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六卷 第五十一章 疑似女娲

第十六卷 第五十一章 疑似女娲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我被红月给硬拉着拖到了行会仓储区,这边败放着本行会的【无极荣耀】各种战利品和商品,反正只要是【无极荣耀】还没决定最终去向的【无极荣耀】物品基本都堆在这里。现在这里正围着大群的【无极荣耀】玩家和本行会的【无极荣耀】NPC。

  “让开让开。”红月拨开着人群把我拉到了内圈。“你找回来的【无极荣耀】这个皇天后土碑一到这里就成这样了,你快看看到底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吧!”

  眼前的【无极荣耀】皇天后土碑依然是【无极荣耀】毅力在那里,但问题是【无极荣耀】碑文一直闪烁不定,上面的【无极荣耀】图象内容也变的【无极荣耀】时有时无的【无极荣耀】。这块碑刚搬回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大家就发现了他的【无极荣耀】秒处,所以一直有人在这里记录和我们行会关系最大的【无极荣耀】各种事件,可是【无极荣耀】这关键时刻图象居然变的【无极荣耀】不清楚了,而且还时断时续,谁看到这个情况都会着急。

  “知道到底是【无极荣耀】出什么事了吗?”红月着急的【无极荣耀】问道:“我本来正在这里看一群日本玩家在商定对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具体进攻计划,他们那边眼看就要出结果了,结果这边却莫名其妙的【无极荣耀】没图象了,真是【无极荣耀】急死人了!”

  “你先别急,这东西我也就是【无极荣耀】刚刚捡到,我哪知道有什么问题啊!我们先冷静下来分析分析。”我忽然想到背后还有三个学生,正好转身对他们道:“你们三个也别傻站着了,一起动脑筋想想问题,你们以后肯定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无极荣耀】问题需要处理,这正好是【无极荣耀】个锻炼。”

  听我这么一说三个人立刻开始沉思起来。我想了想之后问红月:“你们在看的【无极荣耀】过程中有发生什么事情吗?图象是【无极荣耀】突然不清楚地,还是【无极荣耀】你们做了什么事情导致图象不清晰的【无极荣耀】?”

  红月想了想道:“我们这边可以确定没有做什么事情。至少在这个大殿里没有发生什么特殊的【无极荣耀】事情。”

  皇天后土碑是【无极荣耀】被连着所在的【无极荣耀】大殿一起吊装回来的【无极荣耀】,所以保护应该说比较周全,既然红月说没动过它,那就应该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没有被碰过。我皱着眉头正在思索,简凡忽然开口问道:“图象是【无极荣耀】突然消失的【无极荣耀】还是【无极荣耀】渐渐出地问题?”

  红月看了简凡一眼,她并不认识简凡,但毕竟简凡是【无极荣耀】跟着我过来的【无极荣耀】。而且还带着本行会徽章,所以她还是【无极荣耀】想了一下回答道:“图象是【无极荣耀】逐渐出问题地。刚开始的【无极荣耀】时候只是【无极荣耀】闪了一下,我们都没当回事,然后图象开始越闪越频繁,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图象里的【无极荣耀】人物还会走形,有时候声音也变的【无极荣耀】怪怪的【无极荣耀】,最后图象就变的【无极荣耀】基本无法辨认了,现在是【无极荣耀】连图象都没了。”

  红月说完大家又陷入了沉没。毕竟这听起来也属于设备损坏地正常过程,大家也想不到什么问题。这个皇天后土碑本身就是【无极荣耀】个虚像,它是【无极荣耀】由附近的【无极荣耀】几件法器投射的【无极荣耀】能量所组成的【无极荣耀】,想修都没的【无极荣耀】修,我们一大群人站在这里愣是【无极荣耀】拿它没办法。

  “会不会是【无极荣耀】有什么东西在干扰它的【无极荣耀】正常运做?”文蕊的【无极荣耀】一句话让大家都愣了一下。文蕊看我们都一起盯着她连忙解释道:“我宿舍那台收音机就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每次只要有手机靠近它,声音就会开始走调,距离越近走调越严重。”

  “听着到是【无极荣耀】很像。可这皇天后土碑又不是【无极荣耀】无线电设备,到底有什么东西在干扰它啊?”

  我想了想忽然问道:“巨蝶都市现在在哪?”

  “就在仓库区停着。”红月立刻回答道。

  “马上让她过来,给我把皇天后土碑吊到艾辛格移动要塞去。还有,把这个仓储区所有物资分类,一样样地拿去靠近皇天后土碑看看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在干扰它的【无极荣耀】正常运转。”

  我的【无极荣耀】命令得到了迅速的【无极荣耀】执行,艾辛格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大本营。人手充足的【无极荣耀】很,很快就完成了这个吊装转移地工作。在吊装过程中我和红月一直在紧盯着皇天后土碑,结果在它离开艾辛格地面城的【无极荣耀】时候碑面上就开始出现了大量雪花,而当我们升到艾辛格天空城的【无极荣耀】高度时画面已经全部显示了出来,只是【无极荣耀】偶尔会出现一些交错的【无极荣耀】条纹,但已经可以正常使用了。

  “现在状况已经很明显了,肯定是【无极荣耀】仓储区的【无极荣耀】什么东西干扰了皇天后土碑的【无极荣耀】正常运转。”

  红月叫了几个手下继续记录碑上显示的【无极荣耀】画面,她自己则跑去查货物清单去了。虽然仓储区的【无极荣耀】东西很多,但我们要找的【无极荣耀】也就是【无极荣耀】出现干扰的【无极荣耀】那个时间段运进来地东西而已。好在本行会地NPC全都是【无极荣耀】精英级的【无极荣耀】,所以仓库管理单位地进出记录全都精确到秒。通过记录很容易找到那些东西。在红月的【无极荣耀】指挥下这些东西被单独集中了起来。然后一件件的【无极荣耀】拿上去靠近皇天后土碑以确定到底是【无极荣耀】哪件东西干扰了它的【无极荣耀】正常运转。但是【无极荣耀】,事情有时候就是【无极荣耀】会在你以为十拿九稳的【无极荣耀】时候出点纰漏。

  “你们确定这就是【无极荣耀】全部的【无极荣耀】货物进出清单了?”红月拿着清单问负责记录的【无极荣耀】NPC。

  “我确定。”管记录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个高级亡魂。他拿着安检清单道:“仓储区的【无极荣耀】货物进来的【无极荣耀】时候要提交货物清单,然后接收人员要写一份检验清单,存放搬运的【无极荣耀】过程中还有两道检查,也就是【无极荣耀】说一件货物在进入仓储区的【无极荣耀】过程中会留下四份记录,我们刚刚已经核对了四份记录,内容全都一样,这可以证明我们的【无极荣耀】工作没有出错。如果您提供的【无极荣耀】时间是【无极荣耀】正确的【无极荣耀】,那么您要的【无极荣耀】货物应该就都在这里了。”

  文蕊忽然问道:“那么在我们审查过程中运出去的【无极荣耀】东西呢?”

  “审查过程中没有任何东西运出去,因为紫日会长当时曾说要封闭运输一段时间,所以我们把所有货物都截停了。”

  “那就怪了!”曹恩摸着下巴道:“要不然把那皇天后土碑再运下来看看?”

