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六卷 第十八章 敲诈与反敲诈

第十六卷 第十八章 敲诈与反敲诈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来,让我们看看你有些什么值得我们帮你拼命的【无极荣耀】东西吧?”

  “不行,我不会让你们看我的【无极荣耀】储物空间的【无极荣耀】!”大轮冥王拒绝道。

  “为什么?”本来已经准备好的【无极荣耀】我们全都愣住了。

  大轮冥王很认真的【无极荣耀】道:“很简单,我的【无极荣耀】储物空间东西很多,如果你们看到了我的【无极荣耀】东西不是【无极荣耀】要漫天要价了吗?”

  “可是【无极荣耀】你不给我们看,我们还不是【无极荣耀】一样要什么你就得给什么?”

  “那不一样。”大轮冥王非常坚定的【无极荣耀】道:“我不会提前让你们看我的【无极荣耀】空间的【无极荣耀】!”

  “可是【无极荣耀】我们不知道你有些什么要怎么开价呢?”

  “你们可以提出一些大致的【无极荣耀】要求,然后由我来给予你们合适的【无极荣耀】东西。”

  “这样啊?”我假装思考了一下,然后就点了点头。“行,就这么办吧!”反正我们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报酬,而是【无极荣耀】要让大轮冥王打开储物空间,所以我们根本不在乎到底能得到什么,只要骗她打开空间就行了。

  “那你们说吧!要些什么要的【无极荣耀】报酬?”大轮冥王也了解现在的【无极荣耀】情况不给东西她是【无极荣耀】挡不住外面的【无极荣耀】那个假银雪的【无极荣耀】,所以也没和我们扯皮。

  我怕要求提的【无极荣耀】太低反而使大轮冥王产生怀疑,所以想了想还是【无极荣耀】没有说出特别低廉的【无极荣耀】价格。“那么这样吧!你应该有高档装备吧?我们每人要一套适合的【无极荣耀】神器。”

  “不行,这个要求太过分了。这简直是【无极荣耀】早敲诈。”

  “就算我们要敲诈你,你能不给吗?”我故意笑着反问大轮冥王。“不过你放心,我们是【无极荣耀】有原则地雇佣兵,不是【无极荣耀】强盗。刚才的【无极荣耀】不过是【无极荣耀】我们提出的【无极荣耀】初步要求,谈生意总要有个讨价还价的【无极荣耀】过程,开的【无极荣耀】高了你可以还价啊?既然每人一套神器有些过分,那你能给我们多少套?”

  听了我的【无极荣耀】话大轮冥王总算缓和了下来。“套装神器非常珍贵。你们要全套的【无极荣耀】我可搞不到。给你们每人一两件到还是【无极荣耀】可以接受地。”

  “那就每人两件,你没意见吧?”我装着很贪财的【无极荣耀】样子问大轮冥王以进一步打消她地顾虑。

  “没意见。”大轮冥王答应的【无极荣耀】到是【无极荣耀】爽快。“不过……”靠。居然还有下文。

  “不过什么?”

  “不过外面那个家伙干掉之后你们要把她的【无极荣耀】尸体给我。”

  我立刻就猜到了大轮冥王的【无极荣耀】意思,也明白把外面那个假银雪的【无极荣耀】尸体给她根本毫无问题,但我不能答应的【无极荣耀】太快,不然可能会引起她的【无极荣耀】怀疑。“给你是【无极荣耀】可以给你,但外面那家伙实力超群,我不可能因为你地要求而拿自己人的【无极荣耀】命去冒险,所以战斗时我们不会顾及任何东西。万一把她的【无极荣耀】尸体打烂了什么的【无极荣耀】我们可不负责。当然,我们不会故意去破坏她的【无极荣耀】尸体,只是【无极荣耀】不会刻意的【无极荣耀】去保护。你要是【无极荣耀】能接受我们就成交。”

  “行。”大轮冥王总算是【无极荣耀】同意了。

  “那么请把我们的【无极荣耀】好处给我们吧?”我虽然心里非常激动,但却不敢表露出来,只能非常镇定的【无极荣耀】说着话。

  大轮冥王一听我地话立刻反问道:“你见过事情还没办完就跟顾主要钱的【无极荣耀】雇佣兵吗?”

  靠,这家伙真够讨厌的【无极荣耀】,不过我也不是【无极荣耀】那么好糊弄的【无极荣耀】,反正我的【无极荣耀】目标不是【无极荣耀】那些假东西。而是【无极荣耀】要让大轮冥王打开自己的【无极荣耀】储物空间,所以先付后付到没多大问题。“那你也不能让我们什么都不拿白给你干吧?要不你先给我们每人一件神器当定金,完事之后再付另一半。”

  大轮冥王点了点头,我这个要求看起来也还算合理,她也没什么理由拒绝了。在我们激动地目光中大轮冥王总算开启了自己的【无极荣耀】储物空间,我们一个个全都屏住呼吸没敢动地方。只让我和夜影两个人表现。

  “我们可以自己挑选自己要的【无极荣耀】神器吗?”我没急着上去要东西,而是【无极荣耀】先问了一下。

  大轮冥王看我们都还算老实也就稍微放松了一点。“你们只能一个一个过来挑,而且如果是【无极荣耀】某些特殊装备我不能给的【无极荣耀】你们就不能要。”

  “那没问题。”这种时候当然要顺着她说了。

  夜影最先道:“那让我先挑吧?”

