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六卷 第五十九章 人性、政治、利益

第十六卷 第五十九章 人性、政治、利益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其实我这么问就是【无极荣耀】看出了松本正贺非常的【无极荣耀】“有恙”,所以才故意激怒他。不管怎么说,一个失去理智的【无极荣耀】敌人总好过冷静的【无极荣耀】敌人,再说我也确实对松本正贺现在的【无极荣耀】状况很好奇。眼前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已经远不是【无极荣耀】当年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了。当初和我交战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是【无极荣耀】自信而强大的【无极荣耀】敌人,虽然最终因为我的【无极荣耀】原因他丢掉了地位,可眼前的【无极荣耀】景象也未免太寒碜了一点。

  当初我记得松本正贺拥有一套非常不错的【无极荣耀】套装,可是【无极荣耀】如今再看他……一身随处可见的【无极荣耀】平明级忍者装,手里的【无极荣耀】武器居然还不是【无极荣耀】忍者专用的【无极荣耀】忍者刀,而是【无极荣耀】柄长柄武士刀。对于大部分外国人来说东洋刀就是【无极荣耀】东洋刀,没有什么种类之分,然而和日本人干了这么多次仗的【无极荣耀】我自然不可能不认识日本人的【无极荣耀】武器。在日本,不同的【无极荣耀】人使用不同的【无极荣耀】刀是【无极荣耀】有着严格区别的【无极荣耀】。虽然我不清楚其中的【无极荣耀】具体分级,但至少我知道忍者用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绝对不是【无极荣耀】这么长的【无极荣耀】刀。忍者刀应该更短更弯一些,这种长而直的【无极荣耀】并非忍者用的【无极荣耀】武器。作为一名忍者连象样的【无极荣耀】刀都配不到,这样的【无极荣耀】待遇实在很难和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身份联系起来。再看他身上的【无极荣耀】服装,除了明显的【无极荣耀】有破损之外档次也非常低,根本就是【无极荣耀】大众级都不到的【无极荣耀】垃圾货,我真的【无极荣耀】很难想象松本正贺为什么会穿着这样一套装备出现在这种看起来并不是【无极荣耀】很重要的【无极荣耀】伏击队伍里。

  事实上听到我的【无极荣耀】挖苦之后松本正贺地表情就变的【无极荣耀】异常的【无极荣耀】暗淡,他原先那种傲气和自信我现在在他身上已经一点也找不到了。感觉就好象是【无极荣耀】换了个人一样。

  “尽管嘲笑我吧。”松本正贺破罐子破摔的【无极荣耀】说道:“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满意了?”

  我再次看了看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表情觉得他不是【无极荣耀】在做假,于是【无极荣耀】收起了笑容问道:“你该不会是【无极荣耀】被赶下台之后遭到了排挤吧?”

  “哈哈哈哈……!”松本正贺突然放声大笑起来,不过那笑声中却充满了凄凉。“真是【无极荣耀】自作孽不可活啊!我为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利益牺牲了那么多,没想到啊没想到,最后真正了解我的【无极荣耀】人居然会是【无极荣耀】你这个头号敌人!哈哈哈哈……”松本正贺说到最后已经分不清楚是【无极荣耀】在哭还是【无极荣耀】在笑了,总感觉他好象有点神经不正常地样子。

  其实松本正贺现在的【无极荣耀】情况我已经大致能猜到一些了。在国战开始前松本正贺一直是【无极荣耀】日本人地领头羊,甚至于在后期战争开始之初日本连续失利的【无极荣耀】情况下他还自己出钱补充了大部分战场款项。然而最终战争还是【无极荣耀】出现了一面倒的【无极荣耀】失败。鬼手信长就是【无极荣耀】在那个时候崛起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中的【无极荣耀】新一代领袖,而之前的【无极荣耀】战争失败的【无极荣耀】责任则全部被推到了松本正贺地头上。要说对日本的【无极荣耀】功劳松本正贺不可能没有功劳。不过讽刺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最了解这点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日本人,而是【无极荣耀】我这个敌人,因为凡是【无极荣耀】我们在日本遇到的【无极荣耀】阻力基本都是【无极荣耀】由松本正贺造成的【无极荣耀】,要不是【无极荣耀】他可能国战还没开始日本就已经被灭国了。不过很可惜,我了解这些日本玩家却不了解。当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的【无极荣耀】时候这个人会动脑筋想事情,但当这个世界上有着一群人时只有个别人会去想问题,大部分则比较喜欢偷懒。别人说什么就是【无极荣耀】什么,自己根本懒得去想。这种行为就叫做随大溜,新一代的【无极荣耀】日本领袖们需要彻底掌握控制全就必然要破坏先代地地位,于是【无极荣耀】黑锅全扣到了松本正贺脑袋上,不愿意动脑筋的【无极荣耀】大部分国民也跟着相信了这些黑锅就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本来应该背起来的【无极荣耀】,所以松本正贺就瞬间从国民英雄的【无极荣耀】神坛上栽了下来,一夜之间英雄变狗熊,地位被撤、神器被抢。现在混的【无极荣耀】连套象样的【无极荣耀】装备也搞不到了。这么大地落差松本正贺还能坚持住没疯掉已经说明他自制力超强了,要是【无极荣耀】一般人早崩溃了。

  松本正贺正在那疯狂的【无极荣耀】哭笑,一个狠毒的【无极荣耀】声音突然打断了他的【无极荣耀】声音。“松本正贺你在那里发什么疯?你想扰乱军心帮助***吗?还不快去对付紫日,你以前不是【无极荣耀】和他打过吗?”