  “看来也只能这么办了!”我和红月无奈的【无极荣耀】接受了这个看起来很蠢地办法,但毕竟也没其他办法可选了。

  来回运输耽误了我们不少时间。测试结果是【无极荣耀】干扰源还在,最后我们实在没半反了,只好让巨蝶都市带着皇天后土围着艾辛格绕圈子飞以测试干扰源的【无极荣耀】具体位置。根据皇天后土碑受干扰的【无极荣耀】强度不同我们可以画出干扰级别相同的【无极荣耀】区域,这样就得到了几个同心圆,而这些圆的【无极荣耀】中心点就是【无极荣耀】干扰源所在地。

  因为皇天后土上没有数字显示,所以我们只能依靠人的【无极荣耀】感觉模糊计算干扰源的【无极荣耀】大概位置,最后皇天后土碑又被吊到了艾辛格移动要塞。而我们也找到了一大堆疑似干扰源地东西。

  “干扰源就在这里面?”红月看着眼前的【无极荣耀】一堆东西问道。

  “差不多吧!我们测试了半天只能把范围定在这个区域内了。”负责测试干扰情况地几个会员说道。

  那个一直跟着我们的【无极荣耀】NPC管理员说道:“这不对啊!这个区域的【无极荣耀】东西在皇天后土碑还没运来之前就已经在这了,如果干扰源在这里。那皇天后土碑刚运过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就该没信号了,怎么可能会等到今天才突然出问题呢?”

  “什么?这的【无极荣耀】东西早就在这了?”红月惊讶的【无极荣耀】看向那个NPC。

  那个NPC管理员立刻飘到一个箱子边上撕下了箱子上的【无极荣耀】白色纸条道:“看,这是【无极荣耀】物资运进来之后贴上去地标签,这个日期分明是【无极荣耀】很早以前就进来的【无极荣耀】东西。”

  我忽然想起了一个可能性。“最近这段时间有没有人动过这里的【无极荣耀】东西,比如打开箱子检查里面的【无极荣耀】物品?”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只要东西不离开仓储区或者更换存储仓库我们都不会有记录,但是【无极荣耀】人员出勤记录上应该有工作内容。如果把大家集中起来问一下应该能知道结果。”

  “传令,马上集合所有在皇天后土碑受到干扰这段时间内到过这一区域的【无极荣耀】管理人员。”

  本行会良好的【无极荣耀】管理制度和精英NPC的【无极荣耀】超级效率使的【无极荣耀】我们在十分钟后就看到了所有在这段时间内到过这里地管理人员。还好,我们只看到了三个人,也就是【无极荣耀】说不太难查。

  “你们三个在这段时间内都曾到过这里,你们还记得你们都碰过拿些东西吗?”我询问着那些管理NPC。

  其中一个NPC道:“具体事情也许记不太清楚了,但我们的【无极荣耀】工作都有记录,对照记录应该能想的【无极荣耀】起来。”

  “好,现在你们三个对照记录把你们动过的【无极荣耀】东西都一个个的【无极荣耀】指给我们看。”

  三个NPC管理员立刻开始工作起来。我们挨个检查了这些箱子,好象也没发现什么问题,最后我只能叫他们把这些箱子都集中到了一起。经过大家的【无极荣耀】认真检查之后我们忽然找到了一个可疑目标,原因是【无极荣耀】这个箱子上地封条断掉了。

  “这封条是【无极荣耀】谁弄断的【无极荣耀】?”我询问他们三个。

  其中一个NPC站出来道:“这个箱子在这段时间内只有我动过,但我明明记得当时封条还是【无极荣耀】好的【无极荣耀】啊!”

  红月走过去托起封条看了看问道:“你们干什么给箱子贴上这种封条?”

  “这不是【无极荣耀】我们贴的【无极荣耀】啊!箱子运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就有。”

  “什么?这难道不是【无极荣耀】仓储区的【无极荣耀】封条?”红月觉得很惊讶。

  我跑过去看了看封条,皱着眉头想了半天。“奇怪。我怎么总觉得这个箱子看起来这么眼熟呢?”

  “你见过?”红月转身问我。

  “好象是【无极荣耀】在哪见过,就是【无极荣耀】一时想不起来了,你稍等,让我想想。”我站在那里使劲想了半天突然脑中灵光一闪。“啊!我想起来了。这个是【无极荣耀】我从大轮冥王的【无极荣耀】储物空间里抢出来的【无极荣耀】箱子,箱子里面连接着一个宝藏库。这封条我也想起来了,这是【无极荣耀】我让小龙女贴上去的【无极荣耀】,为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防止在这个过程中被意外打开。”

  “什么?那这封条……?”红月指着封条很吃惊地样子。

  我也瞬间明白了事情地严重性。“有人潜入进来开启了这个箱子。”

  文蕊很惊讶的【无极荣耀】问我们:“我们行会地仓储区没有保卫力量的【无极荣耀】吗?”

  “就是【无极荣耀】因为有我们才觉得惊讶。”我对她道:“艾辛格城内遍布城市之树的【无极荣耀】监视系统,而且这些东西都连接着军神的【无极荣耀】思维管理系统。如果有人在城内做出任何异常举动都应该会马上发现,可是【无极荣耀】这个家伙居然就这么大摇大摆的【无极荣耀】闯进来打开了这只箱子。那就只能说明他有办法绕过我们地监视系统。如果真的【无极荣耀】有这样地人存在。那我们的【无极荣耀】城市可就再也不安全了。你想,要是【无极荣耀】万一我们在战斗中有人潜入城市动力核心关闭了动力晶石。那会有什么后果?”

  我的【无极荣耀】话让附近的【无极荣耀】人全都感到了巨大的【无极荣耀】危机,毕竟这不是【无极荣耀】吹牛。而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有这个可能。这个开启箱子的【无极荣耀】人既然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跑到这里,那就完全有可能到达城市里的【无极荣耀】任何地方。这感觉就像我们的【无极荣耀】城市不设防一样。

  我迅速的【无极荣耀】拿出了城市之树的【无极荣耀】树叶,然后通过城市之树联系上了军神。“你那边有我现在站着的【无极荣耀】这个位置的【无极荣耀】录象记录吗?”

  “我有所有时间段艾辛格全部范围的【无极荣耀】录象记录,你要找什么东西?”

  “我面前有个箱子,上面地封条坏了,你能查下是【无极荣耀】什么人干的【无极荣耀】吗?”

  “等下。”过了大约十几秒之后军神的【无极荣耀】声音再次响起。“箱子不是【无极荣耀】从外面打开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有东西从里面掀开了箱子,封条是【无极荣耀】被绷断的【无极荣耀】。还有。从里面出来的【无极荣耀】东西能隐形,城市监控系统没办法发现目标,但是【无极荣耀】从周围地痕迹来看目标是【无极荣耀】个类人生物。”

  “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能通过监测周围的【无极荣耀】灰尘流动情况大致判断目标的【无极荣耀】体形轮廓。”

  晕,军神的【无极荣耀】监视能力还真猛,就算看不见目标,光靠检查周围气流引起的【无极荣耀】灰尘的【无极荣耀】飞扬情况都能推算出目标体积和大概轮廓,你就算再隐形也能找到,毕竟隐形只是【无极荣耀】看不见而已。并不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消失掉,只要一移动,周围的【无极荣耀】气流还是【无极荣耀】会有变化,这就足以暴露目标了。

  果然,军神接着说道:“根据你说的【无极荣耀】情况我推测有东西潜入了我们的【无极荣耀】城市,并正在从事一些可能对我们不利地活动。刚刚我已经启动了全城所有正处于休眠状态地检测设备。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那家伙该不会还在艾辛格吧?”

