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六卷 第二十一章 大变活人

第十六卷 第二十一章 大变活人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既然这么重要,那就拼了。”夜月突然把护额拿了下来,吓的【无极荣耀】我们赶紧向后闪。夜月笑着说道:“怕什么?我没睁眼。”

  “呼。你别搞这种危险动作吓人好不好?”

  “既然要拼命就不用这些束缚了,今天让主人见识一下女娲神族后裔的【无极荣耀】真正力量。”夜月说完人影已经消失在了我们的【无极荣耀】面前,前方赶来的【无极荣耀】第二批敌人刚过弯角就迎面撞上了夜月,但是【无极荣耀】夜月丝毫没有停顿的【无极荣耀】直接从他们中间穿了过去,而那些人则摆着进攻的【无极荣耀】姿势全部定在了原地。

  我和国王他们迅速的【无极荣耀】跟了上来,路过的【无极荣耀】时候顺便看了下那些定格的【无极荣耀】人形。真是【无极荣耀】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夜月的【无极荣耀】石化技能需要消耗精力,也就是【无极荣耀】说不能无限石化,但刚才这些人并没被石化,或者说没有全部石化,他们被石化的【无极荣耀】仅仅是【无极荣耀】脑门那一小块地方,也就是【无极荣耀】说他们的【无极荣耀】大脑被石化了。这种局部石化显然要比整体石化节约魔力和精力,只是【无极荣耀】这样用需要很高的【无极荣耀】专注度,这是【无极荣耀】相当费脑子的【无极荣耀】事情。

  我们一路追着夜月向前,几乎遇到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这种被局部石化的【无极荣耀】敌人,直到我们追到了一堵石门前才终于追上了夜月。真没想到这鬼地方居然还有石像守卫,而且让我们惊讶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两尊守卫身上隐蔽处居然还打着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标签,显然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出售的【无极荣耀】普通版魔像。

  本行会掌握着如此之高的【无极荣耀】魔偶和魔像制造技术,光自己用实际上是【无极荣耀】一种很浪费地行为。因此我们制作了一些功能简化的【无极荣耀】版本用于出售。也算是【无极荣耀】一种不错的【无极荣耀】收入。只是【无极荣耀】没想到有一天居然需要对付自己行会制造的【无极荣耀】魔像。尽管这是【无极荣耀】简化版,但实际上它的【无极荣耀】战斗力并不太低,要不然也不会让夜月慢下来了。

  “闪开我来。”国王大叫着冲了上去,夜月灵活的【无极荣耀】一扭身让到了通道边上,国王直接纵身跳了起来,双腿在前一下蹬在了第一排的【无极荣耀】魔像肩膀上,就着冲击力一下把魔像撞倒在地。然后抬手一剑插入了魔像地胸口下方一寸偏左的【无极荣耀】位置上,只听轰地一声。魔像猛的【无极荣耀】弹了起来,跟着又直挺挺的【无极荣耀】倒了下去再也不动了。

  后面的【无极荣耀】魔像还想向前冲,夜月突然从后面缠了上去,用身体把魔像给捆了起来,然后越过魔像的【无极荣耀】肩膀从后方转到前面一剑插入了同样的【无极荣耀】位置,这尊魔像也跟着轰然倒地。

  本行会自己生产的【无极荣耀】东西,有些什么优缺点自然都是【无极荣耀】清楚地很。这种对外出售的【无极荣耀】型号都是【无极荣耀】事先留了后门的【无极荣耀】东西。只要是【无极荣耀】本行会玩家,而且具备一定的【无极荣耀】实力,干掉它们还是【无极荣耀】比较简单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出售魔像毕竟还是【无极荣耀】魔像,硬度自然比玩家的【无极荣耀】盔甲高的【无极荣耀】多,即使知道弱点,剑不够锋利的【无极荣耀】话依然是【无极荣耀】拿它没办法。

  “搞定了,门后面就是【无极荣耀】目标了。老大你说地。后面的【无极荣耀】交给你了。”心隐一边说一边拿了块布出来开始蒙自己的【无极荣耀】眼睛。

  “你干什么?”

  心隐完全没有要停止手上动作的【无极荣耀】打算,依然在那绑着遮眼布。“看到里面的【无极荣耀】情况我可能会下不了手,所以还是【无极荣耀】先把眼睛蒙上比较好。老大一会有什么事情麻烦你帮忙了。”

  “靠,那也不用这么早就蒙上眼睛吧?”