  仅仅凭借几句话和旁边的【无极荣耀】人的【无极荣耀】态度我就已经大致搞清楚了这些人的【无极荣耀】关系。刚才那个说话的【无极荣耀】显然是【无极荣耀】这次的【无极荣耀】带队人物,而松本正贺居然不是【无极荣耀】这次的【无极荣耀】负责人,他竟然沦落到只能当一个步卒地地步了。所以说人民这个巨大地集体才是【无极荣耀】利益的【无极荣耀】最大需求群体。尽管本着法不责重地原则,很少有人敢于指出人民也会犯错,然而事实就是【无极荣耀】人民这个团体恰恰就是【无极荣耀】真正的【无极荣耀】利益实体。尽管做为人民这个巨大集体组成部分的【无极荣耀】每个国民可能都是【无极荣耀】普普通通的【无极荣耀】善良人,但这个集体的【无极荣耀】总和却实际上表现出了最最极端的【无极荣耀】惟利是【无极荣耀】图与贪婪。对利益的【无极荣耀】绝对追求使的【无极荣耀】人民这个大集体不可能容忍任何的【无极荣耀】利益损失,你能为这个集体创造价值,那你就是【无极荣耀】英雄,而一旦你做的【无极荣耀】不好,那么这个集体就会瞬间否定掉你。尽管不好听,但人民这个集体实实在在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在履行着“有奶就是【无极荣耀】娘”的【无极荣耀】生存原则。松本正贺现在已经被榨干了,所以他不再是【无极荣耀】日本人民的【无极荣耀】保护神和精神领袖。而是【无极荣耀】成为了一个比普通成员都不如的【无极荣耀】被淘汰掉的【无极荣耀】“娘”。其实遇到这种事情的【无极荣耀】人松本正贺不是【无极荣耀】第一个。想想苏联的【无极荣耀】社会**就知道了。当年推翻沙皇时高喊着共产主义好,之后顶不住美国人的【无极荣耀】金钱攻势了又开始喊还是【无极荣耀】资本主义亲。无非就是【无极荣耀】看谁给的【无极荣耀】好处多罢了。

  说实话松本正贺落到这步田地也有他自己的【无极荣耀】因素在里面,不了解人民本质的【无极荣耀】人不配当领袖。掌控人民就是【无极荣耀】在玩火,玩的【无极荣耀】好烧光敌人那是【无极荣耀】本事,玩不好烧了自己也不能怪人。像松本正贺这样不会玩火的【无极荣耀】一开始就不该坐上那个位置,驾驭不了社会马车还想当领袖地人最好还是【无极荣耀】做好玩火自残的【无极荣耀】准备。但是【无极荣耀】……尽管松本正贺玩火玩过头了。但我却非常高兴,因为我发现了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机遇。

  占便宜我认第二相信也没谁敢认第一了,现在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虽然成了日本人的【无极荣耀】弃子,但那些抛弃他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无知的【无极荣耀】普通玩家,其中很多人甚至都没见过松本正贺,他们只是【无极荣耀】听别人说就跟着做地随大溜人员。可是【无极荣耀】我不同。我不是【无极荣耀】人民的【无极荣耀】一份子,至少坐上冰霜老大这个位置后我就已经不是【无极荣耀】了。我现在就是【无极荣耀】那个在玩火地人。这就要求我必须具备远比一般人更长远的【无极荣耀】见识。松本正贺还有利用价值,而且是【无极荣耀】非常有价值。他在日本的【无极荣耀】使命已经完成,剩下的【无极荣耀】价值就该为我所用了。

  看了眼那个说话的【无极荣耀】人,我抬手甩出一柄飞刀正中那家伙的【无极荣耀】咽喉,看着他瞪着眼睛栽倒在地之后我才笑着对松本正贺伸出了橄榄枝。“真没想到你居然混的【无极荣耀】这么惨!怎么样?有兴趣和我谈谈吗?”现在开口招揽不是【无极荣耀】好主意,先套近乎才是【无极荣耀】王道。在松本正贺还把我认为是【无极荣耀】敌人地现在不管说多少好话都可以归类为废话的【无极荣耀】范畴,除非让他排除这种认识我才有招揽的【无极荣耀】可能。