  “让你说对了。”

  “他在哪?”这声不是【无极荣耀】我叫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旁边地红月叫出来的【无极荣耀】,刚刚我启动城市之树的【无极荣耀】树叶时启动了广播模式,所以我周围的【无极荣耀】人都能听到。

  “目标刚刚通过聚灵双子塔进入了艾辛格天空城,目前正试图混出中心区去到艾辛格天空之城的【无极荣耀】外围部分。”

  “先不要惊动他,我们马上过去。对了,通知他附近的【无极荣耀】会员和NPC逐渐撤离,最好把他周围搞出一个无人区。”

  “我已经在做了。”

  军神的【无极荣耀】办事效率就是【无极荣耀】高,况且在我们行会里人员什么的【无极荣耀】都不缺,当我们赶到指定地点时附近已经完全撤干劲了。街道上空无一人。附近的【无极荣耀】建筑物不但大门紧闭,连平时绝对不会放下的【无极荣耀】封闭闸门都放了下来。

  被我们追踪的【无极荣耀】目标就算再白痴看到这种情况也该知道情况不对了。所以他此时正在试图逃跑,只可惜他所有的【无极荣耀】退路都被封死了。因为有城市之树和军神的【无极荣耀】辅助,艾辛格已经实现了城市管理全面自动化,而且艾辛格本身就是【无极荣耀】以战争要塞为标准建造的【无极荣耀】,各条街道之间都有可升降的【无极荣耀】防护闸门,街角的【无极荣耀】雕塑和房顶的【无极荣耀】石像基本都是【无极荣耀】魔像部队,各个建筑群之间还有传送阵出口,任何敌人只要进入了艾辛格就等于走进了一座监狱的【无极荣耀】最中心。现在这个隐形的【无极荣耀】家伙已经被无数魔偶和NPC卫队包围在了一条街道上,街道两侧的【无极荣耀】建筑全都大门紧闭,而且还有防护闸遮挡住大门和窗户,他想偷偷的【无极荣耀】躲进去根本就不可能,至于建筑与建筑之间的【无极荣耀】小巷。现在已经全部被隔离闸封闭,想利用它们逃跑是【无极荣耀】想都不用想地。

  这条街道的【无极荣耀】上空突然响起了冰冷的【无极荣耀】声音。“不明入侵者注意,你现在已经被包围,请立刻取消隐形状态配合我们的【无极荣耀】工作,否则我们将被迫使用武力。”

  我们等了一会,但是【无极荣耀】街上完全没有任何反应,看来对方并不打算配合。或者是【无极荣耀】以为我们还没发现他。

  我们所有人耳朵上的【无极荣耀】行会通讯水晶突然同时响了起来。“确认入侵者无合作意向,请战斗人员做好战斗准备。开启地狱之眼,开始战术诱导。”

  艾辛格双子城中两根倒立的【无极荣耀】聚灵塔之间的【无极荣耀】地狱之眼突然睁开,一道黄色地光柱从地狱之眼上射了出来,笔直的【无极荣耀】照在我们面前地街道上,顿时街道边缘靠墙的【无极荣耀】地方出现了一只神奇的【无极荣耀】生物。

  “魔像部队21AE-1C16号至21AE-1D01号战斗魔像开始推进。”

  “慢着。”我大声阻止了那些魔像的【无极荣耀】前进,因为我清楚的【无极荣耀】记得眼前的【无极荣耀】生物并非什么陌生的【无极荣耀】东西,而是【无极荣耀】我曾经见过地可能是【无极荣耀】最高地位的【无极荣耀】生物。

  当初妖魔叛乱的【无极荣耀】时候我曾和四圣兽一起去妖魔的【无极荣耀】老巢抓过大轮冥王。当时曾在那里遇到一个镜子空间,我们在那里面找到了大轮冥王的【无极荣耀】宝藏。在那些宝藏之中有一口棺材非常的【无极荣耀】特殊,当时我们在棺材里发现了一个空间入口,并最终在其间发现了一座华丽到无以复加的【无极荣耀】疑似女娲神像。后来因为事情不断,这口棺材的【无极荣耀】事情就被我交给了别人去处理,但是【无极荣耀】最后显然是【无极荣耀】在交接过程中出了什么差错,以至于棺材居然被弄到了这里。我说怎么这个箱子看起来这么别扭,原来是【无极荣耀】当初地那口棺材。

  我记得当时在那个空间里发现的【无极荣耀】那尊女娲神像非常的【无极荣耀】特殊。和很多地方传说的【无极荣耀】女娲的【无极荣耀】形象都不一样,所以当时我还一度怀疑过她的【无极荣耀】身份,只是【无极荣耀】后来地得到了身为女娲后裔的【无极荣耀】夜月的【无极荣耀】确认,所以才肯定那是【无极荣耀】女娲的【无极荣耀】形象,而眼前被地狱之眼照射后显示出来的【无极荣耀】生物分明就是【无极荣耀】那尊塑像的【无极荣耀】缩小版,那么这只神秘生物就算不是【无极荣耀】女娲也至少是【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同族。假设以上猜测都没错的【无极荣耀】话。那现在的【无极荣耀】状况就比较麻烦了。我居然带着这么多人在这里包围女娲或女娲的【无极荣耀】同族,想当初第一任朱雀爆怒之下都能随手把艾辛格一劈两半,如果换成比朱雀强了N倍地女娲娘娘,这个结果用脚指头想也知道不太妙。

  “为什么终止行动?”军神不解地询问我。

  “这个一时半会说不清楚,反正你们都别动。”我赶紧跳出人群向着躲在墙角的【无极荣耀】生物走了过去。她和我们当初看到地那只生物完全一模一样,连身上的【无极荣耀】铠甲都没有丝毫的【无极荣耀】差别,唯一的【无极荣耀】不同就是【无极荣耀】她比较小,而且是【无极荣耀】活物。

  她此时显得很慌张,因为她突然发现自己的【无极荣耀】隐身能力居然消失了,她急切的【无极荣耀】想躲起来。可是【无极荣耀】地狱之眼放射出的【无极荣耀】黄色光束始终笼罩在她的【无极荣耀】身上。不管她躲到哪里光束都会跟着她移动,而且这种光束会穿透墙壁。连建筑物的【无极荣耀】阴影也无法阻挡光束的【无极荣耀】正常照射。

  “别怕,别怕,我们不是【无极荣耀】想要伤害你,你看,我没带武器。”我一边伸出双手做出安抚的【无极荣耀】动作一边小心的【无极荣耀】向她靠近。很明显,她的【无极荣耀】思维似乎很不稳定,至少在她身上看到的【无极荣耀】情绪化的【无极荣耀】东西比理智要多的【无极荣耀】多。

  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之后她稍微停了一下,接着就开始更加慌乱的【无极荣耀】四处乱跑,我怕刺激到她又不敢跟着后面追,只能让人群向后退,至少现在看来她似乎并不具备任何的【无极荣耀】威胁性,让这个多人围着她只会把她搞的【无极荣耀】更紧张。

  “军神。”我把随身通话器移到了嘴边。

  “什么事?”