  “行。反正先后都一样。”我点点头让夜影上前,大轮冥王也没有要阻挡的【无极荣耀】意思。

  我们眼看着夜影走到了储物空间的【无极荣耀】入口处,然后夜影装模做样的【无极荣耀】看了半天才道:“我要那个。”

  “哪个?”大轮冥王的【无极荣耀】储物空间和我的【无极荣耀】凤龙空间有的【无极荣耀】一拼,同样地乱七八糟,一堆东西堆在一起,夜影这么一指大轮冥王根本搞不清楚到底是【无极荣耀】说地哪件。

  “就是【无极荣耀】那个,看起来像个锥子的【无极荣耀】那个。”夜影借着给大轮冥王指东西地机会向前又走了两步,这下他和空间入口已经只有一步之遥了。

  “是【无极荣耀】那个马头样子的【无极荣耀】东西吗?那可是【无极荣耀】独角兽用的【无极荣耀】。你是【无极荣耀】人形生物。要那东西干什么?”大轮冥王看到的【无极荣耀】夜影是【无极荣耀】人形化的【无极荣耀】,她根本不知道夜影的【无极荣耀】真身是【无极荣耀】什么。在梦中。梦魇的【无极荣耀】力量是【无极荣耀】百倍于现实中的【无极荣耀】,大轮冥王根本没办法看出他的【无极荣耀】变形术。

  “我很喜欢那东西,反正我就想要那个,你给我就是【无极荣耀】了。”

  “那好吧。”大轮冥王转身去控制储物空间,但就在她转身的【无极荣耀】瞬间夜影突然还原成了本体形态,然后猛的【无极荣耀】跃过了大轮冥王对着空间入口张嘴一吸。

  我们在这边只看到夜影跳到了大轮冥王前面,然后储物空间就消失了,跟着夜影已经闪到了我们身边。大露冥王像发疯了一样朝我们冲了过来。不过她还没碰到我们,我们就感觉到眼前突然一黑,再恢复正常时已经躺在了天宇城的【无极荣耀】那间房间里了。我从床上一下蹦了起来,左右看看,立刻发现了夜影地身影。“怎么样了?”

  夜影有些不确定的【无极荣耀】道:“我没想到大轮冥王反应那么快!”

  “难道你失败了?”问这话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我,而是【无极荣耀】刚醒过来的【无极荣耀】幸运。

  “那到也不一定。”

  “不一定?成功就是【无极荣耀】成功,失败就是【无极荣耀】失败。不一定是【无极荣耀】个怎么回事?你到底是【无极荣耀】成功还是【无极荣耀】失败啦?”

  “大轮冥王反应太快,我刚碰到她的【无极荣耀】储物空间她就把空间给关闭了。我看来不及抢夺空间控制权了。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她的【无极荣耀】空间给撕裂了。”

  “撕裂了?”

  “对,撕裂了,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我抢了一部分过来。我之所以说不知道成功还是【无极荣耀】失败,就是【无极荣耀】因为我不知道我们要的【无极荣耀】那两块玉到底是【无极荣耀】在我抢下来地这部分里还是【无极荣耀】大轮冥王抢过去的【无极荣耀】那部分里。”

  “那你们谁抢地多?”

  “她抢的【无极荣耀】多些。”夜影道:“我只拿了很小的【无极荣耀】一部分空间。不过你们别担心,我是【无极荣耀】看准了位置才撕的【无极荣耀】,之前假装找东西时我已经看到了两块和你之前说的【无极荣耀】差不多的【无极荣耀】东西。所以为了保证最大的【无极荣耀】可能性,我就把那两件东西附近地区域撕了下来。”

  “真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赶紧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吗?”刚醒过来的【无极荣耀】夜月在旁边催促道。

  “对,快打开看看。”

  夜影在我们的【无极荣耀】催促下打开了抢下来的【无极荣耀】储物空间,不过这毕竟不是【无极荣耀】他自己的【无极荣耀】空间,无法长时间支撑,在打开之后几秒就会彻底的【无极荣耀】消失,所以夜影在打开之后立刻就把里面的【无极荣耀】东西全都倒了出来。

  “好家伙。没想到你抢地东西还不少吗?”幸运看着面前的【无极荣耀】一堆东西惊讶的【无极荣耀】说道。

  夜影道:“大轮冥王的【无极荣耀】空间很大,不过大部分区域都是【无极荣耀】空的【无极荣耀】,我挑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东西最密集地地方,所以虽然撕下来的【无极荣耀】空间不大,东西却不少。”

  “东西多是【无极荣耀】没用的【无极荣耀】,关键是【无极荣耀】必须找到那两块玉。”我一边说一边已经在那堆东西里翻了起来。因为玉帝说过那东西的【无极荣耀】形态是【无极荣耀】不一定的【无极荣耀】。所以我也只能靠它的【无极荣耀】魔力波动来寻找,好在那东西的【无极荣耀】魔力波动非常的【无极荣耀】特殊,只要碰到肯定就能感觉的【无极荣耀】到。简单的【无极荣耀】翻了一下之后我立刻感觉到了很清晰地魔力波动,显然那东西确实在这里,于是【无极荣耀】我也赶紧加快了翻找地速度。“哈哈,找到了!”我把手伸进那堆东西里面摸索着,然后抓到了那个魔力来源猛的【无极荣耀】一拽。

  “这是【无极荣耀】什么?”夜月看着我手里地东西问道。

  “好象是【无极荣耀】婴儿奶瓶。”

  “奶瓶?”

