用梦魇来形容可怕的【无极荣耀】事物了。”

  “那还要我们跟着去干什么?有你不就行了?”斑侬枷兰问道。

  幸运对斑侬枷兰道:“既然需要我们去肯定是【无极荣耀】有原因地。”

  夜影点着头道:“虽说从来没有梦魇在别人的【无极荣耀】梦中被抓住过,但那只是【无极荣耀】说我们绝对有逃跑的【无极荣耀】能力,但不是【无极荣耀】说我们就一定能战胜梦的【无极荣耀】主人,毕竟对方才是【无极荣耀】这个梦的【无极荣耀】制造者,在梦里他实际上掌握着一切。我们能做的【无极荣耀】无非也就是【无极荣耀】欺骗梦的【无极荣耀】主人,让他无法使用出那种力量。”

  “那我们只要不说,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那什么大轮冥王就不会知道自己在做梦呢?”斑侬枷兰问道

  “那到也不一定。不过这种事情基本上和你走在森林里突然被天空坠落地一头巨龙砸死一样罕见。”

  “靠,我自己就是【无极荣耀】巨龙中的【无极荣耀】第一邪龙,哪个不要命的【无极荣耀】小辈敢砸我?”

  夜影不急不慢的【无极荣耀】道:“所以我才说这种事情很罕见啊!不过你们最好还是【无极荣耀】小心为好,万一不小心放她明白过来自己是【无极荣耀】在做梦,那我们就全都完蛋了。除了我自己,你们估计是【无极荣耀】一个也跑不掉。”

  “哦,那我们尽量小心。还有什么要注意的【无极荣耀】吗?”我问道。

  “还有一个要注意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常识问题。梦的【无极荣耀】世界很多都是【无极荣耀】光怪6离的【无极荣耀】。一些你平时觉得根本不可能生的【无极荣耀】事情在梦中都是【无极荣耀】很正常地。所以相信我,在别人的【无极荣耀】梦中看到任何东西都不要觉得奇怪。你们平时可以想杀多少就杀多少的【无极荣耀】普通兔子,可能在某个人的【无极荣耀】梦中会比神龙还要危险。你们在现实中绝对无法战争地神灵,在梦中有可能一碰就挂,这都是【无极荣耀】没准的【无极荣耀】。所以你们在梦里最好是【无极荣耀】把常识都抛到一边,凡事随机应变才是【无极荣耀】最好的【无极荣耀】办法。”

  “这个我们知道。还有其他什么要注意的【无极荣耀】吗?”

  “还有一个要注意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大轮冥王本人。”

  “她当然是【无极荣耀】我们第一注意的【无极荣耀】目标,我们不就是【无极荣耀】进去找她的【无极荣耀】空间袋频率的【无极荣耀】吗?”

  “我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要注意她的【无极荣耀】行为。”夜影道:“梦其实是【无极荣耀】现实思想地反应和宣泄通道,所以每个人在梦中出现的【无极荣耀】情况都会表现出一个人最底层的【无极荣耀】思维,这可能和他在现实中地行为反差很大。我成为主人的【无极荣耀】魔宠之前一直被困在森林中无法离开。但是【无极荣耀】我可以借助别人的【无极荣耀】梦去周游世界,只要一定范围内有人做梦,我就可以从一个人的【无极荣耀】梦里跳到另一个人的【无极荣耀】梦里。当时我曾遇到过的【无极荣耀】一个人类国家的【无极荣耀】公主。她平时是【无极荣耀】个很端庄很高贵的【无极荣耀】女人,圣洁的【无极荣耀】像天使一样。但是【无极荣耀】我在进入她的【无极荣耀】梦里时却看到她在一个铺了红地毯的【无极荣耀】广场上和几十个平民男子乱搞。而且周围还有很多人在围观叫好。在这个梦里,她表现的【无极荣耀】比最下贱最淫荡的【无极荣耀】妓女还要**,而她在现实中是【无极荣耀】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无极荣耀】。这其实是【无极荣耀】她在梦中对自己的【无极荣耀】一种放纵,是【无极荣耀】长期的【无极荣耀】思想压抑所导致的【无极荣耀】宣泄方式。还有一次,我正好跳到一个大恶魔的【无极荣耀】梦中,这家伙平时最喜欢和同伴比赛看谁最残忍,但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梦里全是【无极荣耀】一个遍地鲜花的【无极荣耀】世界,而他却在里面养小白兔。要是【无极荣耀】他白天真这么做,绝对会被别的【无极荣耀】大恶魔鄙视到死,但是【无极荣耀】在梦里。一切都是【无极荣耀】可能的【无极荣耀】。”

  我点着头道:“我想我大概明白你的【无极荣耀】意思了。你是【无极荣耀】说我们在大轮冥王的【无极荣耀】梦里蹦到的【无极荣耀】大轮冥王很可能会非常的【无极荣耀】奇怪是【无极荣耀】吗?”