  “让大部队撤离,这里有我就行了,但是【无极荣耀】先不要让队伍解散,可能还会用的【无极荣耀】到也不一定。”

  “了解。”周围的【无极荣耀】魔偶和魔像突然眼睛一闪,跟着用整齐划一的【无极荣耀】动作一起转身排着队离开了现场,NPC卫队也在各队队长的【无极荣耀】指挥下逐渐撤离,现场的【无极荣耀】人数越来越少,对方的【无极荣耀】精神也逐渐安定了下来。看起来我地方法确实有效。

  “夜月、公主。”我打开了凤龙空间,然后放出了夜月和公主。虽然她们两个的【无极荣耀】外貌看起来差别很大,但按照公主的【无极荣耀】说法她和夜月都是【无极荣耀】女娲后裔,如果眼前这个生物真的【无极荣耀】和女娲有关系的【无极荣耀】话,那她们两个即使和她不是【无极荣耀】同族也至少是【无极荣耀】近亲。

  公主和夜月一看到眼前的【无极荣耀】生物立刻就愣住了,跟着对面的【无极荣耀】生物也愣了一下,然后居然做出了从被发现到现在为止首个大胆动作。她居然向我们游了过来。

  直到现在我才发现她地体型实际上非常大,只不过因为她的【无极荣耀】上身是【无极荣耀】人类女性地样子。加上后面的【无极荣耀】尾巴比较长,所以看起来很苗条,只是【无极荣耀】当她真正完全展开后才能发现她的【无极荣耀】实际体积远比看上去的【无极荣耀】要大的【无极荣耀】多。

  夜月在看到她游过来之后也主动迎了上去,两个人靠近到只有两米的【无极荣耀】距离后才停了下来,然后夜月就不再前进,对方却放慢了速度依然在缓慢的【无极荣耀】向前移动。

  夜月回头看了我一下,我赶紧指了指那个不明生物。“安抚她。”

  夜月点点头。然后继续缓慢地向她靠近,但是【无极荣耀】对方却开始有些胆怯起来,似乎又害怕靠的【无极荣耀】太近了。我赶紧喊夜月先别动,对方看夜月不动了之后也停了下来,跟着她的【无极荣耀】肩膀上突然金光一闪,十二只手臂居然合并成了两只,背后的【无极荣耀】十六只翅膀也合并成了两只特大的【无极荣耀】蓬松羽翼。变身完成之后她忽然胆怯的【无极荣耀】将右手伸向了夜月,然后试着向前移动了一点。

  夜月再次回头看了看我。然后也向前移动了一点并伸出右手,两个人的【无极荣耀】右手在空中仅仅相隔不到一尺的【无极荣耀】距离。她看了看夜月,又扫了一眼我们这边,接着再次向前移了移。这次她地手已经能碰到夜月的【无极荣耀】手了,但她并没有接触夜月,而是【无极荣耀】有些害怕的【无极荣耀】把手缩了缩。可是【无极荣耀】看夜月完全没有动,她又大着胆子把手伸了出来。

  两只洁白纤长的【无极荣耀】玉手在空中试探性的【无极荣耀】碰了一下,她像触电似的【无极荣耀】又把手收了回来,可是【无极荣耀】在看了看夜月地表情之后又大胆的【无极荣耀】伸了出来和夜月的【无极荣耀】手指勾在了一起。

  在两个人的【无极荣耀】手完全交握之后她们两个突然同时用力吸了口气然后一起发出了一声无比享受的【无极荣耀】喘息声,那声音慵懒而富于诱惑仿佛是【无极荣耀】在你的【无极荣耀】心上挠了一下般,我只感觉下身像触电般流过一道电流,身上的【无极荣耀】寒毛全都根根站立,简直爽的【无极荣耀】要晕过去了,但我还没晕就听旁边扑通扑通连着倒下去十几个人,而且全是【无极荣耀】雄性。不管是【无极荣耀】玩家、NPC还是【无极荣耀】魔兽。只要是【无极荣耀】雄性生物似乎全都在影响范围内。

  我只感觉两腿发软脚下虚浮,好象快瘫了一样。这感觉实在是【无极荣耀】太难以启齿了。但如果非要形容的【无极荣耀】话到也简单。其实刚才那感觉就像是【无极荣耀】男人在**的【无极荣耀】一瞬间地那种感觉一般,旁边那几位晕过去地显然就是【无极荣耀】兴奋过度了。我没想到夜月和这个不明生物仅仅一声喘息就让我们这边倒下一大片,这也太可怕了!

  稍微集中了一下意念我的【无极荣耀】思维马上清醒了过来,龙族在繁殖力这方面强化地不多,而且我们主要强化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理智方面的【无极荣耀】能力,对于原始的【无极荣耀】本能冲动只要自己想要压制就能很容易的【无极荣耀】压制住,只可惜我的【无极荣耀】手下一个个都成了软脚虾,好象都快不行了。

  我赶紧联系军神:“把男性玩家和NPC全都撤走,对方能释放不明类型的【无极荣耀】精神干扰,对绝大部分雄性生物杀伤力巨大。”

  “我已经拦截到了刚才的【无极荣耀】信号,其实摹疚藜僖壳只是【无极荣耀】一种扩散性原生能量,唯一的【无极荣耀】问题是【无极荣耀】这种能量直接刺激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雄性生物的【无极荣耀】生命活力,结果就产生了这种类似性冲动的【无极荣耀】效果。如果非要分个类的【无极荣耀】话这其实算是【无极荣耀】一种祝福类魔法,而非攻击性魔法。”

  “靠,还有这种祝福类魔法?”

  军神很肯定的【无极荣耀】回答道:“根据你之前的【无极荣耀】猜测,这个生物很可能跟女娲有关系,而女娲是【无极荣耀】主管生命的【无极荣耀】神,繁殖就是【无极荣耀】生命衍生的【无极荣耀】根本途径,所以女娲具备这种能力再正常不过了。”

  “去,你这家伙还号称超级电脑呢,居然把女娲说的【无极荣耀】跟阴神一样。”

  “我是【无极荣耀】电脑又不是【无极荣耀】人类。阴不阴地是【无极荣耀】你们碳基生物的【无极荣耀】事情,在我看来繁殖不过是【无极荣耀】一种电化学反应而已,我实在无法理解你们为什么这么避讳这种事情。我……”

  “等下,现场有反应。”

  我们前方不明生物突然再次向夜月靠近了一些,然后她将另一只手伸向了夜月的【无极荣耀】护目镜,似乎是【无极荣耀】想把它拿掉。夜月赶紧伸手制止,但是【无极荣耀】对方却很坚决的【无极荣耀】推开夜月的【无极荣耀】手把她的【无极荣耀】护目给拿了下来。夜月吓的【无极荣耀】赶紧闭上了眼睛不敢睁开了。她地目光可是【无极荣耀】有着石化效果的【无极荣耀】。

  对方似乎并不知道夜月地能力,或者她就是【无极荣耀】有意要看看这种能力。她居然微笑着抚上了夜月的【无极荣耀】面庞,然后逐渐将夜月的【无极荣耀】头拉向自己,接着她把自己的【无极荣耀】头也伸了过去。

  一直站我身边的【无极荣耀】曹恩惊讶的【无极荣耀】喊着:“她们不是【无极荣耀】要……!”

