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六卷 第二十章 不该来的【无极荣耀】也来了

第十六卷 第二十章 不该来的【无极荣耀】也来了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没想到火荒会长这么客气啊!那就不妨再送件礼物给我吧?”我的【无极荣耀】目光直直落在了后面的【无极荣耀】那个猥琐的【无极荣耀】NPC身上。

  “哈哈,紫日会长还真是【无极荣耀】名不虚传,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既然这样,我们就挑明了说吧?”火荒从自己的【无极荣耀】座位上站了起来,然后走到我们前面几步远的【无极荣耀】地方说道:“这次的【无极荣耀】任务我们双方必然是【无极荣耀】要失败一方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互相拼个你死我活似乎也不是【无极荣耀】个办法。所以,为了尽量减少双方的【无极荣耀】损失,不如我们来和平处理此事如何?”

  “你的【无极荣耀】想法我也有过,只是【无极荣耀】这利益分配问题我们是【无极荣耀】肯定谈不拢的【无极荣耀】。胜利一方就可以拿到任务奖励,失败一方还要接受惩罚,难道你愿意接受惩罚吗?实话和你说了吧。我接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千级的【无极荣耀】关卡任务,难度你们也该清楚。这种任务我是【无极荣耀】绝对不能失败的【无极荣耀】。至于你们……既然把我设置成了你们的【无极荣耀】对手,我想你们的【无极荣耀】任务也不会太简单,这样的【无极荣耀】任务一般奖励和惩罚都会很重,所以我估计你们也是【无极荣耀】不会主动承认失败的【无极荣耀】。既然有了这个前提,你说我们还怎么谈?”

  “可要是【无极荣耀】我们打起来,双方的【无极荣耀】损失会更大的【无极荣耀】!”火荒有些激动的【无极荣耀】向前走了两步。

  “这我当然知道,但这却是【无极荣耀】没办法的【无极荣耀】办法,要不然你有什么想法?如果你能说出更好的【无极荣耀】办法我自然不会拒绝。”

  “不如这样。”火荒再次向前两步。“我们去竞技场打模拟战如何?战死玩家不用掉级,装备也不会丢。”

  “这好象只是【无极荣耀】对你们有好处。对我只有害处吧?”

  “怎么会只有害处呢?万一……”

  我直接打断了对方的【无极荣耀】话。“没有万一。就算我不能在你们地保护圈中杀掉那个家伙,你们也别指望能干掉我。至于说装备问题,你们以为我的【无极荣耀】魔龙套装是【无极荣耀】可以爆出去的【无极荣耀】吗?想都别想,这些都是【无极荣耀】绑定的【无极荣耀】,根本爆不出去。何况你们根本就不可能挡的【无极荣耀】住我。”

  “哼,口气到是【无极荣耀】不小。”后面的【无极荣耀】白天有些生气的【无极荣耀】说道:“火荒,别和他说了。他们这些所谓地高手是【无极荣耀】不会把我们放在眼里的【无极荣耀】。和他们直接打过再说不迟。”

  火荒一听立刻转身向我退了过来,并伸手把我挡在身后。“白天你坐下。事情还没……!”就在他说到这个字地时候,一根法杖突然在他的【无极荣耀】手里现形,并且直接捅向了我的【无极荣耀】肚子。

  我根本连头都没低,一伸手就捏住了法杖的【无极荣耀】尖端,火荒急的【无极荣耀】在那里反复使劲,可就是【无极荣耀】无法推进分毫。“你们的【无极荣耀】表演到是【无极荣耀】不错,先以对话麻痹我的【无极荣耀】神经。再用一个法师来接近我地身边,希望我不会注意法师是【无极荣耀】吗?很不幸,我自己就有个物理攻击很高的【无极荣耀】法师分身,所以我很清楚,让法师近身有时候也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好事。”说到这里我猛的【无极荣耀】一扬手把火荒给掀了出去。“想打就来吧。我们这次是【无极荣耀】任务有了交叉,输赢我都不会和你们计较,再耍滑头就不好了。”

  火荒他们三个对了下眼,白天和黑夜突然一起发动。我只看到白天这家伙突然消失在原地。瞬间就到了我的【无极荣耀】面前,一把巨大的【无极荣耀】死神镰刀无声无熄的【无极荣耀】横扫而至。我一拉心隐,两个人一起倒退出了房间。这种狭窄的【无极荣耀】巷道根本不适合我的【无极荣耀】战斗,而且对方明显是【无极荣耀】有了防备,我们现在在这里打吃亏太大,还是【无极荣耀】先出去比较核算。如果对方追上来就正好在外面地树林里开战。要是【无极荣耀】对方不追,那就干脆等下次再来个秘密潜入。

  我和心隐一离开密室就开始向外飞奔,后面的【无极荣耀】追兵可谓是【无极荣耀】箭如雨下,但是【无极荣耀】我和心隐背后各背着一只熊猫。这俩肉盾的【无极荣耀】效果简直夸张无比,这么秘密的【无极荣耀】箭雨愣是【无极荣耀】没有一支命中的【无极荣耀】,搞的【无极荣耀】后面地弓箭手每射一箭就要研究下自己的【无极荣耀】弓。

  这一路上对方显然设置了大量的【无极荣耀】拦截机关,因为我们踩中了不少启动机关,只是【无极荣耀】没有一处机关正常工作的【无极荣耀】。原因不用说,肯定是【无极荣耀】我们背上那俩熊猫的【无极荣耀】功劳。

