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六卷 第五十章 阿奴比斯是【无极荣耀】个神经病

第十六卷 第五十章 阿奴比斯是【无极荣耀】个神经病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我们为什么要告诉你?”一个声音突然在门口响起,搞的【无极荣耀】我们几个全都一愣。

  “阿奴比斯!”我惊讶的【无极荣耀】发现进来的【无极荣耀】人是【无极荣耀】阿奴比斯,更让我惊讶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左右手里还一手提着一个人。等他走近了我才发现感情这俩还是【无极荣耀】熟人,一个鬼手信长,另一个是【无极荣耀】枪神。

  阿奴比斯没注意我的【无极荣耀】神情,而是【无极荣耀】故意坏笑着问我:“我又不欠你东西,这么大的【无极荣耀】秘密凭什么告诉你?”

  阿奴比斯话刚说到一半,之前那个美女却在我惊愕的【无极荣耀】目光中突然跳起来给了阿奴比斯一个爆栗。“怎么和客人说话呢?”美女非但没有因为敲了阿奴比斯而感到害怕,反而还教训起了阿奴比斯。“知道你为什么老是【无极荣耀】交不到朋友吗?就是【无极荣耀】因为你这个古怪性格。对朋友好一点你会死啊?”

  接下来的【无极荣耀】情况更是【无极荣耀】让我的【无极荣耀】下巴差点掉下来。一向飞扬跋扈目中无人的【无极荣耀】阿奴比斯居然跟个看门狗一样低着头在那挨训,别说报复了,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老天啊!这女人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人啊?难道是【无极荣耀】太阳神的【无极荣耀】老婆?不对啊!阿奴比斯对太阳神也只不过是【无极荣耀】服从和尊重,远没到这种卑躬屈膝的【无极荣耀】程度,要是【无极荣耀】碰到太阳神的【无极荣耀】老婆那就更不应该这么乖了。再说太阳神好象也没老婆吧?那这位到底是【无极荣耀】谁?居然能骂的【无极荣耀】阿奴比斯连回嘴都不敢?

  “哎呀,你怎么又打他啊!”一个全身黑色皮甲的【无极荣耀】中年人突然从门外走了进来。他地身后还跟着两个侍卫一样的【无极荣耀】家伙。

  看到这个中年人我眼前一亮,赶紧上前行礼。“奥西里斯大人,我是【无极荣耀】紫日,不知道您还记得吗?”

  “神选者我当然不会忘记,何况戒律之环还在你手里,我们迟早要打交道的【无极荣耀】,我怎么可能忘记呢!”

  我们这边话音还没落。那位已经被我奉为神明的【无极荣耀】美女就又挑战了一次我的【无极荣耀】心理极限。她居然走过来扭住了奥西里斯的【无极荣耀】耳朵把他拖到了阿奴比斯身边,然后指着阿奴比斯开骂。“你这个当父亲的【无极荣耀】平时也不做个表率。见了人家就谈什么利益好处,你是【无极荣耀】榜样知道吗?孩子学坏十个有九个都是【无极荣耀】父母这边先出了问题。”

  惊愕这个词现在已经不足以形容我地心情了,我感觉整个世界好象都颠倒了过来。这个女人该不会是【无极荣耀】水神努在人间的【无极荣耀】代言人吧?奥西里斯可是【无极荣耀】冥神,太阳神也只比他大半级而已。整个埃及能见到地神明之中太阳神拉是【无极荣耀】最大的【无极荣耀】,跟着就是【无极荣耀】奥西里斯和科荷普拉这两位,只比拉本人低半级。这个女人现在跟训孙子一样教训奥西里斯,那她是【无极荣耀】个什么地位?难怪阿奴比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个呢。合辙这女人来头这么大。她要不是【无极荣耀】水神化身就是【无极荣耀】水神的【无极荣耀】代言人,要不然我实在是【无极荣耀】想不出来埃及还有谁地位这么高了!

  等等,情况好象不对。水神是【无极荣耀】至高神,连人间的【无极荣耀】战争恩怨什么的【无极荣耀】都很管,为什么对奥西里斯的【无极荣耀】家事这么感兴趣?难道是【无极荣耀】……?