  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松本正贺明显愣了一下。尽管被大家所抛弃,但松本正贺毕竟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他从神坛上掉下来有自己的【无极荣耀】原因也有客观原因。但那都不代表松本正贺是【无极荣耀】个愚蠢的【无极荣耀】人。事实上我一直觉得松本正贺还是【无极荣耀】满厉害的【无极荣耀】,至少枪神在脑子方面就不如松本正贺。至于日本现在的【无极荣耀】领袖鬼手信长,那家伙在我眼里就是【无极荣耀】只大猩猩。战斗力比松本正贺强出不是【无极荣耀】一星半点,脑子却差了十万八千里,成天计划这个计划那个,发动地频率到是【无极荣耀】很高,在愚蠢的【无极荣耀】普通人眼里好象很积极的【无极荣耀】样子,其实效果远不如当初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安排。想想。当初松本正贺依靠一个月一次的【无极荣耀】战斗计划硬挡了我们一年多,鬼手信长平均三天一次的【无极荣耀】进攻计划却丢掉了三分之一地国土,哪个更厉害一比就出来了。

  “你想收买我?”松本正贺一下就猜到了我的【无极荣耀】意思。

  我没有否认。既然打算招揽就不能用对敌人那套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点水平我还是【无极荣耀】有的【无极荣耀】。“如果我落魄了,你会放过这个机会吗?”

  松本正贺没做思考就斩钉截铁的【无极荣耀】肯定道:“不会。”

  “所以我也不会。”

  “你这混蛋居然想判国。我砍了你。”松本正贺身后的【无极荣耀】一个忍者突然出手捅了松本正贺一刀,我当时简直想笑出声了。真要感谢这个白痴,要不然我估计说服松本正贺起码要多花好几天时间。

  松本正贺虽然本身实力就不如鬼手信长,现在的【无极荣耀】装备也过于糟糕了一些,但那都是【无极荣耀】相对我们这些高端势力而言的【无极荣耀】。相对这些垃圾兵他还是【无极荣耀】很强的【无极荣耀】。那刀虽然确实捅中了,但松本正贺让开了要害,所以只是【无极荣耀】受了很重的【无极荣耀】伤,并没有当场就挂掉。后面的【无极荣耀】人还想再补刀,但是【无极荣耀】立刻被一支箭射中了额头直挺挺地向后倒了下去。附近几个想动手地立刻被冲上去的【无极荣耀】铃音骑士撞到了一边。斯哥特一把抓住松本正贺地后领把他扔了出来,国王和二世一起上前帮我接住了松本正贺放到了地上。小纯立刻开始使用治疗术帮他恢复伤口。

  松本正贺看了看我然后苦笑了起来。“很愚蠢是【无极荣耀】吗?”

  我冲他露出了一个很真诚的【无极荣耀】笑容把松本正贺搞的【无极荣耀】一愣神。这可能是【无极荣耀】他第一次看到我这样笑。在他还在愣神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向他伸出了一只手。“既然站在这个位置上就该知道自己能得到什么和可能失去什么不是【无极荣耀】吗?你难道不认为这样也很有趣吗?”

  松本正贺没有扶我的【无极荣耀】手而是【无极荣耀】自己努力着站了起来,但是【无极荣耀】在这之后他却露出了一个非常平静的【无极荣耀】笑容。我知道他相通了。“一直以来我都输的【无极荣耀】很不甘心,因为我发现自己的【无极荣耀】手下总是【无极荣耀】不如你的【无极荣耀】,所以我觉得我是【无极荣耀】输在辅助力量上,而不是【无极荣耀】我自己的【无极荣耀】实力上了。但是【无极荣耀】今天,我突然明白了。这些部下不是【无极荣耀】自己撞到你怀里来的【无极荣耀】。能把他们聚集起来就是【无极荣耀】你地本事。这也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差别。你注定是【无极荣耀】个领导者,而我只够格做一名指挥者,我服了!”说完他爽朗的【无极荣耀】伸出了一只手和我握在了一起。

  “你的【无极荣耀】国家情节怎么办?”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无极荣耀】世界观。之前我认为爱国就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一切,但我玩火失手了,烧了我自己。现在我已经没有资格谈什么爱国了。日本已经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祖国了。不是【无极荣耀】我要背叛她,而是【无极荣耀】她抛弃了我。那么,我没什么好内疚地。”说到这里松本正贺突然很沉重的【无极荣耀】道:“知道我为什么混地这么惨还在玩《零》吗?”

  我摇了摇头。说起来这还真奇怪。要是【无极荣耀】一般人肯定受不了这样的【无极荣耀】打击愤怒的【无极荣耀】离开游戏再也不会玩了,可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居然还是【无极荣耀】坚持在这里。这点到是【无极荣耀】我一直也没想通的【无极荣耀】。

  看到我疑惑的【无极荣耀】表情之后松本正贺带着苦笑说道:“说出来你可能会笑。你大概不知道,我在日本有间公司,是【无极荣耀】我父亲留给我的【无极荣耀】。严格来说我应该算是【无极荣耀】个富家公子。战争初期为了阻止你们的【无极荣耀】支点城建立我投入了大量资金,最后甚至不惜以公司做抵押贷款组建军队进行反击,因为我相信《零》是【无极荣耀】宽金融游戏,只要操作地好它是【无极荣耀】可以产生实际利益的【无极荣耀】。然而战争失败了,所以利益就不存在了。没有资金偿还贷款。我的【无极荣耀】公司也没了。父母过世之后公司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全部,现在我连生活费都成问题了。参加这样的【无极荣耀】袭击队每天还能拿几个水晶币的【无极荣耀】报酬,勉强够我吃饭的【无极荣耀】。你明白了吗?”