  “多看一眼我都会有罪恶感。”心隐蒙好了眼睛摸索着走到了我的【无极荣耀】背后。“好了,开门吧。”

  “真是【无极荣耀】地,杀个人也这么多事情。”国王抱怨着上去一脚把石门踹出了一个大洞。这家伙连续打了这么久。攻击力已经升的【无极荣耀】比我还高了,连这一尺多厚的【无极荣耀】石门都没挡住他的【无极荣耀】攻击。

  三两下砸开石门后我们一起进入了内部,这边就是【无极荣耀】个普通的【无极荣耀】房间。正对大门的【无极荣耀】雕花公主床上正端坐着一个看起来只有六七岁的【无极荣耀】小丫头,一身洁白的【无极荣耀】公主裙加上那可爱的【无极荣耀】脸蛋,实在是【无极荣耀】让人想上去亲一口。当然,我这是【无极荣耀】出于对可爱小孩的【无极荣耀】喜爱,不是【无极荣耀】色欲(想歪了地自己去墙角画圈去)。

  在这个小姑娘地床前还站着一个人,正是【无极荣耀】之前进来的【无极荣耀】黑夜。我正奇怪进来之后怎么一直没见到他呢!原来在这里等着呢。我四下看了看,房间里除了我们就是【无极荣耀】他们两个了,并没有发现目标人物。

  “心隐。目标呢?”

  “老大。那个就是【无极荣耀】。”重新带上护目镜地夜月指着那个小丫头说道。

  “啊?目标人物不是【无极荣耀】个中年人吗?怎么一晃眼小了这么多?连性别都变了!难道是【无极荣耀】伪装术?”我敲了敲自己的【无极荣耀】戒指。“奇怪,难道我的【无极荣耀】反幻象能力失效了?”

  “你的【无极荣耀】反幻象能力没有失效。”黑夜开口道:“因为这就是【无极荣耀】个小姑娘。”

  我疑惑的【无极荣耀】扭头看向夜月。夜月很简单的【无极荣耀】提醒我:“高阶变形术。”

  我了然的【无极荣耀】点了点头。“你们还真有才啊!居然连变形术都有人会,居然还能把这么偏门的【无极荣耀】法术练到这么高的【无极荣耀】级别。”

  变形术在《零》中其实不算太难见的【无极荣耀】法术,大部分法师都会,尤其是【无极荣耀】女法师,原因不是【无极荣耀】这个法术用处有多大,而是【无极荣耀】特别好玩。不过,会和精可不是【无极荣耀】一个概念。基本上玩家们学的【无极荣耀】变形术就是【无极荣耀】一级变形术,只能对死物和观赏动物生效的【无极荣耀】超低级法术,就这样的【无极荣耀】级别失败率还高的【无极荣耀】惊人,除了玩实在是【无极荣耀】没多大用处。顶级变形术虽然也属于逆天级的【无极荣耀】法术,但是【无极荣耀】很少有人有那个精力和时间把变形术一级级练上去,这门技能绝对是【无极荣耀】《零》十大最难练的【无极荣耀】技能之一。

  不过变形术这东西虽然难练,但一旦你把它练到顶级了。那战斗力也是【无极荣耀】毋庸质疑的【无极荣耀】。什么?你不知道变形术有什么厉害地?仔细想想就明白了。变形术的【无极荣耀】主要用途其实有三种,第一种也是【无极荣耀】最常用的【无极荣耀】用途就是【无极荣耀】盟友强化。众所周知,《零》中的【无极荣耀】魔宠不但有携带量的【无极荣耀】限制,而且即使有携带量也未必能带满。但是【无极荣耀】有种东西是【无极荣耀】可以无限携带的【无极荣耀】,那就是【无极荣耀】观赏性动物。想象一下,你先去养一大群小狗,然后用变形术把它们全体变形成巨龙会怎么样?狗变的【无极荣耀】巨龙虽然不如正常巨龙厉害。但架不住狗多啊!一般玩家有一头巨龙就是【无极荣耀】了不得地了,你却可以无限携带。只要有一百多巨龙。扫掉一座小城市也就是【无极荣耀】弹指一挥间的【无极荣耀】事情。除了强化小型生物为自己作战,你还可以强化队友,比如说把一个低级战士类玩家变形成泰坦巨人,就算他一个技能都不会,拿脚踩也能踩死一片。或者可以考虑把法师玩家变形成大恶魔,不但移动速度和抗击打能力增强,还能加大法力输出。