  我们一屋子人一起围到了这个东西旁边看了起来,经过反复确认,最终还是【无极荣耀】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无极荣耀】个奶瓶,而且那种神秘的【无极荣耀】魔力波动就是【无极荣耀】从这东西上传出来的【无极荣耀】。

  夜月道:“玉帝虽然说过这东西的【无极荣耀】形态不固定。但这也太离谱了吧?”

  “管它变成什么样子。只要玉帝认可是【无极荣耀】这东西就行了。”夜影的【无极荣耀】见解到是【无极荣耀】比较客观。

  “靠,我们这么多人拼死拼活就为了帮玉帝抢个奶瓶。这消息要是【无极荣耀】传出去我们就别混了!”斑侬枷兰非常不满的【无极荣耀】哼声说道。

  我把那个奶瓶递给艾美尼斯道:“先抓着,那东西应该有两块,还有一个说不定也在一起。”说着我又把手伸进了那堆东西里面翻了起来,还别说,我果然很快就找到了第二件东西。“还好这件还算正常。”

  我翻出来的【无极荣耀】第二件东西看起来好象是【无极荣耀】面手持式的【无极荣耀】古董梳妆镜,虽然这东西也比较怪,但好歹比奶瓶看起来要正规多了,最起码这神仙里面也有用镜子做武器的【无极荣耀】,但我却不知道哪个家伙有用奶瓶的【无极荣耀】!

  “哈哈,有了这玩意就能交差了。”我得意的【无极荣耀】拿着镜子笑道,但就在我准备把镜子放起来的【无极荣耀】时候旁边突然人影一闪,一道红色地身影和我擦肩而过。

  “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会长果然名不虚传。”墙边出现了一名全身火红的【无极荣耀】女忍者。而且这人我还见过,就是【无极荣耀】在红色星球上面袭击我们的【无极荣耀】那个红衣女人,只是【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装备似乎换过,看起来比之前那套要嚣张多了。此时她正靠在墙上单手捂着肚子,鲜血正从她的【无极荣耀】手指间不断的【无极荣耀】滴到地面上。

  我拿着还在滴血地永恒站在房间正中眼睛一眨不眨的【无极荣耀】看着她。“能无声无熄地潜入天宇城,你也算不错了。我想即使我问你,你也不会告诉我你来干什么的【无极荣耀】吧?”

  “不。我完全可以告诉你,我是【无极荣耀】为这东西来的【无极荣耀】。”女人得意的【无极荣耀】举起了另一只手里的【无极荣耀】镜子。我到这个时候才发现之前我手里的【无极荣耀】那面镜子居然到了她的【无极荣耀】手里。刚才仅仅是【无极荣耀】一擦身地机会。顶多也就零点一秒的【无极荣耀】时间,我虽然砍了她一剑,可她却把我手里的【无极荣耀】镜子拿了过去。那要是【无极荣耀】面普通镜子送她一千面我也不在乎,可那玩意偏偏是【无极荣耀】件任务物品,这种东西是【无极荣耀】绝对不能丢的【无极荣耀】。我打了个手势,众魔宠们立即分开把她附近的【无极荣耀】所有方向都给堵死了。女忍似乎并不为此感到惊慌,她只是【无极荣耀】左右看了一下。然后笑着对我说道:“你觉得这样就能把我留下吗?”

  “那要是【无极荣耀】再加上我呢?”银雪从侧面走了出来。

  那个女人似乎直到这个时候才注意到了银雪在旁边,但是【无极荣耀】她上下打量了一下银雪就无所谓的【无极荣耀】说道:“紫日我到是【无极荣耀】还有些忌惮,你这样人普通玩家能把我怎么样?”

  “哈哈哈哈……”我忍不住笑了起来。“银雪小姐,你被小瞧了哦。”

  “没关系,蚂蚁是【无极荣耀】不会了解巨人的【无极荣耀】力量到底有多大的【无极荣耀】。至少要有接近地实力才能看出我的【无极荣耀】力量级别,她显然还没到那水平。”

  听了我们的【无极荣耀】话之后女忍再次看了银雪一下,然后稍微皱了皱眉头,显然能得到我的【无极荣耀】承认的【无极荣耀】人不会太简单。她已经明白自己可能是【无极荣耀】太轻视敌人了,不过她却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惊慌。“那么,我还是【无极荣耀】先离开这里为好。”随着她的【无极荣耀】话说完,她地背后那面墙上突然轰的【无极荣耀】一声穿进来了两只手臂,然后那两只手完全过来把墙壁一抱,猛的【无极荣耀】向外一拉。只听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墙上被硬生生拉掉了一大块墙体。女忍的【无极荣耀】背后多出了一个大洞。她一弯腰倒跳了出去。

  “别让她跑了。”我几乎是【无极荣耀】在她启动的【无极荣耀】同时就跟了出去。房间的【无极荣耀】墙壁上连续几声轰轰轰轰的【无极荣耀】响声,我的【无极荣耀】魔宠们一个个纷纷破墙而出。