  “我真的【无极荣耀】不知道该说摹疚藜僖裤什么好了!”我随便安慰了他几句让他先不要着急,我们行会会帮他解决生活困难地。

  其实松本正贺混到这样子也并非完全是【无极荣耀】因为他贷款赌对中国战争能获得胜利,只是【无极荣耀】真正的【无极荣耀】原因属于机密我不可能告诉他这个日本人。其实玫瑰早就说了,《零》是【无极荣耀】一枚金融炸弹,它不是【无极荣耀】个单纯的【无极荣耀】游戏。很多对经济一知半解的【无极荣耀】人可能会嘲笑我们说:“光靠一个游戏赚钱难道就能把别国的【无极荣耀】经济拖跨了吗?”我只能说有这样思想的【无极荣耀】人对经济真地不是【无极荣耀】和了解。没错,《零》确实是【无极荣耀】金融炸弹。但它真正在吸收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钱而是【无极荣耀】人的【无极荣耀】时间。

  一个国家的【无极荣耀】社会体系有着强大的【无极荣耀】自我修复能力,就算《零》再能赚钱也不可能光靠捞钱把别国捞跨。钱这东西就是【无极荣耀】信用证明,所以它是【无极荣耀】永远赚不完的【无极荣耀】,吸收资金对我们有好处,却不是【无极荣耀】主要目的【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目标是【无极荣耀】真正能左右一个国家的【无极荣耀】核心——劳动力。当大家都在玩《零》的【无极荣耀】时候就会发现不少人在《零》中赚到了钱,这就使《零》不再是【无极荣耀】一款单纯地游戏。因为它不光是【无极荣耀】收钱,同时也向部分玩家付钱。在这个过程中《零》地性质由单纯的【无极荣耀】游戏变化为了一种工作,虽然大部分玩家把《零》当成是【无极荣耀】业余职业,但不管怎么说它在吸收人们地剩余时间。那么,当剩余时间被吸收了之后会怎么样呢?

  答案是【无极荣耀】社会调整。由于大家的【无极荣耀】时间都花在了游戏里,各种现实中的【无极荣耀】实体性服务行业全都在向游戏中转化,这就造成了社会秩序的【无极荣耀】紊乱。拿餐饮业打个比方。人们每天为了生存实际上吃不了多少东西,比如零嘴和软饮料,这些东西对人的【无极荣耀】生存基本上是【无极荣耀】没有意义的【无极荣耀】存在。现在,大家都在游戏里享受更高等级的【无极荣耀】美食。现实中的【无极荣耀】餐饮消耗自然是【无极荣耀】大幅度削减。饭店没生意会怎么样?首先服务人员不用那么多了。其次做菜的【无极荣耀】材料也不用那么多了。这就涉及两个方面。多余的【无极荣耀】服务人员会被裁掉,这些人就没了工作。而其他行业也和餐饮业一样正在裁员。这些人更是【无极荣耀】找不到工作,那么他们只能把目标投向不限制大家赚钱的【无极荣耀】《零》。当然了,这其中大部分是【无极荣耀】赚不到多少钱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零》是【无极荣耀】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循环机构,它在不断的【无极荣耀】用先填入的【无极荣耀】钱去支付之前的【无极荣耀】利息,也就是【无极荣耀】说被迫被吸引进来的【无极荣耀】人短时间内还是【无极荣耀】可以靠《零》生存下去的【无极荣耀】,但这实际上就是【无极荣耀】饮鸠止渴,结果当然是【无极荣耀】越喝越渴越渴越喝,那么,崩溃也就不太远了。

  事实上事情还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要不然只要国家多创造就业机会就是【无极荣耀】了。《零》之所以能成为金融炸弹就在于它是【无极荣耀】不可逆的【无极荣耀】。还是【无极荣耀】刚才地餐饮业。之前说到饭店减少食材的【无极荣耀】消耗,那么会被影响到的【无极荣耀】就将是【无极荣耀】各种食材供应单位。在日本这种现象首先表现在航海捕捞行业上了。鱼的【无极荣耀】消耗下降,海洋捕捞的【无极荣耀】数量就要跟着下降。不用捕那么多鱼就不用太多的【无极荣耀】捕鱼船,也不需要太多的【无极荣耀】捕鱼工人。工人还是【无极荣耀】会被裁掉,这进一步加剧了就业危机,而船只地富裕则影响到了两个行业。一个是【无极荣耀】造船业,另外一个是【无极荣耀】燃料业。不需要船就不用造船。船厂的【无极荣耀】工人留着也是【无极荣耀】白拿工资,老板们当然就只剩一个选择了——裁员。