  果然还真让我猜着了。阿奴比斯忽然说道:“妈,您就别说了,爸他那是【无极荣耀】为了工作。”

  得,我说摹疚藜僖控!合辙这位长着娃娃脸的【无极荣耀】大美女竟然是【无极荣耀】阿奴比斯他**。我说怎么阿奴比斯一点反抗精神都没有呢。现在算是【无极荣耀】彻底明白了。不过奥西里斯怕老婆这种神界八卦确实很惊人,不知道我要是【无极荣耀】出个神族八卦周刊能不能卖地出去。估计可能会被提前封杀。

  那边一家三口正在那进行家庭教育活动,我忽然发现被阿奴比斯提进来的【无极荣耀】两位正在偷偷摸摸的【无极荣耀】往外爬。我打了个响指,一道旋风卷过我已经瞬移到了他们两前面。枪神和鬼手信长爬的【无极荣耀】好好的【无极荣耀】突然发现前面多了两条人腿,结果抬头向上一看正好对上我戏谑的【无极荣耀】笑脸。

  “两位这是【无极荣耀】要去哪啊?”

  “紫**在和谁说话呢?”没想到第一个开口的【无极荣耀】居然不是【无极荣耀】枪神和鬼手信长,而是【无极荣耀】旁边的【无极荣耀】曹恩。和我不同。他们三个都不是【无极荣耀】亡灵系职业,所以玩家死亡后没有复活地灵魂他们是【无极荣耀】看不见的【无极荣耀】。

  我没回答曹恩,而是【无极荣耀】对着面前的【无极荣耀】枪神和鬼手信长说道:“你们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以为我看不见你们啊?哈哈哈哈,真是【无极荣耀】好笑,鬼手信长君居然也有学小狗爬的【无极荣耀】时候。可惜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欣赏,真是【无极荣耀】可惜啊!”

  “你……!”鬼手信长终于忍不住一下跳了起来。

  我故意嚣张的【无极荣耀】刺激他。“我怎么啦?有本事你过来打我啊?”

  鬼手信长现在就是【无极荣耀】一个白魂,别说没有攻击力,就算有攻击力他也清楚没有武器的【无极荣耀】情况下是【无极荣耀】肯定打不过我地。

  “怎么不打了?你不是【无极荣耀】很能吗?”我得意的【无极荣耀】看着气的【无极荣耀】快吐血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这种羞辱人的【无极荣耀】机会可不多见啊,必须好好把握。最好能把这家伙气个半身不遂。那我以后就省事了。

  “会长你到底在和谁说话啊?”这次是【无极荣耀】文蕊问的【无极荣耀】。

  我伸手从凤龙空间里摸了三个瓶子出来扔给他们三个。“一人一瓶。”

  曹恩接过瓶子就要往嘴里倒,我赶紧喊停。“谁让你喝了。那是【无极荣耀】擦眼睛的【无极荣耀】!”

  “哦。”三个人赶紧把瓶子里的【无极荣耀】液体倒在手上然后往眼睛上抹。

  “啊!原来那里还有两个人啊!”文蕊第一个叫了起来。“可是【无极荣耀】刚刚为什么看不见呢?”

  “笨啊你?那是【无极荣耀】玩家复活前的【无极荣耀】鬼魂,你又不是【无极荣耀】没挂过,应该知道白魂复活前别人是【无极荣耀】看不见摸不到的【无极荣耀】吧?”简凡教训道。

  “难怪呢!可是【无极荣耀】紫日会长怎么看地见啊?”

  我笑了笑说道:“你都不知道我地属性是【无极荣耀】什么吗?”

  “好象你的【无极荣耀】属性全是【无极荣耀】一片红,哦对了。你是【无极荣耀】红名,所以你看地见鬼魂。”

  “红名可看不见鬼魂,我只不过因为有亡灵控制能力所以能看见鬼魂,要不然连自己控制的【无极荣耀】东西都看不见还混个屁啊?”我说完又转过来面对枪神和鬼手信长然后笑了起来。“两位不是【无极荣耀】被我干掉了吗?怎么有空到这边来啦?”

  枪神无奈的【无极荣耀】瞟了一眼那边正被大美女猛敲脑袋的【无极荣耀】阿奴比斯,意识是【无极荣耀】:“你没看到我是【无极荣耀】被那家伙提溜来的【无极荣耀】吗?”

  我看了看阿奴比斯,然后笑地更得意了。“阿奴比斯,你怎么把这俩家伙也抓回来啦?”

  阿奴比斯一听我问话立刻就托词跑了过来。我知道他是【无极荣耀】借机逃离他**的【无极荣耀】说教,要不然他才不会这么热情呢。阿奴比斯跑过来之后连忙把枪神和鬼手信长一手一个提了起来。然后招呼我们几个赶紧闪人。我配合地迅速离开了这边,至于阿奴比斯他**的【无极荣耀】怒火还是【无极荣耀】让奥西里斯大人一个人去顶吧,反正他也不是【无极荣耀】第一次给阿奴比斯当人体盾牌了。

  我们刚离开房间我就拉住了阿奴比斯。“你把他们也抓来干什么啊?亡魂虽然也能被杀,但是【无极荣耀】他们死亡除了会增加半小时的【无极荣耀】复活延迟根本都没有别的【无极荣耀】惩罚啊!”