  “噗……”坐在信息中心和军神一起看现场录象的【无极荣耀】鹰正在喝茶,结果看到场中地画面后直接把一口茶全喷到了显示器上。

  刚刚曹恩还没说完事情就已经发生了,对方居然真的【无极荣耀】吻上了夜月的【无极荣耀】唇,而且还是【无极荣耀】非常有技术的【无极荣耀】那种长吻。我只听到旁边传来一片咽口水的【无极荣耀】声音,这次跟我来的【无极荣耀】男性玩家今天算是【无极荣耀】彻底接受了一把极限刺激。目前大部分人都还在当机中回不过神来。

  其实相比在旁边看的【无极荣耀】我们,真正惊讶的【无极荣耀】应该是【无极荣耀】场中地夜月,就在对方吻上她的【无极荣耀】唇的【无极荣耀】时候她竟已经惊讶的【无极荣耀】睁开了眼睛,但在她惊觉自己睁开了眼睛的【无极荣耀】时候却发现对方完全不受影响的【无极荣耀】还在专心热吻着她,而且居然还把她给拉进了怀里搂着她缠绵地继续亲吻着。

  我其实已经注意到了夜月的【无极荣耀】眼睛睁开了,但显然石化被限制了,某种不明力量压制了她的【无极荣耀】石化属性。

  “你是【无极荣耀】谁?”夜月费了好大劲才把对方从自己身上推开,她现在已经彻底糊涂了。让她同时应付一百个敌人可能都比这要简单。

  对方对夜月的【无极荣耀】话置若罔闻,她看了看夜月,然后突然又再次把夜月拉向了自己,不过这次夜月有了准备,所以很迅速的【无极荣耀】挡住了她的【无极荣耀】狼吻。“你到底是【无极荣耀】谁?”

  对方虽然发现夜月不肯配合却依然面带笑容显得很兴奋的【无极荣耀】样子,同时她的【无极荣耀】眼睛和夜月的【无极荣耀】眼睛对视在了一起。夜月靠的【无极荣耀】太近可能注意不到。我们在远处反而可以看到夜月和她地眼睛之间居然出现了一道真实地电弧。

  “这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传说中的【无极荣耀】电眼美女?”曹恩拍着我地肩膀问我。

  “不知道,反正我没被这么电过。”

  “等等,她在做什么?那电有攻击性吗?”文蕊谨慎的【无极荣耀】问道。

  军神的【无极荣耀】声音突然响了起来。“警告,发现异常能量波动,第HR39-6100-1317区域能量隔离开始。”

  轰的【无极荣耀】一声我们周围的【无极荣耀】四个方向上突然升起了四根方形水晶柱,接着水晶柱的【无极荣耀】顶端突然各射出两道光线和相邻的【无极荣耀】两根柱子组成了一个正方形的【无极荣耀】框架。在框架形成之后以这些光线为中心周围突然出现了一层亮蓝色的【无极荣耀】光幕,把我们这个区域给整个封闭了起来。

  “这是【无极荣耀】什么?”简凡他们没见过这东西。

  “能量隔离器,防止有敌人法师在城市内捣乱用的【无极荣耀】,只要展开能量屏障,内部空间的【无极荣耀】魔力就会失去活力。正常魔法在这种区域内都释放不出来。即使是【无极荣耀】高级魔法,威力也会下降到可接受的【无极荣耀】范围内。”

  “真是【无极荣耀】好东西。”曹恩感到道。

  我点点头。“价钱也挺好。”

  场中那位对夜月的【无极荣耀】放电行为已经越来越夸张了。现在细小的【无极荣耀】电弧已经完全变成了蓝色的【无极荣耀】光柱。夜月的【无极荣耀】眼睛几乎变成了接收器,从对方眼中射出的【无极荣耀】蓝色光柱笔直的【无极荣耀】射入了她的【无极荣耀】双瞳。就在这个时候,附近刚刚展开的【无极荣耀】能量屏障却突然又自动收了回去。

  “军神,怎么回事?”

  “我刚刚检测到异常魔力聚集情况,所以升起了能量隔离罩防止不测,但现在看来对方不是【无极荣耀】要聚集攻击魔法。而是【无极荣耀】在向夜月体内注入能量,她可能正在提升夜月的【无极荣耀】属性。”

  几乎就在军神说完地同时,夜月和对方眼睛中的【无极荣耀】蓝色光束突然消失了,但是【无极荣耀】夜月却突然软倒在对方的【无极荣耀】怀抱中。她很温柔的【无极荣耀】帮夜月理了理头发,然后在夜月的【无极荣耀】额上轻轻一吻,跟着她自己也倒了下去。

  “怎么回事?怎么两个一起晕了?”

  军神的【无极荣耀】声音再次响起。“生命指示都很正常,但是【无极荣耀】能量级别已经降到零了。两个人都只是【无极荣耀】昏迷而已。”

  我终于大着胆子走了过去,首先拍拍一直站在夜月和那个不明生物附近的【无极荣耀】公主。虽然都是【无极荣耀】女娲后裔,但她好象明显不如夜月和那个生物地血缘关系更亲近,只是【无极荣耀】不知道为什么她从站到那里开始就一直没动过,,没想到我这么一拍之后她居然也软了下去,吓的【无极荣耀】我赶紧一把把她抱了起来。

  “喂,你怎么啦?”我拍了拍公主地脸蛋。但是【无极荣耀】她毫无任何反应,除了呼吸正常之外和尸体没有任何区别。

  “这到底是【无极荣耀】怎么了?”

  “对不起,资料不全,无法分析事件原因,你可能得等到她们中的【无极荣耀】某个人醒过来才能了解事情的【无极荣耀】真相了,甚至有可能她们都无法回答你的【无极荣耀】问题。哦等等。”

  “又怎么了?”

  “是【无极荣耀】夜月,她的【无极荣耀】能量指数正在上升,她快要醒过来了。”

  我赶紧先召唤出凌和小纯把公主交给她们照顾。然后跑过去把夜月扶了起来。夜月的【无极荣耀】眼皮微微动了动,然后突然睁了开来。惊讶!那是【无极荣耀】一种怎样的【无极荣耀】美丽啊!夜月地眼睛里闪着犹如旋转的【无极荣耀】星云般美丽的【无极荣耀】光芒,那光芒使人的【无极荣耀】意识不自觉的【无极荣耀】就跟着旋转的【无极荣耀】星云一起旋转了起来,然后你就会感觉自己的【无极荣耀】意识被那魅惑的【无极荣耀】力量所牵引着飞向那美丽地最深处。

  咚。一切的【无极荣耀】美丽都在一声突然出现水滴声中粉碎,我怀中的【无极荣耀】夜月也不知去向,而我本人则出现在了一片弥漫着黑雾的【无极荣耀】森林之中。身边除了一口井之外就只剩下大片茂密的【无极荣耀】森林而已。

  “靠,我怎么到冥界了?”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赶紧查看了一下自己的【无极荣耀】属性,然后无奈地拍了自己脑门一巴掌!“真是【无极荣耀】关心则乱啊!”

  我现在算是【无极荣耀】知道什么叫阴沟里翻船了,因为刚刚我就荣幸的【无极荣耀】翻了一次。我的【无极荣耀】属性查询结果是【无极荣耀】掉了一级,现在只剩一千一百二十二级了。再加上我现在所处的【无极荣耀】环境,很简单就能想到到底出了什么事。不错,事实就是【无极荣耀】我挂了一次,至于原因……很可能是【无极荣耀】因为和夜月对视了一眼造成的【无极荣耀】。

  像我这样的【无极荣耀】高手,连鬼手信长和枪神那种人想杀我都要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提前计划陷阱外带找一堆帮手。就这还未必能成功。没想到最后居然被一只生物搞死了,而且还是【无极荣耀】我自己的【无极荣耀】魔宠。这亏吃的【无极荣耀】……真是【无极荣耀】有苦说不出啊!