  有惊无险的【无极荣耀】冲出了对方的【无极荣耀】总部,我带着心隐一个急转停了下来。俩熊猫动作迅速的【无极荣耀】跳到了地上。而我们则摆出了防御姿态。对方迅速的【无极荣耀】追出了洞口。但却停在了我们面前,而且一个个面色古怪。好象傻掉了一样。我和心隐被对方的【无极荣耀】行为搞地莫名其妙地,不自觉的【无极荣耀】低头看了下自己身上有什么不妥,可是【无极荣耀】看来看去也没发现什么问题。我忽然想到背后还有两只熊猫,结果一转身把我自己给吓了一跳。只见吉祥举着两根棍子挑着个横幅在那里蹦来蹦去,而横幅上则写着“老大加油”地字样。旁边的【无极荣耀】如意比吉祥稍微好点,不过这丫头则是【无极荣耀】穿了一身网球裙,手里还拿着两团彩团在那里蹦达,整个一拉拉队长的【无极荣耀】打扮。如果说摹疚藜僖筷轻姑娘穿上网球裙是【无极荣耀】活力四射的【无极荣耀】话,那熊猫穿网球裙就只剩搞笑了。

  “噗……哇哈哈哈哈……”对面的【无极荣耀】人终于没能忍住,一个个全都笑喷了。可就在这个时候,吉祥突然把横幅一翻,只见上面写着:“还愣着干啥?快上啊!”

  靠,原来这俩家伙在这搞怪是【无极荣耀】为了给我们争取机会,真是【无极荣耀】错怪人家了。心隐还是【无极荣耀】稍微愣了一下,但是【无极荣耀】我反应很快,一晃身已经进了人群。一声惨叫,黑夜已经从人群里飞了出去。

  “雷炎——暴风斩。”一道赤红色的【无极荣耀】天雷从天而降,正劈中我高举的【无极荣耀】永恒剑,接着我的【无极荣耀】身上突然滕起了熊熊的【无极荣耀】黑色火焰,一道肉眼可见的【无极荣耀】红色光环以我为中心迅速扩散,周围的【无极荣耀】人全部都被带翻在地。

  火荒一跃从地上爬起来立刻喊了起来。“冲上去缠住他,别让他用大招。这家伙已经快一千级了。他的【无极荣耀】大招我们挡不住地。”

  “想缠住我也得有那个实力才行。”我的【无极荣耀】翅膀猛的【无极荣耀】张开,轻易的【无极荣耀】将三个冲上来的【无极荣耀】人一起扫飞了出去,跟着翻身一抖手腕,永恒剑化为长鞭缠住了一个家伙的【无极荣耀】腰部。我猛的【无极荣耀】向后一拉,那个家伙地身体突然一分为二,上半截跟着我的【无极荣耀】鞭子飞了出去,下半截却倒在了地上。挥舞着长鞭甩了个鞭花。然后啪地一声再次甩了出去。永恒长鞭的【无极荣耀】尖端像导弹一样直飞而出。黑夜刚从圈外冲回来,看到我的【无极荣耀】鞭子立刻本能的【无极荣耀】举剑隔挡。结果只听叮的【无极荣耀】一声,他自己的【无极荣耀】剑被从中间穿了个洞,鞭子的【无极荣耀】尖端插入了他地肩膀。

  黑夜咬牙一扭剑身锁住了我的【无极荣耀】长鞭,然后对别人喊道:“上去抢他的【无极荣耀】鞭子。”

  周围的【无极荣耀】人一看我的【无极荣耀】鞭子被控制住了,立刻蜂拥而上企图把我的【无极荣耀】永恒抢下来。说实话我真没想到对方的【无极荣耀】剑能锁住我的【无极荣耀】永恒,按一般情况他地剑应该被直接削断才对,看来这家伙的【无极荣耀】武器也不是【无极荣耀】一般货色。既然鞭子被控制住了。我就干脆放弃了永恒,直接松手后退,手腕一翻,双手刃爪滑了出来。

  十几个人冲着没有了主要武器的【无极荣耀】我跑了过来,最先到的【无极荣耀】家伙一跃而起,飞身向我扑了过来。以他这个姿势,一般人就算能挡的【无极荣耀】住他也必然会被带翻,后面的【无极荣耀】人再一涌而上。高手也得完蛋。对方显然早就知道我很厉害,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用正常方法和我战斗,而是【无极荣耀】想要依靠人多地优势限制我的【无极荣耀】攻击能力。

  “啊!”扑向我的【无极荣耀】人没能将我带翻,反而被我的【无极荣耀】刃爪穿胸而过。我的【无极荣耀】手腕猛的【无极荣耀】一翻,噗的【无极荣耀】一声从他胸口里穿了过去,一拳打进了他背后第二个冲上来的【无极荣耀】人的【无极荣耀】胸口之中。毫无停留。我猛的【无极荣耀】一震手臂,数把利刃从盔甲上弹了出来,瞬间将胳膊上地尸体切成了碎块。

  后面地人没想到我这么飙悍,一时之间也搞不清楚是【无极荣耀】该继续冲还是【无极荣耀】先跑路了。我可没给他们多少时间思考,伸手一招,永恒瞬间融化成水滴落地面,然后迅速聚集成团猛的【无极荣耀】弹入了我地手心。手臂再次一抖,刃爪收回,永恒则自动化为鞭剑形态横扫出去。所有站在我面前的【无极荣耀】人几乎都被拦腰切段,剩下的【无极荣耀】人则被逼的【无极荣耀】退出了我的【无极荣耀】攻击范围。

  一个日月神教的【无极荣耀】玩家凑到火荒身边道:“会长。我们怎么办?他的【无极荣耀】武器太厉害了。我们根本靠不上去。在他面前我们的【无极荣耀】盔甲和层窗户纸差不多,根本谈不上防御啊!”