  阿奴比斯忽然邪笑着看向了我,搞的【无极荣耀】我全身的【无极荣耀】寒毛都站了起来,本能的【无极荣耀】就感觉到阿奴比斯这家伙要阴我。事情也果然没出我地意料之外,阿奴比斯这个家伙果然是【无极荣耀】我见过最恶魔的【无极荣耀】家伙。实在是【无极荣耀】太邪恶了。他居然把我们带到了一个竞技场一样的【无极荣耀】地方,然后对我道:“我觉得只跟你一个人可能会吃亏,所以我想再找几个能够和我接触的【无极荣耀】普通人。”

  鬼手信长和枪神一听这话都来劲了,本来他们两个还以为被抓来是【无极荣耀】要被陷害呢,没想到阿奴比斯是【无极荣耀】要找新的【无极荣耀】代言人。

  我一听这话就来气了。“喂,阿奴比斯你给我听着。我尊重你是【无极荣耀】埃及主神,但你也不能这样啊!你这是【无极荣耀】对我的【无极荣耀】公然挑衅。”

  阿奴比斯听了我的【无极荣耀】话居然反而得意了起来。“你看,我就说不能让你一个人垄断了和我们这些神明的【无极荣耀】接触吗!看看。这都已经会向我大吼大叫了,要是【无极荣耀】再让你这样下去你不是【无极荣耀】要骑到我地头上了吗?”

  “你……!”我忽然想到阿奴比斯这家伙是【无极荣耀】属驴的【无极荣耀】,牵着不走,打着倒退,所以绝对不能和他对着干,否则更麻烦。强压下心里的【无极荣耀】不痛快。我尽量平复了心情之后才开口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要看看你们三个谁才有资格和我接触,以前都是【无极荣耀】你自己说自己很厉害,我却没有看过你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所以……”

  “所以什么?难道你想让我们三个在这个场地上打一场?”

  “对。”阿奴比斯先说了这个我能接受的【无极荣耀】字,但是【无极荣耀】跟着又补了一句:“但是【无极荣耀】我要检验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你们的【无极荣耀】灵魂,所以……”他突然手指一弹,只听咚地一声,我感觉身上一凉,跟着就是【无极荣耀】一声惨叫从我背后传来。我一回头却看到幻影从我身上飞了出去。阿奴比斯自己也愣了一下。“你怎么有两个灵魂?”

  “这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魔宠!”我赶紧跑过去看了看幻影,还好似乎没有受伤。

  阿奴比斯听了我的【无极荣耀】解释也明白过来了,于是【无极荣耀】随手又一弹。但这次却不一样了。只听当的【无极荣耀】一声金铁交鸣之声,我的【无极荣耀】面前背后出现了一道红色力场。一枚只有指甲盖大小的【无极荣耀】白色光弹被挡在了力场外面。

  我很生气的【无极荣耀】回头怒视阿奴比斯。“你到底想干什么?”

  阿奴比斯没有回答我的【无极荣耀】话,却自顾自的【无极荣耀】说道:“没想到你小子还真的【无极荣耀】有两下子,居然连我都不能一下驱逐出你地灵魂。不过你也就能挡几下而已。”阿奴比斯说着突然再次手指连弹,但是【无极荣耀】出呼他地意料,我的【无极荣耀】面前突然当当当当地响成一片,他弹出的【无极荣耀】白色光弹全被挡了下来。

  “阿奴比斯,你再这么干就别怪我翻脸了。”我现在是【无极荣耀】真火了。被莫名其妙的【无极荣耀】连续攻击是【无极荣耀】谁都得火。龙族脾气好不等于我们没脾气。

  “你发火又能怎么样?”阿奴比斯依然是【无极荣耀】那副气死人不偿命地样子。

  “我发火就这样。”我突然一招手,幻影立刻从地上弹起来又回到了我的【无极荣耀】身体里,跟着我右手一点自己的【无极荣耀】眉心,一道红光流过魔龙套装的【无极荣耀】表面,顿时全身的【无极荣耀】装备都闪亮了起来,一圈圈红色的【无极荣耀】地狱火顺着我的【无极荣耀】盔甲缝隙**而出,我整个人都像个火人一样燃烧了起来。脚下地黑魔导光环突然亮起诡异的【无极荣耀】绿光。跟着光环突然升到我地腰部,接着一分为三。一个上升到我的【无极荣耀】头顶,一个降回脚下,中间的【无极荣耀】光环突然水平旋转了九十度立了起来,跟着立起的【无极荣耀】光环又开始纵向旋转变成了两个交叉的【无极荣耀】光环。这两个光环又分别分成两个光环,然后分别飞向我的【无极荣耀】前后左右把我整个人包围了进去。光环全部就位后光环内部立刻亮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无极荣耀】魔纹,然后围着我四周地光环突然开始旋转了起来把我整个人都包围了进去。