  “正确。她有可能一改平时生人勿近的【无极荣耀】性格,变成热情豪放女,或者变成神经粗矿的【无极荣耀】白痴形态。也可能成为别的【无极荣耀】任何一种性格,当然,保留现实中的【无极荣耀】行为模式也是【无极荣耀】有可能的【无极荣耀】。不过根据我的【无极荣耀】认识,能在梦中完全保留自己现实中状态地人就只有两种,一种是【无极荣耀】真正的【无极荣耀】白痴。另外一种就是【无极荣耀】自律性好的【无极荣耀】像魔偶一样的【无极荣耀】怪物。就目前来看大轮冥王显然不属于这其中的【无极荣耀】任何一种,所以我估计你们一会看到的【无极荣耀】大轮冥王会性格大变。”

  夜月疑惑的【无极荣耀】问道:“可是【无极荣耀】大轮冥王的【无极荣耀】性格改变关我们什么事呢?”

  “你这个问题问到点子上了。”夜影道:“因为梦是【无极荣耀】跟着主人的【无极荣耀】思维走的【无极荣耀】,所以基本上一个人在梦里会变成什么性格,他地梦之世界也会跟着改变色彩。就像我之前说的【无极荣耀】那个大恶魔,按照通常的【无极荣耀】理解,恶魔的【无极荣耀】梦应该是【无极荣耀】以岩浆地狱为背景的【无极荣耀】,但那个恶魔因为在梦里变的【无极荣耀】级善良,所以他的【无极荣耀】梦境变成了一个遍地鲜花地梦幻世界,简直就像伊甸园一样。”

  幸运有些担心的【无极荣耀】问道:“那万一大轮冥王在自己的【无极荣耀】梦里变成了虐待狂,那我们进入的【无极荣耀】世界不是【无极荣耀】要变成地牢了吗?”

  “这个就没准了。总之你们最好先做好思想准备,如果进入之后现环境比较美好,那十有**大轮冥王的【无极荣耀】性格是【无极荣耀】向善良温柔的【无极荣耀】方向转化了,而万一进去后现梦境阴森邪恶,那你们就最好小心些了。”

  “听着很吓人,那还有什么别的【无极荣耀】要注意的【无极荣耀】吗?”公主问道。

  夜影点头道:“还有一个要注意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梦境切换。之前我说了,梦都是【无极荣耀】其主人思维地体现。所以一个人在梦中的【无极荣耀】性格和情绪都是【无极荣耀】不稳定的【无极荣耀】,就像我之前说的【无极荣耀】那个大恶魔,虽然我进入地那次他的【无极荣耀】梦像伊甸园,但他不会每次都进入那样的【无极荣耀】梦中。你们大家都应该做过梦,也该知道梦总是【无极荣耀】变来变去的【无极荣耀】,有时候梦里的【无极荣耀】场景甚至是【无极荣耀】不连贯的【无极荣耀】,前一秒在这里,下一秒又到了那里,这都是【无极荣耀】有可能的【无极荣耀】。甚至于梦中的【无极荣耀】时间也不是【无极荣耀】衡量,而是【无极荣耀】个变量,在一个人的【无极荣耀】梦中,

  实是【无极荣耀】没有意义的【无极荣耀】,它可能突然加快。也可能突然变某个点静止下来。”

  “你说的【无极荣耀】这个情况我们到是【无极荣耀】可以理解,但就算提前知道。我们要怎么应付这种情况呢?”

  夜影有些头疼的【无极荣耀】道:“对这个情况我们梦魇一族也没什么好办法。我能告诉你们地就是【无极荣耀】:万一遇到场景切换,千万不要乱动。因为前一秒你可能还在草原上奔跑,下一秒你就已经在海里游泳了。所以,注意在场景切换时保持静止,并且在切换完成时迅做出反应,选择最好地处理方法。这是【无极荣耀】目前为止最好的【无极荣耀】处理方法了!”

  “那就这些了吗?我们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现在就进去?”幻影问道。

  “还有一个要点。”夜影没等我们问出来就继续说道:“不过这个不是【无极荣耀】你们需要注意地,而是【无极荣耀】银雪小姐需要注意的【无极荣耀】。”

  “我?”银雪很奇怪的【无极荣耀】问道:“我不是【无极荣耀】要在外面帮你们压制着大轮冥王地力量防止她醒过来吗?”