  黑夜捂着肩头的【无极荣耀】伤口走到了火荒身边。“他的【无极荣耀】武器根本没有实际形态。锁是【无极荣耀】锁不住的【无极荣耀】!”

  “都让开。”火荒发狠的【无极荣耀】走向前方用法杖指向了我这边。“天火肆虐。”一道火焰柱突然从天而降,目标直指我的【无极荣耀】头顶。

  凤龙空间忽然在我面前打开,霜雪从里面走了出来。只见她轻描淡写的【无极荣耀】凌空一指,那根火焰柱的【无极荣耀】底端居然直接冻结成了冰柱,并且冰冻部分还在以每秒七八米的【无极荣耀】速度迅速向上蔓延。

  我微笑着站到了霜雪的【无极荣耀】身后。“你们既然知道我是【无极荣耀】谁就该知道我自己的【无极荣耀】战斗力其实还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全部,不要以为会火焰魔法就能把我怎么样。我可是【无极荣耀】有全系摹疚藜僖咖宠的【无极荣耀】。”

  “不许动。”我的【无极荣耀】侧面突然传来一声大吼,我一转头就看到一个家伙正从后面抱着吉祥,另一手拿着把刀架在了吉祥的【无极荣耀】脖子上,而旁边的【无极荣耀】如意也处于一样的【无极荣耀】状态下。说实话,如果是【无极荣耀】他们绑架别人我可能还会有担心的【无极荣耀】必要,如果是【无极荣耀】吉祥如意,我会更担心绑架他们的【无极荣耀】人。

  那两个家伙看我已经转了过去,立刻大叫道:“我们现在命令你放下武器投降,我们手里有人质。”

  听完了他的【无极荣耀】话我还没来及说什么,就看见吉祥从背后摸出个牌子举了起来,上面写则四个字。“我是【无极荣耀】熊猫。”

  那家伙愣了一下,然后气愤的【无极荣耀】大喉道:“熊猫也一样。你快放下武器,我有熊猫质。”

  吉祥收起了之前的【无极荣耀】牌子,然后又举了一块牌子起来。上面写着:“温馨提示:俺是【无极荣耀】国宝。当心报应。”

  那个家伙被吉祥气地彻底发飚了,一把抓过牌子扔了出去。“什么报应不报应的【无极荣耀】,你给我安静点。”

  吉祥立刻又举起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我没说话。”

  “举牌子也不行。”

  又一个牌子举了起来:“言论自由,维护熊猫合法权利。”

  “你***再动老子真劈了啊……。”天空上突然落下一道闪电,那个家伙作势要砍吉祥时举起的【无极荣耀】钢刀刚好成了避雷针,结果可想而知。闪电过后只见那家伙还保持着之前的【无极荣耀】姿势整个变成了一个人形的【无极荣耀】黑色物体。吉祥用爪子轻轻推了他一下。然后这个人形物体就冒着青烟倒了下去。吉祥立刻又举起了一个牌子:“我说会有报应吧!旱天雷都让你碰上了,你还真够衰的【无极荣耀】。”

  “你搞鬼?”劫持了如意地那个玩家愤怒的【无极荣耀】冲着吉祥就冲了过去。结果刚跑到半路就见眼前一花,跟着人就不见了。地上多出了一个冒着烟地大坑,天空中还留着一道白色的【无极荣耀】烟柱。

  吉祥用爪子在胸前画了个十字,然后双手合十拜了一拜,跟着又举了块牌子出来,上面写着:“真的【无极荣耀】不关我的【无极荣耀】事。”

  “别动那两只熊猫。”火荒着急的【无极荣耀】叫了起来:“你们搞不定他们的【无极荣耀】。集中力量把紫日放倒,都别藏着掖着了。出真本身吧!”

  “原来你们还有留手啊!都使出真本事让我见识一下吧。”

  黑夜和白天一起看了下火荒,然后点了点头。白天首先向我一指:“地狱之门为你开启。”我和白天的【无极荣耀】中间突然多了道黑色地传送门,随着一声龙吟,传送门内突然蹿出一条全身漆黑的【无极荣耀】地狱三头龙。这家伙比一般的【无极荣耀】巨龙体型要大出很多,我的【无极荣耀】四条龙里只有瘟疫和小三和他差不多,幸运比他还要小点,水晶就更没的【无极荣耀】比了。

  “哦,原来是【无极荣耀】地狱三头龙啊!我也有。小三。”凤龙空间同样在我们中间打开。小三从里面冲出来一头撞上了那条三头龙。两个大家伙体积差不多,一见面就打成一团,翻滚着冲进了旁边的【无极荣耀】森林压倒了一大片的【无极荣耀】树木。

  黑夜在白天召唤地狱三头龙的【无极荣耀】同时已经打开了另外一个空间门,出呼我地意料,当先冲出来的【无极荣耀】居然是【无极荣耀】两只熊猫。

  “咦?遇上同类了。”吉祥这个家伙连牌子都忘记举了,直接就说了出来。其实吉祥如意本身都是【无极荣耀】会说话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平时一般不开口而已,纯粹就是【无极荣耀】在搞怪玩。

  那边的【无极荣耀】两只熊猫看到吉祥如意也稍微愣了一下,但他们是【无极荣耀】魔宠,自由意志不如吉祥如意这么强烈,只是【无极荣耀】稍微愣了一下就冲两只同类冲了过去。吉祥一看俩同类冲了上来立刻拉着妹妹转身就跑,嘴里还在嚷嚷着:“麻烦了麻烦了!遇上克星了!老大救命啊!”