  阿奴比斯点了点头。“能量光环,很高段的【无极荣耀】主动防御魔法。但又能怎么样呢?你还是【无极荣耀】伤不了我。”

  “还没完呢,你急什么。”我刚说完戒律之环就从我背后升了起来,然后两片半月飞了出来各自分成八片半月开始围着我上下翻飞,中央的【无极荣耀】戒律之石突然上升嵌进了我头顶的【无极荣耀】黑魔导光环中,整个光环阵都猛的【无极荣耀】一亮。

  阿奴比斯终于开始警觉了起来。“戒律魔法阵,没想到你能用这东西,但只要我不靠近你依然不用害怕。”

  我没回话,而是【无极荣耀】再次点在了自己的【无极荣耀】胸口。然后我的【无极荣耀】身影一晃,突然一分为三,法师分身和战士分身立刻出现在了我的【无极荣耀】两侧。阿奴比斯刚想评点什么,突然发现两个分身又再次回到了我地身上,但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身体却突然狼人化整体增大了一圈。

  “分身倍化?你什么时候学的【无极荣耀】这东西啊?现在的【无极荣耀】你已经和我有一拼之力了,只可惜也仅仅能拼一下而已。这个状态你能维持多久?”

  我看着嚣张的【无极荣耀】阿奴比斯得意的【无极荣耀】摸出了刚得到地那枚真爱徽章,然后把它贴在了胸口。“召唤。”

  一个粉红色的【无极荣耀】心形空间门突然开启,玫瑰从里面走了出来。阿奴比斯好没搞清楚我要干什么,玫瑰就突然伸开双臂向后退入了我的【无极荣耀】怀抱,而环绕我的【无极荣耀】刀网和能量线却自动让过了她的【无极荣耀】身体。当玫瑰和我接触的【无极荣耀】瞬间一道粉红色的【无极荣耀】光柱突然直射天际,整个场地中心以我们两人为中心向四周爆开了一圈粉红色的【无极荣耀】冲击波,周围所有人都被冲击波带飞了出去,连阿奴比斯都踉跄着连退了十几步才站稳。

  只见我和玫瑰正站在我的【无极荣耀】身前背对着我和我贴在一起,我们两个用一样的【无极荣耀】动作和声音同时伸出右手指向天空。“无双模式启动。”

  我和玫瑰地身影突然同时变成了虚影,阿奴比斯慌忙射出一道黑色闪电。结果却在命中我地光环之后被弹飞了出去把竞技场轰掉了半边。我和玫瑰的【无极荣耀】虚影在这个过程中迅速融合成一个。跟着光芒猛地一收,场中只出现了一个人。但相貌和我与玫瑰都有七八分象,只是【无极荣耀】又不完全一样,估计我们要是【无极荣耀】有了孩子可能就会是【无极荣耀】这个样子。

  我的【无极荣耀】心里直接响起了玫瑰的【无极荣耀】声音:“没想到和体是【无极荣耀】这个感觉,老公,身体指挥权交给你了,我负责控制防御。”

  我在心里回应了玫瑰的【无极荣耀】声音,然后开口对对面的【无极荣耀】阿奴比斯说道:“现在我想知道你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还认为我根本伤不了你?”这段话说的【无极荣耀】我自己都有点意外,因为那声音好象是【无极荣耀】我和玫瑰两个人在同时说话的【无极荣耀】声音,有点和声的【无极荣耀】感觉,反正很好听,只是【无极荣耀】有点听不出男女来。

  阿奴比斯大概是【无极荣耀】太惊讶了,居然话都说不出来了。我看他没反应也没多等他,右手往左手背上一搭,然后向外一拉,永恒剑闪着红色的【无极荣耀】闪电被我拽了出来。我感觉永恒好象变大了不少,大概是【无极荣耀】因为融合的【无极荣耀】关系。我的【无极荣耀】剑尖一指阿奴比斯,阿奴比斯立刻被杀气激地清醒了过来。

  “没想到你居然能达到这种级别。看来我还是【无极荣耀】小看了你。”

  “你要战,那便战。”我和玫瑰只有三分钟和体时间,刚才已经耽误了十几秒,没时间再浪费了。说完之后我突然动了起来,周围的【无极荣耀】人只感觉眼前人影一闪我就不见了,对面的【无极荣耀】阿奴比斯却惨叫着飞了出去。