  除了强化盟友这招外。变形术地第二功能就是【无极荣耀】弱化敌人。看到你的【无极荣耀】敌人带着巨龙很了不起吗?没关系,把它变成壁虎吧!你对敌人的【无极荣耀】超级大法师很牛吗?不要紧,把他变成相反系别的【无极荣耀】元素生物就OK了。他是【无极荣耀】火系法师你就把他变成水元su人,保证他一个魔法也丢不出来。敌人要是【无极荣耀】弓手,你就把他变成蛇,没有手看他怎么射箭。另外,据说变形术练到顶还能学一招叫做终极还原术的【无极荣耀】禁咒,效果好象是【无极荣耀】可以把任何生物还原成单细胞生物。绝对逆天的【无极荣耀】法术。

  当然,除了以上两个主要用途,变形术的【无极荣耀】第三用途也是【无极荣耀】不能忽视地。第三招:变物。弓手担心箭不够吗?没关系,咱会变,拿起块石头捏团泥巴都能射,反正逮啥是【无极荣耀】啥。只管变形成羽箭射就是【无极荣耀】了。还有近战时,你完全可以穿着件布袍上去打。没有负重,你的【无极荣耀】属性会完全显示出来,灵敏度必然大幅度提升。什么?你说布袍没防御?那还不简单,敌人攻击临体前转化布料为钢铁就是【无极荣耀】了。或者干脆把敌人的【无极荣耀】剑变成软木条,这比变自己更好用。

  这三种逆天级的【无极荣耀】能力都是【无极荣耀】变形术的【无极荣耀】最终形态,虽然效果夸张的【无极荣耀】要命,但前提是【无极荣耀】你得能练的【无极荣耀】上去才行。很不巧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目前好象还没谁练到那个级别,不然我地战力第一肯定让他挤下去。

  “真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遇到会变形术的【无极荣耀】高手,是【无极荣耀】你吗?”我看着黑夜问道。

  “是【无极荣耀】我。”另外一个和床上那个伪装的【无极荣耀】小姑娘一模一样的【无极荣耀】小丫头走了出来。只是【无极荣耀】看她的【无极荣耀】样子决对是【无极荣耀】用过变形术的【无极荣耀】。因为我不相信一个不到八岁地小孩子能有这样凌厉的【无极荣耀】眼神。

  “那么你原先是【无极荣耀】什么?恐怖的【无极荣耀】女食人魔?”

  “你……!”

  “不然的【无极荣耀】话你对自己用变形术做什么?”

  “我……!”对方被我气的【无极荣耀】没话说了,不过她很快就想起来现在不是【无极荣耀】争辩的【无极荣耀】时候。“我们打个商量。这次任务你主动放弃。我们行会之后会报答你的【无极荣耀】。”

  我摇了摇头。“知道我这次接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什么任务吗?”看到她摇了摇头我又继续道:“千级关卡任务,你认为我会放弃吗?”

  她低头思考了一下,然后把法杖一横。“虽然你的【无极荣耀】任务对你很重要,但这个任务对我们也一样重要,所以我们不会放弃的【无极荣耀】。要想杀掉他,你就得先打败我。”

  “哈哈哈哈!这是【无极荣耀】我最近听到地最好笑地笑话了。就你们两个想拦住我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也太不自量力了?”

  “应该是【无极荣耀】你太高估自己了。”那个小丫头一样的【无极荣耀】女孩突然向黑夜使了个眼色,所幸地是【无极荣耀】我也看到了这个眼色,立即摆出了戒备的【无极荣耀】姿态。只是【无极荣耀】很可惜,我的【无极荣耀】确是【无极荣耀】低估了对方的【无极荣耀】实力。不过这也不能怪我,毕竟我之前从没遇到过专攻变形术的【无极荣耀】玩家,对这种超级偏门的【无极荣耀】法术了解几乎为零。

  在我摆出防御姿态后小姑娘突然用那根教鞭一样的【无极荣耀】小法杖向我一指。“羔羊变形术。”