  还好我还是【无极荣耀】中国地区的【无极荣耀】代理阎王,多亏这个职务,我死亡一次除非受到特殊惩罚,否则只掉一级就可以了,不存在别的【无极荣耀】玩家复活失败还要再掉一级地可能性。另外,阎王地最大优点就是【无极荣耀】在黄泉界可以随意传送。我仅仅想了下阎罗殿就直接出现在了阎罗殿内。正在这边忙碌的【无极荣耀】小鬼看到我到来立刻上来行礼,但我却懒得理他们,直接进入还阳道回到了艾辛格。借助市内传送阵我很快就回到了事发现场,结果却只看到简凡一个人和本行会地会员,曹恩和文蕊都不见了。

  “怎么就剩你一个人了?他们两个呢?”

  “他们两个去追赶你的【无极荣耀】脚步去了。”

  简凡说的【无极荣耀】很幽默,但我却笑不出来,因为那边夜月正捂着眼睛在那哭。公主好象是【无极荣耀】醒了,正在那安慰夜月,但是【无极荣耀】小纯却变成了石雕,凌正在旁边试图把小纯变化的【无极荣耀】雕塑平放到地上。我们刚刚所在的【无极荣耀】这条街大半都变成了石头,连不远处一处正在喷水的【无极荣耀】喷泉都变成了石雕,石头状态的【无极荣耀】水柱还保持着**的【无极荣耀】姿态凝固在半空中。

  “这是【无极荣耀】怎么搞的【无极荣耀】?”

  凌看到我出现了赶紧跑过来道:“你挂了之后夜月一时没反应过来,然后你的【无极荣耀】两个徒弟又挂了。公主这个时候正好醒了过来。她好象知道情况,然后就喊夜月赶紧闭眼,夜月听到声音本能地就往我们这边看,结果公主只来及把我推开,小纯反应慢了一步结果就成这样了。至于街道,那都是【无极荣耀】夜月目光泄露造成的【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石化能力好象比以前强了好多倍,不但直接看到的【无极荣耀】东西被石化了。连一些没有看到的【无极荣耀】东西也石化了,军神分析说被石化的【无极荣耀】东西会像细菌传染一样逐渐使附近的【无极荣耀】东西跟着石化。这好象是【无极荣耀】夜月地一种新能力,只是【无极荣耀】她暂时还没办法准确的【无极荣耀】控制这种技能,所以我们一下子就有这么多人遭了殃。”

  “那个不明生物怎么样了?”

  “你挂了之后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但是【无极荣耀】生命特征都很正常。”

  “好地我明白了。”我点点头走到了夜月身边,示意公主先去帮凌的【无极荣耀】忙,然后坐在了夜月的【无极荣耀】身边把她的【无极荣耀】头靠在了我的【无极荣耀】肩膀上。“别哭了,不过是【无极荣耀】一次意外而已。至于哭的【无极荣耀】淅沥哗啦的【无极荣耀】吗?”

  “我不是【无极荣耀】因为这个哭。”

  “那你伤心什么?”

  “我伤心是【无极荣耀】因为我觉得自己好没用,居然控制不住那一瞬间地欲望。你知道吗?其实摹疚藜僖裤本来不用死的【无极荣耀】,只要变成雕塑就可以了,之后我还可以用唾液还原的【无极荣耀】。”

  “那我为什么直接就挂了一次呢?”

  “是【无极荣耀】因为我没忍住。我看到你的【无极荣耀】眼睛就想了解更多,结果不知道怎么搞的【无极荣耀】就把你的【无极荣耀】意识都拖入了我的【无极荣耀】意识之中,结果我虽然了解了很多东西,你去白白死了一次。”

  我的【无极荣耀】身体猛地一震。“你看到了我的【无极荣耀】思想?”

  夜月靠在我的【无极荣耀】肩膀上很肯定的【无极荣耀】点了点头。“在那一瞬间我看到了好多好多的【无极荣耀】事情,有你关于未来的【无极荣耀】设想。有你关于现在地决定,还有很多你小时侯的【无极荣耀】事情。”

  “什么?我小时侯的【无极荣耀】事情?你到底看到了多少东西啊?”老实说我现在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很紧张。把自己的【无极荣耀】记忆和想法全部呈现在别人的【无极荣耀】面前,这可不是【无极荣耀】好玩的【无极荣耀】事情。让别人完全了解你的【无极荣耀】全部意识,这比把你拔光了扔到大马路上还要丢脸。很多社会心理学家都说人穿衣服不是【无极荣耀】为了遮蔽身体,而是【无极荣耀】为了掩盖心灵上的【无极荣耀】羞耻感,可我现在连心灵都被看光了。这算什么情况?

  “主人。”夜月突然发出了一声甜的【无极荣耀】发溺地声音。

  “嗯?什么事?”

  “你好伟大哦!”

  “啊?”夜月地话把我彻底搞糊涂了。“我?伟大?”

  “嗯!你真的【无极荣耀】很伟大。我从来都不知道你一生中做了那么多地事情。但是【无极荣耀】我从其中也看到了你的【无极荣耀】内心深处,那里藏着一个非常伟大的【无极荣耀】目标。主人你放心,我一定会帮助你走到那个地方的【无极荣耀】。”

  这下我更晕了。“喂,你都看到什么啦?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有什么远大的【无极荣耀】目标,你到底是【无极荣耀】看到了什么东西?”

  “嘻嘻……我是【无极荣耀】不会说出去的【无极荣耀】。”夜月突然推开我站了起来。“放心吧主人,以后我会很努力的【无极荣耀】。”

  晕,夜月该不会大脑受刺激了吧?怎么讲了半天我一句没听懂啊?

  “主人,她怎么办?”凌指着地上躺着的【无极荣耀】那位问我。

  我稍微思索了一下。“我现在就把她送到戒律之城去,在那边万一她失去控制,至少我还可以启动戒律之轮彻底控制她的【无极荣耀】行为。总比在艾辛格打起来要好。”

  我把事情都通知了玫瑰。善后的【无极荣耀】事情全都交给了她来处理,我自己则带上魔宠和简凡一起送那个不明生物去戒律之城。至于曹恩和文蕊我已经派了鬼差去接他们了,相信很快就能回来。

  直接传送到戒律之城市后我们把这位不明身份者送到了城市最核心的【无极荣耀】封印区,按照当初建设这里的【无极荣耀】各方神灵的【无极荣耀】说法,在这个地方即使是【无极荣耀】上位神也顶多能发挥出比普通人略强一点的【无极荣耀】力量,所以就算她是【无极荣耀】女娲本体,在这里我也不用怕她。当然了,这里的【无极荣耀】封印只针对外来人员,我并没有被压制。这就是【无极荣耀】我不怕她的【无极荣耀】原因。