  我转头看向吉祥如意。“你们俩跑什么?上去打啊!”

  “不行啊!我们的【无极荣耀】无限幸运对同类无效!”

  “靠,怎么不早说!”我一指追在吉祥如意背后的【无极荣耀】两只熊猫:“白浪、镰刀,上去挡住他们。”

  全身刀刃化地雷霆蜘蛛突然从凤龙空间里钻了出来,然后把自己抱成了个团,直接滚到了四只熊猫中间。然后伸展开肢体猛的【无极荣耀】一个横扫。逼的【无极荣耀】那两只熊猫不得不退了回去。白浪速度稍微慢了点,但也很快挡到了他们中间。

  “比魔宠还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比较多。你们不占便宜的【无极荣耀】。”

  火荒一指天空:“烽火,出击。”一声尖锐的【无极荣耀】凤啼突然从天空传来,跟着就看到整个天空仿佛都烧了起来。一只巨大的【无极荣耀】火凤凰穿破云层朝着我这边俯冲了下来,但是【无极荣耀】我这边的【无极荣耀】凤龙空间里也突然一闪,小凤已经迎了上去。两只火凤凰在空中撞在一起,顿时打的【无极荣耀】羽毛乱飞。要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鸟类作战,掉几根毛到没什么,可这俩都是【无极荣耀】凤凰,掉下来地毛都跟燃烧弹差不多,周围瞬间变成了一片火海。

  “火猊,上去。”火荒再次一指我这边,一只四肢着地还有两米多高地火焰雄师突然从他背后蹿了出来。这只狮子全身火红。脖子上地棕毛则完全是【无极荣耀】由火焰组成地,看起来相当的【无极荣耀】漂亮,而且很具威慑力。

  “你手里好东西不少吗?”我看了看那只火焰狮,然后弹了个响指。“依佛里特,挡住他。”

  两边都是【无极荣耀】火焰系顶级生物,但依佛里特毕竟是【无极荣耀】火精灵之王,在这点上火焰雄师就稍微差了点。不过这点差距还不至于立刻就分出胜负来。

  “你们还有多少魔宠都一起召出来吧。我可是【无极荣耀】从来不怕魔宠多的【无极荣耀】。”

  “哼,让你看看什么才叫超级魔宠。”黑夜突然从腰上取下了一枚玉佩扔上了天空。那枚玉佩在空中突然闪耀出耀眼的【无极荣耀】白色光芒。然后只听一声不同于西方巨龙的【无极荣耀】嘹亮龙吟从天空传了下来,跟着就见附近的【无极荣耀】云层都开始向中央集中,很快就形成了一大团白色地云团。从我们这里隐约能看到一条神龙的【无极荣耀】影子在云团中游弋,很快,那条龙游到了云团地边缘,雪白的【无极荣耀】龙身逐渐显露了出来。黑夜得意的【无极荣耀】大喊了一声:“冰霜神龙降临。”

  伴随着再次爆响的【无极荣耀】龙吟,天空中的【无极荣耀】神龙猛然俯冲了下来。那巨大的【无极荣耀】身躯给人带来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无极荣耀】压力。

  “小龙女。”神龙有啥了不起,我也有。虽然体型上小了一号,但小龙女其实要比这条大家伙高级不少。两条龙都以本体出现,在空中一个照面就各自飞开,然后各停在一个云头互相对峙了起来。神龙这种生物非常地高傲,所以你很少会看到神龙打架时像蛇一样交缠在一起互相撕咬。如果你真的【无极荣耀】看到两条龙交缠在一起,那他们一定是【无极荣耀】在**而不是【无极荣耀】在打架。相比之西方巨龙,神龙更喜欢用法术决定胜负。

  火荒发现他们三个主要人员的【无极荣耀】魔宠明显和我的【无极荣耀】魔宠分不出高低。赶紧招呼其他会员也释放魔宠。我还真没想到这个行会的【无极荣耀】魔宠会这么多,一般除了我们行会这样的【无极荣耀】大型行会,其他的【无极荣耀】小型行会基本上很难给自己的【无极荣耀】会员配发魔宠,所以很多小行会地玩家基本都没有魔宠,或者只带着一两个低级魔宠。但是【无极荣耀】今天我却遇到意外了,这个日月神教的【无极荣耀】会员居然个个带宠。而且很多人都不止一个。

  我们是【无极荣耀】来玩刺杀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来搞行会战的【无极荣耀】,在这里和他们拼好象没什么意义。我扫了一眼附近的【无极荣耀】情况,心里立刻乐了起来。心隐这家伙虽然级数低了一点,人却聪明的【无极荣耀】很。趁着我和这些人开战地机会,他正在利用潜行技能一点一点的【无极荣耀】往洞口挪。现在对方整个行会的【无极荣耀】人基本都被我吸引到了外面,如果他能摸进洞去,应该有很大的【无极荣耀】可能干掉那个NPC。

  既然找到方法了,我就没必要在这里和他们拼命了。先在地下偷偷的【无极荣耀】展开凤龙空间的【无极荣耀】入口,然后让玫瑰藤爬入了土地中。虽然悬崖上不能钻洞。但想让玫瑰藤把心隐送入洞口还是【无极荣耀】比较简单的【无极荣耀】。