  根据以上地顺序向下推就是【无极荣耀】了。《零》的【无极荣耀】作用同时作用在整个国家。其结果就是【无极荣耀】反复加速并推动以上的【无极荣耀】事情不断循环,最后的【无极荣耀】结果就是【无极荣耀】使社会失业率逐步增加,同时社会经济体系逐渐偏离轨道,最后彻底崩溃无非就是【无极荣耀】时间问题。

  社会是【无极荣耀】台巨大的【无极荣耀】机器,我们搞乱了其中一个零件,结果所有零件都受到了伤害。想让它重新运转起来到不是【无极荣耀】不可能,但那需要时间和金钱。而我们就是【无极荣耀】在这个时间短捞取时间和金钱。到时候最后的【无极荣耀】结果就是【无极荣耀】把别国的【无极荣耀】社会制度搞地一团糟。

  什么?你问我们国家怎么办?这个还不简单?金融炸弹的【无极荣耀】“威力”就在于它“炸断”了经济链条,而经济链条就是【无极荣耀】钱。我们国家是【无极荣耀】炸弹的【无极荣耀】制造者,我们当然知道经济问题的【无极荣耀】严重性,所以我们会尽量做各种疏导,只要保证关键点不断线,外围经济体系受到一点冲击反而有好处。大家都知道我们搞金融炸弹就是【无极荣耀】为了即将到来的【无极荣耀】太空移民。大家马上要逃命去了,留下一个烂摊子反而更容易割舍,况且异星入侵的【无极荣耀】事情也不可能一直隐瞒下去。一旦事情公开,受到冲击的【无极荣耀】外围产业产生的【无极荣耀】富裕劳动力自然可以马上投入移民产业,省得国家强制调动人民还会说三道四地不情愿。我们现在只要守住支柱性产业,其他的【无极荣耀】产业冲散了正好方便生产转移,这么好的【无极荣耀】计划上哪找去?

  事情说大了。再回到松本正贺这来。我之前就说过,这小子是【无极荣耀】个很有能力的【无极荣耀】家伙。以他的【无极荣耀】能力本来不该混的【无极荣耀】连饭都没地吃。而他现在确实就是【无极荣耀】混到了不回游戏就没饭吃的【无极荣耀】地步了,这其实就是【无极荣耀】说明金融炸弹的【无极荣耀】效果已经开始生效了,而且已经形成一定规模。

  《零》对社会的【无极荣耀】影响采用了温水煮青蛙的【无极荣耀】方式,进行速度非常的【无极荣耀】慢,别国政府很难意识到出问题,而等他们真的【无极荣耀】意识到问题时就已经来不及了。他们在发现问题后只要花一段时间必然能发现问题的【无极荣耀】核心出在《零》这个游戏上,可是【无极荣耀】他们必须选择禁止或放任游戏发展下去。放任这条傻瓜也知道不行,可禁止也不是【无极荣耀】那么容易的【无极荣耀】。不管国民教育程度多高,普通老百姓永远都是【无极荣耀】盲从和容易煽动的【无极荣耀】,等别国政府发现问题禁止游戏时很多人已经离不开游戏了。那时候《零》除了是【无极荣耀】娱乐还是【无极荣耀】他们地生活来源。突然禁止游戏会让各种被掩盖地社会问题集中在一起一下子全部爆发出来,那时候就不是【无极荣耀】简单的【无极荣耀】社会动荡了。发生政变和内战已经算是【无极荣耀】最保守估计了。当然,前面两种可能还都是【无极荣耀】建立在我们不插手地前提下。如果我们插手,后果自己想去吧。你还别觉得可怕,要不然怎么说这是【无极荣耀】绝户计呢?

  松本正贺加入后我也没空带碧姬丝练级了,只好先让凌帮我带着碧姬丝训练,反正我的【无极荣耀】魔宠智商比玩家都高,用不着我在旁边看着。

  我拉着松本正贺先传送回了支点城,然后又跳回了艾辛格,一出艾辛格的【无极荣耀】传送阵就听外围哗啦一声几十杆长戟指了过来。“会长开让开,那家伙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

  “废话,我当然知道他是【无极荣耀】谁。”

  “难你还……?”

  “把武器都收起来,这是【无极荣耀】我刚挖过来的【无极荣耀】帮手。”

  “啥?”带队的【无极荣耀】玩家惊讶的【无极荣耀】指着松本正贺问我:“你该不是【无极荣耀】要让他加入我们行会吧?”

  “你干好自己的【无极荣耀】工作就行了,我是【无极荣耀】不会干傻事地。”

  “是【无极荣耀】。”那个会员立刻带着队员和NPC守卫回到了各自的【无极荣耀】位置上。我则拉着松本正贺跑出了传送阵。

  刚一出传送阵松本正贺就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就是【无极荣耀】真实的【无极荣耀】艾辛格?”

  “你不是【无极荣耀】见过吗?”

  “上次来的【无极荣耀】时候是【无极荣耀】偷袭,哪能像逛大街一样东张西望啊!再说摹疚藜僖壳次是【无极荣耀】晚上,而且头顶也没有那个东西啊!”