  在曹恩和文蕊被送到我这里来之后不明身份者也醒了过来,事实证明我是【无极荣耀】过于担心了。她除了一如既往地对夜月表现出超呼友谊的【无极荣耀】亲热之外,几乎就像个孩子一样。不管我们问她任何问题,她都只是【无极荣耀】睁着一双好奇的【无极荣耀】大眼睛看着我们,但是【无极荣耀】对我们的【无极荣耀】问题她完全没有要回答的【无极荣耀】意思。如果由夜月来问她问题,她就会冲着夜月笑,但依然不回答。由于这期间她曾发出过几个单音。所以我们确定她的【无极荣耀】发音系统是【无极荣耀】正常的【无极荣耀】,问题可能出在语言上。她很可能不会说话,至少不会说我们能听懂地话,而且她似乎也听不懂我们的【无极荣耀】话。

  “有什么别地方法进行交流吗?”我把自己的【无极荣耀】高智慧魔宠都召唤了出来帮我想办法,当然,军神和玫瑰也在通过远程连接和我交流着,他们这样的【无极荣耀】智囊团不用就太浪费了。

  “试试意识连接怎么样?”凌忽然道:“艾美尼斯的【无极荣耀】光学幻象加上我的【无极荣耀】心灵传输再配合辣椒的【无极荣耀】念动力场我想突破精神防壁直接进行意识对接因该没问题。”

  “我相信你能连接的【无极荣耀】上她地意识,关键是【无极荣耀】辣椒能否突破她的【无极荣耀】精神防壁。”每个生物都有脑电波。这层电波除了进行思维和传输精神信号之外还有个能力就是【无极荣耀】产生类似地球电离层的【无极荣耀】隔离屏障保护大脑不受外界电场的【无极荣耀】影响,否则的【无极荣耀】话人的【无极荣耀】思维就会变成外界电场的【无极荣耀】玩物根本无法形成稳定的【无极荣耀】思想。但是【无极荣耀】这个精神防壁还有个问题,那就是【无极荣耀】脑部活动越剧烈地生物防壁越强。以上这些还只是【无极荣耀】现实中的【无极荣耀】测试数据,在游戏中这种属性是【无极荣耀】以实力来衡量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说越强大的【无极荣耀】生物大脑越难入侵,至少目前为止我们还没遇到特例情况。眼前的【无极荣耀】生物就算不是【无极荣耀】我们所公认的【无极荣耀】那个女娲本人也至少是【无极荣耀】个同族之类地什么东西,由她之前的【无极荣耀】表现就可以大致上判断出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实力绝对是【无极荣耀】恐怖级别的【无极荣耀】,想进入她的【无极荣耀】思维可不是【无极荣耀】那么容易的【无极荣耀】。

  “不如让我来试试?”辣椒主动请命。

  “那好吧。试试也无妨。”

  我让夜月把那个不明生物扶到了房间正中坐下,然后辣椒站到了她的【无极荣耀】对面。我们看着辣椒缓慢的【无极荣耀】闭上了眼睛,接着对面正看着夜月笑的【无极荣耀】很灿烂的【无极荣耀】不明生物却突然眉头一皱,跟着就见辣椒惨叫一声整个人都道飞了出去,轰地一声墙壁被撞出了一个大洞,辣椒直接飞到了房间外面才落地。

  “辣椒!”我们慌张地跑出去却看到辣椒坐在一堆砖头之中正在那里揉太阳穴。

  “你没事吧?”

  “还好。只是【无极荣耀】被反击能量扔了出来。我看这个方法不行,就算我的【无极荣耀】精神力场再强化十倍也无法突破她地外层防壁,至于里面那才层,我连看都没看到!”

  当我们重新回答房间里时靠在夜月怀里的【无极荣耀】她突然坐了起来瞪着辣椒,她显然是【无极荣耀】把刚才的【无极荣耀】渗透行为当成了某种攻击行为。夜月一看气氛不对赶紧把她再次揽入怀中安抚了起来,对方似乎感觉到了夜月的【无极荣耀】意思,又重新靠在了她的【无极荣耀】肩膀上,像个撒娇的【无极荣耀】孩子一样笑嘻嘻的【无极荣耀】看着夜月。

  “现在怎么办?像她这样我们永远也别想搞清楚她的【无极荣耀】来历了!”

  “我到觉得我们因该先去查一查当初看到的【无极荣耀】那座巨型雕塑。”夜月建议道。

  说实话我们都被这个不明生物可能的【无极荣耀】身份给吓到了,所以才搞的【无极荣耀】这么紧张,以至于连正常的【无极荣耀】判断力都没有了。其实按照一般流程我们早该想到先去检查那尊雕塑的【无极荣耀】。被夜月这么一提醒大家都反应过来了。赶紧跑去查看那座雕塑。

  当我们到达雕塑旁的【无极荣耀】时候这里已经有不少人了。事实是【无极荣耀】军神这家伙果然没有人类神经,他在那么混乱的【无极荣耀】情况下居然还有空派了些人来这里看看到底里面连着什么地方。他派来的【无极荣耀】人当然是【无极荣耀】发现了那座巨型雕像。然后在军神的【无极荣耀】通知下本行会的【无极荣耀】首脑们就集体跑来这边瞻仰伟大的【无极荣耀】人类祖先了。

  “你终于想起来要过来看看了吗?”玫瑰看到我好象一点都不惊讶的【无极荣耀】样子。

  玫瑰虽然不惊讶,我却很惊讶。而经验地原因不是【无极荣耀】发现这里站着一大群人,而是【无极荣耀】眼前的【无极荣耀】雕塑居然完全变了一个样子。如果不是【无极荣耀】周围的【无极荣耀】建筑以及这尊雕塑的【无极荣耀】体积让我确定它真的【无极荣耀】无法移动,我都要怀疑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有人进来把那尊超级值钱的【无极荣耀】东西给搬走了又换了一个伪劣产品回来充数。

  眼前的【无极荣耀】雕像在体积上和当初我看到地那尊几乎没有区别,但我不用检查就能确定它绝对不是【无极荣耀】当初我们看到的【无极荣耀】那尊,因为它从材料到姿势都和原来那尊不一样。之前我们第一次看到它时,她地身体几乎完全是【无极荣耀】由无数价值高的【无极荣耀】无法计算的【无极荣耀】贵重物品组成的【无极荣耀】,然而现在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一尊上了色的【无极荣耀】白玉雕像。虽然白玉勉强也能算贵重材料。但和之前那些东西一比那就绝对可以忽略不计了,况且这尊雕塑的【无极荣耀】形态也不对了。当初我们看到地雕塑的【无极荣耀】手臂上都拿着武器。而现在武器全都不见了,手臂也由伸展状态变成了下垂状态。当初的【无极荣耀】雕像背后的【无极荣耀】那些翅膀都是【无极荣耀】展开的【无极荣耀】,看起来非常的【无极荣耀】巨大,现在看到的【无极荣耀】却全都是【无极荣耀】折叠在一起的【无极荣耀】,好象是【无极荣耀】想把自己包起来地样子。除非有人能证明这尊雕塑自己会动,否则我绝对不相信这就是【无极荣耀】原来那尊雕塑。

  “它被人换掉了?”凌看到眼前的【无极荣耀】雕塑时也想到了和我一样的【无极荣耀】答案。

  “这东西这么大,没可能被偷偷运出去而不被人发现的【无极荣耀】。”小纯道:“我看偷换是【无极荣耀】不可能的【无极荣耀】。”

  我点点头同意了小纯的【无极荣耀】观点。“替换掉原物地目的【无极荣耀】只有一个。那就是【无极荣耀】在尽量长的【无极荣耀】时间内不让失主发现物品已经丢失,可这尊雕塑和原来的【无极荣耀】那尊差距太大,所以根本就没有替换的【无极荣耀】意义。如果偷窃的【无极荣耀】人只是【无极荣耀】想把东西偷走,那他为什么还要放个一眼就能认出来的【无极荣耀】假货在这里呢?”