  阿奴比斯还在半空就突然觉得脑袋被谁打了一拳,跟着身上突然出现了无数的【无极荣耀】刀口。黑色的【无极荣耀】血水喷的【无极荣耀】到处都是【无极荣耀】。慌乱中他猛的【无极荣耀】一指地面,空中地本体突然化为了一堆沙子。地面上则出现了一堆沙子组成了他的【无极荣耀】形象并迅速实体化成了他地形象。

  “你认为有那么容易跑掉吗?”我的【无极荣耀】声音仿佛从四面八方传来,跟着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半空中出现了一个闪着黑色电弧的【无极荣耀】红色光球,光球正以极快的【无极荣耀】速度扩大中,转眼已经达到了直径四五米的【无极荣耀】状态,而且还在进一步扩大。

  我自己正在意识中询问玫瑰。“这个光球的【无极荣耀】极限能有多大?”

  玫瑰回答我:“按照说明上的【无极荣耀】提示应该能扩大到直径十米。”

  “那就扩大到极限。”

  “好地,正好测试下这个和体状态的【无极荣耀】极限战斗力。阿奴比斯这么强的【无极荣耀】实验对象可不好找。”

  此时正在教训奥西里斯的【无极荣耀】阿奴比斯他**也已经跑了出来,这么大的【无极荣耀】能量波动不可能注意不到。附近的【无极荣耀】神明几乎全都集中了过来。科荷普拉和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我们附近。看到这个光球之后拉突然对阿奴比斯叫了起来:“快闪开,那东西不能接。”

  “什么?”阿奴比斯听到已经来不及了,只见我和玫瑰的【无极荣耀】和体拖举着光球猛的【无极荣耀】向阿奴比斯砸了出去,光球刚一脱手立刻就提速到了一个恐怖地速度一头撞上了地面,跟着就是【无极荣耀】猛然一亮,地面整个被掀了起来,以光球落地点为中心,半径十公里内的【无极荣耀】所有建筑和神级以下人员全体直接气化。冲击波以超音速在这个范围之外继续扩张,一直扫平了方圆几百公里内的【无极荣耀】所有高于地面的【无极荣耀】物体之后冲击波才逐渐失去破坏力转化为了一阵狂风继续向外扩散。

  我和玫瑰在看完这个爆炸过后突然在空中解体,然后双双掉了下去,好在我还有魔宠可以指挥,晶晶和玲玲一人一个在空中接住了我和玫瑰然后缓缓的【无极荣耀】降落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坑的【无极荣耀】地面,奥西里斯地神殿现在已经连影子都不见了。地面上的【无极荣耀】大坑平滑而整齐,坑底的【无极荣耀】岩石到现在还是【无极荣耀】一片赤红,显然没个十天半个月是【无极荣耀】不可能完全冷却下来的【无极荣耀】了。

  再看场中,太阳神拉正喘着粗气悬浮在半空中,他的【无极荣耀】身边亮着一圈金色的【无极荣耀】光环,阿奴比斯正被他提在手上,只不过阿奴比斯的【无极荣耀】半个身体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而且被提着的【无极荣耀】半截也没有任何生气的【无极荣耀】样子。我知道他没死,但重伤是【无极荣耀】肯定的【无极荣耀】。能够重创一个主神级神明,我对这招地威力算是【无极荣耀】非常满意了。只可以一天才能用三分钟。而且三分钟内只能放出这么一个毁灭光球,要是【无极荣耀】能连着放就爽了。

  “紫**个混蛋到底在干什么?”奥西里斯地神殿没了。现在正处于爆发边缘。

  “请不要生气奥西里斯大人。”玫瑰刚刚已经从我这里共享了之前的【无极荣耀】一小段记忆,所以她已经了解了这里发生地事情。“事情不是【无极荣耀】你想的【无极荣耀】那样,这只是【无极荣耀】个误会。刚刚阿奴比斯大人说想找新的【无极荣耀】代言人,所以需要测试一下我们这些潜力者的【无极荣耀】实力,因此我们刚刚被迫释放了最强技能以争夺这个代言的【无极荣耀】位置,只是【无极荣耀】由于这是【无极荣耀】新获得技能,所以我们并不清楚技能的【无极荣耀】强度,没想到破坏力会如此之大。如果您不相信我们的【无极荣耀】话可以去询问欧洲黑暗神殿的【无极荣耀】黑暗主神迪坦斯大人,还有欧洲光明神殿的【无极荣耀】爱情女神也可以为我们做证。对了,中国的【无极荣耀】天庭也可以证明这段时间内我们没用过这招,确实不知道威力。”