  我看了一下上方。“哦,你说上面的【无极荣耀】天空城啊!那是【无极荣耀】后来建的【无极荣耀】。现在的【无极荣耀】艾辛格分为双子城,上面地那个新城区叫艾辛格天空城,现在我们站的【无极荣耀】这个地方是【无极荣耀】艾辛格地面城,在下面还有艾辛格地下城和艾辛格核心城。天空之城向上还有艾辛格移动要塞,就是【无极荣耀】把东京轰掉了一大片地那座移动要塞。”

  “我现在知道以前和你们的【无极荣耀】差距了!”

  “其实也谈不上差距。无非就是【无极荣耀】用钱砸呗!谁钱多谁兵强,这道理到哪都不错。”

  “可我就是【无极荣耀】搞不到那么多钱啊!”

  “嘿嘿,不是【无极荣耀】你搞不到那么多钱,而是【无极荣耀】你不会用人。”我指了下远处的【无极荣耀】一座巨型建筑道:“看到那座顶上有个天平雕塑的【无极荣耀】建筑了吗?”

  “恩,看到了。难道那是【无极荣耀】法院吗?真没想到你们内部的【无极荣耀】制度居然强化到了需要建立法院的【无极荣耀】地步!”

  “什么玩意啊!那不是【无极荣耀】法院!”

  “不是【无极荣耀】法院?那是【无极荣耀】什么啊?”

  “是【无极荣耀】财政中心,专门管钱的【无极荣耀】。我们行会有一支五百人地专业金融管理队伍,专门负责世界各地的【无极荣耀】经济事物。所以我们的【无极荣耀】各个地区都在赚钱。”

  松本正贺叹气道:“我以前可是【无极荣耀】到哪都花钱,从来没听说还能赚钱的【无极荣耀】!”

  “所以说摹疚藜僖裤们不会用人吗。好了,想参观有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时间,现在跟我去见几个人。”

  松本正贺虽然之前来过艾辛格,但之后艾辛格变化太大,即使是【无极荣耀】他之前见过依然跟个土包子一样一路问东问西的【无极荣耀】,结果明明只有十几分钟的【无极荣耀】路愣是【无极荣耀】走了快一个小时才到,活活把我给累的【无极荣耀】差点准备用传送戒指了。我们刚一迈进军神地指挥中心松本正贺就激动的【无极荣耀】冲到了巨大的【无极荣耀】水晶墙前问道:“这上面显示的【无极荣耀】信息是【无极荣耀】实时的【无极荣耀】吗?”

  “当然。要不然你以为我x什么指挥全球战略?”军神反问道。

  “什么?你能在这里指挥全球战略?”

  “当然。”水晶墙上突然弹出一个战场画面。“这是【无极荣耀】日本地区的【无极荣耀】战斗画面,好象是【无极荣耀】本行会地第二军团正在和鬼手信长控制的【无极荣耀】联盟里的【无极荣耀】保王会战斗。画面侧面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本行会指挥官的【无极荣耀】频道,右边是【无极荣耀】前线侦察蚊子传回的【无极荣耀】战场信息,我这里还连接着战场上每个队员的【无极荣耀】频道,必要时可以单独指挥每个人。”

  “你能精确到人进行指挥?”

  “你以为呢?”

  松本正贺直到这个时候才开始打量军神。“你见过我?”

  “没有。这是【无极荣耀】我们第一次见面,不过我知道你叫松本正贺。是【无极荣耀】日本黑龙会的【无极荣耀】前会长,现在则沦落成了打工者,不过刚刚你被我们会长说服加入了我们。”

  “你全都知道?”松本正贺可是【无极荣耀】一直跟着我的【无极荣耀】,他根本不知道我什么时候通知过别人。

  军神解释道:“我能时刻监视每个人身边的【无极荣耀】动静。紫日身上也有连接用地水晶通讯器,只要不是【无极荣耀】在屏蔽区我当然能知道他地情况。实际上你们在回来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

  松本正贺摇了摇头:“真是【无极荣耀】甘拜下风。你们有这样地指挥系统我们根本是【无极荣耀】无力抵挡,失败也是【无极荣耀】正常的【无极荣耀】。”说到这里松本正贺突然停在了一个画面前惊讶的【无极荣耀】问道:“这画面难道是【无极荣耀】从太空拍的【无极荣耀】?”

  “没错。”

  “难道你们有卫星?”