  我看到她的【无极荣耀】动作就想防御,可是【无极荣耀】她什么也没打出来,我没看到任何能量或者东西向我飞过来,可是【无极荣耀】我忽然发现自己的【无极荣耀】视线出了问题。眼中地画面竟然突然一分为二。两只眼睛看到的【无极荣耀】东西完全不一样,虽然都是【无极荣耀】房间里的【无极荣耀】景色,可内容却是【无极荣耀】不连贯的【无极荣耀】,好象一只眼睛在向左看,另外一只在向右看。

  “小心。”我只听到二世的【无极荣耀】叫声,接着就看到他从我的【无极荣耀】左眼视线范围内跳向了右边,可是【无极荣耀】他没有进入我的【无极荣耀】右眼视线范围。二世从左眼地视线边缘脱离了出去。我还没想清楚为什么自己会出现视觉盲区,就看到夜月突然出现在了我的【无极荣耀】身边。

  我忽然发现夜月长高了很多。看上去像巨人一样,实在是【无极荣耀】非常地高大。不过我清楚的【无极荣耀】知道夜月是【无极荣耀】不会突然变大的【无极荣耀】,那么反过来推测,正确的【无极荣耀】答案应该就是【无极荣耀】我变小了。

  “主人?你这是【无极荣耀】怎么啦?这是【无极荣耀】你吗?”

  “咩……”我刚想张嘴说话,结果却发出了这种不该出现的【无极荣耀】声音,瞬间我什么都明白了。靠,我被变成小绵羊了!刚才看到不连贯的【无极荣耀】画面是【无极荣耀】因为羊的【无极荣耀】眼睛看不见自己正前方地东西。现在我通过左眼能看到二世正在和黑夜对打,刚才黑夜肯定是【无极荣耀】想趁我变绵羊没有反击能力的【无极荣耀】时候发动突然袭击干掉我,只是【无极荣耀】没想到我带的【无极荣耀】魔宠级别太高,以他的【无极荣耀】速度根本无法起到突袭效果,半路就被拦了下来。我赶紧切换到心灵接触模式,这东西不依靠声带,所以即使变成羊了我依然可以正确的【无极荣耀】向自己的【无极荣耀】任何召唤生物传达我的【无极荣耀】意志。“当然是【无极荣耀】我啦!”

  “啊!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你啊!”夜月得到答复后居然伸手把我抱了起来。“呵呵,你这样子好可爱哦。”

  “快放我下来。你们几个赶快上,把那个女人干掉我应该就能变回……!”我话还没说完就听嘭地一声,我突然又变回了原形。“咦?怎么又变回来了?”

  夜月道:“可能对敌人使用时,会根据双方的【无极荣耀】实力差距缩短效果时间,否则变形术不是【无极荣耀】无敌了吗?”

  “这就已经很变态了!要不是【无极荣耀】我魔宠多,变绵羊这会就成羊肉串了!”我从夜月怀里跳出来。然后饶有兴趣的【无极荣耀】转身看向那个小姑娘。“你的【无极荣耀】技能还不错吗!”

  “你想干什么?”小丫头忽然意识到黑夜被缠住后她已经完全没有保障了。

  “不干什么,只是【无极荣耀】想让你见识下什么才是【无极荣耀】真正的【无极荣耀】变形术。兽化。”我的【无极荣耀】身体突然开始长高,四肢也变地粗壮了起来。魔龙盔甲紧跟着我的【无极荣耀】变化改变着形态,很快,一名全身铠甲的【无极荣耀】狼人出现在了原地。“嘿嘿,这才叫变形术。变绵羊有什么意思,还是【无极荣耀】变大灰狼比较有趣。我说摹疚藜僖裤这个小红帽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应该开始哭喊着逃跑了呢?”