  出呼我们的【无极荣耀】意料,帮助女忍地竟然不是【无极荣耀】玩家,而是【无极荣耀】一台机器,确切地说是【无极荣耀】部魔偶。我第一次发现除了我们行会居然还有别人有这么完美的【无极荣耀】魔偶。这架魔偶身高差不多有两米多,整个身材看上去比较苗条,不像我们行会地魔偶看上去那么强壮,但这家伙的【无极荣耀】速度却比我们的【无极荣耀】魔偶快了好多倍,简直比终结者TX型魔偶还要快。

  我和魔宠们追出来的【无极荣耀】时候那个女人和她的【无极荣耀】魔偶已经在几百米之外了,不过我也不傻。赶紧把手指放进了嘴里吹响了口哨。原本立在城市各个街道上的【无极荣耀】各种雕塑突然之间全都睁开了眼睛。女人刚跑了没多远就被两尊三米高的【无极荣耀】巨人石雕拦了下来。

  “靠。当天宇城的【无极荣耀】防御系统是【无极荣耀】摆假的【无极荣耀】吗?”我对着天空一扬手,一发红色闪光弹直射天际。附近的【无极荣耀】城门全都开始紧急关闭,各个街道之间的【无极荣耀】隔离墙纷纷升了起来,所有人员全都放下手头的【无极荣耀】事情拿起了武器开始按照早就制定好的【无极荣耀】紧急方案到各自的【无极荣耀】指挥者处报道。

  女忍终于意识到这次似乎太低估我们了,她紧张的【无极荣耀】拿出了一张卷轴扔上天空,但是【无极荣耀】那东西却像块破布一样又落回了地面。女忍惊讶的【无极荣耀】捡起了那根卷轴想再次向上扔,却被我叫住了。

  “女人,虽然你很强可惜你却没脑子。天宇城是【无极荣耀】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欧洲地区交换中心,也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最大的【无极荣耀】海外基地,你居然只带了一台魔偶就闯了进来,难道你以为耗资三百五十亿水晶币,用了七百万劳工和十万台大型机械花了一个多月才完成的【无极荣耀】天宇城是【无极荣耀】豆腐渣工程吗?告诉你,这个城市里地每做雕像都是【无极荣耀】一尊魔像。这里的【无极荣耀】每做建筑都有猫眼石监视系统,这里的【无极荣耀】每个人都是【无极荣耀】战斗力量,没有一百万以上正规军你也敢往这里跑?当我们不存在吗?”

  “我的【无极荣耀】卷轴为什么不能用了?”那个女人冷静的【无极荣耀】问道。

  我抬手用大拇指指了下我背后:“看到城墙拐角处的【无极荣耀】方尖碑了吗?”女人点了点头。“如果你懂魔文,我想你会在上面看到这样的【无极荣耀】内容:此地为永恒封禁之地,禁止一切未许可之空间能量流动。”

  “这里封印传送?”

  “是【无极荣耀】封印未经许可地传送,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我可以传送,你就不行。谁叫这里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地头呢?现在,如果你不想给自己惹麻烦地话建议你把手里的【无极荣耀】东西还给我。”

  女人后退了两步。靠到了那台魔偶的【无极荣耀】身上。就我们说话这会工夫附近的【无极荣耀】街道和房顶上已经站满了人,连天空上都有大群的【无极荣耀】飞行魔像在警戒,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个空隙。

  看那个女人的【无极荣耀】眼神老往脚底下瞟,我立刻召唤出了钢爪,然后拍着钢爪的【无极荣耀】脑袋提醒道:“建议你不要试图在地面下打洞,如果你了解我们行会地话就应该知道我身边这东西有什么特长。这里可是【无极荣耀】每个人都有一只哦,你不是【无极荣耀】要和我们比赛谁挖地道比较快吧?”

  “那好吧!”那女人似乎放弃了拼命的【无极荣耀】打算。“我把东西还给你。能让我离开吗?”

  “只要你保证不会再给我们添麻烦。”

  那个女人点点头,然后抬手把镜子扔了过来。只见空中剑光一闪,飞到半路的【无极荣耀】镜子突然变成了那个女人的【无极荣耀】样子落回了地面,而原本站在魔偶身边的【无极荣耀】女人则慢慢的【无极荣耀】消失在了原地。我拿着还在滴血的【无极荣耀】永恒剑说道:“和你们日本忍者打了这么长时间交道,你不会认为我连幻影分身都看不出来吧?我身边这位可是【无极荣耀】幻象女神诶!”

  女人看了看胳膊上新添的【无极荣耀】巨大伤口,狼狈地又退回了魔偶身边,和我两次近身接触她身上就多了两道伤口,这次她再也不敢嚣张了。自从成为龙族之后我的【无极荣耀】反应神经已经快到难以想象的【无极荣耀】程度了。虽然身体的【无极荣耀】优势对游戏人物毫无影响,但反应速度却是【无极荣耀】实实在在的【无极荣耀】可以带进游戏里的【无极荣耀】,再加上我地游戏人物本身也是【无极荣耀】体能超群的【无极荣耀】个体,再配合我的【无极荣耀】反应速度自然是【无极荣耀】有着可怕的【无极荣耀】破坏力。

  “看来你是【无极荣耀】不打算配合了!”我招了招手,附近的【无极荣耀】人立刻开始向中间推进。“提醒你一下,我这里有好几万魔像。它们虽然攻击力不怎么样,却是【无极荣耀】很经打的【无极荣耀】哦!你不要到最后累趴下了,我可没有优待俘虏的【无极荣耀】习惯。”

  “好,我把东西还给你,但是【无极荣耀】不能在这里,我不相信你。你要让我到城门口,我才能给你。”

  “可惜呢小姐!我对你也一样没多大信心!”