  玫瑰的【无极荣耀】着番话乍听起来很平常,其实摹疚藜僖口中暗含玄机可是【无极荣耀】很深的【无极荣耀】。首先她说我们是【无极荣耀】为了争夺代言人的【无极荣耀】地位,这就等于是【无极荣耀】主动承认我们是【无极荣耀】弱势地一方给对方一个台阶下。至少面子上过的【无极荣耀】去,这样这场实际上的【无极荣耀】“敌对战斗”就变成了“意外事故”。接着玫瑰说这是【无极荣耀】阿奴比斯提出来的【无极荣耀】寻找新代言人,这就是【无极荣耀】把责任都推到了阿奴比斯身上,因为是【无极荣耀】他要测试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我们故意显摆,所以就不能让我们承担主要责任,单就这句话就让我们巧妙的【无极荣耀】规避了大部分责任。最后。玫瑰声明我们不知道这招的【无极荣耀】威力,而且还抬出了几位欧洲大神和中国天庭。其潜在语言就是【无极荣耀】:“我们不是【无极荣耀】平头老百姓,我们行会背后地势力是【无极荣耀】很大的【无极荣耀】,动我们之前你们最好先掂量一下自己地实力。”这样一番话下来除非埃及神明只有普通人的【无极荣耀】智力,否则他们绝不会动我们,甚至不会记恨我们,而他们既然能成为高级神明就自然不会只有普通人的【无极荣耀】智力,他们的【无极荣耀】地位都是【无极荣耀】靠脑力和体力争夺来的【无极荣耀】。要是【无极荣耀】这都理解不了也不可能有今天的【无极荣耀】地位了。

  总之玫瑰解释之后其他赶来的【无极荣耀】埃及神明都自动忽略了其中地问题,我们被客气的【无极荣耀】请到别的【无极荣耀】地方去休息,神明们则开始着手修补地面上那个陨石坑级别的【无极荣耀】大洞。

  要说这次测试技能最大的【无极荣耀】损失就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三个临时徒弟了,当时没想到这招威力这么大,他们三个一个也没活下来。其实不光他们,阿奴比斯的【无极荣耀】好几个手下都没能挡的【无极荣耀】住,他们可是【无极荣耀】次神级地人员,比我那三个徒弟可厉害多了。结果还是【无极荣耀】一样完蛋。这招虽然威力大,但弊端也很明显,那就是【无极荣耀】它的【无极荣耀】威力实在是【无极荣耀】太大了。要是【无极荣耀】在防卫战中使用,敌人是【无极荣耀】肯定没了,自己人也没了,简直跟核武器一样。只有威慑作用,实际能用到的【无极荣耀】机会大概不多。

  太阳神带人很快恢复了被我们摧毁的【无极荣耀】城市,奥西里斯则迅速治好了阿奴比斯的【无极荣耀】伤,但是【无极荣耀】出呼意料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阿奴比斯居然一点都没有生气,反而非常亲人地拉着我说好久没打这么痛快过了,搞的【无极荣耀】我和玫瑰一直以为他被我们打败之后大脑受刺激了。不过还好,除了变的【无极荣耀】特别热情之外阿奴比斯到没做什么特别奇怪的【无极荣耀】事情。

  那个让埃及出兵的【无极荣耀】事情因为我把阿奴比斯打个所以我也不敢提了,但好在阿奴比斯居然自己答应了下来,而且他还保证一定会帮我狠狠的【无极荣耀】打,搞的【无极荣耀】我一直觉得他是【无极荣耀】在找机会阴我。总担心他到时候突然来个阵前倒戈反给我们来个突袭。那乐子可就大了。

  怀着颤颤栗栗的【无极荣耀】心情我和玫瑰终于离开了埃及,曹恩他们三个已经挂回了艾辛格。我回来的【无极荣耀】时候他们三个正蹲在会议室门口跟那画圈圈呢。

  “你们这都怎么啦?”

  “会长你也太猛了!”文蕊第一个叫了起来。“我们还想跟你学点东西,谁知道你一出手我们连旁观的【无极荣耀】资格都没了!”

  “就是【无极荣耀】啊!刚才那是【无极荣耀】什么招啊?我还以为是【无极荣耀】原子弹爆炸呢!”曹恩也抱怨着。

  “其实摹疚藜僖壳种招数地限制条件跟多,以后不太可能用地到的【无极荣耀】。对了,你们几个跟我来,我带你们去见个人。”

  “什么人啊?”

  “其实摹疚藜僖裤们都见过他地本体。”

  “本体?”

  “对,我带你们去见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人类,而是【无极荣耀】太电脑。”

  “电脑?我们到龙缘基地见到的【无极荣耀】电脑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我们怎么知道是【无极荣耀】哪台?”