  “对,就是【无极荣耀】因为这个。所以我们才要提醒你注意。”夜影道:“你可以集中力量压制大轮冥王吗?你对她地压制力越强,我对她这个梦的【无极荣耀】控制力就越大,她的【无极荣耀】力量就会越弱。”

  “那他们两个怎么办?”银雪指着通天教主和那个神秘的【无极荣耀】佛门中人。

  “他们两个我想可以请维娜女神帮忙。”

  “如果那样的【无极荣耀】话我没问题。只是【无极荣耀】不知道维娜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能压的【无极荣耀】住他们。”

  “问问就知道了。”

  我们很快就把维娜给找了过来。而且连红炎都一起跑了来。经过我们的【无极荣耀】一番简单解释,红炎和维娜都明白了我们地意思。维娜道:“他们如果是【无极荣耀】完全状态我肯定是【无极荣耀】不行的【无极荣耀】,不过他们既然已经进入了深度昏迷状态,压制住他们仅剩地一点力量不要复苏到不是【无极荣耀】什么难事。”

  红炎也道:“我会在一边协助的【无极荣耀】。相信不会有问题。”

  我想了想对旁边几个帮忙的【无极荣耀】本行会玩家道:“你们也帮忙看着点,万一现情况不对,你们就马上去找玫瑰。让她去请二郎真君和北极星君来帮忙,实在不行就去找阿尔倪或者米枷勒。她们都欠我们行会人情,需要帮助时应该不会完全袖手旁观地。”

  银雪道:“你们就放心吧!真现不行了我会用传讯符咒呼叫碧凌来帮忙的【无极荣耀】,要还是【无极荣耀】不够我就让她把四圣兽和天青都一起带来,这么多人在,活着都能打死,晕了还对付不了?”

  “那到是【无极荣耀】。”我点点头道:“那就这么办了。你们在这边看好这些家伙。夜影。带我们进去。”

  “这样不行。”夜影道:“我带进去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你们地思维。不是【无极荣耀】你们地身体。所以你们最好先找个舒服地姿势躺好。就像睡觉一样。要不然我一启动你们就会像休克一样集体晕倒。”

  听夜影这么说我们赶紧行动了起来。人形生物比较简单。直接搬几张床就搞定了。幸运弄了一堆金币堆了做小金山,然后往上一躺。还用尾巴哗啦了几下,用金币把自己给埋了起来。据他说。没有任何一种方式能比睡在金币之中更让巨龙感到惬意了。斑侬枷兰是【无极荣耀】龙魂。幻影是【无极荣耀】灵体。他们可以像夜影一样完全进入梦中,所以不需要躺下。依佛里特最简单,往地上一躺就行了。反正他是【无极荣耀】钢铁之躯,地面再硬他也无所谓。

  “准备好了吗?”夜影看我们都摆好姿势后问道。

  我点点头:“开始吧。”

  “好,现在不要抵抗我地思想,放松身体和精神。不然会被丢在外面地。进入地时候可能会有点晕。所以你们最好忍一下。好了。进入开始。”夜影的【无极荣耀】话刚说完他就消失在了原地。而幻影和斑枷兰也立刻消失在了原地。我和其他魔宠则像是【无极荣耀】突然昏迷了一样就没动静了。

  我只感觉仿佛脑袋被人打了一闷棍,跟着就出现了头晕恶心的【无极荣耀】现象,直到我面前出现地旋涡状隧道逐渐被一片山清水秀的【无极荣耀】山谷所替代才有所好转。

  “老天。这就是【无极荣耀】你说的【无极荣耀】有点晕?”夜月对着夜影抱怨着。

  夜影根本没回答她,而是【无极荣耀】接着说道:“现在我们已经在大轮冥王地思维之中了。”

  “那我们现在在什么位置?要怎么找到大轮冥王?”

  “每个人地梦中世界都不会太大,一般只会出现三到五个不连贯的【无极荣耀】场景,但这些场景随时都会切换,而且梦的【无极荣耀】主人到底出现在哪个场景也是【无极荣耀】随机地。甚至于有可能出现连续的【无极荣耀】跳跃现象,我们能做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主动的【无极荣耀】去寻找。以大轮冥王地思维强度。这个世界可能会有三百多平方公里,需要好好地搜索一下才能找地到大轮冥王。哦对了。再提醒你们一声。大轮冥王在这里地改变地不一定只是【无极荣耀】性格,有可能连外貌都出现一些改动。不过你们放心,外貌的【无极荣耀】修改一般都是【无极荣耀】服装和身体颜色的【无极荣耀】改变,本体一般不会有太大变化。”

  “那还好点。”夜月环顾了一下四周道:“看来大轮冥王地心情还不错,这里环境很好吗!”