  “那你说怎么办?”

  “不如这样。”我瞄了眼她身后的【无极荣耀】魔偶。“把东西给他,你退出安全区域,就算我们不守信用,你也不过是【无极荣耀】损失一台魔偶而已。”

  那个女人转身看了看背后的【无极荣耀】魔偶。然后略微思考了一下。最后还是【无极荣耀】点了点头。“成交。”

  既然双方都达成了协议,那就好办多了。我们互相保持着戒备移动到了对着法国一侧的【无极荣耀】城门口。看来这个女人还不完全傻,至少她知道我们行会在德国有同盟行会,想抓个人很容易。

  “好了,你现在让你地魔偶站在那里不要动,你自己可以离开城市范围了。只要出了城墙一百米之外就可以使用传送卷轴了。”我对那个女人说道。那个女人立刻开始向城门外跑,不过却被我们地人拦了下来。“要我说几次呢?我身边这位是【无极荣耀】幻象女神,你的【无极荣耀】忍术就像幼儿园小朋友地谎话一样可笑,麻烦你不要再刺激我的【无极荣耀】神经了好吗?”

  女人听了我的【无极荣耀】话无奈的【无极荣耀】转身走回了自己的【无极荣耀】魔偶身边,然后把真的【无极荣耀】镜子交给了魔偶,自己则向城外走了过去。她的【无极荣耀】魔偶抓着镜子站在城门口,我们的【无极荣耀】人则是【无极荣耀】在城门里。让她地魔偶堵着城门主要是【无极荣耀】因为她担心我们拿到镜子再追她。而我们也不在乎魔偶站在门口,因为天上有我们的【无极荣耀】飞行部队,即使魔偶想带着镜子跑也肯定会在到达传送限制区域边缘之前就被截住,即使它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快的【无极荣耀】过闪电。城墙上可是【无极荣耀】站了成排的【无极荣耀】雷电系法师,闪电系摹疚藜僖咖法基本上都是【无极荣耀】无法闪避的【无极荣耀】。

  等大家都站好了位置之后我慢慢的【无极荣耀】向那台魔偶走了过去。“好了,现在把东西交给我吧。”

  那台魔偶向我点点头,然后转头看向站在二百米之外的【无极荣耀】女忍者。接着他抬起了那只抓着镜子地手。我们全都吓了一跳,以为他要干什么呢。结果他只是【无极荣耀】伸出了大拇指做了个OK的【无极荣耀】姿势。不过,就在我接近到魔偶身边时,情况突然变化。魔偶地肩膀突然喀嚓一声响,然后抓着镜子的【无极荣耀】那只手臂居然整个从它身上掉了下来,但就在那只手臂刚刚下落到一半的【无极荣耀】时候,手臂的【无极荣耀】后面突然喷出了一道长长的【无极荣耀】火焰,接着整只手臂就像导弹一样冲着城门外的【无极荣耀】那个女人飞了过去。那只手飞出去我到不在乎。可问题是【无极荣耀】镜子也在那只手上。

  “靠,上当了!”我刚要追过去,就见眼前突然一亮,跟着就感觉自己好象被谁用锤子砸了一样。等我恢复知觉重新爬起来的【无极荣耀】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不在之前站着地地方了,而城门口则多了一个半径三十多米的【无极荣耀】大坑,附近的【无极荣耀】城墙都被轰下来一大块。

  艾美尼斯站在我身边道:“你昏迷了一分钟左右,她已经带着东西跑了。不过我们的【无极荣耀】人跟踪空间通道的【无极荣耀】痕迹追了过去,就是【无极荣耀】不知道追的【无极荣耀】上追不上。”

  “真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大轮冥王那样的【无极荣耀】大海我们都闯过来了。好不容易拿到东西居然在阴沟里翻了船!还好还剩下了一个,至少能先让玉帝恢复对我们地关系!”

  “那你现在要干什么?”

  “你和其他人先回凤龙空间,我要去见玉帝。这东西放我们这里太不安全,交到玉帝手里再被抢也不关我的【无极荣耀】事了。”

  虽然我不清楚这三块能改变形态的【无极荣耀】玉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但从各方对它的【无极荣耀】关注程度上就可以推测出它的【无极荣耀】用途绝对不简单。不过,现在不是【无极荣耀】计较一些并不存在的【无极荣耀】利益地时候。赶紧把东西交给玉帝,恢复天庭对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支持才是【无极荣耀】主要事情。我们行会现在已经在全世界全面扑开,可以说每分钟都在打仗,买不到兵的【无极荣耀】话会严重影响之后的【无极荣耀】发展战略,这种损失是【无极荣耀】我绝对不能容忍的【无极荣耀】。

  既然不能失去天庭的【无极荣耀】支持,我就不能让玉帝对我们失望。简单的【无极荣耀】交代了一下天宇城的【无极荣耀】负责人继续追查那个女人的【无极荣耀】下落,然后我就带着那只“奶瓶”返回了艾辛格。临上天庭之前我先用艾辛格的【无极荣耀】那幅仙踪神画通知了一声天庭那边做好准备工作,既然上次对方能从天庭把东西弄出去,难保不会这次再来个半路抢劫,所以防卫是【无极荣耀】不能少地。