  “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卫星我们也不确定。”我解释道:“那是【无极荣耀】巴贝尔塔的【无极荣耀】攻击锁定系统传回的【无极荣耀】画面,那东西是【无极荣耀】我挖回来的【无极荣耀】宝贝,具体怎么运做的【无极荣耀】我们也不太清楚,估计可能是【无极荣耀】真地有一串卫星在天上为它服务。”

  我正说着大门忽然被推开了。走进来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鹰。“松本正贺?”看到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时候鹰吓了一跳。毕竟松本正贺在我们国家地位太铭感。要是【无极荣耀】二战时期的【无极荣耀】斯大林走进自己的【无极荣耀】办公室突然发现希特勒坐在里面估计也是【无极荣耀】这反应。

  “别紧张。别紧张,人是【无极荣耀】我请回来的【无极荣耀】。”我赶紧安抚鹰。免得他们在这里打起来就麻烦了。

  “什么?你请他回来干什么?”鹰是【无极荣耀】武将类型的【无极荣耀】人物,对政治不能说是【无极荣耀】一窍不通,但绝对不擅长。所以他没我们那么多花花肠子。

  我先对军神道:“着急行会所有主要领导开会。”

  “需要叫到这里来吗?”

  “不用,连上通讯线路就行了。”

  “了解。”

  交代完军神我又对鹰道:“正好你来了。今天我们来商量点事。”

  我正说着背后地水晶里突然传出了玫瑰的【无极荣耀】身影。“什么事这么紧急啊?咦?松本正贺?他怎么在这里?哦……我明白了!”玫瑰可和鹰不一样,刚开始确实愣了一下,但是【无极荣耀】马上就反应过来了。“老公你还真厉害,连松本正贺君都请来了!”

  松本正贺苦笑着道:“我现在连吃饭都成问题了,只要给钱,谁请我我也不能拒绝啊!”

  “不是【无极荣耀】这么惨吧?你以前可是【无极荣耀】日本地区实实在在地帝王啊?”说话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突然出现在画面中的【无极荣耀】红月,她显然也听到了之前的【无极荣耀】话。

  “帝王?”松本正贺惨笑道:“那是【无极荣耀】过去!现在我要是【无极荣耀】不能在下周之前弄到三百万日圆就要把房子交给银行了。到时候别说帝王,我恐怕只能找个纸盒箱子像乞丐一样睡在天桥下面了!”

  “真没想到堂堂松本正贺居然也能混到这份上。”这次说话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修罗紫衣。这丫头和我们不同,她不懂政治,但精于管理,而且爱国热情出奇的【无极荣耀】高,所以对松本正贺也没什么好脸色。

  水晶墙上陆续出现了行会一线主管的【无极荣耀】头像,等人都到齐了我才把松本正贺推到了中间。“松本正贺大家都不陌生吧?”

  闯王道:“胜利号地事我可还记着呢!”

  胜利号是【无极荣耀】永恒级超级战列舰之一,排水量高达19万7千8百吨。仅比永恒级首舰永恒号小了两百吨,但速度上要比永恒号快出一节,可惜在完成战斗任务返航途中遭到日本鱼雷舰攻击而不幸沉没,当时闯王就在胜利号上,你说他能忘吗?

  松本正贺听闯王这么说无奈的【无极荣耀】道:“虽然当时不是【无极荣耀】我在指挥,但毕竟那时我是【无极荣耀】日本总指挥。你要怪我我也没办法!”

  我赶紧打圆场:“过去的【无极荣耀】事就让它过去吧!大家都是【无极荣耀】聪明人,没有利益的【无极荣耀】事情我们翻出来也没用。我这次召集大家是【无极荣耀】想和各位说件事。松本正贺君现在已经答应投靠我们了,相信大家能明白其中的【无极荣耀】意义吧?”

  “有什么意义吗?”按时大锅饭这个家伙果然第一个冒出来。

  “我就知道你不懂!”素美在另外一个画面里说道:“虽然现在被抛弃了,但松本正贺毕竟是【无极荣耀】曾经的【无极荣耀】日本总指挥,很多秘密他都知道,甚至是【无极荣耀】直接参与的【无极荣耀】。就算鬼手信长接位后会改变很多东西,但不可能全部都放弃掉。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松本正贺至少能了解到日本人一半的【无极荣耀】防御部署。另外,松本正贺是【无极荣耀】土生土长地日本玩家,他了解日本职业的【无极荣耀】优缺点以及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心理和习惯,只要和他多研究一下就能制定出很多具有针对性的【无极荣耀】战术策略起到事半功倍的【无极荣耀】作用。还有。他的【无极荣耀】身份也非常特殊。应该是【无极荣耀】可以和日本上层地一些NPC势力有所接触。这本身就是【无极荣耀】一种资源,而且在玩家中相信也不是【无极荣耀】所有人都讨厌他。应该还是【无极荣耀】存在着一部分倾向他的【无极荣耀】人员的【无极荣耀】。这些人虽然无法影响大局,但总还是【无极荣耀】有利用价值的【无极荣耀】。”

  松本正贺听到这里嘴吧已经张的【无极荣耀】能吞下一个鸡蛋了,他没想到素美看上去小小年纪居然这么厉害。

  鹰问道:“这么说来你是【无极荣耀】打算让他当我们的【无极荣耀】日本方面战术顾问是【无极荣耀】吗?”