  简凡忽然道:“难道是【无极荣耀】基地的【无极荣耀】核心电脑女娲?”

  “不是【无极荣耀】,反正你们见到就知道了。”

  三个人都怀着好奇的【无极荣耀】心情跟着我一直走到了军神的【无极荣耀】信息处理中心,玫瑰则提前和我们分开去忙自己的【无极荣耀】工作去了。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袭击计划已经快要开始了,我们必须抓紧这几天的【无极荣耀】时间赶紧把准备工作做好。

  我们到达军神的【无极荣耀】指挥中心时他依然和往常一样坐在控制台上在那里按来按去的【无极荣耀】忙活着,电脑和人脑的【无极荣耀】最大区别就在于他不知道累。

  “埃及那边谈妥了吗?”军神头也不回的【无极荣耀】问道。他这里就是【无极荣耀】信息中心,本行会所有玩家的【无极荣耀】位置他都能随时监测到。

  “算是【无极荣耀】谈妥了吧!”

  “遇到问题了?”军神是【无极荣耀】何等智商的【无极荣耀】电脑?人家光处理器就摆满了一个巨型仓库,我只说了一句话他就判断出了其中有问题。

  我把在埃及遇到地这些事情大概说了一下。军神听完之后稍微把手上的【无极荣耀】工作停了几秒,然后开口道:“我根据心理学和行为学为阿奴比斯建立了一个性格模型,如果《零》的【无极荣耀】游戏设定确实代入了心理学变量计算的【无极荣耀】话,那么我可以明确的【无极荣耀】告诉你,阿奴比斯有轻微的【无极荣耀】精神分裂。”

  “啥?搞了半天阿奴比斯是【无极荣耀】个精神病?”

  “是【无极荣耀】轻度精神分裂,不是【无极荣耀】精神病!”军神强调着。

  “精神分裂不就是【无极荣耀】精神病吗?”

  “从字面以上上分析你说的【无极荣耀】没错,但我根据你地思维模型判断你所说的【无极荣耀】精神病和阿奴比斯地症状其实不是【无极荣耀】一个东西。至少不能算到这个分类中。精神病的【无极荣耀】字面意思就是【无极荣耀】有精神方面的【无极荣耀】疾病,如果按这个标准来划分精神病。地球人中百分之九十九以上都可以住进精神病院了。你所说的【无极荣耀】精神病其实应该被定义为精神不稳定导致的【无极荣耀】行为异常患者,而且只有这个分类中症状严重的【无极荣耀】人才能算精神病。阿奴比斯的【无极荣耀】行为其实可以归类为心理畸形,这可能是【无极荣耀】长期受到其家庭和所处环境影响而产生地一种特殊人格,对外的【无极荣耀】表现就是【无极荣耀】喜怒无常。”

  “这你到是【无极荣耀】说对了,阿奴比斯这家伙就是【无极荣耀】喜怒无常,经常莫名其妙的【无极荣耀】发神经,而且极端喜欢折磨别人的【无极荣耀】精神。”

  “单就这一点上来说摹疚藜僖裤和阿奴比斯的【无极荣耀】爱好其实也差不多。”军神低着头一边继续忙自己的【无极荣耀】工作一边道:“所以你才会听到阿奴比斯的【无极荣耀】妈妈说阿奴比斯把你当朋友。因为你们两个都有这么人的【无极荣耀】爱好。”

  “我什么时候这么过人了?别把我说地跟**爱好者一样!”

  军神一边继续忙着手头的【无极荣耀】工作一边突然抬手指了下前方的【无极荣耀】大屏幕,屏幕上瞬间弹出几十个窗口同步播放着游戏录象,其中的【无极荣耀】内容居然全都是【无极荣耀】我在嚣张的【无极荣耀】凌虐他人的【无极荣耀】神经地画面。军神等我们都明白了画面内容后才继续开口说道:“不要以为我天天不出门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你的【无极荣耀】行为带有和明显的【无极荣耀】虐待倾向,初步分析认为你的【无极荣耀】也有轻微的【无极荣耀】人格分裂。在你的【无极荣耀】内心中存在着两个你,一个善良的【无极荣耀】你,希望自己能以人类的【无极荣耀】身份平静的【无极荣耀】生活在人类社会中,另外一个暴虐的【无极荣耀】你代表你地龙族身份,而且似乎正试图摆脱人类地控制。希望能让龙族独立起来,而你的【无极荣耀】行为目前来看更偏向于后者。”

  文蕊他们到这个时候终于听出问题来了。“神林你不是【无极荣耀】人类?”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无极荣耀】人类了?”

  “可是【无极荣耀】你……?”

  “我记得在基地里地时候我曾说过我们是【无极荣耀】龙族,你们难道忘记了吗?”