  “你别太得意。你变成狼人对我来说根本没有区别。”说着她再次向我一指,我怕再被变成绵羊,赶紧向旁边一闪,然后迅速冲向她身边。可惜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变形术似乎是【无极荣耀】依靠目光锁定的【无极荣耀】。只要能被看到就能生效。我只冲到她身边三步以内。结果飞身扑向他的【无极荣耀】时候法术就生效了。我那巨大的【无极荣耀】身躯在空中变成了一只可以放在手上的【无极荣耀】小仓鼠,而那个小丫头居然拿法杖当棒球棍。一下把我给打飞了回去。

  以我的【无极荣耀】防御力,别说是【无极荣耀】被法师用法杖敲,就是【无极荣耀】被野蛮人战士用板斧实打实的【无极荣耀】砍一下也顶多能去掉三分之一地血量,但现在被她敲了这一下之后我地血量却一下见了底,要不是【无极荣耀】我和魔宠共享生命,搞不好这下就被她直接敲挂了。

  “主人你没事吧?”夜月飞身上前接住了还在空中飞行的【无极荣耀】我。当落带夜月地手里我才想明白,现在的【无极荣耀】我也就是【无极荣耀】一只小仓鼠,防御力已经不是【无极荣耀】按我的【无极荣耀】正常数据在计算了,而是【无极荣耀】按真正的【无极荣耀】仓鼠来算的【无极荣耀】。一只仓鼠被她这么打一下十有八九是【无极荣耀】要挂掉的【无极荣耀】,所以刚才我才会一口气被抽的【无极荣耀】只剩血皮。

  “靠,居然有这么麻烦的【无极荣耀】技能!”我很快又从夜月的【无极荣耀】手上跳了下来,几秒之后又变回了原形。好歹两次中招我把对方的【无极荣耀】时效摸清楚了,她的【无极荣耀】变形术在我身上也就二十几秒的【无极荣耀】时效,而且似乎我狼人化之后时间还会缩短,可能是【无极荣耀】因为我变狼人后实力差距变大了的【无极荣耀】缘故。我变回狼人形态后立刻对二世道:“你缠住那家伙别让他捣乱。其他人跟我一起上。我到要看看她地变形术能不能群发。”

  小丫头还真被我的【无极荣耀】话吓到了,但在看到我们一起冲上去的【无极荣耀】瞬间却依然发动了法术。“天则变形术。”这次和之前一样没有出现任何视觉效果,但是【无极荣耀】我们这些向前冲的【无极荣耀】人却遇到了不同的【无极荣耀】情况。

  冲在最前面的【无极荣耀】夜月瞬间变成了一只蝴蝶,然后就在原地停了下来,似乎对自己的【无极荣耀】状况有些迷惑。国王则在半路变成了一块石头撞上了小姑娘地腿,然后掉在了地上。我自己就觉得突然变高了好多,只是【无极荣耀】看不到自己到底变成了什么。心隐跟在我后面也被命中。变成了一条蛇在地上爬来爬起。借着看心隐的【无极荣耀】机会我到是【无极荣耀】看到了自己地身体,经过简单的【无极荣耀】观察我基本上确认自己变成了长颈鹿。所有冲上来的【无极荣耀】人之中唯一没有受影响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沙夜子。她是【无极荣耀】灵魂形态,属性上接近幽魂,根本没有实体,所以变形术对她毫无用处。看来变形咒虽然用处很大,可是【无极荣耀】缺点也满明显的【无极荣耀】,几乎是【无极荣耀】被虚无系生物完克。

  沙夜子非常顺利的【无极荣耀】冲到了小丫头的【无极荣耀】身边并把她给控制住了,我们几个则只能在原地转圈。夜月过了大约七八秒就还原回了原状。我和国王在十秒之后几乎同时还原,心隐大约过了两分钟居然还没还原回来,可能是【无极荣耀】级别差距太大地原因。那小丫头也够狠,被我们控制住之后居然直接把自己变成了一块巨大的【无极荣耀】星辰铁,众所周知这东西硬的【无极荣耀】吓人,我们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拿她怎么办。况且她是【无极荣耀】对自己施展变形术,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受体是【无极荣耀】自愿接受变形,这样的【无极荣耀】话再算上她的【无极荣耀】法力自动维持变身。搞不好能无限保持这种状态都不一定。

  大约五分多种之后心隐总算变回了原形,而黑夜也被我的【无极荣耀】几个魔宠联手逼到了墙角无法突破,只能看着我们走到了他们要保护的【无极荣耀】那个家伙身前。

  这个被变成了小美女的【无极荣耀】家伙原本应该是【无极荣耀】个形象猥琐地中年大叔,只是【无极荣耀】他现在这个样子实在是【无极荣耀】有些太纯真了,难怪心隐说他下不去手,不过这对我来说不构成问题。龙族和人类最大的【无极荣耀】区别就在于我们能完全控制自己的【无极荣耀】感情。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我们虽然有感情,却能随时抑制它的【无极荣耀】生效。别说只是【无极荣耀】个长的【无极荣耀】可爱点的【无极荣耀】小姑娘,就算再有十个这样地我也可以毫不在乎的【无极荣耀】砍下去,何况我已经知道这个貌似美女的【无极荣耀】小丫头其实是【无极荣耀】个猥琐大叔,那就更不用顾及了。