  走到我们身边的【无极荣耀】玫瑰已经听到了我们的【无极荣耀】对话,仅仅这几句她就已经明白了我们所说的【无极荣耀】事情。“听你们这么说,难道这尊雕塑是【无极荣耀】活地?”

  “《零》可是【无极荣耀】魔法类游戏,不能排除有这种可能哦。”

  “不如我们来证明一下?”凌提议道。

  “你想怎么证明?”

  凌指了指那尊雕塑。“根据生物基本准则,防卫反射是【无极荣耀】第一重要指令。深藏在每个生物地基因最深处,所以如果这尊雕塑确实是【无极荣耀】活的【无极荣耀】,那么当它受到攻击地时候绝对会有防卫反应,这个时候我们就知道它到底是【无极荣耀】活的【无极荣耀】还是【无极荣耀】死的【无极荣耀】了。”

  “否决。”我一句话就驳回了凌的【无极荣耀】想法。

  玫瑰也同意我的【无极荣耀】观点。“如果它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活的【无极荣耀】,我很担心它防卫之后会做什么,再说就算它不是【无极荣耀】活的【无极荣耀】。这尊雕塑的【无极荣耀】秘密也太多了,就这么被你拿来测试,万一弄坏了怎么办?”

  “难道我们就这样看着它干瞪眼?”

  “或许我们可以把夜月叫来,让她来劝说摹疚藜僖壳位不明生物帮我们解答一下。”这是【无极荣耀】文蕊的【无极荣耀】提议,因为现在谁都看出来了那个不明生物对夜月有着超越一般的【无极荣耀】依恋。

  “那就这么办吧。”

  因为怕对方回到爱辛格再搞出点什么事来,我只好让大家抬着那口烂棺材去了戒律之城,玫瑰他们因为分析不出什么来只好先去忙自己的【无极荣耀】事情了。

  当我们把事情和夜月说完之后夜月立刻把那位不明身份者给带进了棺材里的【无极荣耀】特殊空间。对方对夜月可谓是【无极荣耀】言听计从,只要夜月有办法能正确传达自己的【无极荣耀】意思对方就肯定会配合。只是【无极荣耀】这次对方却表现的【无极荣耀】有些出呼我们的【无极荣耀】意料,到不是【无极荣耀】说她看到那口棺材后不愿意进去,事情恰恰相反。她在看到棺材之后居然表现的【无极荣耀】非常兴奋。然后反过来拉着夜月跑了进去。我们一直认为她既然从里面跑了出来就应该不想回去才对,没想到她反而表现的【无极荣耀】这么兴奋。这和我们的【无极荣耀】推论根本就是【无极荣耀】完全相反。

  我们跟在夜月和她的【无极荣耀】身后一直向前跑,可是【无极荣耀】刚到那段地下迷宫般的【无极荣耀】居住区夜月就停了下来。我走过去看了看那个不明生物,结果发现她正站在一个三岔路口在那里托着下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问题。

  “她怎么了?”

  “不知道。我们走到这里之后她就停了下来,好象是【无极荣耀】在思考到底从哪边走。”

  听到我们两个的【无极荣耀】对话,凌忽然插嘴说道:“你们这么一说我到是【无极荣耀】想到了一个可能。”

  “什么可能?”

  “也许我们一开始就把事情给想复杂了。”看我和其他人都摆出一副等待解释的【无极荣耀】样子,凌立刻开始解释了起来。“我们从一开始就把这次事件当成了与某位大人物有着紧密关系的【无极荣耀】重要事件,所以我们一开始就尽量的【无极荣耀】在把事情往复杂的【无极荣耀】方向去想,这导致了之后我们的【无极荣耀】一连串错误。首先是【无极荣耀】我们可能错误的【无极荣耀】理解了她的【无极荣耀】想法。她从箱子里出来并不是【无极荣耀】要对我们不利,而可能纯粹只是【无极荣耀】好奇。从她到我们这里这么长时间的【无极荣耀】表现你们就应该看出来了,她的【无极荣耀】行为表现的【无极荣耀】很像个孩子,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她可能根本就行不成过于复杂的【无极荣耀】想法。我们可以试着把她想象成从雕塑中生出来的【无极荣耀】某种生命体,她可能是【无极荣耀】刚刚才形成意识,至于离开那口棺材可能纯粹就是【无极荣耀】因为对外界的【无极荣耀】好奇,这一点从我们抓住她的【无极荣耀】地点就能看出来。如果她是【无极荣耀】带着目的【无极荣耀】来的【无极荣耀】,为什么要跑到埃心格天空城的【无极荣耀】外围区域去?停在核心区不是【无极荣耀】能发现更多的【无极荣耀】秘密吗?所以说她离开那口棺材进入艾辛格之后的【无极荣耀】行为可能纯粹只是【无极荣耀】孩子般的【无极荣耀】探险行为,至于她的【无极荣耀】隐身状态,我想那只能算是【无极荣耀】一种自我保护本能吧!如果是【无极荣耀】你们突然到了一个陌生的【无极荣耀】地方,肯定也不希望自己暴露在大家面前,躲藏是【无极荣耀】最基本的【无极荣耀】生存本能,不能被认为是【无极荣耀】敌对行为。”

  夜月立刻道:“对啊!这样说的【无极荣耀】话我就能理解为什么她看到那口棺材那么高兴了。之前她在城市里乱跑可能只是【无极荣耀】迷路了,突然看到那口棺材之后她就认为自己找到了回家的【无极荣耀】路,所以才那么兴奋。”

  “这都说的【无极荣耀】通,但现在她在干什么呢?”

  凌很郑重的【无极荣耀】说道:“我看她还在迷路之中,如果她确实如我推测的【无极荣耀】一样是【无极荣耀】由某种力量新产生出的【无极荣耀】新生命,那只能说她是【无极荣耀】个有着成年人外表的【无极荣耀】婴儿,所以她记不得回家的【无极荣耀】路也很好理解,况且这里的【无极荣耀】路本来也比较难记。”

  “那就别让她再费劲想了,我们带她过去吧。”

  我说完之后刚准备让夜月带她过去,就发现那个不明生物居然做了一件极度惊人的【无极荣耀】事情。只见她突然蹲了下去,然后把手放在离地一尺的【无极荣耀】距离上,跟着她的【无极荣耀】手心射出了三道彩色光芒,然后地上就莫名其妙的【无极荣耀】多了三只兔子。

  “这算什么?魔宠召唤?”

  凌摇摇头。“不是【无极荣耀】召唤。我没感觉到空间波动。”

  夜月颤颤巍巍的【无极荣耀】说着:“好……好象是【无极荣耀】生命塑造!”

  “生命塑造?创造生命?女娲的【无极荣耀】独门技能?”这下除了那个不明生物本人,我们在场的【无极荣耀】人全都傻了。现在我们都在想一个同样的【无极荣耀】问题——她该不会真是【无极荣耀】女娲吧?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