  “我可不这么看。”斑枷兰指着天空说道。只见原本晴朗的【无极荣耀】天空突然出现了一团团的【无极荣耀】黑云,并且那些黑云正以肉眼可见的【无极荣耀】度迅扩张合并,很快就形成了遮天蔽日的【无极荣耀】一大片。

  “看样子要下去了。”公主不知道什么时候手里多了把粉红色地小阳伞顶在头上。小妖赶紧也钻进了伞底下。

  天空突然一亮。一道雷霆闪电从天而降,将对面的【无极荣耀】一座山头彻底炸飞了。斑枷兰惊讶地道:“这什么闪电啊?”

  “梦里的【无极荣耀】东西威力是【无极荣耀】没准地。一个喷嚏也可能要人命地,何况是【无极荣耀】闪电。”夜影老油条的【无极荣耀】道:“以我的【无极荣耀】惊讶一会可能会遇到山洪,不介意的【无极荣耀】话我们还是【无极荣耀】飞上去好点!”

  “那就快闪。”艾美尼斯问道:“不过你确定我们飞起来不会被那种闪电命中吗?”

  夜影道:“忘记我之前的【无极荣耀】话了吗?这里的【无极荣耀】任何攻击都是【无极荣耀】你和大轮冥王的【无极荣耀】共同想象。如果你认为自己被雷劈到也没事。那就不会有事。

  斑侬枷兰道:“那我和幻影还是【无极荣耀】不要上去了,反正我们可以随时虚无化,物理性的【无极荣耀】山洪对我们没有任何影响。”

  “那我们找个稍微高点地地方躲一下吧。”夜影的【无极荣耀】最终提议得到了大家的【无极荣耀】一致通过,我们立刻开始向山顶跑。

  虽然我们的【无极荣耀】移动度很快,但梦中的【无极荣耀】世界真的【无极荣耀】不能以常理来推测。刚刚一个闪电之后天空中的【无极荣耀】乌云居然莫名其妙的【无极荣耀】就消失不见了,附近又恢复了之前地美丽梦境。

  “这就是【无极荣耀】你所谓的【无极荣耀】专家意见?”夜月指着天空问夜影。

  夜影尴尬的【无极荣耀】道:“梦魇也有失蹄时吗!梦境世界太混乱,我也只能靠经验去猜而已,错了也很正常吗!”

  我拍拍夜月道:“也许夜影并没有猜错!”

  我刚说完就见远方的【无极荣耀】天空突然再次出现了成片的【无极荣耀】乌云。顶多也就十几秒周围就变的【无极荣耀】一片漆黑。

  “靠,这什么鬼天气啊?十几秒之前还是【无极荣耀】晴空万里呢!”

  斑侬枷兰刚抱怨完天空又突然闪亮了一下,几秒之后震耳欲聋的【无极荣耀】雷声才翻滚着从我们身边滑过,但是【无极荣耀】跟着就是【无极荣耀】一道雷霆霹雳把我们旁边的【无极荣耀】山头上轰出了一个**广场那么大的【无极荣耀】窟窿,看的【无极荣耀】我和幸运他们眼睛都直了。

  艾美尼斯眼睛直直地看着那个还在冒烟的【无极荣耀】大坑说道:“我在想我们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换个位置?山头看起来并不太安全啊?”

  “赞成。”小妖第一个叫了起来。

  无奈之下我们只好更换了一个位置,不过这次我们选的【无极荣耀】地点比较特殊,那就是【无极荣耀】刚刚被轰出来的【无极荣耀】那个大坑。根据一般人的【无极荣耀】思想观念,不会有两炮弹落在同一个弹坑里,闪电应该也不会反复命中同一个点。不管实际恰疚藜僖块况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如此,至少大部分人都是【无极荣耀】这么认为的【无极荣耀】。大轮冥王应该也是【无极荣耀】大部分人之一,所以在她的【无极荣耀】梦里应该不会出现两个雷命中同一点地情况,这就是【无极荣耀】说摹疚藜僖壳个坑目前才是【无极荣耀】最安全的【无极荣耀】地方。

  我们的【无极荣耀】转移非常及时,几乎是【无极荣耀】在我们刚刚离开背后的【无极荣耀】山头,那里就被轰成了一片白地。我们前脚才进入之前的【无极荣耀】大坑,后脚就有一个雷落在了坑边的【无极荣耀】土地上,个头最大的【无极荣耀】幸运尾巴差点被命中。之后的【无极荣耀】情况真正让我们了解到了什么叫梦中世界。几百道霹雳闪电同时落地的【无极荣耀】场景我想没几个人有机会见到。但是【无极荣耀】在大轮冥王地梦里我们却真真切切的【无极荣耀】见到了,而且是【无极荣耀】恐怖的【无极荣耀】级雷霆,每一根电柱都有几十米的【无极荣耀】直径,威力都快赶上龙缘地天基卫星杀手系统了!