  任务要求是【无极荣耀】心隐来完成刺杀任务,可是【无极荣耀】他下不去手,所以我只能抓着他的【无极荣耀】手帮他完成刺杀过程。对方被变成小丫头之后力量和防御力也变成了小孩子的【无极荣耀】级别,被我一个手刀敲晕之后握着心隐的【无极荣耀】手轻松搞定。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生物死亡是【无极荣耀】会导致变形术失效的【无极荣耀】。

  “OK了,你现在可以睁眼了。”我拍了拍心隐提醒道。

  心隐小心的【无极荣耀】睁开了一只眼睛往床上瞄了一眼,发现那里躺着个猥琐的【无极荣耀】大叔之后立刻就放心的【无极荣耀】把两只眼睛都睁开了。“真是【无极荣耀】地。都怪那个变形术师。居然把这么猥琐地大叔变成个清纯小美女,害的【无极荣耀】我都下不去手了。他要是【无极荣耀】一直是【无极荣耀】这个样子我直接就一镖把他搞定了。”

  “你地任务完成提示收到了吗?”我直接问道。

  “恩。刚收到,怎么啦?”

  “那为什么我没有接到任务完成的【无极荣耀】提示?”我刚刚就发现情况不太正常了,我的【无极荣耀】任务按说已经完成了,现在应该接到提示才对,可是【无极荣耀】等了这么半天什么都没有。

  “不会吧?”心隐有些不相信的【无极荣耀】把他的【无极荣耀】提示显示给我看。“我的【无极荣耀】确实是【无极荣耀】完成了啊!”

  “可我确实是【无极荣耀】什么都没收到啊!”我也把自己的【无极荣耀】意识显示给他看,其中最后一条信息还是【无极荣耀】早上收到的【无极荣耀】。

  “出鬼了!会不会是【无极荣耀】需要我回去交了任务你才算完成任务啊?”

  “那还等什么?”我拽起那具尸体直接扔进了凤龙空间做证据,然后招呼魔宠们。“任务完成了,别和他打了。我们走。”这个时候火荒刚好到着人冲到了门口,可惜他们来晚了点。我笑着问道:“还要打吗?”

  火荒看了看染血的【无极荣耀】床单,然后退到了一边。“已经没必要了。”

  我走过火荒身边之后想了想又退了回来,然后伸出了一只手。“交个朋友吧?虽然我刚破坏了你们地任务。”

  火荒很大方的【无极荣耀】和我握了握手。“没关系,我们的【无极荣耀】任务是【无极荣耀】敌对任务,我能理解。”

  “有兴趣加入我们行会吗?”火荒的【无极荣耀】表现让我觉得他是【无极荣耀】个可以做朋友的【无极荣耀】人,至少他的【无极荣耀】气度是【无极荣耀】能干大事的【无极荣耀】人。当然。他地实力也不弱,只是【无极荣耀】学的【无极荣耀】技能太差劲。如果能加入一个大行会得到行会地支持去打几本高级技能出来,那么他的【无极荣耀】实力会立刻提高好几倍,而我们行会恰好就是【无极荣耀】一个有着魔法研究院这种特殊建筑的【无极荣耀】行会,只要火荒肯加入,不用多久就能变成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一线战斗人员。

  火荒对我的【无极荣耀】邀请有些惊讶,但是【无极荣耀】他却摇了摇头。“这些都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好兄弟,我不能丢下他们自己走。”

  “你们可以一起加入啊。”我很认真的【无极荣耀】道:“当然。前提是【无极荣耀】他们过地了本行会的【无极荣耀】筛选关。”

  火荒依然还是【无极荣耀】摇了摇头:“即使有一个人被刷掉了我也不会加入的【无极荣耀】。”

  我笑了笑。“那我就无能为力了,本行会的【无极荣耀】入会标准一向是【无极荣耀】宁缺毋滥,为了一个高手带进来一个不合适的【无极荣耀】人选也是【无极荣耀】一种失败。”