  心隐正小心翼翼的【无极荣耀】往洞口移。忽然发现脚下的【无极荣耀】地面升了起来。他还没来及叫出声就被玫瑰藤一把拽进了地洞,跟着又在悬崖下面冒了出来。粗壮的【无极荣耀】藤条以恐怖地速度向上伸张。瞬间就将心隐送到了洞口。虽然这样做暴露了心隐地位置,但既然我在这里配合他,那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凤龙空间在心隐身边展开,夜月和沙夜子以及鬼灯一起蹿了出来。心隐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被夜月拉进了洞里,之后就只能听到一路上不断传来的【无极荣耀】打斗声了。

  在心隐进入洞穴内部之后国王和二世一起从凤龙空间里走了出来,他们地任务是【无极荣耀】去破坏摹疚藜僖口部的【无极荣耀】传送阵。放出了这些魔宠后我收回了凤龙空间,然后悬崖上的【无极荣耀】洞口处突然多出了一棵郁郁葱葱的【无极荣耀】参天大树。茁壮的【无极荣耀】树根像铁索一样蜿蜒生长,瞬间就把洞口给堵的【无极荣耀】严严实实。

  “是【无极荣耀】调虎离山计。”火荒到是【无极荣耀】反应很快。“黑夜、白天,你们两个马上传送回去堵住他们。”

  黑夜反应比较快,迅速启动了传送卷轴。白天跟着也展开了传送卷轴,但是【无极荣耀】光芒闪过之后黑夜消失在了原地。白天却还站在那里。白天有些疑惑的【无极荣耀】看了看手里地卷轴,然后慌张的【无极荣耀】对火荒叫了起来。“他们把传送阵破坏掉了,我慢了一步。黑夜好象传进去了。”

  火荒无奈的【无极荣耀】摇了摇头。“但愿黑夜一个人能挡的【无极荣耀】住他们!”

  白天道:“没关系的【无极荣耀】,里面还有不少NPC守卫,黑夜只要配合他们一起行动,应该还是【无极荣耀】有机会的【无极荣耀】。”

  “他没机会了。”我笑着对他们道:“放弃是【无极荣耀】你们唯一的【无极荣耀】机会。”

  “日月神教是【无极荣耀】从不会放弃地。”火荒很坚定的【无极荣耀】对周围地人说道:“别被他吓住了,一起上。冲开那个路口胜利就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

  “看我烧了它。”一个弓箭手突然射出了一道火箭。我根本没去拦他,任由箭矢射入树干之中。看到火箭在树干上燃烧起来。日月神教的【无极荣耀】人都高兴的【无极荣耀】欢呼了起来,然而他们的【无极荣耀】笑声很快就冷却了下来,因为树干上的【无极荣耀】箭很快就熄灭了,更让他们担心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箭尾上居然长出了树叶。

  “老天,那是【无极荣耀】棵生命之树!”终于有人认出了我地守护树。

  “生命之树怎么了?只要打击力度够,还是【无极荣耀】可以干掉的【无极荣耀】。”

  “可那东西会吸收百分之十的【无极荣耀】伤害转化为攻击力补充给自己的【无极荣耀】主人。等我们把树干掉了,紫日的【无极荣耀】攻击力就会提高三十倍以上。到时候就没人能挡他任何一招了。”

  “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无极荣耀】东西?”火荒回头问了一下那个玩家。“放火可不可以?”

  “一般情况下应该是【无极荣耀】没什么问题。”

  “没问题就好办。”火荒突然把法杖向地上一插。然后手指在法杖顶端的【无极荣耀】宝石上一点。“流炎火柱。”一道仿佛火焰**器一样的【无极荣耀】加长火焰唰地一下从法杖顶端喷了出去,目标直指我的【无极荣耀】生命之树。

  “瀑布**。”随着阿嫡娜的【无极荣耀】一声轻吟,一道巨大的【无极荣耀】水柱顶着火柱飞了出去,两根柱子刚撞在一起立刻就激起了大片的【无极荣耀】水蒸气,周围被搞的【无极荣耀】烟雾缭绕,什么也看不清了。

  “白天,趁现在,干掉那个水系摹疚藜僖咖宠。”火荒大声叫道。

  “我也得有空啊!”白天一个人招架着玲玲和晶晶地双重打击。已经是【无极荣耀】手忙脚乱了,哪里还腾的【无极荣耀】出手去对付别人。

  “真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火荒气愤的【无极荣耀】一扬手,一道旋风迅速卷过,场地上的【无极荣耀】水蒸气瞬间就被清扫一空,但是【无极荣耀】场地上的【无极荣耀】景象却让火荒愣了一下。就在刚才水蒸气弥漫的【无极荣耀】那一小会,场地上居然多了好多生物。而且显然不是【无极荣耀】他们那边的【无极荣耀】。

  山洞外面的【无极荣耀】战斗变成了多人大混战,但我却轻松的【无极荣耀】很。大量召唤生物和敌人打了个天翻地覆,我只要在旁边指挥作战就可以了。相比之我这边,山洞里地心隐反到更辛苦一些。从我地魔宠们传回的【无极荣耀】信息来看,黑夜这家伙地战斗力还是【无极荣耀】相当可观的【无极荣耀】,唯一的【无极荣耀】问题就是【无极荣耀】山洞里有国王和二世这俩近战型魔宠,极大的【无极荣耀】限制了黑夜的【无极荣耀】发挥。我的【无极荣耀】魔宠都是【无极荣耀】心灵相通的【无极荣耀】,战斗时的【无极荣耀】配合可以说和一个人区别不大,黑夜在这种情况下还要一对二确实是【无极荣耀】很吃亏。