  “那太浪费了。”红月道:“他知道地东西非常多,只当顾问太浪费人才了。我看他完全可以充当方面军指挥官。”

  鹰看了眼松本正贺然后对他说道:“我实话实说摹疚藜僖裤别生气。虽然你说要投靠我们,可毕竟是【无极荣耀】你说,我们没什么可以约束你的【无极荣耀】。方面军指挥官关系重大,叫给你……说实话我不放心!”

  眼看红月要反驳我赶紧插话:“都别吵了,我本来就没打算把他留着我们行会里。”

  “什么?”一听这话松本正贺急了。他现在等于已经让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人知道了他投靠了我们,要是【无极荣耀】我们再不要他他可就真是【无极荣耀】里外不是【无极荣耀】人了!

  我安抚他道:“别着急。听我把话说完。我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不要让你在我们行会内部成为会员,再怎么说摹疚藜僖裤也是【无极荣耀】日本人。而且身份这么特殊,和我们行会打了太多地仗。你要是【无极荣耀】突然加入我们行会。本行会地中国籍玩家肯定不容易接受,即使解释也很麻烦,而且不排除一部分人表面上接受实际上和你对着干的【无极荣耀】可能。到时候你过地不舒服,对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发展也是【无极荣耀】个影响。”

  “那我要怎么办?”

  “我打算让你回日本重新建立一个行会。”

  “什么?”

  “你先别激动好不好?我不会把你一个人扔过去地。我会派人和你一起去,一方面是【无极荣耀】对你的【无极荣耀】制约,另一方面也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助手和联络员。我们会提供给你资金和各种你需要的【无极荣耀】东西,然后你可以利用以前的【无极荣耀】声望拉拢一些人加入。实际上你在日本并没有被遗忘。只是【无极荣耀】人们地你之前的【无极荣耀】表现不满意而已。但是【无极荣耀】现在不同了。你可以代我们管理日本,我会和你配合着打几场仗,然后让你获得一些胜利,同时集中力量压着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人打,让他丢面子,这样你地声望就会逐渐恢复。之后我们会在和你的【无极荣耀】战斗中逐渐败退,最终把我们控制的【无极荣耀】日本领土逐渐转移到你的【无极荣耀】手上。因为你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人,所以这不过是【无极荣耀】左手抓着的【无极荣耀】蛋糕交到了右手里。但对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意义可就不一样了。对外你组建的【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日本行会,在他们看来国土是【无极荣耀】回到了你们日本人地手里。到那个时候你想弄死鬼手信长还不是【无极荣耀】跟撵死一只蚂蚁差不多?”

  “你可真够狠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忍不住激动的【无极荣耀】说道。

  “当然,你也别太兴奋。送你过去是【无极荣耀】可以,但放虎归山我是【无极荣耀】不会干的【无极荣耀】,这个你必须要理解,你毕竟是【无极荣耀】日本人。我们不可能完全的【无极荣耀】信任你。所以,我要你偷渡来中国,我们能在现实中监管你的【无极荣耀】身体,那游戏中你也自然不会再做傻事不是【无极荣耀】吗?另外,日本那边地新行会将有我的【无极荣耀】人渗透其中,而且我会派人二十四小时跟着你,所以你最好不要和我耍手段。你落魄到现在这样就该清楚,当初那样的【无极荣耀】条件你们都不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对手,现在就算你重新成为日本的【无极荣耀】无冕之王,我一样有办法再次把你从王座上拉下来。而且这次将会是【无极荣耀】万劫不复。”

  “我明白。我不会做傻事的【无极荣耀】。他们这样对我,我不可能再去帮助他们。”

  “很好。我就是【无极荣耀】觉得你是【无极荣耀】个聪明人。所以才愿意把你带回来,别让我失望。”

  红月这个时候忽然问道:“虽然这样日本玩家会重新拥戴松本正贺,可是【无极荣耀】我们这边怎么办?我们好不容易占领了日本那么大片地方,突然全被反推了回来,这个国内人民的【无极荣耀】情绪恐怕承受不住吧?”

  玫瑰帮我回答道:“人民的【无极荣耀】情绪是【无极荣耀】需要靠上层建筑来引导的【无极荣耀】。我们完全可以转移注意力吗!”

  “转移注意力?怎么个转移法啊?”

  “打美国。”素美说的【无极荣耀】非常干脆。

  “打美国?”红月依然不太能理解。

  素美解释道:“是【无极荣耀】地。打美国。虽然中国人普遍不喜欢日本人,但大家都知道美国才是【无极荣耀】能和我们叫板地强国,欺负日本有报仇的【无极荣耀】意思在里面,却没有多少成就感。真正能让中国人感到自豪地惟有把美国人打的【无极荣耀】不敢还手才行。到时候我们可以集中力量猛攻美国,只要在那边打出成绩,日本这边的【无极荣耀】失败就可以解释成战略重心的【无极荣耀】转移,到时候虽然国内有人会觉得可惜,但却不会责怪我们,反而会说我们行会实力强大能和美国人硬碰硬。”

  松本正贺看着我们在那讨论,自己忍不住说道:“看到你们的【无极荣耀】智囊团和领导班底,我终于知道自己的【无极荣耀】差距到底在哪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