  “我能理解。”火荒淡然的【无极荣耀】笑了笑,然后转身走进了房间,我则带着魔宠们走了出去。其实我刚才邀请火荒也不完全是【无极荣耀】为了他一个人,这个日月神教虽然是【无极荣耀】个小行会,但是【无极荣耀】实力并不弱,至少在战斗力方面还是【无极荣耀】相当可观的【无极荣耀】。尤其是【无极荣耀】那几个主要会员,可以说个个都是【无极荣耀】高手,只不过这个行会有些很严重的【无极荣耀】问题。比如说发展偏科。这个行会地平均战斗力甚至不低于我们行会,但发展严重失衡,行会里几乎都是【无极荣耀】战斗人员,至少我没看见辅助人员。这样一个行会能硬撑到现在不得不说是【无极荣耀】个奇迹。但之后一定会出问题。高级玩家到后期简直就是【无极荣耀】在烧钱,他们行会一点辅助人员都没有,最后可能会搞的【无极荣耀】连出去买补给的【无极荣耀】钱都没有,更别说什么发展了。火荒之前被我打的【无极荣耀】抬不起头来也是【无极荣耀】因为这个原因,像他攻击力这个高的【无极荣耀】法师完全可以更上一层楼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因为行会里没钱而买不起高段技能书,所以战斗表现几乎可以说是【无极荣耀】一塌糊涂。哪怕他会一个大范围法术我们就不会这么容易地完成任务了。不过不管怎么样,人家不愿意我也不好强求。

  刚离开山洞那两个女忍者就走了过来。“完事了?”

  “我还要去交个任务,你们和我们一起走吧?我们找家酒店坐下来谈谈如何?”

  “好吧。”

  虽然是【无极荣耀】敌对关系,但不搞清楚那东西到底到哪去了。我们两边都要倒霉。所以她们也不得不选择了暂时合作。当然,只要我们一找到东西的【无极荣耀】去向。我们的【无极荣耀】合作关系就会瞬间破裂。

  传送回城里之后心隐交了任务,我在他交完任务后果然收到了任务完成通知,可以说这次的【无极荣耀】任务难度根本没有想象中那么大,之前我们还担心任务失败来着,现在想来还真得感谢日月神教的【无极荣耀】偏科情况,只要他们行会有足够的【无极荣耀】资金,失败的【无极荣耀】搞不好就是【无极荣耀】我们了。

  心隐交完任务直接返回了艾辛格,我则跟着那两个女忍者到了附近的【无极荣耀】一家酒馆定了间包间。等服务声退出去之后我才开口道:“我的【无极荣耀】身份不用介绍了,你们应该清楚。那么两位能介绍下自己吗?”

  两个女人一点动静都没有,仿佛两件雕塑一样看着我。

  “既然是【无极荣耀】要合作,哪怕是【无极荣耀】暂时的【无极荣耀】,你们二位也该表现出起码地诚意吧?这样一声不响地我们要怎么谈下去呢?至少总得告诉我二位怎么称呼吧?”

  可能是【无极荣耀】明白不说话确实无法继续下去了,那个比较弱的【无极荣耀】女忍者先开口介绍道:“我叫红莲流舞。”

  “红莲凤凰。”另一个女忍接道。

  靠,这个比较厉害地女忍者居然连名字都这么嚣张。“两位是【无极荣耀】姐妹吗?看起来不像啊!”

  “这和你有关系吗?”红莲凤凰非常直白的【无极荣耀】说道:“先说说摹疚藜僖壳东西你从哪搞到的【无极荣耀】?先确认下我们从你那里拿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真东西。”

  我略微回忆了一下。“被你们抢走的【无极荣耀】时候应该还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因为当时是【无极荣耀】刚从大轮冥王的【无极荣耀】空间里拿出来的【无极荣耀】,还没有经过别人的【无极荣耀】手,而大轮冥王是【无极荣耀】知道如何识别这东西的【无极荣耀】,按说她也没必要拿个假的【无极荣耀】放自己的【无极荣耀】储物空间里,她事先不可能知道我们能从她的【无极荣耀】储物空间里抢东西。”

  红莲凤凰立刻问道:“那就是【无极荣耀】说我从你手里把东西抢过去的【无极荣耀】时候它还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吗?”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