  既然战斗主动权都在我这边,我也就没有必要太着急了。直接坐到生命之树上看着下面的【无极荣耀】战斗。时不时解决几个冲到跟前来企图突破洞口的【无极荣耀】人就可以了。不过,我的【无极荣耀】好日子没能持续多长时间。我正看着战场进行指挥时。忽然感觉背后传来一阵寒气。虽然我不知道杀气这东西到底来源于什么,但它是【无极荣耀】确实摹疚藜僖寇影响到我的【无极荣耀】神经的【无极荣耀】,当然的【无极荣耀】感觉简直就像背对着台强力空调的【无极荣耀】出风口一样。

  依靠超人般的【无极荣耀】反应神经,我向前一蹲身从树上跳了下去,落地后没有任何停顿,双手一撑地面向前方连续七八个后手翻闪出了四五丈远,再回头时正看到一个全身火红的【无极荣耀】女人正站在我刚才落地的【无极荣耀】位置上。要不是【无极荣耀】我经验丰富,这会就该被捅了。

  “是【无极荣耀】你?”我惊讶的【无极荣耀】发现袭击我的【无极荣耀】女人居然就是【无极荣耀】那个我们正在寻找的【无极荣耀】女忍者。不过我还没等到对方的【无极荣耀】回答就先感觉到了另一股杀气,赶紧转身把剑一横。当的【无极荣耀】一声正好架住一柄拳剑。“原来你们姐妹都来了啊?”袭击我地这个女人就是【无极荣耀】最先遇到我的【无极荣耀】那个女忍者,而那个在树上袭击我的【无极荣耀】正是【无极荣耀】后来那个从我这里抢走镜子的【无极荣耀】比较厉害一些的【无极荣耀】女忍者。

  火荒虽然被我的【无极荣耀】召唤生物缠住却没有放弃靠近我的【无极荣耀】企图,所以他一直在注意着我这边地情况,对于突然出现的【无极荣耀】两个女忍者他比我还要疑惑,而且这家伙还犯起了难来。按说有人袭击我,根据敌人地敌人就是【无极荣耀】朋友的【无极荣耀】说法,火荒应该和这俩袭击我的【无极荣耀】人联合起来对付我才对。但问题并不像想象的【无极荣耀】那么简单。如果这两个袭击者是【无极荣耀】普通玩家火荒到不发愁了。关键是【无极荣耀】这两个女人明显是【无极荣耀】忍者。要知道忍者可是【无极荣耀】日本特色职业,虽说不一定游戏里的【无极荣耀】每个忍者都是【无极荣耀】日本人。但至少九成九都是【无极荣耀】。如果火荒和她们联合,那就等于是【无极荣耀】和日本人联合起来对付我这个中国玩家,这个大帽子要是【无极荣耀】罩下来可就不是【无极荣耀】行会任务能不能完成的【无极荣耀】问题了,搞不好连行会都没了。可现在火荒不和这些人联合又实在是【无极荣耀】没办法对付我,所以他又非常想利用下这两个女人的【无极荣耀】战斗力。

  两边都不好决定,火荒干脆采取了坐山观虎斗地方法,打算先让我们拼着。不管哪边胜了。最起码对他都没什么坏处。

  我站在悬崖边上看着逐渐逼近的【无极荣耀】两个女人笑道:“真是【无极荣耀】有意思,我没去找你们,你们到先找上我了。我的【无极荣耀】吸引力没这么大吧?”

  那个比较厉害的【无极荣耀】女忍者完全没管我的【无极荣耀】调侃,只是【无极荣耀】冷声说着:“那面镜子呢?”

  “在这呢。”我拿出了那个伪造的【无极荣耀】镜子晃了晃。“掉包的【无极荣耀】东西你们也想抢回去不成?”

  “什么掉包不掉包的【无极荣耀】?”另外一个女忍者凶狠地道:“把东西给我们,今天就放你一马。你这九百九十九级也不太好练吧?掉级可不划算。”

  “口气到是【无极荣耀】不小。之前被我打的【无极荣耀】仓皇逃窜,这么快就忘记啦?”

  “你……!”

  那个比较厉害的【无极荣耀】女忍者按住了身边的【无极荣耀】同伴。“你刚刚说掉包是【无极荣耀】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无极荣耀】这东西是【无极荣耀】假货,你们拿走了我的【无极荣耀】真东西到底放哪去了?”我气愤的【无极荣耀】把手里地假货扔到了她们的【无极荣耀】脚底下。“要不是【无极荣耀】我面子够大,差点就被玉帝当下酒菜了!”

  我的【无极荣耀】行为让两个女人都愣了一下。因为我敢把东西扔出去本身就说明了这玩意确实不会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不然我完全没必要把它扔出来的【无极荣耀】。那个比较厉害的【无极荣耀】女忍者把地上的【无极荣耀】镜子捡了起来,然后前后翻了半天才说道:“这魔力波动没错啊?”

  “魔力波动是【无极荣耀】没错,可东西不是【无极荣耀】那东西。”

  “怎么可能呢?我从你手里抢过来就直接拿去和别人交易去了,之后又被你抢了回去,怎么可能是【无极荣耀】假的【无极荣耀】呢?”

  “你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说这东西不是【无极荣耀】你们掉包的【无极荣耀】?”我惊讶地问道。

  那个比较弱一些地女忍者立刻气冲冲的【无极荣耀】反问道:“动动脑子好不好?如果是【无极荣耀】我们掉包地。那东西一定还在我们这里。我们脑袋进水啊?还跑回来找你要?这玩意一共就三件,你们的【无极荣耀】天庭有一件,另外两件被我们抢了一件,大概另外一件你已经送回天庭了。我们要是【无极荣耀】有的【无极荣耀】话那就是【无极荣耀】最后一件了,即使想要另外两件也只回去天庭偷,找你要个屁?”