  幸运把自己变成了人形蹲在我旁边道:“知道吗?这是【无极荣耀】我有意识以来第一次害怕打雷!”

  夜月笑着递过去一根棒棒糖:“小弟别哭,姐姐给糖吃。”

  幸运刚站起来要反击,突然天空中就落下了一道闪电正中我们所有人的【无极荣耀】中间点,幸运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夜影反应比较快,在雷电落下前撑起了一道弧光屏障,不过爆炸还是【无极荣耀】生了。我们这一群人全部被抛了出去。最员的【无极荣耀】公主一直飞到了三十多米之外。

  过了大约几分钟浑身冒烟的【无极荣耀】我才从地上爬了起来,魔龙盔甲表面呈现出了高热的【无极荣耀】亮红色,感觉好象被烧融了一样。幸运恢复了巨龙形态从一个龙形大坑里爬了出来,然后他晃了晃脑袋对着我们大喊道:“你们都还好吗?”

  “哇啊……感觉像洗了个热水澡。”夜月摸了摸自己的【无极荣耀】头:“我的【无极荣耀】头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站起来了?”

  “啊……!”一声尖叫把我们的【无极荣耀】视线全都吸引了过去。只见公主正疯狂的【无极荣耀】拍打着身上地衣服。“啊!我新买的【无极荣耀】衣服就被烧了个洞,以后可怎么穿啊?”

  依佛里特得意的【无极荣耀】飞过来道:“哇哈哈!充电地感觉真爽!”

  全身都在冒烟的【无极荣耀】艾美尼斯突然现了夜影:“咦?你怎么没事?”

  夜影满不在乎的【无极荣耀】道:“都和你们说了,梦里的【无极荣耀】一切都是【无极荣耀】假的【无极荣耀】,只要你坚信自己不会被雷电伤到就不会有事的【无极荣耀】!我刚才顶起防护罩不过就是【无极荣耀】给你们个心理暗示,让你们以为我抵消了部分能量,这样你们就不会认为自己会死了。你们看,你们不是【无极荣耀】都没事吗?”

  “靠,说着容易,做起来难啊!”夜月一边使劲压自己的【无极荣耀】头一边道:“那一瞬间谁能想到那东西是【无极荣耀】假的【无极荣耀】啊?我脑袋里就剩下自己不想死的【无极荣耀】想法了!”

  “我也一样!”公主说道。

  斑侬枷兰道:“这样不行啊!搞不好还没见到大轮冥王我们自己就先挂了!”

  幸运忽然道:“好象下雨了。”

  正在讨论的【无极荣耀】我们一起抬头看了下天,结果只看到了一大片黑压压的【无极荣耀】乌云。跟着就是【无极荣耀】大滴的【无极荣耀】水珠掉到了我们头顶上。公主还没来及把伞重新撑开就被一滴雨水命中,跟着就变成了落汤鸡。“啊!这是【无极荣耀】什么雨啊?雨点这么大!”

  “哈哈哈哈……!”小妖正在嘲笑公主,忽然她自己也中了一滴。而且比公主那滴更大。这会换公主在旁边笑的【无极荣耀】前仰后合了,小妖只能气的【无极荣耀】在原地不断的【无极荣耀】乱蹦。

  “玉好象越来越大了。”夜月全身滴着水对我道。其实不用她说我也看到了。这里的【无极荣耀】雨点根本就不是【无极荣耀】水滴,简直就是【无极荣耀】一个个篮球那么大的【无极荣耀】水球在往下砸,而且越来越密集,度也越来越快,不一会就变成了大瀑布一般的【无极荣耀】级暴雨。

  幸运对着夜影大声的【无极荣耀】吼着:“你管这叫什么?意外情况吗?”

  艾美尼斯道:“或许我们该离开这里,以这个度用不了五分钟这里就成海底了!”

  依佛里特问道:“现在怎么办?要不然我们飞到云上去怎么样?”

  我左右看了看,但是【无极荣耀】什么也看不见,雨点的【无极荣耀】密集程度已经让我们什么也看不见了。“大家都爬到幸运背上去。幸运,带我们上去,穿过云层就可以了。”

  “我尽力吧!这么大雨,简直像是【无极荣耀】在瀑布里逆流而上,我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飞的【无极荣耀】起来!”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