  简凡解释道:“我们那个时候一直以为你说的【无极荣耀】龙族就是【无极荣耀】一个组织的【无极荣耀】名称,有点类似一种政党的【无极荣耀】感觉,没想到你说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字面意思。这么说来你就是【无极荣耀】一个不同于人类的【无极荣耀】全新种族是【无极荣耀】吗?”

  “当你们接受完B13的【无极荣耀】改造走出培养槽的【无极荣耀】时候你们也将摆脱人类的【无极荣耀】身份成为我的【无极荣耀】同伴,对此你们最好先做个心理准备。”

  简凡无所谓的【无极荣耀】说道:“我到不是【无极荣耀】很在乎人类身份。反正改造完了还是【无极荣耀】人类外貌,我不说又没人知道。对了,我想问下,那个,我以后还可以做那事吗?我还没交过女朋友呢!”

  现场本来不太和谐的【无极荣耀】气氛被简凡一句话就缓和了下来。我忍不住笑道:“你这个家伙怎么老记着这事啊?放心吧!龙族也是【无极荣耀】双性繁殖,你还可以照样交女朋友。不过我得先警告你,除非你能保证对方愿意加入龙族,而且对龙族无害,否则的【无极荣耀】话你还是【无极荣耀】找个我们内部的【无极荣耀】龙族成员比较好。”

  “为什么?”

  “因为我们龙族认为夫妻之间不应该存在任何秘密。和人类的【无极荣耀】想法不同,我们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认为夫妻是【无极荣耀】一体的【无极荣耀】。所以龙族这个身份决定了我们的【无极荣耀】伴侣必须也是【无极荣耀】龙族。如果你找普通人类。只要审查合格就可以把对方发展成龙族,要是【无极荣耀】你找龙族成员就更省事一些。但是【无极荣耀】如果你非要找个人类。而对方又不适合加入龙族,那我们也不管你,不过你不能向她透露任何我们的【无极荣耀】信息,而且你必须做好不要后代的【无极荣耀】准备,因为人类和龙族是【无极荣耀】两个物种,我们之间是【无极荣耀】生不出后代的【无极荣耀】。”

  “要求还真残酷!”简凡忽然又叫道:“对了,既然龙族比人类体能强,那我们做那个的【无极荣耀】时候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时间可以很长啊?”

  文蕊在旁边听了之后娇羞的【无极荣耀】打了简凡一下。“你这个家伙思想怎么这么肮脏啊!”

  我笑着解释道:“首先你必须搞清楚,B13能全面强化人体,所以那方面的【无极荣耀】强化是【无极荣耀】肯定的【无极荣耀】,但并不会太夸张。B13原本是【无极荣耀】计划用于培养超级士兵的【无极荣耀】,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当初的【无极荣耀】发展方向根本就不包括繁殖能力,就算是【无极荣耀】出现连带强化也只能算是【无极荣耀】副作用之一。龙缘是【无极荣耀】军工企业不是【无极荣耀】成人玩具制造商,强化那方面的【无极荣耀】能力有意义吗?难道你还嫌地球人口不够多吗?”

  “我就是【无极荣耀】问问而已吗!”

  “好了现在说正事。”我指着军神道:“这位就是【无极荣耀】军神,你们在基地里曾经看到的【无极荣耀】那个类似巨大的【无极荣耀】墓碑群的【无极荣耀】房间里放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本体。”

  “他是【无极荣耀】台电脑?”

  “应该叫全功能战场电子预测预报指挥平台。”军神纠正道。

  “还不就是【无极荣耀】电脑吗!”文蕊小声嘟囔着。

  “不管是【无极荣耀】什么,你们必须了解军神的【无极荣耀】用途和功能。”

  “为什么?”曹恩问道。

  “因为送你们去外星球的【无极荣耀】时候物资中会包括一台我的【无极荣耀】小兄弟。”军神依然用他那不紧不慢的【无极荣耀】声音说着。

  我帮军神补充道:“考虑到空间实验的【无极荣耀】巨大成本,我们这次打算让你们到那边多呆一段时间,所以你们需要一个能分析和采集信息的【无极荣耀】计算中心。想来想去还是【无极荣耀】让你们带一台战场指挥平台比较合适,毕竟他除了科研能力外还可以提供战术预报和危机应对预案,比一般的【无极荣耀】电脑功能要强大的【无极荣耀】多。我……”

  轰。信息室的【无极荣耀】大门突然被撞了开来,巨大的【无极荣耀】声音吓了我一跳。

  红月一个箭步冲到我身边抓住我就往外拖。“快跟我走,有重要东西给你看。”

  “你到底要带我去看什么啊?”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