  虽然被小丫头冲了一顿有些窝囊,但我现在却没工夫和她斗嘴,而是【无极荣耀】专心的【无极荣耀】想了起来。“看来我们之间出了些问题,不介意的【无极荣耀】话一会等我办完事咱们找个地方谈谈怎么样?”

  “我们为什么要和你谈?”

  “因为如果不谈的【无极荣耀】话剩下的【无极荣耀】那件东西就等于是【无极荣耀】失踪了。我们不把前后的【无极荣耀】经过对一下就不可能找到东西到底是【无极荣耀】在哪个环节被掉包的【无极荣耀】,那就等于是【无极荣耀】彻底失去它了。难道那东西你们不想要了吗?”

  两个女人互相看了看。然后还是【无极荣耀】比较厉害的【无极荣耀】那个女忍者说道:“好吧!我们在这等你。”说完之后她们两个一跃就出了人群闪到了一棵大树上面去了。

  火荒看这两个女人帮不上忙了立刻又加快了攻击频率。只是【无极荣耀】效果基本等于没有。我的【无极荣耀】召唤生物在数量上当然是【无极荣耀】没法和他们一个行会地人比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我们又不用消灭对方。单纯防守还是【无极荣耀】能撑一会的【无极荣耀】。

  我正指挥着战斗忽然发现吉祥不知什么时候爬到了那两个女人身边,然后吉祥从背后摸出了一束鲜花伸到了那个比较厉害的【无极荣耀】女忍者面前。女忍者先是【无极荣耀】被搞的【无极荣耀】一愣,随后就拉下了遮面的【无极荣耀】红巾笑着接过了那束野花,然后还在吉祥的【无极荣耀】脑袋上亲了一下。面对可爱地大熊猫,九成九的【无极荣耀】女人是【无极荣耀】没有任何抵抗力地。

  我气愤的【无极荣耀】指着吉祥大骂道:“喂,她是【无极荣耀】日本人。你这是【无极荣耀】通敌行为。”

  女人拉着吉祥说道:“别理他,姐姐给你竹子吃。”

  吉祥立刻举了块牌子起来。上面写着:“不要竹子,我要吃魔晶石。”女人看到上面的【无极荣耀】字立刻就傻掉了。这就像在路上遇到一个可爱的【无极荣耀】小孩,让你给块糖你肯定不介意,但是【无极荣耀】如果这个孩子声称要吃满汉全席呢?我估计大部分人都不会愿意请吧?吉祥这家伙不吃竹子,却要吃魔晶石,其效果就和这个差不多。虽然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魔晶石消耗量很大,但那是【无极荣耀】行会战略物资。整整均摊到每个人头上其实并不多。就这还是【无极荣耀】因为我们行会比较财大气粗,一般行会的【无极荣耀】魔晶石使用量都低的【无极荣耀】很,而玩家个人就更用不到了。让她们买魔晶石,绝对会把她们地钱包掏空。

  “哈哈哈哈!”我大笑着对那两个傻在那里的【无极荣耀】女忍者喊道:“想收买我们中国的【无极荣耀】熊猫吗?别妄想了。熊猫可不是【无极荣耀】那么好养的【无极荣耀】。一般小行会连饲料都买不起。”

  “不用你管。还是【无极荣耀】小心你自己吧!”我听到对方的【无极荣耀】话立刻意识到她是【无极荣耀】在提醒我,于是【无极荣耀】赶紧向前闪了出去,一枚红色的【无极荣耀】光弹在我背后几米的【无极荣耀】地方轰然爆裂,巨大的【无极荣耀】冲击波把我带地差点飞了出去。火荒这家伙的【无极荣耀】魔法全是【无极荣耀】单体攻击的【无极荣耀】,覆盖面不大。伤害却不低。

  “有没有搞错,居然背后偷袭,你还……!”我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因为我听到了魔宠在求援。“靠,你们居然敢阴我。”

  火荒他们居然在洞里埋伏了高手,而他们竟然还装做很担心的【无极荣耀】样子和我打到现在。现在洞里的【无极荣耀】那些人正在追杀心隐。而我的【无极荣耀】魔宠只跟进去四个,根本挡不住那么多人。要不是【无极荣耀】这四个都是【无极荣耀】很强地魔宠,搞不好心隐现在已经挂掉了。这个该死的【无极荣耀】刺杀任务其实本身只是【无极荣耀】心隐的【无极荣耀】任务,我的【无极荣耀】任务则是【无极荣耀】保证他在完成任务的【无极荣耀】过程中不被*掉,如果心隐不成刺杀目标,对我来说并不算任务失败,但只要他不把目标干掉任务就不算结束,这就逼的【无极荣耀】我不得不帮助他完成任务。

  “该死!”我没有再去管火荒他们,而是【无极荣耀】转身飞向了生命之树。树干在我接近后自动张开了一个洞让我飞了进去,后面的【无极荣耀】人刚想追上来就被我的【无极荣耀】魔宠们挡了下来。

  进了山洞里我就开始跟着魔宠的【无极荣耀】心灵接触前进。一路上尽是【无极荣耀】残缺的【无极荣耀】尸体和人体雕塑。不用说就是【无极荣耀】夜月他们地杰作了。

  向前跑了不多会就看到心隐狼狈地从一个弯角摔了出来,一柄钢刀对着他砍了下去。结果却在半路被一条蛇巴扫飞了出去。心隐机敏的【无极荣耀】从地上弹了起来,然后迅速向着我这边跑了过来,他已经看见我了。

  “老大,我们中计了。”

  “我知道。你看到那个目标NPC了吗?”