  尽管玉帝没和我说这东西具体是【无极荣耀】干什么用地。但玉帝似乎也没打算隐藏对它的【无极荣耀】重视程度。当我带着东西和抓来地人到达南天门的【无极荣耀】时候。玉帝居然已经亲自站在了门口等着我了。

  一看到我出现在南天门外的【无极荣耀】传送阵里玉帝立刻笑着迎了上来。“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是【无极荣耀】最值得信赖的【无极荣耀】。”

  我知道东西丢了一个,所以不可能像玉帝那么开心。但是【无极荣耀】这事也不是【无极荣耀】能到处乱喊的【无极荣耀】事情,我也只好面色沉重的【无极荣耀】对玉帝说道:“请玉帝先不要激动,事情有些变化,在这里不太方便,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

  玉皇大帝能在这个位置上坐这么长时间自然也是【无极荣耀】已经成精的【无极荣耀】老鬼,一看我的【无极荣耀】脸色就知道问题不简单,赶紧收起笑容和场面话,带着我和我身后的【无极荣耀】铃音骑士一起走进了天庭内部。因为这次谈的【无极荣耀】事情不太好公开谈论,所以我们没到灵宵宝殿,而是【无极荣耀】被带去了瑶池。玉帝坐稳之后迅速的【无极荣耀】挥退左右,只留下太白金星在旁边,然后他又看了看我身后的【无极荣耀】铃音骑士。“他们……?”

  “这些是【无极荣耀】和我有共生关系的【无极荣耀】手下,玉帝可以完全放心。”

  玉帝点点头,跟着立刻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刚才报告说找到了我要的【无极荣耀】东西。怎么才这么一会又出了变故?还有你身后这些人抬地箱子里装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什么?我要的【无极荣耀】东西一共只有三件,其中一件还在我这里,你抬三个箱子来装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什么?”

  为了防止玉帝反应太大,我先给玉帝打了个预防针。“这个,箱子里的【无极荣耀】东西可能会比较刺激,所以玉帝您最好先做个心理准备。”玉帝带着疑惑的【无极荣耀】眼神看了我一眼,然后点点头。我知道玉帝也是【无极荣耀】经过风浪的【无极荣耀】人。应该不至于刺激太大,所以提醒一声也就可以了。我转身向斯哥特打了个手势。连他在内十二名铃音骑士迅速地把箱子放到了地上,然后斯哥特打开了第一个箱子。

  “通天教主?”玉帝虽然得到了我的【无极荣耀】提前警告,可看到箱子里面躺着地人的【无极荣耀】时候还是【无极荣耀】受了不小的【无极荣耀】刺激。但是【无极荣耀】当他看到第二个箱子里面躺着的【无极荣耀】大轮冥王之后就更加惊讶了。“这是【无极荣耀】大轮冥王?那旁边那个箱子里装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谁?”

  “说实话我也不认识。”我示意斯哥特打开了第三个箱子。玉帝看到之后倒抽了口冷气,但有了前面两个做铺垫,他的【无极荣耀】表现比之前看到通天教主时要好多了。我对玉帝道:“这三个人的【无极荣耀】分量相信玉帝不会不清楚,我们行会把他们弄到手也是【无极荣耀】费了不少工夫。当然,天庭地强力支援也是【无极荣耀】起到了很大作用的【无极荣耀】。”该贪的【无极荣耀】功劳我不会放过。但玉帝这家伙爱面子,该给的【无极荣耀】面子好得给他。再说四圣兽和十八天卫的【无极荣耀】功劳确实不可忽视,所以我也只能照实说了。

  玉帝心知肚明的【无极荣耀】点点头,然后对我道:“能抓住他们三个也算是【无极荣耀】大功一件,只是【无极荣耀】……?”

  我没等玉帝把话说完就已经把那只包的【无极荣耀】跟粽子一样的【无极荣耀】奶瓶递到了玉帝面前,虽然这东西外面还包了N多层红布,但那里面地魔力波动却是【无极荣耀】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住的【无极荣耀】。玉帝的【无极荣耀】呼吸瞬间就变的【无极荣耀】急促了起来,他几乎是【无极荣耀】颤抖着双手接过了那大团红布包。

  “你真的【无极荣耀】抢回来了?”玉帝已经激动的【无极荣耀】快要不会说话了。不过他很快就意识到了情况不对。“等等,你既然已经把东西拿回来了,那你刚刚说地严重问题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啊?”

  我很认真的【无极荣耀】道:“问题就出在这里了。东西我确实帮您抢了回来,只是【无极荣耀】半路又被劫走了一件,所以只剩您手里的【无极荣耀】这一件了!”

  出呼我的【无极荣耀】意料,玉帝听了我的【无极荣耀】消息到是【无极荣耀】没有马上就蹦起来。而是【无极荣耀】先打开了红布把那只奶瓶拿到手里并变回了之前给我看的【无极荣耀】那块样品一样的【无极荣耀】形状,然后才站起来走到我身边把手搭在我的【无极荣耀】肩膀上说道:“我相信你的【无极荣耀】实力。虽然这次被劫了一件,但能弄回他们三个和这一块已经很不错了。但是【无极荣耀】另外那件你也不能放松,一定要给我找回来。”

  我立刻信誓旦旦的【无极荣耀】保证一不会让天庭失望。

  玉帝很满意地道:“你肯努力就好,人员方面天庭敞开供应,价格方面还可以再降一降,只要你能帮我把那最后一件给找回来。”

  靠,我就知道之前说我们买地兵太多要限制数量的【无极荣耀】事情纯粹就是【无极荣耀】借口,这下终于现原形了。我这才刚找回一件物品,玉帝那边马上就开绿灯。摆明了就是【无极荣耀】在暗示我必须为天庭尽力办事。不过现在从天庭卖给我们行会地兵不管是【无极荣耀】质量还是【无极荣耀】价格都非常不错。所以我也只好继续为他们卖命了!