  “恩,就在里面最深处地房间里。”

  “那我们就将计就计,直接杀进里面把那家伙干掉。”

  “可是【无极荣耀】……!”

  “可是【无极荣耀】什么?”

  “可是【无极荣耀】我下不去手!”

  “啊?”心隐的【无极荣耀】回答让我险些摔了一跤。“拜托,你是【无极荣耀】刺客,不是【无极荣耀】牧师。什么叫你下不去手?不敢杀人你当什么刺客?你这不是【无极荣耀】耍我玩吗?”

  “不是【无极荣耀】,我又不是【无极荣耀】娘娘呛,此刻这行就是【无极荣耀】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早就习惯了。可……可是【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这次的【无极荣耀】目标有点那个!”

  “管他什么这个那个的【无极荣耀】,我带你杀回去,你不敢就闭上眼睛,我抓着你的【无极荣耀】手把他砍了就算完事。”

  “那太好了,这可是【无极荣耀】你说的【无极荣耀】。”心隐仿佛松了口气似的【无极荣耀】。

  “我说的【无极荣耀】怎么了?不就一个NPC吗?现在你跟着我,注意别让人家干掉了。”

  “放心。虽然级别不高,但我好歹也是【无极荣耀】刺客,杀人不成躲还是【无极荣耀】能躲开的【无极荣耀】。”

  交代完心隐之后我立刻冲到了魔宠之中,这边已经快乱套了。满地的【无极荣耀】残肢断臂,墙上喷的【无极荣耀】到处都是【无极荣耀】血,不远处还有一堆被石化的【无极荣耀】人站在那里摆造型。

  “靠,怎么搞的【无极荣耀】这么血腥?”

  “这样玩起来比较过瘾。”国王伸出舌头舔了下剑刃上的【无极荣耀】鲜血,吓的【无极荣耀】对面的【无极荣耀】人全都向后退了退。“味道不错,你也该尝尝。”

  沙夜子很不屑的【无极荣耀】道:“我对那些脏东西可没兴趣,还是【无极荣耀】恐惧的【无极荣耀】灵魂比较美味。”

  这俩家伙旁若无人的【无极荣耀】在那交谈,把附近的【无极荣耀】人听的【无极荣耀】寒毛直竖。国王是【无极荣耀】英灵,也就是【无极荣耀】由战场上的【无极荣耀】战斗意志汇聚而成的【无极荣耀】亡灵,噬血、嗜杀,这是【无极荣耀】英灵最基本的【无极荣耀】特点。只有血肉才能让他们感到兴奋,而且和一般生物不一样,随着战斗的【无极荣耀】继续,他们的【无极荣耀】战斗力会越来越强,只要不断的【无极荣耀】战斗下去,他们就能无限成长下去。沙夜子和国王稍微有些不同,她是【无极荣耀】密咒生魂,也就是【无极荣耀】以战斗为目的【无极荣耀】制造出来的【无极荣耀】恶灵,吞噬灵魂是【无极荣耀】她们的【无极荣耀】一种特技,也是【无极荣耀】一种很恐怖的【无极荣耀】属性。吞噬灵魂除了对沙叶子本身有强化作用外,还会导致被吞噬的【无极荣耀】人额外损失一级经验值,也就是【无极荣耀】说被沙叶子杀掉的【无极荣耀】人至少会掉两级,万一复活失败那就是【无极荣耀】直接掉三极,确实是【无极荣耀】非常可怕的【无极荣耀】属性。

  对面的【无极荣耀】人虽然被吓到了,却没有马上调头跑掉,而是【无极荣耀】在顿了一下之后再次扑了上来。游戏里死亡不过是【无极荣耀】掉级,所以玩家们虽然不希望死,却不会太在乎。

  “真是【无极荣耀】麻烦!”夜月把我们都挡到了身后。“你们小心点别跑到我前面去了。”说着她已经把挡在眼睛前面的【无极荣耀】护目镜推了上去。我们只感觉山洞里好象突然变亮了。夜月的【无极荣耀】两只眼睛就像两只大灯泡,强烈的【无极荣耀】彩色光芒瞬间就让通道内陷入了光盲状态。过度的【无极荣耀】亮光不但不能起到照明作用,反而会让人完全看不见东西。

  在那一片强光之中我们就听到一阵闷哼声,夜月一路冲到了通道的【无极荣耀】那头才停下来闭上了眼睛。通道里又恢复了可视状态,所有的【无极荣耀】敌人全都不可置信的【无极荣耀】捂着正在喷血的【无极荣耀】脖子倒了下去。

  夜月放下护目镜又跑了回来。“主人,给我两瓶魔力药水。大招太费魔力,你不来我还真不敢乱用。”

  “你早用这招我们也不用被人追杀了!”

  “用完没魔力之后剩下的【无极荣耀】敌人你们全包吗?”夜月接过药水一边喝一边道:“早知道应该随身带几瓶的【无极荣耀】!”

  “别吵了。目标人物在什么方向?”

  “那边。”二世指给我看了一下。

  “集中力量突破过去,只要干掉那个目标就能闪人了。”

  “主人是【无极荣耀】着急去找那件被掉包的【无极荣耀】东西是【无极荣耀】吗?”夜月喝完魔力药水后问道。

  “当然。那东西关系到以后天庭对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支持力度,拿的【无极荣耀】回来和拿不回来的【无极荣耀】差别可是【无极荣耀】很大的【无极荣耀】。”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