  可能是【无极荣耀】看出了我有些不太高兴,玉帝警告完之后又开始给好处了。天庭也不想把我得罪狠了。毕竟天庭用的【无极荣耀】到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地方和我们行会用的【无极荣耀】到天庭的【无极荣耀】地方也差不多多,所以玉帝还是【无极荣耀】要给我们些甜头的【无极荣耀】,至少不能让我们对天庭产生敌对情绪。“对了紫日,你知道是【无极荣耀】什么人抢走了东西吗?有没有什么需要我们天庭帮助的【无极荣耀】地方呢?”

  “我已经大致能能确定抢东西的【无极荣耀】人是【无极荣耀】什么人了,只是【无极荣耀】暂时还没找到而已。至于帮助……目前还没有什么具体需要,当然,凡是【无极荣耀】能增加实力的【无极荣耀】东西我们都不介意。”哼,要想我们办事,不出点血怎么行?冰霜玫瑰盟可不是【无极荣耀】慈善机构。

  大家都合作这么久了。玉帝对我的【无极荣耀】这点习惯还能不了解?我这边话一说出来他立刻就明白过来了,不过到底给什么好处他还真不好决定。好处给地太多,以后想再找我们办事的【无极荣耀】价格就会自然跟着长,可是【无极荣耀】给少了的【无极荣耀】话我们这边办事不利也挺麻烦的【无极荣耀】。我在旁边看着玉帝在那里绕圈子,也不打搅他,给他时间让他慢慢想。

  “啊!有了。”玉帝突然一声大叫吓我一跳。

  “什么有了?”

  玉帝高兴的【无极荣耀】拍着我说道:“你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人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很需要战斗力?”

  “当然!”

  “那就好办了。”玉帝转身对着太白金星小声交代了几句,太白金星连忙跑了出去。不一会就又跑了回来,然后把几枚很像铜钱的【无极荣耀】玉碧交到了玉帝手里。

  玉帝刚接过那东西就转手递到了我面前。我疑惑地看了看玉帝。然后接了一片过来。“这是【无极荣耀】什么?”

  “你还记得当初给你封印那只犯错的【无极荣耀】朱雀地宝玉吗?”

  “记得。不过那只朱雀后来在日本打仗的【无极荣耀】时候跑掉了,现在那东西都成废品了,放我这里一点用都没有。这个该不会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东西吧?”

  “确实差不多,但效果可是【无极荣耀】天差地别。”

  我看了看手的【无极荣耀】玉钱道:“小了很多,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只能封印低级生物?”

  “小可不一定就是【无极荣耀】不好。”玉帝笑着说道:“知道当初给你的【无极荣耀】封印之玉为什么只有一枚吗?不是【无极荣耀】因为那东西有多复杂,而是【无极荣耀】因为材料实在是【无极荣耀】太难找了。不过呢……”玉帝故意拉着长音。“你很走运,前段时间我们剿灭佛门之后又从佛门弄到了一大块。再加上我们现在的【无极荣耀】制作技术有所提高,所以不但更节约材料了,而且效果也提高了不少。”

  “效果提高了?能到什么程度?”

  “以前那块只能把生物封在里面,放出来后也无法完全指挥,只能提出不让对方做什么,却无法具体命令对方做什么,所以基本上等于是【无极荣耀】废物。但是【无极荣耀】这次的【无极荣耀】就不同了……”

  这次没等玉帝说完我就激动地问道:“这个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可以完全指挥被封印的【无极荣耀】生物了?”

  “那到也不是【无极荣耀】。”玉帝看我的【无极荣耀】脸直往下垮赶紧跟着说道:“不过也差不多了。这种新式法宝可以把任何生命体都封印进去,当然了。必须先制伏对方才能封进去。但是【无极荣耀】一旦封进去了,你就可以做到完全的【无极荣耀】指挥对方为你做事。”

  “那不是【无极荣耀】和我说的【无极荣耀】一样?刚刚你为什么说不是【无极荣耀】呢?”

  “指挥确实是【无极荣耀】可以指挥,就是【无极荣耀】有时间限制。”玉帝有些尴尬的【无极荣耀】道:“这个具体控制时间由被封印者和封印持有人之间的【无极荣耀】力量对比来决定,如果对方的【无极荣耀】力量不如你,那你就可以完全无限制地操纵对方,但对方如果比你强。那就有时间限制。”

  “你不是【无极荣耀】要用这种东西做奖励吧?”我看着手上这玩意问道:“你当我们行会是【无极荣耀】要饭的【无极荣耀】啊?虽然封印一只生物确实很不错,但就我一个人用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

  “我没说让你一个人用啊!”玉帝笑嘻嘻的【无极荣耀】说道:“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们弄到了很大一块材料,所以我们就干脆做了块生成玉。”

  “什么意思啊?”

  “意思就是【无极荣耀】你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人可以每人佩带一块。”太白金星走上来接替玉帝说道:“我们决定把母玉生成器给你们做为酬金,以后你们行会只要有新成员加入,这块母玉就会自动生成一块新的【无极荣耀】子玉出来。”

  “这还差不多。”我表面上表现的【无极荣耀】无所谓,其实心里却已经乐翻了。每人一块玉就等于每人都可以封印一只高等生物。虽然这些生物需要我们去抓,但总比完全无法获得要好很多。

  玉帝这次到是【无极荣耀】真地很慷慨,看我同意了之后立刻又主动道:“你做为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是【无极荣耀】比较特殊的【无极荣耀】,所以你可以拿到两块玉。而且你的【无极荣耀】玉比普通会员的【无极荣耀】玉要强一些。不但可以机械式的【无极荣耀】驱动被封印生物作战,甚至能在有效时间内让对方主动帮你作战。甚至连帮你出主意这样的【无极荣耀】事情都能主动配合。”

  玉帝的【无极荣耀】话我到是【无极荣耀】听明白了。别的【无极荣耀】会员封印的【无极荣耀】生物只能相当于遥控生物,虽然可以用来作战,却必须要持有者在后面指挥。但我地就不同,我封印地生物在使用时间范围内就相当于是【无极荣耀】魔宠一样,会主动思考和配合作战。不过我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对了,我想问下,万一这个使用时间到了,我却没有及时收回封印生物该怎么办?被封印的【无极荣耀】生物会不会逃跑,或者反击我?”

  太白金星解释道:“这个你放心,这是【无极荣耀】经过改进地宝贝,不象以前那种有那么多缺陷了。虽然超过使用极限后被封印生物会恢复自由意识,但只要玉还在你手里,就可以随时把对方收回去,所以完全不用担心在战场上忘记时间而把封印生物用过头。其实我们本来可以设计成时间一到就自动收回的【无极荣耀】,不过后来考虑到实际应用效果,还是【无极荣耀】决定设计成这种虽然会失控,却能随时收回的【无极荣耀】模式。”

  我的【无极荣耀】脑子向来很好使,太白金星这么一说我也马上想到了这种设计的【无极荣耀】好处。你可以想象一下自己会催眠术,然后你把一个格斗高手给催眠了,接着你就让这个高手去帮你打架,但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催眠术有时间限制,架打到一半他就醒了。可他醒了又能怎么样呢?难道对那些被打的【无极荣耀】人说之前被催眠了吗?对方肯定不会信的【无极荣耀】。战场之上谁管你之前怎么了,人家就看到你刚才放倒了他们不少人,现在你说不打就不打了?所以说,天庭的【无极荣耀】这种实际才是【无极荣耀】最有效的【无极荣耀】。就算时间到了,被封印的【无极荣耀】生物恢复了意识,他说停就能停吗?身处战斗中的【无极荣耀】他不管愿不愿意都得先把架打完再说,可是【无极荣耀】等他打完你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也达到了,直接一回收就OK了。这么歹毒的【无极荣耀】设计,果然是【无极荣耀】出自高人手笔。

  “好,既然这东西这么好用,那这玩意我要了。另外,我想问下,这三个家伙你打算怎么处置?”

  玉帝果然是【无极荣耀】人老成精,一句话就明白了我的【无极荣耀】意思。反正是【无极荣耀】顺水人情,他也不在乎多给我点好处。“喜欢的【无极荣耀】话你挑一个封进那玉里面就是【无极荣耀】了,反正放我们这里也是【无极荣耀】找个地方封印起来,扔你那里到是【无极荣耀】可以废物利用了。”

  “嘿嘿,那我就不客气了。”玉帝这家伙太上道了,我只说一下他就同意让我封印一个家伙当做我的【无极荣耀】助力使用。没有多做考虑,我直接把大轮冥王装了进去。佛门那家伙在三个人里战斗力最弱,直接忽略。通天教主到是【无极荣耀】很生猛,就是【无极荣耀】这家伙长的【无极荣耀】太丑,我身边带的【无极荣耀】怪物是【无极荣耀】不少,但人形生物各个都很靓丽,不能让这家伙影响了我们的【无极荣耀】整体形象。再说了,不动冥王还在我们行会呢!我把她老娘弄回去,她还能不死心塌地的【无极荣耀】跟着我们干?

  和玉帝完成了交接手续之后我就带着手下们返回了艾辛格,不过去的【无极荣耀】时候是【无极荣耀】十二个铃音骑士抬着三个箱子,回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却是【无极荣耀】众多召唤生物齐上阵,连拉带拖才把那块母玉弄回了艾辛格。玉帝这老混蛋真不是【无极荣耀】东西,怪不然肯把这可以生产封印玉石的【无极荣耀】母玉送给我们。原来这东西确实是【无极荣耀】很大一块材料制作的【无极荣耀】,而且是【无极荣耀】大到那种难以想象的【无极荣耀】程度。另外,由于这是【无极荣耀】特种宝物,所以根本无法放进任何储物空间,就连漂浮术和失重之类的【无极荣耀】辅助法术都对它无效,只能靠力气硬搬。多亏我小弟多,要不然还真搬不回去了!以后见到玉帝绝对要多敲诈他几次,不然难消我被耍之仇!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